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68】难逃罪责,父债女偿!(求首订)

【068】难逃罪责,父债女偿!(求首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志峰的两只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之前发生过的一幕幕的事情上面。

    也就是三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三个小时前后的他竟有着天壤之别。

    接到童智杰电话的时候他正准备洗澡睡觉,挂断电话就和姜颖请假:“老伴,大哥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他,他喝多了酒。”

    姜颖一听就眉心不住的跳,看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这个时间童志峰开车出去她挺不放心的,何况是去接喝醉的童智杰?听到童智杰她心里就不舒坦,听到“酒”字心里就发憷。

    从童志峰生病痊愈了到现在,每次出事都出在“酒”上面,姜颖特别想让童志峰离“酒”远远的。

    “志峰,大哥喝多了你帮忙给他司机打个电话去接吧,他真喝的太醉,你也不好把他往家里送。”姜颖说的是实话,童志峰还真拖不动童智杰,背不能背抗不能抗的。

    童志峰一听就不乐意了,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含了赌气的成分在里面:“老伴,你这话说的,我一个大老爷们还能帮不了我大哥吗?行了,我去去就回,你先睡吧。”说完人拿了车钥匙就打开门走人了。

    姜颖叹气,也知道童志峰的牛脾气上来了,跟他生气就是没事和自己过不去,也就不管了,洗完澡就坐在床上看电视,到底是不敢睡过去,童志峰不回来,她这心里还是惦记着的。

    这边童志峰开车就朝着二个人经常喝酒的酒吧驶去,人到了地方将车子停好就进去寻人。

    童志峰四处瞅着,踏在节奏感强烈的音乐上,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扫着在场的人,终于在最里面的卡座里寻到了童智杰,快步走了过去,将童智杰手中的酒杯端走皱着眉头问道:“大哥,这是遇到什么糟心事了喝这么多的酒?”

    童智杰被人夺了酒杯,抬起朦胧的醉眼看向童志峰,好半晌才对上了焦,咧着嘴呵呵的笑:“志峰,来,陪老哥我喝一杯!”说着人已经又从桌面上拿起一个空的酒杯,拎着酒瓶子倒满了,手晃悠悠的端着凑到了童志峰的跟前。

    “大哥,我开车来的,没法喝酒,咱们先上车,边走边说成么。”童志峰将酒杯接过放到了桌子上,好言哄着童智杰。

    童智杰“啪”一声打开了童志峰的手,红着脸吼道:“你也看不起大哥是吗?啊?你闺女如今出息了,你就看不起大哥我了,行,你就护着你的宝贝闺女吧,让她好好的争好好的抢,童氏财团放到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手里早晚得成为骆子铭的,让她能吧,哼!以后你儿子得不到童家家财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童志峰听完心里就“咯噔”的露跳一拍,说他傻不知道争,其实心里也是惦记着童家的家产的,只不过知道自己的斤两不去夺罢了,他想的很美好,童氏财团肯定要童家的后辈来继承,童文钦没了不还有童沥么,老爷子咋着也不会亏待他儿子的。

    早晚童氏得落在童沥手里,自己儿子发达了他能没有好日子过吗?

    可是童智杰说的话让童志峰的脑袋瓜转悠开了,童昔冉可是嫁人了,她现在进入了董事会,下一步可是要争总经理的,没有得到的时候暂且不说,得到后她还能放手让给童沥吗?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呵呵,小冉这是又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吗。”童志峰干脆就在童智杰身旁坐下,对自己的女儿是宠爱,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他可是知道骆子铭的能耐的,自己的闺女被他蛊惑了将手里的股份转出去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的童志峰可不知道童昔冉在与骆子铭结婚之前已经签署了“股份代理行使权力”的合同,童沥和童昔冉名下的股份可是由骆子铭代为行使,到童沥大学毕业入驻公司后再如数奉还的事情。

    这也是为何骆子铭会将一切有利于童氏财团发展的项目想方设法让童氏分一勺羹的缘由。

    童氏财团的资金越多骆子铭手中的股份就会越值钱,到时候给童沥的资产就越多,他也是相当卖力的为童沥赚钱。

    “哈,你的好闺女嫁给了骆子铭那心就自然而然的向着夫家了,你可知道她为了讨好丈夫做了什么事情吗?”童智杰醉眼朦胧,伸手揪住了童志峰的衣领,凑到他跟前喷着酒气。

    “啥?”童志峰心里“怦怦”乱跳,总觉得是不太好的事情。

    “你喝,喝完老哥就告诉你。”童智杰蛊惑着童志峰,将酒杯凑到了童志峰嘴边。

    酒香充斥在童志峰的鼻腔中,周身的细胞都暴动起来,他本人就特别的贪恋酒,他为了不喝酒可是容忍了好一会儿,定力在酒面前都可以打个负号。

    鬼使神差的他低头抿了一口,喝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瞪着童智杰惊喜道:“这,这是?”

    “嘿嘿,干邑之王,路易十三,刚好五十年!”童智杰晕乎乎的从身边的椅子下面拿出那瓶白兰地,指甲敲击在瓶身上凑到了童志峰跟前,让他看清上面的字。

    “给我尝尝!”童志峰兴奋的就去拿酒杯,一口喝下去大半杯,满脸的陶醉:“不愧是干邑之王,太特么带劲了!”

    “喝,喝吧,老哥和你慢慢说,嗝——”童智杰打了个酒嗝,涨红着脸喘了几口气接着说自己没说完的话:“你家丫头胳膊肘子当真是往外拐,我每天在公司奋斗就是为了给童家赚钱,可前几天我才查出一件事,我特么每天在给别人打工!”

    童志峰一杯接一杯的倒着酒喝,这酒就是有吸引人不停喝下去的魔力。

    饮用人头马路易十三就似在经历一段奇幻的感官之旅,最初是一次涌入舌尖不同的果味甜香,随后又品尝到了雪茄的香味。如此迷醉层层涌入口腔的果味香味足足有八种,使得童志峰眯着眼睛仰靠在卡座上,单手端着高脚杯,享受着上流社会的奢华。

    童志峰又喝完了一杯,弯着眼睛笑侃童智杰:“大哥也爱开玩笑了啊,咱们一家子努力不都是为了老爷子吗,让他老人家和老妈在国外能够好好的享受晚年之旅。”

    “屁话!老子赚钱给自己老爸老妈花心里铁定乐意,可特么老子在给一个外姓人赚钱。”童智杰的眼睛都快喷出火焰来,愤怒的直起身子如同斗鸡。

    “外姓人?”童志峰可算从酒的余香中回身,认真的看向自己的大哥。

    “哼,还不是你的好闺女,你以为骆世纪坛的CEO为什么娶她?还不是她嫁妆丰厚?自己手中和她老弟手中的股份可都在骆子铭手下,人骆子铭啥都不用做就成了咱们童家第三大股东!”

    童智杰阴阳怪气的说着,偷偷观察着童志峰的脸,这件事他也是刚刚得知的,他之前还纳闷为什么骆子铭好端端的管起来童氏财团内部的事情了,以为是为了和骆烨轩争一口气,后来察觉出了不对劲,费了很多力气和骆烨轩二人通过各种途径这才查出童昔冉和骆子铭是签过婚前协议的。

    具体内容不得而知,可那个协议签署的时候动用了童家的律师,还是专门负责童氏财团股份纠纷方面的资深律师,这不得不令人心中起疑,律师团里也有童智杰派系的人,几番周转二个小时前才将这个消息拿到手里,对童智杰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童昔冉还比较容易解决,可是骆子铭……

    想到骆子铭背后的骆世纪坛和骆老爷子,童智杰心里就怨毒的不行,凭什么他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要拱手送人?

    “你,你说什么?”童志峰手指颤抖的指向童智杰,显然不敢相信他刚才听到的话。

    “我说,你的好闺女为了嫁给骆子铭可谓是不惜手段,连自己亲弟弟的权益都上舔着送人了!”

    酒吧里面音乐声很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离的很近也听的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童智杰直接凑到了童志峰的耳边拔高音量吼道,可谓是将每个字都吐的很清晰,生怕童志峰听不到。

    童志峰觉得全身的力气都似抽干了,手中的杯子直接掉在了腿上,滚了两下又落在了一旁的卡座上,使得他迷恋的液体打湿了卡座留下一片水渍而他也浑然未决。

    “股份……股份给了骆子铭,我说呢,我说怎么突然间就结婚了,还是和骆子铭,我就说我们童家的女儿怎么好巧不巧的都被骆家的人看上了,原来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她怎么这么自私,连小沥都不放过,她怎么这么自私!”

    童志峰喃喃自语了好一会儿,眼睛都变得湿润起来。

    恰好音乐停止播放下一曲,微弱的声音依然被童智杰收入耳中,他冷笑一声:“怎么这么自私?嫁入豪门,嫁给骆子铭这个骆家下一代的当家人做少夫人是多么的风光,她怎么不去拼搏一把?自从嫁给了骆子铭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吧?张嘴闭嘴都是骆家都是骆子铭,可曾想过你们二老?”

    童志峰本不还有些怀疑,可童智杰的话却如醍醐灌顶般将他给震醒:是啊,这段时间童昔冉对他的态度可谓是愈发的恶劣,自己身为老丈人只要开口同骆子铭说话那厢就东扯西扯的阻止,他怎么没有资格了?

    听到事实才知道不是他不够资格,是女儿已经太过偏帮骆子铭了,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他们二老,没有了生身父母,有的只是如何攀上富贵,登上高位!

    不行,他要去当面问问她!

    童志峰也顾不得和童智杰寒暄,目光慌乱的站起身就往外走,脑子里乱哄哄的,胸腔里却充满着怒气,急需要一个宣泄口。这些事情如果是真的,他一定要让童昔冉将股份吐出来,她要去做豪门太太让她做去,儿子的钱一毛钱都不能动!

    童智杰看着童志峰踉跄而去的背影,眼中的迷醉渐渐散去,缓缓坐直身子看了看只剩下一半白兰地的酒瓶,自己倒了一杯,仰头喝干的时候隐约可以看到他隐藏在酒杯后的笑容。

    童志峰被风一吹脑子清明了不少,眼睛因为酒精的熏染非常的明亮,打开车门就往女儿女婿的新家方向驶去。

    车子在路上行驶的飞快,童志峰差不多将油门踩到了底,此刻已经十点多了,路上的车辆没有白日多,童志峰满腔的怒气都发散在驾车上面,恨不得立刻飞到童昔冉面前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又一个路口,童志峰打了个嗝,各种清雅的花香味飘散,路易十三的后劲儿开始挥发,余味萦绕在他的身上让他的思绪停止了两秒钟,就这么两秒钟他的手转动了一下方向盘,车头朝着路边移动。

    “砰”一声巨响,车身猛然一震,童志峰因为惯性身子前倾伏在了方向盘上,脚底踩向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刺耳的响声彻响在空气中。

    一个人影被压在橙黄色的三轮车下,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寂静无声。

    “撞死人啦——”人行道上不知是谁大声喊了起来,随后接二连三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连成一片。

    童志峰吓得没有了主意,哆嗦着去摸手机就要打电话给姜颖,可是手指颤抖的根本摁不到号码上面,连续三次都没有把电话给打出去。

    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就听到由远而近的警铃,吓得他手一松,电话滚到了脚底下。

    童志峰终茫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四周,车子旁边已经围了不少人,不一会儿,警铃作响,救护车和交警均赶到了现场。

    疏散群众保护现场的同时童志峰哆哆嗦嗦的透过车前玻璃向外看,几位穿白大褂的人迅速的抬着担架赶到了三轮车旁,当先一人将手放到了那人的大动脉处感受到跳动,惊喜的对旁边的人说:“有气息,看样子只是休克了,快,氧气瓶,车中准备电击。”

    童志峰高悬的心因为医生的话落在了实处,后怕的拍着胸脯:幸好没死,幸好没死。

    眼巴巴的看着那人被抬上了担架,几辆车子都开着大灯,灯光明亮童志峰看到自己撞到了环卫工人,看起来是名中年妇女,双眼紧闭头上并没有流血,不知伤到何处。

    正伸着脖子想要看的更远的时候,交警在外面瞧他的车窗:“别看了,下车!”

    童志峰一个激灵打开车门,对着交警就认罪:“警察同志,我真不是故意的,刚才有点头晕想着将车子停在路边缓缓,哪里知道……”

    “你喝酒了?”交警姓刘,带着两名刚入职交警大队不久的新警员小李和小张来处理这次事故。童志峰一开口说话酒味扑鼻而来,使得小刘的眼神冷了几分。

    童志峰的声音戛然而止,立刻双手去捂自己的嘴巴。

    小刘拿出检测仪冷着脸凑到童志峰面前命令道:“吹一口。”

    童志峰的脸刷的白了,畏畏缩缩的不敢动。

    “快点!”小刘的态度冷了几分,面对这种酒后驾车又不配合的人时很难能给个笑脸,何况还撞伤了人,闹没有闹出人命还不知道,要等医院那边出结果。

    酒后肇事已经够给眼前的人喝一壶了,再加上肇事伤人,可谓是罪加一等!

    童志峰没有办法,只能对着测试仪吹了一口,数据很快显示,0。8清晰可见。

    小刘眉头一皱,直接命令道:“驾照拿过来,跟我们走一趟!小李,将他的车子开到交警队。”说完拿出手铐铐在了童志峰的双手上将他带上了警车。

    童志峰心里哇凉哇凉的,手腕上的冰冷触感让他感受到了沧桑,脚脖子上跟套了脚镣似的根本迈不动,头垂的低低的,悔恨不已。

    小李连忙过来检查车辆,一低头就看到手机荧幕亮着,有来电。小李看到好几个未接,接起来听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就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大姐,这位同志酒后驾车撞伤了人,已经被我们副队带去了交警大队。”

    这边的姜颖一听,脑子嗡一声就炸开了,问清了哪个交警支队就穿衣起身。她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刚刚准备歇息的童沥,听说老爸出事了忙披着外套和老妈一同出了门。

    路上姜颖犹豫再三还是打电话给了童昔冉,她心里虽不愿意麻烦女儿女婿,可她在政府机关上班,总不好去劳烦自己认识的人出面协调这件事,何况电话里那名警员说的很清楚:童志峰是酒后肇事。

    酒驾分为饮酒驾车和醉酒驾车,饮酒驾车还好,罚款拘留一段时间。如果是醉酒驾车那可是要进入刑事案件的,可童志峰搞出来的状况不止这些,他撞伤了人。

    一旦酒后伤人,能够私聊还可以,如果对方咬死不放非要走法律途径,童志峰进去那就定死了,除非他们家找人来解决这档子事,来个官大压死人。

    何况伤者人在医院,伤到什么程度暂且不万一由“撞伤”人变成了“撞死”人,那童志峰就背负上一条人命了啊。

    童昔冉心中焦急的不得了,就跟压了一团废气排不出去似的。本身来个“好朋友”就暴躁个不停,这又在电话里听到老妈惊慌的声音,得到的消息就跟晴天霹雳似的炸的她两眼昏花。

    “我真不想管他!”童昔冉气的不行,可说着不管的话人已经快速的穿戴好了。

    骆子铭也没有安抚她,只是默默的换衣服,拿起车钥匙站在门边等童昔冉,这么晚了总不能让她自己出门,看她生气的样子开车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这么晚了,你们要出去啊。”温瑜起来喝水听到动静就披上外衣出来看,一看小两口穿戴整齐的准备出门,微微有点愣神。

    “妈,你这是?”骆子铭看到温瑜就笑起来,稍微挡着童昔冉,生怕童昔冉脸上的表情被温瑜看了去。

    “我刚刚口渴喝了点水,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吗?”温瑜往童昔冉的方向看了两眼,没有看清人就不再乱瞅了,也没有在意。

    “没有,朋友打电话让出去玩一会儿,难得的假期。”骆子铭笑笑:“妈,你回去睡吧,我们几个出去玩会儿回来就不知道几点了,你不用担心。”

    “哎。”温瑜看骆子铭面色如常,虽然诧异儿子大半夜的找朋友玩的举动不常见,可一想二人刚刚结婚,总要有私人独处空间的,也就不再管了,连嘱咐的话都咽了回去就关上门回床上躺着了。

    骆子铭这才揽着童昔冉的腰身扶着她下楼,看她的状态明显不太好,夹在怀里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轻微的颤抖,女人的脆弱被她不自觉的表现出来,使得骆子铭的心窝子都跟着一痛。

    童昔冉双手下意识的搁在腹部上,小腹部隐隐作痛,这才刚开始,每次“好朋友”来的时候她都各种疼痛,那一抽一抽的感觉就跟人形容生孩子时宫缩似的,频率渐渐紧凑,疼痛逐步增大。

    小时候因为这件事姜颖没少操心,吃过一段时间当归,结果还是疼,人说吃止痛片管用,可小姑娘家家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经常吃那玩意儿对身体可不见得好,想着未来姜颖就没让她图那一时。

    好在这种疼痛最多持续个三天,第二天就减弱了不少。

    喝热水用暖水袋暖着倒也能缓解缓解,这么些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今天的疼痛来的汹涌猛烈,童昔冉皱着眉头脸色苍白,琢磨着应该是那碗酸辣粉的结果,期间可是禁辣禁凉,尤其是辣,她只要一沾,那七分疼痛都能给疼到十分。

    “还很疼吗?”骆子铭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童昔冉被痛经折磨的无力模样,单手握着方向盘,将手搁到了童昔冉的腹部上。

    “疼。”童昔冉被疼痛折腾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手心脚心都是凉的,声音都有气无力的。

    骆子铭的手心很热,刚放到她的肚子上就能感觉到温度,这比她自己用冰凉的手心抚着好用多了,也不矫情,稍微往后面靠了靠,让骆子铭给她揉肚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车中很安静,都临近午夜了,柏油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骆子铭单手开着车单手为童昔冉揉肚子,精神高度集中,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他没有心思想可童昔冉却一直在思考着。

    电话里姜颖说的也是个大概,她也在路上还没有到,至于什么情况童昔冉就更不太了解,她就多嘴问了两句,为什么老爸会晚上开车出门。

    听到姜颖说是大伯喝醉了酒打电话给童志峰让他去接的时候,童昔冉道了声知道了就扣断了电话。

    只要和童智杰有干系,童昔冉就觉得事情不简单,尤其是她这边刚刚将童欣茹进入董事会的名额给占用了,将她排挤在董事会之外的时候,她就知道大伯不会善罢甘休,她有想过童智杰会从老爸那方面下手,但怎么着都想不到童智杰会搞出这么一桩事。

    在童昔冉的认知中,顶多童智杰给自己老爸洗洗脑,让他再来作自己一番。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次数多了对待童志峰的作她已经有了应对的经验,让他作去吧,不理会就好,作完再一家人坐他跟前上个政治课,最后送点甜头这事儿就过了。

    可童智杰玩过了头!

    童昔冉眼睫垂下,眼眸中划过一抹凌厉的光芒,她并不是小绵羊,等着野狼张开血盆大口伺机吞噬她,她也是会反击的。

    “爸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童昔冉突然出声。

    骆子铭“嗯”了一声。

    他到底要不要插手还待定,要看事情的严重程度。眼睛一瞥副驾驶座上的妻子,将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收入眼底,不语。

    自己岳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看的很清楚,如果人没有性命之忧,他出力的话应该可以会省很多的惩罚,但他并不想去费这个功夫,原因有两个:一是童昔冉没有开口求他,二来他觉得给童志峰点教训比较好。

    童志峰就是仰仗着自己是个病人才会各种作这一家子人的,安逸的日子过疲乏了不得找点事情做么。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过点刺激的生活,保管他这辈子都记忆犹新。

    骆子铭将车子停稳就看到了在交警大队院外焦急等着的姜颖,童昔冉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脚踩在地面上时跟踩在棉花上似的,酸软无力,她咬咬牙,顶住了。

    “小冉,子铭,你们可算来了,妈刚去问了,你爸这是醉酒驾驶,要判刑的!”姜颖焦急的握着童昔冉的手,人虽看起来还算镇定,但那嗓音的抖动将她的担忧表现了出来。

    童昔冉咬着呀才没有两眼昏花,心中恨的不行。会开车的谁不知道现在查酒驾查的最严了,普通饮酒驾驶还得罚款1000—2000元,扣压车扣压半年驾驶证,出了事故这辈子都甭想开车了,驾照吊销,终身不得再考取。

    这可好,醉酒肇事,等着进监狱吧!

    “让他关在里面吧,不管了,走,回家回家!”童昔冉肚吸着冷气肚子里绞着疼,强忍着才站在地上。

    “妈,小沥,爸怎么样了?负责这个事故的是谁?咱们先进去看看问明情况。”骆子铭搂着童昔冉,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肩膀,知道她这是小脾气发作了,典型的口是心非,不担心怎么可能接到电话手忙脚乱的往这边赶。

    姜颖知道童昔冉的脾气,也没有说话,四个人就往里面赶,童沥将问到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就是这样,人是环卫工人,刚打扫完那片区域的卫生,骑着车子走呢,也不知怎么老爸的车头就朝着她驶了过去,人就被三轮车扣在了下面,当时是休克了过去,这会儿还在医院里检查呢。”

    骆子铭听完后点点头,最起码现在人没有生命危险,有些程序要等受害人苏醒过来后才可以实施的:“她的家人怎么样?”

    “这个不清楚,交警那边并不给我们看详细的信息,只说等着相关部门的判决,人要先拘留起来。”

    童沥说起这个也皱起了眉头,按照正常来说,他们身为肇事者的家属是有权利了解到受害者家人的情况的,这样才能从这方面入手,一般双方协调好做出赔偿后应该会减轻点刑责的,可公安相关部门并不松开也透漏消息,给人的感觉就是要坐实了童志峰的刑事责任似的,非得给他送到牢里去。

    骆子铭看了眼童昔冉,没有再说话,在进到里面之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后他和对方聊了一会儿,得到一个准确的回复后才扣断电话走了进去,一进去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现在还在等医院方面的消息,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负责记录案件的是办事员小张,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眉眼清晰性子却直爽,对酒后驾车的人痛恶至极,说话的时候就比较死板了,抬眼看到了姜颖又来了连身都没起,继续手上的工作。

    童昔冉看着老妈的样子就知道她刚才已经受到过冷眼了,眉头微蹙,心里有点不大乐意了。

    骆子铭可谓是将童昔冉的一举一动都收入了眼底,单手叩击在玻璃桌面上,“哒哒哒”的响着,声音平静淡漠:“你们副队长呢?来见我。”

    小张有点不耐的抬起头,正想呵斥可一对上骆子铭漆黑深邃的眼睛时,瞬间被他的气场所震慑,呆呆的仰着头看骆子铭,一时忘了答话。

    童昔冉对天翻个白眼,不是肚子疼就要笑出声了,心里暗暗骂道:到处勾搭沾花惹草,没看到自己媳妇在这里站着吗?

    骆子铭看对方没有反应,冷哼一声:“警察的办事效率也这么低吗?”

    “你说什么呢?这都几点了,我们副队刚刚有事,今天这里是石警长负责的,喏,他来了。”

    小张手一指,几人回头看到了从里面端着茶杯走出来的男人。

    石岩看到办公室站着几个人,就笑呵呵的率先朝骆子铭伸出了手:“骆总,稀客稀客,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骆子铭扬眉,什么风石岩能不知道吗?不过还是伸出手同石岩一握,笑的不动声色:“石警长,好久不见。”

    “是啊,骆总是办大事的人,肯定没有机会注意我这种小角色咯,呵呵,说说看,这是遇到什么事了?”石岩松了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热气呵在脸上湿润润的。

    骆子铭嘴角挂着清浅的笑,眸子里却是一闪而逝的嘲讽,这人在两年前的时候曾经见过,当时也就是个办事员,两年时间才混个警长按理说面对自己不应该太过摆谱,不过刚才他给从电话里得知,石岩并不是自己这方的人,近来警司部门人员可能会面临大的调整,原处长面临升迁或者调职,但无论哪一种,处长这个职位是要空出来的。

    现在有可能升到这个职务的有两人,一是局长黄辉仁,一是副处长胡毅武。

    而石岩攀就是黄派系的人。

    自从石岩出来后,姜颖的脸色就变得很不好,她对着童昔冉使了个眼色,二人走到了门外:“妈认识这个人,他可是和你许叔叔的对头,看着你许叔叔的位置许久了。”

    “那妈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是有意将事情闹大了?”童昔冉很快琢磨出了关键的地方,一听姜颖提起许斌,她就想到了黄辉仁,既然不是许叔叔的人,那就是黄辉仁的人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黄辉仁可是和大伯走的很近的。

    一桩酒后肇事又牵扯出了警司的内部派系斗争,今天负责这个案子的既然是黄派系人,那就不可能善了了,铁定是往严重的来。

    童昔冉掏出手机震了下童沥的电话,等童沥出来后和他说:“小沥,你去查下医院那家人的情况,看看能否先把家人给安抚下来,只要他们那边不闹,这件事情还能有回转的余地。”

    童沥点头,只说自己能够办妥,至于怎么办他没说童昔冉也没有问,自己弟的本事并不只是读书,看起来是邻家阳光大男孩,实则他也为了童氏做出了不少努力,只不过蓄势待发不想那么快暴露而已。

    “妈,你和小沥一起去。”童昔冉握了握姜颖的手,母女二人交换个眼色。

    姜颖明白了女儿的意思,是让她去打掩护,免得让大房那边察觉出什么把矛头对准童沥,童文钦的死在大房心中就是一根刺,童沥隐忍不理会公司,做那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好儿郎,就避免了树大招风。

    看着童沥和姜颖坐车离去,童昔冉才进到里面朝着另一间办公室走去,见里面有一位警员在整理宗案,敲敲门走进去笑呵呵的询问:“你好同志,你可知道刚才那场事故的肇事人关在何处吗?什么时候能够探视?我是他女儿。”

    好巧不巧这个人正是将童志峰带到交警大队的小刘,听到柔柔的女声就向门边看去,女子穿着紫色风衣立在眼前,长发因为刚刚进门飘起一束,眼眸亮晶晶的就似夜空中的星辰,此刻弯起好看的弧度,浅笑妍妍。

    小刘微愣神就跟着笑起来:“你说那个酒驾的人啊,他关在隔壁间的拘留室里,刚刚问完话,正在那里歇着,今天太晚了,如果你想见的话可以等到明天早晨九点以后,走正规程序就好。”

    “这样啊。”童昔冉眉头微蹙,语气很是失落:“他怎么会酒后驾驶车辆呢,唉,也不知到底喝了多少久,怎么还撞了人呢?不会被关个几年吧。”

    美人皱眉叹息很令人心疼,尤其是童昔冉因为痛经脸色苍白更平添意境,小刘也不受控制的放缓了声音:“不会的,他并没有醉酒,虽然测试的数额高达0。8,但在边缘线,也是可以归到饮酒驾驶里面的,只不过这个撞伤人可不好弄,虽然要走司法程序,但如果对方不起诉的话,就不会太过严重,你不妨往那方面着手看看。”

    童昔冉一听,心中一喜,面上却从茫然恢复了清明,连连道谢:“同志,真是谢谢你了,谢谢,那我明早再来。”

    “哎,好,那个明早我不在,可以帮你安排旁的人接手这件事,你可以早点来,这样我能帮你引荐。”小刘看着童昔冉热情的补充了一句,直到人没了踪影这才收回目光,摇摇头叹息:“女儿看起来简直就是男人心中的女神,可惜老爸太窝囊了,唉。”

    人从办公室退出来的时候眸光变得愈发的冷,饮酒驾驶,之前姜颖说对方告诉她是醉酒驾驶,饮酒和醉酒仅一字之隔可却是没犯罪与犯罪的差别,这些人看来是有意将事情闹大,想要给老爸弄出个牢狱之灾。

    童昔冉没有再去寻骆子铭,在外面待了有一会儿才看到骆子铭走了出来。

    “先回家,明天一早再来。”骆子铭沉稳的迈着步子,走过童昔冉身边自然的揽着她的肩头,拥着她往车子旁边走。

    “子铭,我刚才问了,有个警员说老爸并不是醉酒驾驶,是饮酒,测试的数值刚巧达到0。8。”童昔冉的声音微冷,被风卷着破碎在空气中。

    骆子铭没有说话,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扶进去,自己才绕过车头上车,又帮童昔冉系上安全带:“那家人的情况让小沥去查了?”

    没有看到姜颖和童沥,骆子铭就知道童昔冉是给他们安排了别的工作,见童昔冉点头,不置可否。

    发动车子的时候骆子铭状似随意的问道:“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

    “呵!他给我家送了厚重的大礼,我岂能不给予回礼以彰显身为晚辈的风度?”童昔冉扬起恶魔般的笑:“父债子偿,就让他的宝贝女儿接受大礼吧!”

    ------题外话------

    女主一直被动守擂,现在要主动出击了,开启虐渣道路,先从渣女开刀。

    至于女主的爸爸,唔,看吧,惩罚是无法逃脱的,牵扯太多,虽被设计但是酒后驾车是他自己的作为,并没有旁人蛊惑,希望他经此一劫能够看清一些事情。

    精彩继续,看文吧(づ ̄3 ̄)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