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84】烨轩远离,婆媳嫌隙(戳!)

【084】烨轩远离,婆媳嫌隙(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老爷子人坐在真皮老板椅上,看着站在桌子对面的一家四口人,眸光犀利。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中气十足的嗓音彰显着老人的怒气,虽然看不出老人面容上有和不满,可那拄着拐杖的手已经可以看出青筋的凸起。

    骆恺,林穆陪着笑。

    骆烨轩只垂着头,长长的睫毛下掩盖着眼眸中的情绪,只有童欣茹惨白着一张连,心跳得很快,仿佛要从胸腔中窜出来似的。

    一切都是回到四十分钟前,当骆子铭接到电话从住宅中走人的时候。

    骆恺和林穆姗姗来迟,进到客厅的时候正好与骆子铭来个相撞,骆恺在电话里被骆子铭一阵抢白,心里纵然也有气也不会在老爷子面前表现出来,骆恺看到骆子铭向外冲的身影下意识的唤了他一声,可留给骆恺的是骆子铭快速消失在事业中的背影。

    “这是怎么回事?”骆恺满脸的疑惑,大厅里更是不满了人,平时这个时候温瑜都是在厨房忙碌,不曾想也脸色惨白的站在客厅里。

    “哼,小冉不见了,家里的监控竟然被人给攻破了程序,换上了别的画面。”骆老爷子的脸色非常不好。

    家里的一套监控制备虽然是他初买下房子的时候一手安装的,但全部都是军用设备,更是从德国进口的当时最为先进的设施,每年都会进行维护和升级,已经几十年了,骆老爷子不敢说这套设施在当今社会上能给特工派上用场,但是可以夸下海口的说,就连警局中所用的设备想要站在自家头上,还需要掂量掂量。

    可是就在这套飞进来一只苍蝇都能拍摄的清清楚楚锁定住目标的高科技之下,自己的孙媳妇不见了!

    两技能优秀的孙儿都告诉他,着监控录像之下的画面存在着问题。

    谁能做到在骆家找到监控的漏洞换取程序的短暂失控?当然是自家人!

    骆老爷子年岁大了可不见得他的心受到了蒙蔽,两名孙儿的脾性能力他了解得清清楚楚,单看骆子铭之前对待骆烨轩的态度便知,肯定是骆烨轩做了什么,不然,只监控的和事情都无法解释的清楚。

    “啊,这,这怎么回事?能恢复吗?要不,让烨轩试试?”骆恺一听,面容大惊,下意识地提议道。

    骆烨轩是位优秀的编程高手,当然他还有另一个人令人觉得惊骇的能力:黑客高手。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自由的侵入任何一所公司的财务系统中挪出一大笔资金来,就像他曾经在骆子铭刚刚接掌骆世纪坛时做的那件事情一件,只不过他受到了阻碍,遇到了生平一大对手,那边是骆子铭。

    骆烨轩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不止他有着不为人知受人仰慕的能力,自己的堂哥比他还要优秀,最起码目前的他不是骆子铭的对手。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骆子铭将骆烨轩排阻在总公司之外,坚决不允许他进入总公司,一晃,都已经快五年了。

    “恢复?恢复什么?你们一家人都跟我到书房来!”骆老爷子发了怒,转身就朝着书房走去。

    温瑜张张嘴巴,看着这些人朝着书房而去的背影也失去了力气,往沙发上一坐期盼着骆子铭的回归。

    “爷爷,我们真的不知道……”童欣茹咬着下嘴唇,眼睛都有些红了,可是屋子里没有人说话,面对着骆老爷子的怒气她的腿肚子都开始打颤,可骆老爷子的眼睛看着她,明显是想要她答话。

    平时能够第一个受到骆老爷子重视回答他问题的人在骆家向来觉得以此为荣,可是今天,童欣茹只想对着骆老爷子跪倒在地,告诉他,她不姓骆。

    “嗯,不知道就闭上嘴巴,让知道的人来说说看。”骆老爷子语气很平静,但威严不曾消减。

    童欣茹脸一白,往骆烨轩身边偎了偎,因为害怕她的手紧紧地揪着骆烨轩的衣袖。

    骆烨轩瞥了眼童欣茹,微皱起眉头到底没有将她从自己的身边推开。

    骆恺抬起头,发现骆老爷子的目光一直落在骆烨轩的身上,心里头咯噔一跳,强笑道:“爸,你看这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说话之前他对着林穆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也开口,这个家里和童昔冉的矛盾闹得比较将的就是她,如果她能开口洗清嫌疑的话这件事指不定就过了,骆恺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背着他做了什么事情,之前那个电话是拖住骆子铭脚步的他更是不知,当时是林穆在旁边催促着他打这个电话,若是让他知道林穆利用了他搞的老爷子心里已经对他有些失望的话,他定会给林穆好看。

    林穆垂着头,那模样就跟听训的小媳妇似的非常的乖巧。这种反应落在骆恺眼中以为妻子还没有从那一耳光中缓过神来,想必心里头对童昔冉失踪还很高兴吧。

    唉,骆恺叹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也尽力劝阻了,就是不知老爷子将他们一家人给叫到这里来所谓何事,是认定了童昔冉的失踪与他们有关系了吗?

    “误会?子铭指着烨轩的鼻子说是烨轩找人绑架了小冉,你说我能怎么误会?”骆老爷子冷哼一声,观察了一会儿他看出来儿子对这件事情可谓是知道的不多,他不知道不代表他的老婆孩子不知道,还是得往下问,问出个所以然来!

    “爸,你这样说我就的辩驳两句了。”骆恺一听,眉头皱起心里头有些不太乐意了。

    合着是骆子铭说与烨轩有关系老爷子就这个样子拷问他们一家人了啊,骆子铭有证据吗?

    “烨轩今儿来得早是和我们夫妻说好的,到了之后还给我们打过电话,而且烨轩的为人你也清楚,他怎么会做出绑架小冉的事情?他来到这里周围有保安有佣人在的,人肯定没有出去过,那小冉是怎么被他绑走的?”

    骆老爷子没有说话,鹰眸盯着骆烨轩,沉默。

    骆恺以为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轻叹一口气接着说:“爸,我知道你偏疼子铭,但烨轩也是你的孙儿,他的努力你也看在眼里,这就相当于两个孩子闹个别扭,咱们就不要掺合了,让他们自个儿解决去。”

    骆老爷子手中拄着拐杖,“咚”一声敲击在木质地板上,惊的骆恺瞬间噤声。

    “烨轩,你嫂子已经找到了,子铭正在带她回来的路上,如果她说这件事和你有关系,你应该知道什么后果!爷爷这么和你说不是认定了你有错,是想让你亲口告诉爷爷,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只要你说,爷爷就信你!”

    骆烨轩豁然抬头与骆老爷子对视,惊觉老爷子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期盼,他这才发现,原来爷爷做这些只是为了让自己亲口说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关,他是想给骆子铭一个交待,甚至于他是在信任自己,信任自己的孙儿不会做出残害自家人的举动!

    可,他终究要让爷爷失望了。

    “爷爷,是我做的。”骆烨轩苦笑一声,轻声开口。

    “什,什么?”骆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的反问道。

    林穆突然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向骆烨轩的方向,而后对着骆老爷子尖锐的叫起来:“和烨轩没有关系,是我做的,我找了白虹会的人绑了那个贱女人!那个女人连最起码的尊敬长辈都不懂,是咱们骆家的祸害,留不得!”

    童欣茹眼睛都流出了泪水,她捂着嘴巴不停的摇头,她也有参与其中,那些用她来替代的画面就是他在童昔冉消失之前和之后的动作来替换安插的,这种做法也是骆烨轩要求她的。

    整垮童昔冉,不仅是林穆所希望的,也是童智杰和她自己所希望的。上次在公司的事情让童昔冉然渡过,总经理的职务拱手让给了童昔冉,她心中是不服气的,可为了长久的打算,她必须隐忍。

    于是在听说林穆的计划后,她毫不犹豫的就配合着这样做,想到童昔冉过了今天后就能被曝光成为骆家的耻辱她就觉得很开心,没有想到是骆子铭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只是打了几个电话便得到了童昔冉的具体位置又找到了人,这一刻她的心里是惶恐的,尤其是老爷子主持公道,更让她什么话都不敢再说。

    她以为老爷子没有证据只要没有人承认这件事情就会不了了之,对于童昔冉的指控,童欣茹当时没有在现场,她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以为童昔冉并不知道是谁将她掳走的。

    对此,童欣茹一直认为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白虹会那里去,因为骆烨轩的承认什么事情都打乱了。

    “妈,你别闹了,这种事情只有我能做,你是做不到的,没有我的配合,白虹会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得手的。”

    骆烨轩是所有人当中最为平静的那个人了,他看着林穆勾着唇角笑,心里很是感动,他也不后悔今天的举动,为自己妈出气,那便是应当的。

    “烨轩……”林穆的眼睛有点红,她拉住骆烨轩的胳膊想要说什么终究化成了轻微的抽泣声。

    骆恺瞪圆了眼睛,脑子乱哄哄的,好一会儿才琢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一拍自己的腿,拖着声音叹息道:“你们,唉,糊涂,糊涂啊,子铭,唉……”

    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说再多都没有用途,只希望骆老爷子能够给他们一家人个机会。

    “爸,烨轩他是……”

    “不用说了,烨轩你即刻前往胶东省吧,那边的分公司分给你,走吧,现在就走。”骆老爷子强硬的打断了骆恺说出口的话,挥挥手的时候,他已经闭上眼睛靠在了椅子上,满脸的疲惫。

    “爸!”骆恺的眼睛都要瞪直了。

    骆老爷子竟然让骆烨轩去最为贫瘠的胶东省,那处分公司可以说如果不是挂在骆氏的名下现在已经破产了,整个省的消费水平可以说是全国最低的,没有钱没有发展前景还有一家破败到欠了一屁股债的公司,这,这是要骆烨轩的命啊。

    更可怕的是,骆老爷子让骆烨轩现在就走,意思是连东西都不用收拾了?

    “二少爷,夫人,孙少夫人你们先出去吧,老爷子要休息会了。”纪翔已经在骆老爷子话音落下的时候走了进来,满脸严肃的做着请的手势,实际上是在撵人:“孙少爷,你可以即刻就走,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爸,我们再商量个折中的办法,小冉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人既然已经没有事情了那让烨轩道个歉,胶东省那么远,烨轩想要回来看看您就不太方便。”

    骆恺说着眼睛就有点红,四十多岁的半老男人对着老板椅上的头发斑白的老头哭诉,这种场景若落在荧幕中一定是非常感人的场景。

    可是在场的人感觉到的都是悲凉。

    “我们不走,不走,凭什么让烨轩走?我们一家人为了骆家奋斗了大半辈子让那个人拿走我们的功劳?还有我们林家,爸你就因为这件小事将我们家烨轩赶走可曾想过怎么同林家交待吗!烨轩不仅是您的孙子,也是我爸的外孙!”

    林穆气竭声嘶的哀嚎道,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她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儿子拿到骆家的一切,没少在背后操持。

    现在因为儿子为了自己犯下的一次错误就被撵到了那种地方,林穆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

    骆老爷子眼睛并不曾抬,只问道:“纪翔,亲自送他去机场,安排胶东省那处的负责人先为他安排酒店入住,房子的事情寻一处地段好的,再派人将这边的东西给送过去,就这样吧,我累了。”

    骆老爷子拄着拐杖不再看哭诉的骆恺,起身的时候多看了骆烨轩一眼,那眼神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与悲凉。

    沧桑的老人背转过身子,拄着拐杖离开了书房,那背影虽然挺得笔直,可落在骆烨轩眼中多了丝佝偻。

    骆烨轩抬起头看向天花板,扬手摁在自己的眉心处,笑道:“爸,我好久没有出去旅游了,全当是散心了,走吧。”说完他便搀扶着已经呆傻的没有任何反应的林穆,朝着外面走去。

    童欣茹咬咬嘴唇紧跟在后,长长的头发遮挡住她的半边脸,忽明忽暗。

    骆恺叹息一声,听闻到儿子的话后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想到了骆子铭,老爷子这样做难道是为了……

    “我要去胶东省,你是与我一起还是和爸妈在这边。”骆烨轩带着一家人走到了后面的小院子里,止住脚步没有回头。

    童欣茹一愣,咬咬嘴唇低下头不曾说话。

    林穆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清醒过来,扑到童欣茹的身上就去挠她的脸:“你个贱女人,你们童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还敢想,你是烨轩的妻子,他去哪里就应该跟去哪里,你还有什么可想的?昂?你有什么可想的!”

    童欣茹一个不察被林穆的手揪住了头发,满头乌发被拽的凌乱不堪,头皮被扯的生疼生疼的,人也有了一丝怒气,一把夺自己的头发一边嚎叫:“你打我做什么?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我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我有爸妈,这件事情又不是我的错,你没有本事干什么怪到我的身上来!”

    “是,我妈没有本事,我们家里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既然如此,你就回你家去吧,我们家供不起你。”骆烨轩冰寒的声音响起,成功将两个正在打闹的女人给制止住。

    林穆有些不知所措,她还想这童欣茹跟着骆烨轩能够照料着他,哪里想到儿子会直接将童欣茹给赶回了娘家去。

    “好!走就走!骆烨轩你对我做的事情你心里清楚,这两年来你的变本加厉早就将我对你的情意给磨没了,你就去那个穷乡僻壤中过你的余后生活吧,我不伺候了!”

    童欣茹一甩自己的头发,抬手粗略的整理了一番,傲气的抬起头颅对着骆烨轩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你这个女人!你给我回来!”林穆发疯似的要去拉童欣茹,却被骆恺给拽住了胳膊。

    “你醒醒吧,还嫌不够丢脸是不是!”骆恺的脸色也不好,人恶狠狠的盯着童欣茹的后背:“你走了就不要回来,我们骆家没有你这样的儿媳!”

    童欣茹脚步一顿,脊背挺的笔直,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没有就没有,我不稀罕!”

    林穆彻底傻眼了,想哭却哭不出来。

    胶东省地处国土的最东面的边缘地带,发展落后内地不说连人文风情都相差甚远,骆烨轩独自前去林穆俨然不放心,本以为儿媳妇一心为儿子愿意跟随一同吃苦,结果她的迟疑令林穆心生不满,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她,全数的发泄了出来,现在儿媳妇被打出了傲骨要走人,丈夫和儿子也不说拦着,林穆更是焦躁的一口气卡在了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

    “爸,妈,你们先去前厅吧,我从后面直接走了。”骆烨轩含笑望着自己的父母,单手插在口袋里一点也没有因为这种突如其来的状态产生一丝慌乱,他看起来很镇定,对这种结果也没有任何的抵触。

    骆恺叹息一声拉住还赖在原地不想走的林穆,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后便朝另个方向走去。

    骆烨轩又在原地静默了一分钟,这才笑看纪翔:“翔叔,麻烦您了。”

    纪翔也跟着叹息,骆子铭与骆烨轩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心中的分量虽然分着伯仲但都是打心底里疼爱的,老爷子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什么纪翔心中很清楚,引领着骆烨轩从后门出去,那里已经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等在了外面。

    骆烨轩不置可否的笑笑,在坐入车中的时候又朝着主宅的方向遥遥了望了一眼,随后握拳干脆利落的坐了进去。

    车子缓缓的驶出了骆家主宅。

    同时,骆家主宅的前院也驶进来一辆黑色的车,只不过却是路虎,狂野,霸气。

    童昔冉在车中昏昏欲睡,不知是不是被注射了药物的关系,觉得脖子有点木,脸颊上浮现一片潮红。

    骆子铭腾开手摸了摸童昔冉的额头,发觉滚烫一片,这让他心中焦虑,明白是药剂的后遗症,好在离主宅比较近,立刻就打电话给了温瑜。

    “好,好,你们回来吧,我马上安全。”温瑜接完电话后就通知了老爷子,知道老爷子在休息便没有惊动他,另请了老爷子的私人医生等在别墅里,说明了童昔冉此刻的身体情况。

    骆家的私人医生是一位年岁比骆恺还要大上十几岁的老中医,姓吕,难得保留着望闻问切的老中医,擅长针灸。

    骆家的人都称呼他为吕医生。

    吕医生接到温瑜的电话后听明白了缘由便朝着这边走,他人刚刚到,那边骆子铭已经抱着童昔冉冲了进来。

    “吕伯伯,你看看小冉,她这会儿情况很不对劲儿。”骆子铭抱着童昔冉不曾松手,直接来到了吕医生的跟前。

    吕医生一看童昔冉的情况眉头轻轻皱起,掀开童昔冉的眼脸看了看做出决定:“回你们的房间,打盆温水,再拿条干净的毛巾。”

    骆子铭点点头对着温瑜道:“妈,你随我一同上来吧。”他便抱着童昔冉率先上了楼。

    躺在床上的童昔冉安分了不少,呼吸有些急促,额头渐渐浮现细密的汗水。

    吕医生消毒了银针刺入了几大穴位中,冷静的吩咐道:“你用温水给她擦额头的汗,注意不要碰到银针,然后喂她点开水喝。”

    骆子铭点头,正好温瑜端了水来,他便接过沾湿了毛巾给童昔冉擦拭额头,边擦边问:“吕伯伯,小冉之前被注射过令人昏迷的迷。药,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

    温瑜一听,本来正转身接水呢差点摔了杯子,抖着手问道:“那小冉有没有出什么事情?你在哪里找到她的?”

    作为婆婆,温瑜肯定也是担心童昔冉的,但是她脑子里想的事情就比较多了,童昔冉被人从家里掳走又注射了迷药,那些人对她难道就没有别的想法吗?

    一个女人又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昏迷了……温瑜单想想这些就觉得心里只发抖。

    骆子铭正在为童昔冉擦拭汗水,一时没有听明白温瑜话语中的含义,只道:“在宾馆找到的人,当时小冉醒了过来没有什么大碍,在车上不知怎么回事才开始发热的。”

    温瑜差点将“宾馆”两个人呼出声,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作为她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宾馆两个人的理解就是进行某种交易场所的的地方,童昔冉被送到了那里,人醒过来的时候在做什么?那些人有没有对她做些什么?

    吕医生却看了温瑜一眼,骆子铭没有听出来他可是听出来了,对着温瑜笑道:“这种迷。药中的成分很多人都会出现过敏的反应,孙少夫人应该是过敏了,没什么大碍,容我给她开点药配合着服下明天就能好。”

    温瑜接触到吕医生的眼神脸微微有点烫,自己的心思被人一言道破说出去有点不太好意思,自己家的媳妇自己怎么能不信任呢?

    于是她将手中倒好的水递给骆子铭:“你喂小冉浆水喝下吧,我拿了药方去煎药,你忙完记得同你爷爷说一声,他可一直在等着呢。”

    骆子铭接过水杯对着温瑜笑笑:“妈,辛苦你了。”

    “哎,傻孩子,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你们好好的妈就满足了。”温瑜说着话接过了吕医生递给她的药方,看了看就匆匆的下了楼。

    “吕伯伯,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说?”骆子铭试着用小勺让童昔冉喝了几勺水,觉得差不多了才放到桌子上。

    “嗯,半年的时间都不能考虑孩子的问题,这种药对身体的损伤有点大,残留的药物会伤害到孩子,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明年再有孩子也不迟。这几天我会让我的徒弟来每日为孙少夫人施针驱散体内的余毒。”吕医生多嘱咐了几句,拔针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多说了两句:“幸好你们才同房没多久,不然不注意的话身体里有个小生命指不定就这样被扼杀了。”

    骆子铭眼眸中浮现一抹恍然,抿着唇盯着床上呼吸逐步平稳的童昔冉,他起身送走了吕医生,看童昔冉还在睡熟便叫了佣人在门外看着,朝着骆老爷子的房间走去。

    “叩叩”

    轻敲了几下门,骆子铭听到里面传来骆老爷子的声音,这才拧开门所走了进去。

    “爷爷,我回来了。”骆子铭立在卧室门边,看到坐在床边的骆老爷子,顿了顿朝着他走了过去。

    “小冉怎么样?”

    “吕伯伯为小冉扎了几针,现在人已经睡稳了。”骆子铭如是说着,看到骆老爷子要穿鞋,便走到床边弯腰替骆老爷子将鞋给穿上,为他披上外套扶着他起身。

    “呵呵,爷爷还没有老到起不了床。”骆老爷子话虽然这样说,可面对孙儿的服侍还是很享受的,觉得窝心。

    骆子铭搀扶着骆老爷子出了卧室,祖孙二人朝着外间的大客厅慢慢地走着。

    “爷爷,明天等到小冉醒了之后,我有些事情需要禀告爷爷。”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同你说。”骆老爷子的脚步不停,粗糙有力的手覆盖在了骆子铭的手背上:“子铭,我将烨轩调到了胶东省,负责那个省区的分公司。”

    骆子铭脚步一顿,浑身瞬间紧绷。

    骆老爷子和没事人一样紧紧地握着骆子铭的手,用力的握着。

    祖孙二人站在原地,彼此没有对望,却只有交叠的两只手在微微的用力。

    “嗯,烨轩在那里可以得到很好地锻炼。”骆子铭重新抬起头的时候,嘴角挂着闲散的笑意,漆黑的眸子里无波无澜。

    “是啊,爷爷也是这样认为的,烨轩需要锻炼,他不如你稳重,在那个地方没有人帮助他,或许对他来说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骆老爷子轻拍着骆子铭的手背,这才回头看了骆子铭一眼。

    骆子铭的身体却突然一震,这个眼神太过悲凉,让骆子铭刹那间觉得爷爷老了,他也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他也想要享受天伦之乐,可因为家业太大令他只能端着架子每天沉寂在无穷的寂寞中。

    明明儿孙满堂却不能承欢膝下好好的享受晚年的生活。

    骆子铭明白骆老爷子的苦衷,他已经失去了一名儿子了,不能再失去一名孙子。垂下眼睫的骆子铭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眸中的漆黑浮现了淡淡的忧伤,他说:“爷爷,他在胶东省,我不会动他。”

    骆老爷子轻叹息,明白这是骆子铭最大的退让了,他之所以以最快的速度送走骆烨轩就是怕两名优秀的孙儿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互相残杀,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弑心的痛楚。

    两个人重新出现在客厅的时候,骆修一家四口已经回来了。

    “堂哥,你和爷爷又去说悄悄话,堂嫂呢?怎么没有看到她?”骆如岚欢愉的笑声响起,她今天穿着浅黄色的风衣,将自己衬托的跟只小精灵似的惹人怜爱。

    骆子铭将骆老爷子扶到沙发上坐好后才回答骆如岚的话:“你堂嫂有些不舒服,在楼上休息。”

    “啊?堂嫂不舒服,我要去看看她。”骆如岚说着话人就已经转身了,想要上楼去看看童昔冉。

    骆子铭却一个闪身挡到了骆如岚的身前:“她睡了。”

    骆如岚觉得骆子铭此刻的态度很奇特,明明是在笑,可那张脸给她的感觉非常的阴沉,有种压抑的痛楚。

    骆如敏忙过去拉了拉骆如岚,对着骆子铭笑:“既然堂嫂睡了我们就不去闹她了,等她明天醒了再说。”骆如敏对着骆如岚连续使了好几个眼色才把这个突然间呆愣在原地的小丫头给拽走了。

    骆子铭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骆恺和林穆的身影,心中明了,看来骆烨轩的事情对他们的打击比较大,应该是没脸呆在这里走人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骆子铭对着骆老爷子含笑告别:“爷爷,我上去看看小冉怎么样了。”

    骆老爷子知道骆子铭是心里不舒服,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将骆烨轩调离了内地,让他远离骆子铭的视线才能将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便点点头任由骆子铭去了。

    等到骆子铭的身影消失在二楼,骆修才寻着话题试着与骆老爷子聊天,温瑜没有插手做饭的事情,东西都是郭婶准备的,一家人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骆子铭都没有再下来,而骆老爷子并不曾出声询问,兴致很高的与三房的人聊着天,就连骆如岚都被骆老爷子拉住问了几个问题。

    直到吃完饭骆老爷子被纪翔扶着出门散步,温瑜才抽出机会为骆子铭重新装了点吃的送到了楼上。

    骆子铭打开房门看到温瑜,问道:“小冉的药熬好了?”视线往温瑜的手上移,见是饭菜便抿着唇没有再吭。

    “中药熬制的比较慢,刚刚上锅里熬,还得半个钟头,你先吃点东西,等你吃饭就熬得差不多了。”温瑜进到屋子里将饭菜放到桌子上,起身往卧室走。

    骆子铭跟在温瑜的身后进了卧室。

    “烧退的挺快的。”温瑜用手背试了下童昔冉的体温,略微放下了心:“她有没有醒过来?”

    “没有。”骆子铭答着话又重新弄了温水来,为童昔冉擦拭额头和手心。

    温瑜看着自己的儿子细心的做这种事情心里头有点怪异的感觉,深吸几口气安慰自己:小冉这是生病了,又是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儿子照顾她是应该的。

    自我催眠了几下后她起身走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又嘱咐了几句:“别忘了吃饭,等下该凉了。”

    骆子铭没有答话,他还在细心的做自己的工作,听到关门声也没有起身。

    “爷爷将他送到了胶东省,他总归是我的堂弟,身上流着相似的血,小冉,你说我该怎么办?你醒过来会不会很失望?”骆子铭的声音暗哑,擦拭了几遍童昔冉的手心后重新直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温瑜再次来的时候手里头端着冒热气的中药,有些头痛的想该怎么让童昔冉喝下去。

    敲门之后直接将门给打开了,她刚才走的时候并没有锁门,不曾想骆子铭也没有过来将门给锁上:“子铭,药熬好了。”

    骆子铭从里间出来,走到温瑜的身边接过来药碗,对着温瑜说:“妈,你回去休息吧,我来就可以。”

    “哎,好,那个,你怎么喂她喝?”温瑜不放心,又走了进来,跟着骆子铭进屋,眼睛瞥向了她刚才放到桌子上的饭菜,发觉骆子铭根本没有动,眉头皱起,心里头有点不太舒服。

    她特意为骆子铭留了饭菜,还加热了之后送过来,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不吃?肯定是童昔冉折腾的他不让他吃了。

    进屋的时候果然听到里面有响声,一看童昔冉已经悠悠转醒了,只不过正握着鼻子推骆子铭的手,不愿意喝中药的样子。

    温瑜就走进来说:“小冉呐,你这一病可给子铭急坏了,他可是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吕医生可是在咱们家护理着老爷子身体的老中医了,他开的药你喝了肯定有好处,虽然不发烧了但难保着不会反弹,你听后,将药喝完后子铭也能安心吃饭了。”

    童昔冉的头昏沉沉的,听到温瑜的话后强扯着嘴角笑笑:“妈,我知道了,我以前喝过中药,听医生说要吃完饭半个小时后喝才有效,我想着反正醒了,胃里空的难受,先吃点东西再喝。”

    她说的也是实话,只不过是吃完饭再喝中药还是拖延战术就不得而知了。

    温瑜就后就笑了起来:“小冉,吕医生可没有特意嘱咐要你吃完饭再喝,要不你先喝了,缓缓我给你弄点吃的,这药一凉药效就过了,还得再重新热的。子铭要不你把药给我,我喂小冉喝吧,你先去把饭吃了。”说着就伸手要从骆子铭手里拿过药碗。

    骆子铭皱眉去躲温瑜的手:“妈,我来就好。”

    “你哪里做过这样的事情,你看小冉都已经醒过来了,你去吃饭吧,我来,这药就得一口气喝完,你拿个小勺子根本不顶用。”温瑜笑着解释了一句就又伸手去拿碗,将碗拿在了手里。

    骆子铭还没有松手,一连两次和自己妈说了不用她还在这边拿,手一个用力将碗给夺了过来,声音略微有点高:“妈,那饭菜在饭盒里放着又不会凉,我等下和小冉一起吃就好,你不用忙活了,去休息吧。”

    殊不知这样的举动落在温瑜眼中就变成骆子铭对她不耐烦了,嫌她一直在这边闹腾。

    温瑜张张嘴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手指上还残留着剧烈抢碗动作后溢出药汁,指腹微微有点刺痛,她的心也跟着疼痛起来。自己的儿子从来没有这个样子对待过她,她根本想不明白骆子铭为何会对她不耐,难道是因为床上的女人吗?

    她这一晚上忙碌的饭菜都准备了两次,又因为给童昔冉熬制中药连吃饭的时候都不停的到厨房里查看药熬制的情况,儿子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她多关心两句怎么了?

    童昔冉看着温瑜的脸色,暗道有点坏事,忙扶着床沿努力从床上坐起来,气喘吁吁的靠在了床头上:“子铭你快去吃饭吧,妈在这边看着我喝药就好。”

    骆子铭也自觉自己刚才的举动有点欠妥当,忙对着温瑜笑笑:“妈,我……”

    “呵呵,你们看着办吧,妈先回房休息了,今儿真忙的我头晕,饭想吃就吃,不想吃就倒了吧。”温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房门被她反手带上,发出“砰”一声响。

    童昔冉心里“咯噔”一跳,完了,婆婆生气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