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商先生,你故意的吧? > 70.070,我就是想要知道顾意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求首订。】

70.070,我就是想要知道顾意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求首订。】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意身体紧绷,瞪大双瞳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伸手微微推开,别过头,躲避他的吻,他却伸手按住她肩头,把她压在门壁上,,外面的声音更加的清晰入耳,喘息似乎像是梦魇一样纠缠着顾意。

    两人紧紧的挨在一起,她的脸庞被他滚烫的胸膛轻轻的摩擦着,顾意一直很怕这种两人单独的相处,这跟刚才冷淡的他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她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也不敢随乱的猜想,她闭着双眼跟呼吸,努力的忽略外面传来的声音,跟他身上传来的味道,双手不知放在哪,只好推他的腰身,她压低声音在他胸口道,“商总,别开玩笑!偿”

    虽然想好如果他答应她的要求,就算让她以另一种方式来满足他,她也甘愿,不知为何看到他对她的冷淡,看到他收购了她母亲的房子,她就有一种冲动,最后的的冲动,只要他能满足她,她满足他一次又何妨,顾意承认,她对他有好感,如果真的能让她实现愿望,她可以献出自己,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只要对象是他的话。

    可她真的没想到他会说出那三个字撄。

    我娶你!

    不得不说,顾意震惊的难以复加,心里五味夹杂的,带着不敢置信的望着黑暗中他坚毅完美的轮廓。

    就算当初宋怀川向她求婚时,只是让她嫁给他,而且现在跟当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她不信,像他这样的男人会说出这种话来,一定是幻听!

    商祁止突然扣住她的脑袋让她扬起脑袋对视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只有一墙之隔外面的声音影响还是因为什么,他目光灼热的看着她,语气认真,“没开玩笑,我娶你。”

    顾意听到那句重复的三个字,还有他太过炙热的视线,她突然手足无措的闭上双眼,他喷在她脸上的气息太过烫人。

    他身上太过灼烫,她觉得她的手不应该放在他的腰部,想要收回,却感觉他的身体贴的更紧了。

    肩上的力道微微加大了,下颚被他的修长的手指抬起,她愕然地望着眼前一张迷人的脸,下意识的吐出一句,“我才离过婚。”

    上午她才离过婚,他现在就说要娶她,他这样优秀矜贵的人不应该娶她这种身败名裂的女人,别人都是躲都来不及,他明明知道为什么还………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那眼神像是在认真的问她,所以呢?

    “我被人卖过。”她声音有些哽咽,又有些嘲讽的说,“被人像货物一样的卖过,那种难以形容的痛一直在我心里拔不出来,我今天才刚离婚,你就要……我不知道你非要娶我的原因,但我只知道你跟我结婚,你会后悔的,”

    门外的响声跟撞击声更加的猛烈,两人的姿势更是暧昧至极,顾意想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想伸手推开他,却被他的手一拉,瞬间她双手抱住他精瘦的腰身,只要她一抬头,她的唇就能碰到他滚烫的薄唇上。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会后悔呢?”他滚烫的薄唇擦过她的脸颊,有些微痒,他的嗓音低沉黯哑,“因为喜欢我才离婚的对吗?你的动作很迅速,终于不在害羞了?跟我结婚的好处有很多,要我一一的列出来给你听吗?”

    顾意脸红发烫,心砰砰的跳的很快,想要摇头说不,黑暗中他的手指精准的按在她的唇上,漆黑的眼眸如璀璨星辰的闪闪发亮,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唇,说,“我说过,雪园,我会送给我的老婆,再说......”他顿了顿又道,“你不是很想要?”

    感觉到她身体微微一颤,商祁止就知道他的猜测果然没错,他嘴角微勾。

    虽然知道他会把雪园送给自己的老婆,但她没想到她会成为那个他嘴里说出的那个人,她脑子一片空白,单单雪园这个诱惑已经让她松动,但她刚结束一段婚姻就要跳到另一段婚姻里,她觉得有些害怕。

    “我……我签过字,但还没去民政局办离婚证,我……”

    男人大手的松开她的下颚,却突然伸手解开身上的衬衫纽扣,对着她勾唇一笑,“嫁给我,我可以帮你对付宋家,怎么样?”

    不得不说,这两个条件对顾意来说简直是好的不能好,他人帅,有钱,又肯帮她,又肯把雪园送给她,嫁给他简直不能再好了,像她现在的情况嫁给她也许是最好的出路。

    顾意低着头,皱着秀眉,犹豫一秒,“可是……”

    身后的门突然又是一阵砰砰的响在两人的耳里,暧昧又旖旎,耳畔突然贴上一双柔软滚烫的唇,她听到他在她耳边说,“顾意,嫁给我你得到不止是你精神上的满足,我知道你喜欢我,脸皮薄,我不怪你,我可以把你的脸皮薄当做一种对我脸红又期待的模样,我也可以主动的告诉你,我想跟你结婚,精神上满足了,身体上的满足你更不用担心,不会比你前夫……”

    门外的声音渐渐停顿下来,他也跟着停顿下来,滚烫的唇在她耳边轻轻的摩擦,字字沙哑,“不过比你前夫……快。”

    她脸轰的一下变得火烫,却又似乎想起什么,她抬头对着黑暗中的人说,“他从来没碰过我。”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在解释着什么。

    商祁止伏在她耳边低声笑了一声,像是在嘲笑她一般,顾意窘迫,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心里的感觉随着他的笑声变得有些微乱。

    “谁在说话?”门外的顾思突然说道,她被人抱在怀里抵在门壁上皱眉说,“里面有人说话,还有男人的笑声,我刚刚听见了,会不会是狗仔记者,如果把我们刚才的声音放在网上,我们怎么办?”

    “你确定你没听错?”外面的宋怀川粗噶的声音响起。

    门后的顾意感觉到门把手在里面动了动,虽然门锁住了,但她身体还是紧绷的在商祁止怀里微微颤抖,某人像是丝毫不在意的在她耳边提高声贝的道,“你怕了?”

    “真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说话,门也反锁了,那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我还听到了那三个子,你怕了,怀川,里面的人真的在偷偷录音,怎么办啊?”顾思焦急的对着宋怀川说道。

    宋怀川拿起地上的衣服自己穿好,在拿起她的衣服帮顾思穿上,皱着眉道,“先穿好衣服,我去找人开门看看里面的人是谁。”

    “好。”顾思边穿衣服边回答。

    顾意听到外面的话身体猛地又僵住,双手猛然抓住身前男人的宽厚的肩膀,抬头看着黑暗中的他,见他还埋在她的肩窝似乎在吸着什么,她脸红的想推开他,却根本没用,男人依旧如山一般一动不动。

    终于受不住妥协,涨红了脸,她压低声音低低的极其小声的说,“怎么办?他们要来开门。”

    “你怕他们看见?”男人突然抬起头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问。

    顾意暗了暗目光,低着头说,“是我不想看见他们。”

    商祁止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眉头微微皱了皱,突然松开她,他突如其来的松开她,离开他滚烫的胸膛,让顾意双腿软了软,差点滑到在地,幸好双手按住墙壁。

    “既然是这样,那么你答应了?”他突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答应了?

    她答应他什么了?

    男人见她不解的目光,忽然张开双臂,“要不要?”声音大了好几个分贝,让顾意错愕的望着他。

    那么肆无忌惮,不顾一切,如果顾思知道她跟他在这里,外面的记者看到指不定会怎么猜测,他就算不顾自己,也要顾着商氏,商家,他娶了她到底能得到什么?她不懂。

    他似乎又要张口,顾意一咬牙,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捂住他的薄唇,借着窗帘缝隙里透出来的月光,她看到他如凿一般的精致五官,表情铸锭,眉头舒展,深邃如旋涡一般的眼眸深深的盯着她,那眼里包含的是顾意看不懂的情绪。

    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他脸颊上露出一双小小的浅浅的酒窝,转瞬即逝,又像是她的幻觉。

    感受到手上传来他薄唇上的烫意,她突地松开按在他唇上的手,低眉,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他提出的条件对她而言根本不亏不是吗?

    如果真的要用自己来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嫁给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是太坏,既然他都不介意,愿意破罐子破摔,她还介意什么呢?

    商祁止抬头,五官深沉,在窗帘被风吹起的光影中忽明忽暗,神情异常的严肃冷峻,只见他从裤口袋里掏出一直超薄的黑色手机在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你白色的亮光照耀着他精致的五官上,没一会,他修长的手指关闭手机屏幕,室内又变得似有似无的黑暗。

    不一会,外面似乎传来什么声音,在一会外面恢复寂静,顾意不知道他如何让门外的顾思走的,她转过身,避开他依旧灼热的目光,听着外面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她才放心的打开门。

    刚打开门,门缝里照进来的灯光让顾意心里终于不再那抹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跟他在一起时禁闭的单独相处总让顾意觉得呼吸不畅,难以自控,那种感觉是顾意从未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有过的。

    “商总,我先走了。”她站在门口道。

    “这么晚了,我送你!”商祁止低醇清润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

    顾意咬唇,挣扎了一下,摇头,“不……”

    还没等她说完,商祁止的手指缓缓从她嘴角划过,突然上来攥住她的手,干燥漂亮的大手紧紧的牵着她不容她反抗的往前走。

    与此同时另一边,占六跟肖潜见商祁止花了那么大价钱只为了一个小别墅,又突然离席,在看了眼角落的顾意也不见了人影,肖潜觉得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拿出手机,拨通商祁止的电话,响了许久那么的人始终未接听,两人离开会场又来到大厅看了一眼,也没商祁止的人影。

    说着又拨通商祁止的电话,那边直接提示关机,“妈的,祁止这是在玩火。”

    “看来二哥说的没错,你对顾意就是有意见,二哥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子,你越说,他越不会听你的,更何况这是他的私事,我劝你还是别太激动了,至少在我看来,顾意她……”

    “私事?你觉得惹上了那个女人染了一身的sao,还会是私事吗?”肖潜踢了一下墙壁,看了眼门口跟保安不知在说些什么的宋怀川,骂了一句,“红颜祸水!”他不是对顾意有意见,是很有意见。

    ………

    “既然辞职了,以后来我的公司,没问题?”寂静的车厢内,坐在驾驶位上的商祁止清冷的嗓音突然响起。

    什么?

    顾意转头,“我虽然辞职了,可还有您的单子,我……”

    “我会尽快签约,但跟你来我的集团并不冲突,”

    顾意咬唇,看着他指节分明的的手紧握着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穿着黑色西装裤的腿上,她想挣脱开,却又被大手按住,她索性扭过头看着窗外,“我觉得我不合适。”

    她刚说完,车子却瞬间转了一个方向,只听一声刺耳的轮胎摩擦声,顾意脸色苍白的转头看向驾驶位上的男人,心跳加速的仿佛要跳出来。

    车子停靠在路边,他松开她的手,表情冷静沉着,她静静的看着他修长的手指从车上拿了一盒烟,抽出一支,放在指尖,拿出打火机刚要点上,转头看向顾意,“抽个烟,没问题?”

    顾意点头,无所谓,她并不讨厌这烟味,看他点上烟,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圈,心里还没平复刚刚的突然转车,心里害怕极了。

    “顾意,没有哪个人生来就适合哪个地方,,只看你想要去哪个地方。来商氏,我只是你一个阶梯,不是全部,商氏从不养闲人,没有能力的人照样站不住脚,很快被踢出去,我不会包庇,公事我从来不开玩笑。”

    当然了!

    妻子还是要离自己更近一点的才好,方便,快捷,有效率,公事私事一起办那就更好了!他抽了一口烟,视线定在她的白皙微红的脸上。

    他说的一本正经,脸色严肃认真的仿佛在谈公事一般,顾意一时间被他一丝不苟的公事公办的态度给弄得有些心虚,觉得自己想的太不健康,以为把她放在自己的公司随时对她做什么,毕竟他前几次有案例,其实也怪不得她吧?

    的确,商氏投资的不管是公司还是员工待遇方面都是她理想型的公司,既然有他当阶梯,如果她在说不,那就显得她太矫情了,

    “我会认真考虑,等黎阳的单子结束,我在给你一个答案,可以吗?”她必须先解决那个单子。

    商祁止没说话,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顾意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她的左手又被他握在手心里,她莫名的看着他,他扯了扯嘴角道,“继续送你回家。”

    顾意,“………”

    一路沉默,到了她公寓门口,车子停靠在路边,指尖捻着的香烟指了指公寓里那一片黑幽幽的树林,“一个人晚上从那里走不怕?我送你上去。”说完就要打开车门,一副要把她送进公寓的模样。

    “商总,我习惯了,况且乐笙跟我表妹会下来接我。”所以不用送她了,再送的话,也许会送进公寓里不到明天也许出不来。

    商祁止抬眸看了她一会,良久才缓缓点头,在她刚要下车时,她看着他突然拽住自己的手臂的手,她疑惑的看着他,见他低着头,在她额头轻轻的点了一吻,却粗喘着气手指摩挲她的额头,轻声说,“顾意,以后在叫错我的名字,吻的就不是这里。”他性感磁性的声音如同外面的微风,灌进她的耳里。

    顾意浑身一颤,放在车门下的一只脚有些软。

    他的另一双手指点了一下她的唇,黑眸深邃的盯着她的噙着一双水雾朦胧的猫眼,让顾意手足无措。

    “上去吧!好好休息,明天见。”他缓缓松开她,拍拍她滑腻的脸颊,也不敢逼她太紧,那样不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他松开滚烫干燥的手,她身体像是一下子凉了,一阵风吹过,让她浑身战栗,终于拉回理智,站在车门前,她对着他笑了笑。忽然响起什么,她来到车窗前看着他,认真的问,“我能问你,你为什么想要娶我吗?娶我的话也许你会很困难,你……”

    “那不是你该担心的,既然答应了,你跟那个人尽快去民政局一趟。”声音清润,没有一丝情绪外露,说完车子瞬间飞了出去。

    她最后还是没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不过也不要紧了,最起码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顾意好一会才回过神,转身往公寓的大门走去。

    刚到只有点点星光的小树林,手里铃声就响起,看到上面的号码,她裂开嘴笑了接通,“外婆,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很想我吗?”

    远在城镇那边的外婆笑了一声道,“是啊,外婆想你了,什么时候跟怀川一起回来看看我?我怕你再不回来看我,你以后都看不到我了。”

    “外婆,您瞎说什么呢?”顾意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外婆,您才65岁,头发都没全白,怎么会看不到您,只不过我最近有些事,很忙被缠住了,等我事忙完,我就请假回去看您好不好?”

    通红的双眼噙着泪珠不敢落下,生怕那边的外婆会听见,再委屈,在难过,都不敢跟年纪越来越大的外婆说什么,就怕她受刺激过度就这样离开她了,这个世界唯一对她念念不忘,事事都想着她的外婆。

    怎么舍得?

    “外婆前两天打电话给怀川了,听他的语气不太好,你们吵架了?”外婆在那边又道。

    顾意心里一咯噔,外婆打给宋怀川了?语气不好?她皱眉,她连忙解释道,“外婆,我跟怀川没吵架,只是,只是闹了点小矛盾而已,您别担心好吗?一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好吗?”

    外婆在那边叹了一口气,说,“夫妻之间相处哪会没有一点口角摩擦呢,怀川性子好,又天天公事繁忙,一定是你又任性了对不对?让着他点,多多的对怀川好一点,别让婆婆说你的不是,如果他真的对不起你,到时候有外婆替你做主,你要在那好好的,别让外婆担心,等你生了孩子,你婆婆自然不会在念叨你了,知道吗?”

    “知道了。”

    顾意闷闷的挂了电话,心里酸涩的想要哭。有口难言,瞒着吗?还是一直瞒着?又能瞒多久呢?

    她早晚要回湛城的,可是以她现在尴尬的境地,她该怎么回去?

    “顾意,你哭了?”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响起,顾意蓦地停下脚步。

    十月初的夜晚,夜晚有些微凉,她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转头,看到来人,她一怔,“林希承,林学长?你回国了?何时回的?现在在哪个医院工作?”

    来人是比她高一届的学长,也就是跟宋怀川,梁非凡他们是好哥们,几年前因为医学,他出国留学了,没想到现在终于回来了。

    “前不久刚回来,还没定在哪个医院。”他回答她一连串的问题,来到她面前看着她脸色有些苍白,抬手想要触碰她的脸,却见她往后退了退,防备心十足,他愕然的看着自己的手伸在半空中。

    顾意不是故意的,只是下意识的这样做了,她有些尴尬的看着林希承,扯了扯嘴角指着楼上问,“要不要上去坐一会?乐笙跟何欢都在。”

    林希承收回手,看着她的目光,摇了摇头,上前一步看着她,“顾意,我听非凡说,你离婚了?那么现在呢,你开心吗?对未来有没有……”

    “我又要结婚了,希承,你祝福我吧!”顾意打断他,对着他温润的脸笑着道,“才刚离婚不到一天,还没离干净我就能找到一个男人结婚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滥情,不是开玩笑,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认真的,以我现在的处境能嫁给那样一个男人,又能拿到母亲的遗产,我赚到了。”

    林希承不敢置信的望着她,才刚离婚不到一天,哽咽了嗓子,他问,“那个男人是谁?”没有讽刺,没有讥笑她,有的只是同情跟心疼。

    “不管是谁都不重要,希承,既然你不想上去的话也好,省的乐笙看见你会哭,那么我先走了,有空在聚吧。”说着顾意直接上了楼梯,头也不回,甚至连一眼都没给他。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林希承的手紧握成拳,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砰!

    林希承刚转身,就受了梁非凡一记拳头,林希承本来就没防范,被这一记大的瘫倒在地,梁非凡指着他,“都是你跟你的好兄弟害的她现在变成这副模样,她只是个女人,你们何必这么对她,现在她变成这样,开心了吧?”

    “我开心?呵呵!”林希承讽刺的笑了笑,“你看我现在很开心吗?如果我知道会让她变成这样,当初,当初我就不应该......”

    梁非凡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眉宇紧皱,“你们他妈的当初要是有点良心就不会做那种事,现在把人害了,你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当初我让你们别做,你们偏偏惹上她,你这会又来假惺惺的装给谁看?”

    “她今天才刚离婚,现在又要结婚了,一天的时间都不到,她嫁的人是谁?那个人会对她好吗?我知道我现在没有资格过问她,可是我……我就是想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想要补偿她,这难道也有错吗?”

    “可她现在连对我的戒备心都那么强烈,当初我没想到宋怀川会那样对她,如果我早知道,如果我早知道,我不会让她.......”

    “现在来后悔有个屁用,我告诉你,顾意变成这样都是你跟宋怀川害的,我他妈以后要是在让我见到他,我会废了他,以后我奉劝你还是少在顾意面前出现,如果她那个新晋的未婚夫看见你这么缠着她,相信那个只手遮天的男人也不会放过你。”

    梁非凡放开他的衣领,转身就要走,手臂却突然被一只手拽住,林希承皱眉的望着他,“你知道是不是?那个男人是谁?”

    “事到如今你还在乎吗?如果当初你还有一点点的在乎也不会让顾意变成如今的模样,说到底,这一切的一切都怪你。”梁非凡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走。

    林希承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紧紧的攥紧手,抬头望了一眼楼上开着灯的窗户,他又看着梁非凡的身影突然冷笑着道,“你这个人就是死鸭子嘴硬,心里藏着谁我还不知道?”他如愿的看着他突然僵住的身影又道,“如果说让她知道当年的事,就算她不原谅我,不原谅宋怀川,难道就能原谅你?你别忘了,你当初虽然没帮忙,但是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却没告诉她,到时候你依旧得......”

    梁非凡转身瞪着眼看着林希承,脸色阴沉,忽然想到什么,他笑了笑,点点头,“说吧,跟她说开也好,这么多年,我他妈受够了,每次跟她说话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承蒙你去跟她说开,以后不见面最好。”

    他不在意的耸耸肩,转身就走,在也不停留一步,独留林希承站在那抬头看着那扇窗户久久未语。

    ……………

    第二天周日10:15分。

    顾意跟秦乐笙还有何欢一起蹲在家里吃火锅,火红的汤里嘟嘟的冒着泡,放进去各种肉类,顾意边涮边把昨晚的事告诉了两人。

    “噗!”

    “哈?”

    两人听完直接目瞪口呆的望着冷静的有些过分的顾意,秦乐笙放下手中的筷子,拍了拍桌子道,“卧槽,离婚?又结婚?我没听错吧?顾意你是不是来真的?”

    “你也别吓我,离婚我才刚消化,你现在又结婚?表姐,你到底肿么了?”何欢震惊的说起了网络用语。

    两人都放下筷子,没了吃的胃口,明显都被她的话给吓着了,可顾意却依旧淡淡的在吃着。

    秦乐笙忍不住看她吃的火热的模样,忙拽住她的手,夺了她的筷子,一把拍在桌子上问,“别吃了,顾意,你没看见我们担心的望着你。你竟然还能吃的下饭?到底怎么了?难道就为了那个小别墅就把自己卖了?顾意,你才刚逃离苦海,你就跳入另一个火坑?你了解他吗?了解他的家庭吗?这一点都不好玩,也不像你。”

    “34岁,像他那种年纪一看就是有着丰富的阅历,你了解他是不是有过婚姻,或者是有过孩子私生子诸如此类的并不稀奇,更别说,如果他厌倦了你,在带一些比你年轻的女孩回来,你能怎么办?但更复杂的是他的家庭,你如果嫁进去,你怎么自处?以后的日子怎么过?”秦乐笙花痴没错,但不代表她不会没有理智的替顾意分析。

    “还有,他为什么想娶你?说爱你?我不信,你们才认识多久?图你什么?无非就是想跟你这个,那个的。”

    “哪个啊?”何欢单纯的看向秦乐笙问。

    秦乐笙指了指顾意,“无非就是想长期又免费的上你呗!”可是一想又摇了摇头,“可是像商先生那样的男人找什么年轻又美貌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又偏偏要跟你结婚?啧啧,男神的思想我不懂。”

    顾意无奈,叹了一口气,“连我自己当时都错愕,我以为他会提跟他一夜,或者当他的情人,我没想过他会说要娶我,我问过,他不说,最后他说他会把那栋别墅给我,我想我动心了,那是用钱买不来的东西,我不能丢,其实我不管他的家庭问题,作风问题,只要不触碰到我的底线,我都能忍耐,更何况那样的家庭,如此,他不嫌弃我,我是应该感激吗?”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你跟宋怀川虽然离了,但应该还要去办最后一道手续吧?商先生没让你去办?据我所知,你们如果要结婚,还要过商家的那一关吧?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最终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顾意,我很纠结。”秦乐笙坐在那叹了一口气道。

    “表姐,你确定要在嫁人?我爸妈跟奶奶都还不知道你离婚的事,现在又来结婚,到时候都发现你的事怎么办?你能瞒得了多久?还有那个男人对你好不好?要是又像宋家那样怎么办?不能因为姨的房子你就要破罐子破摔,你才24岁啊,表姐。”

    何欢一脸纠结,一脸担忧的望着顾意,对这个消息还是难以接受。

    也是,对于这个消息,放在谁的身上,谁会不纠结?

    顾意笑了笑,摸了摸何欢的头,“别在意,这种事太过纠结了不太好,也许不会你们说的那样不尽人意呢?况且,商祁止也许不会是那样的人,我也不会在那样有那样悲惨的境地呢?别往坏处想,也许我也能过的很好说不定呢?”

    “对了,昨晚我在楼下看见林希承了,他回国了。”顾意转移话题,双眼却看着秦乐笙。

    只见秦乐笙点点头,“哦,是吗?他现在还好吗?”

    很平静,很淡,跟平常不一样的秦乐笙,顾意早就知道她会是这种表情,她点点头,“好啊!听说快去医院上班了吧?乐笙,你不想看看他吗?”

    “有什么好看的?没必要。”秦乐笙随意的耸耸肩,无所谓的模样,起身说,“我先去卫生间。”

    等她回来,所有人的情绪都很低落,收拾完桌子上的东西,已经将近中午十一点,顾意去卫生间洗个澡,冲去身上的火锅的味道。

    刚洗完澡,进入卧室,床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她拿起一看,眼睛闪了闪,眉头微皱,接通,“爸爸,您有什么事吗?”

    “你跟怀川离婚怎么不告诉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那边传来父亲的责怪的怒吼声。

    顾意笑了笑,表情淡淡的道,“我以为您只认得顾思是您的女儿,您已经忘了还有一个我了,跟您说了,您在意吗?能做什么呢?已经离婚了。”

    “你在怪我?”顾明威冷哼道,“我让你回家,你不回家,天天在外面不知道做什么,现在你看见外面的人怎么说我这个做父亲的?都在指责我没管好女儿,顾意,你是我的女儿,不管你怎样都是我的女儿,顾家有你的位置,中午回家吃饭,我有事找你商量。”

    又要回去?

    有事找她商量?哪次不是有事?

    可最后不是找她商量,是找她做事的吧?

    她下意识的抗拒回那个家。

    顾意秀致的眉头紧皱的说,手紧紧的捏着手机道,“爸,您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我现在有事不太方便……”

    “叫你回来就回来,哪来那么多废话,你如果想看你父亲去死,那你就别回顾家,顾意,就算我不是你亲妈,但你爸终归是你亲生父亲,你要不管他的死活,你一辈子都别回来的好。”手机那边传来蒋又娟嘶吼气怒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商先生,你故意的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石榴花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榴花下并收藏商先生,你故意的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