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85】爆发争吵,回敬大礼(戳!)

【085】爆发争吵,回敬大礼(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欣茹回了娘家,她和公婆住在一处,只不过是栋别墅,平时也就吃饭的时候待在一起,现在这种情况时说什么都不能再回去了,可直接回家她又怕爸妈担心,便打车四处逛游了一圈,最后在司机连番的催促下丢下几张百元大钞扬长而去。

    到底是回了娘家。

    童志峰在楼下面转悠正好让他给看到了,人笑呵呵的就迎了上去:“小茹啊,怎么今天回来了,小冉是不是也和你一起回来了?”

    童欣茹美眸一瞪,因为童昔冉而被牵连的怒气都发作到了脸上,人对着童志峰一点好脸色都没有,甩着长发啥话都不说扭头就走。

    童志峰被人晾在了原地。

    在家里养了几天身体早就康复了,但是他好得知道要面子,原来都是整日里在外面晃悠,现在改成了晚饭后天啦黑了才敢出门,有时候就到小区外面的广场上看看旁人跳舞,要么就是瞎走走,挨近这店面那个铺子的听听人家家里都有什么闲事儿回家说给姜颖听。

    总归是不找那么多的事了,姜颖也随了他,只是今天童志峰回家的时候脸色很不好,姜颖看到后就多嘴问了句:“怎么了?不是有人招你了吧。”

    童沥刚把碗端到厨房出来,多看了童志峰两眼,就听到童志峰在那边生着气抱怨。

    “我刚刚看到小茹了,问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小冉没和她一起,人连理我都不理,扭头就走了,你说现在的孩子怎么都那么不懂礼貌?别人家的闺女我就不说了,自家闺女都一个多礼拜了不来看看我,平时工作忙吧这都到了周末了还不见人,到底有没有将我这个当爸的给放在眼里?”

    姜颖心里也是惦记闺女的,但是她不能顺着童志峰的话说,越顺着说这人就该没完没了的抱怨,最后指不定还让他们打电话给童昔冉非得让人回来不可。

    于是姜颖果断的转身回厨房洗碗。

    童沥却笑着接话了:“爸,你看到堂姐回来了,堂姐夫和她一起么?”

    “哪里有,就她一个人,脸色难看死了,见面就对我甩脸色,唉,这是嫌我这个叔叔给她丢人了吧。”

    “呵呵,今天他们家不是聚餐么,老姐和姐夫应该也回去了,你当时问的对,堂姐都回来了老姐怎么能没见人?爸,你给老姐打个电话,看她在干嘛。”童沥笑呵呵的顺着童志峰的话头往下说,心里却在思考着童欣茹突然回来的反常举动。

    最近老姐什么事情都给留在了心里不说,工作上的事情他了解,那天童智杰和童欣茹对着老姐下套,最后让出了总经理的职务,童沥看出来里面的不寻常,但他不能多说什么,只能在默默的在背后盯着那些人,免得老姐受人暗算。

    姜颖洗完碗出来听到了儿子说的话很是奇怪,不知道儿子怎么反常去怂恿童志峰了。

    童志峰可不管两个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自己说的话难得被儿子赞同,他迅速就做到了电话旁拨通了童昔冉的手机。

    童昔冉的电话响起来之前她正在催促着骆子铭。

    “子铭,我自己来吧,你去看看妈。”童昔冉看出骆子铭的情绪不太好,接过药碗让他去看温瑜。

    骆子铭点点头,心里头烦闷的不行,可是自己妈那边总得去看看的:“那你把药喝了,我去去就来。”

    童昔冉乖巧的点头,头还是有些蒙,药味熏得她很不舒服,可是不能不喝便试着喝了一口,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看到显示的电话号码童昔冉忙将药碗放到桌子上接了起来。

    “小冉呐,吃完饭了吗,我刚刚看到你堂姐回来了,你怎么没有跟着一同回来啊?我给你讲,你表姐的脸色好差劲儿,不会是哪里不舒服闹了什么矛盾吧。不说爸多嘴,……”

    童昔冉头痛扶额,她还不如喝完中药睡觉呢,在这里听自己老爸唠叨简直堪比催眠曲了,太烦躁了。

    电话里的恬噪声音还在继续。

    “你们都是童家的闺女,都嫁入了骆家又成为了妯娌,怎么说都的要相互扶持……哎,你抢什么电话啊,我还和你姐说这话呢。”

    童沥含笑将电话夺了过来,清朗的声音传递到童昔冉耳中。

    “姐,你没事吧。”

    童昔冉心头一跳,暗道自己老弟不会是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吧,想着寻个什么由头给搪塞过去,那边就听到童沥接着说。

    “你们家聚众吃饭,堂姐脸色不好的回来了,我担心。”

    童昔冉听完心头一暖,笑道:“我没什么事情,刚吃完饭,倒是没有看到童欣茹,我还纳闷她人怎么不在呢,原来是回去了。”

    她并不知道童欣茹与骆烨轩一家子人闹翻了回了娘家,她来的时候别墅里面只有骆烨轩,虽然知道童欣茹一定在但想着应该是被支到了别的地方,要说童欣茹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童昔冉也不确定,但总觉得依照童欣茹的性子,肯定是知道一点的。

    既然如此,童欣茹那边的事情等她回公司了再好好的清算。

    “是么,那骆烨轩是不是也不在,他们一家人呢?”童沥的眉头皱起,抱着电话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不让童志峰抢到电话。

    姜颖猜测出童沥要和他姐说话,便拖着不情不愿的童志峰回了房间。

    “哎,你别拽我,别拽我,哎,小沥你给你姐说明天没事了回家看看,你妈想她了。”

    “你少往我身上瞎扯,你自己想闺女就实话实说,对自己闺女难道还拉不下面子么?”

    “你敢说你不想你闺女?你敢说你不想我立马就对着电话嚷嚷了。”

    “行,行,我想闺女还不行吗。”姜颖无奈的将喋喋不休的童志峰给推回了屋里。

    童昔冉从电话里听到了父母吵嘴的声音觉得很窝心,身子上的不适也缓和了不少。

    “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童沥看自己爸妈不在了才敢将话给说的清楚点,在听自己老爸说童欣茹回了娘家他心里头就觉得不舒服。

    按照以往,童欣茹要在童氏上班,有什么事情她和童智杰在工作的时候就解决清楚了,昨天周五今天周六,才一天没有见到童智杰那边就回了家,还是在自己老姐刚刚担任了总经理的职务紧张关头,这两个人不会在暗中计划着什么龌蹉事害他姐吧。

    童沥想不通只能打电话问童昔冉,想要从她口中知道大致的情况这样他能推测出可能发生的事情提前做出预防。

    “小沥,还真是瞒不住你,我今天刚来主宅这边就出了事情,骆烨轩勾结白虹会的人给我下了药将我带去了一间宾馆里。不过没什么事情,正巧被朋友看到直接将我给救下了,你姐夫来的也比较及时,我现在已经回来了,没什么别的事情。”

    童昔冉之前不想告诉童沥,可她太了解童沥的性子了,让他察觉出不对劲儿一定会亲自去查探个清楚的,而且自己受了点伤总会被童沥知道的,还不如提前坦白将一切都说清楚,免得浪费了自己老弟的时间。

    “骆烨轩?白虹会?”童沥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名字,很快笑起来:“知道了姐,你就做个病美人趁机好好将姐夫的心给收拢到身上来吧,哈哈,那我先挂了。”

    童昔冉被自己老弟的话打趣的脸一红,没来得及还嘴就听到听筒里传来忙音,不置可否的笑笑将手机搁到了一边。

    一回头看到了中药,暗道竟然聊天聊的忘记喝药了,凑到嘴巴一试温度,凉了。

    童昔冉默默叹息,艰难的从床上起身,穿上鞋试着走两步,脚底酸软但并不妨碍行走,她便端着药碗朝着小厨房走去。

    厨房里一套用具是比较齐全的,童昔冉想着开火将药在火上热热,这碗药是必须得喝到肚子里去的,刚才婆婆和骆子铭因为这碗药都闹了矛盾了,她这边再给放凉了没有喝,不就是找事的么。

    将碗放到水池旁,童昔冉打开头顶的柜子看到了小锅,正打算将锅拿出来听到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啊!”童昔冉被吓了一跳突然回身,手自然垂下扫到了水池边的碗,那碗中药就翻到了水池中,碗摔得“砰”的响,碎了。

    “呀,小冉呐,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谁也不愿意逼着你喝药,可是医生都安排了,你喝点药配合着针灸好的快,明天就能下床走路了,你怎么能将药给倒了呢?”

    温瑜的身影也从门边闪了过来,她的脸色很不好,指控很明显。

    童昔冉有点委屈,想要说话做了这么多动作有些气喘。

    这迟疑的举动落在骆子铭眼中俨然成为了童昔冉的默认,他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握起,声音低沉平缓:“割伤了吗?”说着话人已经走了过来,捧起童昔冉的手仔细察看。

    “子铭,我不是想要将药倒掉,我只是因为药凉了想要重新热热,我才找到锅。”童昔冉不是受气的人,有了委屈肯定是要辩驳说出来的,她的眼睛往上看,顺着她的视线果然看到了敞开的柜子。

    温瑜的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没有想到童昔冉是为了热药,叹息一声嗔怪道:“你这孩子,药得趁热喝,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喝下去,你说你耽搁这么久有什么用,总要吃药的不是吗?算了,既然起来了你下来吃饭吧,吃完饭再喝药,你之前不是说吃完饭半小时喝药药效好吗,那就收拾下下来吃饭吧。”

    童昔冉苦笑着看着婆婆转身下楼的身影,瞥着还捧着她的手的骆子铭,小声道:“我不是故意的,是你突然出声吓到我我才失手的。”

    骆子铭拉着童昔冉的手扶着她往卧室走去,轻声问:“怎么才喝药。”

    童昔冉被骆子铭拽着走,腿依然有点软,不过她深吸一口气跟上了骆子铭的步伐:“我弟打电话来,我接电话说的久了点,药就凉了。”

    “他知道了?”骆子铭脚下的动作一顿,淡淡的瞥向童昔冉。

    童昔冉被骆子铭的目光惊住了心神,愣了愣才点头。

    “你什么话都往外说?多光彩的事情?骆家孙少夫人在骆家主宅被人绑走了,对方还是自己的小叔子,不丢人吗?!”骆子铭突然拔高音量对着童昔冉吼了出来。

    童昔冉被骆子铭的话吼的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目光也逐步冷却:“我弟猜测我有事情,问了我好一会儿我才说,我不说,以我弟的能力他查不到吗?既然如此那还让他费那么大的劲儿干吗?”

    “是!你弟的能力出众,我们一家人都是废物,竟然让你在家里被人掳走,我们都没有本事,你男人更是没本事!”骆子铭眼睛里都似要喷出火来,显然童昔冉的话刺激到了他。

    他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给骆烨轩个教训为童昔冉出气,不曾想骆老爷子抢先一步将人给送到了胶东省,他又答应了骆烨轩在胶东省的时候不动他,这样一来,这个亏只能咽下了,而他还没有将骆老爷子的话告知给童昔冉知道,她身子没有完全的康复,告诉她难保她心中不会积怨,到时候气由心生更加的不容易好。

    不能出气吃个哑巴亏使得骆子铭非常的憋屈,这边童昔冉又将事情告诉给了童沥。是,他承认童沥的能力出众,但童沥不是他,不是他们骆家人,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弟弟,童沥若查到骆烨轩去了胶东省对他动手该怎么办?

    骆烨轩又不是泥做的岂会令人揉捏?两个人真斗起来他是管还是不管?

    骆子铭的火气压都压不住,刚才为了哄自己妈已经饱受了一番唠叨了,到老婆这边想着轻松轻松哪里又遇到一堆儿的事情,他再好的性子也被激发了火气,找到了喷发口瞬间就炸毛了。

    “骆子铭你抽什么疯?这些本来就是事实,你家里的人敢做还怕我家里人知道?”童昔冉的脾气也是一点就着的,她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骆子铭还吊着一张脸给她使脸色,她向来不是那看人脸色的人。

    骆子铭将手甩到一边,嘴角的笑充满了讽刺的意味:“对,你说的没错,我家里人就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怕你家里人知道,既然你和我分你家我家,那就来掰扯掰扯,你让你弟来对付我弟是吧?那就走着瞧,看看他们谁能斗的过谁!”

    童昔冉没有站稳,身子朝旁边歪去,幸好及时扶住了墙壁才堪堪稳住,她不可置信的瞅着骆子铭,仿佛不认识眼前的人般。

    她从来都没有说话要骆烨轩的命,也没有想过伤害骆烨轩,就像骆烨轩对她动手了她想到的也是将骆烨轩驱逐出骆氏,顺便从他身上榨出更多的钱财,这样一来还能好好的过日子,毕竟骆烨轩是他的堂弟,就算骆子铭不说,童昔冉也知道,亲情在骆子铭的心中是一种向往。

    为了她,她可以忍耐,就像她猜测出这件事与童欣茹有关系,也知道之前伤害她老爸的事情有童智杰参与进来一样,她并没有使什么手段伤害二人,也没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了,就是那份残存在血液中的一脉相通,

    “怎么了?不说话了?”骆子铭俯下身眼眸中全然都是受伤:“你可知道你在我心窝子捅了多深的一刀么!”

    说完骆子铭毫不犹豫的摔门而出。

    他被温瑜闹的头大,又因为童昔冉的事情弄得心底憋屈,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没有办法替她讨回公道都会心底难受。

    可是他不能说,他以为以童昔冉的聪明会理解他的,不曾想她什么都告诉童沥,让她的娘家人出头为她讨回公道,这不就是在变相的说他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吗?

    童昔冉张张嘴巴,一口气憋在了胸口。

    特么的到底是谁捅谁的心窝子?童昔冉抚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的头昏沉的厉害,手脚冰凉两条腿开始打颤怎么都无法站直身子。人就贴在墙壁上靠着冰冷的墙壁勉强的支撑着。

    她实在不懂,受伤的是她,为什么骆子铭会觉得她在他身上捅刀子,两个人的关系刚刚走近了一点不曾想就闹出了这样的矛盾,她难受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还在生病骆子铭就这个样子对她,都说男人得到了一个女人之后就会完全地变成另一个人,她以为骆子铭不一样,看来,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的。

    童昔冉艰难的扶着墙壁弯腰移到了沙发旁,缓了一会儿站直了身子,腿肚子打颤算什么?丢了面子总不能丢了尊严。

    她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既然人不欢迎她,那么她在这边还有什么意思?

    被人伺候了就得看人脸色,婆婆她不敢用,人家上赶着伺候了她背后不知道怎么抱怨呢,她干嘛在这边看完这个人的脸色再替那个人想。

    骆子铭站在客厅的窗户旁,迎着夜风吹着冷气大脑才清醒了不少。心里隐隐有点后悔,就那样将童昔冉给丢在房间里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让他现在拉下面子去像童昔冉道歉,是怎么都做不到的,还是给彼此一点冷静的空间吧。

    从厨房忙碌了一番后的温瑜出来后就看到了立在客厅窗帘旁的骆子铭,疑惑的走过去问:“怎么你自己下来了?小冉呢?让她下来吃饭吧,等她吃完饭我再给她弄药。”

    说完温瑜既返身打算回房间,仰头看到了在楼梯旁扶着栏杆下楼的童昔冉,扬声嘱咐道:“小冉你下来了啊,那就快点吧,饭菜都端上桌了,子铭也没有吃饭,你们好得都吃点,也不枉我这个老婆子来回的折腾。哎。”

    温瑜边上楼边说话,走过童昔冉身边的时候看了她两眼,也没有想起来伸手扶她,又叹了几口气便回了屋。

    童昔冉连扯出个笑容都很难,她在与骆子铭关系好的时候可以为了他替他的家人着想,可是现在两个人明显生了嫌隙,至于原因和温瑜有关系没有她已经不想再去琢磨了,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她在这里待着非常的压抑,一点自由都没有。

    就连呼吸都觉得沉重,这种感觉令童昔冉察觉到了婚后的现实,原来她并不是童话里的公主,婚姻生活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旦动了真情,就和正常的夫妻没有什么不同。

    会争吵,会分歧,会冷战。

    骆子铭立在原地没有动,看着童昔冉的动作扬眉沉声道:“我妈为了你忙活这么久,你都不知道说句话回应回应她吗?”

    童昔冉咬着下唇没有接话,扶着栏杆一点一点的往下走。

    “和你说话你都没有听到吗?”骆子铭扬扬眉毛,他没话找话,就是为了找童昔冉的茬,让他道歉他不会,让他哄女人他也不会,但气人的本事是一流的。

    童昔冉听到骆子铭的话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心里的火气越发的茂盛,想要同人吵架连力气都没有,别说有多烦闷了。

    默念清心咒,决定坚决不理会骆子铭,漠视他无视他坚决不理他!

    骆子铭说了半晌话发觉童昔冉连接腔都不接,心里才有些重视起这件事情,按照他对童昔冉的了解,这个女人向来不会在嘴巴上吃亏的,每次见到她都觉得她浑身充满着正能量,可以为了一件是与你辩驳到底,他为了激发童昔冉的火气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茬,可是人家根本不理会他,这让他的心底很不舒服,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个女人难的是真的生气了?

    骆子铭想到这里往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童昔冉两眼发觉到了不对劲。

    “你怎么了?”骆子铭很快上了楼,拉住了童昔冉的手,入水的温度冰冷的好似不是正常人,他的眸光中闪现一抹忧虑:“怎么回事,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在厨房还能烧水热药,手摸着热乎乎的,这才几分钟就变成这样的模样,尤其是她咬着下唇都渗出了血丝,离得近了才看到那额头一层细密的汗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挂在白皙细腻的肌肤的上可谓是触目惊心。

    童昔冉想要推开骆子铭一点力气都没有,可以说她心里已经骂了几十个滚了,但奈何声音从喉咙里发不出来。

    骆子铭着了急了:“吕伯伯不是说你能下床就好了吗?怎么又严重了!”

    童昔冉很想朝天翻白眼,她也听说了医生的话,吃完药明天能下床就好了,敢情这俩人都以为她能下床就好了,可是以为她好了就能对着她大吼大叫吗?

    “放手!”童昔冉终于说出了两个人,只不过有些虚弱,说完后她睁开眼睛朝楼下看了一眼,只觉得头晕目眩天地都跟着转起了圈。

    骆子铭皱起眉头:“你到底有没有事?”

    眼前的人看着非常的不对劲,脸色惨白不说,扶着她觉得她的身子都是在发抖,现在睁开也眼睛又闭上不会是觉得头晕了吧。

    骆子铭看问了也是白问,童昔冉压根不回答他也着了急,直接将人给拦腰抱起就朝着卧室走了回去。

    童昔冉简直是气急攻心了,想要捅死骆子铭的心都有了。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下了一半的楼梯,就这样被骆子铭给抱了回来,还不待她有所反应又被重新给丢到了床上,她气的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温瑜听到动静又开门出来看,就看到骆子铭将童昔冉给抱回房间的背影。

    温瑜心里的不乐意愈发的明显了,都已经能够下床将药给倒掉了这会儿说下去吃饭呢又扮起了柔弱,以前她怎么没有发觉童昔冉那么喜欢装呢。

    想想刚接触这小姑娘的时候多么明朗的女孩子,眼睛亮晶晶的也会说好听的话,会维护她为了她还能同裴母同林穆对抗的,但转念想想,那些都是长辈,她都能那样冷冽的对付人家,性子果真是太过泼辣了些,幸亏心性是个好孩子,不然这个家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呢。

    温瑜叹了口气回了房间,算了,只要不再折腾她的宝贝儿子能够好好的就可以了。

    骆子铭将童昔冉放到床上的时候看她好像是晕了过去,焦急的想要叫医生,想了想又返身回到童昔冉身边凑到她耳朵旁小声道:“你晕了吗?你真晕了你就说一声,你不说你是真晕了我也不敢叫医生来看,要不你干脆说你没有晕好了,但是这样也不太好,你若是装晕被我知道了我肯定会笑话你的,这样吧,我吻你一下,然后你配合的睁开眼睛,咱们也上演一回王子亲吻睡巫婆的故事。”

    童昔冉的耳朵被骆子铭喷着热气,人似晕非晕的,听到有人念经似的在她耳旁一直嘀嘀咕咕,烦躁的她扬起手去驱赶。

    骆子铭伸手抓住了童昔冉的手腕,松了一口气,既然人会动那就没有事。他轻手轻脚出了房间下楼去热药,很快端了一碗温度正好的苦药水回了屋。

    也不管童昔冉是醒着还是睡着,拿起勺子就一勺一勺的往童昔冉嘴巴里送。

    童昔冉刚刚醒过来,听到骆子铭回房间的声音就不想搭理他,她恨自己太不争气,想要离家出走结果连个楼都下不去又被人给带了回来,要多窝囊就有多窝囊。

    “来,喝吧。”

    正憋屈着听到骆子铭的声音,连带着闻到了一股子药味,嘴巴里就被送入了一勺苦药水。

    童昔冉的眉头立马被苦的皱起一团,人也瞬间睁开了眼睛,若是晕着她能吐,这只能被迫着咽下。

    “醒了,那就趁热喝吧。”骆子铭就跟没事人似的将童昔冉给扶起来,然后把药碗推到了她嘴边。

    童昔冉怨愤的瞪着骆子铭,不吭气也不喝药。

    “你想要和我抗争也得有个好身子对不?吕伯伯不能说是神医,但是他开的药向来管用,你身子发软头眩晕是那迷。药的后遗症,有残留在体内的毒素,这药就是排毒的。”

    童昔冉一听,将药碗接过一口气喝了个一干二净,喝完小脸苦的皱成一团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抿着唇重新躺回被子里将脸朝着里面侧过了身子。

    骆子铭轻笑一声,倒了一杯温开水拿着习惯凑到童昔冉嘴边:“这苦吧苦的是你自己,谁也替不了你不是么?”

    童昔冉知道是这个理儿,就着习惯喝了几大口水。那边骆子铭的手又伸了过来,里面是一粒奶白色的糖。这次不等骆子铭说话她就张口含在了嘴里,将糖给吃了。

    骆子铭为童昔冉盖好被子后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效真有那么好,童昔冉胸腔中积压的怒气消散了不少,气息畅通,人的脑子清明了不少。之前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终于让童昔冉抓住了关键点,她嚯的掀起被子坐了起来。

    “你干什么?不能这样忽然起身,会头晕。”

    昏暗的房间里响起骆子铭的声音,他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床边摁开了床头灯,顺道快速的扶住了童昔冉。

    “子铭,骆烨轩呢?”童昔冉也顾不得同骆子铭升起,扣住骆子铭的手腕焦急的问。

    “问他做什么?”骆子铭的声音微冷,随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平缓了下才接着说:“你既然起来了就陪我下去吃点东西吧,我饿了。”

    童昔冉却固执的拽着骆子铭的手臂不让他动,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骆烨轩呢!”

    两个人对视,童昔冉眼睛眨也不眨的瞅着骆子铭,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骆子铭叹了口气,颓然的坐在了床边,人就跟卸去了力气:“爷爷让他去胶东省了,负责那边的公司。”

    童昔冉定定的看着骆子铭,好一会儿才伸手揽住了骆子铭的脖子,小声道:“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难怪他听说自己告诉了童沥事情的经过会反响那么大,难怪他会觉得自己在他的心窝子上捅了一刀,她无意间真的做了这样的事情,换来的是他的补刀。

    两个人因为一个渣男互相捅心窝子在这边生气,一点也不值当!

    “之前是爸打电话来,说童欣茹回娘家了。”童昔冉知道骆子铭已经恢复了平静,才将始末讲述了一遍。

    “嗯?她回娘家了?”骆子铭抬起头,眼眸中滑过一抹不解。

    “小沥觉得奇怪才会一直追问,他担心童欣茹和童智杰又出什么么蛾子来对付我,后来我被他追问的紧了才告诉他骆烨轩已经出手了,只不过没有得手罢了。”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骆子铭一天道了两次歉,脸有些挂不住,人挑着眉毛站起来将手习惯性的插在口袋里,弯曲的胳膊往童昔冉跟前凑了凑:“连个路都走不好,快点过来让我挽着你,咱们回家去。”

    “回家?”童昔冉不解的望着骆子铭。

    “不回家我看你在这边住着也憋屈,反正明天是吕伯伯带的徒弟给你清余毒,让他直接到咱们家去就好了。”骆子铭还有话没有说,他觉得今天晚上童昔冉折腾了几次落在温瑜心中肯定会有意见的,分开点好,免得再折腾个几次老妈那边发了火就不好收拾了。

    之前闹那一出他可是哄了好一会儿才给温瑜稳住,又看到童昔冉打了药碗再加上自己老妈在旁边各种喋喋不休他就暴躁了,说了很多不过脑子的话,现在误会解除了,还是带着妻子跑路比较安全。

    童昔冉和骆子铭将话说开了心里头的积郁也散去了大半,人的精神头好了很多。听到骆子铭说走人立马弯腰去穿鞋,可因为动作猛眼前又一片黑。

    骆子铭轻叹一声蹲在童昔冉的跟前为她将鞋穿上,嘴巴不饶人:“娶你之前以为是只母老虎,瞧,这还没怎么的都露出本质了,纸糊的!”

    童昔冉是哭笑不得,出口就反驳:“纸糊的更好,你就小心捧着吧,捏一下指不定就变形了。”

    骆子铭漆黑的视线往童昔冉身前的某一处一落,意味深长的道:“确实,捏一下就变形了,好在是被固定了形状,不然就不好看了。”

    童昔冉顺着骆子铭的目光看了过来,脸颊一红,伸手就掐上了骆子铭的腰身。

    心里是各种唾骂:男人本色!

    掐在男人身,童昔冉变了脸色,也顾不得计较什么了转身就朝着卫生间走去,好一会儿才脸色惨白的出来,捂着肚子对骆子铭连连摆手:“咱们还是别回家了,就在这边待着吧。”

    骆子铭了然:“怎么的,药效发作了?”

    童昔冉苦笑的点点头,随后脸色一变,又去了卫生间。再次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童昔冉对吕伯伯的医术持了怀疑态度,有这样帮人清理毒物的么?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半夜,骆子铭刚开始还能笑呵呵的陪着,后来就拉开被子躺下对着童昔冉道:“你去拉吧,我先睡一会儿,记得拿电话,这样万一你腿软起不来了我能过去帮你一把。”

    直气的童昔冉牙根痒痒却没有办法,后半夜的时候终于消停了,童昔冉又胃口大开,饿了想吃东西。

    骆子铭打着哈欠从楼下厨房寻觅了点吃的拿到楼上微波炉里热了热给童昔冉吃,这样折腾完一看表都已经三点多了,两个人这才重新躺下睡了过去。

    一睡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钟,温瑜在门外敲了两次门,吕医生的徒弟都来了半个小时了,可这俩人还睡得香喷喷的叫不开门,温瑜觉得脸有些燥的慌。

    骆子铭起身开门,就看到温瑜的脸色很不好,笑着问道:“妈,怎么了?昨晚上小冉她……”

    “医生来给小冉看病了,让她收拾收拾吧。”温瑜不等骆子铭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扭头走了,心里想着又是因为童昔冉的缘故,

    唉,算了,孩子生着病,折腾人是理所当然了,就这样吧,儿子不抱怨就行。

    骆子铭摸摸鼻尖,返身回屋。

    童昔冉简单的洗好后医生就进来了,简单的为她针了几针后人就走了,话都没哟说几句,对此童昔冉也不在意,问骆子铭:“这会儿回去吗?”

    “和妈说一声咱们就走。”骆子铭点点头,等到童昔冉收拾好后朝着楼下走去,温瑜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准备一家人的饭菜了。

    “妈,我和小冉先回去了,中午不在家里吃了。”骆子铭看到温瑜刚刚进厨房,笑着走过去和她道别。

    温瑜愣住了,眼睛往童昔冉脸上扫,见儿媳妇脸色还算红润,接触到她的目光笑笑,心里不禁嘀咕起来:不会是儿媳妇看出来她不高兴了的吧,往日周末的时候儿子都会在家里吃完晚饭才走的。

    “妈,你就不用做我们的饭了。”骆子铭看温瑜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又多说了一句拥着童昔冉朝外走。

    骆老爷子不在家,纪翔跟着一同出门了,骆子铭就没有和老爷子打招呼。

    出了门坐上车后童昔冉回头看了看,发现婆婆今天反常没有送他们出门,想想这次回来,好像一家人都没有好好的在一起吃顿饭,看来得选个日子将婆婆接到家里来好好的相处几天了。

    童昔冉觉得一家人住在一起虽然各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只有吃饭的时候在一起还是不太舒服,还是有自己的空间比较好。

    “明天要好好的回敬下咱们的堂弟妹了。”骆子铭将车子驶出去的时候勾着唇角提议道。

    童昔冉听闻后脸沉了下来,是了,骆烨轩走了可是童欣茹还留在这边,接连几次童欣茹都参与其中给她绊子,她再不去回敬回敬就真诚为认人揉捏的包子了。

    “当然了,不过,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另外一个地方,送一份大礼给咱们的好婶婶呢?”

    童昔冉眼睛微凉,嘴角的笑与骆子铭如出一辙。

    ------题外话------

    推荐我家(遥忆长安)的新文:《男主离我远点》:

    段媗:男主,离我远点!

    盛崇温情脉脉的问:为什么?

    段媗:少装了,我知道你根本就不爱我!

    商战失败的贵公子盛崇,被家族‘流放’一座名为江城的内地城市,意料之外的得到了一个所谓的系统。系统总是让他完成一些奇奇怪怪的任务,包括‘和任务目标牵手’‘和任务目标喝咖啡’‘和任务目标共进晚餐’‘和任务目标看电影、么么哒、啪啪啪……’。让他格外为难的是,任务目标是一个心思难以捉摸的冷美人,为了完成任务,得到奖励,不受天打雷劈的惩罚,盛公子不得不开始了自己讨好‘女王陛下’的艰苦岁月。

    ——此文正在首页强力编辑榜单推荐,亲们可以看看哦,安安出品,绝壁奇葩搞笑让你欲罢不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