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二十一章 前往北地!

第二十一章 前往北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丫头,北地传来消息,南宫逸刚至北地,人还没有沐浴更衣,就遭到了刺杀,如今,已是昏迷不醒。”

    倾城对于这个消息颇为意外,微微蹙起了眉,眸底的光华微敛,周身的气息,竟然是微微泛冷。

    夜墨的眸色微暗,似有悲伤,“丫头。”

    倾城却是突然起身,来回地踱了几步后,才冷声道,“南宫逸才刚到北地,就遇刺了,这到底是冲着南宫逸去的,还是冲着武家去的?”

    夜墨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倾城,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一样!

    “怎么了?”倾城看他的眼神如此奇怪,不解道。

    “没什么!只是,呵!我以为你会怀疑是我派了人过去的。没想到?”夜墨摇头失笑道,“看来,是我低估了你的判断力了。”

    倾城瞪他一眼,“你自然是低估了我的判断力了!你是什么人,我会不清楚?对南宫逸,根本就没有必要用这一招!更何况,从皇上的立场来看,他是毫无胜算的。你又是兵权在握,何苦如此冒险?至于我!”

    倾城笑得有几分的妖艳,上前两步,直接就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至于我,皇上已然下旨赐婚,这一切,自然也都是改变不了的了!你更是没有必要对他出手了。”

    夜墨大笑,正欲伸手去揽她的腰,不想,竟是被她直接避了开来,一个侧身,又是退到了几步开外!

    “先别得意,安国公府上基本上是不会再有什么大的意外了,这个静芸,铁定是活不成了!可是这北地,就不太确定了。”

    “丫头,你休想去北地。”

    倾城摇摇头,“我没打算去。嫂嫂这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干净,我自然是不会离开京城的。”

    听她这样说,夜墨才稍微放心了些。只要是她不去找南宫逸,那么一切都随她。

    却说安国公自从是被皇上斥责了之后,也突然就意识到了自己对于妾室的宠爱,表现地太过明显了一些。夫人再不好,那也是正妻,是名门闺秀,是自己的脸面!至于那些个美妾,再好也终是扶不上台面的!

    想明白了这个,再加上皇上在御书房的那番斥责,历历在目,自然是不敢拖延,直接就吩咐了管家将那美妾重打了二十大板之后,贬去了杂役房。

    这还不算完,自己又让人立马备了补品,亲自前往东城的别院去探望自己的夫人,也好为自己挽回一些名声。

    只是,他的这番表现,早在倾城的意料之中了!

    先将人伤了,伤的几乎就是连命都没了,这会儿知道怕了,就想着再挽回一些声誉了?怎么可能?

    倾城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这后续的事情,倾城也只是大概地与云清儿商议了一番后,刻意地强调了安国公的为人,以及,类似的事情,是否还会再犯等等。

    云清儿也不傻,若是如此轻易地就让他见到了母亲,那么,他仍然是不会看重母亲的。这一回是个静芸,谁知道下回再冒出个什么美人儿来?

    母亲性命垂危之际,他这个丈夫去了何处?是去忙于朝政了,还是与那些个美人儿厮混了?

    云清儿从心底里头是对这个父亲失望了!

    越是拿他和自己的夫君比较,越是觉得这样的男人,实在是让人瞧不起!可是偏又是自己的父亲,总不能太不给他脸面了?

    所以,安国公一行人,顺利地进了别院,只不过,也只是进了别院的大门,连二门儿都没进去,就让人给请了出来。

    云清儿原本是要亲自照顾母亲的,奈何因为前些日子伤了胎气,如今在洛府中静养。只是留了些护卫和下人,守在了别院,说是照顾云夫人,其实,就是为了刻意地刁难自己的父亲一番。

    对于云清儿的做法,倾城是默许的!甚至是还要为其鼓掌大赞的!这样的负心人,的确就是欠教训!

    倾城栖身于树上,看着安国公气急败坏地出了别院,轻摇摇头,云清儿能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做到这一步,也已经是极限了!说到底,是她的亲生父亲,还是她畏惧了十几年的父亲!

    不过,有了这一次的开端,以后,云清儿再不会任由安国公对云夫人胡来了!

    “小姐,云夫人这里还要不要再吩咐人守着?”

    “自然是要了!如果我没猜错,那下毒之人,定然就是云夫人的身边人!好好儿盯着。”

    “是,小姐。”

    “我有一种预感,那个人,很快就要忍不住了。云夫人如今已然是清醒了过来,而且也能自己用膳,无需假手他人了。上次,我明显就是察觉到了是她身边的某位嬷嬷,只是可惜了,当时屋子里人太多,而我又没有太在意,只能是将这几个人,都引来了别院。”

    暗处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小姐,这一次,就让属下带领洛府的暗卫来做吧。”

    倾城的唇角微微勾起,“洛离,你终于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小姐,公子也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的意思,还是让少夫人安心在府中养胎,这里,尽快地将人揪出来,再由云夫人自己来处置。毕竟,这不是洛家的事。”

    倾城满意的点点头,“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哥哥说的对,我们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具体怎么做,将来的路怎么走,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云夫人是出了名的贤惠人,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心软了,再回安国公府的。”

    洛离的眼神一抖,“小姐?”

    倾城轻轻阖眼,“你是跟在我身边儿最久的一个暗卫,如今又得哥哥的器重,以后,就安心待在哥哥身边儿就是。至于安国公,若是再有了一些不靠谱的举动,直接将这个下到他的饮食里。”

    倾城说完,便直接就甩出了一个小瓶子。

    洛离接过后,面露不解,想问,却又不敢问!

    “不必担心,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只是会让他安静些罢了。”

    洛离点点头,“小姐,您的意思是,要属下在暗中跟着安国公吗?”

    “不!只是让人注意着安国公府的动静就是了。没有必要的话,你也无需动手。要不是因为我担心有心人会利用他们,来算计我嫂嫂,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

    “是,小姐,属下明白了。”洛离正欲离开,咬咬牙,还是问道,“小姐的意思是,您要暂时离开京城一阵子吗?”

    倾城微微张开眼睛,有些凌厉的视线射了过去,洛离竟然是不自觉地便打了个激灵!

    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不该过问主子的事,连忙低了头,“属下知错,属下告退。”

    等洛离走远了,倾城才再度阖上了眼睛,凉凉道,“出来吧!听了这么久,也不嫌累?”

    无崖一袭大红色的衣袍,直接就跃上了树梢。

    这会儿的树叶尚未落尽,不过,也大都已是枯黄,稍一用力,这树叶便会哗哗地往下掉。而无崖这一跃上来,竟然是没有引起一片树叶的落地,可见其轻功之厉害!

    “要不要下去躺一会儿?”无崖笑嘻嘻地问道。

    “不必了!我要走了,这里,你自己多上些心。只要是那人一露出了端倪,立马让人来报我。”

    “好,没问题。”

    其实倾城若是想,自然是有法子能查到是何人给云夫人下毒,只是这样一来,会费些她自己的功夫,得一个一个地去窥探,太麻烦了!而且,说穿了,反正不是自己家出了内鬼,她能为云夫人做到了这一步,也全是看在了云清儿的面子上,否则,她可是根本就不会理会的!

    无崖看出倾城的脸色有些疲惫,眉心微蹙,伸手将其抱起,跃至树下,看起双眸仍闭,淡淡一笑,飞身离去。

    倾城是真的累了!最近看似平静,可是这事情却是一桩接着一桩,对于毒害云夫人的背后之人,她其实已经是猜到了一个*不离十,只不过,她不想自己冤枉了她,想要弄个清楚明白而已。

    无崖抱着她,一路上飞檐走壁,很快,便到了品香阁。

    倾城这会儿已然是真的睡着了!

    无崖轻轻将她放在了软榻上,又亲手为其盖好了被子,这才吩咐人去将屋门守了,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到她休息。他自己则是到了外间儿,让人送了水、炭等物过来,净了手,开始准备着为其烹茶了。

    谁知,无崖刚刚开始准备,这银丝木炭,才刚燃上,便自这窗外,飘进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无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人,自那人进来,无崖则是眼皮连抬都不抬,“记得把窗户关上,万一再让那死丫头受了凉,小心被你的主子给罚了!”

    夜白一愣,自屋里晃了一圈儿,看到未来主母睡的正香,耸了耸肩,便到了外间儿。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不会是我家主子?”

    无崖白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若是你家主子一直跟在我身后,你以为他会眼睁睁地看着我抱着死丫头一路回来?还有,若是你家主子,你以为死丫头会忍心让我抱着,再被你家主子给暴揍一顿?”

    夜白被他这话这么一噎,还真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是咂巴咂巴嘴,有些不太情愿道,“呿!我问你,品香阁,也是你们主子的产业?”

    这话,无崖怎么就有些不爱听了呢?白他一眼,低头继续鼓捣着手里的东西,不再理他。

    这是,被无视了?夜白眨眨眼,有些不太能接受的样子!

    “喂!你要不要这么小气?我什么地方又得罪你了?”

    “有功夫你倒是不如去好好陪陪你的小美人儿,到这儿来做什么?”

    夜白的脸一红,伸手挠挠头道,“主子说是不放心三小姐,让我跟着。”

    无崖的手微微一顿,眸光微微暗了暗,不放心?难道,他已经是察觉到了倾城的心思?

    “这是要煮什么茶?”

    “普洱。”

    “普洱?原来是要这样喝的么?”夜白对于茶道基本上是一窍不通,哪里知道这普洱茶竟然是用了茶炉这样来煮着喝?

    “有什么事?”无崖面无表情地问道。

    夜白一撇嘴,暗瞪他一眼,“没事,就是奉主子的命令,在暗处保护三小姐。”

    “那你现在做什么?不是让你隐在暗处吗?现在现身,不是成了在明处了?”

    夜白一阵抓狂,现在三小姐不是睡了吗?自己怎么就还不能过来讨杯茶喝了?

    等不到他的回答,无崖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等着茶开。

    夜白哪里受得了这个?本就是什么爱茶之人,于茶之一道,更是一字不通!这会儿看看无崖,看看隔了珠帘,睡的正香的三小姐,心中暗自腹诽,主子为何就让我来跟着三小姐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对了,倾城一会儿就会醒了。一般来说,这个时辰睡,她不会睡的太久,她喜欢吃你们寒王府的点心,要不,你就辛苦一趟,回去取一些回来?”

    夜白这回是真的有点儿无语了!

    让自己回去取点心?这是拿自己当跑腿儿的使了?

    “你若是不愿意,也就算了!反正焦姑娘这会儿也算是这死丫头的结拜姐姐了,焦姑娘如今又没了什么家人,她的婚事,死丫头可是最能说上话的!对了,别忘了,你家主子,在这种事情上,可是向来是唯她独尊的!”

    夜白一听这话,脸都差点儿给气绿了!

    这是威胁!*裸地威胁!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好欺负吗?

    一对上了无崖的眼神,却是分明看到了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就是这么好欺负!

    夜白无语,想了想,就要往外走。

    “门在那边!”无崖低头提醒道。

    夜白的身子一顿,表情尴尬的很!自己是不是走窗子走习惯了?竟然是连光明正大的走门都不会了?

    等夜白前脚一走,无崖便轻笑道,“行了!别装了!人都被我给支走了。我知道你早醒了。”

    倾城原本是熟睡了的!只是夜白一进来后,让她感觉到了有不熟悉的气息的靠近,所以就醒了。不过因为察觉到无崖也在,而且来人也是友非敌,所以便没有睁眼,索性就开始装睡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想要你支开他?”

    “猜的!”无崖白她一眼,“死丫头!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跟我说么?竟然是还藏着掖着的!早知如此,我就不该护着你。”

    倾城扁扁嘴,也知道自己没有先跟他说,让他有些生气了,在他的对面坐了,深吸一口气,“好香呀!”

    “你要去北地?”

    “有这个打算。我总觉得,南宫逸遇刺,没有那么简单!”

    “那座大冰山知道吗?”

    “不知道!还没告诉他呢!事实上,要不要去?什么时候去?我都还没有想好呢!不急!再等等。”

    无崖为她斟了一盏茶,“可是想等着将云夫人身边儿的内鬼揪出来了,再去?”

    倾城点点头,两手圈起了那个圆形的茶盏,低头极为享受地嗅着茶香,“无崖的茶艺,可是越来越精湛了!看来,以后我也是离不了你的茶了!”

    无崖轻笑道,“死丫头!就是你嘴甜!除了不会下厨,你什么不会?论起茶道来,你可是比我要精明的多了!不过就是你自己懒,不爱动罢了。”

    倾城涎着脸,嘻嘻笑了,轻啜了一口,入口醇厚香浓,极为爽口!

    “若是他不同意呢?你还执意要去?”

    倾城则是挑了挑眉,有些无可奈何道,“不是若是他不同意,而是他肯定是不同意的!所以,我才会想到了找你帮忙呀。”

    “死丫头,你不会以为我的易容术能眶得过那座大冰山吧?”

    “怎么可能?他又不傻!”

    无崖听了,脸一黑,就是要发火的征兆了。

    倾城却是像没发现他的脸色变差,而是自顾自道,“发现就发现了,知道便知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死丫头,你确定他不会因此而动怒?”

    倾城一挑眉,“动怒又如何?不动怒又如何?我是去外面看看,又不代表我是去私什么情朗了,有什么好怒的?”

    无崖的嘴角抽了抽,“我敢肯定,只要是他一发现你离京了,定然就会知道你是去了什么地方。死丫头,你别想着我会为你隐瞒,更别指望着我会为你说好话!到时候,若是他真恼了,做出一些什么出格的事儿,你可是就自求多福吧。”

    “无崖,我发现这玉景山上这么多的兄弟姐妹,你是最无情无义的一个!”

    “咝!”无崖的表情有些窝火,“死丫头,你现在喝着我烹的茶,竟然是还敢这样说话?以后想吃什么,再也别找我。”

    倾城的脸色变得倒快,嘻嘻一笑,“行了,不过就是句玩笑话罢了,哪里就生出了这许多的事端?”

    “说真的,你真不是为了南宫逸去的?”无崖的心情突然大好,似笑非笑道。

    倾城饮了一大口茶,那浓郁的茶香味儿自她的喉间、口腔里淡淡的弥漫着,甚至是能感觉到了她自己的腹腔内,都是有着浓浓的茶香味儿的。

    “一半一半吧。”

    无崖的手一抖,颇有些不可思议道,“什么意思?真让我说着了?你不会想要脚踏两条船吧?”

    倾城白他一眼,“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这南宫逸遇刺,颇有些蹊跷,不将这个弄明白了,晚上我都睡不着!我总觉得这里头,似乎是还有着什么阴谋的,只是自己没有亲自过去,自然也就是无法得知其真相了。”

    “这还不简单?你若是真想知道,只要是派个人过去不就成了?何需要自己去冒趟险?万一再真有人设了什么陷阱,你岂不是成了自投罗网?”

    倾城摇摇头,“你不明白。若是差了人去,这消息的传递是其一,再则,你以为南宫逸的消息是那么好打探的?我甚至是怀疑他遇刺的事,是不是根本就是假的!”

    无崖这回是真被她给惊到了,“怎么可能?你说真的?这样的大事,也能作假?”

    “嘘!我只是说这是我的怀疑。具体的,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受了伤?不过,南宫逸是什么人?先不说他身边儿有多少的侍卫、暗卫,单是他自己的身手就已经是那么厉害了,若真是受了伤,又是什么人,才能有着这样大的本事?”

    无崖沉默了,拧眉细想着,的确如此!南宫逸此去北地,带了那么多的精英侍卫,怎么可能会真的遇袭重伤?只是,若说这是假的,那么不得不说,这个南宫逸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而且,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无崖想不通,只得是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对面的倾城。可是倾城这会儿只是自顾自地低头饮着茶,压根儿就不瞟他一眼!

    “若是你所料是真的,你打算如何?”

    “不如何!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罢了!再则说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他也真就是无意间得罪了什么人,人家真的请了世外高手来取他的性命呢?总得等我过去之后,才能知道真假。至于怎么做,也得等我确定了之后,再做决定。”

    “那要不要让墨卫跟着去?”

    “不必了!太多人去,也没有必要。你仍然是留在京城,至少我嫂嫂这里,一定要给我稳住了,我希望等我回来,听到的,也是嫂嫂的胎象稳固的好消息。”

    无崖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嗯。另外,再找人盯着那个安国公府的静芸,苗疆来的女人呢!我总觉得,她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没脑子!若是果真如此,又怎么会将云夫人给逼至如此地步?饶是下毒之事,是另有其人,可是这里头若是没有她的推波助澜,安国公府,不会闹腾地这般厉害。”

    “你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倾城摇摇头,“我现在唯一能确定地就是,这个静芸的主子,不是宫里头的人。其它的,还得让人盯着些,多看着。”

    “好!”无崖知道,倾城这般说,就是表示了,这些事,她是不希望洛府的暗卫插手的,换言之,她就是不想着将整个洛府给牵扯进来,至少,目前不行。

    倾城的眉心微微一紧,抬眸看了无崖一眼后,便低头饮茶,再不说话,而无崖自然也是看出了什么,果然,才刚伸手端起了茶盏,便感觉到了有人靠近,不过是眨眼之间,夜白便再次破窗而入!

    无崖皱眉道,“你还真是当毛贼的料儿,永远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门吗?”

    夜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我不是觉得这样近一些吗?三小姐醒了?来,这是您爱吃的几款点心。”说着,就将手里的食盒递了过去,正要打开,就被无崖一巴掌给拍上了手背。

    “你干嘛?”夜白捂着手道。

    “你净过手了吗?谁知道你的手上有没有碰过什么脏东西?万一倾城用过这点心之后,再中了毒呢?你来赔?”

    无崖一边说着,一边亲手将这食盒打开,原来竟是个三层的食盒,里头摆放了三样儿精致的点心,看那模样儿,就让人食欲大开。

    夜白翻了个白眼儿,小声嘟囔道,“怎么可能?我们现在可是知道了未来主母,是百毒不侵的!哼!干嘛老是吓唬我?”

    倾城失声笑道,“行了,你也过来吃吧。阿墨可在王府?”

    “没,王爷今日进宫,可是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倾城点点头,心知十有*,也是为了南宫逸受伤之事吧。

    晚上,倾城迟迟未睡,甚至是连衣裳都未换,似乎是在等着洛离那边儿传来的消息。

    “小姐,时候不早了,您也早点儿休息吧。”青兰劝道。

    倾城伸手捏了捏眉心,“去将哥哥请到我这儿来,说是有要事相商。”

    青兰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这么晚了,是不是?不过,一看小姐的脸色凝重,青兰也不敢耽搁,还是让人去请公子了!

    不多时,洛华城便过来了,看样子,像是原本躺下了,又重新穿好了衣裳过来的,因为这一袭的锦袍上,可是一丁点儿的褶痕都是没有的!

    “妹妹找我何事?”

    话音刚落,便见一道黑影落至窗前,“启禀小姐,那内鬼抓到了,果然如您所料,是云夫人身边儿的一位老嬷嬷。这会儿,云夫人也醒了,正在审问她呢。”

    倾城一听,竟然是微微一笑,“知道了,你先去吧。我和哥哥立马就去。”

    洛华城听明白了,“可是说给岳母下毒之人,已是抓住了?”

    倾城点点头,“哥哥,可是有意前往一看?”

    “这是自然!清儿已是我的妻子,她的家事,自然就是我的家事!更何况现在她怀有身孕,不宜操劳,事关岳母生死,我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

    “那好,哥哥,走吧。”

    等两人赶往城东的别院时,那名嬷嬷正是痛哭流涕,一个劲儿的磕着头,却是宁死也不肯说是什么人指使了她!只说是她自己当初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此等背主之事,如今既然是东窗事发,她也没脸再活在世上,竟然是一心寻死了!

    若非是云夫人早有准备,这嬷嬷还真就是直接送了命了!

    倾城与洛华城并未直接进去,而是都伏在了屋顶上,看着底下的情形,而倾城,则是快速地窥探着她的心思,试图找出,她背后的主使,到底是谁?

    不多时,倾城的脸色,便已是极度的难看了起来!

    当晚,倾城与洛华城再度返回了锦绣阁时,洛华城便察觉到了妹妹似乎是有些不对劲。

    “妹妹怎么了?可是不舒服了?要不要让人请府医过来?”

    “不必了!我没事。哥哥,那嬷嬷虽然是抓住了,可是先前我曾得到消息,曾有人亲眼见她从安国公的手中得了一样东西。今日,国公虽然是未曾进了内院,却是见过了这位婆子。”

    倾城说这几句话,似乎是耗费了她所有的精力,说完了,竟然是极为疲惫地合了眼,再不吭声了。

    洛华城用了好大的功夫,这才明白过来,妹妹的意思是说,这给岳母下毒的幕后主使,竟然就是自己的岳父?

    这,这也太离谱,太让人震惊了吧?

    “不,不太可能吧?怎么会这样?这,这若是被清儿知道了,天哪!岳父这究竟是吃错药了,还是被人给蛊惑了心神?”

    听出了哥哥的难以置信,倾城也不多言,仍然是闭着一双美目,语气有些冷然道,“哥哥,我今日得到消息过去的时候,正好是看到了安国公的离开。原本我也是不愿信的,可是事实却偏是如此。今日白天,他们才刚刚见过面,晚上,竟然是就要对云夫人下毒手了!若说幕后主使不是安国公,便是打死我都不信的。”

    洛华城脸上的震惊之色未去,摇摇头,好一会儿才勉强道,“此事,绝不能让你嫂嫂知道。至于岳父那里,我自然是会想法子的。”

    “哥哥有何法子可想?”倾城单手支着太阳穴,声音有些恍惚,像是从云里头飘出来的一般,让人觉得心底有些生寒。

    “我。”洛华城犹豫了一下,自己现在丁忧在家,自然是不能参与什么宴会之类的,更不能三不五时地往岳父家跑。至于清儿,如今怀着身孕,就更是不妥了!

    倾城也不急,就这样静静地等着,整个人的呼吸也是极为轻浅,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妹妹,可有什么东西,能让岳父,再不能行动自由?”

    听到此,倾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那眸底的光亮,像极了夜间突然从乌云后头冒出来的一抹月华,让人惊艳!

    “哥哥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洛华城略有些不自在,总觉得在这个妹妹面前说这种话,是对妹妹极大的亵渎!可是另一方面,他又深知妹妹绝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端看当初对付柳氏和老夫人的手段,便已是看的清楚。

    “妹妹,这是你嫂嫂的事,也便是哥哥的事。有些事,我知道不对,可是为了护着家人,我也只能是出此下策!妹妹就当是不知道。如何?”

    “我若是不知道,又如何将哥哥想要的东西送给哥哥?”

    洛华城微怔,“这么说来,妹妹手里是有了?”

    “哥哥,本来我是想着瞒着你的。不过,如今既然是哥哥也想明白了这里头的关键。那我也不妨告诉哥哥,东西,我已经是给了洛离了!至于什么时候用,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洛华城闻言一怔,看向倾城的眸底已是有些感激、愧疚,甚至是自责了!

    “都是哥哥不好,这种事,也总是让妹妹惦记着。妹妹放心,哥哥不是心软之人,上场杀敌,哥哥若是手软了,岂不是早成了敌人的刀下鬼了?至于岳父?是他先对不起岳母,而岳母与清儿又是向来感情深厚。哥哥知道怎么做!”

    “哥哥的本事,妹妹自然是信得过的。既然如此,哥哥就先回去吧。安国公府的事,就当是妹妹从来不知道!”

    “好!时候也不早了,妹妹还是早些休息吧。”

    送走了洛华城,倾城则是再发了一会儿呆后,才轻叹一声,“安国公呀安国公,你可真是个笨蛋!”

    “青鹤!”

    “是,小姐。”

    “想法子通知苗疆的云墨宸,让他或者是派了心腹回京一趟。就说是他的母亲中毒已深,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呃?”青鹤不解,“这,无崖公子不是说能医好吗?”

    “能不能医好是小事,我要的,最好是云墨宸能亲自回来一趟。安国公若是一倒,那么,安国公府的巨大势利,就只能是由云墨宸来接手。我可不想白白地便宜了外人。”

    青鹤显然是不明白小姐所说的外人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件事,他却是明白的很!

    “小姐,这云世子难道就没有什么得力的人留在京里?难道云夫人的事,他竟然是一点儿也不知情?”

    “安国公想要瞒过他,太容易了!别忘了云墨宸手下的人,都是先是安国公府的人,再接下来,才能是为世子效力的人!安国公想要掌控什么,太简单了!什么宠妾灭妻?不过就是故意找到一个替罪羊来罢了!”

    “是,小姐,属下这就去办。就说是嫂嫂派人去的,不要提及我和哥哥半句。”

    “是,小姐。”

    倾城再仔细地将所有的一切都想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什么遗漏,这才松了一口气,上床休息了。

    夜色如画,一弯月牙儿悬于那巨大的黑绸之上,周围偶有几点的星光闪烁,像极了是什么美人儿在眨眼一般,甚是可爱!

    躺在了床上的倾城,哪里有可能立马就沉沉睡去?仔细地想着安国公为何要杀云夫人?挡了他的路?似乎是没有!至于宠妾,她可不相信安国公真就是那般糊涂的人!

    只是可怜了那个静芸,一开始就是被人当成了棋子利用!如今,事情暴露了,她自然也就成了一枚弃子,可有可无了!

    倾城翻了个身,始终是想不明白,安国公为何要这样做?云夫人死了对他有何好处?这背上了一个宠妾灭妻的罪名,当真就值得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是在刻意地隐藏着什么,或者说是,保护着某一个人?

    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宛若流星划过一般,快速地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逝,还来不及抓住,便已经是销声匿迹了!

    倾城眨眨眼,算了,既然是想不通,又何必去硬想?

    倾城向来就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在她的认知里头,一生很短,没必要和生活过于计较,有些事弄不懂,就不去懂;有些人猜不透,就不去猜;有些理儿想不通,就不去想。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如今,哥哥已然知晓了所有的事,自己也无需在此烦心了!就让哥哥去操心就是了。

    三日后,没有人知道倾城,已然是一袭男装,出现在了北地的一个较为繁华的小镇上。

    青鹤仔细地将一切都勘察清楚后,才小声道,“公子,咱们目前还没有在北地有任何的产业,您看?”

    “就住那里吧。”

    青鹤抬头一瞧,小姐所指的,竟然是一家小客栈,看样子,最多也不过就是有个五六间客房的那种,真真正正的小客栈!

    青兰将东西都收拾好,“公子,咱们什么时候去探一探北地的将军府?您不是说,怀疑安王殿下压根儿就没受伤吗?”

    倾城的唇角一勾,“不急!先安顿下来再说。这两日,咱们就四处闲逛逛就是。”

    “是,公子。”

    北地虽是身处边界,可是这关内却是还算是繁华热闹的!倒是不想几年前才与人大战过。

    “公子,这里的商人也不少呢。”三人走在了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市,还算是热闹。

    “嗯。这里离边关还有四五十里地呢。出了这道关口,再往北走,可基本上就是荒无人烟了!镇守在五十里地开外的那些将士们,可是极其不容易的。”

    “公子,听说关外的那些北漠人,都是生性野蛮的很,常常会来侵扰边关,就是为了能在北地掠夺一些食物走。”

    “青鹤知道的倒是不少!北漠属于游牧民族聚到一起的。这北漠本就是以牛羊为主,可是到了冬天,这草原上也没有可供牛羊生活的食物,他们若是将粮食吃光了,自然就是要来抢咱们的东西。”

    倾城说完,注意到了一队貌似商人,打扮与千雪国普通百姓无异,可是这周身明显就是带了几分百姓所没有的凌厉气势。

    倾城见他们走进了对面的一处客栈,一个眼神递了过去,青鹤会意,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很快青鹤便将打探到的消息回禀到了倾城这里,而倾城,则是弯了弯唇角,“看来,这北地,比我想像中还要有趣的多!”

    倾城在这里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玩具,可是京城里的那位阎王爷,却是雷霆震怒,险些将无崖和夜白两人拖入王府的地牢里头用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