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二十九章 大婚之喜!

第二十九章 大婚之喜!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得不说,这一次倾城与肖东烨的密会,让夜墨和李华州知道后,是相当的火大!

    倾城出了茶楼之后,还有些懵懵地!今日得到的消息,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竟然是稀里糊涂地,就去了城外的别院。这下子,倒是让那两人给抓了个正着!

    “怎么回事?不是跟你说了吗?没事儿不要去招惹那个肖东烨,他可不是秦王,他就是个疯子,指不定会做出一些什么不受控制的事来呢。”夜墨皱着眉道。

    这一回,就连李华州也是站在了夜墨的那一边,也是开始责怪起了倾城了。

    “洛洛,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若是万一那个肖东烨再起了些什么坏心思,可如何是好?”

    两人说完之后,却是发现倾城始终都是怔怔地,显然是根本心不在焉,对于他们两个说的话,到底是听没听到,听进去了多少,谁知道呢?

    好一会儿,倾城才回过神来,将所有人都遣退,包括青兰,也一并遣了出去,这才低声,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二人。

    夜墨的眼神只是恍了恍,比之倾城的吃惊程度,显然是要小了许多。而李华州,则是面有忧色,颇有些不解地看了夜墨一眼后,便开始琢磨起了这里头的厉害关系。

    “丫头,这些事,就暂且不提了。等回头,咱们再好生商议。你放心,我已经派了血卫跟着他,由不得他在我千雪国放肆的!至于你,婚期将至,还是安生地待嫁为好。”

    夜墨说完,以眼神示意李华州也要劝一劝她,毕竟在倾城的心目中,这个李华州所占的分量,甚至是比洛华城还要高!

    “洛洛,此事,急不得!看来,我们还需从长计议。眼下,还是安心准备你们的婚事才是要紧。”

    倾城细想也是,关于南宫逸的事,她今日感觉到的太少,她有一种预感,关于南宫逸的事,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只怕,这些年来,南宫逸一直是称病示弱,却是早就与紫夜国的人有了联系。又或者,与紫夜国有联系的人,一直就是良妃!

    倾城甩甩头,尽量地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些事,不是自己一人之力,便可挽回,或者是补救的。所以,正如哥哥所言,急不得!

    “好了,我没事了。你们也不必再担心了。”

    夜墨一听她没事了,脸色再度阴沉了下来,“丫头,你没事了。可是我还有事呢!你说,为何不听话?”

    倾城这才想起来自己私自出门的事儿,连忙就垮了一张小脸儿道,“唉呀,饿死我了。我这一天都还没有怎么吃东西呢!”

    李华州看到倾城这样子,分明就是要耍赖,可是一瞧身旁的夜墨,虽然是身上的气势仍然骇人,其眼底的宠溺,却是分明就溢了出来。

    李华州笑着摇头,心中却是对这位妹夫,更为满意了些。

    看到他抱着倾城直接就往花厅的方向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吩咐着让人备好了饭菜,送过去。

    李华州看着两人的背影,嘴角边挂着一抹浅笑,人都说这位寒王爷可是位不好惹的主儿,不近人情,生性残暴嗜杀,而且又是向来不喜女色,可是现在看来,传言果然是不可尽信!

    这位寒王再凶残,可是到了洛洛的眼前,怕也都是一只脾气乖觉的猫儿了。

    真是难以想像,这位杀人如麻,眼睛都不眨不一下的战神寒王,竟然是会对自己的妹妹如此上心!这样也好,至少,自己放心了,姑姑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一晃,已是到了四月的下旬了。

    倾城也知道,离她和夜墨大婚的日子,是越来越近,自己也越发的觉得无聊了起来。

    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

    自从上次自己偷溜出去被发现后,夜墨和李华州两方都派了大批的暗卫在暗中监视着自己。这会儿自己别说是出去一趟了,就是在自己屋子里头打个喷嚏,怕是那两人也得知道的一清二楚!

    “唉!”

    第N次的叹气后,倾城面色万分忧郁地趴在了窗台上。

    青兰与青鸟二人偷笑数声,劝道,“小姐,眼瞧着您大喜的日子就要到了。您何必如些地不开心?要是被寒王爷看到了,怕是又要生气了。”

    青鸟也附和道,“就是!若是被寒王殿下看到了,怕是又要使起小性子了!指不定就以为是您不想嫁了。”

    青兰笑道,“那还得了?小姐,您可是千万得打起精神来了!这可是女人一辈子的大喜事,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呢!听说光嫁妆就给您备了得有两百多抬,昨儿四夫人过来说是正跟少夫人商量,是不是将这些嫁妆再挤挤?这两百多抬的嫁妆,怎么能成呢?就连皇室公主出嫁,都是没有这么多的嫁妆的。”

    “就是,四夫人说了,实在不成,就得在二十七那天傍晚,先送一趟嫁妆过去,次日成亲的时候,再抬剩下的。”

    “小姐,您觉得呢?”

    倾城哪儿有心思理会这个?费力地抬了抬眼皮,“随他们吧。我无所谓。便是一件儿嫁妆都没有不也是一样?”

    “什么一样?小姐,这可是您要出嫁!您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倾城再次叹了一声,“闷哪!不能出去,就连找青鹤活动活动筋骨都不成,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呸呸呸!小姐,大喜的日子就要到了,您可千万别乱说!”青鸟说着,眼珠子一转,“小姐,要不,奴婢就在这屋里陪您练练手脚?”

    倾城睨了她一眼,这是拿自己当小孩子哄吗?自己看起来就是那么好糊弄的?

    看到了小姐无限鄙夷的神情,青鸟无语了。她能想到的办法,也就只有这个了,别的,她还真是无能为力了!要知道光是一个寒王爷,就足以让她们胆战心惊了,如今再加上了一个李太子,岂不是要了她们的小命儿了?

    虽说那李太子看起来温润如玉,芝兰玉树,可是说真的,那样的眼神,让人看了,怎么就觉得压力十足呢?

    三人正闷着呢,就听到了外头的脚步声,还有云清儿的浅笑声。

    “三妹妹,猫在屋子里头做什么呢?”

    几人一进来,就看到了倾城一脸郁闷的样子,房氏与云清儿想视一笑,“哟,这眼瞅着就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怎么这身上,倒是不见半分的喜气了?”

    “四婶儿,嫂嫂,你们就别拿我开心了!今日可是又要教我什么规矩了?”

    “还真是让你说着了,今儿就是来跟你讲讲这成亲当日的一些规矩。你可是要记结实了。另外,你们两个小丫头也都听仔细了,万一到时候你们小姐有什么疏漏,你们也记得提醒着些。”

    “是,四夫人。”

    “迎亲是要在下午的,你的凤冠霞帔,都是由礼部统一订制的,是按亲王妃的品级来的。又因为你是苍冥国上了玉碟儿的公主,所以,你戴的凤冠,是六凤三龙的,是咱们千雪国便是太子妃,都不能戴的规格,可见皇上对你有多重视。”

    倾城扁扁嘴,她才不相信那个皇上会重视自己!要知道当初他可是有了要杀自己的心思呢!说起来,自己似乎是一直没弄明白,他为何要杀自己呢?是因为阿墨看上了她?会耽误了他的大业?

    房氏继续道,“你这个新娘子到时候会由华城这个哥哥将你背出去,再由相爷交给王爷。离开家前,新郎新娘要向相爷叩拜道别,然后就是上花轿了。我问过礼部了,成亲那日,是十二人抬的轿子。等到了寒王府,由新郎家女眷亲自打开轿门请下你。不过,因为你嫁的是皇室的王爷,他又没了至亲的长辈,而按制,他外祖家的人也是不能来的。这一项,倒也不是那么要紧。”

    倾城的脸色微暗,阿墨与自己成婚,可是晋国公一家,却是连个观礼的人都不能往京城派,他们这会儿,怕是心里也不好受吧。

    “下轿前,再由男方一位有福气之长辈将一打成同心结的红绸带交给你们,二人之间互牵着红绸走进礼堂。这个时候,可是一定要注意了,忌踩门槛!门槛代表着门面,新娘一定要从门槛上跨过去。并由小姑娘手持铜镜照在新郎新娘身上,以求幸福圆满。四婶儿讲的这些,可都记住了?”

    倾城点点头,“记下了。我会小心的。对了,九哥可回来了?”

    云清儿点点头,“回来了。这会儿正在路上,估计在你大婚前,是能赶得回来的。”

    “那便好。大姐姐呢?她这会儿,可是回府住了?”倾城自然是听到了青兰的禀报,昨日洛华美便搬回了洛府,如今再度住回了她自己的院子。

    “嗯,回来住了。怎么说也是洛家的姑娘,是你的大姐姐,你成婚这样的大事,自然是不能少了她们的。”云清儿笑道。

    倾城抿唇一笑,并未再多说些什么,昨天一得知她回府的消息,倾城直接就派了人过去盯着。正如她所料,那个肖东烨那次与她会面之后,果然就找上了洛华美。

    对于他没有去找洛华柔,倾城自然是猜到了几分原因。由此,更可以看出南宫逸与肖东烨之间的瓜葛,绝非是点滴之交。

    看来,这个肖东烨倒是个聪明的,知道这里不是紫夜国,不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倒是懂得借力打力,只是可惜了,自己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不对至亲之人出手,这样的心胸,她可是从来就没有过的!

    在倾城的认知里,从来就是没有将洛华美和洛华柔,来当成了她自己的至亲之人的!说穿了,也不过就是都顶了一个洛家的姓氏罢了!

    “妹妹,你快要到好日子了,要知道,这是你自己大喜的日子,至于旁人,若是看着顺眼,便多说两句,若是瞧着不喜欢,直接就当是没看见就成。要知道,这洛华美能在当年凤家一案中,保下一条命来,不也是沾了父亲的光?她的命已然如此了,便是她生的再美,将来想娶她,敢娶她的人,整个儿京城,怕也是没几个了!”

    倾城看着云清儿一边说,一边用手摸着她自己的肚子,心知她这是为了劝自己,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就无需太过在意了!许也是因为她即将为人母,这心性也多了些慈爱吧。

    “嫂嫂放心,我很忙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在意一个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的人!她洛华美将来是好是坏,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当初在凤家,有人陷害她的时候,我也曾帮过她,救过她,是她自己不知道感恩,我也没有法子。”

    倾城的话,让几人都想起了当初洛华美嫁进凤家时,曾出过的事。现在想来,能有那份儿心智和本事的,也就只有眼前的洛倾城了。

    又过了两日,宫里再派了嬷嬷过来,亲自帮着洛倾城试了新娘的嫁衣,一切都是没了任何问题后,这才又开始试着凤冠及其它成婚那日必戴的一些首饰。

    倾城知道她们是武贵妃派来的,倒也不担心她们是否会对自己不利!毕竟,现在她与寒王的婚事,可是得到了皇上的亲自关注的。上次她和秦王妃晕在了偏殿的事儿,怕是给武贵妃提了个醒儿,自那以后,这武贵妃一切都是严格地按照了皇上的意思来办事儿,再不敢有半丝的马虎了。

    倾城知道,武贵妃是个聪明人,既然这婚事,是由她和礼部,以及宫里头的内侍省、六局来共同打理的,那么,若是出了一丝的纰漏,皇上第一个要怀疑的人,定然是她武贵妃!

    倾城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嫁衣,眉梢上微微浮着一层笑,夜墨这个家伙倒是机灵的!竟然是主动提出了由武贵妃来出面打理这一切,如此,武贵妃不仅仅是不能在暗处做手脚了,怕是还得处处防着良妃对她这个新娘子不利了!

    房氏和云清儿看着都是觉得再合适不过,点头称赞,而倾城则是心中暗乐,能不合适吗?这嫁衣说是宫里的尚衣局给备下的,可是夜墨担心那些人会在这嫁衣上、包括这绣线上大做文章,所以,早早儿地便请人准备了这套嫁衣,只不过是从尚衣局那里走个过场,给自己个体面罢了。

    这套嫁衣虽非是出自宫人之手,可是却是出自了蜀地晋国公夫人焦氏,以及那蜀地最好的绣娘之手。

    谁能想像得到,这件儿嫁衣,竟然会是寒王的外祖家,精心为其准备的?这上面的一针一线,皆是代表了晋国公府的心意,代表了蜀地万千百姓的心意!

    那宫里的嬷嬷刚刚将那六凤三龙的凤冠给倾城戴上,还有一名嬷嬷为其细心地坠上了鸳鸯玉佩,脖子上的金项圈儿等等。倾城虽然是看不见自己这会儿的样子,不过大概猜也猜出来了!定然是穿金带银,富丽堂皇了!

    “咦,怎么这尚工局里头没有为寒王妃准备金戒指?”一位嬷嬷颇有些疑惑道。

    “金戒指?不会呀,应该是有的。这都是一整套的,怎么会少得了它?再找找,莫不是给弄掉了?”

    倾城连忙阻止道,“不必了!两位嬷嬷有所不知,寒王殿下先前派了人过来,说是要我在成婚之日,戴着他送我的及笄礼物便可。亦是一枚黄金打造的戒指,只是上面镶了一颗宝珠。”

    两位嬷嬷顿时了悟,“原来如此!那就请寒王妃命人将那戒指取来佩戴一下,也好让奴婢们将所有的一切准备妥当,还要回宫复命的。”

    倾城点点头,对于这两位嬷嬷称呼自己为寒王妃,还是多少有些不适应的。不过,那外面守着的夜墨的暗卫们,定然是会将此转告于他,想来,倒是如了他的意了。

    青兰很快便将那枚镶有青泥珠的金戒指取来,自盒子一拿出来,立刻便是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青光,在倾城这一身的富贵色中,倒是十分的别致,更加地引人注目了!

    那两位嬷嬷见此,连忙拍马屁道,“这寒王殿下的眼光果然是独到,这寒王妃的手上,只是戴了这么一枚戒指,便足以抵得过这一身的行头了!”

    倾城含笑不语,倒是尽显极端庄淑雅之派。

    而房氏则是过来,在其耳边轻道,“这金戒指,因其比较尊贵,早先的时候,可是为皇室妃子专属佩物。如今国力昌盛,这些个金饰,便是寻常富裕些的人家,也都可能佩戴了。倾城可知道女子成婚,为何一定要戴金戒指?”

    倾城摇摇头,难不成,这还有什么说法?记得前世人们结婚不也都是要买婚戒的吗?

    房氏看她一脸疑惑,便笑道,“金戒指,原意为‘经戒止’,女子每月行例假时不便与男子行房,而基于女子的羞怯,又不便直接向男子转达,于是在很久以前的宫廷皇室中,便发明了此种饰物,既美观,又不易被旁人察觉。君王见后,便不再强求。而后传递到民间,因其表现为男子对女子的关爱,故其演变为每每有了婚配之事,必有此物。”

    倾城听了,脸色立马通红,想不到看着美丽好看的金戒指,竟然是还有此番的说法。自己这一回,还真是长了见识了。

    “成亲的时候,还要戴这么多的东西么?那岂不是要累死?”倾城有些无力道。

    房氏一听,立马就瞪了她一眼,“又胡说!你大喜的日子就要到了,什么死不死的,不许说。”

    倾城一听,立马就乐了!

    “说说还不成吗?那民间二十八那一日,就没有死人的么?那不是更晦气了?”

    那宫里的两位嬷嬷一听,这心里头可是咯噔一下子,这位寒王妃,还真是一位什么都敢说的主儿呀!

    房氏一瞧还当着两位嬷嬷在呢,连忙就拉了她的手,表情凝重道,“且不可胡说!”

    倾城看四婶儿急了,反倒是挽了她的胳膊,笑道,“四婶儿不必紧张,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房氏一听,她竟然是还敢说?知道这有些话不与她挑明了,她是想不到的!

    “倾城呀,娶亲的归途必须走另一条路,因此有时候要绕着路走,俗称‘不走回头路’。如果路上碰到庙、井、祠、坟、大石、大树等,都要把娶亲轿子遮起来,为的是避邪。如果遇见出殡的,娶送亲人都要说:‘今天吉祥,遇上宝财啦!’当然,四婶儿说的这些都是民间的。可是你嫁的,是皇上的亲皇子,是亲王爷!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云清儿也笑了,“莫说是遇上什么丧事了,便是敢与寒王爷和你一日大婚的,都是一个也没有的!”

    “呃?难道这也不成?那早先订下了日子要娶亲的,要怎么办?”

    “不怎么办?皇上的旨意一下,自然就是诏告天下了,千雪国的臣民皆知二十八这一日,是寒王殿下与你大婚之日,哪个还敢在这一日成婚?一般来说,便都往前赶了,还有的,则是为了沾沾你们大婚的喜气,会将婚事搁在你们大婚三日后。所以说,你们大婚三日后,恐怕就是千雪国成婚最多的日子了。”

    云清儿笑着为她解释完了,才上下看了倾城一眼,笑道,“寒王殿下能娶到你这样的美人儿,当真是他的福气了!”

    倾城脸色一红,低了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屋子的人正说说笑笑着,便听到了外头丫环的请安声,倾城的眉眼微微低垂,自己最不待见的两个人来了,看来,今日怕是又不能清净了。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下人掀了帘子,洛华美和洛华柔姐妹二人进来了。

    刚一进了门,便看到了倾城这一身的雍荣华贵的打扮,简直是险些就将二人给惊呆了!

    洛华美看着洛倾城这一身大红色的底儿,绣着金凤的嫁衣,就想到了自己当初竟然是被迫给改为了平妻进门,从而又想到了自己短短一年,所经历的这些惨事,简直就是将她的整个人生逆转了一般,让她现在想来,仍然是心生胆寒!

    也因此,洛华美看向了那一袭大红色的嫁衣时,眼底的愤恨,竟然是毫无遮掩地,就射向了洛倾城。

    洛华柔比之洛华美,则是不甘更甚!洛华美当初好歹还是得了一个平妻的位分,虽然是侯府的世子平妻,可是至少,也算是有着名分的。自己现在呢?说好听些,是名侧妃,难听些,不也就是一个妾!

    若是得宠,倒也罢了。可是明明自己就算不得得宠,偏偏那董乐儿却将自己给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也不知她到底是哪根儿筋不对了,总是处处针对自己,若不是因为自己还算是个有品级的侧妃,怕是早就被董乐儿给整死了!

    可现在看看洛倾城,大红色的底色,丝丝缕缕的金线,头上那醒目的凤冠,无一不是让她感觉到了羞辱、自卑,以及憎恶!

    两姐妹再不愿,也得尽快地调整了自己的心态,面上微微扯出了一丝笑,说着恭贺之意的话。

    “多谢两位姐姐了,来人,上茶。”

    “是,小姐。”

    两位嬷嬷再次从头到脚将倾城给打量了一番后,再三确定,这才放下心来,再一一地帮着倾城将这一身的行头给除了下来,然后再一一的归整好,这才告退,回宫复命去了。

    倾城虽然是无心与她们两人周旋,可是现在云清儿也在,她如今可是快要临盆了,绝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出什么岔子!

    “四婶儿,我这里也没有什么要忙的了,要不,您就先陪嫂嫂回去吧。嫂嫂也累了一天了,该好好歇着才是。”倾城话落,便又嘱咐春玉道,“好生照顾少夫人,如今少夫人也快要临盆了,定要做到寸步不离。”

    “是,小姐。”

    倾城这么说,无外乎就是先警告一下这两人,特别是洛华美,要知道,早先这府里的几个庶女,她可是最有心计的那一个!如今她竟然是搬回了洛府,自己总是得提醒嫂嫂,要小心一些才是。

    果然,云清儿经她这一提醒,也立马就醒过神儿来,近日府上只顾着忙着倾城的婚事了,竟然是将自己的事儿就给疏忽了。

    “清儿,走吧,我送你回去,再有几日,倾城也就要出阁了,要紧的事儿,基本上也都订的差不多了。你也就无需再操心了。这几日就好生在屋子里头养着,哪儿也别去了。”

    “知道了,四婶儿。”

    倾城目送两人离开,手轻轻一摆,这屋子里,便只余了她们姐妹三人。

    倾城的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特别是看向了洛华美的目光里头,可是多了一分的玩味!

    “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嫂嫂的身边儿如今可不止是只有那些丫环婆子们服侍着,更有洛府最为精锐的暗卫在暗处护着。若是让我知道了你们二人当中有人再敢对嫂嫂做了什么小动作。小心我直接取了你的性命!”

    倾城话落,便冲着两人抛出去了一个小瓶子,两人大惊,下意识就想躲,可是那小瓶子却是被扔在了洛华美的脚边。洛华美一看到这个,立马脸色就是一白,再抬头看时,这屋子里哪里还有洛倾城的影子?

    洛华美没有想到竟然是会被人发现了,这原本就是她悄悄地塞到了云清儿寝室那花瓶里头的东西,怎么会?

    洛华柔也是被刚才有些骇人的洛倾城给吓到了!再一看自家姐姐的神色,便知道,果然是想要做什么,却被抓包了!

    “大姐,以后在府上说话做事,放聪明些!我如今是安王侧妃,倒也不惧她什么,倒是你,想想自己的身分!别给自己个儿找不痛快,再牵连到了我!”

    洛华柔没忘记她们二人是亲姐妹,警告了洛华美一番后,便直接甩袖走了。

    倾城对于她二人的反应,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她所期望的,就是自己的大婚顺顺利利的,而嫂嫂也能够在不远的日子里,产下洛家的嫡长孙,也就足矣了!

    倾城的警告和提醒,无异是非常有效果的!至少,洛华美也不敢再到处乱转,更不敢对云清儿放肆了!而云清儿,也想到了自己的身子,倒是好生地将养了几日。

    因为夜墨和李华州都派了人守住了锦绣阁,所以,自倾城被变相地软禁在了锦绣阁后,夜墨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细数,也得有二十余日了。

    当然,若是单凭这些人手,不一定能困得住夜墨和倾城,可是二人皆是不想伤到自己不愿伤的人,再加上二人的大婚将至,本是喜事,不想再染上了煞气,倒也都安生了下来。

    转眼,四月二十八这日,便到了。

    倾城自过了午时后,便开始打扮了,这前前后后,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给折腾过了,已然是累得一点儿呆怔,当真是一丁点儿做出其它表情的力气都没了。

    大街小巷之人早就得知今日是千雪国战神---寒王殿下成亲的大日子,若是错过了这场热闹,作为京城的百姓,也着实说不过去。

    据说寒王殿下娶得那是当今相爷的嫡亲小姐,虽不曾见过,但对其倾城姿色,在京城也早有耳闻。只可惜未能亲眼见识那究竟是怎样的花容月貌。想想早先对于这位三小姐的传言,那可是相貌粗鄙,上不得台面的,却是想不到不过才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竟然是会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先相府里呼声最高,名声最佳的大小姐洛华美,竟然是成了一名年轻的寡妇。如今虽说仍然貌美年轻,可是因为犯到了皇上的忌讳,这会儿,估计日子也是不好过!好在是有着偌大的一个洛家给撑着,否则,怕是这会儿连命都没了。

    早早的,市井便开出一条无人通行的大道,静静等待远处的迎亲队伍。道路两旁每隔三五丈,便有了寒王府的侍卫把守着,就怕是有人再惊扰了今日的婚事。

    有的外乡人路过见识热闹便也凑了上来,一边儿张望着,一边儿问着身旁的人,“今日好大的阵仗,看来,这位寒王爷,倒是果真与传说中的专横十分贴切。”

    “你懂什么?寒王爷对洛三小姐可是在意的很!而且,他要迎娶的,不光是相府的千金,还是苍冥太子的义妹,是苍冥女皇都亲自承认的长乐公主!他们二人的婚事,自然是马虎不得的!”

    迎亲队伍前方正中,那骑着一匹头戴红花的高壮白驹的男子。他一袭红袍加身,头戴红锦玉冠,金钗端端正正的将男子乌发束在里面,整整齐齐。今日,他竟是舍了那面狰狞无比的面具,转而戴上了一面较为普通的金色面具,一双朗星寒光眼,一面叫人不敢直视一面叫人忍不住窥视。

    说实话,即便是身着了一袭大红色的新郎服,可是夜墨周身的气势,仍然是以阴寒为主!

    道路两侧的百姓们,等到了寒王的高头大马过来时,不自觉地,便全都齐齐地往后退着,生怕再被这位阎王爷给看出来什么地方不顺眼,直接就斩杀于马下了。

    迎亲的队伍一到了洛府,倾城这边儿自然也就得了消息了,云姑姑她们自然也是跟着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她们小姐嫁的,可是那位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呀!若是再真有个什么闪失,惹恼了他,可是要大大的不妙了。

    倾城穿戴好了一切,再由喜娘给盖上了红盖头,上了洛华城的背,一路就背到了前厅,送到了洛永和的跟前儿。

    洛永和看到自己宝贝了这么久的女儿,一转眼,竟然是就要嫁人了,这心里头,自然是万分地不舍!

    “倾城呀,父亲这些年来,最为亏欠的,便是你了。原本是想着将你接回府来,好好疼爱,可是没想到,反倒是处处受了你的护佑。”

    洛永和轻叹一声,“罢了!倾城呀,以后就是大人了,说话做事,更是要思虑周全一些,切莫惹人诟病。”

    “是,父亲。”

    洛永和说完,看了一眼在门口立着的红衣男子,知道自己便是再不愿,也不能将女儿留在身边一辈子,罢了,罢了!

    洛永和的眼眶一酸,想着自己与如意的女儿,转眼已经是这般大了,若是夫人在天有灵,不知是否能看到了今日这一幕?他们的女儿出嫁了!

    夜墨与洛倾城并肩而立,拜别了洛永和,出府了。

    一路上,两旁百姓们更为关切地,自然就是洛倾城这丰厚无比的嫁妆了。

    “天哪!足足有一百六十八抬呢!就算是咱们千雪的公主出嫁,怕也没有这么多的嫁妆吧?”

    “你知道什么呀?听说,昨儿傍晚,洛府就往寒王府给送过去了九十九抬呢,不然的话,说是这嫁妆太多,这人手上也是个问题呢。”

    “想不到这洛相竟然是这般有钱?”人群中不知何人竟然是有些一说。

    “什么呀?你们不知道吧?听说是礼部为寒王殿下备了一百二十八抬的聘礼,这可是亲王的最高规格了,可是寒王殿下仍然是不满意,直接就让人再备了四十抬,说是凑个吉利数儿!也就是说,光送的聘礼,就是一百六十八抬呢!听说相爷心疼这位三小姐,寒王让人送来的聘礼,纹丝不动,全部都给了三小姐做嫁妆了。”

    “原来是这样呀!难怪呢?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嫁妆?”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是好不热闹,倾城坐在了轿子里,自然也就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唇角挂着有些疲惫却幸福的笑,两手紧紧的抓着手上的苹果,显然,也是紧张了!

    寒王府的门前,自然是也早就聚集了不少人,寒王府开府几年,可是从未热闹过一次呢!便是当年府第落成,也未曾见寒王大肆庆祝,今日的喜事,自然是让不少人,兴趣大增。都是颇为好奇,能让一个冷血无情的战神王爷,如此上心,竟然是舍出了青泥珠的女子,到底是有着何等的风华!

    远远地,一整队火红的人影渐渐清晰,像是天边的朝霞,一点点晕开,不断扩大,又像是那寒王府门前挂着的红绸,随着轻风时而舞动着,美艳绝仑!

    最前侧的鼓乐队,人人都是一身大红,万分的喜庆,手里持着喇叭唢呐,铜钹皮鼓。吹吹打打,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喜庆。一曲《龙凤呈祥》让周边的少女面若桃花,彩霞浮现,多多少少幻想着自己成亲的日子,让一旁的青年男子们,则是个个儿憧憬着自己有朝一日,迎娶了美娇娘的场景。

    百姓翘首踮足,簇拥观望着这场仅次于皇上成婚的盛大婚礼。人群中,不乏一些有志才俊,皆是为了战神王爷的名号而来。只想着一睹自己心目中英雄的风采!

    当然,对于女子们来说,即便是戴了一面不是特别恐怖的面具的寒王爷,仍然是她们心底的一个恶梦!

    新人下轿,两人一起进了府,到了喜堂,皇上已然是早已端坐在了主位上,一脸笑意地,等着他们二人行礼呢。

    这样重要的日子,李华州等人,自然是不肯缺席的。

    “皇上,吉时也差不多了,您看?”礼官请示道。

    “开始吧。”

    “是,皇上。”

    然后倾城便感觉到了青兰为自己弄了弄衣裳,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唱礼官宏亮的声音!

    “一拜天地!”

    夜墨转过身来,倾城也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转过身子,两面相对,同时低下头,行了第一轮礼。

    “二拜君亲!”

    因为寒王是皇子,再加上他已没了母妃,如今宫中又没有皇后,所以,这礼官才会这样喊了一嗓子,倒也是极为合适。

    两人再行了礼。

    “夫妻交拜!”

    成亲了,这就要成亲了!倾城在自己的心里念叨着,来到这里这么多年,终于,自己也要成亲了么?

    夜墨则是欣喜若狂,只不过他的性子向来冷,极少表露出自己的心思,两人这次倒没有跪,半躬身子,两头相接,算是行了礼。

    “礼成,送入洞房!”

    ------题外话------

    妞儿们,明天的洞房,我保证是不会卡的,所以,亲爱滴,把你们手里的票票奉上来吧。为了我的辛苦,为了我三番四次的改稿…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