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二十七章 好礼重重!

第二十七章 好礼重重!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人的声音,倾城并不熟悉,甚至于那张俊美的脸,倾城也是并不认识,直觉告诉她,她并不认得此人,可是为什么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是如此的怪异?就好像是她欠了他什么一样!

    倾城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努力地去窥探他的心思,此时礼成,至少,自己暂时是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礼节了。

    很快,倾城的神色就暗了下来,微微侧了头,而夜墨的传音入密则是追了过来。

    “丫头,他就是紫夜国的定王世子肖东烨。你自己小心一些。”

    肖东烨么?倾城的心中冷笑,果然还是忍不住了,看来,阿正他们在紫夜国的动作不小,想来,已经是惊动了他。

    看来,自己先前布下的棋,果真是有了效果,这个肖东烨,是随着阿正他们故意留下的一些线索,追到了千雪国了?只是不知道,他这次来到了千雪,可是有着紫夜国朝廷的公文?

    “不知这位公子高姓大名?今日是舍妹的及笄礼,阁下若是前来恭贺的,我洛府自然是欢迎之至,可若阁下是来捣乱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肖东烨笑毕,抬腿向前,夜墨和无崖等人,自然是早已全神戒备,而洛华城,也是双目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位熟人!

    虽然是认出了他是肖东烨,可是眼下洛华城也不知他此来是何居心,所以,才会故意装作没认出来。

    “洛公子,好久不见了!寒王殿下也在?看来,外头传闻向来是将男女之情嗤之以鼻的寒王殿下,倾心于洛府的三小姐之事,果然属实了!听闻寒王殿下,不惜为了她,而动用了寒王府最为精锐的人手,不知,是真是假?”

    夜墨见他无意隐瞒自己的身分,快速地同洛华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便冷声道,“肖世子别来无恙?当初一别,可是教本王颇为惦记呢,不知,肖世子的伤,可好了?是否留疤了?”

    肖东烨原本是有些张狂的脸上,此时微微出现了一丝裂痕,看向了夜墨的眼神就如同是淬了毒的舌芯子,恨不能将他给直接就生吞了!

    而夜墨的话,无疑在人群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肖世子?这四国间,能以肖姓,再称为世子的年轻俊美之人,除了紫夜国的定王世子肖东烨,还能有谁?

    夜堂等人不动声色地移动身形,将自家主子和未来主母,尽数护了起来。

    “寒王殿下的记性,倒是真不错呢!”

    “客气。不知肖世子此来,是为公,还是为私呀?”夜墨的声音里头就像是透着一股子腊月的西北风一样,听在了众人的耳中,竟然是觉得有一种像是风刮过,刮的耳根子都有些疼!

    肖东烨双手负于身后,轻笑一声,“听闻今日是寒王的未婚妻的及笄礼,小爷听说了,自然是要前来恭贺一二。”

    “放肆!”严七怒斥一声,直接就向前一步,手上的佩剑,亦是拔出了一半儿。

    洛永和则是皱眉道,“肖世子,在我千雪国寒王爷面前,竟然是还敢如此自称,老夫佩服肖世子的胆色,只是,今日是小女的及笄礼,若是肖世子果真是来捣乱生事的,那就休怪老夫不讲情面了。”

    “洛相哪里话!刚才是本世子一时口快,失礼了!既然是洛三小姐的及笄礼,本世子自然是送上了一份儿大礼,还望三小姐笑纳。”

    话落,一抬手,身后便有人捧了一个托盘过来,肖东烨亲自取下了那托盘上的红色小匣子,正欲抬腿过去,便听到当事人倾城,终于出声了。

    “且慢!按照规矩,当是家兄先来。肖世子,还请稍候。”

    一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的肖东烨,此时竟然是因为洛倾城的一句话,而表情大变!

    脸上的笑意尽收,看向倾城的眼神,也是越发地复杂了起来,有憎恶,有怨恨,还有着一抹说不清的复杂意味。

    肖东烨表情的转变,让夜墨极为不悦!

    肖东烨向来是个笑面虎,无论何时,极少会将自己的真实情绪暴露出来,可是刚才倾城不过是一句话,他竟然是就要翻脸?这摆明了,就是在告诉众人,倾城的话,可以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情绪!这个认知,可是让夜墨着实不悦!

    洛倾城此时也无暇理会与他,而是笑吟吟地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哥哥。

    洛华城和云清儿为她准备的,是一支鎏金穿花戏珠步摇,同时配套的,还有一条同等工料的项链。

    “这是我成婚时,母亲送与我的嫁妆,如今,便转赠于妹妹了。”

    “多谢嫂嫂。”

    洛华城送毕,再后头,便是洛华宁了。因为洛华兴不在京中,故而略过了他这一项。

    至亲之人送完之后,按说,就该是接受一些宾朋的贺礼了。

    这头一个,自然就是她的未婚未,夜墨送上的。

    寒王笑着到了她的身前,话不多,自袖间取出一个极小的匣子。然后缓缓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枚戒指,那戒指倒也罢了,左右不过是上等的黄金所制,造型也极其简单,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来。可是这上头所嵌的珠子,却是分外地让人好奇!

    众目睽睽之下,寒王自匣中将戒指取出,不由分说地,便直接套在了倾城左手的无名指上,倒是大小正好。

    这样亲昵的举动,莫说是还未曾成婚,便是成了婚的夫妻,也是不敢在人前如此的!当即,这在场的一些小姐们看了,是纷纷脸红。有的艳羡,有的,则是不屑了。

    “这,这珠子好生奇怪!为何发出的,竟是淡淡的青光?”倾城不解,细看那珠子,约莫有自己拇指指甲盖儿大小,通体浑圆晶莹,周身萦绕着一种淡青色的光。

    “竟然会是青泥珠?”秦王失声而叫。

    众人因为他这一句话,当即便都变了脸!

    青泥珠投到泊中,淤泥就会变成水。那淤泥中的一些宝贝,便会自动浮现了出来,这可是人间至宝!便是价值不菲的鲛珠,在这颗青泥珠面前,也是默然失色,而价值,更是不及这青泥珠珍贵。

    而且,听闻这青泥珠不但能取宝,还能治百病。众人一时唏嘘不已,原先对于洛倾城与寒王的这段婚事并不看好的人们,一时,便都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这寒王殿下连青泥珠这样的至宝都能舍得出,足见其对洛倾城的在意和关爱!

    见此,肖东烨的脸色再黑了几分,竟然会是青泥珠?这样价值连城的一颗珠子,寒王竟然是会将其做成了戒指,直接就送与了洛倾城为礼物,若是再有人说千雪国的寒王是个不解风情,不喜女色的人,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秦王及南宫逸、云墨宸等人也都陆续送上了贺礼。能在这种时候送上贺礼的,自然是无论是从身分上,还是地位上,都必是与倾城不相上下之人,至于一些远亲或者是普通的宾客,礼物,则是府上的管家直接就派人代收了。

    终于,眼看着就要轮到了最远方的客人,肖东烨来送礼了。要知道,从他接过了侍从托盘上的小红匣子后,便一直未放。如今,已是捧了有一刻钟有余了!

    只是,肖东烨的脸色刚显好看,便听到外头又是一群骚动,引得众人一瞧,竟然是苍冥国太子李华州到了!

    苍冥太子李华州的出现,无异于是将这气氛给再次哄托了起来!

    先不说这李太子生得何等俊秀,单说这一身芝兰玉树,云端高阳一般的气势,便足以让在场的女子们,心动不已!

    “哥哥!还以为你不来了。”倾城有些撒娇地笑道。

    “怎会?今日是妹妹的及笄礼,哥哥怎能不来?不仅仅是哥哥来了,而且,还带来了我皇姑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

    “哦?苍冥女皇陛下,竟然也是为我准备了礼物么?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呢。”

    “你是我的妹妹,自然也就是我苍冥国的公主了。姑姑说了,这一次,我在千雪国暂住,等离开的时候,要带你一起去给她请安呢。现在,你可是我们苍冥国的长乐公主呢。”

    李华州说完,身后的一名侍从,便捧上了托盘,上面有着苍冥公主的金册、金印,以及一道苍冥国圣旨。

    “行了,这圣旨,就不念了吧。反正如今四国也都知道了,你是我李华州的妹妹,是苍冥国上了玉碟儿的长乐公主了。来,这是姑姑送你的礼物,贺你终于成人了。”

    随后,众人便看到了陆陆续续被抬进来的足足有十口大箱子。李华州一抬手,箱子齐刷刷地被打开,顿时便是金银闪烁,几乎是刺得人们都睁不开了眼睛。

    李华州满意地看到了众人惊异的表情,再一落手,箱子便被盖好。

    “好了,这十箱的金银珠宝,皆是姑姑所赐。姑姑说了,等你出阁之时,嫁妆另算。”

    李华州的话,再度让人群鼎沸了起来,这意思就是说,洛倾城成亲,苍冥国的女皇陛下,要亲自为其准备一份儿嫁妆了?

    原本,这京中许多的贵族小姐们对于洛倾城的突然出名,是十分的不屑,甚至是鄙夷的!在她们看来,无外乎,就是洛倾城利用了她自己的美色,勾引了苍冥国的太子,什么义结金兰,实际上则是男女有私!

    可是现在一瞧,这洛倾城苍冥国公主的身分,可是光明正大地在这儿摆着的!不仅仅是有李太子亲自送来的册封圣旨,甚至是还有着皇室嫡亲公主才会有的金印和金册,这说明了什么?

    众人看洛倾城的眼光,再度地复杂了起来,就连秦王和秦王妃,都是不得不重新估量这个洛倾城,到底是有着几分的能耐了!

    李太子看到了一旁挺着大肚子的云清儿,笑道,“这位便是洛少夫人吧?”

    “给李太子见礼了。”

    “快快免礼!既然是倾城的嫂嫂,那咱们也就是一家人了。姑姑听闻洛公子与洛少夫人夫妻恩爱,且不久便将为人父母,故而,特命孤也为两位备上了贺礼,愿洛府早添子嗣,家丁兴旺。”

    这下子,就连洛永和也有些不能淡定了!

    这李太子相中了自家女儿,认做妹妹也就罢了!怎么会对儿子洛华城夫妇俩,也上了心?

    倾城却是明白了苍冥女皇的心意,虽然哥哥目前还被蒙在鼓里,可是到底也是苍冥皇室的血脉,如何能不让她紧张、激动?

    李华州将苍冥女皇交待的都送到了,这才看向了倾城道,“洛洛,哥哥的礼物可还没送呢!趁哥哥这会儿心情不错,你且说说,想要什么?”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便是一阵抽气声!就连夜墨听了,也忍不住是瞪了李华州一眼!要不要将他对丫头的宠溺表现得这般明显?这哪儿是来送礼的?分明就是来撑腰的!

    再一看周围宾客们的表情,夜墨就忍不住阴下脸来,这李华州还真是不拿他自己当外人了!是不是忘了,自己才是丫头的未婚夫?

    倾城此时哪里还顾得上一旁的夜墨?竟然是当真就偏着头,想了起来,“哥哥,素闻你们苍冥国富饶,而且珍奇异宝极多,可是我却是一直未曾去过。倒不如,哥哥就选一样你们苍冥较为有名的东西送我就是了。”

    倾城这样毫不见外,毫不做作的要求,却是让在场的不少人黑了脸!

    这洛家三小姐莫不是疯了?竟然是还真的就敢直接跟人家李太子提起了要求?她就不怕自己一会儿丢了面子?谁知道人家李太子刚刚是不是故意说说客套话的?

    而倾城身后的无崖则是直接就翻了个白眼儿,心里头将洛倾城从头到脚给鄙视了无数遍!

    人家都送上十箱珠宝了,你还想要什么?要不要这么贪心?知道这是你哥哥,也没必要这么嚣张吧?这哪儿是要什么礼物呀,分明就是让要让那位阎王爷发火的征兆呀!

    无崖这样想着,就偷偷地往夜墨的方向睨了一眼,果然,阎王爷的脸色,已是难看至极,估计这会儿,是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李华州伸手抚额,似有无奈,摇头道,“可惜,我苍冥的琉璃之术,倒是一直于四国之首,只是,哥哥来的匆忙,未曾备上这琉璃,不如,就将哥哥素来喜爱的一只杯子送你,如何?”

    杯子?倾城眨眨眼,看到哥哥温润如玉的脸庞,她自然知道,哥哥口中的杯子,怕也定非凡品!

    李华州话落,也不看周围这些人们的神态或者是在议论什么,直接就让人将一个锦盒取来,然后亲手将里头的一只杯子取了出来。

    “果然就真的只是一只杯子呢!还以为这李太子对洛倾城是有多好,原来,也不过如此!”

    倾城一挑眉,眼神往那边儿一扫,南宫逸也蹙起了眉,董乐儿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引起了南宫逸的不满,立时闭了嘴,再不敢说话了。

    李华州却是笑而不语,并未因为董乐儿的那句话,而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仿佛她根本就是什么也未曾说过一般。

    倾城低头细看那只杯子,只见杯子整体呈青色,有纹如乱丝,杯壁像纸一样薄,于杯足上有缕金字,细看,上书‘自暖杯’。

    “自暖杯?”倾城轻轻呢喃出声。

    在场耳力极佳之人,可是不少,倾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也有不少人听到了。而洛华城则是惊地直接就惊出声来,“自暖杯?天哪!这,这可是苍冥国的皇室至宝?”

    云清儿不解,“什么是自暖杯?很珍贵吗?”

    洛华城显然是对此有些了解的,竟然是有些兴奋道,“这自暖杯,相传是百年前苍冥皇偶然所得,听闻,若是把酒注之杯子里,那酒能自暖,并有热气冒出来,时间再久一点,酒面就像烧开的水一样沸动。故而才得自暖杯。”

    “天哪,竟然是如此神奇?”云清儿颇有些惊奇道。

    与此同时,倾城的眼中也是绽放出了极为柔和的光茫,看向李华州的眼神里,已是多了一分的依恋了。

    夜墨已是无法再忍,径自上前,替她将东西直接就收了。

    “多谢李太子了。改日,本王请李太子喝酒。”

    李华州对于夜墨的反应,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莞尔一笑,看向倾城的眼神里头,多了一抹的打趣。

    倾城微窘,嗔瞪了夜墨一眼后,却也只是做了小女儿状,低头不语了。

    “好!听闻千雪皇已是将洛洛许配与你,也罢,寒王殿下的名声素来可是十分骇人的,若是我妹妹有丝毫的闪失,你寒王府,就休想清净。”

    “不劳费心。丫头是本王的未婚妻,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寒王府的女主人,以后李太子再来探望,怕是就要移驾寒王府了。到时候,本王定然是会好好招待的。”

    这话怎么听着就有些威胁的成分在里头呢?倾城却是紧紧地抿住了唇,生怕自己再笑出声来!

    而一直呆立在原地的肖东烨,这会儿的脸色,简直就是阴云密布了。若不是因为手上还捧着东西,而且在场还有这么多的贵人在,怕是他真会忍不住要发飙了!

    “看来,本世子似乎是不受人待见了。”肖东烨的声音一响起,众人的视线和注意力,便又都锁定在了他的身上。

    洛永和连忙打圆场道,“肖世子哪里话?今日的确是老夫考虑不周,怠慢了。”

    肖东烨只是瞥了他一眼,到底也是未发出火来,这一回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才算是抬腿迈了过去。

    肖东烨手上捧的是一个约有两尺来长,一尺见宽的匣子。

    里头的东西未取出,可是仅看这雕纹精细的程度,便知其里头的礼物,定然也是价值不菲。

    肖东烨总算是站在了洛倾城的身前,他极力地想要忽视来自倾城身旁那股极强的敌意,和浓重的压迫感。可是奈何,自己便是再怎么不想去注意,也终是无法忽视!

    勉强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极力地克制着不让自己的手抖起来,要知道,他与寒王的对峙,可是三年前便有了!

    一个是千雪国战无不胜的战神寒王,一个是紫夜国年轻一辈中文武皆为上乘,堪为国家栋梁的定王世子。这两人在战场上交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虽然每次都不是他们本人出手,可是透过了那些将士、兵勇,还是对彼此的战术、套路、本事,都是极为熟悉的。

    在战场上,只要是对上了寒王南宫夜,肖东烨就一次也没赢过,没想到在这洛倾城的及笄礼上,竟然是又遇上了!两人还真是有缘呐!

    只不过,这种缘分,对于肖东烨来说,简直就更像是一个诅咒!他可不认为,对上南宫夜,对他能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做为多次的手下败将,虽未曾亲手与其交锋,可是在他手头上吃过的苦头,可是实在太多,这会儿与他如此近距离的四目相对,还真是,有些害怕呢!

    肖东烨将手中的小匣子向前一推,示意洛倾城接过。

    夜墨则是连想都不带想的,直接就让严七给接了过来。

    这一举动,又是引得肖东烨一阵不满,刚刚好看起来的脸色,又阴郁了几分。

    严七打开了匣子,夜墨睨了一眼,冲着一旁的青兰使了个眼色,便见她伸手将里头的东西,取了出来。

    顿时,这院子里,再度华彩大现,夺人眼球!

    “这是?”

    “天哪,这,这可是传说中的百鸟裙?”

    人群中的惊呼声,已是此起彼伏!任是谁都没有想到,这紫夜国的肖世子,竟然是会给洛府的三小姐献上了这等的珍品!此物,虽不及青泥珠珍贵,不及那自暖杯稀有,可是却绝对是所有女子,都想要的一样东西!

    “百鸟裙,乃是旷世珍品。素闻百鸟裙是由紫夜国宫中的尚衣局中资深的数十名绣娘制作的,采百鸟羽毛织成。此裙的颜色令人眼花缭乱,不知其本色,从正面看是一种颜色,从旁看是另一种,在阳光下呈一种颜色,在阴影中又是另一种,裙上闪烁着百鸟图案。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听罢洛倾城的话,肖东烨面有得意,“洛小姐所言不错,此百鸟裙为我紫夜国皇宫至宝。刚刚洛小姐所言,乃是之前的百鸟裙,如今肖某奉上的这一件,则是比之刚刚三小姐所言的那一件,可是更为珍贵,方能称为旷世珍宝。”

    这话倒是引起了洛倾城的兴趣,“不知肖世子所言何意?”

    “还请这位姑娘,再请一人,将此裙展开,洛小姐细看便知。”

    一旁的青鸟上前,二人将这衣裳徐徐展开,顿时,在这金色的阳光下,这百鸟裙华彩流溢,金光笼罩,美不胜收!

    听到了院中女子们的惊呼声,艳羡声,肖东烨自然是颇为得意!至少,这件礼物,与寒王、苍冥太子送上的礼物比起来,并不会相差太多!

    倾城细看,好一会儿,才不得不承认,这件百鸟裙,的确是做工精湛,当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那衣袖上,胸襟处,竟然是缕金为花鸟,细如丝发,大如黍米,眼鼻口甲皆备,神奇而不可思议。倾城心中赞叹,这到底是什么样儿的绣娘,才能做出这般巧夺天工之物?

    夜墨自然也是看到了倾城眼中的神采,倒是并没有表现地不高兴,倒是无崖有些看不过去了,轻嗤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的,再好看,再难得,也终是人力可为之!若是你舍得下了血本儿,想要命人做一件,也非难事。左不过是等些时候便是了。何必如此当回事儿?”

    这话,肖东烨可是不爱听了!可是偏偏人家说的又是事实,这东西的确珍贵,的确是美艳无双,可是,正如他所说,再好,也是人能做出来的!而先前南宫夜和苍冥太子送上的青泥珠和自暖杯,却是非人力可为!

    换言之,目前来看,世上仅此一物。那青泥珠,或许它日,还会再有人在别处发现,只是谁又能知道是百年后,还是千年后了?

    夜墨倒是难得地送了一记不怎么冷的眼神给无崖,无崖接受到后,则是有些别扭地别开了头。

    倾城细看了这件百鸟裙,当视线再度落到了那胸襟前的一只小鸟时,则是眸子微眯了眯,一抹精光快速地闪过后,她轻轻地垂下了眼睑,好一会儿,才再度抬头看向了肖东烨,眸子里,已是清澈无比,不见丝毫的情绪波动。

    “多谢肖世子送上的厚礼了。只是,这礼物如此贵重,倾城怕是消受不起。”

    肖东烨则是微微抬了下巴,语气颇有些随意道,“洛小姐过谦了!依洛小姐倾国之貌,再加上今时今日的身分地位,这天下女子,除了你,谁还配拥有这件百鸟裙?”

    倾城的眼神微暗,这个肖东烨,送个礼,还不忘了黑她一把,想着让秦王和南宫逸都记恨上阿墨吗?

    这不是摆明了在说自己是天底下最为尊贵的女子?那么,将要成为了自己的夫婿的男人,又成了什么人了?

    洛永和看也差不多了,遂连忙让洛华城和洛华宁两兄弟,将客人们都招呼到了前院儿,一些女宾们,也被房氏引着去了后花园,准备饮宴了。

    晚上,倾城一人立于屋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衣架上的百鸟裙,眸底的冰寒、不解,则是快速地溢上了她眉梢!

    夜墨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这样的洛倾城,让夜墨觉得有些陌生!

    当然,他不会傻到以为倾城是真的看中了这件百鸟裙,真的就以为是它华美无双,天下至美之物了。只是,自己心爱的女子,对于其它男子送来的礼物如此上心,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太舒服的。

    “怎么了?让这件儿衣裳给晃花了眼了?”

    倾城不语,凝眉看了过去,神色间的肃穆,则是让夜墨快速地将自己身上的那抹随意,给收了起来。

    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有些冰。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劲?难不成这衣裳上被人下了毒?”

    倾城摇摇头,“你细看那左胸前的一只小鸟,看看可眼熟?”

    夜墨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就差要将那小鸟给看到眼睛里去了,却是始终也未曾发现有何不妥。扭头看了一眼等着答案的倾城,然后摇摇头。

    倾城的唇畔浮了一抹冷凝,淡淡道,“这只小鸟整个儿下来,不过寸许,可是却是被绣得栩栩如生。那小鸟的眼睛,都是分外的灵动,恍若是活生生的鸟儿,给捆上去的一般。”

    “倒是的确不错,可是你说看着眼熟,又是何意?”

    倾城深吸一口气,这才将眼睛从那百鸟裙上移开,许是站的太久了,初一移动,竟然是还有些不太适应。还好夜墨就在她身旁,连忙揽了她的腰,将她扶到了榻上休息。

    “肖东烨一行几人?”

    夜墨扶她坐好后,才缓声道,“不过数百人。是紫夜国派来的使臣,关于从我千雪国能购进粮食的事,前来商讨。”

    “有什么可商讨的?紫夜人,向来就是蛮横无礼。若是给了,回头许就会又给边关生事。若是不给,说不定就会直接纵兵抢粮。简直就是与北漠的那些蛮夷无异!”

    夜墨也在她的身旁坐了,将她揽入怀中,一手还轻握着她的小手。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紫夜国,也有咱们千雪没有的珍贵药草。这一次,父皇的意思也就是以药换粮。他们给咱们多少银子的药草,咱们就给他们多少等价的粮食。当然,现在的关键,就是双方对于药材品类及价格的一个认知,还不能达成统一罢了。”

    “这么说来,肖东烨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

    “应该是。这两国的商谈还未正式开始,再者说了,这关于医药,你比我懂得多,一些药材的品等,或者是价格等细节,总归是有些麻烦的。若是量少,也便罢了。可是问题是目前紫夜国的粮食缺口较大,那么,相对应的,他们想要与我们交换的药材品类及数量也就会多。总是要一步一步来,慢慢商议的。”

    “肖东烨此人,怕是不简单。你与他交手也非一次两次了,感觉此人如何?”

    “武功上,我倒是并未与其有过比试。计谋上,自然是他不及我,不然,我又如何能得了这战神的称号?”说着,夜墨的脸上,倒是有了几分的得意。

    倾城看他笑得一脸自负,斜他一眼,看着这一张俊美无双的脸,不由得脱口问道,“你打算何时将你的面具摘下?亦或是打算就这样一直戴着了?”

    “丫头以为呢?”

    “我怎么知道你是如何想的?你身上堂堂战神,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寒王殿下,千雪国冰魄的首领,若是生得太过俊美了,怕也不利于你上战场杀敌吧?再说了,你戴着一张面具,倒也是好处多多,至少,你生气或者是高兴,别人轻易是看不出来的!也算是有些用。”

    “这是什么话?”夜墨不赞同道,“丫头想要我何时摘下,我便何时摘下就是。若是上了战场,我再戴上就是。”

    “随你吧!这是你自己的事,别说的好像是我多期望你摘下来似的!”说着,倾城就歪着头仔细地看了几眼他的这张近乎于完美的脸,然后摇头叹息道,“要说,这戴上面具也有一样好,就是不会轻易地给我招惹桃花回来了。”

    夜墨听了,脸一沉,“你还说!要说这惹桃花的本事,怕是十个我,也不及你一个!”

    倾城瞪他一眼,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寒王殿下相貌丑陋,性情暴虐的传言,已有数年,这些年来,寒王身边何曾出现过一名女子?好不容易有一个焦芮莹,还是他的恩人之女,没有半点的男女情分。看来,这惹桃花的本事,自己还的确是比他要强了一些。

    “对了,你刚刚说那百鸟裙上的小鸟不对劲。我怎么没看出来?那绣线也没有问题,颜色也都是甚好,并无半分的不妥呀!即便是那小鸟的爪子,我看了,也都是再正常不过。”

    倾城轻叹了一声,随后,便坐自己的身上将那把玉骨桃花扇取了出来,递给了夜墨。

    夜墨打开一看后,神情大变,竟然是顾不得许多,然后再度跑到了那件百鸟裙前,仔细地对比了一番。许久,才又百般不解地回到了榻上。

    “丫头,这两只小鸟无论是从体形、颜色、品类,甚至是神态上,都是太过相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倾城也是不解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明白。这件百鸟裙,从做工上来看,应当就是出自紫夜国皇宫的尚衣局,这一点是断不会错的。只是,与这玉骨桃花扇上的那只小鸟,竟然是如此地相似,到底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呢?”

    “这两只小鸟除了大小不一外,其它几乎就是一模一样。丫头,若是说能做到如此相似,巧合?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才在这儿发愁呢!阿墨,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紫夜国一趟?最好,还是去他们的皇宫里走一趟?”

    夜墨一听,这脸就黑了下来,“不行!”

    “为什么?你不是也发现了这个吗?这样明显地线索,若是我不去看看,怕是会食不知味,寝不安稳的!”

    “丫头,你向来聪慧,这一次,怎么竟也是鲁莽了起来?”

    夜墨拧眉看她,左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柔胰,大拇指,还在其上轻轻地摩娑着。

    “丫头,你可想过,这肖东烨为何会突然到相府来为你送上一件及笄礼物?你与他可曾相识?”

    倾城想了想,“不认识。而且,我对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印象,应该是未曾见过吧?”

    “这就是了。你们并不相识,他何故要送你这般贵重的礼物?而且,这百鸟裙既是出自紫夜国皇室,那么,他现在送上这件衣裳,到底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代表了整个定王府?亦或是紫夜皇也在这里头扮演了什么角色?”

    倾城听着听着,这眉头便紧了起来,也在静静地想着夜墨的话,对于自己先前的话,似乎是有些懊悔了。

    “丫头,你再想想,先前,不是一直有人打这玉骨桃花扇的主意么?你怎么就知道,这不会是紫夜国的人呢?还有,这百鸟裙上的小鸟与这扇子上的如此相似,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为了引你上钩?你若是贸然前往紫夜国,未必就不会是踏入了人家为你布好的陷阱里头。”

    倾城点点头,神色凝重,“你说的对,的确如此。是我太过大意了。如此说来,我倒是该去先会会这位肖世子了。”

    “肖东烨?不急!明日,皇上会设宴为苍冥太子以及肖东烨接风洗尘,这一次,无论如何,你是躲不去了。既然如此,何不就在明晚,试他一试?”

    ------题外话------

    感谢美人们送上的票票!另外,本文中提到的几样宝贝,是飞雪从网上搜来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呀!而且,这几样东西也是的确曾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的。所以,如有雷同,也绝对是不会涉及抄袭呀…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