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099】甜蜜的爱,平安之夜(暖)

【099】甜蜜的爱,平安之夜(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薇芝不仅将安清芸给得罪了,还将陈斌给得罪个彻底。

    她被带到警察局的时候是单独关在一间审讯室里的,被一名女警察和男警察一同审讯,问的就是那些毒品的来源。

    安清芸也被带到这边因为殴打关薇芝的事情,只不过上头有人给打了电话,这件事情就是走了走过场,罚了点钱就算过去了。她也没有傻的说因为关薇芝骗她算计他们家之类的话,什么理由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却道陈斌和关薇芝的关系不简单云云,说了自己在病房中听到的话。最后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的,人依然趾高气扬,打过关薇芝这口气算是消了大半,满肚子的话想对着裴琨亮说,当即就回了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裴琨亮听。

    裴琨亮却联系不上裴元,电话不接,公司找不到人,他知道儿子的脾气想要给儿子透个口风都不能,只能干巴巴的耗着心神。

    陈斌以为关薇芝通过他认识那些人只不过是想寻个保护,哪里想是去买药了,这都被带到警察局来了他还能说什么?他想招也招不了,只说了看到安清芸打关薇芝,他也不好上手拉着之类的。

    “你和关薇芝什么关系?”警察例行询问。

    陈斌支支吾吾的答不出来。

    警察眉头一皱声音放冷了:“怎么不说话了?”

    “我们就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以前一个学校的校友,前一段时间在朋友的生日宴上遇到聚在了一起,偶尔会一起吃吃饭什么的,这不她住院了我去看看她。”陈斌想了想简洁的答道:“警察同志,这个问题和病房中的斗殴事件没有什么关系吧。”

    警察“嗯”了一声,看陈斌的眼神有点不太好,但因为确实是当做证人例行询问问过细节后就放了人。

    陈斌松了一口气打算离开后打电话问问那些人都卖了什么给关薇芝,万一关薇芝将他们给抖出来,这些人指不定会给陈斌点苦头吃的。殊不知他刚走到门口就见到隔壁审讯室的门打开,叫住了陈斌,将他重新给扣留了。

    原因是关薇芝招了说陈斌是她男朋友,那些药就是她通过陈斌买的。

    陈斌觉得天都要塌了,他手脚冰凉感觉自己要变成冰雕了。这个女人嘴巴怎么这么不严实?将他给供出来自己还怎么出去找人怎么救她?他觉得关薇芝一定是疯了才会这样。

    关薇芝想的和陈斌不一样,陈斌万一出去了不管她让她在里面自生自灭怎么办?

    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陈斌出去后会找人救她,恐怕知道她买了什么药又知道她最初谎称怀孕在和他勾搭的时候想要嫁给裴元的时候就放弃她了,她将陈斌拖下水后陈斌的朋友能不管他?就算不管还有陈斌的老婆陈斌的老子,陈斌能出去她也就能出去。

    关薇芝想的很简单却不曾想自己什么都交待出来陈斌能不恨上她,既然恨她哪里还会再管她的死活?

    陈斌确实恨上了关薇芝,他那边刚说了两个人没有关系关薇芝就捅出来俩人的亲密,这让陈斌在警察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证人”也就变成了“同伙”,可能会成为牵线的嫌疑犯。

    陈斌的酒吧接受调查了,警察得到消息后当天就去了酒吧开始突击检查,果然让他们抓到了几个正在当众交易的毒贩子,带去了警局开始了逐个攻克,直接就刑事拘留了。

    陈斌这一次可谓是哑口无言,只能等着老爸来想办法救他了。

    关薇芝却在冷静之后心中后悔万分,很怕陈斌不管她,但她心里存在着侥幸,希望自己的坦白真的能换来宽大处理,能够早点从这里出去。

    而就在这一天,骆紫琳被裴元接走了。

    电话是骆紫琳打给裴元的。

    几天不曾见面,裴元已经折磨的不成人样了,他的下巴上都长出了胡渣,清澈的眼眸布满了血丝,可见几天都不曾合眼好好睡过觉。

    裴元这两天将自己关在家里,每天都盯着手机等着骆紫琳的最后宣判。裴元不知道关薇芝的怀孕是假的,也不知道她是和陈斌发生了关系故意扣在他的头上,更加不知道她买了毒品打算对付自己的老婆反而因为涉嫌贩毒被逮去了警察局。

    骆紫琳知道的很清楚,骆子铭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兄妹二人闭门谈了一个小时的话,随后骆紫琳就打电话给了裴元,让他来见她。

    裴元看到骆紫琳的时候眼泪瞬间变落了下来,第一句话就是:“紫琳,你原谅我了吗?”

    “我们先回家吧。”骆紫琳没有说原谅,她看着这个样子的裴元很心疼,理智的说裴元也是受害者,只不过两个人因为被蒙蔽了眼睛彼此折磨了这么久,人已经没有办法保持最初的清醒。

    她猜想裴元并不知道关薇芝所做的一切,她想回家好好的和裴元说说。

    裴元听到家这个字眼的时候眼眸中升起希翼的光芒,他深刻的体会到了家的含义,没有紫琳何来家之说?

    他扶着骆紫琳的手拎着她的行礼出了门,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他觉得自己仿佛活了过来。虽然骆紫琳没有说原谅这个词,可他今天来迎面递给他的不是离婚协议书,他能够握着她的手,与她一同回家就足够了。

    腊月的天气寒冷,清晨的冷风呼呼的吹着,晴天的时候中午会洒下片片暖阳为城市增添着温度。

    童昔冉上班有专车接送或者自己开车,穿着上面并不像那些骑电动车的职员们裹的严严实实,她之穿着雅白色的呢子大衣,领子为了配合冬日是厚厚的兔绒毛,簇拥着她的脖子显得她的小脸愈发的粉嫩。

    浅蓝色的加绒小脚牛仔裤配上与大衣同色系的高跟小靴,成为冬日里最为靓丽的一道风景。

    临近圣诞节街道两旁的店面中都栽植的有圣诞树,很多小玩意儿挂在上面应景。

    童氏财团也不可避免,员工们每天都喜气洋洋,得了空就凑到一起商量着每天工作之余要去哪里逛逛,很多年轻的女孩子憧憬着在平安夜的时候男友能够浪漫一回。

    “总经理,这是所有的流程和细则,如果没有问题年后便开始动工。”Lisa将一份新的项目企划案递给童昔冉。

    年前在石磊手中亏损的旭星酒店被拍卖,骆世纪坛很顺利的将酒店归纳到旗下,正式涉足酒店行业,因为之前在这家酒店发生了很多事情,华海市的两大商界巨头均出现在这里,为酒店做了很好的宣传,当旭星酒店重新正式开业之初,骆世纪坛也没有给它改名字,只是缀上了骆氏的名字——骆氏旭星酒店。

    这两个字的很沉重,扣在了旭星酒店的头上的当天酒店房间便被预订爆满,开业后迎来了它的蒸蒸日上,一所综合性的娱乐酒店让它的营业额频频高升,短短时间让骆子铭看到了盈利的未来走向。

    临近过年,酒店行业正是赚钱的高峰期,骆子铭便为向童昔冉提议让童氏财团也扩大餐饮的规模,不要局限于与特色小品牌,局限性太大。

    童昔冉心中有了计量和童智杰商讨后召开了董事大会,投资兴建酒店。

    会议上经过一系列的讨论后决定兴建一套龙娱乐性质的酒店,洗浴餐椅娱乐KTV等一些列均容纳到一起的酒店,快餐咖啡厅也罗列在内,可谓是童氏财团一大跨越式的进步。一流城市华海市不缺这种类型的酒店,但却少的是这样的星级豪华酒店,如果要成为娱乐性质酒店的领头军,投资巨大。

    董事们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在这种中小型类别的酒店遍布之广的时候再次扩充创建新的,就算真的建成了真的能够成为领头军吗?

    童昔冉却在最后之时提了自己的初步构想,幻灯片上面循环播放的几处中小型洗浴城,她虚指着画面道:“市场部做过考察,这些浴场的盈利并不乐观,我想如果重新兴建需要顾念的比较多,不仅选址是问题,现在繁华地带也没有咱们可以竞得的地皮,而且咱们公司一部分的人力分割出去在地产业,咱们童氏财团是经营地产为主当然不能忘了本,不如扩充就拿收购这些浴场娱乐城开始,原规模扩建修建重新装修,这样逐步的演变时机成熟时再选择是否往这个行业发展,如何?”

    此提议获得很多董事们的认可,来年的新计划有了初步的目标。

    会议后童昔冉开始整理资料,拟定初步企划案等各项需要考虑的问题都容纳在里面,分配到各个部门让他们自个儿分析规划。

    第二天又召开公司管理层的会议,一连三天童昔冉都在为了来年的计划召开各式各样的会议,身为总经理的她根本不得空,等到一切都忙完的那天才惊觉离圣诞节只剩下一天了。

    今天晚上竟然是平安夜。

    童昔冉一看手机又忙活到了七点,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她连忙收拾东西下楼回家。

    平安夜的晚上街道上的灯光比往日要亮,童昔冉到了楼下,天空中突然升起了大片大片的烟火,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绚丽的颜色将星空点缀的耀眼而美丽。

    童昔冉不由看的痴了。

    市中心很少有这样的狂野景色,行人们多是成对儿的小情侣,均驻足仰头观望。

    一辆通体黑色反射着耀眼光芒的豪车静静的停在草坪旁的空地上,火光洒在它的身上不曾将它带入黑暗,绚丽的帘布之下它如同一个异类入侵者融入在黑暗中,与这一世的绚丽无比格格不入。

    许多人都不曾注意到这辆四千多万的布加迪威航,就连童昔冉都没有将注意力移到这上面。

    突然间车灯大亮,宛如一只线条健硕突然发作的雄鹰亮出他凌厉的爪牙,爪牙尖锐踩踏在通红的底盘之上,刺眼的光芒堪比夜空中的烟花,独特的魅力终于令一帮人有所动作,震惊错愕的看向车灯打向的方向。

    童昔冉晶莹的眸子睁得很大很圆,她的手捂住从唇齿间溢出的呼声,人已经踩着小靴子往前面跑动几步,站在了灯光的边缘处。

    她认出了那辆车子,是骆子铭在入腊月的时候新入手的绝版布加迪威航,黑红相交魅惑的如同他的人一样,明明有吸纳人的万般魅力,却隐藏着剧烈的毒素,不小心便能让飞蛾之人化为满身血污狼狈退去。

    但她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这辆看一眼都能瞳孔骤缩惊叹不已的豪车上,而是在车灯照耀的方向,那里竟然有许许多多的小巧精致的圣诞老人,每个小老人都统一背着白色的小袋子,单手举起上面是一个逼真的苹果。数不清有多少只送苹果的圣诞老人,只看到这些小老人摆成了“心”形,最中心的位置有一个用小篮子装着用蔷薇花点缀的真苹果静静的躺在那里。

    “天呐,好浪漫,这是谁的手笔?”旁边有女子的惊呼声。

    许多女孩子的眼中浮现艳羡,明显此人是在童氏财团楼下接女朋友的,那车一看就是贵的离谱只能仰望的豪车,说明车中人的身份高贵。更多的人聚拢在这边,那处草坪位于童氏财团正门的最正的地方,之前有车子挡着又太暗不曾有人注意到,灯光一打大家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暗道平安夜这样送苹果太别出心裁了,均好奇的想要一睹车内男人的风采。

    车门打开,首先是一双银色的皮鞋落地,银色的裤脚,骆子铭潇洒的从车中下来,扬了扬自己微长的头发,修长的银色身影披着月光朝童昔冉走去。

    “平安夜快乐。”骆子铭清朗的声音在月色中透着一股子宠溺。

    童昔冉手指指向那草坪中的浪漫手笔,不敢相信是骆子铭所为:“你的主意?”

    骆子铭扬眉不答,那眼神却变了,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嘲讽童昔冉:“我在这里等了半天不是我是谁?真以为是圣诞老人坐着鹿车来给你送苹果了?”

    童昔冉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耳朵自动过滤了骆子铭的话,知道是他的手笔心中高兴,也不顾是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扭头踮起脚尖就在骆子铭的脸颊上落下一吻:“谢谢老公。”

    骆子铭还想说什么但童昔冉的举动和脸上毫不掩饰的笑意成功取悦了他,他的毒舌终于化成一个“嗯”字,扬起唇角笑着,眼眸轻柔的落在童昔冉晶亮的眸子中,宠溺自然露脸。

    “好浪费好幸福哦,我简直要昏过去了。”

    又有赞叹声传来,引得骆子铭微皱起眉头,他做这件事情完全是兴起,就连烟火都是他让人放的,本来算着童氏财团这会儿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在,也不会引起共鸣围观,哪里想到没有引来童氏财团的人倒引来了这么多的小情侣,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与老婆秀甜蜜的时候被人欣赏。

    抿着唇打算说话,就听到童昔冉小小的声音道:“真的是好惊喜,我很喜欢。”

    骆子铭将话咽回去,单手酷酷的插在口袋里扬手摸摸鼻尖,算了,既然这个女人喜欢那他就勉为其难再被人看一会儿吧。

    “喂,你怎么不学学人家?”有女孩子去戳身边男孩子的胸脯,满脸的不满。

    “咱不是没钱么,你瞧,虽然没有圣诞老人来送苹果,可你未来老公可是亲自化为了圣诞老人为了你送来了最为甜蜜的平安果哦。”男孩子扶着胸脯满脸的笑意,很配合的拱起身子然后油腔滑调的做着解释。

    童昔冉对这些话语根本不在意,只盯着地上的小巧圣诞老人看,越看越可爱,视线越过他们看到了中间的平安果,伸手指着那边对骆子铭道:“子铭,你把那个拿给我。”

    骆子铭一看眉头皱起:“你怎么不自己去拿?”

    童昔冉却往骆子铭身边一偎,仰头眨巴着眼睛露出小女孩的娇态:“可是那是你送给我的平安果呀,我要吃。”

    骆子铭看着童昔冉明媚的小脸,晶亮的眼眸堪比星空中的玉盘,鬼使神差的点点头,就朝着草坪走了过去。

    “不要碰倒我的圣诞老人!”童昔冉在他身后大叫。

    骆子铭不耐烦的皱着眉,不过还是避开了圣诞老人,弯腰伸手将那个小篮子拎了过来。

    这个时候还有人在围观,骆子铭的心情明显不好,狭长的凤眼微眯冷嗖嗖的光芒从里面射了出来,扫荡在围观群众脸上。受到他目光冷射的情侣们纷纷后退,转身各自离开,很快围聚在童氏财团楼外的看客们就散的一干二净,为二人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童昔冉不理会骆子铭的作为,欢快的接过那小篮子装着的平安果,亢奋的打开。

    苹果的颜色很鲜艳,在夜幕与灯光交辉之处显得很诱人,童昔冉看来看去喜欢的紧儿,想吃又舍不得,便如抱着珍宝般往车里坐,对着俨然要嘲讽她的男人道:“子铭,把那些小圣诞老人收好,我要摆在家里二厅那边。”

    骆子铭嘴角狠抽,想要打开车门的动作顿住,皱着眉头瞅着那处小圣诞老人,他抿着唇掏出手机打电话,然后利索的坐到车中在童昔冉不满的抱怨声中将车子给开走了。

    “喂!”童昔冉非常不满的瞪着骆子铭。

    “我给纪茜打过电话,他马上下来收!”骆子铭没好气的道,那些小玩意儿有99个,让他一个一个收起来多浪费时间?他还有别的惊喜准备带给童昔冉。

    童昔冉撇撇嘴巴,将苹果又往鼻子尖蹭了蹭,嗅着香味无奈的道:“好吧。”

    “想吃就吃,一个苹果……”

    “这是平安果!”童昔冉瞪眼凶了回去。

    骆子铭沉默不语,行,平安果,他偷瞥了眼童昔冉见女人又满脸甜蜜的抱着苹果缩回了座椅上,心中嗤笑:真是个丫头片子。

    不过等下的惊喜说不定能够换来女人更加大的喜悦。

    童昔冉往车窗外看去,并不是往家走的方向:“子铭,我们这是去哪?”

    骆子铭淡笑不语。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一个漂亮的摆尾停到了一处小巷外,骆子铭侧身过来给童昔冉解开安全带:“到了。”

    古老的街边小巷,错综复杂的小路,两旁均是四合院。

    童昔冉不曾来过这里,黑幕之下灯光微弱,漫步在这古老的小巷中心湖叠起,脚底是石子小路,穿着高跟鞋挽着骆子铭的胳膊走的很稳,她四处瞅着不知道骆子铭带她到这边来看什么。

    难不成在这处遍布四合院的巷子劲头有一栋复古的城堡被骆子铭出钱买下了不可?

    骆子铭将童昔冉好奇的目光收入眼底,拉着她转过小巷来到一处空地上,两旁栽种的槐树,低一点的地方是万年青,地面变得平整。

    童昔冉随着骆子铭的动作转身,真的让她看到了一栋造型独特的建筑,她浅笑问道:“这是?”

    “啪”骆子铭打了响指,轻微的响声在空气中一荡便消失,随后呈现圆形建筑通体发亮,沉寂的小巷也在瞬间复活,淡紫色的小灯泡布满了白色建筑的周身,为它镀上一层紫色的神圣华光。

    童昔冉惊喜的拉紧骆子铭的手臂,这,竟然是一座教堂!

    骆子铭任由童昔冉拉着他,顺势搂着她的腰身与她一同往里走。

    教堂沉重的大门打开,两旁座椅中间的红地毯静静的通向台阶,尽头是白金打造的十字架,耶稣静静的钉在上面,沉寂,却透着庄重。

    骆子铭和童昔冉摈住呼吸踏在红地毯上,两人相视一笑缓缓前进。

    台子上摆着一本圣经,上面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童昔冉的视线定格在上面。

    骆子铭酷酷的将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来,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白金镶钻的项链,做工精细,吊坠是特质的英文字符,镶着细碎的小钻石:RanSweetLove。

    童昔冉脸颊上的笑意再从到了教堂便不曾消散。

    骆子铭将项链拿出来后温柔的撩起童昔冉的长发,绕到她的身后将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他从背后拥抱着童昔冉,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单手托着她项链的吊坠,柔声道:“冉,SweetLove。”

    冉,你是我最甜蜜的爱。

    童昔冉嘴角的笑意逐步的扩大,眼角都变得湿润,她反手勾住骆子铭的脖子,凑上自己的嘴唇。

    两个人在教堂中甜蜜的拥吻,将这份属于二人的甜蜜幸福演绎到永恒。

    一吻结束两个人才依偎着从教堂出来,夜空之下淡紫色的朦胧灯光中,空中飘浮着偏偏雪花儿。

    “下雪了。”童昔冉欢呼一声如同年少的女孩快跑几步来到空旷的天地间,她扬起笑脸看着空中飘飘荡荡往下落的雪花,踮起脚尖在原地蹦着来回的抓。

    骆子铭双手插在口袋里立在门外,含笑欣赏着童昔冉难得露出的孩子气举动。

    童昔冉蹦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太过搞笑,这些雪花不会往上飞,总要落下来的,于是她就浅笑着在原地等着,摊开的手心中不时会落入一片雪花,花瓣不等,分割出好几瓣,入手即化,变成晶莹的小水渍躺在她的手心中。

    “太冷,回去吧。”骆子铭任由童昔冉玩了一会儿看雪愈下愈大,便走进她,顺手将自己的银色西装外套脱掉披在了童昔冉的肩头。

    童昔冉回眸对着骆子铭轻笑,动了动肩膀道:“我不冷,你穿的太薄了。”作势要取下外套。

    骆子铭挑眉瞪了童昔冉一眼,摁住了她的手不让她脱掉,顺势将她给揽在怀里紧紧的不容她挣脱。

    童昔冉失笑,她当然理解了骆子铭眼神的含义,那是他表现绅士的时刻,自己想要剥夺他的权利他当然不满了。看着肩头的银色外衣,她的视线直往骆子铭的身上瞟,只穿着穿白色的羊毛衫,里面是翻领的纯白色衬衣,不是他脱掉外套是看不出他有将衣服加厚。

    他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装束么?

    童昔冉垂头看了看自己的一套白色系休闲装嘴角的笑容扩大。她抬手轻拍自己的脸颊,今天笑太多次了,脸颊都有些僵硬的感觉。

    骆子铭一手插在口袋一手拥着童昔冉,步子迈的很悠哉。两个人漫步在风雪中,点点雪花落在他们的发丝,眉梢,随后幻化成细碎的珠子成为他们的装点之物。

    长相精美的男女从黑暗中走来,迈入璀璨的灯光之中,光芒中他们嘴角的笑意如出一辙,很快坐到那辆豪车中驶离了原地。

    圣诞节当天,童昔冉是被骆子铭的吻叫醒的。

    “唔。”

    身上突如其来的重量令童昔冉发出一声惊呼,艰难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与她很近呼吸喷洒在她身上的男人。

    童昔冉的视线落在男人的一丝不挂的上身,精窄的腰身正对着她的迷糊视线,她抬手便环了上去,脸蛋往那僵硬的胸膛上贴,蹭来蹭去又闭上眼睛。

    “子铭不要闹,我还想睡,好困。”

    昨晚上几点睡的童昔冉不知道,她困得两眼发酸,不仅如此两条腿在床上搁着就跟灌了铅似的沉,好似不是她的腿般。腰更不用说了,又酸又胀的,她记得昨晚上玩了很多高难度的动作,骆子铭就跟磕了药似的浑身充满着力量,不知餍足。

    骆子铭精神抖擞的盯着身下说睡就睡过去的女人,手指卷着她的发丝,单手撑着头侧身躺在一旁,只不过腿还赖在她身上不肯放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挑逗着,不让童昔冉睡。

    圣诞节这天正好是周六,两个人都不上班,他看着脸颊通红窝在他怀里闭着眼睛轻颤的女子心头发软,总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他今天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在床上抱着她,亲着她,搂着她。

    骆子铭眼睛微眯,感觉到女子喷洒在他身上的轻柔呼吸,好似一只手在他的心口挠痒痒,将他好不容易压在心底的情愫又散了出来,他的呼吸渐渐加重,眸光一暗再次翻身压了上来,室内再次旖旎一片,很快便听到女子轻微的娇呼声化作一曲动人的乐章。

    起床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三点,童昔冉睡了这么久肚子早就咕噜噜的叫起来。

    “要吃饭么?”骆子铭穿着家居服,家中很暖和,地暖和汽暖都有,他穿着V字领的白色T恤,搭配着卡其色的休闲长裤,站在窗户旁将窗帘子拉开,微刺眼的光芒透过窗户洒了进来。

    她身上穿着薄纱长袖真丝睡衣,随着她举手的动作莲藕似的胳膊露了出来,童昔冉嗔着骆子铭,娇滴滴的道:“吃,你喂我?”

    骆子铭失笑,这样子的童昔冉调皮的让他不知如何面对,他沉思了一会儿,视线往童昔冉凉薄的衣服上扫过落在一处,笑容意味深长:“可以。”

    童昔冉觉得骆子铭笑容古怪,低头一看发现被子只盖在她的胸前,睡衣透明的将里面的风光都现了出来,浅粉色的斑斓点缀在她的身上,这一刻,她的模样说不出的诱人。

    “出去,我换衣服。”童昔冉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盖住了骆子铭的视线不让他再看,眼睛一瞪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劲儿。

    骆子铭轻笑着摸着鼻子往外走,嘴里嘀咕着:“唔,有力气起床看来就有力气吃饭,不用喂了。”

    童昔冉没好气的瞪着骆子铭对这个男人的一些恶趣味觉得很是无奈,被这么一闹力气回来了不少,她托着腰穿好衣服走到浴室中洗漱。焕然一新的来到客厅的时候骆子铭已经将饭菜摆到了餐桌上。

    “这些都是你做的?”童昔冉眨眨眼睛嗅着香气。

    骆子铭不语,眼睛却因为童昔冉的问话亮了起来,嘴角的笑容扩大到一种自傲的程度。

    不用骆子铭回答童昔冉就读懂了骆子铭的面部语言:那还用问?

    热气腾腾的酸菜鱼,火辣辣的水煮肉片,还有麻辣豆腐,配着西湖牛肉羹和白花花的大米饭,单看着口水就快要流下来了。

    肚中饥肠辘辘的童昔冉接过骆子铭递过来的筷子顾不得坐到椅子上就先夹了一片肉片尝了尝,入口的辛辣加之肉片的劲道儿使得童昔冉眼睛一亮。

    童昔冉对着骆子铭竖起大拇指。

    “坐下慢慢吃。”骆子铭对童昔冉的称赞很受用,不过却板着脸让童昔冉落座。

    童昔冉依言坐下接过骆子铭递给她的米饭就着菜吃起来:“你几点起来做的?”这几道菜用时可不短,没个一个多小时应该没有办法出锅,而且她记得家里的食材没有这么全,骆子铭应该出门一趟。

    可怜她睡的跟小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骆子铭轻笑着摇摇头,筷子往童昔冉的碗里一指道:“那么多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

    童昔冉被噎的一瞪眼,也知道骆子铭的毒舌,有些事儿他压根懒得回答,索性不再理他有吃的就成。

    “纪茜送来的。”骆子铭却在同广西人闷头吃饭的时候开了腔。

    童昔冉听到纪茜的名字忆起她昨晚上念叨的圣诞老人,急切的道:“他给我的圣诞老人们带过来了没?”

    骆子铭点点头。

    “我去看看。”童昔冉放下筷子就要起身。

    “吃完饭再去!”骆子铭挑眉瞪着童昔冉,那些个小老头有什么好看的?假玩偶又都长的一个样儿,他费心做的饭都不能将女人给吸引的乖乖吃东西吗?

    童昔冉“哦”了一声果然乖乖的坐下来继续吃饭,她这个样子完全的因为感觉到了骆子铭的火气,她非常的识时务,骆子铭一生气表面上看不出来在床上就会使劲儿的折腾她,通宵奋战那是常有之事,不知道他的体力怎么那么好。她从小就锻炼身体虽然工作的时候坐的时候比较多,但回家后每天都会坚持练瑜伽强身健体的,怎么到了骆子铭跟前依然不如人?

    对此她得出的结论是男人和女人的体力不同的问题,骆子铭的体力一定是她的两倍,哦不,三倍!

    骆子铭看童昔冉乖巧的模样,勾着唇角笑,小女人脑子里想什么事情他一清二楚,她每次心中有不满和小九九的时候,都会垂下眼睛不敢看他,而且那睫毛颤抖的幅度跟蜻蜓扇着小翅膀在空中飞舞似的,快的辨不清多少次。

    两个人絮絮叨叨说着话,很快一碗饭见了底,童昔冉摸摸依然平坦的小肚子,将碗往骆子铭跟前一递,大喝一声:“再来一碗!”

    骆子铭接过后强忍着笑意有为童昔冉盛满了饭,看着她如同小饿老虎般扫荡干净才体贴的为她撑了碗汤推到她面前。

    喝完汤童昔冉彻底满足了,挑挑眼皮露出餍足满足的笑意,连碗都顾不得往厨房端就去了客厅,穿过屋内特意设计的垂帘子的二道小门,到了另一处稍微偏小一点的客厅,她一看,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笑的很开心。

    难怪刚才骆子铭不让她来看,原来骆子铭已经按照她的意思将那99个小圣诞老人重新摆成了心形,环绕着一个半米来高的水晶台子,最顶部是椭圆型的镜面,上面摆着一对儿男女的小玩偶代替昨晚上的精致水果篮。

    小玩偶穿着婚纱和西装拥吻着,仔细辨认能从容颜上看出那是以他们两个人为原型做的。

    童昔冉的笑声更大了,凑近点看着圆形茶几上搁着的俩小人,瞅瞅这个瞧瞧那个,扬声叫道:“子铭,这些小玩偶还有吗?”

    骆子铭刚将碗给刷干净正拿着棉布在擦,听到童昔冉的叫声将碗放到消毒柜里才缓缓往那边走去。

    “你喜欢?”骆子铭看看童昔冉手中抱着的小玩意儿,又看看眉眼完成月牙的笑颜,问道。

    “嗯嗯,很喜欢,比喜欢这些小东西还要喜欢。”童昔冉巧笑着指着地上的圣诞老人,比起那些,她当然更喜欢两个人的玩偶了。

    骆子铭点头,掏出时机给纪茜打电话:“再赶制九十九个人形玩偶,各不相同。”

    末了骆子铭又补充一句:“注意保密。”

    “一个星期。”骆子铭对着童昔冉道,视线落在她疑惑的眼睛上解释道:“做这个需要时间,纪茜那边帮忙催着,最快也得一个星期。”

    童昔冉嘴角的笑有点走形,她怎么觉得给纪茜安排了一个比较麻烦的活计呢?

    可是,她真的挺喜欢的,咳,算了,反正下达命令的是骆子铭,只不过做了这么多要摆在那里呢?童昔冉蹙眉开始四处瞅着可以摆放的地方,觉得自己的家好像有点小,要不要再去买栋别墅专门放两个人的爱情见证。

    圣诞节当天晚上两个人又去了一趟电影院,看完电影回家相拥而眠,又免不过被骆子铭一番折腾。好在知道第二天要回主宅一趟骆子铭没有太过放纵,虽然还没有完全的满足但看看女人慵懒的模样硬生生的止住了。

    晚上直接在主宅住下,第二天一大早骆子铭开车将童昔冉送到了公司。

    赶在周末过了节日员工们都很满足,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对此新方案已经基本落定,董事会商讨后全数通过,童智杰将名字一签后便将工作交派到童昔冉手中,来年的新开发新领域的尝试全数交给童昔冉处理。

    童昔冉对此没有意见,只不过她却将这件事情稍微往后放了放,既然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方案,那么来年召开会议的时候再进行一系列的安排就好,眼下有一件需要她负责更加重要的事情。

    那便是童氏财团的年度晚会。

    公司上下每个人都忙碌起来,这个年度就要过去,马上迎来新的一年新的开端,从童文钦接替公司开始,每年公司都会在腊月三十一日这天迎来集体的庆祝盛宴,为过去告别迎接新的开端。

    童昔冉为了这一天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她在总经理的位置不会做太久,只希望自己这位“最短暂”的总经理能够给员工们塑造积极向上的心态,让他们开开心心的过完圆满的一年。

    很快,腊月三十一日这天到了。

    ------题外话------

    昨晚上写了三分之一,早起七点开始写,状态不太好用了五个小时才搞定剩下的╮(╯_╰)╭

    大姨妈伤不起,栗子结合自身情况弄了两个更新时间点:上午十点如果大家没有刷新出来就下午二点来看吧,肯定更新了。

    栗子将文会固定这两个时间点之一更新,审核通过到时会点击发布,亲们不用一直刷新到点来看文就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