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70】吃饭挑事,美男相邀!

【070】吃饭挑事,美男相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你是不是把股份都给了骆子铭那个小白脸?啊?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胳膊肘往外拐,上赶着给男人送钱又送人的?”

    童昔冉错愕的瞅着眼前对着她怒目而视的男人,怎么也没有想过自己忧心一天的老爸见到自己后是这样一副模样。她的眼睛潮湿,好在她知道这间会客厅是骆子铭找关系后特意安排的,里面没有监控仪器。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无法接受童志峰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这就是你酒后驾车的原因?”童昔冉的声音渐渐冷却。

    听到童志峰的追文她已经不再担心他了,能够咆哮发怒在自己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时候,脑子里想的还是那天被童智杰唆使的话语,可见没有什么大问题。

    难怪出事故的地方与她娘家的方向有点远,之前她还以为是童志峰到了这边喝的酒,可那车形式的轨迹可不同,听闻了童志峰的话她心里才明了,合着是因为这件事情他要去找自己算账啊。

    呵,不愧是她的亲爹,为了找她讨个说法,连命都打算不要了。只不过,童智杰是怎么知道这家事情的。

    “你管我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问你为什么要把股份给了骆子铭,你到底是不是童家的女儿?你有想过你弟弟吗?童沥手里就这么点东西你为了嫁入豪门都不管不顾的送人,你要脸不要?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是吧?”

    童昔冉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真该让你关进去好好的反省反省,擦亮眼睛好好看看,是谁把你给送到这里来的!”

    看着说完话头也不回就打开门冲出去的童昔冉,童志峰拔高音量吼起来:“反了反了,你滚吧,都滚吧,不用管我,让我死到里面死到里面!”

    警员站在门边敲敲门,警告道:“禁止喧哗!”

    因为上面有交待要等到童志峰的家属探望完毕后才能给童志峰实行关押,所有他也是流程上的提醒,说完就将门扣上在外面守着。

    听到警察出声童志峰里面噤声,蔫的如同霜打的茄子,刚刚的一切精神气全都散完了。

    姜颖和童沥也赶了过来,就看到迎面出来的童昔冉,紧绷着一张脸,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焰来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看出来了,童昔冉这是被气的,没事谁气她,还不是里面关着的那位吗?姜颖无奈叹息,童志峰还真是不省心。

    “妈,你们去看看他后这段时间都不用来了,让他好好在里面待着,啥也别打理,让他看清楚事实到底是谁把他给送到这里来的!”童昔冉留下这句话就气呼呼的走人了。

    姜颖张张嘴,无奈的摇头。

    “妈你去吧,我出去看看老姐。”童沥皱眉,看这样子老姐是真的气得狠了,老姐对老爸的脾气早就摸索出来了一套对路,像今儿气的如此狠可是第一回,他不放心,得去看看。

    姜颖点头:“你好好劝劝你姐,别给身子其怀里,家里的很多事情瞒着你爸怕他往外说,我们都懂得她的苦心。”

    童沥不再停留,快速追了出去。

    姜颖返身进了里面,对着立在门外的警员笑笑,道了句辛苦了麻烦了才开门进去。

    街边的豪车旁,童昔冉抱着胳膊站在车旁正在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来排解快要从体内胀破的怒气。骆子铭含笑在她身边,看着妻子炸毛的模样忍不住调侃起来。

    “悠着点呼吸,这样把冷气往肚子里灌等下你就该嚷嚷肚子疼了。”

    “我现在就肚子疼,气的!”童昔冉将最后两个字咬的很清晰,说着还朝着童志峰所在的方向呶呶嘴,生怕旁人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恰好就看到童沥追过来的身影,童昔冉深吸了几口气将脸上的怒容散去,换上了一个笑脸。

    “老姐你别笑了,比哭还难看。”可还不等童昔冉说话,童沥就开始打趣起童昔冉,满脸的嫌弃。

    童昔冉的火气蹭的蹿了出来:“嫌我难看,你们一个一个的都嫌我,行啊,我招人嫌,我走人还不行吗?不就是拿了你手里的股份吗?老爸非说我忽悠你骗走了你的东西,我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他宝贝儿子不同意不签字我还能支配的了了!”

    童沥皱起眉头:“老爸找你是说那些股份的事情?”

    骆子铭只垂着头单脚支在石阶上靠在车头而立,掺合到童家的家务事他向来是很乖巧的不往上赶的,他深知耳朵什么时候可以听嘴巴何时可以说,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嗯,去查!看是谁嘴碎在童智杰跟前乱说话,老娘非要给他个颜色瞧瞧!”童昔冉是被彻底惹毛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童智杰狠到这种地步。

    不管如何童志峰都是他的亲弟弟,在对待童志峰上面童智杰向来是存在着几分亲情在里面的,童昔冉和童沥都是孝顺的孩子,看在这份亲情他们也都不会真的对童智杰怎么样。

    可现在童智杰故意让童志峰喝酒再在他酒劲上来的时候拿出童志峰最在乎的事情刺激他,让他喝完酒后头脑不是很清楚的开车出去找童昔冉的麻烦,这样一头热的冲出去铁定是要出事故的。

    这个时候童昔冉都开始怀疑如果童志峰不出事故童智杰也会安排一个事故给他的!

    “嗯,查到了我来想办法。”童沥清澈的眼眸难得隐藏了一股火焰,伤害他的亲人,是他不允许的。

    他的隐忍是为了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在乎的人,现在,有些人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他不能放任不管。

    “还是我来吧。”骆子铭起身走到童沥身边单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两名男人对视眼神一触就看懂了对方的内心,明了的点点头。

    童沥耸耸肩膀,很无谓的说:“那最好不过,毕竟招惹的是你的女人。”

    “谁是他的女人?”童昔冉不满的瞪向童沥:“他是我的男人,以后在你老姐跟前说话注意前后顺序,他可当不了我的家。”

    换言之,她能做的了骆子铭的主。

    骆子铭扬眉,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不过好在是承认了自己的地位,至于他能否当家可不是嘴上说说就是了,还得看真正的本事,比如,唔,等她好了再好好的调。教调。教让她深深的体会下“当家”的含义。

    “行行行,您老赶紧的上车走吧,在这地儿商讨谁是谁的指不定要走法律途径的。”童沥笑呵呵的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笑闹了两句童昔冉的心头火就散了,她的火气向来来得快去得也快,仔细想想和老爸生气根本不值当,气了半天还是气的自家人,那些戳事儿看笑话的人还不天天高兴的睡觉都笑出声啊。

    骆子铭和童沥打了声招呼后就绕过车头坐了进去,顺势弯腰过来给童昔冉系安全带,也没有当做娘家人在的不自在,做的很自然。

    看的童沥连连咂舌,称赞:“绝世好男人,跟了我姐,损失大了。”

    童昔冉里面从车里往外探身子要去抽童沥,可惜身子被安全带束缚着动作根本不大,那厢骆子铭又眼疾手快的捞了她一把,童沥配合的将车门关上,在外面对着童昔冉举起四根手指头来回的扇着“拜拜”。

    车子启动,童昔冉瞪着车窗外往后倒退的童沥,嘴角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笑意。

    ——

    沈茜将提包搁到了镂空编织竹椅上面,人在前面坐下笑呵呵的面对对面的男人:“我可真没有想到我们堂堂的孟总监会请我吃甜点。”

    盛夏威夷是一家做的比较大的休闲所,清雅素净主调,清幽的音乐,茶品,甜品和清凉的食物很是齐全,吸引了很多青年情侣前来,餐品的种类比较独特,价格偏中高档,所以餐厅中的席位不空缺也不会爆满,很是清静。

    环顾四周,翠绿的颜色和褐色与咖啡色相配使得整体的色调都复古清幽,或花藤或竹椅配合着“盛夏”的主题,在酷暑之日确实是个好的去处。

    如同泉水的潺潺流水声从四角隐藏在繁茂绿叶中的“小喇叭花”放出,人踏入进来后心情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沈茜收回视线后,笑看对面的孟楠之。

    眼前的男人穿着纯白色的开衫,V字领,衣袖挽起一部分,手腕上戴着银色的方形镜面手表,听到沈茜的调侃他只是温和的笑着,将泡好的茶亲自为沈茜倒了一杯,推到她跟前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她尝尝。

    沈茜对孟楠之不回答她的调侃也不在意,端起孟楠之为她泡的水品了一口,眼睛亮晶晶的赞叹起来:“上好的龙井,味道真好,没想到你也喜欢喝。”

    孟楠之抬眸望向沈茜,状似无意的询问:“还有人和我一样喜欢喝吗?”

    沈茜点头,笑弯了一双眉眼,答的更是无心:“当然了,我姐也喜欢喝,每次我去她家,只要喝茶便给我倒龙井,她喜欢喝所以家中一直备着,各种品种的都有。”

    说起童昔冉,沈茜的眼睛里就盛满了笑意,仿佛有无尽的话怎么说都说不够。

    孟楠之闻言那嘴角的笑好似扩大了几分,点点头:“是的。”

    沈茜的话顿住,不明所以的看向孟楠之,对他口中突如其来的“是的”有些茫然,不懂怎么突然间来了句这个回答。

    可是孟楠之并没有给沈茜问她的机会,继续低头侦查,顺便将沈茜喝完的茶杯满上。

    “孟总监,你今天来不会就是请我喝茶的吧。”沈茜喝了两杯茶,不仅没有等到对方开口问她吃什么也没有听到他说什么重点,她又不是喜欢喝这些东西,难道就因为孟楠之长得帅又是她的领导她就得在这陪着笑脸浪费时间啊。

    于是,沈小姐的脸色有点微妙,嘴角挂着笑可那笑容不达眼底,变得就有些皮笑肉不笑了。

    孟楠之看的很清楚,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认真的看向沈茜:“沈助理。”

    沈茜的笑立刻就变成了职业化的完美笑颜,八颗牙齿含蓄的露出:“请问孟总监有什么工作安培给我吗?”

    “有的。”孟楠之点头:“作为我的特别助理,我想你有义务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随时执行我下达给你的任务,现在就有了一项需要你务必圆满完成的第一份上级下达的指令。”

    沈茜肃然起敬,收起玩弄的情绪,两只手交叠放到桌面上认真的看向孟楠之,等着他的指示。

    孟楠之微笑,笑容中含了一丝狡黠:“想办法让你口中喜爱喝龙井的姐姐今天下午五点到这个地方来,单独。”

    沈茜的眼前定格在孟楠之伸出的修长好的的指腹下压着的一张名片,上面是一家私人会所的名字——洞庭会所,眼睛里都是错愕,还不待她询问,就看到孟楠之收回手站起身,他在原地站了两秒钟,又强调了一遍“单独”才迈动笔直的腿留给沈茜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不,不是吧?

    沈茜迅速的拿起包追了出去,在孟楠之的车前挡在了他身前,喘了两口气不确定的问:“孟楠之,你知道我口中说的姐姐是谁吗?”

    孟楠之但笑不语,眼睛飘落在沈茜的身后。好一会儿才轻声吐出三个字:“童昔冉”,随后再不停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沈茜无语的看着开车走人的孟楠之,心里各种吐槽,合着将她叫出来喝了两杯龙井茶的目的就是让她把老姐给忽悠出来?还单独见面,凑啊,这人不会对她姐有心思吧。

    算了,头的第一个指令,总是要完成的。

    沈茜感慨过后,对出卖老姐换取工作的光明前途没有任何的纠结,天平早已倾斜,在她眼中,老姐就是用来出卖的。唯一疑心的是,孟楠之不会因为她和老姐的关系才钦点了她为助理吧?

    难道老姐许了什么好处欠了什么人情给他此刻要还?

    好吧,狗血言情剧上演了,既然是老姐欠下的情债,那更应该理所当然的让老姐来偿还了,迅速地打电话。

    手指翩翩飞舞寻到了童昔冉的电话号码,沈茜笑的如同一只偷腥的小猫,露出森然的虎牙。

    骆子铭看着虽然笑起来但心情依然不太好的童昔冉,将她带到了一家甜点做的不错的点心屋,里面放着简单的桌子供选吃的客人稍作休息。

    甜点甜饮都齐全,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食能够开心,这是童昔冉教给他的,正好路过,骆子铭就当自己陪孩子了。

    童昔冉不知道骆子铭心中所想,只是看到有甜点吃就开心的不行,也顾不上等他,自己率先走了进去在玻璃柜台来回的走着,手里拿个托盘和夹子,看到卖相可爱的就去加。

    骆子铭进来的时候失笑摇头,上前接过童昔冉已经放了大半甜品的餐盘,一阵数落:“小馋猫,这么多你吃的完吗。”

    童昔冉不理她,看到好看的就凑近瞅瞅研究研究,还不待她说话,那边骆子铭就伸出手用夹子将童昔冉看上的糕点给放到了餐盘中。

    结果绕了半个圈的时候盘子里都已经放满了,引得童昔冉吃吃的笑起来。

    两个人走到角落的椅子上坐下,骆子铭又去给童昔冉点了杯柚子蜂蜜水放到桌面上,看着已经没有形象开吃的童昔冉,骆子铭扶额感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久没有吃饭呢,瞧你这模样,哪里有富家千金豪门太太的做派。”

    童昔冉刚将一口蓝莓酱小蛋糕吃进嘴里,嘴角沾了点甜酱,小舌一伸一卷将东西给卷到了嘴里,然后回击:“嫌弃我不淑女?我帮咱妈干仗的时候你可是点赞举着双手赞同的。”

    骆子铭被噎住,顿时不吭声了。这个小女人,在口头上还真的不肯吃亏,他往后的任务又多了一样,把她满嘴的泼辣调调给去掉。

    吃了几口又喝了点柚子茶,童昔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童昔冉的眉眼柔和了不少。

    对着骆子铭笑笑留下一句“我老妹的电话”就接了起来。

    “老姐,江湖救急。”沈茜坐在街边的花台上,抬起手背挡着头顶上的阳光,正午正是阳光热烈的时候,她在外面待了有一会儿头顶被烤的热乎乎的,为了营造自己的凄惨,她选择继续暴晒。

    “怎么啦,瞧你嚎的跟遇到劫色的匪徒上。”童昔冉懒懒的继续吃糕点,口里却不留情,说出的话令对面的骆子铭都暗自咂舌,钦佩不已。

    沈茜早就习惯了童昔冉的调调,如果童昔冉哪天很温柔的同她说话她一定以为老姐脑门磕到了门框上,碰傻了。

    “遇到个神经病请我吃饭,结果让我喝了两杯苦茶水走人了,我为了约会可是连钱都没带,被人丢在了大街上晒太阳,你说我能不嚎吗?”

    童昔冉一听,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声音微沉:“你在哪。”

    沈茜报了地址就挂断电话,将两条腿屈起懒懒的用拳头垂着小腿肚,她选了这么个地儿也是费了一番力气的,不敢直接在盛夏威夷门口给童昔冉打电话,生怕童昔冉问她这么大手笔有情调的人是谁,就靠着11路走了一段距离,选了个离商场不远的人行道,坐在了花池旁歇息。

    她想好了,既然将老姐给叫出来就得剥削一回,听闻各大商场都上新品了,不去血拼就对不起女人这两个字。

    童昔冉叹息一声收了线,将餐盘拿到收银台让人给打包了,又买了杯封口的奶茶装好后拎着朝外走:“子铭,你送我一程然后你就先回去吧。”

    骆子铭点点头,知道是人姐妹俩想要聚聚就没有反对,将人送到地方就看到了童昔冉口中关系最为亲近的表妹沈茜,直发大眼睛,身材修长,个头看起来比童昔冉还要猛一点,青春气息十足,很是靓丽。

    不过他也就看了一眼将人给认清了就收了目光,对着童昔冉嘱咐:“你们先耍着,我会让司机将你的车开过来停在附近,再把钥匙给你送过来的。”

    童昔冉点头,这敢情好,她也是个懒的,有了车方便点,万一一会儿买了东西拎着打车也不好打。

    “给你的。”童昔冉将打包的甜点蛋糕递给沈茜,脸不红心不跳的掰扯瞎话:“你说没有吃东西我就专门给你买了这些,喏,奶茶还热着,趁热喝吧。”

    “嘿嘿,还是老姐最疼我了。”沈茜也不探究童昔冉说的是真是假,打开看看都是模样好瞧的小蛋糕,拎起来就塞进嘴里吃起来:“好吃,老姐等开工了多买点这东西给我送去吧,让我也每天尝尝鲜。”

    “省省吧,我哪里有这时间,要买你自己买去。”童昔冉看着毒辣的太阳,指着对面的商场:“咱们先进去找个乘凉的地方你慢慢吃,这里热死了。”

    沈茜拍拍手,收拾好吃的挽着童昔冉的胳膊二人就朝着对面走去。

    一进入大厦里扑面而来的凉意就将两个人身上的热气吹散了不少,顿时凉爽舒适了很多。

    选了间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小吃店两个人就坐了进去,童昔冉对那飘着辣油的砂锅麻辣烫很感兴趣,就点了一碗来吃,沈茜没有童昔冉能吃辣,看卖相这个砂锅挺好吃的,没有忍住她也要了一锅。

    不一会儿就端了上来,老板招呼了两句就去忙了,别看店面不大,客源不少,她们进来这才几分钟就已经坐满了。

    两个人吃的热火朝天的,店里开着冷气,吃进嘴里的是又辣又烫麻辣烫,顿时体会了一次冰火两重天的快感。

    童昔冉的额头就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辣的她不住的吞吐着红舌忍不住伸出手来回的扇:“真带劲。”

    沈茜被辣的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笑,瞅瞅身后的冰柜,从里面抽出两瓶冰镇冷饮付了款打开后递给童昔冉一瓶,自己先喝了半瓶进肚,随后一擦嘴角,笑起来:“还别说,好久没这么带劲了,姐,约个时间,咱们来个灯火烤肉晚会的,邀请点熟悉的朋友聚聚,自己架烤架烤肉吃,再弄点冰镇冷饮,多爽。”

    童昔冉喝了冷饮后笑起来:“再等等吧,这段时间事情忙。”

    她没有给沈茜说童志峰被拘留十五天的事情,说出来沈家肯定不会愿意该去想办法了,她不太想让亲戚都掺合进来,再说了,她觉得关童志峰一段时间倒是个好事,只要打点好不让他在里面受欺负,晾他一段时间让他好好的反省想想是有好处的。

    免得没事出来就作,被人卖了还在帮对方数钱,对外人笑脸相迎对自己人捅刀子。

    沈茜没有多问,只当是童昔冉刚刚结婚又才在公司里冒头,想要趁着假期准备准备,等过了国庆节还有一场硬仗要打的。别人不知道她是知道的,童昔冉想要趁着势头一举拿下童氏财团总经理的位置。

    “吃完了吗,那走吧。”沈茜将冷饮喝完,两个人说话间店里又来来走走了两拨人,后面又有人进来发现没有座位就走了,可见这家小店的生意不错。

    童昔冉点头,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角,移开凳子站了起来,好巧不巧身后的人也正好起身,就这样一撞,童昔冉往前一倾,恰好沈茜伸手过来拿东西挡了一下。

    而与童昔冉相撞的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人一个踉跄双手一推一摁将刚剩下的半砂锅汤水都洒了出来,将她穿着的白色裙子给弄了好大一片污渍。

    童昔冉和沈茜对这种突发状况都有点愣,在那女孩子弹跳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站到了她身旁,好在反应比较快,童昔冉率先道了歉:“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这纯粹是礼貌上的问候,眼前的情况看起来确实有点糟糕,但两个人背靠背坐着,哪里想到站起来相撞能撞出来事儿,何况如果不是沈茜扶了她一下她可能直接就压倒那个砂锅上面了,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谁曾想童昔冉的道歉一点也没有息事宁人的作用,女孩子直接就破口大骂:“啊,谁特么不长眼睛撞老娘?要死啊,赶着投胎呢是不是!”

    身边陪着的朋友反应倒是不慢,连忙抽出纸巾给她擦拭。可这种毛料的裙子本来就吸水不耐脏,砂锅里又飘着辣油,越擦越多,气的她一把将给她擦拭衣服的女孩的手给打开,瞪着铜铃般的眼睛怒气冲冲的对着童昔冉。

    童昔冉微扬起眉头,她没有大的损失才会选择道歉,又不是她一个人的责任,眼前的女孩子明显是将怒气撒在她的身上了,两只手拎着自己的毛料白裙子,脸涨的通红。

    周围吃饭的人都静默了一瞬,很多人都快速的扒完面前的食物然后站起身匆匆走了。

    店面的老板也走了过来,看到这样的情况笑着走到那名穿白色裙子的女孩子身旁,对着她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啊,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有眼睛不会看吗,这个人不长眼睛让这些汤水洒了我一身,我下午还要去见朋友,把我衣服弄成这样怎么办?我还怎么见人?”白裙子女孩子看到老板出来就跟找到了发泄口似的,一股脑的冲着他倒了出来。

    沈茜忍耐不住了:“别张嘴闭嘴不长眼睛,你鼻子上面那俩窟窿不会聚焦是不是?人长没长眼睛你看不到啊?你背着我姐坐的,你站起来还差点给我姐撞到了桌子上摔着,我们还没找你说事呢你反而倒打一耙,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

    说完她转身面对老板解释:“老板你也看到了,她面前的砂锅可是朝着她的方向倒过来的,这是她自己摁反才洒了一身,非要按到我姐身上,除非我姐神通广大能将手从她身上穿过去把这锅给掀翻了故意泼她这罪名才能成立,这明眼人一看都是不可能的,得了,不扯了,走吧姐。”

    沈茜拉着童昔冉就要走,吃个饭吃了一肚子的火气,到哪里都不能清静,不找事事儿还偏偏找上你,这都是什么事儿都能往自己身上倒脏水的。

    “不许走!你们把我衣服弄脏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吗?”那白衣女孩子挡在了童昔冉的跟前,与她同来的女孩子听闻她的话后脸色微变,忙上前护着她生怕对方两个人碰到了这位祖宗。

    “两位要不道个歉吧,毕竟这事儿你们也有责任的。”那个女孩子年岁看起来小了点,挽着白衣女孩的胳膊将她往后拽了拽,自己的身子靠前看似无意实则是已经将白衣女孩护在了她的身后。

    童昔冉将这细微的动作收入眼底,将视线停留在那名说话跋扈的女孩身上,细看之下才注意到这名女孩子的眉眼很漂亮,尤其那双眼睛很亮很大,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她穿着沾满污渍的衣服通体的气质也掩饰不住,一身气派与高贵的气息,可见家世不凡。

    “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已经道过歉了,这样吧,不如你让你朋友在外面等一会儿,再去临时买件衣服给她换成行么,如果她觉得无聊,我和我姐可以陪她说会儿话。”

    沈茜对这样的人一点好感都没有,不就是有俩钱吗,就眼高于顶的看不起人。不过她心中气也不会在话头上得罪人,刚才人一直挤兑童昔冉她才气不过回了两句嘴,现在想着还是和气解决比较好,根本没必要因为这样的人生气。

    她放缓了语气,也算是换个方式道歉,人衣服脏成这样肯定是不能穿了,还不如让她等一会儿买件新的换上,至于赔偿出钱的时候她可不会往身上揽,毕竟不是她们的错,这就是个意外。

    “我才不稀罕你们陪呢,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站在我跟前的!”白衣女孩显然不领情,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走到了店外,直接就拨打了电话。

    沈茜的脸黑的不行,她也是看这女孩子年纪不大,如果自己在外面这样等着穿成这样难免不会遇到糟心事,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怜悯又换来了对方的挤兑,气的她肺了灌了不少冷气。

    童昔冉叹了口气轻拍下沈茜的手背,自己这个妹子向来顾大局,深知她的性子也知她定是生气了,安抚她两句就想着先离开再说。

    另一个被抛下的女孩子对着二人歉意的笑笑就忙去追白衣女孩,看到她只是在门外打了个电话就等在了那里才松了一口气。可当她看到了远处走过来的人时,脸色又变了变,悄悄往白衣女孩身边走了两步,实际上是让开店门的位置让童昔冉和沈茜二人可以快点走。

    “小姐,听你的指示。”两个西装革履戴着耳机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立在白衣女孩跟前时很庄重的与她说话。

    童昔冉和沈茜刚刚走出来,好似没有看到般朝另个一方向走去,沈茜走了两步回眸看了一眼,有些担心。

    “没事,我们走吧,就像你说的,我们并没有错不是吗。”

    “话虽这样说没错,可是我看她是认定了我们有错,不会善罢甘休的,实在不行我们就出钱赔她的那件衣服好了。”沈茜咬咬下嘴唇,她的职务是助理,大学时学的也是这个,懂得息事宁人的道理。

    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倒没有关系,和童昔冉一起的时候她直觉想护着姐姐,不愿意让姐姐惹上敌人。毕竟姐姐要管理公司,人脉很重要,可能因为不妥当的解决方法错失了客源和合作伙伴,严重的话可能塑造了一个敌人,这些都是沈茜不愿意看到的。

    “且看看吧,我是商人,只会做有利益的投资,这女孩子身份不简单我已经看出来了,端看她想要做什么吧,如果她要骑到咱们的头上,我也不会容许的。”

    童昔冉的话没有说错,这边话音刚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串脚步声,很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已经追上了她们,挡在了她们跟前。

    “这位小姐,我们当家人有请,麻烦你和我走一趟。”男人只用眼角瞥了下沈茜就将专注的视线放到童昔冉身上,说着邀请的话实则却有点命令的味道。

    可见他平时也是跟着主人比较受器重的人。

    身前的两个女孩子,均是容貌使人眼前一亮的一等佳人,可惜得罪了他家小姐,再漂亮的脸在当家人眼中也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

    童昔冉在听到当家人的时候脑子就飞速运转,这个称呼好似有着深刻的含义,她既然在华海市成长又进军了商界,那对格局也是很清楚的,在华海市只有黑白通吃的戚家当家人戚天翰所创建的撼天堂,白道企业撼天集团也是中日中天,在商界自成一派。

    不过据悉撼天集团的总部并不在华海市,而是在港海市,沿海城市又是自治区,相比较管辖没有内地这么紧张,所以那里的黑道就自成一派,名气也传到了内地。

    撼天集团在内地的分公司半年前就已经完工,如今俨然在华海也有隐隐冒头的驱使。

    难道此人口中说的当家人是戚天翰吗?

    唔,如果这样的话,那名女孩子不会是戚翰天的妹妹吧,听闻戚翰天有个同胞妹妹很是宠爱,二人自小失去父母是兄妹二人相依为命生活在一起的。

    “姐。”沈茜紧张的拉拉童昔冉的手臂,总觉得眼前的人气息不同,看着就不似寻常人:“我和你一起去。”

    “我们当家人只请了这位小姐。”那人眉头一皱,说出的话已经有些冷意了,他向来传递当家人的命令时不曾遇到有人反驳,跟着当家人久了,听到反驳的话下意识的就冷了语调。

    沈茜被这冷意冲击到,下意识的缩缩脖子,可握着童昔冉的手不曾松开,更是用力了些。

    “别担心,想必戚当家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我本没有冲撞了戚小姐,说清楚了就好。”童昔冉笑眯眯的拍拍沈茜的手,看起来是在安抚她,实则是报出了对方的身份让她去通知骆子铭。

    沈茜眼睛微变,手心里瞬间溢出了汗水,戚家?不会是港海市的戚家吧,天呐,那可是黑道上的人物啊。

    她咬咬嘴唇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你去吧,别去太久了,不然我也不好给姐夫交待,唔,不然我去和骆管家打个电话说声回去玩家宴不参加了如何?”

    童昔冉含笑点头,暗道沈茜还真是聪明,不好直接将骆家给搬出来,隐晦的说给骆管家打电话也算是给对方提个醒。

    黑西装男人眼神中滑过一抹疑惑,这个女人怎么如此聪慧,这么快就判断出了当家人的身份,还有骆管家是哪个骆管家?不会是骆家吧?

    男人对着童昔冉伸出手,为她引路,心中却收起了轻视之心,想要要将两个人的对话原数不动的告知给当家人听,如果真的是骆家的话,那可真是巧了。

    路边已经行驶过来一辆黑色的豪车,童昔冉淡定的坐了进去,那名白衣女孩子并没有在车里,想必已经坐另一辆车回去了。她从车窗中对着沈茜笑笑,车子就启动了。

    车子在路上也就行驶了几分钟就停在了一家会所门前,童昔冉放眼看去,是月余前才开业的洞庭会所,扬扬眉毛在男人引领下淡定的走了进去。

    男人一直观察着童昔冉,发现她一路上都是淡定的模样,看起来不曾掀起一丝涟漪,心中暗自暗叹。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女孩子竟然有如此的定力,当真不易。

    坐电梯升到了最高层,然后从电梯里出来转了几个弯后一直走到了尽头男人才停下脚步,他轻敲最里面的一扇微开的木质双开大门,低声说:“当家人,您请的人到了。”

    里面传来清雅的声音:“进来吧”。

    男人让开身子,童昔冉对他笑笑后走了进去,眼前豁然开朗,宽敞的屋子里半面墙壁都是透明的玻璃窗,脚下更是墨色的透明地板,踏上去仿佛踏在城市的顶端,俯视着整座华海市。

    不过令童昔冉觉得心惊的不是屋子里气派的装潢,而是眼前的男人戚天翰对她说出的第一句话——

    “呵呵,闻声不如见面,看来不仅不能从声音判断一个人还不能从外貌去判断。”

    ------题外话------

    透剧:男二登场!

    推基友的文/堇颜《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如果说木槿就是一门艺术,冷彦就是那个折腾(gao)艺术的人!

    木槿,J市狠毒的代名词!

    杀母未遂,却让后母腹中“胞弟”成为血水,被“挚爱”的姐姐和往昔的恋人送入狱中……

    狱中产子,却被告知胎死腹中!

    重回j市,她势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蓄意谋划,睡了J市冷家第一太子爷,他将一切玩弄于股掌之上,却被她戏弄在手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