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商先生,你故意的吧? > 99.100,商祁止,你这个王八蛋

99.100,商祁止,你这个王八蛋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柏公馆。

    占六踢了踢郁绍南跟肖潜的双腿,看着两个醉鬼,没好气的道,“喂,别喝了,把手里的妞给放出去,二哥来了。”

    “占六,你脑子喝浆糊了?你二哥现在被那女人迷得能转圈,这么晚还来跟我们玩?现在肯定在床上跟那个女人玩脱衣服呢。”肖潜喝的脸色通红,不屑的看了一眼占六偿。

    郁绍南又喝了一杯酒,香了一口旁边的女人,跟着附和道,“对啊,你那个二哥现在肯定爽死了哪还来自己的地盘?别开玩笑。撄”

    “艹,你们不信我?是二哥亲自打电话给我的,听声音就感觉心情糟透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你们赶紧准备一下,要是看到你们带着小姐来他的地盘,肯定又要发脾气,你们......”

    砰!

    话还没说完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踢门声,吓坏了里面的几个女人,占六看着摇曳在门框边上的门,嘴角抽了抽。

    “二哥,你怎么.......”占六看着商祁止一脸阴沉的进来坐在沙发上,忙对着另外男人使劲的挤着眼。

    郁绍南眯着桃花眼看着进来就倒在沙发上的男人,拿过桌子上的一杯酒,摇了摇对着旁边几个小姐使了个眼色,甩了几千块放在桌子上,声音压低,“没我的命令暂时别进来,都出去吧!”他可还记得上次因为这些小姐们,这人发了一天的火。

    几个小姐拿过桌子上的钱对着他们笑了笑,转身就要走,可没想到只听啪的一声,一沓钞票甩在桌子上,猩红的眸子里像是一团火在烧一般,他抬头看着几个女人,“别走,都别走,留下倒满酒,桌子上的这些钱都是你们的。”

    这人明显有心事,像是在发疯一样,几个女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看向一旁的男人,郁绍南怪异的看了一眼商祁止,笑了笑,“你说,你他妈怎么回事?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你那小乖乖又不让你进去?”

    “去你妈的。”商祁止眉头紧皱,眼眸冷冽的踢了他一脚,修长的大手解开胸前的纽扣,露出白皙的皮肤跟好看的锁骨,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的优雅,手指尖从桌子上的一包香烟里抽出一支香烟点上,想到那个女人他眉头皱的更紧了,狠狠吸了一口,吐出深沉的烟圈。

    郁绍南看了一眼肖潜跟占六,摇了摇头,看来还真的是因为那个女人,肖潜啐了一声,又想在他面前说那个女人的不是,旁边的郁绍南像是知道肖潜接下来的话,忙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对着他摇了摇头。

    肖潜喝了一口红酒,不屑的转头,哼,不让说?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现在连郁绍南都护着不让说了?

    商祁止看也不看旁边的女人,只要她倒满酒,他就毫不犹豫的仰头喝尽,郁绍南皱眉的看着他,来到他身旁,踢了他一脚,“祁止,你跟她不是已经好了?难道又出事了?还是说她没原谅你?”

    只见那男人还是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心情越发的烦躁,不停的喝着酒,那俊逸却阴沉的脸色让周围的气氛不免达到零点。

    倒酒的女人看着商祁止喝酒的姿势跟俊脸,不免有些脸红,真的很帅,看的不免有些呆愣,旁边其余的几个女人看的不免有些脸红心跳又难耐的纷纷想要上前倒酒。

    一瓶酒过后,又换了一个女人,看着又一瓶的酒已经到底,并且还要开第三瓶的架势,郁绍南有些火了,夺过女人手中的酒瓶,清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意,“你他妈够了,喝酒也不是像你这样的喝法,你这是要灌死自己?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商祁止吗?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好好的谈?非要弄到自己要死才甘心?”

    “哼!好好谈?你看她那个样子是要好好跟我谈吗?”商祁止脸上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意,手一扬,高脚杯瞬间摔得粉碎,女人看到他这个样子一瞬间吓得尖叫起来,忙一哄而乱的跑了出去。

    商祁止扶着额,捏了捏眉心,高大的身躯仿佛浑身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讥讽的笑着道,“她想躲开我,不惜想自杀都不想待在我的地方,你说,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既然这样,那我成全她。”

    “成全她?”三人身体一震,纷纷瞪大双眼的看着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震颤,郁绍南盯着他,“你说的那个成全她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几人都没想到那个女人会用如此决绝的方式想要离开商祁止,可是为什么当初又要嫁给他?他看着商祁止冷冷的勾着嘴角就知道了,郁绍南终于放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呢。

    几人对视一眼,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占六叹了一口气,嘟囔着,“我以为二嫂她是自愿的呢,那样的二嫂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以前受过那样的侮辱不是都坚持下来了?怎么现在........哎。”

    “那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肖潜冷哼一声,双腿交叠,慵懒的搭在面前的茶几上,不屑的道,“我早就知道那样的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用死来威胁你?她难道不知道如果不是你,她那样的人会有谁要?现在还给我装清高?我他妈就没发现他哪里好。”

    “就祁止你把她当个宝,要是我,我他妈就.......”

    后面的话被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给打断,肖潜摸了摸鼻子,哼了一声转过头,他就知道商祁止这个人绝对不会允许他在说她,可如今那个女人都能用死来威胁他了,现在还护着她?

    犯不犯贱?

    每次只要一说那个女人的问题,肖潜跟商祁止总会出现分歧,就算是多年的好友,商祁止也绝对不会容忍别人说一句话那个女人的不是,就算他在生气,他都不容许别人在背后说她一句。

    典型的护犊护的毫无下限,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占六会意,忙伸手拉住肖潜把他拽了出去,关上房门,他们都要冷静。

    郁绍南给了商祁止一拳,看着他阴沉的脸色,他也抽了一支香烟点上,冷嗤他一声,“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真陷进去了?好,这暂且不提,但我依我的观点,我觉得小意儿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来逼你,如果她一开始不是真心的想要跟你领证结婚,可你万一弄错了呢?她有说她想跟你离婚?她说了就算是死也不想跟你在一起?”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说明,她是存心的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你,有着自己的目的,对你的身份,钱,或者是那栋你拍卖的房子,据说是她母亲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说明她未免骗人的技术太高超,就连你都被骗过了。”

    郁绍南看着他夹着香烟手指微微一颤,他又道,“可是祁止,你心里明明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你还在恼什么?她没亲口说,你最好不要乱给她下定论。”

    商祁止看了他一眼,继续喝着手中的酒,一句话不说,脸色依旧阴沉的靠在沙发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郁绍南站起身,不耐烦的又踢了他一下,“我在跟你说话呢,你他妈听到没有?”

    还是一动不动!

    “我告诉你,你那样对她,是对她的伤害,你如果还想要你老婆,现在就滚回家道歉去,省的在这里喝的烂醉。”

    “道歉?”商祁止性感的薄唇掀起,嘴角微微动了动,又缓缓勾了勾,“一个不惜以死来逼我离开的女人,你要我去道歉?想走就走吧,我不稀罕。”说完他又举起酒杯,喉结滑动,眉头紧皱的闭上双眼。

    都这样了还不稀罕?

    妈的,这男人真他妈的矫情,好好说不行?偏偏要这样折磨自己?如果真走了他还不哭去?

    死鸭子嘴硬!

    “喂!”郁绍南踢了下他的腿,皱眉的看着他,“趁现在人家还没走,赶紧回家,别在这里烂醉了,谁来可怜你?那个女人又看不见,你快点回去,听见没有,喂!”

    还是无动于衷。

    经不住他这个样子,他脸色僵了僵,点点头,“好,那你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女人有时候需要的是温柔,是呵护,你以前的那些温柔都去哪了?现在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倒像是十年前的你,现在又回去了?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不知道顾意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但我知道,女人现在需要的是男人的呵护,懂吗?”

    “呵护?”商祁止微微睁开眸子,看了一眼眼前的喋喋不休的男人,“你以前跟佳蓉在一起的时候,我没见你呵护她分毫,把她伤害成那样,现在下落不明,你来教育我?恩?”

    郁绍南眸子微深,身子微颤,看着商祁止嘴角的笑意,骂了一句脏话,拿过沙发上的外套,甩了他一下,“商祁止,你他妈就存心气我吧!”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在也不管这个男人。

    郁绍南刚走,商祁止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烦躁的接通,那边就传来家里佣人的声音,“先生,太太现在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她说她不走,现在外面也下了雨,先生,能不能让太太住一晚?”

    那边的张婶像是没听到先生的话,看了一眼卧室的门,对着手机那边的人大声的道,“先生,外面下大雨,您让太太现在就走吗?而且余来跟老张现在都不在,您让太太一个人从这里回哪去?她那小身板可还没好,你让太太冒雨单独的从这里走回市里,太太身体会跨的,先生,先生?你听得到吗?”

    “哎,先生,太太其实她现在正在房间里哭呢,也许是先生您说的话有些重了,太太现在她........”

    “听不懂我的意思吗?”商祁止睁着猩红的眸子对着那边一顿吼,“张婶,多余的话不必我说,如果她在发生什么,不必在告诉我,我现在不方便。”

    说完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张婶随着那挂断声,心猛地跳了跳,有些不明所以的慢慢抬头看着卧室的门,先生刚刚的意思是说,要让太太明天再走的意思吧?

    外面那么大的雨,天又那么黑,太太怎么能走?

    先生刚刚肯定是这样意思吧?

    “太太,先生说,今天晚上就留在家里吧,外面又黑,雨又大,先生不放心你一个人走,太太不早了,早点睡吧!”

    外面张婶叹了一声气,脚步声慢慢的由近及远,在悄悄的消失不见。

    在里面坐在门后的顾意听到外面张婶的声音,她不自觉的双手紧紧的抱紧自己,她想知道那个人到底说了什么?

    真的要她留在这里吗?

    他走的时候明明说的那么坚决,那冰冷的眼神是顾意从来没见过的可怕冷酷,看着空荡荡个的房间,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他留下的烟草气息,顾意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那个人,可是当他喜欢上他的时候,他却不要自己了。

    走的那么不顾一切,都没来得及回头看看她,昨天走的时候,她还记得他的温柔眼神,那么温暖,现在呢,只有她一个人紧紧的抱紧自己,好想把自己缩在龟壳里,这样仿佛就能不在受伤。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微冷的风吹进来让顾意微微打了个哆嗦,夜很凉,可她知道就算现在找到那个男人,他也不一定会听自己解释,来到床沿爬上床,靠在抱枕头边上,缓缓的闭上双眼,过了明天她就亲自去找他。

    第二天,早上七点半。

    阴阴沉沉,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的天气,顾意头有些昏沉,顾意做起,穿好衣服,去洗漱。

    头脑晕沉让顾意四肢变得有些迟钝,慢吞吞的到七点五十才拿起包包下楼,头不知为何有些沉重,仿佛整个人漂浮在空中一样,摸了摸额头,没发烧啊!

    “嗨!祁止的小妻子。”

    一道悦耳温和的嗓音,顾意抬头看着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饭的陌生男人,她有些微愣,有一瞬间,顾意以为是那个人在等着她,就像昨天他等着她早饭一样。

    那男人站起来到她身旁笑了笑,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是郁绍南,商祁止的发小。”

    “郁先生好。”顾意对上他清俊温和的俊脸笑了笑,她没想到会是商祁止的发小会来。

    郁绍南看着顾意轻松随意又明艳的小脸,也跟着笑了笑,“不用拘谨,叫我一声绍南哥就行,咦?祁止今天不在吗?”他随意的问了问。

    “我……”顾意刚要说话,就见从厨房里出来的张婶道,“张婶,我先走了。”不能再跟张婶在多说其他的话她怕她会忍不住会哭。

    她现在要去找那个一夜未归的男人。

    张婶端着手中的早餐顿了顿,“太太........”

    “放心张婶,我跟过去,她不会出事的。”郁绍南对着张婶笑了笑,拿过一旁的大伞走出去,连忙追上那个连个伞都不知道打的女人。

    郁绍南没几步就追上那个头发已经淋湿的女人,叹了一口气,“你等等,就算要去找他,你最起码也要知道他现在在哪吧?我带你过去找他。”

    “你怎么知道我........”顾意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不敢相信他会知道她竟然要去找他。

    郁绍南温和的笑了笑道,“他昨晚跟我们在一起,我们知道你们的事不奇怪,再说他一遇到你的事就会特别固执又霸道,走,我带你去跟他说清楚,省的他心绪不宁的让我们跟着倒霉。”

    “谢谢你,绍南哥。”顾意看了眼淅淅沥沥的雨珠从伞下滴落在地上,她咬了咬牙脸色微红的低下头。

    一路来到商氏集团,顾意跟郁绍南在69层的休息室里坐着,金休刚回来就看到两人坐在那,有些诧异的上前道,“顾小姐,郁先生你们怎么在这?”

    怕在公司里叫她太太不好,金休才改了称呼。

    “你们商总呢?”郁绍南皱眉问。

    金休叹了一口气道,“郁先生,今天商总没来,不知去哪了,就连手机都是关机状态,你跟太……顾小姐都不知道吗?”他还郁闷呢,一大早不见总裁人,例会都没人开,他只求总裁能快点回来。

    顾意皱眉摇头,今天周三,他竟然都没上班吗?他能去哪?他就那么生气?连一点解释的余地都不给她?

    郁绍南拧眉,看了一眼低着头皱眉的顾意,心里骂了一句脏话,真出息了他,躲谁呢?

    “绍南哥,要不,我还是算了吧?我先走........”

    “走什么走?现在已经10点了,他一晚上不回来难道你也不着急吗?我带你去找,我就不信那个男人能飞到哪去,走。”郁绍南拉着顾意的手臂就走,没事装什么装?

    郁绍南拽着她,又上了车,顾意不知道他要去哪,坐在后座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外下起的越来越大的雨,犹如她此刻的心情。

    昨天他说她躲着她,不惜用死来逼他,今天换成他躲她,逼她,想想真的有些让人苦笑不得,顾意其实想说,她除了那一晚上躲他之外,其实她没想要躲他。

    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说那些话,怕他,对有点怕,但她并不是不想跟他相处,她其实也想的。

    郁绍南打了个方向盘看了眼后视镜里失神的看着窗外的人,咳了一声,“小意儿,你别急,祁止他也许只是误会了,等找到他你们在说清楚就好了,他这个人从小就很不喜欢解释,架子也很大,人又骄傲,冲动起来脾气人又很暴躁,其实喜欢上他的人很辛苦,但是,祁止他对自己身边的人很好,对自己喜欢的人更好,但要慢慢从细节中才能看出,要用心去看。”

    “绍南哥想告诉你的就是,其实他性子就是有些别扭,你要顺着祁止的方向来,不要想着跟他闹别扭。”

    顾意苦笑的抬头看了一眼郁绍南,“我没有跟他闹别扭,我从来没说自己讨厌他,我没说自己在躲他,都是他一直在说。”

    别扭,他不是一般的别扭,脾气上来更是差劲,她一定要问问他,他怎么不掐死她?他怎么就那么笃定自己要离开他?

    他凭什么要赶自己走?

    他凭什么不让那栋房子归属在自己的名下?

    他凭什么要在他们结婚后,说出那样伤人的话?

    “绍南哥,他有暴力倾向吗?”

    顾意突如其来一句话让郁绍南一怔,看着她纠结的秀致的眉头,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祁止对妻子有没有暴力倾向我不知道,但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绝对是个正常的人,所以,你别担心。”但看到她脖子上的红痕,他还是有些心虚。

    顾意低下头,一直到柏公馆顾意才抬起头,看到柏公馆,她下意识的眉头皱了皱,她看了眼郁绍南,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

    郁绍南看出她脸上的不自然,摇了摇头先下车,打着伞让顾意下车,两人直直的往里面走去。

    到达三楼,顾意远远就看见占六蹲在一个包厢的门口打瞌睡,郁绍南来到门前直接一脚踹醒了他,占六看到两人瞬间清醒的揉了揉眼睛,震惊的问,“绍南,你怎么跟二嫂来这里了?”神情中有些慌乱的拦在门口。

    “怎么不能来?”郁绍南好笑的看着他,“我医院里一大推事还等着我去处理呢,我把他心上人带来我还有错?你没看现在几点了?他在里面做什么还不去公司?你何时站在门外变成替人看门的了?”

    郁绍南没好气的道,心虚,看来这回商祁止又要遭殃了,里面铁定有什么让占六都难以启齿的事了。

    顾意面无表情的刚要推开门就被占六一把拦住,笑嘻嘻的看着她道,“二嫂,二哥真的不在这里,她就在你们刚刚来的时候,就走了,刚走没一会,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你相信好吗?要不,我请你吃饭?如果你有什么不爽的或者给我一巴掌也行,嘿嘿,能不能别开这门?”

    “我发誓,二哥绝对是在谈正经事。”说着还不忘举起手一副要发誓的模样。

    顾意瞪着他一句话都不说,就那样瞪着他。

    郁绍南给了占六一巴掌,冷嗤道,“你最好走远一点,没事别掺和你二哥的事,懂?”

    顾意手指有些发颤的按着门把,深吸一口气,缓缓的一推,浓重刺鼻的烟雾铺面而来,里面长沙发上笔直的坐着三个男人,穿着正装,两个女人,一个蹲在地上斟酒,双腿的裙子因为蹲着的姿势一直到大腿根,另一个女人双手搭在商祁止的双腿上,整个身子都要依偎在他身上。

    里面的看到门突然打开,有些怔愣,商祁止看到推开门的女人神情微微一动,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意味不明跟一闪而过的惊,却只是一瞬。

    顾意攥着手,想转身手脚却突然不听使唤,在众人诧异又震撼的目光中,她猛地上前,扬手就给了他身上的女人一巴掌,用着最后一口力气把她甩在地上,咬牙道,“他是我老公,谁允许你趴在他身上的?”

    “救命啊!商总。”那女人突然哭着叫起来。

    显然商祁止也没想到她会如此,却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顾意,见她甩开那个女人抬头看着他,他一夜没看见她,舔了舔唇,刚要说话,她却突然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黑宝石般的眼里闪烁着泪珠,嗓音嘶哑的道,“商祁止,你这个王八蛋,我恨死你了。”

    随着那女人的转身,冲出门,空气中如死寂般的沉寂。

    直到郁绍南猛地拍了下头,看着商祁止道,“商祁止,你要是个男人就去追,外面可是下着雨,你老婆今天从楼上下来身体就有些不对劲,可没怪我没提醒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商先生,你故意的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石榴花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榴花下并收藏商先生,你故意的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