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87】膈应大伯,饭后甜点(戳!)

【087】膈应大伯,饭后甜点(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智杰没有想到刚刚将女儿给劝下来后被童志峰一家人给堵在了门口。

    不等他有所动作,童志峰已经自来熟的往门里挤了进来:“大哥,我们一家子来你们这里蹭饭来了,嘿嘿,不会嫌弃我们不请自来吧。”

    童智杰讪笑着,心里头纵然有一百个不乐意那也不能将人给往外轰,何况童志峰又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闷头青似的往里冲,房门大开,一帮子人就涌了进来。

    李琦听到动静就出了闺女卧室的门,身后童欣茹非常不给面子的将门“砰”一声给关上了。

    这样的大动作使得几人的脸都很不好看,童志峰很是不解的往李琦身后看:“大侄女这是怎么了?”

    姜颖悄悄掐了童志峰一下,让他收敛点,疑惑的目光投向从进来这边就悠闲自在的小两口,心下疑惑:这俩人不会是特意来看热闹的吧。

    “呵呵,没什么事情,起来的晚了误了点事情,没来得及收拾自己,小姑娘家家的不化妆见人不自在。”李琦呵呵笑着,走出来开始招呼众人坐:“快点坐下吧,我这边刚巧没下厨,既然大家伙都来了,那就去外面吃吧,让我家老童请客。”

    童昔冉和骆子铭很悠闲的坐在沙发上,骆子铭看到有童昔冉喜欢吃的开心果,主动将小盘子端过来开始剥。

    童志峰一早就被洗过脑,说好了是来童智杰家里吃个团圆饭,赶巧了童欣茹也回来了,机会难得,仔细算算自打老爷子携着老伴出国旅游后两家人还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

    姜颖也在一旁接话:“出去吃多破费,就咱们一家人,我和嫂子好记不曾搭伙做饭了,正好今儿让我俩露一手,咱们一家人就聚在一起乐乐。”

    骆子铭剥了一会儿就没了耐心,挑挑眉毛将小盘子推给了童昔冉。

    童昔冉笑笑毫不在意,人家能给她剥俩就不赖了,别要求太高,不给剥自己剥就行了。

    心情好的童昔冉拿起剥好的开心果往骆子铭嘴边送,嘴角噙着浅浅的笑。

    骆子铭将头往一旁扭,避开了童昔冉的手,眼里是毫不掩饰的不屑,这都是小姑娘家吃的东西,他才不屑于吃。

    不吃就不吃呗,童昔冉收回手,继续吃自己的,那表情闲散的不得了,完全将大人的话给屏蔽在了脑后。

    童智杰都没有往沙发上坐,几个人大咧咧的将沙发占据了大半,他要坐就得挨着姜颖,何况他坐下了,自己老婆就得站着了,干脆不坐了。

    骆子铭适时的往童昔冉方向移了移,单手搂住了她的腰身:“小冉,要不咱们就出去吃饭怎么样?”

    “你掏钱?”童昔冉没好气的嗔了骆子铭一眼,伸手将他又给推了回去:“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没看到我堂姐都已经生气回了娘家了,那是要离家出走呢,我说你那个堂弟也忒不靠谱了,昨个不是俩人还在主宅那边亲亲我我么,怎么后来就让我堂姐一个人回来了?多久了,都不见人来接,这是不是不打算过日子了?不过拉倒,我堂姐又不是离了他不能过!”

    “瞧你说的话,吵架又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你不能什么事情都归到我堂弟身上,难道你堂姐就没有问题吗?”骆子铭说到最后声音有点沉。

    童智杰和李琦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俩人怎么到他们家里杠上了,可这说话的内容不见得多好听,落在他们宝贝闺女耳中还不得又闹腾一番?

    果然听到卧室里又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李琦看了童智杰一眼,就往里间的卧室走去。

    “那就去找我堂姐问问清楚,不管怎么说,我堂姐都回娘家了那人不出现不哄着就是他的不对,什么玩意儿啊!大娘你去将堂姐叫出来,有什么委屈说出来给我听,我一定会替她出气的。”

    李琦的脚步止住了,呐呐的回头强扯出一抹笑,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俩人就是来膈应她闺女的。

    眼看着两个人要因为童欣茹的事情急眼,童志峰大手一挥,拿出了爷们风范儿:“小冉,你说得对,咱们童家的女儿岂能有受人欺负的道理?给骆烨轩打电话,让他来给小茹赔礼道歉,这礼不赔够了咱们就不跟他回去!”

    姜颖附和着点头:“是啊,童家的女儿可没有受气的道理。”

    卧室的门腾地打开了,童欣茹怒气冲冲的走了出来,人直接来到了童昔冉跟前,伸出手指指向童昔冉张嘴就要骂。

    “堂姐你眼睛怎么那么红?不会哭了一夜了吧,瞧你,这模样怎么见人,连个人样都没了,人家就是来了也不能被你梨花带雨娇怯模样给吸引走,最后懒得搭理你你不是还的独守空房黯然垂泪么?”

    童昔冉先发制人,惊讶的捂住嘴巴捏着嗓子说话,可以说将人挤兑的心里冒火的同时还能给人给整出来一身鸡皮疙瘩。

    骆子铭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心中为童欣茹默哀。

    童志峰欣慰的笑笑,心中感概,女儿和大侄女可算没有隔隙了,他一直觉得小辈们之间的相处太怪异,不像他和大哥从小到大很少闹矛盾,什么时候都是站在统一战线的,现在想想,成家立业孩子都长大了那份情谊还在,这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孩子们的榜样。

    一家人写不出两个童字,两个女孩子又都嫁入了骆家,这份缘分是老天注定的,携手抵抗外患共同营造美好的生活该有多好。

    姜颖温婉的笑着,眼角一挑看到了童志峰湿润着的眼睛,顿觉头顶飞过一群乌鸦,敢情她家老头没有察觉出女儿来此的本意,正在感性的幻想美好的未来生活呢。

    童欣茹被童昔冉连番抢白,脸颊涨的通红,伸出的手颤抖的指着童昔冉,下唇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抖动着,显然被气到了。

    李琦忙过来扶住自己的女儿,心疼的用手上下抚着她的胸口,生怕她被气的昏过去,眼睛转向童昔冉的方向,想要训斥可人家父母都跟没听到似的坐在那里,她总不好越俎代庖。

    “小冉,你堂姐正难受着,你就别说这些话让她心里烦了。”童智杰听不下去了,也知道自己老婆不好开口,他压抑着心底的火气,努力语气平缓的劝着。

    童昔冉立刻换了一张委屈的表情对着童智杰:“大伯,我说了哪些话就惹的堂姐心里烦了?我为了她都跟我老公快要吵起来了怎么落在你们眼中反而是有坏心思呢?”

    姜颖适时的接话:“是啊大哥,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不能因为小然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就这样偏帮自己的闺女,小茹都没有说话呢咱们大人开腔掺合多不好,凭白弄得俩孩子关系僵硬。”

    童智杰被姜颖一番数落,脸色变的很不好。

    李琦听到自己的老公被人数落,牵强的笑笑:“小颖,话不能这么说,孩子本来就心思不舒服,你们一家子人招呼都不打的就来了。”

    “妈,行了,我们走吧,他们一家人可都不欢迎我们。爸,你看到了吗,听到了吗?你心心念的的大哥就这个样子对你的亲生女儿,你敬重的大嫂出声就是撵你老婆的,咱们走吧,谁让你多事非要来看看你的大侄女替你大侄女出气的?人家压根都不稀罕,人家就是这样的脾性,愿意受虐,愿意被人嘲讽被人冷落,你没看到她都收拾东西打算回去了么?哭着难受着还是离不开那男人,没办法,她不受虐心里不爽咱们可不能上赶着陪人受虐,咱们还得要脸呢!”

    童昔冉迅速的起身,满脸都是愤怒对着童志峰就发难了。

    这话说的不可为不毒,话里话外不仅将童欣茹给挖苦嘲讽了一番,连童智杰和李琦都不放过,全数拉下水了,可人口才了得,一个脏字都没有,一脸义愤填膺的替人讨回公道受到欺压的生气模样,让人找不到错处,且她说话的时候人已经朝着外面走了,路过姜颖的时候将她给扶了起来。

    “妈,咱们走,说什么一家人吃饭,你上赶着给人做饭人家不用你不稀罕,怕你下毒你造么,得了,什么一家人,我都没看到那里有一家人的模样,一个渣男当做宝,说的好听是为了闺女的未来着想,说难听点,那不是看上人家的家世家产了么,豪门儿媳妇可不是好当的,想我当初嫁给子铭的时候,这些人怎么说的?说我是卖了自己和亲弟弟的股份上赶着捧到人家眼前换来的。呵,还真是可笑,子铭是骆世纪坛的CEO,骆老爷子内定的骆家当家人,他还差童家小辈手里的破股份了?啧啧,为了这事大伯可没少出力将我爸给弄到局子里,妈你就是心软,瞒着我爸,怕他伤心。你惦记着大伯是一家人不忍心闹僵结果呢?屁股还没把沙发给暖热呢人家就将你往外轰,我说你们一个两个都省省吧,走走走,赶紧走的,别再这边碍人家眼了!”

    童昔冉气的不清,拉着姜颖就要走人。

    童志峰却愣了,好一会儿脑子里才将女儿说的话给消化个干净,他眼睛一瞪,嗷呜就嚎了起来——

    “走什么走?把话给我说清楚再走!我当初进局子里是怎么个情况?”

    童昔冉将头往一边扭,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咬着下嘴唇强忍着眼中不落下眼泪,不语。

    这倔强的小模样落在骆子铭眼中可爱的紧,知道该自己上场了,轻咳一声闲闲的走近童昔冉,长臂一捞将人给圈在了怀里。

    “伯父,看在小冉和你薄弱的亲情关系上,我给你面子称呼你为一声伯父,但要按在商界的成就,你连称呼我个老弟都不够格。”

    此言一出,童智杰的脸更加的黑了。

    但不得不说,骆子铭说的是实话,他仗着自己姓童可以承受骆子铭一声长辈,按照在商业中的成就,他连攀上骆子铭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我来你们家不仗着身份压人,只希望能获得尊重,包括我的女人,也应该享受与我一样受人追捧的待遇,对我的爸妈那就更不用说了,绝对要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力来好言相哄,而不是被人仗着嫂子大哥的身份将人往外赶。”

    骆子铭说话的语气不快,每个字都吐的很清晰,最后三个字更是扬起一抹邪气的笑,加了重音。

    童智杰的脸瞬间黑如炭底,胸腔里弥漫着浓烈的怒气,可是他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李琦知道因为自己一时气愤说出的话令丈夫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又使得怀里的女儿饱受了一番言语上的摧残,内疚的两眼都泛起了红色。

    “子铭,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小冉的婚事,还有上次我进局子里。”

    童志峰还在纠结这件事情,他不是傻子,闺女震怒之下说出的话可不是假的,上次他头脑发热的去找女儿说项就是因为听了童智杰的话犯了糊涂。

    事故发生后童智杰并不曾去看他,当他去局子里出来后这么久了,童智杰可以说是在避着他,连带着他经常在小区里逛游都见不到人,只不过他一直认为自己大哥太忙碌,不曾往深入里面想。这件事情他也有自己思索过,但是每当他开个头姜颖就能将话茬给转到别的地方去,以至于这么久了他还是稀里糊涂的。

    骆子铭听到童志峰点名道姓的问他,嘴角的笑意更胜,不着痕迹的看了怀里的女人一样,接触她狡黠如同狐狸的目光一触即离开,这才叹了口气正色道。

    “爸,我对小冉是真心的,只不过她以前的心不在我身上,我才用了些小手段让她嫁给我,关于股份的问题,也是我的手段之一,这样小冉才能放心的嫁给我。”

    童志峰“嗯”了一声,对这话是信了。

    姜颖的感触的看着骆子铭,默默点头,这个女婿当初她就认为会对女儿好,却不知道他一直存在着这样的心思。

    女儿能有个好归宿,她很开心。

    童昔冉却在骆子铭的怀里直翻白眼,这个男人演起情深深意浓浓的男人也是手到擒来,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骆子铭有这样的潜质呢。

    “你上次的事故怎么发生的爸你心里跟明镜似的,你又不是糊涂人,只不过太过相信某些人了,这不,被人当作枪使了吧?你仔细想想你出门的初衷和最后出事的地方,呵呵,我做过了调查,就算你当时没有撞到李大姐,你后面还是会撞到人,至于为什么?酒后肇事可是能给人弄到监狱里几个月的,那可是犯罪!接手你事情的人是谁?那位石队长可是黄辉仁的部下,而黄辉仁和谁的关系比较好,我还是只有两个人,呵呵!”

    童志峰被女婿接二连三的戴高帽子,脸变得严肃起来,思维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担得起女婿对他的称赞,变得敏锐明朗了不少。

    那天的情况历历在目,童志峰将事情从头到尾回顾了一遍,最后骆子铭饱含着深意的笑声可谓是是令他茅塞顿开。

    鹰眸难得变得犀利,童志峰沉声问道:“大哥,你为什么要害我。”

    童智杰张张嘴巴,无力的叹息一声,连连摆手然后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志峰啊,大哥这么些年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至于子铭说的那些事,当时我喝醉了,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你知道你老哥的,喝酒的时候会想到你,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好改哎。”

    童志峰抿了抿嘴巴,眼神微变,心里头的天平又朝着童智杰的方向倾斜了不少。

    “我也是听闻了小冉的事情心里烦闷才多喝了两杯,我以为那是事情的真相,想着你是小冉的亲生父亲有立场说说她,毕竟女人用一桩买卖换来的婚姻怎么可能幸福,老哥的心思你能懂吗?我也是有闺女的人当然知道养女儿的不易,我多嘴加上又喝多了,很多事情说的不是很清楚,后来我迷迷糊糊醉倒了哪里知道你去找了小冉,我,我若知道你喝了酒立马飙车去找人,我说什么都不会在那个时候告知你事情真相的啊!”

    童智杰的连番感性的解释成功将童志峰质问的勇气给浇灭了,他用了惯常的手法,屡屡不爽,每次都能将童志峰给拿下顺便让他调转方向去作自家人。

    这次,他悄悄看向童志峰的时候就知道,再次成功了。

    “呵,子铭,你经常说我擅长演戏,这不,看到了吗,师承大伯,大伯才是影帝级别的人物,那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行了,这事咱不提了,就当我爸是个糊涂的,不懂法律,非得喝完酒开着车出门撞人玩好了。”

    童昔冉很随意的开口,学着骆子铭痞痞的模样,大有破罐子破摔的做派。

    “你这孩子,你爸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怎么能不懂得基本的法律呢?开车撞人玩,他哪里有那个胆子。”姜颖嗔了童昔冉一眼。

    “大伯不就是那意思么,妈,你不会没有听明白吧?大伯的心里话可是连我都要感动了呢,话里话外连个重点都没有,却将自己摆脱个一干二净,不就是觉得我爸为他马首是瞻能被他玩弄在鼓掌中么。”

    童昔冉玩激将法已经很顺手了,激得就是童志峰,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将童志峰的脑门给撞明朗了,让他看清楚事实,别个有事没事的大哥长大哥短的让他们一家人听着都心里膈应。

    尤其是在她任职了总经理,这相当于童家大房与二房的战争正式上演了,童志峰可不能站错队。

    童志峰被闺女挤兑了一番后心里头那个气呀,可仔细想想闺女说的有道理,他那迷糊劲儿可算是绕过来了,指着童智杰道:“大哥哎,我叫你一声大哥你就是这样子对我的?你对得起我的这声大哥吗?”

    人说着话就已经撸起袖子朝着童智杰扑了过去:“你坏我闺女名声,你怂恿我,还想将我送到监狱里去,你是想整死我们一家子人啊!”

    童智杰傻了眼了,忙起身伸手去挡童志峰:“志峰,志峰你别听你闺女胡扯……”

    “我怎么胡扯了?这件事情你在全公司的管理层面前都给揭露了出来,如果不是我说出爷爷知道这件事我会有什么下场?你说啊?而且明明是从你口中说给我老爸知道的,在会议上你干什么装作一无所知让别人揭露出来?不就是为了让我名誉受损吗?”

    童昔冉说的很快,强硬的打断了童智杰的话,眼睛红着拖着哭腔,玩柔情战术谁不会?她可是童志峰的亲生女儿,哭两声抹个泪老爸铁定心向着她。

    反正今儿来就是恶心这一家子人的,骆烨轩给了她这么大的亏吃后跑路了,逮到了童欣茹就得可这劲儿的作。

    作人谁不会?就看能不能拿捏到人的软肋,边捅心窝子边作了。

    “大哥,你和我说清楚,你都给我说明白了!”童志峰铁了心的往童智杰身旁扑,拉住他的衣服不松手,赤红着眼睛显然受创不小。

    童智杰以前是驱使着,这次成为了手中枪的目标,顿觉头大,嘴里还要辩驳童昔冉的话,身体往一旁躲避着童志峰,急着安抚他。

    这个老弟上头的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童智杰不敢赌也不敢对着他嚎,万一把人惹急了拎着东西指不定真动手了。

    童欣茹被这一番场景弄得脑子快要失常了,耳朵嗡嗡作响,她昨晚上哭了一夜,这会儿脸颊疼眼疼头疼的,本来想明白了要去追逐骆烨轩,结果被人堵在家里听了一番闹腾,现在难受的她只想一头撞死。

    她怎么都想不到童昔冉在这种环境下能扮演起柔弱的角色,眼看着她窝在骆子铭怀里娇滴滴的摸着眼角她就想扑上去挠花那张脸。

    以前在骆烨轩身边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装天真,装可爱,受委屈了立马表现出来让人哄。看的她心中作呕,可是婚后不自觉的回忆起童昔冉的做派,学着她的模样想方设法扣劳骆烨轩的心,却发觉一切都是徒劳。因为童昔冉就是童昔冉,那种骨子里可以散发出各种性情的女子与她的刻意模仿不同,当头来成为了东施效颦,反而推远了自己的男人,让他对自己渐渐的产生了厌烦的心理。

    童欣茹捂着头,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小茹,小茹你怎么了?”李琦本来是站在丈夫身边护着丈夫,生怕童志峰真的动手。

    好得她是女人,童志峰顾忌着她没敢真的上手,眼睛一转看到了童欣茹脸色惨白的捂着头蹲在地上,吓得她快速的跑了过去。

    童智杰被妻子一声叫也惊的回身看,一看大惊失色,也顾不得童志峰了,伸手一推一拽的将人挡到了一边就过去蹲下身子急声唤道:“小茹,闺女啊,你这是咋了。”

    这边,童志峰一个不稳脚底绊到了花瓶架子,人直直就倒了下去。

    “乓!”

    “哎呦——”

    “啪!”

    “爸——”

    “志峰——”

    童昔冉和骆子铭一左一右的将童志峰从地上扶了起来,他的手离地上的碎片只有几厘米远,差点废了。

    上好的插花瓷瓶四分五裂的静静躺在地上,水从里面洒了出来泼了一地。

    “我的手绘玉壶春!”童智杰眼前阵阵发黑,也顾不得管女儿大跨步就奔了回来,蹲在地上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捧着碎片,眼中瞬间覆盖了一层薄雾。

    他一生没有别的爱好,收集陶瓷便是重中之重,他的资产不少,但为了收集上好罕见的瓷器也花费了不少。

    其中,当属眼前碎成片的是最为珍贵和喜爱的,可以说,这是他的命根子。

    这个陶瓷花瓶说到底很平常,上面绘制的也是市面上经常见到的图案,但珍稀就珍稀在它是当今国内最有名气陶瓷大师的出师之作,当初不仅是为了讨好这位大师,也为了心中的那份喜爱,这个陶瓷瓶可是竞拍达到了二千五十百万,被童智杰拿到手后并不曾供着,当做普通的花瓶放在客厅比较显眼的位置。

    花瓶,就是要做它的本职工作,插花。

    但这不代表一家人不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几年了都没有发生意外,今儿被童志峰一个倒地给撞翻了,几百万的陶瓷瓶连带着他的敬仰都被自己瞧不上眼的弟弟给毁了,童智杰心中那个怨气啊。

    呃,童昔冉看着抱着陶瓷碎片痛苦的好似死掉的童智杰,拉着童志峰往后退了两步。

    太戏剧性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童欣茹的头痛病好似好了,她呆呆的看着一地碎片和一滩水,再呆呆的看向童志峰,伸出手指着他,却没有说出话。

    老爸的心窝子这次要被刺穿了,童欣茹觉得自己和骆烨轩之间的事情都是小事儿,眼前有一件大事儿发生了,老爸的命根子被人给脆了。

    在几个月前大哥车祸身亡后,他好不容易挺过来了,为了那份仇恨,为了守住大哥的心血奋斗着。可这才多久,他捧在手心呵护的命根子跟着破裂,童欣茹想到这些就痛苦的眼前阵阵发黑。

    李琦小心翼翼的走到童智杰跟前,抚着他的肩膀小声劝道:“智杰,要不,拿去给大师看看能否修复吧。”

    “修复?怎么修复?修复难道就没有裂痕了吗?就能恢复如常完美无缺了吗?到处都是瑕疵,瑕疵!”童智杰觉得自己突然间患了心脏病,心律不齐呼吸不畅。

    童昔冉拉着成呆滞状的童志峰又后退了几步,渐渐远离了客厅,朝着大门的方向退去,再退去。

    唔,虽然事情的走向出了问题,但是达到了比预期还要好的效果,可以完美收工回家吃嘛嘛香了。

    一行四人在不请自来嘴皮上占了上风后打碎了童智杰的命根子之后,乐呵呵的回了自己的老窝。

    “爸妈,你们回家吧,我和子铭给你们点外卖,你们吃点就睡会儿午觉缓缓,尤其是老爸,妈,你可得给老爸安慰好了,别让他胡思乱想又做出什么伤己的事情。”

    童昔冉将二老送到楼下没有上楼,做了安排后一溜烟的上了骆子铭的车,很快离开了小区。

    “哎,在前面停下吃碗牛肉面吧,我真的饿坏了,吃完好回家睡觉。”童昔冉见前面那条街的牛肉面人还是比较多的,一时嘴馋,就让骆子铭停车。

    骆子铭依然停下车子与童昔冉一同进了小店里,果然是人满为患。

    热气腾腾的屋子里空气还算流通,但因为人太多觉得拥挤喧闹,骆子铭眉头轻挑却没有说话,侧身从坐满人的桌旁走过,走到最里面唯一空缺的小桌,大咧咧的坐下对着还愣在原地的童昔冉抬了抬下巴。

    墨迹,你说来吃饭的怎么还不赶紧过来的?骆子铭的表情将他的内心独白清晰的传递给了童昔冉。

    童昔冉垂首轻笑,她以为骆子铭会嫌弃的扭头就走,没想到是跋山涉水的给她占座位去了,点了两碗牛肉面后童昔冉也走了过去。

    坐在了骆子铭的对面,看着男人皱着眉头四处看的模样抿着唇笑。

    人虽然多上面的速度却不慢,两个人没说几句话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就被断了过来。

    牛肉面面条橙黄,牛肉覆盖了小半个碗,很是实惠。

    童昔冉伸手去拿一次性筷子被骆子铭抢先,他将包装袋去掉后把筷子掰开,两根筷子对着来回的擦擦,将上面可能有的细刺给擦掉。

    童昔冉单手托着下巴笑吟吟看骆子铭细心的举动,眸光亮晶晶的等着骆子铭将弄好的筷子递给她。而后,就看到骆子铭将筷子弄干净后放到了自己碗里。

    她的笑一顿,脸黑了一层。她自作多情了,合着人家这样整筷子是为了自己啊!气呼呼的准备拿筷子的时候骆子铭却抬起头对着她笑:“好了。”

    骆子铭伸手将自己面前的那碗面推到了童昔冉跟前,将童昔冉那碗面端了过去又重新拿了一双筷子,这次去掉包装袋分开筷子后随意的擦了两下就夹起面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童昔冉低头看着自己那碗已经没有了香菜的面碗,心底感触万分。

    原来骆子铭是为了给她挑香菜,她与骆子铭一同吃饭的次数不多,但只要有香菜的时候都会先动筷子挑干净了才会吃。骆子铭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了。

    浅浅的笑着,面吃进嘴里嚼着有劲道,味道美极了,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吃饭,能吃出幸福的味道。

    吃完了饭两个人从小店里走出来,离家还有一段距离,驱车又行驶了十几分钟后才到达了小区,两个人下车后手拉着手乘坐电梯回家。

    周末的半个下午可以说是空闲的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安排的别的工作,回到家后相拥着窝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子铭,我们看电影好不好?”童昔冉转动着遥控器,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她想到了新上映的封门诡影,便起了看电影的兴致。

    “看什么?”骆子铭把玩着童昔冉的秀发,眸光暗了几暗,女子乖巧的窝在他怀里,角度刚刚好,能摸能揉的,而且那外衣一脱身子没骨头似的黏在身上更是香气逼人。

    刚刚吃饱的骆大少觉得腹中碌碌,想要再吃些饭后甜点,看着在电视上各种输入找电影的女人,摸摸下巴:唔,要不要再忍忍?

    “封门诡影。”童昔冉来了兴致,从骆子铭怀里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躺姿,开始在电视上搜:“我都好久没有看恐怖片了,以前童沥看过那个什么电锯惊魂,看的我毛骨悚然的,不过国产的悬疑片恐怖力度绝对是大打折扣,你不知道,我就喜欢看这种疑云密布的,心里吊着悬着,最后发现啥事都没有,哈哈。”

    骆子铭的视线随着童昔冉的躺倒姿势而转动,嘴里“嗯嗯啊啊”的回应着童昔冉的话,眼睛却不离开童昔冉的身前,漆黑的眸子半眯着,从中流淌期盼的火焰。

    算了,还是不要忍了,这个女人明显是在勾搭他犯罪么。

    “子铭,你发表下意见呗,对了,你还没有和我说过你喜欢看什么电影呢?”童昔冉选好了电影枕着骆子铭的腿转个身子单手撑着头,眼睛紧盯着荧幕。

    “嗯,都可以的,你觉得好我也觉得好,不过,你躺好了吗,这样会不会不太舒服?”骆子铭吞下着口水,女人的手肘正对着某一处,于是,酥麻的电流就在身体里面窜啊窜的汇涌到一处,让他还没来得及掩饰的时候就展露了出来。

    好在,他也没有打算掩饰,黑曜石般的眼睛眯起,大手悄悄的从童昔冉的臂弯探了过去,揽住她纤细腰身的同时,覆盖到了圆圆地带……

    “还好呢,要不你稍微往后面靠着,这样我能枕在你肚子上。”童昔冉不明所以,已经沉浸在了剧情中。

    骆子铭勾起唇角,正合他意。人顺势往沙发上仰靠着,稍微坐直了些身子,将童昔冉往自己怀里拉了拉,让她枕在自己的身上,这样两只手正好环到她身前,覆盖在了禁地上面。

    小女人被电视吸引了注意力,不反抗可真乖,骆子铭勾起唇角,笑的很像一只偷腥的狐狸。

    童昔冉脸颊爆红,她反手就去拍骆子铭的手,小声道:“你做什么。”明显她的声音受到了影响,嗓音颤抖着,这样的声音落在骆子铭耳中明显是邀请他继续的意思,于是,他非常的体贴的继续着。

    对衣服的束缚很不满意,宽松的大领子正好给了某人长驱直入的媒介,畅通无阻的探索到了神秘地带。

    童昔冉浑身软的没有了力气,掰着骆子铭的手更是无力的垂下,这一下子砸到了骆子铭腿上,随着骆子铭的闷哼声,她的头“嗡”的一声炸开了。

    骆子铭却在这个时候将童昔冉一个翻转摁在怀里急切的封住了她的唇。

    隐忍了好一会儿的情愫都释放了出来,他的动作有些急迫,猛烈中喘着粗气,腾开一只手开始褪去衣衫,将阻挡在二人肌肤相贴的薄衣料都扔在了地上。

    很快,沙发陷阱去一大片,荧幕中引人入胜的声音循循渐进,沙发上女子如瀑般的头发肆意的荡开,在空气中来回的飘荡着……

    童昔冉被颠来复去的时候还在想着,那张窗户外面浮现的幽怨的脸怎么看怎么像她的写照,还有,那个方向盘为什么会突然间旋转起来?

    ------题外话------

    咳,本来想要早点呢,结果小铭子一把持不住就把栗子给卡住了,被贴了四次,好嘛……

    不捏了—0—求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