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04】童氏变天,欣茹失身!

【104】童氏变天,欣茹失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断网!”童昔冉冷着脸发号施令:“告诉大家网络被黑客攻击产生了病毒。”

    纪茜忙领命去了,太可怕了,刚刚刹那间少夫人的气势好可怕,那种感觉和面对骆少的时候相差无几。

    擦了额头的虚汗纪茜已经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应急措施做好后他忍不住去想,如果骆少回来少夫人会怎么对待他?纵然知道骆少是涉入了危险中,想必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吧?

    纪茜打了个寒颤往楼下的员工密集区赶去。

    童昔冉静静的垂首坐在办公桌前,她手中转着一只签字笔,淡紫色的笔帽套在笔杆上面,她转的频率不快,绕着大拇指转过去落在蜷曲着的四根手指当中,一下一下的慢慢转。

    她在想背后的人是谁,是骆烨轩吗?

    如果她是骆烨轩会怎么做?

    童昔冉很快想起来一件事情,许佳仪在骆氏没有人知道,但是在童氏财团可以说许多人都是打过照面的,如果这些视频也被发在了童氏财团员工的电脑上该怎么办?

    手机在同一时刻响起,童昔冉看着来电心里头就露跳了一拍,是Lisa。

    “童总,董事长知道您没有来公司上班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他召开了紧急董事会议,十分钟后马上开始。”Lisa的声音没有过多才催促,但能够听出来她的无奈。

    童昔冉的笑了,不用说也是骆恺的手笔,刚从自己这边碰了一鼻子的灰走了怎么可能放过她。

    问题是她不能走。

    “Lisa,你放心,我会让小沥去公司的,公司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比如,电脑或者邮箱有没有被攻破?”

    童昔冉说的很直白,如果是骆烨轩的话他的目标是骆世纪坛无疑,可还有个童欣茹在,双管齐下能够将两个公司都给弄到手就能省很多的力气。

    Lisa显然没有理会透彻童昔冉话中的含义,至于她的头为什么不回公司留在骆氏她知道的不全面,童昔冉这样安排的她便这样做了:“那倒没有,因为总经理您不在,底下的人议论了一番,我听说是因为骆总被重要的事情牵绊住您才会做次决定,大家说的话很多很杂,有一条却是说……”

    “嗯?”童昔冉翻看了一页文件,嘴角的笑意有点冷。

    “说骆总出轨找了咱们公司的员工所以您受到了打击才无精神来上班。”Lisa也看到了报纸上刊登的照片,斟酌了语气将话说全。

    在大公司上班的员工手边都会放着报纸或者财经杂志,公司也备着这些东西供员工们休闲的时候查看,那照片模糊可还是令许多眼力劲儿好的人分辨出男女主角是谁。何况前几天还有一则消息说的是骆世纪坛的CEO失踪的消息,今儿童总又不来上班,无疑是在告诉大家一个信号,报纸上刊登的事情是真的。

    童昔冉闭闭眼睛,她竟然忘记了报纸上的那则消息:“我知道了,不必理会就好。”

    扣断了电话,童昔冉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便给童沥去电话。

    童沥正在学校里,他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正在上课,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串号码,童沥看到后直接站起身朝着后门走去。

    全班同学都发现了童沥的举动,可没有一个人说什么话,就跟很正常似的继续听课,就连讲课的教授都没有发出疑问。

    “姐。”童沥这两天在家里将所有的事情都理清楚了。

    他派人追踪骆烨轩的消息,包括警察局的判案结果也都托了胡毅武去查,报刊上的消息他看了,没有等他有所动作新的报纸上便将这则消息给收回,但发行出去的那些是没有办法了。童沥知道那是戚天翰所为,和戚天翰通了气后童沥便把心思放在了童氏财团的新市场开发上面,这是童昔冉提出的新方案,他知道,自己离去公司不远了,要提前做好准备。

    “小沥,大伯召开紧急的董事会,十分钟。”

    “嗯,七分钟。”童沥收了电话发了条短信后便朝校外跑去,他除了在篮球场上很少奔跑,正在上课校园里并没有多少人,他的速度很快便到了校门外。

    接他的车子也已经到了。

    尹浩坐在车中冲着童沥笑:“呵呵,我的职务。”

    “秘书。”

    童沥将安全带扣好的同时尹浩已经发动了车子,听到童沥的话后他朝天比了个中指:“你不觉得我这个长相和秘书不搭调吗?”

    尹浩长的很有喜感,一个大男人却有一张笑嘻嘻的脸,眉眼都是上挑的,不说话都感觉是在笑何况他也喜欢笑,那感觉奇怪的紧儿。可偏偏这样的大男孩却是一名计算机高手,通俗点说是黑客。

    “秘书才能进会议室。”

    童沥带着他一同去童氏财团也是有目的的,他不怕自己搞不定那些老顽固,而是担心有人要趁机搞臭童昔冉,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童沥认为身边有个可以随时扒拉到旁人*的高手在比较好。

    “好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大不了我再配合着戴个眼镜好咯。”尹浩对此不甚在意,耸耸肩膀就说定了。

    他和童沥结实已久,二人一个人凭借脑子一个人凭借着技术组建了一个小团体,里面的人可以说都有一技之长,不多,也就七个主力人员罢了,只不过每个人手下都会外扩一些看着比较顺眼的小弟,历经三年小团体也在逐步的扩大。

    小刘便是七人之中侦察兵出身卫隐手底下的人,卫隐这次没有跟着来,童沥不想第一次和公司的人正面交锋时便将自己的实力都暴露出去,他今天是要靠智慧取胜,看住他姐费心弄到手的权益。

    许诺的七分钟,六分钟的时候二人所乘坐的轿车已经停在了童氏财团楼下的停车场,二人从车中下来后朝着大楼奔跑而入。

    “二位先生请问你们找谁,有预约吗?”

    接待员看着一阵风跑进来的两个人忙从前台走出来去拦,她没有看到过这样慌里慌张找人的,而且直奔电梯,这是要去哪啊。

    “哦,我是来参加董事会的。”童沥在等电梯的时候调整好了呼吸,他摁下键的时候回头对着接待员浅浅的笑着:“你去忙你的就好,不用管我。”

    接待员暗道好帅的男人,却嘀咕着他会不会脑子有问题,参加董事会?他这么年轻还是学生吧,她可没有听说过公司有这么年轻的董事,而且董事会的人员档案都在她的脑子里刻着的,可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这位先生,如果您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先和我说,楼上的领导正在准备会议,现在没有空闲的时间招待客户。”

    接待员直接忽略了童沥口中说的话,认为他是开玩笑的。

    “叮——”电梯到了。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接待员便走过去含笑伸手挡住了二人的去路,着重重复了自己的话:“先生,如果你们没有预约是不能上去的。”

    尹浩的速度也很快,上去往接待跟前挤:“美丽的小姐你真的没有认出这位帅哥么?他可是童沥哦。”

    接待员被尹浩挤到了一旁,她是女人总不好上前去和男人拉扯,眼睁睁的看着二人进去电梯里面瞪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童沥是谁。

    “啊!”接待员捂着嘴巴发出一声压抑的叫声,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前台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我的工作要到头了。”

    童沥只恨不得天梯能够上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Lisa已经抱着文件在电梯口等了好一会儿了,她焦急的看着时间,董事们都已经在会议室里坐好了,再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会议便会开始,童沥真的能赶到吗?

    对于这位公司未来的老板Lisa是很好奇的,但一个还没有踏出校门的年轻小伙子真的有能力扛起整个童氏财团吗?

    电梯门打开,童沥的笑脸也显现在Lisa眼前:“嗨,Lisa,东西给我的秘书,你随我们一同进去。”

    Lisa微愣的看着尹浩迅速的从她怀里将文件和笔记本电脑给抱走了,迟疑了一秒钟忙跟了上去,与此同时童沥已经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我来晚了,唔,其实也不是很晚,离会议开始还有十秒钟呢。”

    童沥悠闲的踏着步子走到童昔冉开会时的座位坐下,Lisa坐在了他旁边。

    尹浩自觉地去搬了一把椅子来摆在了童沥的另一边坐好,轻佻的吹声口哨把笔记本推向Lisa:“嘘,挺喜欢苹果,密码多少来着?”

    Lisa对尹浩的语调非常不满,但是她还是输入了密码将电脑启动推给了尹浩。

    突然闯入的三个人令会议室中的人面面相觑,最先发声的是童智杰。

    童智杰微微摇头看着童沥,语气有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沉痛:“童沥,这是公司的董事会,你掺合什么?你姐呢?身为公司的总经理随性子旷工,她知不知道身为总经理应该以身作则吗?你别胡闹了快点回学校,把你姐给我叫回来,我今天不光是你们大伯的身份,更是拿着董事长的身份问问她,到底有没有将童氏财团放在眼中!”

    尹浩打了个响指:“搞定了!”

    童智杰看着突然出声说话的尹浩,眉头皱的更加紧:“这是谁?怎么能够参与到咱们公司的核心会议中来?”

    “他是我的秘书。”童沥含笑道出尹浩的身份:“我的秘书是有资格同我一起参加会议的。”

    “秘书?”童智杰笑了:“听听小孩子都在说些什么胡话?好好的学业不完成还弄个什么秘书出来,这是自发搞了个小社团还是小团体来着?嗯?”

    办公室许多人都笑出了声,他们在最初看到童沥的时候还有刹那的怔忪,随之不敢说话,毕竟童沥的身份是老爷子钦点的接班人,他们都是靠着童氏财团吃饭的,对于童沥可不敢真存在轻视的心思。可是当童沥带来的人两次在沉默中轻挑的开口,还被童沥承认是秘书的时候,许多人心里的想法和童智杰一样,这个孩子太不务正业了。

    “随董事长怎么说,今天的会议内容是什么?可以开始了。”童沥面对童智杰的嘲笑根本不予理会,笑着翻开Lisa整理好的资料查看近段时间要发展的规划目标。

    这些都是童昔冉的心血,童沥知道该怎么将她的心血发挥最大的效果。

    他的眼睛往尹浩面前的电脑屏幕上看去,刚刚尹浩说搞定了是接通到了童昔冉那边的电脑,现在会议中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被童昔冉听入耳中。

    尹浩将电脑的角落放得比较刁钻,他本来坐在椭圆会议桌的弧形处,将电脑往童沥这边稍微倾斜便能让他看清楚上面的对话框,而童沥的身边是Lisa自然不用避着,别的人若想看清电脑屏幕上显示的什么除非走到两个人身后,否则是看不清楚。当然要感谢他们身后的那个大窗户,反射的光度刚刚好。

    童昔冉在办公室中戴上了蓝牙耳机,她将童智杰嘲讽童沥的话听到了耳中,她不喜欢听到童智杰这样说自己的弟弟。

    在她眼中童沥要比自己还要有资格待在童氏,她是为了童沥才会站在那里,或许这就是一个契机,一个可以将自己手中的职权移交到童沥手中的最佳时机。

    童昔冉取下耳机联系了童氏财团的律师,问清了很多细则上的问题,就像骆子铭对她做的一样,CEO的职权落在她手中,她也能效仿将童氏财团总经理的职务留给童沥不是么。

    在整理骆子铭的私密文件的时候童昔冉也看到了最为重要的东西,静静的躺在保险柜中的机密文件有一份是骆子铭签署过可以生效的文件,那个是童沥拥有实权最为关键的东西。

    童昔冉没有动,只看了一眼就锁了回去,她最初为骆子铭的细心而心酸,现在却满肚子都是怨愤,如果骆子铭站在她面前她一定会将拳头毫不犹豫的挥向他的脸。

    律师很快给了回复,他传递了文件给童昔冉。

    童昔冉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将Dana给叫了过来,让她照着这份文件快速的拟定一份打印稿。

    Dana看了内容诧异的看了看童昔冉,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去准备,她是这方面的高手,原文件很全,她之前做过一次类似的事情这次也很快,将该调整的细微处作了调整后便把打印好的文件递给童昔冉。

    童昔冉确认无误后签了字,她的私印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升职为总经理之后她的私印也跟着升级,取出印章盖在自己的名字旁边,又摁了手印后才满意的笑笑,和尹浩做了联系将扫描文件发送给了他。

    童氏财团的会议室中的会议内容因为童沥的闯入发生了变化。

    童智杰不想童沥参加这次的会议,他是为了讨伐童昔冉想办法将童昔冉从总经理的位置上给拽下来才召开了这才会议,童沥在会出很大的变数,何况童沥的身份在这里搁着总会影响一部分人的决定。

    “童沥,你不能罔顾公司的规定,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参加会议!”童智杰的脸色很不好。

    他好声好气的与童沥说话可人家压根不予理会,那沉默的劲儿让童智杰有一种做了小丑的感觉,自说自话十几分钟之后对方完全的把他当作空气无视掉,心里头的气就憋在那里怎么都散不出去。

    童智杰发怒的次数不多,他叱咤商场多年,怕打桌子的怒气让会议室的人都噤了声,许多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火气转移到自己身上。

    童沥低垂着眼睫看着桌子上铺开的文件,很认真,将童智杰的怒气完全的摒弃在他的世界之外。

    Lisa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焦急的不行,如果将童智杰给惹怒了他完全有可能将童沥从会议室给请出去的。

    “嘿,Lisa小姐,你能找个便携式的打印机给我吗?”尹浩的苹果笔记本发出“叮咚”一声响,他眼睛灼灼的盯着屏幕回头对着Lisa询问道。

    Lisa顺着尹浩的目光看去,呆呆的点头快速的出了会议室,不一会儿就抱了个便携式的打印机回来。

    尹浩打了个响指接过后往笔记本上连接,他脸上的笑充满了振奋。

    童智杰的脸色变得很不好,他的怒气完全没有让对方产生一丝动摇,对方不仅不将他放在眼中还完全的摈弃他的话自作自的做自己的事情,他瞪着眼睛喘了几口气直接让秘书去叫保安来。

    他要将童沥从会议室里请出去,他心里是存在着私心的,正值上班最为忙碌的时间段,将童沥从办公室给撵出去可是落在许多人眼中了,以后就是童沥职场上最为狼狈的一笔,童沥接手公司?呵,那也得考虑下他本人的能力是否服众了。

    保安很快就赶到了会议室:“董事长,请问有什么事。”

    Lisa的脸色变幻几种色彩,从私情上讲既然是童昔冉要求童沥来的,那么她就得听从童沥的安排,可是她只是一个秘书,哪里有能力和董事长抗衡?

    “那个小子并不是董事会的人,麻烦队长将他给请出去吧。”童智杰抬手指向童沥的方向,眼中闪烁着精光。

    保安点点头真的往童沥的跟前走了过来。

    负责安保的人可不认识童沥,就连公司的许多人都不敢说能将童沥的身份给认出来,说到底也就是冠了童姓而已,没有挂上真正的权利别人只会羡慕着你避着你却不会敬着你。

    Lisa揪心死了,怎么保安说来就来了,这可是董事长的亲侄子啊!

    “请等一下,童先生进会议室是得到过总经理认可的,他是总经理的亲弟弟,总经理命他代替自己来开会的。”Lisa也不管了,总不能真的让保安将童沥给带出去,这对童沥以后的影响很大。

    孙海峰“噗嗤”笑出声:“我们开会就是要说童总经理的玩忽职守,她以为公司是她一个人说的算?还命人替她来开会,她凭的什么?”

    孙海峰说话也是直,他本就是童智杰派系的人,相信公司以后肯定不会留给童沥的,怎么可能?童智杰的野心就在眼睛里隐藏着的,别的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就连童昔冉这个总经理的职务恐怕过了几天就别想再做了。

    童沥抬起头往孙海峰的方向看了一眼,白皙整齐的牙齿露了出来:“孙叔叔,我今年就毕业了。”

    言外之意:我毕业了之后爷爷会公布我为童氏财团继承人这一消息的。

    宁浩在另一侧感慨的点点头:“是啊,小沥马上都要毕业了。”他是看着童沥长大的,又是深知童老爷子心思的人,他对童沥一直寄予着厚望,幸好童昔冉在职的能力令人折服,才会让他欣慰的将希望放在童沥的身上。

    童昔冉一个女孩子能够将公司打理的很好何况是童沥?宁浩对童智杰劝道:“董事长,小沥就要从校园里走出来了,说到底他也算是童氏的股东之一,又是童家的孩子,入驻董事会也是应该的。”

    “那也要走正规的流程!”童智杰寒着脸。

    他可不愿意在讨伐童昔冉的时候让她的弟弟趁虚而入,不然这个紧急会议开起来有什么意思。

    宁浩皱眉往童沥的方向看了一眼,确实,董事会也要召开股东大会公开选举后才能进入的,童沥确实还差了那么一点,但就这样将人给撵出去,总不太好吧。

    他心思比较正,可体会不到童智杰的弯弯肠子真以为童智杰是秉公办理也只能噤声默认。

    保安听了会明白了童沥的关系,童老爷子就剩这么一个孙子了,听说是童氏财团的接班人,他们真把人给带出去,嘶——以后童沥成了一把手他们的工作不久跟着丢了么?

    保安踌躇的站在童沥身侧,也不知道怎么做了。

    童智杰眼睛一瞪:“再有资格那也是以后,等你有了真正的身份再来和我说话吧,把他请出去!”

    保安听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扯着笑道:“童先生您看,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童沥点点头,往尹浩的方向看了一眼,接过他手中刚刚打印好的扫描文件,勾起一抹清朗的笑,拿起签字笔开始急速的抒写自己的名字,红手印一按递给了保安:“麻烦你把董事长口中所说的身份递给他。”

    保安微愣呐呐的点头,文件是背面朝上递给他的,他也不敢去看是什么东西,拿起递给了童智杰。

    会议室中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童沥搞的是什么名堂,从他们进来后说的话屈指可数,而那个自称是童沥秘书的人就一直在捣鼓电脑,直到刚才Lisa拿来打印机打印出来一份文件后几个人交换了眼色,那脸上的笑自信又得逞。

    老狐狸们直觉认为那份文件有古怪,均将目光投放到童智杰的脸上想要知道那里面写了什么东西。

    “这,这是!”童智杰腿上用力将椅子从地板上划开一大段的距离,“吱啦”的响声尤其的刺耳,刺激着人的耳膜。

    “是什么?”孙海峰不曾见童智杰的失常,也不管是不是合常理,他快步走过去来到童智杰的身后,看清上面写的字后也呆在了当场,额头有汗水冒了出来,他心里很后悔,后悔今天对童沥的出言讽刺。

    “爷爷,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童昔冉单手环着手臂另一只手举着手机站在落地窗前打越洋电话。

    童老爷子“哈哈”笑起来:“你个小狐狸,算计了你大伯又来算计你爷爷,行了,下周爷爷就回去了,这几天就靠小沥顶着吧。”

    扣断电话童昔冉笑着勾起唇角,可以说爷爷的回来是这段时间她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这次的会议主要说的是童昔冉总经理在职期间的玩忽职守不遵循公司规定不以身作则的问题,既然童昔冉总经理已经卸职,作为新的总经理,我今天是第一天上班,所以你们的这次会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既然无此就散会吧。”

    童沥淡定的站起身,董事们手中都在传递着一份文件,那是童昔冉的卸职书,也是童沥的任职书,包括几个月前还在骆子铭手中的股份现在已经全数转交给了童沥,当然文件上并没有写那么清楚,但整张纸上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现在要说童氏财团最有发言权的人是谁?董事长童智杰?

    错了,就是眼前淡定的站在会议室中用平静的语气在说下午两点召开员工动员大会的童沥。

    童氏财团的天已经变了。

    “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童欣茹握着拳头冲了进来,办公室的门被她“砰”的撞开,发生的巨响令周围工作的员工频频探头往里面看。

    童欣茹进来后没有忘记将门给关上,阻挡了那些想要看笑话的视线。

    她眼睛通红,为了能够将童昔冉从公司里撵出去她跑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隐忍了几个月将骆氏胶东分公司配合着骆烨轩握在了手中,现下分公司的员工对待骆烨轩充满了敬仰,他们不知道什么骆子铭不知道骆世纪坛有多辉煌,眼前看到的都是骆烨轩带给他们的美好未来。

    骆烨轩缓缓抬起头,他的鼻梁上戴了一个金丝边的眼镜,很斯文:“什么事?”

    “你说等到整垮了骆子铭就带我回去。”童欣茹面对这样的骆烨轩心中一跳,没有了脾气。

    几个月的朝夕相处两个人的感情好似回到了结婚初期,骆烨轩用温柔融化着她,他们很好,但这个好是明面上的,私下里他们的关系俨然恢复到了合作伙伴上面。

    如果不是环境的恶劣她也想与骆烨轩就在这边好好的生活,可事实上她心中一直挂念着华海的繁华,一旦享受过奢侈的生活就无法再放手。

    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在繁华都市中的童昔冉,只要想象着童昔冉住在别墅里,吃着山珍海味她心里就不舒服。

    “你觉得骆子铭被我整垮了吗?”骆烨轩不答反问,他并不是鲁莽之人,他做了一系列的设计等着骆子铭上钩,可惜,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到骆子铭的人。

    童欣茹不解的睁大眼睛:“怎么没有?那些视频已经到了骆氏每个员工的电脑里,他们都看到了自己的执行长在偷情,他怎么还有脸在骆氏待下去?”

    “呵呵,小茹,你知道你哪一点不如童昔冉吗?”骆烨轩冷笑一声:“你没有童昔冉冷静,她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少慌乱,你要记得多用用这里。”

    骆烨轩用笔杆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嘴角的笑很嘲讽。

    “不要和我提那个女人!”童欣茹握紧拳头,都是因为童昔冉她才躲了这么久,就算到了这边也没有逃脱林穆找她的麻烦,如果不是骆烨轩恰好得到消息找到了她,她差点毁了容,这笔账,怎么都要从童昔冉身上讨回来的!

    骆烨轩不理会童欣茹,这段时间虽然女人收敛了不少,但关于童昔冉的事情她是听都不能听的,既然如此他不说就罢。

    童欣茹看骆烨轩这样就来气,他等的她等不得,刚刚童智杰打电话来说童昔冉背地里联系了律师,不知道怎么说服骆子铭的将股份都还给了童沥,而且连总经理的职务直接就移给了童沥,现在童沥已经正式进入董事会成为童氏财团的总经理了。

    她气的浑身发抖差点摔了电话,童昔冉连面都没露就将童沥给弄进了公司,还是至关重要的位置,她恨不得立刻坐飞机飞过去找童昔冉拼个你死我活,她还不信自己没有办法胜过童昔冉,这几个月的时间可不是白过的。

    “你最好不要想着从这里离开,我答应过爷爷,他不同意我回去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骆烨轩只淡淡的看了一眼童欣茹便将她的内心看透,平静的开口。

    童欣茹呼吸一滞,再次抬眼时脸上也含着笑意:“说的就跟你多听爷爷的话似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几天偷偷的溜回去了。”

    骆烨轩的鼻尖在纸张上一顿,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他嚯的抬起头眸光变得很冷:“谁告诉你的!”

    “别忘了咱们可是在一间屋子里面住着的,你总是加班身为你的老婆心里岂能安稳?”童欣茹哼了一声,无畏的与骆烨轩对视。

    “你跟踪我?!”骆烨轩眯起眼睛,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眸射出两道犀利的光直逼童欣茹的面门。

    童欣茹被这样的目光刺到不自觉的后退两步,想到她的目的她强自镇定的与骆烨轩对视。

    “骆烨轩,你下次回去的时候带我一起我就不将这件事情告诉爷爷。”

    童欣茹跟着骆烨轩发现了他能躲避过许多双眼睛回到华海的方法,她没有想过用这个威胁骆烨轩,可最近骆烨轩对她好像也不再上心了,最初的合作关系到现在的漠视,童欣茹很怕,难道是因为自己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了才会这样吗?她不会甘愿被男人抛弃的,她选的男人就要咬牙走到底,除了她再也不能看别的女人,她得不到的也不会让别的人得到。

    “你威胁我。”骆烨轩将笔放到桌子上。

    他缓缓的站起身,白色的西装衬托的他身子修长,光线反射在他鼻梁上的镜片上面将他的眼睛给完全的覆盖住,看不起里面的真实情绪。

    童欣茹被迫不停的后退,她很害怕这个样子的骆烨轩,属于她和骆烨轩一些的阴暗记忆涌入脑海中,她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她后悔了,她后悔不经过大脑说出刚才的那些话。

    骆烨轩说的没错,她遇到事情太不冷静了,这一点她真的比不上童昔冉。

    童欣茹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赤身。裸。体的躺在里面休息间的床上,身边站着的男人白色的西装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好似刚刚熨烫过般。

    “烨轩,我,我错了……不要,不要这样对我……”童欣茹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她的身体更是因为寒冷的逼近而瑟瑟发抖,意识有些虚脱,身体滚烫的厉害。

    骆烨轩微微弯腰捏着她的下巴:“我不打你因为你是我老婆,我不让别的男人动你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但这不代表我会愿意砰别的男人碰过的女人,你懂吗?”

    童欣茹的眼睛蓦地睁大,她频频摇头:“烨轩,没有,我没有,我真的只有你一人,那天那些人并没有碰到我,他们,他们是你妈找来的,妈怎么忍心让你戴绿帽子。”

    她的眼睛被泪水布满,双手被绑在床头,这件休息室的床是新换的,床头靠背的地方中间是空的,有两个小柱子支撑,很精致。

    骆烨轩对睡觉的地方很有讲究,他别的东西可以对付但睡觉的床向来要亲自选的,这张床是童欣茹跟着一同挑选的。

    童欣茹闭着眼睛,手腕被绑的很紧,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张开,两只脚被分开绑在了床边的柱子上,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绑的,在骆烨轩站起身朝她走近之后她便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在某些方面骆烨轩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嗜好,她以前尝试了很多种折磨,但都是骆烨轩亲手带给她的,再怎么着都是夫妻间的事她能忍耐,可这次不同,当童欣茹看到骆烨轩整整齐齐的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瞅着她的时候她就知道,完了。

    “你怕我吗?”骆烨轩的眼镜没有去掉,他说话的时候嘴角含着温和的笑,笑容里有一丝冷漠。

    童欣茹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她怕,可是她怕自己说了怕之后骆烨轩带给她更大的恐惧,她后悔了,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挑衅骆烨轩,几个月来安逸的生活让她忘记了骆烨轩隐藏在骨子里的偏执。

    “明明是一张差不多的脸,为什么脑子差了那么远?”骆烨轩摇摇头将一张薄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刹那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他还是下不去手,默叹了口气,里面的女人是他的老婆,总归生活了那么长时间。

    可,骆烨轩回头往里看去,也只有这样才能光明正大的回去。

    童欣茹在看到骆烨轩出去后没有反应过来,骆烨轩就这样放过她了?怎么可能,以前不是这样的。

    不知是不是身体太过疲惫,也不知道骆烨轩对她用了什么药物,她的眼皮子很沉,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童欣茹浑身都冷的不行,身上依然什么都没有穿,薄薄的毯子是她唯一的遮羞布,值得幸庆的是她的手脚恢复了自由,她摸黑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了在地上团成一团的衣服,也顾不得脏不脏捡起来穿戴好,打开门,办公室漆黑一片,只有落地窗反射着外面的街景,微弱的光芒透过来为她照亮前面的路。

    童欣茹两条腿发软,头有些沉,她跌跌撞撞的从公司跑出去,手机不见了踪影,她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好在住的地方就在公司附近,她顶着寒风艰难的迈着步子往对面的公寓楼走去。

    楼梯房,好在楼层不高,四楼。

    童欣茹走到防盗门外,她对这样的环境已经厌恶到了极点,没有物业没有保安,大晚上连声控灯都没有。

    房门没有锁,童欣茹心中一暖,想着骆烨轩终究是想着她的。

    她自嘲的笑笑,自己可真够犯贱的,别人对她好一点就恨不得黏上去掏心掏肺的给他看,可怜她至今没有办法走近骆烨轩的心,以前是被蒙蔽了眼睛自欺欺人,现在是自我安慰。

    童欣茹没有开灯,她怕骆烨轩已经睡着了自己开灯会惊扰了他休息。

    走到卧室后童欣茹看到背着身子睡觉的男人,所以的怒气都没有了,她换了衣服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这样就好,只要骆烨轩不生气,她寻个高兴的时候再提回去的事情吧。

    “唔……”

    童欣茹刚闭上眼睛,身边的男人一动返身压倒在她的床上堵住了她的嘴巴。她的身体立马兴奋起来,从小腹部窜起一股子火气直逼她的脑门,脑袋变得昏昏沉沉。

    男人的吻很急促很狂野,堵着她的嘴巴将她口中的氧气都吸纳走,手上的力度也不小连前奏都没有直接奔入主题霸道的占据了她。

    童欣茹发出一声尖叫,她很痛苦,她浑身都疼,可身上的男人一点都没有打算放过她,力度大的好似要将她身上的骨头给捏碎,她只能咬着嘴唇强忍着,混混沌沌的被折腾了一夜她才觉得世界变得安静。

    三个月,整整三个月骆烨轩第一次碰她,她来到胶东遇到了一次意外,那些人围着她将她身上的衣服给扯的粉碎,就差那最后一道防线,她以为自己会面临灭顶之灾,可骆烨轩及时的出现将她给抱回了家对她嘘寒问暖,她才缓过来。

    因为骆烨轩对她的态度渐渐将她的自信心又给塑造起来,虽然没有进一步的接触,但她依然有自己的高傲,认为骆烨轩非她不可。

    瞧,事实上就是如此,童欣茹满足的睡了过去,原来她还是有魅力的,骆烨轩离不开她。

    冬天正午的阳光微微亮,窗帘没有拉上洒在床上赤果果的两个人身上,男人动了动身子,童欣茹艰难的睁开眼睛。

    她的身上布满了粉色的痕迹,她动动腰身发现自己的体力透支的厉害。

    “烨轩……”童欣茹声音沙哑,转动目光看向身边的人:“啊——你,你是谁!”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撑起胳膊翻身将童欣茹再次压在身下,目光迷离眷恋的盯着着她,钳制着她腰身的胳膊上青筋都暴了起来,可见他的力气很大。

    童欣茹翻着白眼快要喘不过气来,她的意识渐渐脱离身体,眼睛乱瞟看到了从门外进来的骆烨轩,和他脸上的震惊。

    “烨轩……”童欣茹艰难的对着骆烨轩举着手臂想要骆烨轩救救她,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祝雷会在这张床上。

    骆烨轩的脸由红变白,他紧紧的抿着下嘴唇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童欣茹眼角的泪水滑了下来,她昏过去的刹那想的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骆烨轩快步的下了楼,仰起脸对着不算炙热的阳光,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悲伤:“终于可以回去了……”

    ------题外话------

    明天男主就该登场了,不要着急,渣渣要虐,一个一个来

    还差三千字,唉,欠债的栗子快要把头发都揪掉了,呜呜呜╭(╯^╰)╮

    求抚摸求安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