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79】少时竹马?姑嫂议男!

【079】少时竹马?姑嫂议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坐在劳斯莱斯的后座,看着戚天翰拎起小桌子上摆着的茶壶慢悠悠的斟满了一杯茶水。心里想着有钱人就是奢侈,钱多的各处烧的感觉更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单单在车中配的这套茶具估计市价要达到万元吧,端看戚天翰的雅致,他用的东西都不会便宜了。

    脑子里不自觉就想到了骆子铭,骆子铭也算是身价只可瞻仰之人,可人就能随意的拉套衣服披在身上,当然了,前提是他刚洗完澡什么都没穿的时候。

    呃,怎么回事?童昔冉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果然感觉到了手心下面的热度。

    刚才大脑里飚出来的思想一定不是真的,她怎么会想到了只围着大浴巾的骆子铭,那小麦色的肌肤,性感的腹肌,还有……

    打住打住!不能再想了!

    童昔冉单手握拳轻捶自己的脑门,眼中浮现的都是懊恼之色。

    她今儿一天想骆子铭的次数频频增加不说,脑子里总是下意思的就浮现了深夜的旖旎之色,她肯定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戚天翰的手端着茶杯送到了童昔冉的跟前,就看着她一会儿捂着脸颊一会儿捶脑袋的纠结模样,一时有点怔,好在他的怔忪刹那就恢复如常,清浅的笑着:“喝杯茶降降温。”

    “啊?”童昔冉错愕的看向身边说话的人,脸上浮现一丝羞恼之色,迅速的将头转向一旁,就连耳垂都变成了粉嫩的透明。

    她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在戚天翰的车中,刚才都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啊。

    包里的手机唱起了欢愉的乐曲,童昔冉眼眸中浮现一抹失望之色,随后快速的接起。

    戚天翰轻笑一声将杯子给收回来,自己端着仰头品了一口重新将杯子给放了回去。

    “少夫人,夫人说让您和铭少晚上回家吃饭。”纪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童昔冉听闻后眉头不可察觉的皱起:“子铭怎么说?”

    “铭少说让您稍微等他一下,他手头工作有点多,马上去接你,您下班了吗?若下班了我现在将您接到集团来,等下正好与铭少一同回去。”纪茜揣摩着骆子铭的心思,可谓是十次有九次准。

    他认为骆子铭是不想让童昔冉在这个空档安排别的事情,要将童昔冉给绑在身边看着。

    当然了虽然与骆子铭的目的稍有不同,但骆子铭确实是为了让童昔冉待在他的视线中,这样一来纪茜又做了一回有功的事情。

    “啊,我下班了,我那个,我坐车正往骆世纪坛的方向,要不我自己过去找他吧。”童昔冉听闻后赶紧说着,心里却有点纳闷,她不是给骆子铭发了短信了吗,这人怎么不知道自己下班了没有?

    或许是他没有看到短信吧,毕竟加班的时候有电话会接,有短信的话压根都不会在意的。

    纪茜在电话里笑着说:“那既然这样我就不去接少夫人了,呵呵。”

    童昔冉回应了一声将电话给扣断,随后她转头对着戚天翰不好意思的笑道:“戚天翰不好意思,我婆婆晚上让我回去吃饭,你走到前面的路口把我放下来就好,离骆世纪坛不远……”

    戚天翰转动着手中的茶杯,眼睛盯着茶杯上面的纹路:“好茶,可惜没有陪同品尝之人。”

    “那个,我刚刚在想心事,没有看到你递茶给我。”童昔冉不好意思的笑笑。

    戚天翰含笑不语,长而黑的睫毛之下是一抹奇异的亮光,就在刚才,在童昔冉转头看向窗外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丝巾之下的点点红痕,那是什么东西身为男人想必没有不知道的。

    戚天翰抬起手点了下自己的眉心,嘴角的笑意不曾发生变化,只不过心底的凉意在慢慢扩散。

    “你爷爷有让我带句话给你。”

    戚天翰的声音突然响起,惊的童昔冉霍然回首。

    “我爷爷?”童昔冉的惊诧清晰的表现在了脸上,她的爷爷可是和奶奶在周游世界来个浪漫的暮年之旅,怎么会让戚天翰捎话?

    不对,戚天翰怎么会认识她爷爷?

    “嗯,童爷爷。”戚天翰点点头,转头眼眸中的光亮很吸引人,他笑道:“我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祁子涵。”

    童昔冉的脑子如同被雷击中般,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祁子涵,戚天翰。虽然对童昔冉来说是两个不同的名字,却带给她的意义各不相同。

    戚天翰,是撼天集团的当家人,是时下沿海地带地下组织的龙头老大,是枭雄。

    而祁子涵却是童昔冉年少记忆中除去骆烨轩,与她关系最为不一般的玩伴,可谓用青梅竹马来形容都不差。

    眼前的男人是祁子涵?

    童昔冉震惊过后含笑摇摇头,她不相信,她对戚天翰并没有惜惜相惺的感觉,也不曾从他的身上看到一丝熟悉,面对着戚天翰来来回回的试探和提及往日,她都没有一丁点的忆起,所以,眼前的人可能不是她的祁子涵。

    “呵呵,行了,看你那模样,就跟我认识我似的,也是,都分开了十几年了,我又帅气不少,你肯定是认不出我的。”

    戚天翰轻笑一声,语气里满是嘲讽,淡雅的男子突然间做出与他性格相反的举动给人的感觉竟多了沧桑与悲凉之意。

    童昔冉垂下头,再次抬头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了如常,亮晶晶的眸子里透着睿智。

    “你刚刚回国,可是在回国之前遇到的爷爷?”

    “嗯。”戚天翰点头,他确实才回国不久。

    撼天集团是他的名字谐音命名的,这个集团在内地的鼎立昭告着他进军内地商界开端,开辟出新的战场。

    不过,他却是在一周前刚刚和戚雪蕊一同回的国都,老天爷都在帮助他,让他在当天就遇到了童昔冉,可惜的是童昔冉在几天前已经同骆子铭结婚了。

    戚天翰只是觉得可惜,因为他最初定的回国日期便是童昔冉婚期的当天,却被事情耽搁了,后来遇到了童老爷子从他口中得知他的两个孙女都已经嫁入了骆家,当时戚天翰的反应是愣住,从来都是对什么事情拥有着绝对掌控的男子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第二天就买了机票回国。

    与戚雪蕊约定了时间见面,到时间的时候妹妹没有到,赤城恰好接到戚雪蕊的电话,人来接的时候看到了童昔冉,立马告诉给了戚天翰知道,当时赤城并不太确定眼前的女子是铭少夫人,他完全当时按照命令执行任务的。

    当时戚天翰就在街对面的车中坐着,直接就对赤城下达了将童昔冉领到洞庭会所的命令,他先行一步在会所里等着。

    童昔冉听到后很镇定的点头,她对自己最佩服的事情就是越是应该吃惊或者生气的时候她就会越镇定。

    虽然这是她自认为的想法,就像现在,明明听到了戚天翰提到了自己儿时玩伴的名字,脑海里浮现了那抹曾经在小时候陪伴着她每天锻炼学习的阳光少年,心房中滑过一抹惆怅。

    她一直就喜欢阳光的温润男子,和骆烨轩相遇的时候心房便出现了颤动,源自于小时候她更在祁子涵身边感受到的温暖,她面对这样的男子向来没有办法拒绝,何况当时骆烨轩对她的吸引力达到了她痴迷的程度。

    回想起往事童昔冉才发现,祁子涵就像邻家大哥,带给她安定与温馨。

    “那爷爷说了什么?”童昔冉嘴角噙着淡然的笑,她的眼神很平静,里面不曾有期盼或者怀疑的成分。

    戚天翰眼睛闪烁了几下,轻笑一声好似才开口:“你爷爷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噗!哈哈!”童昔冉一个没有忍住笑出了声:“我信你了子涵,这是爷爷的性子,他说完这个肯定负手一脸高深的模样看着你笑。”

    对童昔冉随口道出了“子涵”两个字,戚天翰失笑摇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性子洒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围着他问他的名字,自己一直对女孩子的接近有点抵触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笑容感染了他,他脸上的笑真实了不少。

    “我叫祁子涵。”他温和的笑着与她说话:“刚才我在这边站了好久,没有看到你所说的人。”

    “嗯,子涵,我信你……”

    那时她脸色说变就变,很快将灿烂的笑变成了板着的容颜,很严肃的问他有没有见过一个人。

    听说自己没有见到后眼眸中滑过一抹得意的笑,很快却被他捕捉到了。

    戚天翰后来见到了童昔冉口中形容的少年,那是一名笑容邪气肆意的少年,那美的仿佛画中走出来的脸加上他周身自然而然带着的魅惑令戚天翰不自觉的皱起眉头,温润的笑散去不少。

    “有人一直在找你,是个女孩子。”

    年少的骆子铭眉毛一扬,嘴角的邪气笑意顿时倾泻而出:“我知道,一个讨人厌的,非常会演戏的瓷娃娃。”

    戚天翰对此心中就对骆子铭存在了嫌隙,两个人因为对童昔冉的形容而在背后进行了一场赌博,输赢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和他知而已。

    当听到童昔冉告诉他说,婆婆要请她吃饭,戚天翰就知道这是骆子铭的手笔,既然如此,那他也要出绝招,总不能让骆子铭的日子过得太过舒服了。

    这个男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将童昔冉给拐走还不透出一丝风声,上次见面又装作不认识大咧咧的走人,戚天翰已经不爽他很久了,两个人暗里斗了十几年了,此刻同处华海市的商界圈,总要卷起一场龙卷风才好。

    “你真是了解你爷爷,那你可知道你爷爷有专门叮嘱让我给你说一句什么别的话吗?”戚天翰狡黠一笑,也学起了卖关子这一套。

    “唔?”童昔冉歪着脑袋想,眼睛亮晶晶的:“我猜他一定是说这个小丫头肚子里这些年没吃别的,专喝墨水了。”

    戚天翰哈哈大笑,顺手去轻拍了下童昔冉的头顶,跟小时候的很多次一样。

    这个熟悉的动作令两个人都有些恍惚,彼此对视的眼睛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往日相处的画面。

    “当家的,到了。”赤城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童昔冉往窗外一看,发觉车子已经停在了骆世纪坛楼下。

    “子涵,那我先去了,下周请你吃饭,这次不是敷衍。”童昔冉知道自己再放人鸽子就不太好了,她是打算回去给爷爷打个越洋电话说说祁子涵的事情。

    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比如为什么祁子涵改名字为戚天翰,为什么他会成为地下势力的龙头老大,为什么会出国,为什么又会进军内地的商界,一系列的问题她都想要知道答案。

    她不问戚天翰是对他存在着一丝疑虑,太多的疑云没有找到答案的时候,她需要时间和过程来解决这丝疑虑。

    “好,那我等你电话。”戚天翰温柔的笑着。

    童昔冉下了车后立在路边,双手在前拎着包看着戚天翰的车子驶远后才回身,待看到朝着她走近的人时,眼睛即刻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

    “子铭,你下来了呀。”童昔冉语调轻扬,小跑几步赶至骆子铭的身旁,顺手就挽住了他的胳膊。

    骆子铭扬扬好看的眉毛,从兜里掏出手机,来往的桌面显示在屏幕上,他晃动晃动手里的手机:“你有约会也不知道打电话说一声,提前知道了我也能帮你和妈说一声。”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不太想去。”童昔冉眯着眼睛笑,她就知道骆子铭没有看到她发的短信,不过一点也不失落,有一次忘记看两次忘记看还能有三次不成?

    总有一天他也会习惯没事给她发两条短信的。

    小女儿的心态在这个时候完全的爆发了出来,眼前的男人是她的,既然如此发个短信尝试下现代小情侣经常玩的暧昧模式也挺有趣的。

    骆子铭瞥了眼怀里卖乖小女人,好吧,挺识趣的,今儿这女人嘴里跟抹了蜜似的,挺甜的啊。想着就一直盯着童昔冉的嘴唇瞧,眼眸渐渐变得深了。

    童昔冉正说的起劲儿,突觉空气的温度有点飙升的趋势,抬眸一看察觉到骆子铭的眼神有点怪异,吓得她小脸一红瞬间从骆子铭怀里窜了出来,与他隔了好大一段距离,羞涩的小声道:“子铭,这里可是大街上。”

    骆子铭认同的点点头,双手插在口袋里朝车子的方向走去:“是啊,大街上,所以你不要妄想我会对你有什么举动,我很纯洁的。”

    童昔冉的脸烫的可以直接煎鸡蛋,眼睛却气的要喷出火来了。

    她的反应太过激烈了,若是她刚才从骆子铭怀里窜出来慢一点,这个男人指不定就当街同她来个热吻了,可人偏偏没有动作而自己又率先一步揣摩出了他的心思做出了反应,算是给了骆子铭打趣她的机会。

    怨愤的咬咬下嘴唇,童昔冉将脚下的鞋子踩得特别响,特别是走到车旁的时候特意从鞋跟在地上戳了几下,那力度那神态,怎么看怎么像把脚下的地板砖当做某人的脸了。

    骆子铭也不催促,得意的笑着瞅着闹别扭的女人娇羞的坐到车里,他自然的侧身过来给童昔冉系安全带,顺便扣住了童昔冉的后脑勺含住了他垂涎已久的红唇。

    长舌直入不管不顾的撬开了童昔冉的牙齿,霸道的索取她的甘甜汲取着氧气。

    童昔冉揪着骆子铭的衣领,呼吸越来越重。

    就在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在骆子铭的怀里晕过去了的时候,骆子铭才堪堪放开她,大拇指指腹摩挲着已经被他亲吻的泛起红肿的唇瓣,樱红的色彩绚丽的宛如天边的霞云,让他的眸光暗了又暗,不自觉的想要更多。

    童昔冉急促的喘着气,手无力的推着骆子铭的胸膛,隔着衬衣她都能感觉到手心中的炙热温度。

    迷离的眼睛盯着骆子铭看,好半天才能张口说出完整的话:“子铭,妈还等着咱们呢。”

    骆子铭的眸光变化了诸多色彩,好半晌才支撑着自己从童昔冉的身边直起身子做好,他刚才是脑子抽了才会特意打电话给温瑜说回家吃饭的事情,若不然这会儿直接回家就能饱餐一顿!

    郁闷的骆子铭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抿着唇发动车子。

    童昔冉好一会才脑子恢复清明,她注意到骆子铭奇怪的模样,不解的整理自己的衣衫,这男人怎么看起来像在生闷气呢?

    好吧,她被吃豆腐都不生气他生个哪门子的气呢?这个男人的气量也太小了点吧。

    ——

    “妈,你做了什么,我一进门就闻到了香味。”

    骆紫琳与裴元一前一后的进了家门,遥遥就闻到了厨房里飘出来的鲜香味,连续喝了一段时间苦药水的骆紫琳闻到这股味道口水都快要流出来,馋的不行。

    “咦,紫琳,你回来了?呀,还有小元,你们快点坐,快坐。”温瑜从厨房里探出头,听到骆紫琳说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竟然真的然她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温瑜净了手将剩余的工作交给了郭婶后才走出来,眼睛就往骆紫琳的肚子上落。

    自从上次骆紫琳出院闹出差点流产的事情后,都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人了,也就国庆节晚上打了个电话来报了平安说已经出院回家了,可给温瑜惦记坏了。

    她都想了,这两天去看看骆紫琳,看到她安好才能放下心。

    “孩子,快给妈看看,哟,这不是怀孕了吗,怎么脸还瘦了呢?”温瑜心疼的握着女儿的手,埋怨起身边的裴元:“裴元这是没有给紫琳好好的补补吗?她是孕妇,头三个月正是胎儿汲取营养的时候,怎么能松懈?这母体都瘦了胎儿能营养均衡吗?”

    裴元一听,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妈,紫琳的情况要一直喝着中药,她喝了中药就想吐,这一个多星期都吃不下去多少东西,前两天中药才停,这才勉强吃了点东西进肚子里。”

    温瑜听完脸上的心疼更甚了:“别的女人怀个孩子也吃苦受罪,可都没有你这么难,你说你要个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平顺呢?”

    裴元听了这些话就不敢开口了,说到底骆紫琳的身子确实是嫁给他之后才垮了的,以前也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子,脸上的笑容很明亮,体育课上的百米赛跑还能冲刺到前三名。

    现在,总觉得身子是纸做的,风一吹就会倒。

    “妈,我没事,中药已经停了,我下午的时候去医院复查了下,医生说胎儿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了,我稍微活动下没有问题的。”骆紫琳安抚着温瑜,跟没有出嫁前似的将头枕在温瑜的肩头,语态撒着娇。

    “没事就好,瞧你都有孩子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温瑜说着责怪的话那脸上可全然都是宠溺,好久没有见女儿了那是怎么都看不够的,就算现在即将为人母,那在她眼中也还是小宝贝,是她手心里捧着的宝贝疙瘩。

    骆紫琳知道温瑜就是说说,故意将头在温瑜的脖颈里拱了拱,娇态乍现。

    “妈,你就让我躺一会儿呗,我这好久没回来了,你的心都往哥身上移走完了,哼哼。”

    “你这孩子,我就算疼你哥也没处疼去,你哥好久也不回来一趟,回来的时候就是家宴的时候,妈可是忙碌一大家子的活计,哪里能单独顾念着他。不过你哥等下和你嫂子一同回来吃饭,正好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吃个饭。”

    温瑜拍拍骆紫琳的手,难得一家人聚在一起,让她也高兴一回。

    骆紫琳听闻童昔冉也要回来,人就从温瑜的肩膀上直起了头,眉头微微蹙起看着温瑜:“妈,我哥怎么今天回来?我记得往日这个时候他都忙的脚不沾地的。”

    骆子铭的工作忙绿是众所周知的,偌大的集团,涉及的领域又广,他身上的担子与责任就越来越重,刚过完假期正是繁忙的时候,他还有时间回主宅?

    裴元却笑了起来:“还真是巧了,好久没有见大哥了,正好有工作上的事情想要问问他。”

    “那就等会吧,你们坐会儿,我再去看看菜,子铭特意嘱咐了让我多做点小冉还吃的东西,呵呵,我之前还担心这小两口之间的关系不融洽,现在看来是我白担心了。”

    温瑜轻拍了骆紫琳的手背两下就起身朝着厨房走去,嘴角的笑意很明显。

    骆紫琳的心里就空了一拍,觉得失落落的。

    在医院里的时候她对童昔冉出口说的话可是记忆犹新,这几天没少想起来,若不是因为这事儿记在了心里头她也不用喝那几天苦药水,想到这里她的气息又不稳了,觉得胸腔里有一股子怨气憋的她难受的不行。

    “紫琳,你不舒服?”裴元可谓是时刻关注着骆紫琳的,本来看到妻子脸上甜美的笑他心里松了一口气,带妻子回来一趟是对的,经常闷在家里她的心情铁定不愉快。

    才笑了会儿就蹙起眉头了,这娇弱的模样让裴元的心都揪了起来。

    骆紫琳摆摆手,手放到胸脯上拍了拍,对着裴元牵强的笑笑:“没事,你放心吧,呼。”

    裴元还是担心的不行:“这没事吗?要不咱们回去吧,趁着天还早,再拐去医院检查检查。”

    妻子全身上下估计就差头发丝没有问题了,怀个孕这才将俩月脚趾头就肿了起来,吸口凉气一个不察鼻腔可能刺痛一阵引得眼角流泪,再或者人走两步可能腿抽筋或者胳膊酸麻的,一整天都不消停。

    裴元是连班都顾不得上成日里在家里陪着,就连睡着的时候都会不时的惊醒先去看看骆紫琳是不是出虚汗,又哪里疼了。

    他就看不得骆紫琳皱眉头,那疼痛的模样看的他浑身都跟着疼。想到肚子里的小家伙最少还得八个月才能出来,裴元觉得自己每天的生活都是黑暗的。

    “别了,我真没事,咱妈才放了心,我这边直接走人她还不得担心坏了。”骆紫琳嗔了裴元一眼,她对裴元紧张她的表现很满意,能嫁给裴元这样的男人确实是她的幸福,好在结婚几年他对她不曾改变。

    骆紫琳有公主病,好在没有严重都无法治愈的程度,她也知道自己身体各处毛病,也会不时的同裴元撒下娇,偶尔也会调下情,只不过最后都是裴元自个儿解决或者去冲了冷水澡,就算她说无所谓,裴元也不敢去动她。

    裴元就起身坐到了骆紫琳身边,让她靠着他的肩膀:“那你就歇一会儿吧。”将自己的外套顺手脱了搭在骆紫琳的身上,怕她迷糊会儿冻着。

    骆紫琳甜蜜的靠在裴元的肩头闭上了眼睛。

    童昔冉和骆子铭推门进来的时候声音不大,换了鞋就看到了在客厅里迷糊的骆紫琳,挑眉转头看向骆子铭,意思是:你妹妹在这里你干嘛不提前同我说。

    骆子铭接触到童昔冉的眼神懒得回答,伸出手指轻刮了下她高挺的鼻尖后双手插在口袋里朝着骆紫琳走去。

    裴元略微有点不自然的坐在那里,他察觉到骆紫琳真的睡着了,想要叫她更是不敢,也不理会骆子铭也觉得不好,只得硬着头皮笑声叫道:“大哥,大嫂。”

    “妈,我和子铭回来了。”童昔冉往厨房里探头,和温瑜说了声。

    “哎,累坏了吧,快洗手坐着吧,马上就好了,又加了俩菜,你妹他们俩来了,我怕不够吃。”温瑜笑笑就继续忙乎了。

    童昔冉应了一声就朝外面走,心里想着婆婆并不是因为骆紫琳来了才让他们回来的,而是特意为他们准备了饭菜骆紫琳自己回来的。

    骆子铭人走到了骆紫琳跟前,弯腰凑到她脸前去看,而后直起身子对着身后的童昔冉开玩笑道:“还不去厨房帮忙的,瞧你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童昔冉朝着骆子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座:“我也睡觉,你的肩膀我就不借了,外套给我让我盖会儿。”

    “盖什么盖,哪有媳妇儿跟你上,让婆婆在里忙活自己在外面睡觉的。”骆子铭故意扳着脸,只不过眼底的笑意怎么挡都挡不住。

    “可是你说咱妈让我回来吃饭的,我这不是刚进屋么,让我喘口气去帮忙端饭行不?”童昔冉暗瞪了骆子铭一眼,瞥向还在“熟睡”的骆紫琳。

    几日不见这小姑子的脸色可不太好啊,那下巴怎么更加尖细了?看裴元的样子可是不敢亏待她,这是害喜太厉害吃不下咯?

    骆紫琳听到童昔冉的话后坐起身就朝着她问道:“什么是咱妈让你回来吃饭的,明明是你要回来吃饭的好伐?”

    童昔冉眨眨眼睛,这两句话有什么差别吗?她要回来吃饭那也是婆婆要求了呀。

    “睡醒了?”骆子铭单手插在口袋里酷酷的询问。

    骆紫琳这才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对着骆子铭叫道:“哥。”

    “还没叫嫂子呢!”骆子铭瞪眼,他刚才就看到骆紫琳在装睡了,这才和童昔冉故意没话找话的闹腾骆紫琳,给她的台阶下让她自然的被“吵醒”。

    人是醒了,第一句话就是对童昔冉的反问,那语气听进耳里可没有多好听。

    若在以前骆子铭可能笑笑就过,但现在和童昔冉关系不一般了,这可是他的女人,对他女人不敬相当于对他不敬,眼前的人是他亲妹子,没有这层“亲”在里面,指不定骆子铭就发飙了。

    骆紫琳瞪圆了眼睛,和骆子铭大眼瞪小眼。

    瞪了会眼睛骆紫琳败下阵来,对着童昔冉快速叫道:“嫂子。”

    “预产期定下了吗?”童昔冉含笑询问,对骆紫琳肚子里的孩子挺关心的。

    这是她身边亲戚最先怀孕的,童昔冉对新生命的形成很好奇,很想知道一个生命是怎么孕育而成的,她自己也是刚触碰到这层萌芽,很是好奇。

    “嗯。”骆紫琳不太想回答童昔冉的话,可人问话她也不能不回答。

    “哪一天。”童昔冉眨眨眼睛继续追问。

    骆紫琳抬眼不耐烦的看着童昔冉:“明年六月份,怎么了?你要陪产啊。”

    “你那是什么语气。”骆子铭眉毛一挑,走到童昔冉身边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这可是我老婆,你这辈子最亲的、唯一的嫂子!”

    童昔冉看着骆子铭,望进他漆黑眸子里的浓雾漩涡,一时迷失了方向。

    骆紫琳却咬着下嘴唇,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被这个善于伪装的女人给蛊惑了,他不是向来最讨厌善于心机的不真实的女人吗?

    自己妈那天在医院外面可是听到童昔冉是怎么说自己的了,可她什么都没有提,事后也是息事宁人的态度避开这个话题,骆紫琳气也就压在了心里找不到宣泄点。

    这么些日子她不时的折腾裴元就是因为那天他也在病房外,有人如此说他老婆竟然无动于衷,这口气就越积攒越浓郁,导致她浑身的毛病越来越多。

    眼看着一帮子人都刻意的护着童昔冉掩盖她的“罪责”,骆紫琳对她就更加没有好态度。反正她是孕妇,天大地大孕妇最大,怎么着。

    可还没怎么着呢,她亲哥哥就为了那个女人训斥她,骆紫琳眼圈一红,差点落下泪来。

    “大哥,紫琳没有什么意思,她怀孕了喝了好久的中药,这才停了,人心情不太好可不是故意针对大嫂的。”裴元一看只能硬着头皮拥着骆紫琳对着骆子铭解释。

    对骆紫琳的语气他是听习惯了,也有在火气旺盛的时候觉得刺耳不中听,但听了几年吧他还真觉得这个样子的骆紫琳最率性,可爱极了,或者他本人就有自虐的倾向。

    “让她自己说。”骆子铭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不过还是坚持。

    童昔冉失笑摇头,这人还跟自己妹妹杠上了,她这个时候只能唱白脸了,柔声道:“紫琳你别介意,你哥今儿工作上的事情太多,他这耳朵是听什么都觉得不中听,我问问是因为我好奇,你说你这肚子里就有了一个小生命了,她现在多大,唔有我手心那么大吗?你能感觉到她动吗?”

    骆紫琳本来还有点气,一听童昔冉问起孩子的事情脸色才缓和不少,听到最后“噗嗤”笑出声,摸着肚子嗔童昔冉一眼:“嫂嫂现在才两个月,她不会动的,才勉强可以看出形状,可以区分出躯体还有尾巴,这个月是胎儿的器官分化和形成期,再过几天,她的小手小脚就长成了,慢慢的就分化出眼睛,耳朵,鼻尖,舌头呢。”

    童昔冉听着连连称奇,人不自觉的就坐到了骆紫琳的身边,想要碰她的肚子又不敢,手在她的小肚子上来回的比划着:“你这肚子都不见大,里面的小家伙就开始成型了,简直太神奇了!你下次做检查什么时候?我若有空了可以陪你一起去么?”

    “可以的,我提前预约,预约之前和你打电话咱们挑个你清闲的时候一同去吧。”

    说起孩子骆紫琳也不知怎么就被童昔冉给带去了,两个人坐在那里因为肚子里的小家伙有说不完的话,到最后话题就延伸到了童昔冉的肚子上面。

    “嫂嫂,你和哥刚结婚,也算是婚后恋爱吧,要我说虽然我哥年纪比你大了几岁,但你还年轻,你才多大点,别慌着要孩子,不然你的大好时光都被孩子给牵扯住了,你得先把我哥给栓牢了让他离了你就不能过你再怀孕给他生孩子,不然你想,连怀孕带月子这可近一年的时间,我哥嫩帅的男人,那可是多少飞蛾冒着扑火烧成灰的后果前仆后继的上赶着往前赶的。”

    童昔冉连连点头:“听你这么说还真是这个理儿,好在我还不想要孩子,这事儿缓缓再说,往后推几年。”

    “那就对了,男人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他没有吃到甜头的时候不说,但凡吃到了甜头那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哥有洁癖不会对其他女人乱来,难保不会有人上赶着出阴招,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姑嫂二人坐在一起扯着男人们的那档子事儿,一脸唏嘘不已的表情。

    裴元本来还在骆紫琳跟前坐着,听到俩人话题越差越远就起身给二人留下空间找骆子铭说工作上的事情去了。

    两个人离的不算远,在客厅一角的窗户旁,对女人的谈话可以说仔细的听的话还能听到。

    骆子铭是注意着童昔冉,听到自己妹妹提自己就竖着耳朵听,裴元适时的止住话头,让骆子铭能听的清楚。

    听着听着二人脸上均神色一僵,裴元举起手握成拳放到嘴边轻咳了一声,想笑不敢笑。

    骆子铭嘴角狠狠的抽了起来,他深深地体会到女人这种善变的生物不定性有多么的可怕了,瞧刚进门的时候还恨不得扑上来给童昔冉打一顿的女人,这会儿已经开始教育她如何御夫了!

    说的话也太不着调了,什么叫他别人阴了怎么办?受不住了怎么办?最让他气不过的是那个小女人还满脸的赞同之色,简直太欺辱他了!

    骆子铭越听嘴角的笑意越甚,黑眸中闪现着宛如野狼遇到猎物时在潜伏蓄势待发的光芒。

    童昔冉不知道,她和骆紫琳在讨论着男人讨论着未来的怀孕问题时,某男已经锁定了她成为腹中食,打算吃完晚饭再吃宵夜了……

    ------题外话------

    明天周末,栗子会尽力在晚上六点之前更新的……

    尽力……咳╮(╯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