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十九章 各有筹谋!

第十九章 各有筹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天唐锦绣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倾城看他笑得有点儿不怀好意,有心要窥探一二,奈何被身旁的云清儿一拉衣袖,只能是又跪下接旨了。

    半个时辰后,倾城便再度出现在了静园的思卿院中,只不过,这一次,是直接就带了怒气过来了!

    “南宫夜墨,你给我说清楚了!”倾城许是被气的火大了!竟然是连名字都叫不对了。

    身后的青兰有些提醒,不过看到自家主子现在火大的样子,还是算了,万一主子再更生气了,岂不是麻烦了?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是安王南宫逸去求了赐婚的圣旨吗?怎么结果我却是收到了要与你寒王南宫夜墨成婚的旨意?”

    夜墨拨弄了一下耳朵,不急不忙道,“南宫夜,字墨,不是叫南宫夜墨。”

    “管你叫什么?随便啦!我只问你,你竟然是去向皇上求旨赐婚了?为什么事先我却不知道?”

    夜墨看着倾城明显就是被气的有些红的小脸儿,轻咳了一声,慢条斯理道,“丫头,你不愿意?”

    倾城顿时火大,抬头看向了屋顶,双手叉腰,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至少也别对着这么个冷血的阎王爷发火,没有什么好处的!

    “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好不好?是我为什么事先不知道?还有,先前你从宫里出来,为何不将这个消息告诉我?还害得我一路上担心的很,还真以为这是皇上给我和南宫逸赐婚的旨意了!阿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人很生气?”

    夜墨看倾城比刚刚进来的时候的火气稍微小了那么一点点,这才拉起了她的小手,哪成想,却是被人十分不给面子地甩掉了!

    “戏弄我很好玩儿?还是说,在你的心里,早就认定了我定是非你不嫁了?”

    倾城这话一说出来之后,自己的小心脏就有点儿后悔了!夜墨对自己不好吗?好!而且还是非常好,几乎就是要将她给宠到了心尖儿上了!自己现在还这么说,这不是分明就有点儿作的意思了吗?

    可是她就是想说出来,想问问他,即便是自己现在已经是被赐婚的寒王妃了,可还是想知道,在他的心底里头,到底是如何看待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的!

    夜墨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丫头,我从来不认为你会非我不嫁!相反,我一直就害怕你会选择了别人!哪怕是你亲口对我说会陪着我,可是看到了那么多在意你的出现,我的心里就会觉得害怕、恐慌!”

    “丫头,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我在意你,喜欢你,所以,我这辈子只想要你陪在我的身边!至于你想护的人,你想杀的人,统统都可以交给我!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足以为了你而倾一国!可是,只要是有你在,那一日,终会来临。”

    倾一国?

    洛倾城呆怔了一片刻后,才有些懵懵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要为我灭紫夜国么?”

    夜墨没有急着回答她,而是轻轻地拨弄了一下她的头发,“丫头,只要是与你为敌的,便都是我的敌人!无论是南宫夜,还是夜墨,都只是为了能让你在这世上可以为所欲为而活!只要是能让你展颜一笑,便是覆了紫夜,又何妨?”

    这样霸气的话,竟然是被他这样十分随意地便说了出来,而且,听这意思,似乎是在他的眼里头,一个紫夜国,又如何及得上她的一频一笑重要?

    夜墨不是一个擅谈之人,更不是一个会甜言蜜语的人。可是今日这一几句话,却是让倾城觉得这是她自认识他以来,说的最为动听的了!

    “阿墨,那给南宫逸与洛华柔赐下了婚期,也是你的意思?”

    说到这个,夜墨的脸上竟然是有了几分的得意之色!嘴角不自觉地便上扬,“你是不知道。父皇原本是不答应的!毕竟今年洛府才刚刚没了老夫人,怎么能办喜事?可是这种事情,自古便有之。什么忠孝礼仪,自然还是皇室的规矩最大!数百年前,几国混战,那刚刚死了夫君就立马再嫁的,大有人在!”

    倾城强忍了笑,“你就是这样说服你父皇的?”

    “怎么可能?”夜墨挑挑眉,“昨晚上,德妃娘娘的宫殿突然闹鬼,听说德妃被吓得不轻,这会儿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呢!”

    倾城略怔了怔,仔细地琢磨着他的话,再一看他得意非常的一双眸子,似乎是有些明白了!

    “这也是你让人做下的?我明白了!你就是以此为要挟了?”

    倾城说完,又觉得这夜墨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是敢以此来威胁自己的父皇?他就不怕万一皇上再恼了,真的火大了?

    “放心!我怎么会如此笨?只是小心地提醒他一二罢了!这些日子,父皇可是一个安稳觉也没睡过。再加上昨晚上德妃宫中闹鬼,他更是没法儿安心了!为了他自己能在龙床上多躺一会儿,自然是什么事儿都能应下。”

    倾城汗颜,他果然还是以此为要挟了!自己这到底是找了一个什么样儿的夫君?这胆子是不是也有点儿太大了?

    “丫头,若是洛华柔不出嫁,明年你要该如何出嫁?”

    倾城这会儿是忍不住就有点儿想要打哆嗦了!这才到哪儿了?自己明年才能及笄,便是成亲,也得是及笄之后吧?洛华柔就是明年出嫁,也还来得及呀!

    “丫头,洛府一年出嫁两个姑娘,怕是不妥。而且,两个姑娘还都是嫁入了王府。你想让洛相成为众矢之的?至少今年先将洛华柔嫁出去,一介庶女,又为侧妃,到底还是不会引起人们的太多关注的。可是你就不一样了!”

    “你是相府嫡女,还是李华州的义妹,又是嫁于我这个声名狼藉之人为正妃!如今这道旨意一出,怕是这朝中百官们又要开始胡乱猜疑了!”

    倾城听完他的话,似乎是有些明了,“这么说来,其实皇上早就应了你,只是迟迟未下圣旨,就是皇上不愿意过早地将你暴露在人前?呃,也不对。我的意思是,如今我与你被赐婚,这皇上是否有心扶植你,怕是已经开始让人们猜测不已了。”

    “丫头,我这样的恶名声,配了你这有名的才女,可是觉得委屈了?”

    “有什么可委屈的?别忘了,我以前可是出了名的一无是处,天煞孤星呢!也就是你这样命硬之人才敢娶!旁人,怕是一听到我的名号,就都给吓跑了!也就只有你才会傻傻地将我当成了宝,想着早日将我迎进门了!”

    夜墨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间,贪恋地嗅着她身上的清香,恨不能一辈子就这样醉在了她的温柔乡里,不出来了!

    “丫头,你可知道我有时真恨不能将你给藏起来!谁也不许见,便是李华州也不行!”

    “你便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冒了风险,请皇上下旨赐婚,在我的身上贴上你寒王的标签?”

    夜墨不动,突然一口就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隔着衣服,倾城仍然是能感觉到了他唇舌的温度。

    “疼吗?”

    倾城摇摇头,“你又没有用力,怎么会疼?我知道你舍不得的!”

    夜墨的身子微僵,苦笑一声,伸手抚上她的脸,“丫头,你是吃准了我舍不得伤你了?”

    倾城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心底突然就有些发毛,“那个,也不是啦。阿墨,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同样的,我也舍不得你呀!”

    夜墨因为她这一句话,竟然是双眸闪闪发光,“你说的可是真的?果真也是舍不得我的么?”

    倾城的脸一红,嗔他一眼,那眉目间的风情,比往日不知是妩媚了多少倍?比起以前她故作的娇艳,现在的样子,可是实打实的勾魂摄魄。

    夜墨哪里还能忍得住?再说了,压根儿也就没有想过要忍!直接就扑了上去!

    一番亲昵之后,倾城的脸已呈了一片酡红色!而夜墨的表情,则是似乎略有些扭曲、隐忍、痛苦,看向倾城的眸底里,似乎是还有着恼怒、愤恨!

    对,没错儿!就是愤恨!

    而倾城看他的表情,则是直接就轻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若是搁了平里,还不知道要让夜墨给高兴成什么样儿?可是现在?夜墨则是咬着牙瞪着她,好一会儿,才骂了一句,“小妖精!”

    骂完了,就要起身了,哪知倾城却是不依了,竟然是双臂一缠,便勾上了他的脖子,朱唇轻启,吐气如兰。

    “阿墨,你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骂人家是小妖精?原来人家在你的心目中,竟然是这般地不正经么?”

    这话说的那个嗲!夜墨几乎就是把持不住了,一把将她再摁到了床上,“丫头,看来,你倒是极喜欢点火了!也罢,既如此,若是只点火,不灭火,岂不是做事有始无终?”

    倾城看他的眼底色彩已是极为浓重,这让倾城可是意识到了危机了!想吃自己?哼,怎么可能?

    夜墨才要欺身吻上她的樱唇,便见倾城直接就着床板一滚,到了最里侧,然后出手极快地便是空中一点,一道气线便冲着夜墨过去了!

    夜墨躲闪不及,身子顿时僵住,一动不动!

    倾城见状,大笑不止!

    没一会儿,便是笑地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好不容易从里头爬了出来,然后就坐在了床边儿,仔细地看着夜墨,端详着他的眉眼,然后满眼好奇地伸手就抚上了他的眉。

    轻轻地从眉头抚到了尾梢,指腹上传来了一阵极为奇怪的感觉,酥酥的,痒痒的,再看他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宛若是深潭一般,让她深深地吸引了过去。

    似乎是有些不对劲!倾城刚要往回缩,手就被人牢牢地抓住了,还没弄明白呢,人就已经是再度躺到了床上,被人牢牢地钳制住,一动也不能动了!

    “你使诈!”倾城脸色通红,咬着下嘴唇,瞪着一双大眼睛,恨不能在他的身上给射出一个洞来!

    夜墨的心情却是极好,眉眼处的欢愉之色,显而易见!哪里还有一分原先的隐忍、痛苦模样儿?

    “丫头,刚才可是很得意?过瘾了?”

    倾城自然是知道这回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眨眨眼,眸子里已是蒙上了一层水雾,看着是格外的水润,让人心疼!

    “阿墨,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回答她的,只有夜墨有些暧昧的眼色,还有一个缠绵悱恻的吻!

    倾城只觉得自己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的时候,夜墨总算是才松开了她。

    倾城急切地喘着气,稍一缓过来,冲着夜墨便挥出来一掌。

    两人连拆数招,倾城总算是脱离了夜墨的掌控,已是避到了数步之外的桌前。

    “你,哼!你竟然是敢假装被点穴来骗我?”

    夜墨的脸色略有些不太自然,只不过,细看其眉眼处,可是颇有些得意之色的!

    “好了,别气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特意为你备下的好东西。”

    倾城的眼睛一挑,“好东西?什么好东西?”

    “你去看了,自然便会知晓了。走吧。”夜墨上前,一把拉过了她的小手,两人并肩出了思卿院,缓步往外走。

    院内的八角亭的石桌上,已然是有人备好了三个锦盒,夜墨取过那个墨色的锦盒,轻轻打开,倾城探身一瞧,竟然是一方玉佩?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夜墨笑道,“我知道丫头不擅此道,这玉佩,我便就先如此佩着,若是哪日,倾城有了这个心思,我只盼能得你亲手相缀。”

    倾城顿时脑子一片空白!这结缨之说,她自然也是听说过的,《诗经》里有'亲结其缡,九十其仪。'描述女儿出嫁时,母亲恋恋不舍地与其束结罗缨,这就是结缡,它后来成为古时成婚的代称。而后,便成为了古代女子为心仪之人的佩玉结缀罗缨,心意昭昭。

    倾城细看这玉佩,通体雪白,乃是一极品暖玉,这等颜色的玉佩,若是悬于夜墨的腰间,必然是极为显眼儿的!

    夜墨素来喜墨色,衣裳大多也都是这一类为主,一方雪白色的玉佩,原本倒也没有什么可让人惊讶的,可是偏偏这玉佩上的图案,却是十分的怪异!

    这玉佩环侧,乃是按照正经的皇子们的玉佩一样,周遭为两条龙形环绕,而正中间,不是字,不是祥瑞,不是神兽的造型,竟然是一把锁!

    这个造型,是不是也太别致了一些?

    倾城不解地看向了夜墨,却见夜墨将一个略小一些的红色的小锦盒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金珠与玉石相串的手链儿!看这造型,当是取了金玉满堂之意了。

    只是再细看,这手链儿上的玉石却非是珠形的,而是皆被做成了不过指甲盖儿大小的小小的钥匙形状!这用意,已然是不言而喻了!

    一枚以锁为主要造型的玉佩,一条以数小钥匙为主的手链,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倾城看着他精心为自己准备的东西,眼睛突然就觉得有些酸酸的,自己何德何能,竟然是能让他对自己如此地费心?

    明明就该是一个煞星,明明就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勇将,可是现在却是为了搏自己一笑,竟然是连这等的细微小事,都放在了心底,如何能不让自己心动?

    “阿墨,不要对我太好!我会被你宠坏的!若是将来有一天你突然对我不好了,或者是不像现在这样好了,我会心里不平衡,会觉得你厌烦了我,不在意我了。我会难过的!与其如此,倒不如你一开始,就对我不要太好,这样一来,我对你,对未来也就不会抱有太高的期望,至少,我还是可以平平淡淡地度过这一生的。”

    “丫头,我就是要对你好!我要宠着你,惯着你。事事都由着你,顺着你!将你宠出一个无人能受得了的性子的时候,我才会放心了。”

    “呃?”倾城这会儿的脑子又有些不太好使了。

    “这样一来,这世上能受得了你这种骄纵霸道的性格的人,除了我,还会有谁?那样的话,这世间便是开满了桃花,也不会再有人轻易地来招惹你了!”

    倾城听了,心里满满地都是感动,可是却是咧嘴一笑,“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的!若是将来哪一日,父亲说我的性格太坏了,一定就是被你给惯出来的!我可是告诉你,你若是执意如此,我也没有什么意见,可是有一样,若是哪一日,你有心不要我了,或者是又被什么狐狸精给缠住了,小心我会直接杀了你!”

    “傻丫头!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所以,以后你就安安稳稳地,轻轻松松地留在我的身边。只要是你看着不顺眼的,用着不顺手的,统统都告诉我。”

    “那我不是成了什么都不用做?”

    “正是如此!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是好好地陪在我身边,只要是每天能看到你笑,便是我最大的欢愉了!”

    只要是每天能看到你笑,便是我最大的欢愉了!

    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在倾城的脑子里面盘旋着,飞舞着,这话,怎么听着就这么顺耳,这么让人想哭呢?

    “丫头,这枚玉佩,看起来如何?”夜墨知道她这会儿心里头有些激动,便特意在她眼前晃了晃,“若是看着还满意,你便亲手与我系上,如何?”

    倾城点点头,伸手将那枚玉佩接过,触到了玉佩上的那抹温凉,倾城的指尖儿上竟然是传来了阵阵的颤栗!这枚造型如此奇特的玉佩,一旦他日日佩戴着,想不让人看到,都难吧?

    “丫头,这玉佩,我自会日日带着,同样的,这条手链,我不许你摘下来。你可同意?”

    倾城还能说什么,看到他如此费心地,为自己打造的这样别致的一条金玉满堂的手链,如何能说出那个不字?

    夜墨淡淡一笑,倾城这会儿只顾着自己感动了,完全就忽略了夜墨眸底的那抹狡黠,“来,将这个摘下来再戴吧。总不能戴手链,还带着一只手镯吧?”

    倾城这才注意到了,自己的手腕上,还戴着哥哥送她的手镯呢!

    “不成!这个手镯不能摘。”倾城连忙拒绝道。

    “为何?”夜墨的声音,已然是冷了三分。

    倾城抬眸看他,看出他的面色已经是开始有些不悦了,只能是解释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手镯,这是哥哥特意为我打造的,这个地方,你瞧,里面是藏了东西的!关键的时候,可救命的!”

    对于这一点,夜墨倒是没想到,原先只是一心想着让她将这个镯子给脱下来,可是现在听她这样一说,他自己也有些不太确定还要不要让她将这个镯子给脱下来了。

    “阿墨,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个手镯的确是可以防身的。我不骗你。”

    夜墨不语,当初他看出倾城自戴上这个手镯后,便一直没有摘下,也不是没有想过会不会是她母亲的遗物,直到后来一次无意中,才从她口中听到,原来竟是李华州给她的,这心里头,自然也就是有些不痛快了!

    原以为可以借着今日之事,将她手上的手镯给取下来,可是没想到,竟然是还有这么一出儿!自己醋意便是再大,也不可能不顾及到倾城的安危。一时,竟然是有些纠结了起来。

    倾城知道夜墨心里头肯定是不高兴了,可是却不至于发火,至少,他身上阴沉的气息并没有再浓烈一些。

    “阿墨,不如,我将这个当成了项链来戴如何?”

    夜墨闻言,便是轻叹了一声,“这条手链,你先收着,等我们大婚之时,无论如何,你都要戴上。”

    就在倾城以为他总算是不会逼着自己硬戴这手链了,刚松了一口气,便见夜墨将那手链放入了盒中,再打开了另外一个方盒,里面赫然正躺着一条金玉满堂的项链!只不过,那项链的坠子,却是一个明显的钥匙的造型!

    这玉坠约莫有寸许长,造型虽然简单却是极其讲究,那上面的所有地方都是打磨地非常圆润,而且,这玉的成色,一看便是同夜墨身上的那枚玉佩是相同的!若无意外,当是取自一块儿毛料!

    如此看来,这也当是一枚暖玉了!

    倾城的眼睛闪了闪,“你竟然?”她没想到,夜墨竟然是还准备了一条项链?

    “本来,我是准备了一整套的,就连耳坠子都让人备了,只是那耳坠子做出来,看着有些奇怪,不太好看,所以便让人先搁着了。这手链,本是想着将你手腕上的镯子替换下来的,没想到,这里头竟然是还有着机关。罢了,如今也是多事之秋,你虽有武傍身,可是多一重保障,也还是有必要的!”

    听着夜墨说完了,倾城便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小心眼儿。哥哥送的东西,你竟然是也看着不顺眼么?”

    夜墨有些别扭地转了头,干咳了一声,“那个,丫头,来,我帮你将这项链戴上,看看好不好看?”

    “自然是好看的!你费了这么多心血做出来的,怎能不好看?”

    倾城唇畔含笑地看着夜墨,眼底的欢喜,不言而喻。这样的倾城,不用再刻意地去表现什么,就足以让夜墨险些失了神志了!

    将项链给她戴好,果然是极美的!美玉配美人,当真是赏心悦目!

    夜墨看的心痒,忍不住,竟然是也不顾在什么地方,直接就轻拥了倾城,低头吻了下去。

    洛倾城被皇上下旨赐婚给了寒王南宫夜的消息,迅速地在京中散播开来!其中,最为高兴的,怕就是洛华柔了!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洛倾城被赐婚给了寒王,如此一来,这安王,也就算是死了心了!他总不能去跟自己的亲哥哥抢人吧?再说了,圣意不可违!安王就算是再有心,也不能违背了皇上的旨意,否则,那可就是抗旨不遵了!

    除了洛华柔,宫里头的良妃,则是又喜又怒!

    喜的,自然就是这个洛倾城终于是名花有主了,如此一来,自己的儿子便也能清醒一些,不会再想着去讨好她了。毕竟将会成为他的嫂嫂了,若是再做出什么不恰当的举动,可是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的。

    “想不到皇上竟然是会将洛倾城指给了寒王!好!真是好!皇上这摆明了是要抬举他寒王了?先前这京中的这股子流言,十有*,也是皇上让人散出去的吧?”

    南宫逸在她的身前站了,表情淡然,看不出喜怒,这让良妃安心之余,又觉得有几分的蹊跷。他不是一直钟情于洛倾城吗?怎么这会儿皇上将她指给了别人,他却是一幅无动于衷的样子?

    “逸儿,你与洛家二小姐的婚期也订了。你看,这侧妃有了,是不是也得考虑一下正妃了?”

    “母妃,孩儿明年才可行冠礼,理当明年才迎娶正妃。至于洛华柔,不过一侧妃,说白了,也就是一名妾室,早一些晚一些倒是无所谓。既然是父皇下旨成婚,儿臣自然是不敢不从。至于正妃人选,还是等明年儿臣行过了冠礼之后,再做打算吧。”

    良妃的眸光微微一暗,“逸儿觉得董家的姑娘如何?”

    南宫逸垂了眼帘,自然是知道她指的董家姑娘,便是董乐儿!论身分,她是这京中为数不多的,可以与洛倾城相比的人,论地位,她的嫡亲的祖父是当朝太师,父亲又是官居高位,的确是配得上这正妃之位。只是,有必要吗?

    “母妃,儿臣说过了,此事,还是待明年再议吧。”

    良妃看出了他有几分不耐烦了,“也罢,那就明年再说。逸儿,你若是闲来无事,就多陪陪你父皇,还有,尽量地多为你父皇分忧。你父皇到底是年纪大了,能多歇息一会儿,还是多歇息的好。”

    “是,儿臣明白。”

    “最近秦王那边儿,可是又有什么动静了?”

    “没有。最近武贵妃身子不爽利,秦王和秦王妃,几乎就是日日进宫陪伴,就连一些差事,也是能推给别人,就推给别人了。”

    良妃听罢,则是冷笑一声,“他们夫妇俩倒是聪明!知道用自己的孝心来打动皇上!可惜了!他们错看了皇上,皇上从来就不是什么心软愚钝之人!他们的这些把戏,皇上又如何看不明白?”

    南宫逸则是不赞同道,“母妃,您所言不差。只是,父皇看明白了是一回事,是不是愿意看见这一幕又是一回事!历朝历代的帝王,有几个人手上是干净的?可是偏偏每个人坐上了那个位子以后,又都希望自己的儿女们之间是相亲相爱,没有杀戮的?岂不是可笑?”

    良妃一皱眉,却是不语。

    南宫逸继续道,“父皇是精明人,明知这后宫的平衡与前朝的安定也是有着密切关系的,所以,他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的话,您以为父皇怎么会容忍了凤氏这么多年?”

    良妃一听到了这凤氏,脸色便又是一冷,“哼!这个武贵妃,这次倒是因祸得福了!竟然是被皇上下旨迁到了坤宁宫?还让德妃来执掌宫中事务,简直就是给足了她脸面。”

    “德妃是武贵妃的人?这一点,母妃确定吗?”

    “哼!母妃在宫里这么多年了,怎么会看不出来?早先德妃、贤妃都是一直表现地极为安分,因为进宫早,资历深,可是年纪却大了,因而不得皇上圣心,想来,是早早地便制造了武贵妃了。”

    “母妃,父皇如今对你?”

    良妃脸上似是有一抹苦涩,不过,转瞬即逝,摆摆手,“我倒是还好!皇上虽然是听到了不少于我不利的流言,可是并未过多的苛责于我,这宫中的份例也还是如此。可见,皇上对我,也不是没有一点儿情分的!再加上本宫也不是那般地好欺负的,宫中隐忍多年,本宫也不是不会演戏。皇上自然也就不确定了。”

    南宫逸对于母妃的手段,向来是高看几分的。不说别的,单说她能平安顺利地生下自己,这便已经是极大的本事了!虽说自己后来也遭了不少罪,可是比起其它那些早早夭折的孩子们来说,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

    “儿臣有意前往北地一遭。此事,先通禀给母妃一声,免得母妃没有准备。”

    “去北地?北地不是武家父子的地盘儿?逸儿,你这会儿去,怕是?”

    危险两个字,良妃许是有些忌讳,不愿说出口。

    “母妃放心。儿臣不会有事的。前些日子,武乾上折子说是粮草不足,朝堂上的几派是说什么的都有。儿臣正好借此机会,代天巡狩,也算是对在外的将士们的一份儿体恤。而且,还能顺便将北地的情形,好好地探一探。”

    良妃听了,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她虽然自诩聪慧,可是于朝堂之上的事,她自认还是不及儿子看的长远清楚的!

    “也罢。只是,你父皇未必就肯愿意派你去。”

    “这一点,儿臣自有法子。只是儿臣若是此去,担心母妃一人在宫中,恐是孤立无援,所以,儿臣斗胆向母妃荐上一人。”

    “哦?何人?”良妃的脸上有些好奇,待听完了南宫逸的话后,却是有些惊奇,又有些难受。

    良妃应了南宫逸的法子,让人去准备,自己则是有些疲惫地懒在了榻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管事嬷嬷进来,遣退了所有的宫人,“娘娘,这次的事情,咱们损失可谓是有些严重。您看?”

    “哼!这算什么?不过就是损失了一个董孝罢了,无碍!在本宫的眼里,他连一颗棋子都算不上!让人盯紧了安国公府,洛少夫人与母亲的感情,可是极深的呢!”

    看到主子笑地有些诡异,嬷嬷立马会意,“是,奴婢马上去安排,一定会尽快达成娘娘的心愿。”

    如今已是刚进了十一月了,腊月十六的婚期,也不过是还剩一个多月的时间,这许多东西都还没有准备好,主要也是因为老太太这一去,大家也都没了这个心思,毕竟,谁能想到皇上会在这会儿下旨让安王与洛华柔完婚?

    云清儿虽然有孕,可是该她张罗的事情,还是得她去办,不能假手他人,这洛府没了正经的女长辈,除了她这个长嫂外,就是房氏这个堂婶儿了!

    “小姐,这料子真是好看,这些东西可都是礼部和内侍省的人送来的,可都是好东西呢。”

    洛华柔得意非常,“那是自然!安王殿下可不比那个寒王!安王可是向来得皇上宠爱,前阵子,皇上不适,安王殿下不是还奉命监国了?我现在嫁过去是侧妃,可是这正妃的人选则是一直没有着落。若是我能早得宠爱,再怀了子嗣,那说不定,良妃娘娘就会看在这个面子上,将我给扶正了!”

    “是,二小姐生的花容月貌,又是相府的千金,自然是会得王爷看重的。”

    洛华柔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憧憬之色,安王人生得俊美,而且又是极得皇上看重,自己能嫁他,虽为侧妃,亦为荣耀!特别是一想到了安王的那张俊颜,洛华柔脸上的娇羞期待,俨然就是一幅少女怀春的真实写照。

    可怜的洛华柔哪里知道,自己在南宫逸的心里,竟然是连一株地边的杂草都不如!她却是还兀自在这里,做着自己的正妃梦!

    两日后,皇上果然下旨,命安王携户部侍郎一道前往北地巡视,一是为了北地的粮草之事,二来,皇上命安王带了给武乾的圣旨,又命礼部备下了不少的赏赐之物。

    众人大概也都猜到,这是对武家的赏赐了。

    安王出京前往北地,洛华柔有心前往送行,奈何自己尚未成亲,此时前往,终有不妥,她又不似洛倾城那样是个活得肆意洒脱之人,自己一人在后院儿里头纠结了一天一夜之后,最后才决定到城门口去送他。

    当然了,还不忘记要为他带一些自己亲手做的东西,以做念想。

    没人瞧见,洛倾城和夜墨二人就立在了离城门不远处的屋顶上,看着南宫逸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京城。

    洛倾城的眼睛里泛着一抹饶有兴致的光茫,“啧,我们被人家发现了呢!只是人家不愿意回头看我们一眼罢了。这是嫌弃我们了?”

    夜墨一撇嘴,“他这是不敢!”

    话简单精练,却是成功地让倾城的心情大好!这是在说他自己的气场强大,南宫逸不敢惹么?

    “人都走远了?还看?”夜墨的手有些霸道地环上了倾城的腰,显然是有些吃味儿了。

    “我只是在想,无缘无故地,他为何要自请去北地?他可不是秦王,若说他无所求,便是打死我也不信的。”

    “所以呢?”夜墨一挑眉,突然就有了一咱极为不好的预感!

    果然,倾城笑看向他,笑颜如花,伸出了食指,轻点着他的胸膛,“你说,若是我跟过去看看,是不是更好一些?”

    “不准!”

    同样是简单精练的回答,这一次,却是让倾城瞪了眼,扁了嘴。

    只不过,倾城不高兴的情绪,还没有维持一刻钟,青鹤就为她带了一个极为不妙的消息!

    安国公夫人病重,已然是昏迷不醒,眼看着,就要撒手人寰了。

    倾城立刻拧眉,“我嫂嫂呢?”

    “已经乘马车去安国公府了。”

    倾城思忖了一下后,突然眸光一闪,“糟了!”

    ------题外话------

    感谢美人们送上的票票了!飞雪万分感激!另外,大家可以猜一猜安国公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这一切,是不是良妃在幕后操纵呢?嘻嘻!看到大家说想看洞房了…哈哈。表急。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