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56】骆子铭,不要来!

【156】骆子铭,不要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子铭脸色剧变,人已经往门外跑去。

    温瑜“哎”了一声连声问怎么了也跟着往外走,就看到骆子铭摔上车门发动车子的动作。

    空气中飘过来一句话:“小冉出事了,我去看看。”

    温瑜焦头烂额,可还不待细问人已经没了踪影,屋里,锵锵嚎啕大哭,温瑜只能回身去看孩子,抱着锵锵哄着,担忧不已。

    谷雨所说的超市离骆家主宅并不是很远,步行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此刻周围围了不少人,喧闹声议论声此起彼伏,救护车也随后赶到。

    骆子铭将车停下便看到担架抬着谷雨上车。

    “谷雨!”骆子铭唤了一声大跨步走了过去,拦住了担架。

    低头,目光锁定在谷雨苍白的脸和紧皱的眉头上,一时心急的连连发问:“小冉呢?谷雨,我问你小冉呢?”

    谷雨曾经是特种兵,身手了得,能够将她伤成这样从她身旁把童昔冉带走,对方,实力不容小觑。

    “这位同志,伤者已经昏过去了,出血过多导致了短暂休克,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救护人员阻拦着骆子铭,抬着谷雨上车。

    谷雨迷糊间听到骆子铭的声音,竟朝着那个方向伸出手。

    骆子铭反应极快,也伸手去接,手机,递到了他手中。

    快速打开,屏幕上是一张照片,车子的外形一目了然。

    骆子铭再不停留,边上车边打电话,纪茜和纪翔均接到他的电话,还有许多不见的单奕宸。

    “五分钟。”单奕宸许诺后挂断电话,拉开老板椅坐下,手指在键盘上翩翩起舞,而后,拨通一个号码:“已锁定目标,需要支援吗?”

    “别给我废话,有多少人派多少人,给我保证小冉的安全。”

    单奕宸被骆子铭一吼,眉头皱起,语速不快不慢:“人给你,安全,与我无关。”

    骆子铭“啪”的扣上电话,在路上一个漂亮的甩尾将车子调转了方向,驶上了旁边的小路。

    ——

    童昔冉竖着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隐约感觉到车子远离的市区,此刻,不知道是走向那里,车子颠簸的厉害。

    眼睛被蒙着,手被绑在了身后,她明智的选择没有开口说话。

    车中,更是寂静的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如果感觉到周围有人,她,一定会以为自己乘坐上了死亡巴士。

    “吱啦——”车子停了下来。

    童昔冉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她咬着下唇,用刺痛感来提醒自己不能露出胆怯。

    车门打开,有人从外面伸出手臂将她拽了下去。

    脚底是高跟鞋,从两个台阶的高度直接崴了下去,脚踏在地面上的时候轻微的“咔擦”声,鞋跟断裂,她的脚腕,狠狠的崴了一下,刺心的疼痛令她闷哼出声,眉头,皱成一团。

    “嗤,挺硬气的,痛就叫出来。”

    童昔冉咬唇没有再发出声音,被推着走,脚下一崴一崴的,她想将鞋子踢到,可一想到自己脚上的高跟鞋也可能成为“利器”她便忍住了。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脚腕的刺痛感不时的传来,走的太慢,后背会有一只手大力向前推她,而脚下的路面并不平整,她戴着眼罩看不清周围所处的环境,只能从冷寒的空气和感知察觉出在朝上走。

    或许是山路吧。

    身边有脚步声,不凌乱,感觉人不少,可,脚步踏在地上就像一个人,这样的阵仗,童昔冉觉得,不像是普通的小混混。

    “到了。”前头一人沉声开口。

    声音好像闷在厚布中,听的不甚清晰。

    前面的人转身对着童昔冉,心中警铃大响,眼前刺眼的光亮,童昔冉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峭壁断崖,三米远开外,是飘浮着茫茫雾气的深渊。

    视线一站看到周围连同她在内有五个人,另外四个人同样的装扮,迷彩服,迷彩帽,脸上,戴着黑色的面罩,只露出寒光乍现的眼睛。

    犀利而冰冷。

    童昔冉咬着下唇,长久没有说话嘴唇很干,她的眼睛扫了一圈,定格在离她最近的那个男人身上。

    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是另外三个人的头头。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她的声音被风吹过有点破碎,却,能够让身旁的人听清楚。

    男人隐藏在帽檐下的眉毛好似动了动,眼睛,定格在她的脸上,突然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童昔冉下意识后退,却因为鞋跟的不平,脚下踉跄差点摔倒,稳住身形的时候男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冰冷的眼睛落在她的脸上,没有答话,绕过她走到她身后,不言不语去解她手腕上的绳子。

    童昔冉想要挣扎的身体一顿,这个人,是在给她松绑吗?

    想到这里,她静立不动,打算先静观其变。

    绑在脑后的发尾突然被人用力的扯住,她“啊”了一声后仰着头,被人倒拽着来到了悬崖边,手中的绳子被人从背后扯开系到了一旁的树上,拇指粗的绳子绕着树干一周,打了个松松垮垮的结,然后,男人冷笑一声,用胶带粘住了童昔冉的嘴巴,将她往地上一丢,如果丢废弃的麻袋,不再理会。扭头,看向另一个方向。

    “老大,他们来了。”

    远处,另一人站在石阶之上,透过丛林看向底下,回头,向童昔冉身边的男人汇报。

    “几个人。”男人扭头好似对着童昔冉冷笑一声,看她手被绑着无法行走,不再管她,往山路的入口处走去。

    童昔冉被人一摔,后腰咯在石头上,怎么都直不起来,她咬着牙用手肘撑在布满石子的地面上,将上半身直起来,慢慢从仰面躺地转变成半坐起来的姿势,扭头皱眉看着身后的石头,将脚上的鞋子踢掉,深呼吸的空荡,她将脑子里嗡嗡的声音甩掉,仔细听几个人的谈话。

    他们的意思,是有人来救她了?

    子铭,来了吗?

    可是她在超市那边被抓上车的时候好像听到了枪声,虽然枪口好似装了消音器,但,她还是听到了子弹没入*的声音和谷雨的闷哼声。

    谷雨……她会不会有事……在大街上公然就开枪,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童昔冉心里好似有鼓槌在擂鼓,如果子铭来了,他会不会……

    容不得她多想,底下的脚步声她都能够清晰的听见。

    “砰!”

    一声枪响,声音在寂静的山林中回荡。

    头顶扑簌扑簌往下掉落许多的山石,灰尘洒落盖了一脸。

    骆子铭看了看身边的人,深呼吸比了个手势,人分散开,他仰头弓着身子,蓄势待发。

    人员散开,都是特种兵,身手自然不同凡响。

    骆子铭提着心,他在到达目的地之前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这些人手中有枪,这个认知让他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生怕童昔冉会有生命安危。

    这些人为什么绑架童昔冉,又为什么将人带到这种地方,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来他带了不少人,退。”男人好似笑了一声。

    几个人退到了童昔冉身边,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出乎意料的,并没有用刀或者枪抵着她。

    与此同时,骆子铭也带着人从两旁的小路走了上来,人刚刚出现,两方人马均高度紧张。

    骆子铭漆黑的眼睛定定的落在童昔冉的身上,心里,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的女人现在完好无缺。

    可他的呼吸刚喷出来,就再次提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童昔冉身边的男人将她整个人拉到了悬崖旁边,然后,眼睛中露出嘲讽的笑。

    “你做什么?!”纪茜大骇,失声叫出口。

    骆子铭的身体紧绷如同喷发火焰的火上,下一刻就要吐出最为炎热和浓烈的岩浆,刹那间的怒火,好似要将对面的那个人淹没。

    “收了枪,你自己过来。”男人的声音从脸罩中闷闷的传来,手指点向骆子铭,再用力扯了扯童昔冉的头发。

    怪异的腔调让人心底升起毛毛的感觉,有一种,利器摩擦时发出的尖锐声响。

    童昔冉的头被迫扬起,因为疼痛,她精致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眼中却慢慢都是祈求。

    祈求,骆子铭,不要来。

    “老板不行。”纪茜拦了一拦,他跟着骆子铭有些年头,可以说最初便是护在骆子铭身边的人,曾经,也从血海中爬出来过,他很容易看出,那些人的目标,不仅仅是童昔冉,有可能,还有他身边的骆子铭。

    他的任务是保证骆子铭的安危,这种时候,不能让骆子铭涉险。

    那些人的枪支虽然没有拿出来,却在腰侧大大咧咧的挂着,只需五秒钟,就能打穿他们想要击打的目标。不用细看,从穿着和做派能够判断出,这些人,是雇佣兵。

    即,只要出高价便能雇佣他们要人命的组织,向来,不曾失手。

    也就是说,这次雇佣他们的人,无论是买童昔冉的命,还是买骆子铭的命,他们,都不会让自己失手。

    纪茜瞳孔骤缩,已经一人在危险边缘,他既然护不住两个人,那便,护一个。

    强势的挡在骆子铭跟前,纪茜目光坚定。

    骆子铭斜了眼他,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邪笑,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在这一刻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

    “老板!”纪茜的两只手臂被人一左一右的拉扯住。

    那些人,是单奕宸派来支援骆子铭的,只听,他一个人的命令。

    骆子铭将枪随手丢在地上,迈着悠闲的步子慢慢的走了过去。

    童昔冉拼命摇头,不知是痛的还是心慌,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紧紧的盯着骆子铭,心恐惧的好似停止了跳动。

    突然,她身体拼命的后仰,用全身的力气去撞身后的人。

    “艹!”男人弯腰骂了一句。

    同时,其余三名雇佣兵从腰部抽出枪对着童昔冉。

    另一处,三名特种兵和纪茜也举枪射击。

    枪响的刹那,骆子铭也动了,朝童昔冉飞扑过去,压她在地一个翻滚,竟到了悬崖边。

    童昔冉在悬崖边一个震荡,看清楚千米之下是白花花翻腾的海水,隐隐能听到巨浪怕打巨石的哗哗声响。手腕被震了一下,她的身体在虚空中停顿了片刻,又因为惯性想要回转。

    却,又被骆子铭的重量给带了回来。

    骆子铭单手揽着童昔冉,悬空半个身子垂落在悬崖边,左手,扳着一块凸起的石头。

    耳旁,又是一连窜的枪声和重物倒地的声音,随之——

    “砰——”

    “嗯——”

    骆子铭闷哼一声,左手自然垂落,一个血窟窿印入童昔冉眼底,鲜血,如同小溪般源源不断的往下流。

    “唔!”童昔冉焦急的连连呼喊,可她的嘴巴被堵着,声音无法渗出来,只剩下呜鸣声。

    因为失去了一边的支撑,二人的身体一个翻转,童昔冉直接悬空躺在悬崖边,而骆子铭的手正搂着她的腰,艰难的维持着。

    骆子铭对着童昔冉笑笑,眼中温柔一片,他的方向,可以看到上面的一角。或许,再不久,就可以完全获救。

    可,身子再次往下猛的坠落一截,两个人的身体,靠着一根粗麻绳支撑,明显,绳索支撑不住。

    童昔冉在骆子铭怀里摇头,千万不要松开她,不要松开她!

    泪眼婆娑,祈求的摇头,盼着,纪茜赶快来救他们,盼着,绳子不要断,再支撑一下下,就好。

    “傻瓜。”骆子铭笑着开口:“你可不能有事,你可是奶牛,家里的锵锵还等着你的贡献呢。”

    “唔——唔!”童昔冉接二连三的摇头,她感觉到搂着她腰身的那只手的力度在放松。

    骆子铭深深的看了一眼童昔冉,眷恋宠溺从眼中慢慢倾泻,左手手臂已经麻了,他知道是因为流了太多的血才会这样,如果再这样熬下去,可能两个人都会掉落,如果,他能将童昔冉甩上去,那,还有一丝希望抱住他心爱女人的命。

    童昔冉已经哭不出来了,她喊得嗓子都要哑了,可是,骆子铭听不到。

    她从骆子铭的眼中看到了那丝坚定,她懂得,可,她不要!

    骆子铭温柔的笑着,仔仔细细的看着童昔冉,仿佛,要将她的容貌记到脑子里,然后,他那只受伤的手突然发力去推旁边的山石,腿部更是一个用力,借力的起身的刹那左手和右手配合将童昔冉的身体猛然腾空,朝着悬崖上面翻了过去。

    而他,露出释然的笑容,身体骤然下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