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07】你被唐僧附体了吧?

【107】你被唐僧附体了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晚上还回去吗?”温瑜问骆子铭。

    骆子铭往童昔冉方向看了一眼,与童昔冉的眼睛接触到一起,含笑道:“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

    温瑜“嗯”了一声就没有再说别的,她是看到了,儿子刚刚在征询童昔冉的意见,在这里住一晚又怎么了,非得童昔冉说了算是不是?心里头就有些不太乐意了。

    近段时间因为骆子铭和童昔冉的事情温瑜心底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她以方便也想去想童昔冉的苦,可一想到自己儿子对童昔冉的态度,她儿子对童昔冉那么好怎么人没了踪影当老婆的那么冷淡?难道这眼里真的只看到了骆家的钱吗?

    温瑜也不是刻意针对童昔冉,只不过心里头对童昔冉有了不满之后连带着抵触的情绪就自然而然带了出来,好在她心软,情绪来的快去得也快,不等骆子铭发现她的抵触那边就对着童昔冉笑开了。

    “小冉,你们吃饭了没有,慌里慌张的回来不打算在家里住一晚上吗?”

    温瑜想着儿媳妇回来了自己光拉着骆子铭有说有笑的,将人给冷落了总归是不好的。

    童昔冉对着骆子铭冷脸对着温瑜不会,她就是这么理智的人,知道怎么和婆婆相处,也知道不能随意的迁怒。

    “妈,子铭说回去就回去吧,公司一团糟,我在那里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子铭明天就得去公司坐镇。”

    童昔冉将自己的姿态摆的很明确,她挑明了说自己不会对公司的事情上心的,骆子铭回来就去忙工作,她让位,一句埋怨的话都不会说。

    温瑜听到这话仔仔细细的看了童昔冉几眼,见儿媳妇眉眼含笑说话的时候也不躲避她的目光,心知说的是实话,那丝怒气就散了。

    “妈,我和小冉去看看爷爷。”骆子铭知道骆烨轩和老爷子在书房,他此刻去会打照面,要的就是打个照面把事情都给说清楚,这笔账总要讨回来的。

    “我就不去了,堂弟妹不是病了吗,我上去看看她。”

    童昔冉大大方方的站起身,她总归是骆家的孙媳妇,不肯什么事情都掺合进去,今天来的目的很明确,她得去看看童欣茹,必要的时候明儿给童智杰送个信儿,免得童智杰没事就找童沥的麻烦。

    骆子铭就对着童昔冉笑笑,往里间的书房走去。

    童昔冉自己上楼去看童欣茹,她不是很清楚童欣茹的情况,房间的门关着但没有锁,转动门把手就给拧开了,童昔冉将门打开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卧室的窗帘子拉上,里头有微弱的灯光在闪,童欣茹的脸就隐在昏暗的灯光中,看起来脸色很差。

    童昔冉就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下,静静的看着无声无息的童欣茹,脸色白皙的如同奶油,长长的睫毛微微上卷颤抖着,这样的童欣茹她第一次见到,没来由的心里头就落空了,总觉得不真实。

    骆子铭走到书房外面的时候纪翔在门口守着,他对着纪翔笑笑便敲了敲门。

    “爷爷,是我。”

    里面的谈话声变小了,骆铮的声音里满是激动,他掩饰的很好依然能够听到他声音中的颤抖。

    “进来。”

    骆子铭推门走了进去,他不是不能避开骆烨轩,他是故意选择这个时候来说事儿的,他之前答应过骆老爷子在骆烨轩躲在外地的时候不动他,现在他回来了,管他是为了什么理由,这笔账就得算清楚。

    骆铮对这件事情也是心中有数的,对骆子铭有亏欠,亏欠在平时都给弥补了,包括偌大的骆氏都给了骆子铭为了什么,就为了心中的那份无法割舍的感情。

    对骆烨轩他以前没有那么明显,现在才感觉到了那份无力感,二孙也是个有能力的。

    胶东那处厂子都亏损到要破产的程度了骆烨轩硬是扭转了乾坤,他要将这个厂子移到内地再重新起航,要脱离骆氏另辟捷径。骆烨轩说的很清楚,他不愿意在骆子铭的手底下干。

    骆铮经历的风雨很多,看了太多亲兄弟明面上的和睦背地的疏离,他便叹息一声什么都不说了,还说什么?孙子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他再逼也没有用,何况他的心一直都是偏的,偏向骆子铭。

    既然二孙提了这件事情,那就准了吧。

    骆铮是想着分开了如果骆烨轩能够说服他爸妈分家,那他就会公正的把属于二房的都给了。

    “爷爷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骆子铭没有避着骆烨轩,走到骆铮身旁站定,眉眼中充满了笑意。

    骆铮就觉得眼睛有些热,轻拍骆子铭的肩头,细细的看他两眼,心里有很多的话想说终究只化作几声“好”。

    “烨轩好久不见。”骆子铭回身和骆烨轩打招呼,双手插在口袋里酷酷的瞅着骆烨轩。

    两个人的个头不相上下,骆子铭的身高不低,他有一米八二,骆烨轩不低,一米八,差了那么二厘米,但他的发型是新做的,有点卷,朝上翻转着在个头上也算是顶了点身高,这样一看俩人还真的相差无几。

    “大哥听说你又出任务玩起了失踪,这次可把嫂子给折腾坏了,听说她在童氏财团已经离职了,呵呵,到手的江山拱手送人,一分利也没有留下。”骆烨轩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说话的腔调很随意,和骆子铭说话他可不会阴阳怪气的讽刺人,有什么说什么还能互看不顺眼呢再说些挑衅的话指不定就会当场打起来。

    骆铮就走到门口和纪翔往外走,兄弟二人当着他的面谈话他没有听的兴趣,想将时间丢给他们二人这样他们也能好好的把事情说开。如果骆铮知道骆烨轩曾经偷偷回来包括这次骆子铭失踪是因为追踪骆烨轩才不幸受了伤的话,他肯定不会放任俩人独处同一空间的。

    骆子铭挑眉:“那有什么关系,小冉就是什么都不做她这辈子都不会愁吃愁穿的,我又不是养不起她。”

    骆烨轩对此赞同的点点头,笑道:“大哥对嫂嫂真好。”

    “那是,这是我媳妇,我不心疼谁心疼?最起码我不会做出让她受到创伤的事情,这可是自己的女人呐。”骆子铭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笑的意味深长。

    为了回来为了权为了财,骆烨轩的心可真够狠的,连自己的女人都不放过。

    骆烨轩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轻飘飘的开口:“大哥也不能太宠着女人了,太多的溺爱会让她产生自我价值的膨胀,到时候会不好压制,大哥这么优秀,可千万不能让女人骑到自己头上来,毕竟你家小舅子的能力可不低。”

    骆烨轩把话挑的很明,他最初娶童欣茹就是为了大舅子,结果大舅子是个薄命的,说挂就挂了,他还没有看到曙光趁机往上攀就被打回了原型,现在童氏财团在童沥的手中,童沥的姐姐成为自己的堂嫂,骆烨轩心底是有澎湃的欲。望的,他怨,如果当初他没有放弃童昔冉,自己现在指不定就能坐上骆子铭的位置。

    说到底他对得不到骆氏这件事一直无法释怀,他恨,他怨,他不会轻易放弃,让他失去一切的人他也会让对方失去。

    “没关系,这样更好,小冉不用上班就能每天陪着我了,烨轩,你还是想想你老婆的事情怎么办吧,如果你老丈人知道了,呵呵。”骆子铭笑的很得意,在对待老婆方面骆子铭认为自己做的很好,他不会对不起童昔冉,在他中了春。药意识模糊的时候他想的是不背叛童昔冉,这样的他让自己觉得很骄傲。

    骆烨轩听到骆子铭提老丈人眸光中闪现一抹怒意,在娶了童欣茹之后他没少被童欣茹的娘家人打压。

    最初的时候还好,尤其是在童文钦过世骆子铭娶了童昔冉之后,童智杰和他说话的态度算不上是多友好,那种感觉就是他身为童家的女婿连一丝作用都没有,童文钦一不在了他们童家的气势一落千丈,连女婿都靠不住,这让骆烨轩有一种挫败感。

    骆烨轩的手指弯曲攥的紧紧的,骨节发出啪啪的响声,他的自尊心很强,尤其在女人面前,他可以前一秒哄着女人后一秒让女人变成低贱的妓女变着花样伺候他,他遇到挫败会从童欣茹的身上找回尊严。

    骆子铭看着骆烨轩的表情,笑着对他说:“我会找到你那天回来的证据,到时候爷爷还会护着你么。”

    独留下一脸阴暗的骆烨轩,骆子铭双手插在口袋里悠哉悠哉的从骆烨轩身边走过。

    不管骆烨轩是不是要另开公司骆子铭都不会插手的,没有插手的必要,总要正面对上的,老爷子的身体不见得很好,他身为孙子总要担待点,一码归一码,可以看出骆老爷子心中的天平有朝着骆烨轩倾倒的趋势,既然这样,那就用事实说话吧。

    骆子铭心中是不好受的,他在想如果老爷子知道骆烨轩做的这些事情,能够身体会受到打击吗?

    童昔冉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就从里面出来,她是想坐次恶人打击打击童欣茹,结果童欣茹脆弱的如同瓷娃娃般让她怎么都无法张开口,童昔冉承认自己的心还是很软的,她叹息了一声将房门轻轻的扣上,下楼等骆子铭。

    骆子铭正好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童昔冉的时候快走了两步:“怎么样?可是过了次嘴瘾?”

    童欣茹和童昔冉每次见面都是拌嘴,三句话不离讽刺,这次童昔冉就是来看笑话的,骆子铭从妻子脸上并没有看到报仇后的快感,相反觉得她情绪太过于低落了。

    “你少说我,你呢?”童昔冉没好气的翻白眼,她敢肯定骆子铭是笑话她的,他一定是知道自己没有说刺激人的话。

    当然,就算她说了童欣茹也听不到,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可怜,听说有了精神方面的疾病,指不定这人就废了。

    童昔冉了解童欣茹,喜欢逞强喜欢攀比,尤其是对着她有一种骨子里带着的敌意,她能够想象的到这件事带给童欣茹的创伤,说到底,骆烨轩的心太狠了。

    嫁给这样的男人,也是童欣茹这辈子最大的失误。

    骆烨轩没有往大厅走,他是从后面的小院绕到楼上去的,他有意避着骆子铭,两个人在楼下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卧室,卧室中床上空无一人,童欣茹并没有在床上。

    他大步的来到床边,掀开被子又四处的寻找,依然没有见到童欣茹。

    “烨少……”佣人正好从外面经过,被骆烨轩一把拽住了胳膊。

    “少夫人呢?”

    佣人被骆烨轩的表情惊的脸上神色一抖,瑟瑟发抖的说:“刚刚铭少夫人进来看了看少夫人……”

    骆烨轩一听,松开佣人就朝楼下跑,正好看到往大门方向走的两个人,赤着眼睛吼道:“童昔冉你的心怎么那么狠?小茹都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了你还来刺激她,你把她弄哪里去了?”

    童昔冉听到声音皱眉回头,就看到骆烨轩红着眼睛冲到了他们二人身后。

    是真的冲了出来。

    骆烨轩的动静很大,在屋里的人都听到声音往这边来看,就看到骆烨轩速度极快的往童昔冉身边冲,走到她跟前伸手就要去揪童昔冉。

    骆子铭抬手就是一挡,拳变成抓去扣骆烨轩的手腕。

    骆烨轩顺势躲过俩人就在大厅里打了起来。

    “这是做什么!住手!”温瑜急的眼睛都红了起来,上前去拦可是没有人听她的话。

    骆子铭会避着温瑜,可是骆烨轩却不,他是真的急眼了,他留着童欣茹有用处,这几天他每天都守着童欣茹,将痴情丈夫的形象诠释的很完美,他内心深处是有那么一丝爱怜在里面的,说他良心发现也好,他就是觉得亏欠了童欣茹,后半辈子要不要踹了她不好说,眼下他是要好好的对她的。

    骆烨轩也是找个发泄的源头,他对骆子铭心里积压的怨气已深,这次便是要和骆子铭分个高低,看看他到底哪里不如骆子铭了。

    “妈,你让他们打吧。”童昔冉将温瑜往一旁拉,把温瑜护在自己的身后,她知道骆子铭身上有伤可不能说出来,温瑜往两个男人身边凑骆子铭得顾念着他,出手更是需要衡量,她可不能让自己老公吃这个亏。

    童昔冉就琢磨着,你不是觉得我心里阴暗我使了小手段么,这脏水可不能随便的往我头上倒。

    她就是那种我做过就是做过,没有做过你往我身上安罪名不会认,如果你纠缠不清那么好,我就做个这样的事情让你看看,我故意的,我偏要坐实了。

    “小冉,你心怎么那么大,他们是兄弟,这样打起来成什么样子?”温瑜焦急了,说着童昔冉。

    她眼睛紧盯着混打的两个人,这个往那个人脸上挥一拳,那个往这人头上砸一下,两个人都是少时接受过部队中的特殊训练的,又师承一处,打成这样好半天都无法分出胜负。

    以往骆烨轩肯定不是骆子铭的对手,骆子铭这是伤口刚刚拆线,加上身子没有得到很好的调理,他和骆烨轩动手的时候难免会牵动伤口,这就使得他的动作出现了迟缓。

    童昔冉只当温瑜是心里着急,也不吭气,反正就不让温瑜往那边去,对骆紫琳使了个眼色。

    骆紫琳也算是和童昔冉有了默契,上前就挽着温瑜的胳膊,嘴里小声嘀咕:“打架算什么,让他们打。”

    童昔冉瞥了眼骆紫琳,看骆紫琳扶好了温瑜她直接从自己脚上将高跟鞋给去掉朝着骆烨轩的头就砸了过去。

    这一下子砸的快狠准,直接将骆烨轩就给砸懵了,他挥出去的拳头停在半路,那边骆子铭可不手软,一拳击向了骆烨轩的侧脸,将他打的脸朝一旁偏了过去,嘴角都吐出了一口血水。

    骆烨轩捂着脸偏着头盯着地上的高跟鞋,眸光中闪过一抹厉色。

    温瑜和骆紫琳都被震慑住了,尤其是温瑜张着嘴巴看向童昔冉,她儿媳妇彪悍起来还挺可怕的。

    “没完没了,天都黑了,到底回家不回家?”童昔冉已经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没有穿高跟鞋的脚在半空中踢蹬过来踢蹬过去的,她就是告诉屋子里的人,这鞋是从她脚上卸下来的。

    “回,当然回了。”骆子铭活动活动手腕弯腰自然的从地上将童昔冉的高跟鞋给捡了过来。

    童昔冉看着骆子铭,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她已经做好了骆子铭将高跟鞋扔到她脚上的准备了。

    骆子铭轻笑一声,对上童昔冉的目光眉头轻挑,拿着高跟鞋走过来半屈腿给她穿在了脚上,随后弯腰将童昔冉给扶了起来,对着温瑜道:“妈,那我们先回去了。”

    温瑜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话了,儿子给童昔冉穿鞋,当着她的面都这样做背着她还不一定怎么样呢,她这心里头就不是味了,酸酸的跟打碎了一坛子醋。

    其实裴元在她跟前对骆紫琳也经常这样,别说是穿鞋了,穿衣服拿包拖鞋可没少干,看在温瑜眼里就觉得顺眼,暗道自己女儿嫁得好,裴元多么的疼老婆啊。

    裴元是女婿,骆子铭是儿子,当自己儿子对着别的女人这样做了温瑜心里就过不去这个坎了。

    儿媳妇终究要比女儿差上不止一个档次的。

    骆紫琳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眼睛发亮心里头窃喜,没想到自己大哥也逃脱不了伺候老婆的命运。

    裴元在她跟前经常这样,她还在想着自己大哥那龟毛的性子肯定不会对女人这样好,这让他看到了看的还很清楚,心里能不乐呵吗。

    矛盾就这样化解了,可矛盾的源头都被几个人给忘记了。

    骆烨轩觉得自己在这边住着挺没有意思的,他是想回家来着,但是林穆对童欣茹的恨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那么浓,恨不得将童欣茹给掐死,如果让她知道了童欣茹*的事情恐怕不会善了的,骆烨轩也不想回家听他爸妈的唠叨。

    他和童欣茹结婚后是和骆恺一家一同住的,只不过是上下两层的下别墅,楼上楼下的布局基本相同,楼下是三室二厅楼上是三室一厅,楼梯是从外面环着上去的,楼下客厅比较大,餐厅也是,一般吃饭的时候一家人是在一起的,吃完之后小两口回到楼上有自己的私人空间,这样住了一年多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骆烨轩萌生了再买个公寓和童欣茹单独住的想法。

    不管是怎么做,总要找到人的。

    骆烨轩擦了擦自己的脸,脸上不见有什么焦急的表情,直接就去找了纪翔调出走廊中的监控。

    卧室里肯定是没有装监控的,但走廊和大厅以及小院子各个角落都能找到,在主宅这边,安保做的很好。

    听说童欣茹没在房间里纪翔回禀了老爷子就带着骆烨轩去看监控。

    摄像头拍摄的很清晰,童昔冉确实是进了房间,不过几分钟后就出来了,脸上有些哀伤。

    骆烨轩心中冷笑,他对童昔冉脸上会浮现这样的神色觉得冷意十足。

    他恨童昔冉,就在知道童欣茹不见而童昔冉进过这个房间之后没来由的就恨上了,那种感觉很奇怪,又爱又恨,更多的是一种征服欲,他一直认为童昔冉是他的女人,就算他当初甩了她她也不能移情别恋,好像从童昔冉喜欢上骆子铭开始,骆烨轩心中的爱就变得扭曲。

    再之后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只不过小院那边的摄像头拍摄到了童欣茹的身影,穿着白色的睡袍,披着稍微有点长的披风,就那样走到了院子里。

    夜幕中出现白色幽灵似的身影,她飘过去跌跌撞撞的身姿使人看到就没来由的打个冷颤。

    大半夜的看到这情景,胆子稍微小一点的铁定是要被吓破胆的。

    童欣茹就跟不知道冷似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从后面游走了,在骆烨轩进到房间冲出来和骆子铭大打出手的时候,童欣茹已经从后面出去了。

    骆烨轩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他看着那边已经拍摄不到的街景,黑着脸道了声谢后就去找人。

    车子开出去的时候骆烨轩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一道又一道。

    他能说什么,他就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去找童昔冉麻烦完全是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和骆子铭打架不得不承认是心底的那口怒气,怨气,认为骆子铭抢了他的一切。

    街上没有什么人,大冷的天又早就过了饭点,除了偶尔开过来的车辆外可是瞅不见人的。

    骆烨轩找沿路找了一会儿就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他没有敢将电话打给林穆,直接打给了骆恺。

    电话响了好久才接,里面听起来乱糟糟的,女人的骂声和哭嚷嚷的声音透过电话就传了过来。

    骆烨轩心头露跳一拍:“爸,小茹是不是回家了?”

    “烨轩,你可真是的,你赶紧回家来看看吧,家里都闹翻天了,你妈知道你们回来连家里都不待就要打童欣茹,哎呀,你快点吧,我这边都拦不住了。”

    骆恺气喘吁吁地的对着电话低吼,他真是做了什么孽了这些闹腾的事情都让他给撞上了。

    上次去主宅看童欣茹都是悄悄的,瞒着林穆去的,知道童欣茹受了伤,骆恺心里疑惑是怎么伤的问了只说是受了刺激。

    其实骆家除了骆老爷子还有温瑜之外,其余人是知道的不太清楚的,关于童欣茹*的事情骆烨轩说的模棱两可,就像骆紫琳脑海中自动的脑补就是童欣茹被男人给调戏了,或许有过什么亲密接触,真的上了床那是不可信的。

    端看骆烨轩的态度就知道了,以前骆紫琳就没少撞见骆烨轩对童欣茹冷言冷语的,这次对童欣茹温声细语又贴身照顾的,肯定是经历了大的磨难吓到他让他转性了,何况骆烨轩这个人别的能力没有,保护自己女人的能力那还是有的,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纰漏。

    骆紫琳怎么都没有想到骆烨轩会将女人拱手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这种事情不在骆紫琳的理解范围之内。

    纪翔回了里间去和骆铮汇报。

    “烨少夫人不见了骆烨轩冲过去找铭少夫人麻烦,和铭少爷打了一架,就这个空挡烨少夫人自己从后院出去坐上车走了。”

    骆铮就叹息,大儿子去的早,小时候他的孩子们也算是比较和睦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相处的很融洽,他不说最疼第一个儿子,他心里最疼的是自己的女儿,女儿在家里溺爱着长大的性子倒没有养的娇蛮,嫁了一个很好的男人,是大学的时候处的,跟着男人去了外地,骆铮的心思就从女儿身上移到了大孙子身上,对骆子铭很是偏爱。

    他年纪大了,能够顾虑的事情多,但能力有限,孙子的事情他连掺合的力气都没有了,都是当着他的面说的好好的,背地里就使招数,这样下去,他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纪翔知道骆铮为什么叹息,他跟着骆铮差不多一辈子了,可以说是骆铮身边最为亲近的人,明白骆铮的苦,老爷子太念“情”了,他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也就没有去做,偏心骆子铭偏的光明正大,这肯定会让二房的人心里不满的。

    童昔冉和骆子铭刚回到家里就接到了许佳仪的电话,电话是打在童昔冉手机上的。

    “骆夫人,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许佳仪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没有任何的寒暄就直奔主题。

    童昔冉听到许佳仪这样称呼她挺诧异的,以前许佳仪不是叫她小冉就是叫她总经理,而且语气很熟,她说话本就是斩钉截铁的类型,突然间疏离了听到耳中很不舒服。

    “什么事。”

    “我妈认为我和骆执行长有什么关系,审问我这几天去了哪里,我想请你帮我问问骆执行长能够帮我澄清一下吗?当然,这个不行也没有关系,我还想去公司上班,不知道一周的旷工是不是将我从公司除名了。”

    许佳仪握着话筒,她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搞到现在的这种地步不是她所乐意看到的,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她不想就这样混混沌沌背负着骂名过一辈子。

    公司她还想去上班,被人戳脊梁骨就戳吧,她不是要给自己找罪受,而是觉得自己如果灰头土脸的离开那才是真的傻帽。

    屎盆子扣在她的头上,那些话不用听都知道说的全是她怎么勾搭人的,她现在也算是个半名人了,离开了童氏财团估摸着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好工作,哪有公司还敢要她?

    许佳仪分的很清楚,她不能没有工作,她必须借机抓住这次的受伤害想办法保住工作,将自己想要的明确的说出来童昔冉才能不多想。

    童昔冉听到许佳仪这样说心里头的不舒服就散去了,她还以为许佳仪要说什么,既然是这个事情她倒是可以帮忙解决。

    “你的电话。”童昔冉将手机交给骆子铭。

    她知道许佳仪*了,对方是谁看到脸了不认识人,或许哪天在大街上就能见到人认出来也说不一定,许佳仪让骆子铭帮忙澄清是人之常情,又不是公开的,私下里说说就说说吧,至于公司的人和媒体,童昔冉自认为没有向所有人解释清楚的必要。

    骆子铭接过听了几句简单了说了些什么就挂掉了。

    “明天你和我去一趟。”骆子铭对童昔冉道。

    “我也去?”童昔冉皱眉,她可不想什么事情都上赶着往里凑,骆子铭去解释就好,她之前还假装许佳仪的朋友去了许家,这次依照骆子铭老婆的身份再出现可说不过去了。

    许母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指不定能够解释清楚的都解释不清楚了。

    “老婆,你是我老婆,而且你都在记者会上那么霸气的说咱们很幸福了,难道你不想让所有人看到咱们的幸福吗?”

    骆子铭又将发爹撒娇那一套用上了,上前搂着童昔冉蹭她的脖子。

    他发现童昔冉而后和脖子都是比较敏感的,自己呵着气或者啄两口都能让童昔冉气息不稳,这个发现让他玩的很上瘾。

    自己女人的豆腐不吃白不吃。

    童昔冉将骆子铭的头往一边推:“不去,这几天昼夜颠倒没有睡好,明天不要叫我,我要睡懒觉。”

    她说着就往浴室里走,好几天都没有舒舒服服的泡过澡了,今儿天得好好洗洗然后睡个好觉。

    骆子铭摸摸鼻尖,嘴角展现一抹猥琐的笑,跟着童昔冉就进了浴室。

    “你做什么?”童昔冉刚将衣服脱下来,紧致的线条随着她高举手臂的动作完美的展现在骆子铭眼前,她把衣服脱下一甩头发就看到站在门边的骆子铭,皱着眉头问道。

    骆子铭眯起凤眼,眸中燃烧着两团炙热的火球,眼前的女人肌肤白的就跟婴儿似的,衣服已经除去,她穿着黑色的胸衣,裹在身前,极致的黑极致的白晃着他的眼,他想要不想就将女人搂在了怀里,眼睛跟X射线似的透着胸衣往里钻。

    “我也洗澡。”声音已经哑了,呼吸重了,身体的反应最为真实,骆子铭就想将眼前的女人吞到肚子里去。

    童昔冉没好气翻着白眼:“你的伤口才拆了线又不能沾水,孩子,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身体不行怨不得别人,出去等着吧。”

    童昔冉连推带轰的将骆子铭给推了出去,将门锁上顺便再把暗锁一扣,她可不想让骆子铭有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伤口撕裂了不得受罪么。

    骆子铭被人推在了门外,鼻尖顶着玻璃窗,唉声叹息的对着里面的人吆喝:“做什么这样对我,我为了你守身如玉了二十多年,像我这样纯情的处男哪里去找?分开的几天每日每夜思念着你,除了你对别的女人都提不起来兴趣,只是搂个腰亲个嘴你都不让,你到底有没有身为人妻的意识?你是我老婆,我是你男人,你陪我上车理所当然。”

    童昔冉刚刚下水,一条腿迈进水里一只手撑着水池沿将另一条腿抬起来打算入水,结果听到骆子铭的话脚底一滑差点摔倒,幸好扶住了墙壁上的扶手才免得她掉到洗澡盆里喝水的命运。

    柔柔有些疼的脚腕,童昔冉咬牙切齿的坐在水中,听着门外还在继续煽情的骆子铭,差点将胃里的胃酸给喷出来。

    骆子铭还在继续念叨:“小冉,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对你的情谊么,我这些年除了你哪里接触过别的女人?噢,你一定会说我天天和Dana朝夕相处的,她工作效率高,我和她说话三句话二句半都是工作上面的安排,最后半句话是你可以出去了。我们是最为纯净的上级下属关系,而且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女汉子……”

    刚刚洗过澡在吹头发的Dana突然打了个喷嚏,她皱着眉头加了件衣服,难道是水有些凉?

    “小冉我和你说实话,我和Dana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纪茜多,你看,我对纪茜都没有办法产生激。情,我们朝夕相处的也没有什么搞基的绯闻流传出来,说明不管是男人女人我都有一种比较有用的处理方法。如果别人对我有心思那就算了,你不能硬安在我的身上,纪茜一直不找女朋友不是对我有意思,你可千万别误会。”

    纪茜将骆子铭最后安排的工作做完,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闪身进了一家面馆,进去后就打了两个喷嚏,连忙搓着手让老板给来往热腾腾的面吃。

    童昔冉黑着脸从水池里站出来,头发都是随意的洗的,湿漉漉的披着浴袍就打开了门。

    “骆子铭你特么是不是被唐僧附体了,怎么那么啰嗦?”

    “老婆,你终于相信我的清白了。”骆子铭又没骨头似的偎在了童昔冉的身上,他舔着脸笑舌头就去吸她的脖子。

    老婆洗完澡就是香,身上热气腾腾的,嗅起来清香扑鼻,他心里头就痒痒的,难免有些情动。

    童昔冉咬着压道:“你废话真够多的,我什么时候说不相信你了?”

    她就纳了闷了,怎么骆子铭的话头打开就合不上了,他都胡扯着什么玩意儿?

    “你如果相信我为什么从我回来就没有个笑脸,冷冰冰的看起来好吓人。”

    配合着他的语气骆子铭将委屈清晰的表现在脸上。一米八二的大男人,穿着西装,抱着比他小近一个头的女人,撇着嘴巴做委屈状,眼睛还眨巴眨巴的,童昔冉一看心里头就涌起一股子酸水,

    “呕——”童昔冉惨白着一张脸,对着骆子铭的前胸就吐了出去。

    骆子铭的脸终于发生了变化,忠犬男握着拳头抿着下唇紧紧的盯着怀里的小女人,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童!昔!冉!”

    童昔冉捂着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幕,默……

    ------题外话------

    打了两针,头晕了一天,感觉好点了,不知道玩上能不能再多写呢,早晨要早起陪小宝,上午没有时间码字╮(╯_╰)╭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