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三十九章 竟有鲛珠?

第三十九章 竟有鲛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活着?这算是一个好消息吗?倾城不知道皇上这么多年一直在致力寻找那位真正的七皇子,其用意,究竟是有几分的出自一个身为父亲的真心!她更偏向于,皇上这么做,只是不想让自己失了面子!

    皇上身居巅峰之位,俯瞰天下,如今却是被人欺瞒至此,如何能不恼怒?特别是这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了这等偷天换日之事,他如何还能忍得下这口气?

    皇上本就不是什么大度宽厚之人,单从他对皇后凤氏,及整个凤氏家族就能看得出来。再看这南宫逸,虽说是假的,可是却是实打实地在皇上的身边儿长大的,可他竟然是能狠得下心来,对付一个小孩子,可见他的心是有多狠!

    倾城突然想到了当初南宫逸曾先后几次,在皇上面前提及求娶自己的事,莫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所以,皇上才对自己起了杀心?那会儿,皇上应该是已然知道了夜墨对自己的心思吧?

    “当初你坚持要娶我为妻,可是早早地便禀明于皇上了?”

    夜墨点点头,“我既然是认定了你,自然就是要先将你困于身旁了。难不成,还要等着让别人先下手?说起来,当初,父皇先后拒绝了南宫逸数次,难不成,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

    倾城冷笑一声,眸底有抹犀利闪过,“皇上何等精明之人,向来是深谋远虑。有些事,既然是知道了,又为何不早做打算?”

    夜墨微愣,对于她的话,以及她态度上突然的转变,一时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怎么了?为何如此一说?”

    倾城却是再次冷笑一声,却是连看也不曾看他一眼,便翻了个身,再刻意地往里侧挪了挪,背对着他,闭目不语了。

    夜墨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即,身上便是泛出了阵阵的阴冷气息!自二人成婚以来,不,更准确地说,是在二人上次和好以来,她还从未如此给过自己冷脸儿,更别说是用了这等冷淡的态度了!

    夜墨生气了!

    倾城明显地感觉到了身后某人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却是置之不理,只有眉梢微动了动,开始装睡。

    夜墨看她这样子,也知道她定然是有些累的,手伸了一半儿,觉得不妥,遂又放了下来,轻叹一声,再次为她盖好了被子,然后认命地在她的一侧躺好,摆着与她一模一样的姿势,自己的右手也是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一侧。

    只是,这个姿势总共维持了不到一会儿,夜墨便有些忍不住了。

    而倾城也是真的累了,来回地被他给折腾了三四回,如何能不累?又听他说了一会儿话,如今已是半夜了,这会儿,早已是传出了均匀且绵长的呼吸声。

    夜墨看她睡熟了,这才轻轻地将她给翻了过来,然后再调整了一下姿势,再度将她给拥在了怀里,待做好了这一切,看到倾城的眉心似乎是微蹙,不由得有些不悦了。

    伸出了自己修长的手,指腹轻轻地在她的眉心处揉了揉,看到她的眉心逐渐地舒展开了,这才有心思合眼入睡了。

    这一晚,倾城睡得极不安睡,若是以往,她被夜墨给折腾地狠了,早就睡的死死的,一觉到了次日午时了,可是这一晚上,她却是不停的做梦,然后在梦中,便是不停地拳打脚踢,于是,悲催的夜墨,这一晚上,总共加起来,怕是睡了一个时辰不到。

    倾城醒来之后,看到身旁的夜墨仍然在睡,不由得一紧眉,然后伸手推了他一把,“怎么回事?你不去上早朝的么?”

    夜墨有些困意仍浓地睁开了眼睛,倦倦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动了一下身子,“醒了?”

    “我问你呢,你不用去上早朝?”

    夜墨嗯了一声,好一会儿,就在倾城以为他又睡着了,考虑着要不要再推他一把的时候,他总算是又送出来了一句话,“不去了。我已经吩咐人去告假了。就说本王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倾城的嘴角抽了抽,身体不适,昨晚上还能那样的勇猛?难不成是自己见鬼了?

    夜墨的眼睛没睁,却准确无误地再度搂紧了她的腰,“丫头,你的心情不好。”

    不是疑问,是肯定!

    倾城的眼睫毛微微一颤,便是有了一种被人窥探了心思的想法,那么一刹那,倾城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所有心事被人看穿的感觉!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么?似乎是很复杂,但是无疑,对于夜墨能猜中她的心事,她的一种欣喜感,远远超过了恼怒感。

    “你怎么知道?”

    “丫头,你或许在外人面前很能装,可是在我面前,你就只是你,哪怕是你的手指头动一动,我都知道你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所以,你昨晚上表现的那么明显,你以为我不该知道么?”

    倾城默了。微微低了头,此时,她正趴在了夜墨的胸前,心里头,似乎是有些甜蜜,有些满足,有些,难以言喻的欢愉感!当然,还伴有一些不该存在的恼火!

    “你在生气!”夜墨再次极为肯定道,“为什么?”

    倾城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然后抬了眼帘,“我饿了,我们先起来,梳洗过后,再边吃边说,成吗?”

    夜墨自然是不能让自己心爱之人,饿了肚子的,连忙起身,不待他吩咐,这底下的人,便自觉地都动了起来。

    因为二人昨晚上属于是偷溜出来的,所以,青兰和青鸟二人是没有跟着,这太子府里,也就只有孙嬷嬷和自己的另一房陪嫁于嬷嬷二人,还算是倾城较为熟悉的。

    “行了,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进来。”

    夜墨虽然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倾城的情绪不对,可是到底不是她,这身为男子,心思便是再细腻,也是不及倾城的,若是其它的外在的一些事,或许他会想的比较周到,可是这对于倾城的心思上,他自认,还是不能极好的把握的。

    “丫头,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昨晚上,我什么地方说错话了?”

    倾城刚刚想起了玉箸的手,便是微微一顿,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那眼底下一圈儿淡淡的青影,很显然,他昨晚上并未睡好。

    “你不会是昨晚上一直在想这个,所以才没有睡好吧?”

    夜墨淡笑不语,伸手为她夹了一只水晶虾饺,“快吃吧,不是早就说肚子饿了?至于其它的,先填饱了肚子再说吧。”

    两人间的气氛,略有些微妙。说是尴尬,似乎也算不上,可是却是很明显地不及以前腻在一起的时候甜蜜。

    “阿墨,我无法接受当初皇上对我的态度。并不是因为我小心眼儿,而是。”倾城说到此处,面色微微一变,有话想要说,却是如同卡在了喉咙处,吐不出来了。

    夜墨的眼睛微眯,脸色猜疑,显然仍然是有些不解的。

    顿了顿,倾城再度启唇道,“阿墨,当初皇上不肯答应南宫逸的求旨赐婚,在我看来,无非就是还不确定,我于千雪国来,到底是兴,是祸?换言之,就是我这个人对于千雪国来说,到底是贵人,还是祸害?”

    “胡说什么?”夜墨一拧眉,显然是不愿意听了。

    “阿墨,你可以说是我这个人太过敏感了,或者是太过小心了。可是我就是清楚地感觉到了。皇上当初,就是这个意思。他不过就是想着先弄明白了,我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所以才会由着我去折腾凤家。后来,凤家和皇后都倒在了我的手里,皇上对于我的本事,自然也是知晓了,可是这心里头总归是不放心的!”

    倾城自嘲一笑,“这女子,若是太聪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是吗?”

    夜墨这会儿有些明白了,原来如此!她竟然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对父皇,有了成见了。

    “阿墨,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初皇上竟然是放任我做一切!起初,我以为是因为我出手,正好是如了皇上的意,他本就是看凤家不顺眼了。特别是那凤家的隐秘势力,更是让他如坐针毡。云州的花家,也有暗卫,可是那都是上了名册的,且是等于是放在了明处的。可是这凤家却不是!”

    “当初我以为,皇上不过是有意借我的手,来除掉凤家,如今看来,这不过才是他的第一步棋而已!他早就知道了有关我的预言,所以,他只是想要看看我这个所谓的凤女,到底是吉是凶,是福是祸!”

    夜墨的眉峰已然是紧紧地皱到了一起,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柔荑,拇指在上面轻轻地摩娑着,似乎是在安慰她,又似乎是在宽慰自己。

    “阿墨,当然既然是应了你,我也早料到将来的路上,定然是不可能一路平坦。可是对于皇上?”倾城说着,微微垂了头,那眸底复杂的神色,似乎是颇为痛苦。

    “丫头,你是我的妻。无论如何,这都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哪怕你就是千雪国的祸了,又如何?若是父皇担心你会毁了千雪国,大不了,这太子之位,我不要了。我们两人就安心地前往蜀地,只守着那里,倒也是惬意。你不是正好一直对蜀锦颇有兴趣?也不错!或许,舅母她们,会真的请人来教你月华三闪这门绝技呢。”

    看似轻松的话,可是听在了倾城的耳中,却是一丁点儿也轻松不起来!

    放弃这太子之位,说来简单,做起来,何其容易?先不说别的,单是那些誓死追随他的人,他这样做,让他们情何以堪?再想想蜀地的那些亲人,这些年来为他做的一切,他若是真的弃了这太子之位,又如何对得起他们?

    “阿墨,我若为祸,你便是弃了这太子之位,怕也是无济于事的。”倾城淡淡地笑着,“若是我真有这等的本事,我头一个要灭的,便是那紫夜国!”

    倾城的语气,突然就凌厉了起来,眼神也是随之一冰,整个人的气势,已然大变!

    “我洛倾城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更不认为自己就是什么可以拯救苍生的贵人。我做事,全凭心情!想要让我恶心自己,去成全别人,我自认自己没有那几分的忍力,更没有那个耐性,做不来!可若是别人不招惹我,我自然也不会徒生是非,你也知道,我这个向来是极懒的。能不动,最好还是不动的好。”

    看着倾城笑靥如花的样子,听着这柔媚入骨,却又是冰冷至极的话,夜墨陡然就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倾城转眸看他一眼,看出他面上的焦虑,自然也就看出了他是在担心自己,遂缓缓一笑,然后定定地看向了夜墨,她的眼睛淡静如海,让夜墨一眼陷入其中后,竟然是没有半分的抵抗之力,只是一味地想要沉溺其中,再不肯出来。

    此时的倾城,那一笑艳若春光,耀如月华,她美得就像那皎月中传说的嫦娥,神秘而清贵,令人恨不得将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捧在她的脚下,只为博她淡淡一笑。而随着那抹笑地越来越妩媚,越来越勾魂,竟是像极了那花妖一般,美艳、夺目!

    原本是深陷于她的明媚笑容里的夜墨,突然就打了一个激灵,猛然想起,这个小丫头可是与常人不同,每每露出这样的笑,不是她要整人了,便是她的心情极差,怕是要发火了!

    这一清醒过来,原本是轻握着她柔荑的手,这会儿也是力道大了一些,“丫头,你没事吧?”

    倾城的眼神淡淡一扫,“我能有什么事?只不过,仍然是有些气不过那个老皇上罢了!”

    夜墨一蹙眉,倒不是因为倾城对于皇上的不敬,而是这会儿,他多少也是想明白了些父皇的打算了,他分明就是想着利用倾城,来试探出南宫逸在紫夜国的真正身分,到底是哪位皇亲的后裔?还有,真正的七皇子,又被藏在了何处?

    “丫头,你。”夜墨犹豫了一下,仍然是不知该如何来劝她。告诉她不要这样想自己的父皇吗?可是这会儿连他都猜到了几分,她这个向来聪明的,又如何会猜不出来?

    “你放心。我知道他在打了什么主意。紫夜国本就是与我有着斩不断的仇丝,我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放过他们。这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定王!他想利用我,又焉知,我不会反过来利用他呢?”

    倾城笑得明媚,可是身上的气势却是越发地冰冷了起来。

    “此话怎讲?”

    “既然是有人愿意为我贡献一些力量,我为何不用?如此,正好是省了我的人力物力财力,何乐而不为?而且,我正愁找不到去紫夜国的机会呢。这一回,怕是就不用愁了。我们敬爱的父皇,应该是都为我们想好了吧?”

    “我们?”夜墨重复了一句。

    “自然!难不成,他想借我之手,来去折腾紫夜,却不让我本人出面?同样的,若是我一个人去,又太不合规矩了。唯有你我夫妻二人同往,才是最为合适的,不是吗?”

    夜墨一下子就被她给噎的说不出话来了,她竟然是连这个都能想到?

    “阿墨,你放心。我知道自己的对手到底是谁!至于你的父皇,只要是他肯全力地配合我,我也不会做的太绝了,至少,不会让他的面子太难看。谁让他是我夫君的父亲呢?”

    有了这句话,夜墨也就放心了!

    他倒不是担心倾城会对皇上做什么,他担心的是,万一这小丫头真有了什么对付父皇的心思,可是这实力上却是悬殊较大,那吃亏的,还是自己的小妻子!

    如今,听她这样一说,心中大定。他知道这小丫头素来就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而且,嘴上说自己小气坏心眼儿,可是她实际上,却是比常人的度量,不知要大多少倍呢。

    “丫头,你怎么就这么确定父皇会在短期内让我们去紫夜国?”

    “简单!他想找到真正的七皇子,同时,又想知道这个南宫逸在紫夜国到底是有着一个什么样的身分。你昨晚上不是说,南宫逸的身分,如今还是成谜吗?同年紫夜国皇室诞下的子嗣总共有八位,其中三位夭折,五位仍然是安养于紫夜国,可是谁知道,这八个人里头,到底哪一个人的身分,才是属于南宫逸的呢?”

    “不错!不过不急。我会先透透父皇的口风,另外,也会先劝一劝他,我们若是去,也要先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倾城含笑点头,她自然明白夜墨所说的万全准备,是指什么。至少,不能真的就完全倚仗于皇上的势力。

    “如今,我倒是想明白了一件事,阿墨,你若是要怪,就去怪你的父皇吧。”

    “何事?”夜墨不甚在意,这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应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吧?

    “当初我之所以会在宫中与南宫逸相遇,十有*,与你的那位好父皇,是脱不了关系的吧?虽说这其中也有南宫逸自己的想法在,可是我敢打赌,这里头,定然是也有你父皇掺了一脚进来。”

    夜墨点点头,“或许吧。”

    话落,一拧眉,颇有些不悦地看向了倾城,“怎么?你的意思是说你自己单独对人家好,也要怪到我父皇的头上去?你不会以为当初你让无崖为他解毒,也是我父皇的意思吧?”

    这样说着,身子已然是欺了过来,本就高大的身子,一下子就让倾城有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哪,哪有?我帮南宫逸,是因为当时他也帮了我,我们是各取所需而已。”

    “嗯?”夜墨如何肯听,身子再往前顷了顷,那鼻尖儿,眼瞧着就快要抵到了倾城的俏鼻上了。

    倾城看到夜墨那幽深的眸子,便知道自己今日若是不将话说清楚,怕是这一关就不好过了,遂小声地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夜墨的身子先是一僵,表情也是微怔,稍后,便是整个人都有些不太正常了起来,等倾城看着他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夜墨竟然是趁她不注意,便直接就噙上她的那片红唇。

    温柔缠绵,一吻情动。

    夜墨竟然是抱着倾城,再不想撒手,甚至是那大掌,已然是悄悄地探入了她的衣内。

    倾城嘤咛一声,想要阻止他,可手被他圈住,嘴巴也被他堵上了,除了老老实实得受着,竟然是再没有了别的法子。

    终于,夜墨离开了她的唇,移到了她最为敏感的耳根处。果然,倾城打了个颤栗后,大脑便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了。等她再清明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是不着寸缕地,就被他给放到了这屋里的软榻上。

    因为是正厅,所以这软榻上自然是不可能有锦被的,一般来说,就是在上头摆了一个小炕桌,供主人在这儿坐着说话方便舒适。而因为倾城素来懒,又喜欢躺着,平日里这静园又是别人进不来的,所以,这上头并未摆什么炕桌,反倒是在一角儿叠放了一张皮褥子。

    “别,别在这儿。阿墨,不行。”倾城说着,还睨了一眼外头,很显然,这外头定然是有孙嬷嬷等人守着,在这里行事,自然是会被她们给听了个真切的。

    “乖,不怕,我们是夫妻,正大光明的,怕什么?”夜墨的话里头似乎是藏了什么诱人的东西,那接二连三落在了倾城身上的吻,更像是带有了什么特有的魔力,一瞬间,便蛊惑了她的心,整个人便沉沦进了他的温柔攻势之中,无力招架了。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与以往不同。倾城一方面担心自己和他在这儿,动静若是太大了,自然是会被外头的人听个清楚。可是一方面,她又有些情不自禁,那羞人的呻吟声,一直是被她紧紧地咬在了唇内,不肯叫出来。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觉得有些亢奋。倒是有了一种做贼的新奇感!

    夜墨看她忍的辛苦,大掌在她的身上忘我的留连着,一边儿在她的身上落下了一个个专属于他的印记,一边儿轻哄着,“乖,这里是静园,不会有人打扰到我们的。丫头,别忍着,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当夜墨的吻和手,分别落在了她的胸前的时候,早就忍得辛苦的倾城,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就是轻呼了出来,刚一出声,她自己就羞的满面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而倾城迷迷糊糊地一睁眼,扭头看到了一旁的皮褥子,想也不想的,直接就覆到了自己的面上。

    然后,似乎是听到了夜墨的低笑声,再然后,就是自己终于无法自己做主自己的身体了,随着他的脚步,慢慢地沉沦在了那云天翰海之中,妙不可言。

    等二人再次从温泉池里出来的时候,倾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抬脚就要快步先走,哪知道这离了他,一迈步,这身子竟然是觉得软绵绵的,竟然是一点儿力气也提不起来。那两条腿就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夜墨面色出奇的温柔,许是也知道自己闹腾地过了火,遂连忙上前扶住了她,“那个,我带你去园子里坐坐。”

    倾城知道,他说的园子,便是这静园里的一片硕大的花海了。

    说是花海,丝毫不为过。这静园占地虽大,可是实际上的建筑物却并不多,相对而言,还应该说是极少的。这静园如此大的地方,总共也才只有三处院落,其它的,不是那美人湖,便是那一片浩大的花园了。即便是甬道两旁,也是处处青翠,时时有五颜六色的美景出现。

    倾城坚持不肯再让他抱着走了,虽然她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力气,可是当她二人大白天的一起从温泉池里出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也太羞人了!

    一想到自己看到了孙嬷嬷和几名内侍的眼色时,倾城就恨不能将身边的这个男人给掐死算了!怎么会这般地无耻?不知道自己会累的吗?竟然是泡个温泉,又被他给吃了个干净!

    不过,倾城最恨的,还是她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有定力呢?自己长的也不丑呀,怎么对于夜墨的这抹男色,竟然是一点儿抵抗力也没有呢?

    虽然是没有被他抱着,可是倾城大部分的重量,还是都压在了夜墨的身上。

    “丫头,你说父皇会以何名目让我们去紫夜国?”

    “不知道。不过,怎么也得再消停一段时间,别忘了,你才当了几天的太子,这地位还不是十分的稳固呢。以前,父亲和整个洛氏家族,都是一门心思只忠于皇上一人的,如今,立了太子,那么,皇上的意思明确了,父亲他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明确了。这朝堂之上,怕是还要有一番的整治才是。”

    夜墨对于倾城的话有些讶然,他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对于这些朝堂之事,竟然也是如此敏感!

    倾城白他一眼,“你别看我!我告诉你,我可不想插手什么朝政,免得再被人给冠上一个祸国妖妃的骂名。”

    “妖妃便妖妃,再妖,也只能是我一人看到。”

    这话怎么就听着这么暧昧,且让人浮想联翩呢?

    “皇上想利用我,也得看我愿不愿意,高不高兴!至少,也得让他先做出一些行动来,让我知道,与他合作,我不吃亏才好。”

    “你想让父皇整治他自己的后宫?”

    “聪明!那六宫二十四司,虽说不在妃嫔之列,可是这手中的权利,怕是比一般的妃子都要大!而且,最要紧的是,那六宫二十四司的女官,便是品级不及妃嫔,可也不是她们能够随意责罚的!”

    夜墨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想提前先收服了这六宫二十四司?”

    倾城笑得有些诡异,“你且等着就是了。六宫二十四司,可都是宫内的要职,换言之,就像是这普通人家儿的掌管着后院儿一些采买、膳食等一应用度的大权,武贵妃不是觉得她在后宫是最大的吗?听说这会儿,德妃可是正帮着协理六宫呢。”

    “你的意思,是要父皇抬举德妃,打压武贵妃?”

    “若是皇上肯出手,何需什么打压?只要是他自己颁下几道圣旨,再换上几个脸色,也就成了。”

    夜墨强憋了笑,对于倾城的话,他自然是明白了,这丫头,还真是敢想!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妻子说出来了,他这个做相公的,自然是要帮一把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太子与太子妃在东宫只是待了几个时辰后,便再度搬到了宫外的太子府中。

    这六宫二十四司一开始还是比较得意的,想来她们先前的决定没错,这太子妃,也不过就是一时兴起,在这东宫里头转悠了一遭罢了。依着太子那冷冰冰的性子,既然是说了不喜欢住在宫里,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太子妃,就有所改变?

    太子与太子妃的离开,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头,似乎是并没有掀起什么太大的风波,一切,都是一如既往地按规矩走着。

    两日后,皇上突然下旨,命武贵妃自坤宁宫中搬出,住进了离承乾宫最远的一处宫殿,永寿宫。

    这还不算,皇上下旨,以武贵妃身体未愈,理当静养,着协理后宫事务之权,全部交由德妃与良妃二人。当晚,皇上便宿在了德妃处。

    次日,皇上起身后,眉心紧蹙,言,身为后宫妃位,可是德妃居住的宫殿太过寒酸,遂命其移居凤仪宫!

    这凤仪宫,便也就是先前武贵妃所居住的地方,那里,地方宽大,且离着承乾宫最近,可谓是后宫之中,除了坤宁宫外,最好的一处宫殿了。

    皇上旨意一出,后宫人人大惊!

    特别是六宫二十四司之人,从上到下,全都忙碌了起来,德妃要入住凤仪宫,那么很显然,先前凤仪宫的那些东西,要么移入永寿宫中,要么就是要全部重新收缴回库房了。这凤仪宫的一应用度,自然是要全部都摆成新的了。

    德妃一时有些受宠若惊,她在后宫多年,并无皇子,膝下只一位公主相伴,怎么皇上突然就对她格外地宠爱了起来?德妃想不明白,其它人,自然也是想不明白。

    而良妃,在南宫逸未长大之前,因为心系旁人,对于皇上自然是不甚上心的,可是后来随着自己有了皇嗣,且这后宫之中,并非是什么可以隔崖观火的好地方,稍不小心,这火,便会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良妃当年在宫里,一直是处处不肯露头,勉强也算是躲过了当初凤氏的算计。可是后来一朝有孕,她便是想不争,也得为着自己腹中的孩子,来求个好前程。

    这么多年,良妃之所以能够在后宫之中荣宠不衰,除了因为自己不争宠,在皇上面前,极为温婉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七皇子常年卧病在床,皇上心生怜惜,故而对良妃也是格外地温存。

    当然,这些都是不知内情的人所看到的!

    而现在,倾城既然是知道了内情,自然也就明白了这里头的一些弯弯绕了!

    说到底,这出戏里头,最惨的一个,应当就是良妃了吧?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可是结果呢?到头来竟然不是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事实,怕是没有一个当母亲的,是可以接受的!

    惨归惨,可是倾城可没有那个心思去同情她,说到底,那良妃也曾数次对她下了杀招,她焉能如此好脾气地就此放过?这会儿,听到了宫里的旨意,便乐得跟什么似的,就等着看好戏了。

    倾城安心地住在了静园,几日来,一步都未曾踏出静园,外面谁来也不见,这让原本是有些糊涂的宫人们,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太子妃为何足不出户?且是来访之人,一律不见?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还是在太子妃离开了东宫之后?这与皇上在后宫下达的一系列的旨意,是否有什么关联呢?

    再加上有些资格老一些的宫人们,通过给于文海那儿使了些银子,便打听了出来,原来竟然是这太子妃心情郁闷,才会搬离了太子东宫。而太子因为太子妃心情不悦,竟然是接连三日相伴左右,连早朝,都未上!

    若是搁在以前,无论是太子,还是什么皇子大臣,皇上若是听说了此事,怕是定然就会下旨斥责一番,搞不好,还会直接下旨就贬谪了太子妃,可是没想到,皇上不仅仅是没有下旨斥责,反倒是还让人往宫外的太子府送去了不少的好东西。

    不少宫人从内侍省那里打听道,太子妃无意中透露出喜爱琉璃和掐丝珐琅等器具,皇上竟然是一道旨意,就将库房里头大大小小的的一应器具,全都送到了太子府。

    不过,好在太子妃也不是一个恃宠而骄的人,只留下了十几件,其它的,又让人给送了回来。

    可是仅仅是这一举动,便是整个皇宫内外,都被震动了!

    皇上对于太子妃,可不是一般的宠爱!竟然是如此维护于她?

    倒是被皇上明着说是静养,实则是冷落了的武贵妃,这些日子,格外的安分。平静的很!

    似乎是对于皇上的安排,并无任何的不满,当真也就是在永寿宫中,闭门不出,安心养身了。

    这下子,宫人们是真的有些摸不清头脑了,特别是这六宫的尚宫们,更是有些急了眼了!表面上的差事,自然是该如何如何,可是眼瞧着原先效忠的主子失了宠,她们难免不会想到,是否是与那日太子妃进宫后,她们这些人未曾前去拜见有关。若是果真如此,那么,她们的女官之路,也算是到了头儿了,能被遣出宫去,已是最好的出路,可是这种事儿,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就能成的。

    宫里的这些曾对太子妃不敬的女官们,是人人自危,做事也是越发地小心谨慎了起来,就怕一个不小心,再犯到了良妃的手里,那可就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德妃与良妃二人接手了这协理六宫没几日,良妃那里,便出事了。

    起因倒是简单,也不过就是几颗珍珠的事儿,说是先前皇上赏下来的一斛珍珠,良妃想要做成了串珠,便打发人送到了尚功局的司珍那里,可是不知何故,那苏司珍和掌珍两位女官看了之后,大惊失色,便上报到了苏尚功那里。

    原来,良妃娘娘命人送来的,并非全都是珍珠,其中,可是掺杂了数颗的鲛珠!

    那鲛珠与珍珠表面一看,外形之上,差别不大,可是实际上,这鲛珠的光彩更为夺目,莫说是串成了珠串了,便是只得一颗镶于那钗簪之上,也是极为光彩夺目的!更何况是这数颗的鲛珠全都串到了一起?

    鲛珠,可是极为稀有的,其光泽度远盛于珍珠,一般都是为白色半透明状。百颗上等的珍珠,怕也是敌不过一颗鲛珠的,是以人人皆以配戴这鲛珠为尊,无论是哪一国的皇帝,都是有明谕,鲛珠,一旦有所得,必全部上缴于国库。而除非是皇亲国戚,是断不许佩戴此等尊贵之物的。

    当然,夜墨手上的鲛珠,到底是如何来的,皇上自是不会去过问的。可是这良妃,不过是一介妃位,何以有着如此多的鲛珠?

    便是当初皇后,也不过是才勉强得了三颗。如今的武贵妃手中,也不过才有两颗鲛珠,这良妃的手中竟然是有这么多的鲛珠,究竟是从何而来?

    苏尚宫不敢耽搁,直接就将此事上报给了德妃,这一消息,迅速地在这宫里头,散了出去。

    ------题外话------

    感谢西灵春美人送上的五张票票,感谢baoyifan送上的一张票票,手里有票票却不肯拿出来的美人们,你们好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