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02】空无一人,律师到访!

【102】空无一人,律师到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看到戚天翰抱着毫无声息的人从还算干净的大厅中走出来的时候,戚雪蕊的心狂跳不止,她快跑几步来到来到戚天翰身边,声线有点颤抖:“哥,她……”

    “你让开!”童沥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将戚雪蕊往一旁推,很快的来到童昔冉的身边,伸手就要从戚天翰怀中接过童昔冉。

    不知道老姐伤到哪里了,他要送她去医院。

    戚雪蕊睁圆眼睛说不出话来了,她只不过是想要见童沥又不知道童沥在哪才使了小性子让童沥来接,她知道深更半夜童沥不会不管她的,可她真的没有想到童沥会将所有的怒火发到她的身上,她只是想见童沥真的有错吗?

    “没事,她只是昏迷了。”戚天翰往旁边一侧躲过了童沥的手。

    他对童沥的做法倒没有什么意见,自己的妹妹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偷偷的溜出来的,穿的衣服也不是她自己的。

    戚雪蕊喜欢童沥他知道,也没有阻拦过,在他的心中,他因为晚回来一步没有阻止成童昔冉嫁给骆子铭就已经是一种遗憾了,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也有遗憾。

    能够追上自己喜欢的人是戚雪蕊自己的事情,当大哥的不会阻拦。

    说实话如果是他被不喜欢的女人缠着,态度也不会好,可童沥偏偏能忍了下来,想必是在顾忌他们之间的情谊,既然如此,戚天翰就更加不能说什么了。

    童沥皱皱眉头,看着留给他一个背影往旁边走的戚天翰,暗自握着拳头,视线投放到刚刚从里面出来的赤城身上:“里面还有人吗?尤其是那个房间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他问的时候压住心底焦急,声音是一贯的清朗,他在这个时候必须要保持自己的冷静,老姐昏迷既然戚天翰说没有事情想必很快就能苏醒,当时骆烨轩说骆子铭在里面,现在童沥担心骆子铭出事。

    “没有,整座宾馆一个人都没有,三楼尽头的房间有投影仪,我将U盘给取了下来。”赤城说着举了举自己手中的东西,他的眼睛看着戚天翰,想征求他的意见能够给童沥。

    戚天翰转身,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后便停住了脚步。

    沈茜的腿刚刚可以迈动,她眼睛通红的跑到戚天翰身边,将童昔冉的长袄给盖好,握着她冰凉的手泪水就止不住的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姐好端端的到这边做什么,她不是还有事情忙吗?大晚上的你们这是在搞些什么?”

    商场如战场的道理她动,如硝烟的真实战场她没有见过也不想见,老姐的情况她不知道怎么样,心中没底只想哭一通。

    警笛声穿过空气清晰的传了过来,消防车,救护车,警车将门前的空地给占满,警察从里面下来皱眉看着冒烟的窗户,眼睛一扫便大步朝着戚天翰等人走近。

    救护人员紧跟而上。

    “我的同事会帮她做检查,麻烦你们将经过和我说一遍。”警察走过来的时候目光警惕,一群人只静立着浑身的气息高贵的不似普通人,而且大晚上的出现在这里总觉得处处透着古怪。

    消防人员已经架起梯子从窗户里喷水进去,几秒钟就止住了黑烟,他们很是奇怪,派了两名人员背着灭火器朝里面赶去。

    救护人员接过童昔冉为她做了简单的检查,确定她只是昏迷了过去,正打算将她抬到救护车上时,立在身旁俊朗的年轻人突然弯腰将童昔冉从担架上抱了起来。

    “我会送她去医院的,麻烦你们了。”童沥将童昔冉抱在怀里,对戚天翰勾唇一笑,抬步要走。

    “等一下,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你们的身份是什么?这里发生了事故,劳烦你们同我回警局一趟坐下细致的调查。”

    警察已经注意到路边的车子烧的就剩下空壳子了,他心下惊骇,这是谁做的?车中可有人,如果当时有人的话那人不就没了命了。

    郊外的治安向来不太好,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丧失人命的事情,明年面临换届的问题,各个管辖区域的人员都提高警惕,正怕自己出了错影响了上头的政绩,若有的领导将无法升级或调离自己满意岗位的事情加注在小兵们的头上,那就惨了。

    “我只是想将我姐给送到车上,她穿的太薄了。”童沥回头对警察解释脚下的步子并不停。

    他抱着童昔冉来到孟楠之的车上,沈茜早就小跑着过来开了车门,等到童沥将童昔冉放到后座上的时候她也跟着坐了进去。

    童沥没有将童昔冉放到自己车上是因为他可能会被事情牵绊住短时间内无法离开,孟楠之和沈茜先到的,让他们陪同送童昔冉去医院自己也比较放心。

    “你也去车上等着。”戚天翰对戚雪蕊开口命令道,声音微冷柔和的眼神有少许的凌厉,显然他对戚雪蕊肚子跑出来的事情非常的生气。

    戚雪蕊不敢多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一溜烟的跑到那辆劳斯莱斯车中坐好。只不过她却探着头一直往童沥身上瞟。

    警察姓邓。也算是经验丰富,他和医护人员往车中细看,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车里没有人。”

    童沥听闻后眼睛一亮,他最初来的时候没有细看,被房间中的烟雾给揪住了心,后来就往里面冲,被拦住,又因为戚天翰也跟着来了等等之类的事情,他被耽搁了几分钟这听到警察说车中没人便道。

    “车子在这边车里没人是不是被气流冲出去了。”

    小邓摇摇头:“车门都是关着的。”

    赤城往灌木丛方向走去,脚步踩在草丛中发出细碎的沙沙声,他走了一段距离后回头对着戚天翰道:“当家的,远处有人。”

    撼天堂是戚天翰从他干爹手中接过来的,在他手中已经有七个年头了,能够屹立至今和戚天翰的手段以及行事作风也有关系,他对入堂会的人员要求是比较严格的,凡是入了堂会之人在享受威武风的时候也要履行帮会,触犯帮规的惩罚足可以让很多人后悔加入撼天堂,在之后又会心生敬畏再不敢犯。

    所以小邓在最初没有认出戚天翰,只觉得他气质超然。

    赤城的一句“当家的”点醒了他,他一直看着赤城眼熟,这才意识到此人竟然是撼天堂的核心人员,戚天翰最得力的部下。

    “戚先生久仰,我带人先去看看。”

    邓警有心和戚天翰寒暄,但远处既然有情况或许可以救下一条人命他也不敢耽搁,忙带着救护人员走了过去,确定人还有气息便将人从草丛中抬到光线充足的空地上,方便救护人员的救治。

    宾馆那边传来脚步声,消防人员进去了四个人,此刻面容古怪的走了出来。

    “那间房间太奇怪了,起火的原因是人为,可房间是从里面锁上的,而且房间中一个人都没有……”消防员满脸的郁闷,他们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如果说有人从窗户出来也好,可那边没有任何的逃生痕迹。

    “我们找到了这个……”消防员手中有一个透明的取物袋,里面是一些黑色的碎片,隐约可以看到有个银色的小芯片。

    童沥眸光闪烁几下垂下头,他现在在想骆烨轩去哪里了。

    骆子铭的能力不用他担心,既然房间中没有找到人那说明骆子铭已经从这里逃离了,或者说骆子铭根本不在这里。

    救护车将小张给带去了医院,呼啸的铃声一路唱响在夜色中听起来很刺耳。

    几辆车子先后离开只不过前去的方向是警局,总要去简单的做下笔录。

    到了警局,戚天翰不曾下车,童沥和赤城一同去了警局中,做笔录的时间耗费的不久,但是童沥的用时显然要多上一些,毕竟他和童昔冉的身份是姐弟,他们一同到这边来是为了什么事情总要问清楚。

    童沥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有些事情却不能什么都往外面说,他低头沉思的时候,戚天翰在赤城的陪同下走了进来,他含笑看着询问的警察:“我朋友的笔录还没有做完吗?”

    警察一看到戚天翰立马站起身,脸上堆满了笑意:“问完了,戚先生要走了吗?”

    “嗯,我朋友还在医院,我们要去看望她。”戚天翰脸上的笑容明明很温和。

    落在警察的眼中却变了味道,他明白了,这是要带着童沥走,可他为什么会去那间宾馆中间为什么要离开,还有一家连服务人员都没有的宾馆大半夜的过去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突然间起火又发生爆炸这些事情都是有关联的啊,可他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就放目击证人走,这,很难办……

    童沥笑笑:“我都说了我是和朋友约好了,哪里知道去了没有见到人,我本来是和我姐一同进去的,临时接到朋友的电话她是打车来的说不清地址我便让她在中途下车过去接她,刚返回来就听到爆炸声。”

    警察将这些话快速的记录下来,是与不是查看下监控就可以了,他们对这些人从哪条大道上走过来很清楚,当时停车的位置,几辆车是先后从一个方向过来了。

    童沥起身和警察道别,因为有戚天翰在场走的是比较轻松的。

    “谢谢你。”童沥和戚天翰道谢,如果不是戚天翰无形中给警察施压,他也不能这么快出来。

    心中记挂着童昔冉,和戚天翰道了别就开车往医院驶去。

    孟楠之的车在救护车离开之前便开走了,在邓警察说要做笔录之类的事情时他已经表明了身份是刚刚到达,该说的说完后便开着车载着童昔冉和沈茜朝医院驶去。

    “当家的,咱们去医院吗?”赤城发动了车子。

    “先给小姐送回去。”戚天翰的声音有些冷,他眼睛没有看戚雪蕊却还是令戚雪蕊惊的缩了缩脖子。

    赤城没有再说话,他感觉到当家的发火了。

    “我不想回去,我也想去医院看看冉姐姐。”戚雪蕊更多的是想去看看童沥,她不敢说,只能拿童昔冉做幌子。

    戚天翰的笑容依旧,眼睛轻轻眯起:“呵呵,看小冉是假,见情人才是真吧。”

    “哥!”戚雪蕊的脸涨红,她没有办法忍受戚天翰用这样的说话腔调同她说话。

    她是喜欢童沥,很认真的在喜欢,为什么大哥和童沥都不相信她是很认真的在对待这份感情呢?

    见自己妹妹红了眼睛,戚天翰头痛的皱皱自己的眉心:“小蕊,合适不合适并不是我说出来的,但小沥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感觉的到,他对你没有感情,如果勉强说有感情那也是兄妹之情,他完全是看在我的面子才会委婉的拒绝你,他为了和你保持距离费了很多精神。”

    戚雪蕊的眼泪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她倔强的扭头看向窗外,不让戚天翰看到她脆弱的表情:“哥,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下。”

    霓虹灯火从墨色的车窗外闪过,把戚雪蕊痛楚的表情反衬在玻璃上。

    “小蕊,你还年轻,你可以试着慢慢的从童沥的世界里走出来,其实你对他的感情也是近段才产生的不是吗。”戚天翰看到妹妹哭心立马就变得柔软起来,他就这一个妹妹,妹妹喜欢的他向来都是送到跟前。

    可童沥不是物件,不能任由他驱使。不管从哪个方面说,单看着童昔冉这层关系,他也不会去强迫威胁童沥。

    戚雪蕊却在此刻回头,她绽放一朵昙花般的笑,转瞬即逝:“哥,都再几个年头就二十年了,你有从冉姐姐的世界里走出来吗?”

    戚天翰搁在戚雪蕊头上的手微微一顿,他慢慢的将手收回,是了,他为什么要这样要求小蕊,他自己用了十几年都没有忘却,他们戚家的孩子都有着一种执念。

    他有,他的妹妹也有。

    偏偏他们都是童家人,偏偏他们是姐妹。这简直是一种魔咒,不知何时才能完全的从里面走出来。

    洞庭会馆,叶晓婉在戚雪蕊的房间中焦急的等着,说好了一会儿就回来,可现在都过去两个小时了,再又不久天就要亮了,她该怎么办。

    她脸色苍白,看着泛白的天空脑子也止不住的乱想,她不知道戚雪蕊又没哟找到童沥,也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

    当家的深夜就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外面有发生什么事情?到现在戚雪蕊连通电话都没有打给她,她明明和戚雪蕊说好的,见到童沥要来个讯息,这样她才能放心。

    没有消息不会出事了吧。

    叶晓婉想到这里再也没有办法等下去,她要去叫人,去承认错误,她放走了小姐。

    房门从里面打开,叶晓婉快步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恰好被巡视的侍者撞击。

    “叶小姐。”侍者也是保安,是负责动听会所安全的人。他早前放叶晓婉出去不曾见到她回来,这会儿看到她又朝外走觉得很奇怪:“可是小姐又有什么吩咐?”

    不外乎保安如此问,每次戚天翰不在的时候戚雪蕊总能有很多的花样,但是她这样娇蛮的性子很讨喜,可能是因为当家人对小姐很宠爱他们这些人就跟着这样做了。

    实则不然,戚雪蕊笑起来很甜,说话的时候有时候大大咧咧很泼的感觉,但她人很俏皮,遇到人就笑,很少体罚他们这些人,有需要帮助的时候会露出可爱的酒窝恳求,他们都是大老爷们,碰到这样的女孩子就会从心底喜欢,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纵容她性子的毛病了。

    被人突然叫住叶晓婉的身子有点摇摇欲坠。

    叶晓婉可以说是洞庭会所这些人眼中最为娇弱的女孩子了,和她说话的时候许多人都不敢太大声生怕吓到了她,而且洞庭会所的人都会些身手,叶晓婉成日里跟在戚雪蕊的身边照顾她的起居,却是不会身手什么都没有练过最为普通的女孩子了。

    她是和戚雪蕊一同长大的情谊,她自己当自己是下人,可撼天堂的人都当她是小妹妹,对她有时候比对戚雪蕊还要多一份亲昵,毕竟戚雪蕊的身份在那里搁着,有些人心里头将她当做小妹那也不敢有什么宠溺的举动,他们还不够资格。

    “啊,我,她,她不在……”叶晓婉的脸有点红,她是愧疚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很低。

    不在?保安的眼睛眨啊眨,显然没有明白叶晓婉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叶晓婉突然抬起头有些为难的看着保安:“对不起,之前出去的人是小姐不是我,她,穿了我的衣服。”

    她有些难以启齿,不过说出来心里轻松了很多,她知道私自不顾小姐的安危掩护小姐离开是犯了帮规的,可是,她动动脚尖,心里头挺难过的,她真的没有办法面对戚雪蕊的祈求而无动于衷。

    保安一听,坏事了,难怪之前感觉叶晓婉的气质有些变了,原来是小姐。

    天呐,小姐都出去两个多钟头了,天都要亮了,赶紧的通知当家的。

    保安是没有办法直接联系戚天翰的,但是联系赤城还是可以的。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赤城的声音很沉:“我们马上就回去了,等当家的回去定夺吧。”

    负责守护会所安全的人选都是当家人亲自挑选的,当初为了保障戚雪蕊的安全戚天翰费了很多心思,因为这个妹妹很令人不省心,做事情不计较后果,半夜三更偷溜出去是常有之事。

    尤其是近段为了童沥她更是疯狂,因此戚天翰就加派了两拨人24小时轮流值班,这样才算将戚雪蕊给看住了。

    “当家的,会所里来电话,说叶晓婉主动承受将小姐放走的事情,想必她看小姐迟迟未归,心里也害怕了。”赤城将车子停下,等到戚天翰下车后在他身旁小声的汇报着。

    戚雪蕊听见了忙为叶晓婉辩解:“是我自己偷溜出来的,和晓婉没有关系。”

    她的心里很乱,就算是让叶晓婉帮助她,她也没有想过要让叶晓婉受到惩罚,本来是为了见见童沥然后再让他将自己送回来,至于间童沥做什么她当时脑子很热没有细想,反正是想念了,想了就要见面,仅此而已。

    戚天翰没有看戚雪蕊,笔直的腿迈着悠闲的步子朝会所里走,两旁的人看到他都低头向他打招呼。

    “哥,真的是我自己偷溜出来的。”戚雪蕊快跑几步追上戚天翰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拉拉他的衣袖,生怕他真的生气惩罚叶晓婉。

    “没有她的帮助,你也无法出来。”戚天翰没有甩开戚雪蕊的手,声音很平淡,只是在叙述一件事实。

    戚雪蕊还想要说什么,可三人乘坐电梯上到楼上之后她就知道说什么都晚了。

    叶晓婉穿着戚雪蕊的衣服站在电梯门口垂首等着,见到戚天翰之后直接就开口承认错误。

    戚天翰的嘴角的笑意不变,眸光却有些冷,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对着赤城摆摆手:“带他们下去,自行领罚。”

    他们是指,除了叶晓婉之外还有那两名没有认出戚雪蕊将戚雪蕊放出去的两名保安。

    三个人什么都没有说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大哥,他们……”戚雪蕊的脸有些白。

    “你要记住,他们是因为你才受到惩罚的。”戚天翰不愿意多说,如果不给自己妹妹一个深刻的教训她是不会知道事情的轻重的。

    他知道童沥对戚雪蕊的迁怒,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想必他也会有怒意的。

    如果戚雪蕊没有大半夜的跑出来让童沥来接她,童沥在的话应该不至于让骆烨轩跑了让童昔冉受伤。

    戚天翰起身回了房间换了身衣服重新出门,多说无益,有些事情必须她自己想明白,戚天翰叹息,自己的妹妹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她尊贵的身份,有时候为所欲为的性子真的很令人头痛,只希望她能将这个性子给改了。

    “知道她在哪家医院吗?”做到车中,戚天翰问道。

    赤城点点头,他知道当家的肯定要去看童昔冉,早就派了小弟在孟楠之的车后面跟着,这会儿人已经打听清楚病房,连医生怎么说的都知道个大概,就等着戚天翰过去。

    “没什么事情就好,查清楚骆烨轩的落脚点了吗?”戚天翰没有忘记事情的起源是谁,到现在骆子铭都不露面,恐怕是出了什么事情。

    赤城开车的容颜有点凝重:“说来也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的人查了这几天的机场,车站各个地方的出入人员,真的没有骆烨轩的名字。”

    戚天翰轻笑一声,这有什么奇怪的,他当时回国不也让人找不到痕迹吗。

    “让你找人查他的落脚点。”戚天翰往窗外看,声音的语调已经变了。

    赤城的脸色微变,他也知道自己汇报的内容和当家人的命令不相符,不过他还是汇报了,是为了没有打听出骆烨轩的落脚点做个铺垫,免得受到惩治。

    听到当家人的话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竟然忘记了当家人的行事作风,不喜欢有人浑水摸鱼也不喜欢听废话。

    医院中,童昔冉已经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就要起身:“小沥,童沥!”

    她的眼睛空洞,声音暗哑,身子直直的就弹了起来,速度很快,等到童沥和沈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跑针了,手背上瞬间鼓起一个青紫色的泡,血顺着管子往上流。

    “姐我在这……”童沥迅速的将针头拔掉,从柜子上放着的酒精棉球中拿出一个棉球摁在了她的手背上,为她止血。

    “唔。”童昔冉茫然的转头,没有焦距的眼睛落在童沥的身上,朦朦胧胧的看不清他的脸。

    “姐,我在这,我在这。”童沥不曾见过童昔冉受到惊吓的模样,看着自己老姐醒过来就唤他的名字,他自责的不行,是不是因为老姐以为自己受到了重创才会着了道?

    童昔冉因为童沥的声音发抖的身子才渐渐止住,她茫然的往童沥的脸上看,很快她才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扬手去摸他的脸:“吓死姐了,姐以为你在那辆车上。”

    童沥红了眼睛,如果不是他离开如果他能及时出现,童昔冉应该不会受到惊吓,他很后悔很自责。

    但是他这一刻并没有怪罪戚雪蕊,毕竟戚雪蕊没有逼迫他,完全是他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童昔冉却在此刻皱起眉头轻轻一推童沥:“姐手疼,你做了什么?”

    童沥“呃”了一声抬起童昔冉的手给她看,抿着唇没有说话。他知道老姐自小就有不愿意输液的毛病,排斥到了一种病态。

    沈茜却忍不住笑起来:“姐,你刚刚坐起来碰到了针,跑针了,小沥就帮你将针头拔下来了,孟楠之去叫医生了,重新给你输液。”

    “重新扎?!”童昔冉纠结的皱起眉头,她对扎针输液一事很抵触。

    针灸的时候半寸长的金针往筋里扎她都没有很抵触,可是一听闻要输液往血管里输冰冷的液体她就纠结的不行,小时候她每周都会练习武术身体自然而然要比普通的孩子们健壮很多,生病是很少的,但只要一病就离不开输液。

    她的血管有点细,第一次输液体的时候护士是个新手,总是戳不重她的血管,一只手背扎了三针另一只手背扎了两针才找准。

    悲催的是她输液过程中急着上厕所,去了趟厕所跑针了,那滋味,让她想起来就痛苦的想要撞墙,至此又重新扎了两针才弄好。

    液体输完了,病没好手背已经不能扎了,第二次输液的时候扎在了脚上。

    童昔冉欲哭无泪,只要想起来输液她就畏缩,能够小针解决就小针,吃药喝苦药水都可以只要别让她输液。

    好在她身体争气,自从小时候那次输液的痛苦经历之后,大大小小也就输了三次液体,最近一次也是一年前骆烨轩将她甩了娶了童欣茹的时候。

    这次又输液,童昔冉而且再次遭遇跑针,记忆中的恐惧感如开了闸的洪流涌遍全身,在护士来到之后她说什么都不肯再扎针了。

    童沥和沈茜对这样的童昔冉早已经习惯了,孟楠之看的瞪圆了眼睛,还不知道童昔冉有这样一面。

    戚天翰正好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这样的情景挑起眉毛笑着道:“好久没有看到你拒绝扎针的模样了,还别说,和小时候一模一样,你果然是倒回去了。”

    “我怎么倒回去了?你以为你的糗事少吗?我除了怕这个我还怕什么?”童昔冉动了动手倒抽一口冷气,她抬起自己的手背看了看,目光怜悯:“可怜见的,一根针俩针眼还跑了针,跟着我真够命苦的。”

    小护士的脸有些红,这根针就是她之前扎的,她也不是新手了,可病人的血管真的很难找,第一次明明扎对了可谁料到她突然一动就偏了,没有办法只能重新来过了。

    童沥和沈茜别过头去偷偷发笑,又怕童昔冉将矛头转向他们便将笑容收敛换成轻咳,只不过那抖动的肩膀透漏了他们此刻的内心。

    孟楠之的嘴角抖了抖,举起手堵住自己的嘴,要不要这么逗?

    戚天翰却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拉过童昔冉的手细细的看,轻轻勾起唇角从小护士端着的托盘上面拿过棉球为童昔冉擦拭手背。

    “我好看吗?”戚天翰抬起头对着童昔冉笑,将整齐白皙的牙齿都露了出来,淡雅迷人。

    “噗——”一屋子的人差点倾倒,没有料到戚天翰来了这么一句。

    童昔冉被戚天翰的笑容电到,脸色微变将头转到了窗户那边,瞥着嘴巴非常不屑的道:“帅?没有我家子铭帅。”

    咦,骆子铭呢?童昔冉脸上神色多变,觉得手上微痛,她霍然回头看向病房中的几个人:“骆子铭呢?”

    “别乱动。”戚天翰按住童昔冉的手,在她的手心中放了卷卫生纸让她握着,这样不会再跑针。

    “什么时候扎上的?你扎的?”童昔冉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戚天翰。

    护士已经红着脸收拾东西走了,刚刚她就转头的空档手上的针就扎好了,还避开了她手背青紫的地方,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这个男人真神了,连针灸都会。童昔冉看了看自己的手很快又皱起眉头问戚天翰:“戚天翰,我问你子铭呢?”

    她的脑子嗡嗡的,总觉得忘了什么事情,她只记得自己匆匆从宾馆中往外跑,然后她赶到外面看到那辆灼灼燃烧着的车子,她撕心裂肺的大叫,再后来……

    童昔冉眼睛突然睁大,她紧紧的盯着童沥:“小沥你没事你一定看到了,最后到底是哪间屋子发生的爆破声,子铭是不是从里面安然无恙的出来了?”

    童沥张张嘴巴,很疑惑的问:“姐,姐夫不在那间宾馆里啊,里面空无一人,最后警察和消防队的都来了,里里外外找了好几次,只有你在宾馆里,没有别人。”

    童昔冉闭上眼睛整理脑海中的记忆,她去了三楼,到了最里面的房间,那里传来骆子铭的声音,开不开门,楼下爆破声,她顾不得查看慌乱往下冲。然后突然想起童沥的车子没有停在宾馆楼下,就在她回身打算再去那间房间的时候,有爆破声传来,最后,是骆烨轩突然放大的脸和他眼眸中的迷茫,随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为什么最后骆烨轩会有那种表情?

    童昔冉陷入了沉思中,她不知道骆烨轩是怎么做到的,但是那个表情很奇怪。

    “骆烨轩呢?你们谁见到他了?小沥,你当时为什么不在外面?我找了你好久,那辆车子是谁的,里面有人吗?是不是有人受伤了?许佳仪找到了吗?你不是说许佳仪也在那间宾馆里么?”

    童昔冉逐渐的清醒过来,她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发现很多疑点,她眼睛清明的看着童沥,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从她口中吐出来。

    “姐,你刚刚醒过来还是先休息休息再想这些事情吧,大家都一夜没有合眼睛了。”沈茜为童昔冉往上拉拉被子,她的心房是起伏的,但她关心的是童昔冉的身子。童昔冉每天工作量很大,近段为了联谊舞会更是没有休息好,现在沈茜只想童昔冉能好好的睡一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说。

    童昔冉显然等不了了,她看了看孟楠之:“楠之,你先将小茜送回去。”

    “姐。”沈茜以为童昔冉嫌她多管闲事,心里有点委屈。

    “小茜,小沥和我都一夜不回去我怕家里人担心,明天又是放假,你可以去我家一趟,毕竟小沥要在这边的,你想办法别让我爸妈担心。”童昔冉一眼看出沈茜想到别处去了,忙对着她解释。

    沈茜明白了童昔冉的意图,点点头,确实是这样的,听说童沥还是接到童昔冉的电话才出去的,不知道大姨和大姨夫会不会担心。

    孟楠之一看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让沈茜自己回去他也不放心,便拿起外套嘱咐童昔冉好好休息有事打电话之类的这才和沈茜出了门。

    “小沥,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童昔冉往后动了动身子,戚天翰便将针头放到了她的腰身处让她舒服的靠着。

    童昔冉道了声谢便将目光投到童沥的身上,她很想知道骆子铭到底去了哪里,还有许佳仪不是也在宾馆吗,他们俩就是为了寻找许佳仪才赶过去的,哪里想最后说那间宾馆空无一人。

    人呢?蒸发了?

    “姐,对不起,我接到戚小姐的短信她大半夜来找我,我怕她的安全出问题便去接她。那个时候正好小刘的电话能够打通,他说他在车上昏过去了,车子是停在另一面的,便开了过来,我让他帮我看一会儿去接了戚小姐。”

    童沥的声音里满满都是愧疚,他应该给戚天翰打电话让戚天翰去管他妹妹而不是自己去,当时只想着戚天翰早点到对童昔冉有帮助,哪里想竟然出事故了。

    戚天翰听到童沥称呼他妹妹为戚小姐,抬眼看了他一眼,终究是化作一声叹息,没有说什么。

    童昔冉听闻脸色变得很难看:“小刘出事了?”

    她是知道小刘的,因为来的时候一直联系不上人她一度担心小刘的安危,明明是家庭的矛盾纷争搞的跟黑社会寻仇似的,让她很是难受。

    童沥摇摇头:“没有大碍,爆炸发生的时候他不在车上,不知道是不是被气流冲击到了草丛中,人现在还没有醒,也在医院里。”

    童昔冉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忍了一会儿才问:“为什么会没有人?”

    “或许咱们都看错了,等小刘醒了问问他,想必他应该知道。”童沥的声音有点沉。

    他有点怀疑小刘撒谎了,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他懂,就因为是自己值得信赖的人派的小刘来,童沥才会将这些疑惑压在心底。

    童昔冉没有再问什么,骆烨轩不见了,她莫名其妙昏迷在宾馆中,里面空无一人。那个时候都已经能够听到警铃响了,或许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比较晚上很安静,那么多辆车同时鸣笛从距离远的地方听到也是有可能的。

    她就是无法安心,这些人都去哪里去了。找不到骆子铭也得不到骆子铭的消息,她的心里就跟缺了一块似的没有办法安定。

    戚天翰等到童昔冉的液体输完后帮她拔了针才离开病房。他没有走,而是回到车上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

    他的生活很有讲究,不会随便的住普通的宾馆,他对待住所的要求很高。医院附近也是有酒店的,不过童昔冉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他等一等也是好的。

    童沥就在病房中的另一张床上睡了过去。

    童昔冉不用长时间的住院,只要醒过来人就没什么事情了,白天等医生上班的时候再做个检查便能出院。当时来的焦急也就没有安排独立的病房,好在孟楠之想到了一帮子人都来的话如果有别的病人在房间会不太方便,临时找了这么个双人间的病房。

    几个人都迷迷糊糊的睡了,第二天医生查房之前童沥已经醒了过来,他看童昔冉已经下床简单的梳洗过了,挠挠头也去简单的洗了洗。

    医生检查完后确定童昔冉的身体可以出院便嘱咐了几句后离开了病房,戚天翰也在这个时候过来。

    “我们走吧。”童昔冉对着童沥笑笑,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屏幕是黑的,没电了她想赶紧回家给手机充电,不知道骆子铭有没有给她打电话。

    “用我的吧。”童沥将手机递给童昔冉,知道她想要打电话。

    童昔冉接过后想要打电话,随后又放弃了摇摇头递还给他,心里总想着如果不打这个电话或许回家的时候骆子铭已经在家里等着她了。

    戚天翰不曾说话,他挑挑眉头跟在童昔冉的身后,从来后到现在都没有说什么话。

    “坐我的车吧。”到了医院楼下,戚天翰温柔的看着童昔冉。

    童沥正打算转身取车,听到这话停下脚步看着童昔冉。

    “我车上有充电器。”戚天翰知道童昔冉要拒绝,便挑挑眉毛看着童昔冉已经黑了屏幕的手机,意有所指。

    童昔冉眼睛一亮对着童沥道:“小沥你先回去一趟,晚会儿我再打电话给你。”

    童沥点头知道童昔冉还是挂念着骆子铭,他也需要回家里一趟,不然老爸老妈肯定要担心坏了。

    童昔冉坐到戚天翰的车上,第一件事便是给手机充电,心里怦怦直跳,想知道开机后会不会有骆子铭的电话。

    “吃点东西吧。”戚天翰递给童昔冉一张饼和一杯奶茶,这是他一早起来亲自买的,放在车中的小暖气上面温着,现在吃还热乎着。

    童昔冉知道太过焦急也没有用,便接过耐着性子吃了,吃完后手机正好能开机,她快速的翻开着记录,当真发现有未接来电。

    她激动的手都有些抖起来,看着显示的号码是纪茜,童昔冉的心“怦怦”乱跳起来。

    “喂?纪茜,我是童昔冉。”

    “骆少夫人你在哪里,方便见你一面吗?”纪茜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听起来有些疲惫。

    “我在……”童昔冉一愣,朝着窗外看去。

    “先去洞庭会所吧,正好在附近。”戚天翰温和的笑着提议。

    童昔冉对着电话报出地址。

    “那好,十分钟我会到,麻烦少夫人稍微等我一会儿。”纪茜扣断了电话。

    十分钟之后,洞庭会所一间装修别致的小厅中。

    纪茜和Dana同时出现在童昔冉面前,他们二人的身后跟着一名律师,递出一份文件给童昔冉。

    “少夫人,这份文件麻烦您签一下子。”

    童昔冉接过,一看,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律师:“你,你要我签这个?”

    ------题外话------

    噗,没写够,剧情到了就停了,明天继续补字数,握拳(⊙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