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52】婆媳第一次争执(求票!)

【152】婆媳第一次争执(求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在医院里住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让她觉得过得特别的慢,她已经在床上躺的要发霉了。

    就算下地走路会觉得下身疼痛,她依然愿意在地上来回的走走。肚子的疼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止痛泵的关系,第二天就没有那么疼了,到了第三天,她就能自己不用扶在地上慢慢的走着。

    只要不让她躺在床上就好,凭着这种逗比的意识支撑着,她自己一个人走到了护士站去称体重。

    当然,戴着帽子穿着严严实实的睡衣顺便再围个围巾。

    包的只露出一双眼睛,那阵仗,比特务去执行任务还要夸张。

    骆子铭进病房没有看到童昔冉的身影,魂当时都要给他吓破了。

    听说过医院偷孩子的,还没有听说过医院偷产妇的。

    他承认自家老婆闭月羞花,但,一个月子里的女人偷走有啥用处?

    难道是谁家里需要找个奶牛?

    正故思乱想的时候看到了童昔冉鬼鬼祟祟进来的身影,他挑着眉毛将心揣回肚子里开始打趣。

    “你怎么出去了?去干什么了?”

    童昔冉将围巾取下来之后看了看病房里的人:“我去称体重了。妈还没有回来吧?”

    她趁着温瑜和护士一同去看孩子洗澡的时候溜出去的,如果有人在,她怎么都不敢出门。

    哦,不是不敢,是出不去。

    骆子铭下了命令,童昔冉最多就在病房里走走,病房门不许出。

    理想化,走都不能走,乖乖在床上躺着,孩子要吃奶就抱着凑到她跟前让她躺着喂,直到孩子能够在床上躺着自己吃就行。

    童昔冉当时就特别的无语,孩子会躺着自己吃?成神了。

    不过,享受着老公对她的重视她还是不说反对的话的,谁让她现在坐月子中呢。

    “你穿成这样去称体重,不怕称的不准吗?”

    “没事,穿成这样称重的话减去身上穿的东西的重量,心里头也是美的。”童昔冉将帽子手套之类的东西都去掉搁在一旁,慢慢走到床边将自己塞进被窝里,露出黑漆漆的一双眼睛看着骆子铭笑的特别的开心。

    骆子铭:……

    “那你称的是多重?去掉那些东西有多少?”骆子铭拧开一瓶纯净水,仰头喝了一口。

    童昔冉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来了精神:“子铭啊,你造么,我才105斤,105斤呀,啧啧,我身上穿的这些好说歹说也有个四五斤吧,这么一去掉,哇塞,我怎么那么瘦,简直是上帝的宠儿。”

    “噗——”一口水喷了个彻底,骆子铭看着童昔冉,已经彻底失去和她交流的兴趣了。

    护工和温瑜正巧回来,孩子在温瑜怀里躺着。

    “妈,怎么样,今天哭不哭?”童昔冉在床上对着骆子铭眨眼睛,又做了告饶的表情。

    骆子铭懒得理会她,凑到温瑜身边看自己的儿子。

    刚刚洗完澡小脸红扑扑的,和刚出生那会儿不同,皮肤不是皱巴巴的,看起来红润了不少,肌肤好的跟鸡蛋清似的,手稍微放到上面点一下就是一片红。

    娇嫩的样子让人都不忍下手,生怕把那张瓷器般精致的小脸给弄坏了。

    “呵呵,今天一点都没有哭,去洗的时候已经醒了,来回的看,也不知道看的什么,水打在身上的时候就看到他一直伸着手去抓,想必是觉得那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温瑜笑呵呵的说着将孩子递到了骆子铭怀里。

    护士笑眯眯的在一旁补充:“你们家小少爷很乖,我带他洗了三次澡他一次比一次听话,适应能力很强呢。”

    骆子铭脸上露出笑容,将骆衍抱到了童昔冉身边让他躺在她怀里。

    童昔冉低头看着,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额头。

    小家伙长开了不少,以前听说婴儿一天一个样,她的感受还不是很真切,现在是真心觉得孩子变化好大。

    最初的时候姨妈和小茜说孩子的眉眼长的像她,现在看看,眉眼不怎么像了,眉毛吧不太好分辨,眼睛总觉得更加像骆子铭一些,还有那鼻梁,挺的和骆子铭一模一样,简直就是骆子铭鼻子的缩小版,还有那嘴巴,别看小,隐约能够分辨出有骆子铭的痕迹。

    打量了一会儿童昔冉惊喜的叹息:“哪里像我嘛,我看着,就是子铭的缩小版呢。”

    温瑜也附和:“可不是,这两天看着又不一样了,前天我也觉得挺像你的,都是儿子像妈妈,你们家锵锵随了爸爸了。”

    “随爸爸好,长大后可是个帅小伙子,当时候铁定桃花不少迷了不少少女的心。”

    童昔冉冲着骆子铭挤眉弄眼的开玩笑。

    骆子铭摸摸鼻子明智脸上写满了茫然之色,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想想这段时间不是忙着对付骆烨轩就是忙着解决骆烨轩事件所带来的隐患。

    桃花……

    哪里有什么桃花?他全身心都是在忙工作好不好,忙完工作抽个空还得惦记着床上正促狭笑着的小女人。

    于是,骆子铭脸上换上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模样,反正啊,他可忠诚着呢。

    童昔冉强忍着笑意,她就知道骆子铭完全把顾水儿那朵桃花给忘记了。

    虽然骆子铭不说,可是她知道的很清楚。

    顾水儿在后来一段时间找过骆子铭许多次,只不过没有一次成功罢了。

    她倒是真的去骆世纪坛应聘了,简历也挺漂亮的,但,因为岗位的空缺和需要的人才不同,她光荣的被刷了下来。

    听纪茜说,顾水儿奔去骆子铭的办公室想要问他为什么把自己刷下来,结果被人拦住撵了出去。

    童昔冉特别的好奇,按照骆子铭的性子肯定会回答顾水儿两句的,怎么会直接撵人。

    想到当时纪茜的表情,童昔冉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BOSS当时皱着眉头说工作时间底下人都是吃干饭的?能让那什么顾来着闹到我的办公室你们都可以在十分钟后去人力资源办理手续了。”学着骆子铭的口吻,纪茜满脸无奈。

    童昔冉算是知道了,合着骆子铭压根没有想起来顾水儿是谁,不然,哪里会这么狠心对待一个如花似水的姑娘呢。

    可怜一个校花级别的年轻女孩子被这么遗弃了,感情还没有公开就已经要面临埋葬了。

    叽里咕噜笑了一通,对上骆子铭疑惑的目光,童昔冉忍着笑去逗怀里的锵锵。

    家里该来的亲戚和朋友来了不少,就连许佳仪得到消息都和毛雅培来看了看她,给孩子买的东西虽然比不上骆家准备的,好得也是牌子,是用心挑选的。

    最后来的人是戚天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络绎不绝的人群的,来的时候正巧是童昔冉刚刚吃完晚饭,姜颖去洗刷饭盒的时候。

    病房里只有她和在小床上睡觉的骆衍。

    护工在外面守着,觉得眼前恍惚了一下好似梦到了一位画中走来了美男子。

    穿着白色的西装,慢悠悠的好似在欣赏周围的美景。

    护工第一次看到戚天翰,按理是应该拦上一拦的,可对上戚天翰温和的笑意时,她的动作就跟凝固在了空气中,人俨然变成了装饰物。

    “天翰,你怎么来了?”童昔冉睁大眼睛,看着戚天翰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病房,觉得特别的神奇。

    “我来看看你,怎么样,恢复的还好吗?”戚天翰挂着招牌似的微笑,看着病床上的女人。

    生完孩子的她整个人比以前更加的漂亮,脸蛋的色泽红润。

    看来,骆子铭对她很好。

    童昔冉笑笑,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小床:“锵锵在那里。”

    戚天翰不可察觉的挑挑眉毛,好听的声音反问了一句:“锵锵?”

    “是啊,嘿嘿,叫做骆衍,小名叫做锵锵,锵锵,快睁开眼睛看看舅舅啦。”

    隔着小床,童昔冉伸出手轻轻的点了点儿子的脸蛋,看着手指印印在了那张娇嫩的小脸上,“呀”了一声赶紧松开,轻咬着下唇看了看小家伙,有点纠结怎么将他给弄醒。

    别看小家伙一直睡觉感觉很乖的样子,如果没有睡满足可是会一直哭的。

    戚天翰笑了一下,笑容加深很多,为了童昔冉口中说的“舅舅”两个字,最起码,童昔冉将他当成自家人,而不是婆家人,不然,就不是舅舅而是叔叔了。

    这样的认知,让戚天翰的心变得柔软了许多,伸手将骆衍从小床上抱了起来。

    童昔冉又去咬下唇,上次忘记来的亲戚是谁了,在骆衍睡觉的时候把孩子抱起来,结果骆衍不仅大哭还洒了那人一手尿,当时屋子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她也跟着笑,只不过看那人脸上的表情有点强撑赶紧让护工将孩子接过来整理。

    可见,有的人来看孩子完全是看的“骆”这个字。

    骆衍被人从小床抱起来的时候觉得闻到了一股子清雅的味道,小鼻子吸了吸往戚天翰怀里蹭了蹭。

    戚天翰感觉到小家伙亲昵的举动,眸光柔和了不少。

    想了想,抬步走到床边坐到了童昔冉身边。

    童昔冉慢慢从床上坐起来。

    戚天翰顺手给她背后垫了个软软的靠垫让她靠的更加舒服。

    “咦,醒了。”童昔冉呶呶嘴巴。

    戚天翰低头。

    小孩子刚刚睡醒,小脸上一脸的茫然,小手动来动去,也不知道能够能看清人,黑漆漆的眼睛转了两圈之后明显精神了不少,嘴巴一张一合扭着脑袋开始找吃的。

    锵锵睡醒之后的一贯动作就是先蹬一番,然后开始寻觅吃的东西。

    戚天翰感觉到怀里小家伙的一系列动作之后,心,更加的柔软了。

    “他就是贪吃的家伙,每次睡醒之后都会吃呢,不过,性子也没有那么着急就是了。”童昔冉试着逗了逗孩子,把手指放到小家伙的手里让他抓。

    “是不是呀,小锵锵。”

    小家伙抓东西都是下意识的举动,因为小手太小了,又觉得周围没有安全感,捏到东西都不会想松手。

    童昔冉不舍得硬拽,只好让他抓着。

    戚天翰扭头看着身边的小女人,离的那么近,只要他稍微一低头就能将触碰到最美好的向往。

    女子生完孩子后身体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味道,将他的心房撞击的更加有力和激烈的跳动,他,真的好想伸手把面前的人搂进怀里,这样,就算以后再没有亲密的机会,他也会因为有过这样的时刻而觉得人生没有遗憾。

    护工在外面看着,不知怎么回事觉得画面特别的美好,美好的不忍直视。

    “哇——哇——”骆衍在戚天翰怀里躺了一会儿,脑袋扭了扭去找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哇哇的哭了两声。

    搞什么嘛,虽然好闻,但是没有吃的可不行。

    肚肚好饿,为什么没有人喂他吃东西,难道是因为没有哭吗?

    那,好吧,哭两声试试看吧。

    “他,饿了?”戚天翰回神,记得刚刚童昔冉说孩子睡醒就会找吃的,迟疑的问道:“他,不吃奶粉吧?”

    “是啊。”童昔冉点点头,想起来有戚天翰在不方便喂奶,脸颊有点红。

    戚天翰轻笑一声,也感觉到有点尴尬,打算将骆衍放到童昔冉怀里,可一想童昔冉在坐月子,抱孩子不太好,递孩子的动作做到一半收回,对着童昔冉嘱咐:“你躺下,我把孩子放到你身边。”

    童昔冉红着脸点点头,还不待她将靠枕去掉,戚天翰已经伸手去拿靠枕。

    “骆,骆少……”护工小声的唤了一声。

    病房中。

    戚天翰怀里抱着孩子,腾开一只手伸出环过童昔冉的身体去拿。

    从外面看,跟他在拥抱她似的,尤其是她的脸上还存在浅浅的红润。骆子铭的拳头轻轻的握着,然后,推开门大跨步的走了进去。

    突如其来的响声让里面的两个人同时转头往这边看。

    动作的一致性让骆子铭的眉毛挑的高高的,脸上写满“老子心情不爽”这些字眼。

    “子铭,锵锵饿了。”

    看到骆子铭,童昔冉明显松了一口气,脸颊挂着甜腻的笑。

    骆子铭的脸跟翻书似的,不满不爽的字眼立刻变成了深情款款的男士。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戚天翰一眼,也没有先从他的怀里将孩子接过来,却是故意环着老婆半抱着将她放倒在床上。

    然后,性感的唇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略挑衅的用眼睛余光瞥了眼戚天翰,皮笑肉不笑的说:“天翰,把锵锵给我吧,你回避一下,我太太要喂他吃奶了。”

    戚天翰:……

    戚天翰脸上的笑有点抽象化,他对骆子铭小孩子的脾性觉得特别的无奈。

    但,没办法,这种做法让他心里头确实特别不好受,还要强忍着不将拳头砸向那张春光灿烂的脸简直是一种特别难熬的存在。

    深吸一口气,戚天翰将骆衍小心的放到骆子铭怀里,什么都没有说便走出了病房。

    医院楼下,赤城等在那里。

    戚天翰坐在车中吩咐:“把准备的东西都送上去吧。”

    说着,缓缓闭上眼睛假寐。

    赤城应了一声,从后备箱拎出来许多样东西,除了为孩子准备的一小部分之外,都是为童昔冉准备的,有助于她快点恢复元气。

    病房中,童昔冉侧躺着搂着锵锵吃奶。

    骆子铭坐在一旁握着她的手慢慢的盯着看,每次看到小家伙吃奶的时候他的心里都很不爽。

    每次看到小家伙吃完奶在自己怀里躺着的时候,他又觉得特别的满足。

    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特别的无奈。

    “下午出院是吗?”童昔冉将衣服放下来,看着骆子铭将孩子抱起来慢慢的拍着,免得他溢奶。

    嘴角扬起愉悦的笑,轻声发问。

    “嗯,都准备好了,我们在主宅那边住下,爷爷还等着你回去呢。”

    家里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又请了经验丰富的保姆帮忙带孩子,护工会跟着回去照料童昔冉的身体,一日三餐有郭婶和温瑜准备,这样月子里骆子铭也会放心一点。

    童昔冉点点头,轻咬着下唇没有多说话。

    她是想回自己家,但是二房的人已经不在主宅住了,骆恺也搬了出去,现下就剩下老爷子,婆婆和三叔一家人在。

    她不是排斥回主宅,是怕在那边坐了月子之后没办法再搬出来住了。

    算了,以后的日子以后再说好了。

    出院手续办的很快,下午的时候纪茜开了一辆商务车接童昔冉出院。

    东西一样一样的被放到了车上,姜颖抱着孩子和童志峰一直看。

    中午吃过饭两个人就过来了,知道孩子要去骆家主宅,心里头也是不舍得,但,骆家的孩子骆家人说的算的道理他们还是懂得,只想和不行的话就多去看两眼好了。

    姜颖没有跟着走,将孩子抱到车里给了温瑜之后就在那边等着。

    童昔冉没有下地走,骆子铭长臂一捞将她搁在自己怀里抱着就走了,步子迈的很稳健。

    当然,如果忽略他嘴里说的话就更加的美好了。

    “怎么还是那么重,明明肚子里的肉和水都已经拿掉了。”

    童昔冉:……

    我才比生之前重了不到十斤!

    “让我看看我的曾孙子,哎呦喂,这才三天没见都长这么大了,快来让我抱抱。”骆铮爽朗的笑着隔着空气穿了过来。

    大厅之中弥漫着愉悦的气息。

    家中的佣人脸上均带着和曦的笑容,不是的用眼睛往这边瞄。

    骆铮慢慢将骆衍接了过去,小家伙可能是到了新的环境,明明在车上还睡的很沉,此刻到了太爷爷怀里之后立马睁开了眼睛。黑漆漆的圆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人,直直的和骆铮相对,嘴巴张开露出满口牙床,笑了。

    “哟,笑了,哈哈,看来我家锵锵挺喜欢太爷爷的是不是。”骆铮笑的合不拢嘴,直接抱着锵锵走到了沙发上,也不松手了。

    “爸,我抱着吧,呵呵,小家伙挺沉的。”温瑜怕累到老爷子,走过去要接走孩子。

    “能有多累?才多大点孩子,就这么大点。”骆铮不愿意松手。

    温瑜也不勉强,老爷子喜欢就多抱抱吧,坐在一旁和老爷子说着医院里的趣事。

    谷雨抢先一步去给童昔冉收拾房间。

    等到骆子铭抱着童昔冉到达楼上的时候,屋子里的窗帘遮盖了一半,床上也铺了需要用的东西。

    将童昔冉放到床上之后骆子铭拉过薄薄的被子给童昔冉盖上。

    谷雨看基本上没有自己的事情笑眯眯的走了出去,顺道将门给关上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四目相对的两个人。

    童昔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脸颊有点红,眼睛盯着骆子铭看的时候,温柔的仿佛要溢出水来。

    “辛苦了。”骆子铭索性坐在床边,将童昔冉搂在怀里。

    额头低着额头,呼吸缠绕着呼吸。

    童昔冉脸蛋滚烫滚烫的,顾左而言他:“还好啦,挺幸福的。”

    骆子铭笑着吻上那张唇,温柔的留恋着。

    双唇相接的刹那,控制不住的狂野从骆子铭的体内散发,他只是想浅酌,却在触碰到柔软到他心窝子的甘甜时一发不可收拾。

    猛烈而强势的攻克她的舌,霸道的卷着,疯狂的汲取她的所有味道。

    被动的承受着骆子铭的攻击,童昔冉的心滚烫滚烫的,她的回应变得微不足道。

    可,微不足道的回应令骆子铭更加的疯狂,疯狂的无法用唇来表达自己的思念。

    手臂收的更加的紧,人不知何时移到了床上,连人带被子压住,固定在自己的怀里。

    童昔冉的呼吸越来越重,就在下一秒会因为缺氧给背过气的时候,骆子铭放开了她,他窝在她的颈窝,粗重的喘息在她的耳旁。

    平复了心绪,骆子铭抬头,看着娇艳红肿的双唇,伸出手指轻轻的抚摸。

    “唉,还得再一个月……”暗哑的声音低喃传来,骆子铭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失落。

    “噗——”童昔冉没忍住笑出声。

    “你还笑。”骆子铭瞪她,为了这个小家伙可是让他禁欲了那么久,身下的小人儿难道都不知道他对她的渴望有多么的浓烈吗?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他在童昔冉怀孕的时候没少冲冷水澡。

    又不忍心在童昔冉挺着大肚子的时候麻烦她。

    别提过的有多憋屈了。

    手指直接伸到童昔冉的腋窝处去挠她的痒痒。

    童昔冉笑的更加的欢畅了,结果肚子里正巧痛了一下,笑声变成了呼痛声,纠结的皱起眉头,小脸跨了下来。

    “怎么了?哪里疼了?”骆子铭紧张的连连发问,手拿起来再不敢乱碰。

    童昔冉蜷着身子捂着肚子,宫缩的疼痛估计要有一段时间,她知道子宫总要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期间,会有不少这样的疼痛的。

    缓了一会儿才扯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笑:“子铭,我肚子疼。”

    骆子铭心疼的将她重新拥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就跟安抚骆衍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嘴里念叨着:“乖,忍忍就好了。”

    嘟着嘴吧可怜兮兮的点点头,难得有机会撒娇,童昔冉很是享受这样的感觉。

    家里因为有了骆衍的存在变得更加的热闹了。

    骆修和应淑显然对当了爷爷奶奶也很兴奋,每天回家后都会看看锵锵,抱在怀里不愿意撒手。

    人多最明显的变化就是,锵锵的脾气变的不受控制了,即将满月的锵锵俨然有了自己的脾气,最大的脾气就是不愿意躺着睡觉。

    白天的时候睡着虽然在童昔冉这边是要求放到床上,可她在楼上坐月子,锵锵吃完奶之后婆婆就会抱着他下楼。

    楼下有个小房间是锵锵的临时休息室,小床什么的东西都是全套,可温瑜并不会将孩子带到里面,而是经常抱着在客厅。

    不是老爷子抱抱就是骆修他们,就连骆如岚和骆如敏两姐妹也不落后。

    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更多的时候骆衍是在大人的怀里度过的,等到童昔冉发现的时候,月子都快过完了。

    抿着唇,看着自己怀里一放到床上就哭的骆衍,童昔冉在生完孩子之后第一次甩脸色。

    谷雨笑眯眯的脸都收敛了,垂着眼睛开始诉说骆衍一天的情况。

    “子铭呢,你把他叫过来吧。”童昔冉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觉得心累。

    她之前也有知道骆衍经常被抱着,特意嘱咐过谷雨,自己接过来的时候就多往床上放放。

    在她这边也是,喂奶的时候就让躺着,吃饱如果拍过嗝就给他放下。晚上也是,就让他躺在小床上睡觉。

    奇怪的是骆衍在她这里好好的,晚上让躺下就躺下,也不闹腾,可是白天不行,现在童昔冉恼的就是白天一整天都得抱着,除非喂奶的时候。

    她再有两天出月子,洗了澡后下楼看到婆婆正抱着骆衍在怀里颠着玩。

    你说抱就抱吧,还来回的摇?

    她以为孩子哭闹结果走过去一看小家伙闭着眼睛睡觉呢,当时心里就涌起一股子邪火,她忍着脾气疑惑的笑道:“妈,锵锵睡着了呀?给他放床上吧你也歇歇。”

    “不行,一放床上就该醒了。”温瑜连头都没抬,温柔的对着怀里的孙子。

    “那就别站着了,坐着吧,多累呀。”童昔冉试着再劝。

    “没事没事,我都抱习惯了,反正锵锵也喜欢这样。”温瑜显然没有听出来媳妇有了不满的情绪,继续该怎么就怎么。

    骆铮也正好从里间出来,听到了这样的谈话,看了眼孙媳妇呵呵笑着接过来骆衍,走到沙发上坐下:“锵锵睡的真好,平时就听不到他的哭声,我记得子铭和紫琳小时候没少哭闹呢。”

    “是吗?子铭和紫琳都很闹吗?”童昔冉走过来,好奇的问。

    “也不是很闹,就是没有锵锵这么安静,我们那时候都说孩子的小名起什么样就会反着个儿长,锵锵多热闹的词,瞧,他多安静。”骆铮将孙子放到了童昔冉怀里。

    他看出来童昔冉不喜欢孩子睡觉还抱着了,对这个他倒不是很在意,孙媳妇的孩子孙媳妇说了算。

    何况,男孩子真的不应该太过娇惯。

    月子里的娃娃可爱不懂事,骆铮才会想着多抱抱,但,抱得最多的人是人家奶奶。

    至于温瑜怎么惯孩子他也是不管的,思想就是,你们家的孩子你们说的算。

    童昔冉松了一口气,看着怀里熟睡的小脸,目光柔和了许多:“谷雨,你把锵锵放到小床上吧,让他躺着睡。”

    谷雨“哎”了一声将锵锵抱了过去。

    温瑜的脸色不是很好,目光巴巴的粘着谷雨的身影,嘴里念叨:“不能放的,孩子会哭。”

    正说着,里间便传来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

    客厅里的三个人均变了脸色。

    骆铮光往那边看,听到孩子哭,他的心里也揪着疼,这也是为什么温瑜一直抱着孩子他明知道不妥也不阻拦的原因了。

    真的不能听见孩子哭的声音,或者是上了年纪心里就软了很多。

    童昔冉小跑着往那边去。

    温瑜跟着过来,嘴里还在念叨:“我说什么来着,会哭吧,非要放着。”

    童昔冉没有吭气,当没听到,走到谷雨身旁看着在小床上哭的挥舞着小胳膊蹬着小腿的锵锵,弯腰将他抱了起来。

    锵锵闻到熟悉的味道,哭声小了不少,加之在妈妈怀里会觉得更加的舒服,小脸蹭着妈妈的身体,砸吧砸吧嘴巴又睡了过去。

    温瑜松了一口气,伸出手对童昔冉说:“算了给我吧,你还没完全出月子,可不能受累。”

    童昔冉回头笑着说了句:“没事的,我给他放床上让他自己睡。”

    温瑜“啊”了一声:“又放?他刚刚哭你没听到啊。”脸已经拉了下来。

    童昔冉淡淡的“嗯”着,弯腰将孩子放下:“又不能抱一辈子。”

    温瑜还想说辩驳的话,愣是被这句话噎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要冲童昔冉两句,可儿媳妇脸色带着笑,说话的表情表示她很随意而且就是这样认为的。

    她知道儿媳妇经常让孩子躺着,孩子在楼上吃奶和晚上睡觉都是躺着睡,对此她就不认为自己白天抱抱孩子怎么了。

    也就是个刚刚满月的娃娃,规矩以后再上就是了。

    锵锵的头刚挨着枕头,童昔冉的手都没有完全的抽出来,小嘴一瘪,“哇哇哇”的再次大哭起来。

    这次童昔冉没有再立刻将孩子抱起来,还是摇晃着小床嘴里哼着歌,手干脆不抽出来,慢慢的哄着。

    明显不奏效,小家伙继续哭。

    我要的是抱抱不是摇摇床。

    感觉到身旁有人也不抱他,小家伙哭声一声高过一声。

    童昔冉皱起眉头,不摇床了去拍他的小屁股,轻轻的有节奏的慢慢拍。

    锵锵的哭声顿了顿,小了不少。

    停顿了一会儿小脸上都是委屈,依然没有停下哭,还有越哭越大的感觉。

    骆铮在外面实在受不住,拄着拐杖起身要往里面去。

    纪翔扶着老爷子迟疑的开口:“老爷子,我觉得少夫人是想改掉小小少爷的这个毛病,不如……”

    骆铮停下脚步,听着那挠心挠肺的哭声,转个方向:“走吧走吧,听不到就不闹心了。”

    “是。”纪翔也挺惆怅的,扶着骆铮回房间。

    锵锵的小房间里,温瑜忍耐不住,从旁边挤过来就要上手抱孩子。

    童昔冉抬手挡了一下,对着温瑜笑:“妈,让他哭哭吧,医生不是说了吗,每天哭哭锻炼肺部功能,有好处。”

    温瑜的手就僵持在了空气中,忍不住对着童昔冉训斥:“你那是什么话?他都哭了这么久了,等下就不睡了。”

    “不睡就不睡吧,男孩子睡那么多觉做什么,瞪着腿玩玩也是好的。”

    淡淡的话,毋容置疑的表情,坚定的眼眸。

    温瑜突然意识到,儿媳妇这是对她不满了。

    默默的收回手,温瑜定定的看着童昔冉:“小冉呐,你有话就说,转弯抹角是什么意思?你嫌我离孩子太近了?不想我和孩子接触是吧?”

    “妈你想哪里去了?”童昔冉很是诧异:“我什么也没说不是吗?”

    “你还想说什么?”温瑜拔高了声音。

    锵锵正在哭,被突然间的大声震慑住了,漆黑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看看温瑜再看看自己妈妈,蜷着小手也顾不得哭了。

    好像在思考,他们在吵什么呢?为什么不抱着我呢?

    童昔冉深呼吸,觉得没必要再说下去了,轻声开口:“妈,我先回房间了。”

    弯腰将锵锵抱起来,就要出门上楼。

    “你回房间就回房间,把孩子给我留下!”温瑜强硬的开口。

    孩子平时白天都是她带,之前都不说什么,怎么这个时候要将孩子抱楼上去?不就是嫌她离孩子近了想要让孩子带走吗?她是奶奶,对自己孙子好点护着点哪里有错了?

    童昔冉脸微沉,抱着孩子的手稍微紧了紧,对谷雨道:“上楼。”

    谷雨忙跟上童昔冉,扭头看了看脸色铁青的温瑜,轻咬着下唇也不知道说什么。

    等到回了房间,童昔冉直接将锵锵放到了床上。

    小家伙估计是察觉到了妈妈的气场不对,很乖的躺着也不闹,眼睛顺着童昔冉的方向看过去。

    谷雨出去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二人都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很大的关门声,感觉墙壁都似震动了几下,颤着抖下来几层不存在的灰。

    童昔冉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窜。

    最讨厌有人摔打她了,她这火爆脾气压根受不了这些,难道是怀孕脾气太好了的缘故?

    “给子铭打电话让他回来,你收拾东西,我们搬回去住。”

    简单明了的吩咐了命令,她还没出月子呢就弄出这样的事情,往后还打算上班,孩子给婆婆看还不给她看废了。

    月子里孩子小怎么了?谁家孩子睡觉了还一直抱着哄着,不就是惯出来的?

    童昔冉抿着唇,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不乐意我要走人再也不回来几个字。

    谷雨低声应了去联系骆子铭,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

    骆子铭头痛的那笔去戳自己的太阳穴,关于他妈惯孩子他是知道的,也隐晦的提了几句,故意祝福谷雨不要在童昔冉耳旁嚼舌头,老婆的脾气他知道,传到她耳朵里指不定要闹,月子里气到了万一落了病根,有他后悔的。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童昔冉今天直接被撞见了。

    想着谷雨说的经过,骆子铭脑壳疼的厉害。

    他妈妈平时多么温婉的一个人怎么这个时候没派上用场呢,明明知道不对还能和童昔冉用歪话吼过去。

    想到谷雨电话里形容童昔冉生气的模样,他的心里揪着疼。

    没办法,老婆还在月子里,又辛苦为他生了孩子,这个时候,他心里想的是老婆的委屈,很明显没有站在亲妈立场去琢磨温瑜的心思。

    骆子铭拿起外套吩咐纪茜开车回家。

    接下来的工作也没有心思去管了,家里一摊子事不处理后,往后隔阂多了去了。

    ------题外话------

    万更了……两个字,好累……

    摊手,票票快到栗子怀里来,么么哒。

    昨天票票好多,栗子特别开心,真的。

    感谢:lb780303投了一张月票,xy200678的评价票,感谢Shonlinlon投了1张月票,601781829投了一张月票,感谢yicheng333

    的1张月票,感谢我很快乐2012的六张月票,感谢qquser6501680的3张月票,感谢qquser9705948的一张月票,感谢feiyulian的一张月票,感谢lw19781018的1张月票,感谢cc732的8张票票,感谢风吹过22的一张票票,感谢忍受孤独的能力

    投了2张月票,感谢wsy1203投了1张月票,哗投了1张月票。

    鞠躬感谢,爱你们不解释,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