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十五章 原是合谋!

第十五章 原是合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说先前顾氏还有一丝的怀疑的话,那么在听到了倾城的这两个字后,脸色便立刻灰白如纸,巨大的无力感和措败感,将她紧紧地包围了!

    倾城看到了她的反应,便知道自己先前的判断果然是没错的。

    “你的萧郎是什么人,我知道,可是你却未必真的知道吧?”

    顾氏一脸茫然地看向了她,“你什么意思?”

    “简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的萧郎,可是紫夜国的人呢!这一点,怕是连你自己也不知道吧?”倾城笑道,“私通紫夜国的人,预对千雪国重臣之女不利,你说,你的全家,焉有命在?”

    其实倾城这话里的漏洞太多了!

    顾氏若是果真落实了通敌的罪名,那么整个儿晋国公府又怎么可能会不受牵连?只是,现在的顾氏,哪里还有往日的精明?早已经被洛倾城给刺激地脑子不够用了!

    “不!不会的!萧郎不会骗我的!不会的!你,你怎么会?你骗我!萧郎明明就是千雪国的人,是蜀州名士之后,怎会?”

    “你还真是天真呢!人家若说自己是紫夜国派来的奸细,你还会帮人家吗?笨死了!”倾城一脸嫌弃道。

    夜墨一挑眉,起身到了倾城的身边,“还有什么要问她的?”

    久跟在了夜墨身边的夜白知道,主子这是已经没了什么耐性了!这顾氏,应该是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倾城嘟了嘟嘴,上下看了顾氏一眼,伸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你说,要不要利用她将她口中的萧郎引来?正好也让她自己当面问清楚了,他是不是紫夜国人?”

    顾氏这回突然就清醒了些,冷笑一声,“你休想!”话落,就快速地自头上取下了长簪,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眼底颇有些得意道,“你们想利用我引来萧郎,再将他一网打尽?简直就是做梦!”

    倾城听了,忍不住连连轻笑,“太有趣了!顾氏,我该说你傻,还是该说你傻?啧啧!”倾城一边儿笑着,一边儿摇头,“我真搞不清楚,像你脑子这么不好使的一个女人,是如何能在晋国公府安身立命的?”

    这话可是等于将整个儿晋国公府的主子都给消遣了!

    严浩正面有尴尬,不过,倒也不觉得她说的这话过分,好像事实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夜白则是好不容易,几乎是在要憋出了内伤的情况下,才将那想要喷涌出来的笑意,给强压了下去。

    顾氏则是一愣,然后死瞪着倾城,似乎是想要在她的身上直接给瞪个窟窿出来!

    “你不用这样瞪着我!你想死就死吧!你以为你死了,我就没法子将那个姓萧的给引来了?呿!真是蠢不可及!你便是死在了这儿,又如何?只要是我让人下令封锁了消息,你死了也是白搭,夜黑风高之时,随便找个女人假扮你,岂不是太容易了?我想想,这三姨娘不就是最好的人选?”

    倾城似乎是嫌对顾氏刺激地还不够,佯装想了想,偏头道,“其实,你死了倒也好,至少,不会是死在了姓萧的那人手里。”说着,突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了顾氏,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不会以为用你将他引来,是因为他会来救你吧?啧啧!你可不是十五六的小姑娘了,这样的想法,不会真的出现在了你的脑子里吧?”

    顾氏有些被弄糊涂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话虽然是这样问的,可是实际上,她自己明白,自己的心里,已然是有了那么一个隐隐约约的答案,只是她自己,不想承认罢了!

    “什么意思?当然就是说利用你引他来,为了抓住他!当然,你之所以还有利用价值,是因为他一定会寻了机会,过来取了你的性命的!”

    最后一句,取你的性命,直接就将顾氏给吓懵了!

    同时洛倾城的话,也将众人都给震撼到了!谁都没有想到看起来温婉贤良的洛倾城,竟然是能直接就将这话给说了出来?是为了刺激顾氏?还是说,她是真的根本不在意顾氏是否活着?

    “你!哼!身为洛府嫡出小姐,竟然是与人私奔,简直就是不知廉耻!”顾氏实在是想不到出还有什么可骂了!只能是揪着洛倾城的身分,开始讥讽了。

    夜墨的眸子一暗,而洛倾城则是笑得更为妖娆美艳了!

    “还真是有趣呢!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生气了?恼火了?顾氏!你是什么人,我一清二楚,可我是什么人,你却是未必知晓的!你以为我为何会出现在了这里?你以为皇上当真不知道吗?”

    倾城话落,夜墨衣袖一挥,夜白会意,直接上前封了顾氏的几处大穴,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顾氏脸色因为疼痛而扭曲地几近变形地被强行带走了。

    这前厅安静了好一会儿,直到静得倾城以为大家都不会说话了,正要往外走时,老国公爷发话了。

    “洛三小姐,如今你的身世?”

    “无碍!姓李姓洛,不都是我?而且,这一次,我没有想到的是,阿墨的敌人,竟然是与我的敌人也一并联手了!看来,我与阿墨若是不送他们一份儿大礼,都对不起他们!”

    此时,前厅里只余下了这府内的几位主子,就连焦芮莹,也早已让人扶了下去。

    “洛小姐,那这顾氏?”老夫人有些迟疑道。

    “顾氏的主子,是良妃!这一点,阿墨应该也想到了吧?”

    夜墨点点头,“三年前的那场刺杀,想必也是她从中牵线搭桥了?”

    “没错儿!正是她!如果不是她,那些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地混进了晋国公府?”倾城话落,语带不满地看向了严锋,好像三年前夜墨遇刺都是他的错!

    严锋心底苦笑,面上却是一片冷冽!想不到自己的身边竟然是出了这等的恶人!可恨自己竟然是还一直对其宠信有加,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严锋其实心底更为恼恨的,是他自己!一个三姨娘,一个顾氏!瞧瞧他严锋的身边儿都是些什么人?

    倾城也知道今日的事,对他们的打击太大!特别是严锋,身为一家之主,晋国公,竟然是不知道身边儿已经藏了两只黑心的蛇!如何能不气恼?怕是将来只要是一想想他的身边儿竟然是睡了两条美女蛇,这心里就是怄地慌吧?

    事情看似告一段落,可是众人明白,怕是晚上,如何对付那个姓萧的,才是最重要的!

    而倾城的嘱咐则是更让众人不解,顾氏仍然是被禁在了她自己的院子,对外只说是三姨娘被查出才是真凶,情急之下,竟然是伤到了顾氏!于是,顾氏只能是在院中静养了。

    众人对此虽然不解,可是得到了夜墨的许可,也无人再问,一切就都按了倾城的吩咐来办。

    晚上,倾城则是早早换了衣服,打算上床睡觉,而溜进来的夜墨,则是有些意外,“你不打算去看看那个姓萧的,是如何被擒住的吗?”

    “不想!”

    “为何?我还以为,你会比较有兴趣。”

    “他今晚根本就不会来,我有什么兴趣?”

    夜墨一愣,遂看到了倾城眸底的狡黠,心领神会,“你的意思是说,今晚的防备必然是极严,那个姓萧的,暂时没有这个胆子?”

    倾城不理他,而青兰则是送了一壶热水进来,有些不解道,“小姐,为何不直接将那顾氏押入地牢?这样岂不是万无一失?万一那人再将顾氏救走了怎么办?”

    “怎么可能?顾氏也只是知道他叫萧良,其它的,什么也不清楚。换言之,萧良杀不杀她,其实都不重要!而且,若是我们真的将顾氏被我们识破的事情给宣扬了出去,我敢保证,萧良收到了这个消息的下一刻,就是离开蜀州城。”

    青兰一瞪眼,“怎么可能?他不救他的心上人了?”

    倾城直接就白她一眼,“什么心上人?这你也信?不过就是相互利用罢了!顾氏背后的主子是良妃,三年前想杀阿墨,这一点,一点儿也不奇怪!只是这一次,我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会选择了与紫夜国的人合作,借此想要同时要了我们两个人的命!这个良妃,看来还真是野心不小呢。”

    青兰这才明白过来了,“小姐的意思是说,那顾氏对于那位萧良来说,本就是可有可无的?顾氏对于萧良的了解不多,或者说,即便是知道不少,恐怕也是一些假的消息?所以说,即便是真的顾氏被我们抓了,萧良也不可能会害怕顾氏泄露出什么秘密来!”

    “没错!青兰总算是聪明了一回!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们本就不是同一个主子!只不过,对于这一点,顾氏显然是不知道的,不然,也就不会真的陷进了那人的温柔陷阱之中了。”

    青兰扁扁嘴,小姐不打趣自己会死吗?睨了一眼一旁的夜墨,知道他今晚估计又要赖在这里不走了,遂到了外间儿,很自觉地关好了门窗,躺在了外头的榻上。

    “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得知了萧良此人的?”

    “自然是从顾氏那里窥探来的。”倾城白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白痴吗?

    夜墨倒也不恼,只是与她一起并排躺了,伸手环上了她的腰,“丫头,我的意思是说,你是如何得知,他是紫夜国的人的?”

    “从身手上看出来的。”

    “哦?”

    “顾氏的这些功夫,都是萧良教的,一方面是为了让她好办事,一方面,怕就是为了能促进两人的感情,好更好地利用顾氏吧?总之,顾氏的身手,你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吗?”

    夜墨一眯眼,仔细地回想着顾氏今日在大厅上的动作,突然脑海中闪过一抹亮光,“与那日在峨眉山顶上,我们所遇到的黑衣人,似有几分相似,只是她的速度和内力,差了太多!”

    “不错!那些黑衣人,便是紫夜国派来的,你说,那位萧良,若不是紫夜国人,也该是紫夜国买通的奸细才对!”

    夜墨的嘴角一抽,“这么说来,你先前是在诈那顾氏了?”

    “自然!不然,她又怎么会想起更多关于萧良的事呢!唉呀,我累了,好困的!先睡了。”话落,便极其自然地在夜墨的臂弯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当真就睡着了!

    等次日,倾城再醒来的时候,便发现严家的老夫人和焦氏竟然是都来了倚水阁。

    “不知老夫人有何吩咐?竟然是还亲自过来了?”

    老夫人看了一眼青兰,似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启齿。

    “老夫人放心,青兰是我的亲人,在她面前,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多谢洛小姐能将潜在了国公府的顾氏和三姨娘揪了出来,若非是洛小姐聪慧,怕是这顾氏,还不知会将这国公府给害成什么样儿呢?”

    “老夫人客气了!我既然是应了阿墨,自然就会将阿墨的亲人,也视为自己的亲人!再说了,他们这一次联手,想要对付的,便是我和阿墨两人。倒是我的这次蜀州之行,给大家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老夫人连忙客气道,“洛小姐才思敏捷,而且又聪慧过人,先前都是老身的错,竟然是还想着将芮莹强塞给阿夜。如今,我这老婆子也想通了!阿夜想如何,便如何,一切都由着他就是。”

    “老夫人能想明白,自然是最好的。”

    倾城注意到,焦氏在提及焦芮莹时,她的神态,是有些不自在的!

    “洛小姐,我与母亲这次来,还是有个不情之请的。”

    “夫人请明言。”

    “这说起来,也是怪我!我们都以为当初阿夜答应了阿娇会好好照顾芮莹,便是有心娶她。即便是不能为正,至少也会给个侧妃的名分,所以,这些年来,许是我的一些不经意间的流露,竟然是让不少人,都以为芮莹定然就是寒王府的人了!你也看到了,这蜀州城,也就是这么大个地方,这芮莹如今十六了,再想着在蜀州寻一门好亲事,怕也是不太容易,所以,我与母亲商议了以后,想麻烦洛小姐,可否让她跟你们一起回京?”

    焦氏似乎是怕倾城误会,连忙解释道,“您放心!自然不会是还想着让阿夜娶她了!我的意思,是由我收为义女,然后让她跟着你们一起到了京城,看看能否为她在京城寻一门好的亲事。京城离蜀州远,有些事,相信你也明白的。”

    倾城自然是明白了!先前蜀州城的这些权贵们,怕是都以为这焦芮莹会铁定嫁给寒王的,所以,自然是也就没有人上门提亲了。再加上这焦芮莹如今是父母双亡,多少是担心会传出一些克亲的名声的,再加上先前与寒王的事,想在蜀州寻一门好亲事,的确是不太容易的。

    可若是一旦到了京城,许就是容易的多了!至少,便是有人到蜀州来打听,她们自然也会想了法子遮掩过去。而且,京城里的青年才俊们,显然是比之小小的蜀州城,要多太多了!

    倾城想了想,点头应了,“此事,我这里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关键是得看阿墨的意思。而且,这焦小姐进了京之后,自然是不能住进洛府的,只能是住进寒王府,而寒王府现在可是没有一名女眷的,这会不会对她的清誉有损?”

    “这。”焦氏一时倒是为难了起来,心中暗暗思忖,这洛倾城所言不差,寒王府可是没有女眷的,让她一介女流住进寒王府,恐有不妥!可是住进洛府?以什么名头住进去呢?毕竟,两家儿可是不沾亲戚的!

    老夫人也是一脸的为难了,“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唉,说来惭愧,我们两个,竟是还不如你一个小丫头想的周全。”

    “老夫人客气了。其实,倒也不是没有法子。”倾城想了想才道,“就是怕委屈了焦小姐。”

    “还请三小姐直言。”

    倾城淡然一笑,“她可以与我们一路回京,只是,到了京外,先让她在城外的庄子上小住几日,做出她单独来京的假象,然后正巧与我偶遇,又是十分谈得来,义结金兰,如此,住进洛府,倒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这?”两人大惊,相视一眼,皆是欢喜非常!她二人是真没有想到,洛倾城竟然是会想出了这样的一个法子!

    老夫人面有愧色,在她面前,更觉得坐不住了,自己一把年纪了,竟然是还不及一个小丫头的心量儿宽,简直就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再想想先前自己对她的态度中的不屑和不满,这脸上就更有些挂不住了。

    焦氏倒还好一些,至少她没有正经地为难过洛倾城,也没有说太让人家下不来台,如今听倾城这样一说,自然是欣喜万分,毕竟,那焦芮莹也是自家的侄女。

    “不过,我还想请问两位,此事,可有与焦小姐商议过了?她本人可愿意?”

    “哦,我回头就去与她说。让她出去走走,她应该还是不会反对的。”

    等送走了两人,倾城才有些呆呆地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青石板。

    “小姐,您怎么了?”青兰看她情绪似乎是有些不太对,担心她是不是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青兰,你说,今晚上,这个萧良会不会来呢?”

    青兰一愣,没想到小姐竟然是在琢磨这个?当即摇摇头,“回小姐,属下不知道。”

    “嗯,你不知道也算是正常!你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话落,倾城便出了屋子,去外头溜达了!

    青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貌似,自己刚刚是被小姐给鄙视了吧?

    当天晚上,倚水阁早早便熄了灯,而倾城,则是一袭黑衣,直接就出了晋国公府,刚跃出了高墙,就被夜墨给逮了个正着!

    倾城一时有些懵了,傻傻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丫头,萧良根本就不可能会来晋国公府吧?”

    倾城讪讪一笑,眼神有些下意识地就开始躲闪了。

    “丫头,你是觉得萧良的幕后主子,就是那个一直想要你命的人,所以,你才会想着自己去解决这件事,不想让我知道?”

    怎么觉得有些阴嗖嗖的?倾城咝了一声后,有些谄媚地笑道,“哪有?我也只是随便出来转转。”

    “是吗?随便转转,竟然是还带上了青鹤?”

    倾城无语了!他连自己带了青鹤都察觉出来了,还能瞒得住吗?再一瞧夜墨那张阴沉地几乎就是要下雨的脸,也不敢再瞒他了。

    “我只是在顾氏那里窥探到了一家客栈,所以想要试试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还住在那里罢了!毕竟是还没有谱的事儿,所以,有些拿不准,这才没告诉你。你就别生气了!”

    夜墨直接就是阴恻恻地瞪了她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就伸手圈上了她的腰,“哪家客栈?”

    “呃?”

    “我在这里长大,总比你要熟悉吧?”

    “哦。”倾城无奈,只得是有些被动地说出了客栈的名字,还不忘往青鹤隐身的地方看了一眼,果然,她窥探到了青鹤鄙视她的心思!

    倾城咬咬牙,敢鄙视自己?好你个青鹤,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等到了客栈,夜墨直接就让夜堂先去探路了,他则是抱着倾城,就在外头的屋檐儿上等了。

    不过是几个呼吸刚过,便见两道身影快速地从二楼的某个房间里头飞了出来,直奔城外了!

    夜墨一挑眉,看了倾城一眼,眼底的询问和疑惑,则是让倾城极为不舒服,硬着头皮冲他笑了笑,“那个,快追吧。万一白无常不是对手,可就麻烦了!”

    夜墨不搭理她,纵身一跃,仍然是揽着她的腰,倾城几乎就是等于了一个人肉包袱,一点儿内力也不需要用,就这样挂在了他的身上,却是丝毫不影响夜墨的速度和高度!

    倾城算是对于夜墨的轻功,又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看来,他比自己想像中,还要厉害!

    城外不远处,便有一片竹林,这蜀州本就是极易竹子生长,这一眼望不到头儿的竹林,在蜀地可是很常见的!

    一道青色身影的男子,快速落在了竹林之中,开始四面查看,全身戒备,向前刚走了不到十步,便陡然止住了身形,抬眼一瞧,果然,一道颀长的身影,正懒懒地倚在了一棵竹子树上,有些痞痞地看着他!那眼神,像极了一个钓鱼的老翁,在欣赏自己刚刚做好的鱼饵!

    男子后退两步,猛地,面色一沉,再一回头,果然,就见一男一女,相携出现在了身后。

    倾城懒懒地靠在了夜墨的身上,既然是能省些力气,她为什么不用?

    看着前面的青衣男子,倾城眼底的笑意可是难得地极为欢喜,“萧良?”

    青年男子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她一眼后,便迅速地冷静了下来,“这位姑娘,你们是什么人?在下自认从未得罪过你们,这是何意?”

    “是么?这么说,你想说,你不是萧良?唉呀,这可是可惜了!顾氏,可是还等着你去救她呢!”

    这会儿如果是还听不出来她话中的意思,这萧良可就是太笨了!

    冷笑一声,萧良反倒是镇定了下来,“洛倾城,你果然是聪明!难怪主上一直都取不到你的人头,如今看来,倒也不怨主子的手下太笨,而是你这个人太狡猾了!”

    “啧啧!狡猾?比起聪明来,我还是更喜欢别人夸我聪明伶俐!”倾城煞有介事道。

    夜白的嘴角一抽,这未来主母就不能正常一点儿吗?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是还有心思跟人家计较这个?

    “哼!废话少说,动手吧!”萧良话落,直接就攻向了洛倾城,他自然是知道洛倾城是会武的,只是,不知道有多厉害就是了!

    只是,有夜墨在,何需倾城亲自出手?

    而事实上,就连夜墨也没有出手,青鹤便直接从天而降,与人纠缠了起来!

    倾城一瞧一旁的夜白看热闹看的正欢,立马就瞪了他一眼,“白无常,你还真打算不动手了?那要不要,本小姐直接帮你,让你永远都别动手了?”

    明明就是这样婉转动听的声音,可是听在了夜白的耳朵里,怎么就这么的像一道催命符呢?下意识地就打了个哆嗦,这是威胁!*裸的威胁呀!他不相信洛倾城有这样的本事,可是他不能怀疑自己的主子,是否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还等什么?无论是夜白有多么不愿意,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事实上,对付一个小小的萧良,何需他们二人同时出手?

    只是,倾城向来喜欢速战速决!因为有的时候,一个瞬间,可能就会发生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倾城不喜欢出现意外,不喜欢出现了不在她的掌控之中的事,这会让她感觉到害怕和失望!

    不过是简单的十几个回合,在二人的合攻下,萧良便成功地被制住了!

    这一次,倾城没有让人点了他的穴道,而是笑吟吟地走了过去。

    “萧良?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是你的真名?”

    萧良冷哼一声,“要杀要剐,悉听遵便!”

    倾城点点头,甚至是还拍起了手,“好!果然是条汉子!你放心,我不会杀你,也不会凌虐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回到紫夜国,给你的主子带句话。”

    “什么?”萧良没想到她竟然是知道自己是紫夜国的人?“你,你怎么会知道?”

    倾城伸出了左手的食指,左右摇晃了几下后,摇头道,“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没有这个义务告诉你!现在,你只需要将我说的话听仔细了,然后原封不动地回去转述给你的主子,明白吗?”

    倾城看出了他的犹豫,轻叹道,“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既然是能抓到你,自然也就知道了你背后的主子是谁?”

    “你!”这一下子,萧良原本是还算镇定的脸上,终于是出现了一丝裂痕!

    “萧良,回去告诉他。不会等太久的,我一定会亲自上门,跟他好好地算算我们之间的这笔帐!没有人可以在伤了我,伤了我的人之后,全身而退!即便是你的主子,也一样不能!”

    洛倾城的脸色严肃而庄重,说出来的话,也是掷地有声,让人心底微颤。

    不知为何,萧良明明并不知道这洛倾城的实力如何,可是这一刹那,他丝毫不怀疑洛倾城的话,甚至是还十分地相信,她的确是有这个本事!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诈你?”

    萧良轻笑一声,强迫自己作出了极其轻蔑的表情,“难道不是吗?”

    “萧良,你该知道,我既然是能查到了顾氏背后的主子是良妃,自然也就能够知道你背后的主子。”说到这儿,倾城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饶有兴致地开始观察起了他的反应!

    他的手指微蜷,显然是有些紧张了,眼神有些闪烁,有些慌乱,表情虽然是还算淡定,可是那微微抽动的唇角,预示着他的心底可是有些害怕的!

    倾城故意离他更近一步,嫣然一笑,朱唇轻启,“自然也就能够知道你背后的主子,就是紫夜国人人赞誉的,定王爷!”

    这一回,她成功地看到了萧良的脸色大变,眼底的难以置信,彻底地证实了她的猜测,准确无疑!

    倾城再度勾起了唇角,“很好奇,我是如何知道的,是吗?”

    萧良竟然是呆呆地就点了点头,似乎是被她给催眠了一般,竟然是就完全地按照了她的思路开始走了。

    “别急!我说过了,不会让他等太久,我自然是会亲自去一趟紫夜国,你只需要告诉他,让他将自己的脖子洗干净了!等着本小姐去取!”

    这一瞬间,萧良看着眼前的美人儿,那眸底森森的寒意,几乎就是要将他整个人给吞噬一般,让他无处躲藏,毫无避讳之法!

    萧良的心底是有些发怵的!虽然是他极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他仍然是不得不承认!

    萧良是什么人?紫夜国定王府的排上了名次的高手!可是在这两人的夹攻下,不过才十余招便败下阵来!对此,他倒是并不觉得有多丢脸,毕竟,这两人的实力可是在这儿摆着的!

    可是现在竟然是在一个娇美秀气的女孩儿面前,慌了!乱了!怕了!这是何等丢脸之事?若是传了出去,他还有什么颜面再在定王府里,为定王效力?

    萧良的气息开始便得有些不稳,很明显,是因为气愤,因为羞恼,因为不甘!

    倾城话落,一个眼神过去,青鹤便自动地退后了两步,同时,夜白也只得无奈地退后了两步,明显地,这是有意将他放走了!

    “萧良,回去告诉定王,若是在我去找他之前,他再敢有所动作,本小姐不介意先让人去问候一下他的好儿子,肖东烨!对于这位俊美无双的肖世子,本小姐,可是着实有兴趣,会一会呢!”

    萧良自然不会笨地以为洛倾城这是沉迷于肖东烨的美色了!这分明就是威胁,摆明了,就是在警告他们,若是再有下一次,她也不会坐以待毙,她会直接选择对少主动手了!

    “洛三小姐,今日之事,萧甘自会将一切禀明主上。洛三小姐隐忍十年,果然是不同凡响,看来,天下人,怕是都错看了洛三小姐了!”

    洛倾城对于他的这番明褒暗贬的话,则是十分的享受,“嗯,本小姐就姑且当你的话是奉承了!行了,你走吧。”

    萧良一愣,对于洛倾城的态度,还真是有些意外!不过,他也不会笨地继续留下来,她身后的那位戴了面具的寒王殿下的气势,可是有了几分的阴沉和凌厉了!

    萧良一走,夜墨才压低了声音道,“原来一直以来想要取你性命的人,竟然是定王?”

    “嗯!很奇怪是不是?我也觉得很意外呢!原本一直是在围着柳氏和凤氏打转,可是没想到,竟然紫夜国的定王爷,才是她们背后的那个人!还真是让人意外呢!竟然是能将皇后也玩弄于股掌之中,如今,又选择了与良妃合作,看来,我们回京后,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了!”

    “丫头,良妃要除掉你,多半儿是因为南宫逸,她不想自己的儿子沉迷于你的美色,这一点,本王倒是能想的通。可是这紫夜国的定王,何时也与你有了过节?”

    倾城眨眨眼,表情极其无辜,“是呀!为什么他也要取我的性命呢?还真是奇怪呢!”

    “你确定你心里头一点儿线索也没有?”夜墨微眯着眼睛,显然是不相信她会一点儿也猜不透。

    “骗你有糖吃吗?”倾城直接就送了一记大大的白眼儿给他,然后一转身,足尖一点,往城内去了。

    最终晋国公府如何处置顾氏与三姨娘,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反正严锋是肯定不会饶过她们的,至于是怎么个死法,就不是她该操心的事儿了!

    倾城和夜墨并未在蜀州多做停留,两日后,便直接出发了。而且,这一回跟他们一道回京的,倒是多了一个焦芮莹。

    倾城这回倒是说服了夜墨,以一袭男装,一路上与他一道骑马,再也不肯窝在了马车里了!

    焦芮莹不会骑马,只能是坐马车,如此一来,众人的行程自然也就快不了了!

    倾城这回可是着实过了一把眼瘾,看着外头的无限好风光,暗叹自己究竟是憋屈了多久了?这回即然是让大家都知道自己会武了,倒不如索性以后就光明正大的出来游玩罢了!

    焦芮莹一开始也是较为拘谨的,毕竟在他们二人面前,她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多余之人,好在还有夜白和青兰等人,倒也不会让她太过尴尬了!

    京城,皇宫。

    良妃一脸怒气地看着眼前的南宫逸,恨不能直接一巴掌煽了过去!

    “逸儿,你怎么如此糊涂?你可知道那个洛倾城如今正与寒王在一起?她心仪之人正是寒王!是咱们的死对头!”

    “那又如何?”

    “如何?”良妃恨不能一巴掌将自己的这个糊涂儿子给拍醒了,“她既然是心仪于寒王,自然就是会不顾一切地来帮着寒王了!若说以前她也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相府千金,本宫又岂会费尽心思来对付她?你要知道她现在可是名动京城的洛倾城!寒王若是得她相助,将来我们的胜算岂非是又少了一分?”

    南宫逸却是不为所动,“母妃,儿臣今日言尽于此,倾城,你不能动!不仅仅是你不能动,他也不能动,否则,别怪儿臣翻脸无情!”

    话落,竟然是直接就大步出了宫门,直把良妃气得一人在这殿内,将东西摔打了个够,仍是不解气,半晌后,才眼底满是恨意,与其平日的温婉形象,简直就是大相径庭!

    “来人!”

    良妃的声音突然就阴柔了下来,再没有了刚才的尖锐和愤怒,直到那嬷嬷到了身前,她才低声道,“告诉他,动手。”

    嬷嬷有些迟疑,“可是娘娘,若是果真如此,怕是殿下那里?”

    “不必理会他!不过就是一名女子罢了,本宫就不信了,他是本宫的儿子,难道还真能为了一个洛倾城,就与本宫刀剑相向?”

    嬷嬷虽然是有些犹豫,不过在看到了良妃射过来的阴恻恻的视线后,还是点头应了,“是,娘娘。”

    远离京城数百里之外的倾城,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阴谋,已经是开始围绕着她,将整个洛府,带入了一片阴霾之中!

    ------题外话------

    感谢美人们对飞雪的支持,感谢大家送上的票票!当然了,如果亲们手里还有票票,就快快砸向飞雪吧!说不定,哪一天把飞雪砸晕了,再来个两万更呢,嘻嘻!再提醒一句哦,如果是投评价票,请亲们记得要选择一下五星哦,不然系统是会默认为三星的!谢谢亲们的支持了!黑衣人的主子大家知道是谁了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人猜对呢?嘻嘻,那个人为什么一定要杀洛倾城呢?好奇怪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