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10】 你想要他的人还是心?

【110】 你想要他的人还是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姐!”童沥听到童昔冉的声音不知是惊还是喜,张口就叫了一声。

    童昔冉安抚的对着童沥笑笑,走到戚雪蕊的身旁:“雪蕊,你怎么哭成这样?”

    听到了多少话童昔冉也得装作不知道,她掏出纸巾给戚雪蕊擦眼泪,在感情的世界中,女孩子一旦受伤都脆弱的像个婴儿,需要呵护。

    童沥接触到童昔冉的眼神,满脸都是苦涩。

    他都已经将话说的这么直白了,戚雪蕊依然纠缠他,打不得骂不得,童沥心里也烦躁的狠。何况他也看不得女孩子哭,他最近的心思真的没有在感情上面,而且他要掌管童氏,戚雪蕊这样的性子怎么能做好他的贤内助?

    “冉姐姐你也知道小沥有喜欢的人了吗?”

    戚雪蕊见到童昔冉出声,眼睛里的泪水布满了脸颊,她难受的不行,揪着童昔冉的衣服紧紧的不松手,仿佛她最后的支柱。

    心心念念的人在眼前,她捧着一颗心去追逐,结果人家不稀罕,还说有了别人。

    她怎么不知道童沥身边有别的女孩子出现?

    如果童沥喜欢,那个女孩子一定会答应童沥的,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怎么有可能不受女孩子的喜爱呢?

    戚雪蕊心伤的是,她以为童沥是在用这个借口骗她,他没有喜欢别人,他这是在推拒她。

    “雪蕊,瞧你哭的一点都不漂亮了,先去洗洗脸,冉姐姐陪你出去坐坐好么?”童昔冉语气轻柔,哄劝着戚雪蕊。

    她本来想提个名字将童沥给摘除出去,可一看到两个人的表情就知道还是不能太过了,童沥都说只是有好感了,况且她知道老弟的心思在事业上,他的条件不差,再晚两年也是能遇到称心的。

    戚雪蕊点点头,她也知道自己之前太冲动了,在童沥面前哭成这样,是男人都会烦的吧。

    苦笑着摇头往外走,她想自己一定是魔怔了,这种时刻还在替童沥想。

    Lisa一直在外面守着,看到戚雪蕊出来忙将她引到洗手间。

    “姐,我最近都要忙疯了,哪里有闲工夫想这些事情,而且上次因为戚雪蕊的任性,大晚上的将我给叫走,我……”

    童沥说到这里住了口,他老姐不知道那天他没有等在外面,也觉得自己的迁怒没有意思。

    “我知道,不过你说的有好感的女孩子,可是叶晓婉?”童昔冉往外瞅了瞅,压低声音问道。

    童沥的脸上变幻多端,垂下眼睫挡住眸子里的情绪。

    好半晌才听到他说:“姐,我对她说不上什么感觉,或许还谈不上喜欢吧。”

    童昔冉明了,或许童沥是觉得叶晓婉的性子比戚雪蕊要好,和戚雪蕊在一块确实能加分,童沥是理智的人,她不是觉得叶晓婉不好,而是叶晓婉和戚雪蕊的关系……

    想这些太早,童昔冉微有些头疼的揉揉眉心:“你给天翰打个电话,说雪蕊和我在一起,我晚会儿送她回去。”

    童沥没有送童昔冉出门,他的办公桌上压了一堆的文件,被戚雪蕊吵的头大半晌午都没有做成工作。

    童昔冉等了会儿,戚雪蕊收拾好出来,童昔冉迎上去对着Lisa笑笑,和戚雪蕊上了电梯。

    两个人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员工们探着头往俩人身上瞟。

    戚雪蕊一直垂着头,穿着粉色的毛绒小袄,脚上是粉色的兔绒靴子,一看就是青春靓丽型的美少女。

    单看这个背影就能感觉到女孩子的美貌,许多听到风声说她哭着跑上楼找总经理的这会儿好奇的往人家脸上瞄,可惜看不到脸也不敢确定是谣传还是真的。

    童昔冉的脸上很平静,嘴角挂着浅浅的笑,遇到和她打招呼的人会回应微笑,从她的脸上是看不到一丝的窘迫和慌乱。

    “小冉。”许佳仪正抱着文件往这边走,与童昔冉打了个照面。

    “佳仪,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吗?”童昔冉面对许佳仪笑容很恬静。

    她和许佳仪后面又接触过几次,发觉是骨子里很坚强的女人,受到重创后还能表现的很积极向上,逆境中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质。

    童昔冉对许佳仪是赞赏有加,和童沥提了几句,年后主管的位置只要许佳仪还愿意,那就非她莫属了。

    “挺好的,离开了几天公司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不过大家都没有变,对我很是照顾。”

    许佳仪抱着文件和童昔冉走到一处,她看到了垂着头跟在童昔冉身边的女孩子,眼睛闪烁几下便收回目光。

    公司中的流言她听到了,以前还有一颗四处打探绯闻的心,她的消息来源很丰富,一般公司里有个风吹草动她都知道的很清楚,现在,她对这些俨然不上心,把重心都移到了工作上。

    “那就好,就怕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童昔冉是怕公司里关于那些照片对许佳仪指指点点,网上发布了数据分析,明确指出这些视频是假的。

    专家分析贴一贴接着一贴,追贴回复的楼层很高,有人是觉得这种做法太可耻了,哪里能这样毁女孩子的清白?

    有的人却在质疑,科技真的发达到了这种地步,连影像都能造假?那以后看电视剧的时候是不是还得查清楚男女主角是不是本人?

    也有骂许佳仪不要脸的,视频是删除了,不乏有好事着保留着图片,那照片上女人似痛苦似享受的表情可是人男人看了着急女人看了觉得恶心,这样的模样怎么可能是被强。暴的?明明是上赶着要找人破身子事后还装白莲花,不要脸。

    关于骆子铭的话却没有人敢说,有人心里就泛起嘀咕了,这样的打压是不是因为事情属实,不然谁家有财力一夕之间将网上报纸上还有媒体那边集体封口?

    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许佳仪被骂的也很惨,相对来说同情的声音较多。

    许佳仪到公司上班后跟没事人一样,大家最初还躲着她有些指指点点,只有毛雅培陪着她。

    遇到有人正面问这件事的许佳仪也很大方的承认,自己和骆子铭没什么,这几天没上班是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

    许佳仪性子直,说话也直来直去的,没几天又跟大家伙打成了一片,工作上不顺心的事情还真没有。

    “你先去忙吧。”童昔冉和许佳仪说了会儿话,看戚雪蕊不太自然,便笑着与许佳仪道别。

    和戚雪蕊从公司出来后,童昔冉就笑了起来:“这会儿知道丢人了?刚刚是谁哭的稀里哗啦往楼上冲的?”

    戚雪蕊脸上的表情讪讪的,洗了脸静了这么久也知道自己之前太孩子气了,哪里能闹到公司呢。

    “冉姐姐,小沥是不是恨死我了。”

    戚雪蕊盯着自己的脚尖,只看到粉色的球球来回的晃动,两只小手无措的垂在小腹前,食指似拉非拉。

    “那倒不至于,下次不要这么莽撞才是,追男孩子也不是这样追的,何况小沥喜静,他最近刚接手公司,忙是肯定的,姐姐我把这个担子卸在了他的身上,他挺苦的,你喜欢他,首先要设身处地的为他想想不是吗?”

    童昔冉能说的就是这么多了,看戚雪蕊可怜巴巴的模样,别的什么合适不合适也说不出口。

    两个人坐到车上时戚雪蕊才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去茶餐厅吃点点心吧。”童昔冉发动了车子。

    她也不是很会哄人,她心情不好的时候骆子铭会带她去吃甜点,天气缓和身上方便的时候买点沙冰之类的就能将她哄的很开心。

    童昔冉就照着骆子铭哄她的方法来哄戚雪蕊。

    点了菠萝包,奶昔多,炸春卷,栗米饼,天气太凉怕戚雪蕊吃冷饮不好,给她点了杯珍珠奶茶,她自己依然是柚子水。

    她们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饱,打发时间为戚雪蕊调整情绪的。

    童昔冉编辑短信给戚天翰,说了她们二人的具体位置,不确定戚天翰能不能看到,发完就把手机给扣在了桌面上。

    侍者的速度比较快,除了炸春卷还要再等一会儿外其余的都陆陆续续端上了桌。

    戚雪蕊拿起一个菠萝包咬了一口,就着奶茶吃了。

    “冉姐姐,小沥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我?”

    吃了点东西戚雪蕊的情绪就缓和了很多,她性子活泼,追童沥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就算碰的一头血她还是被童沥吸引。

    戚雪蕊很执着,她可以为了童沥做出很大的牺牲和改变,她要慢慢的渗入童沥的生活。

    童昔冉头有些疼,她心里焦急为什么戚天翰还不来。

    戚雪蕊三句话不离童沥,感觉是真的很喜欢,可是自己老弟的意思是不喜欢不想谈,那能怎么办?

    一个是亲弟弟,一个是发小的妹妹,谁远谁近心里向着谁那就不用提了。

    怎么偏偏遇到了牛皮糖呢?一个女孩子拉下面子去追,天天围在男人身边转,下厨房做饭菜送到跟前,换个人或许就接受了,可童沥和别人不同,他早熟,他从小避开了许多感情。

    简单的说,童沥的事情姜颖都很少插手,从小就是省心的孩子,凡事都有计量,女朋友就更加不用说了,童沥自己心里肯定有个择妻的标准的。

    童昔冉感觉的到,童沥如果谈对象便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谈,他会选择喜欢的又合适的人结婚。

    “雪蕊,你和小沥之间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小沥既然说把你当妹妹那便是真的,你也算了解他了,他说出口的话很少会发生改变,不是冉姐姐打击你,雪蕊你是个女孩子,也不小了,你的这种死缠烂打的方法真的能打动一个将你当做妹妹的男人的心吗?”

    戚雪蕊张张嘴巴,眼睛又红了起来。

    童昔冉说的话她都明白,奈何心里就过不去这道坎,她放不下童沥,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他,就连睡觉的时候,不看着童沥的照片她都无法入睡,戚雪蕊从来都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

    “冉姐姐,我真的爱惨了他,他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我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受。”

    戚雪蕊的声音发苦,她眸光暗的不行,怎么办,想到童沥不喜欢她心就痛的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童沥是你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肯定是不一样的,感情不能强求,不是硬生生的将他和你绑在一块便是得到了,你仔细想想,你要的是他的人还是他的心?”

    童昔冉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想说的说出来,有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和从童沥口中说出来是完全不同的。

    戚雪蕊沉默了,她很贪心,她两样都想要,可现实很残酷,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她用了激进的手段,或许童沥会妥协,但童沥妥协的结果是她永远也别想得到童沥的心。

    “冉姐姐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这样闹小沥,给他时间。”戚雪蕊声音很失落。

    童昔冉“嗯”了一声,笑笑:“吃点东西吧,尝尝这个春卷,挺不错的。”

    戚雪蕊牵强的笑笑,结果吃了一口又酥又甜,和满嘴的苦涩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味道了。

    童昔冉不再说话,给戚雪蕊留下思考的空间,当事人不想明白不从这个圈子里跳出来外因是没有多大用处的。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戚天翰才赶到。

    戚雪蕊和童昔冉已经吃完了甜点起身准备离开。

    “小冉,我妹妹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戚天翰的声音很干净,语气轻柔,嘴角的笑意是他惯有的温和。

    他走到戚雪蕊身旁宠溺的瞅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好似发出无声的叹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不会。”童昔冉回答的很干脆。

    要说添麻烦也是给童沥添麻烦了,戚天翰的妹妹总是纠缠自己的弟弟,童昔冉头痛归头痛,知道戚天翰的性子,并不是不管,或许是因为心中的那份偏爱才不去管的吧。

    戚天翰看着童昔冉就笑了,浑身跟长满了刺似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你们就吃了这些么?要不要去吃点饭?”

    戚天翰往桌子上的残留物扫了一眼,猜测两个人吃的不多,马上到了饭点了按理是应该请吃饭的。

    “你们吃吧,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童昔冉挥手告退,她心里挂念着童沥。

    知道童沥忙起来工作是不吃饭的,她与其陪着戚天翰兄妹吃饭不如盒饭去陪自己老弟,顺便与他谈谈心。

    戚天翰看着说走就走的童昔冉也不拦着,嘴角无奈的笑了笑,对戚雪蕊说:“走吧,瞧你给人吓的。”

    他对戚雪蕊观察的很仔细,眼睛红肿的跟两个小核桃似的,明显哭了很久。

    总不至于当着童昔冉的面哭的,也怪他这段时间疏忽了妹妹的情绪,仔细算算好像半个月都没有见雪蕊去追逐童沥的脚步了。

    “哥,我是不是很失败?”戚雪蕊坐到车中的时候带着哭腔询问。

    “还好,最起码你勇于说出自己的心事。”戚天翰微笑。

    戚雪蕊却垂下头对手指:“那又怎么样,小沥铁定看到我就烦,他连句好话都不愿意同我说,我还是挺羡慕你的,最起码还能做朋友。”

    戚天翰笑着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干嘛要吊死在他那颗树上?想开点,前方有更好的在等着你呢。”

    “可惜都不是他。”戚雪蕊呐呐出声,说完仰靠在后座椅上,双手盖着自己的脸。

    戚天翰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赤城开车,自己的妹妹和自己一样,钻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出不来了。

    童昔冉驱车返回童氏财团,在街对面的餐厅停下车子,为买了两人份的饭菜打包。

    这里的饭菜味道很独特,主打菜系是粤菜,口味挺正宗的,以前上班的时候童昔冉挺喜欢来这里就餐的。

    在等饭菜的时候她寻了个靠里面的位置坐下。

    到了吃饭的时间,陆陆续续有客人进入餐厅,店里逐渐热闹了起来。

    童氏的员工来的也不少,好在童昔冉坐的比较靠里没有让别人注意到她。

    拎着打包好的饭菜从座位上起身走出店门,她没有开车,而是步行往童氏财团的大楼内走。

    刚走了两步就看到一男一女从花池的另一边走过,女孩子很有朝气,乌黑的头发直直的垂在腰际,在最后朝上俏皮的弯曲一个弧度,随着她的走动发尾来回的晃动着。

    相反男人看起来稳重了很多,穿着白色的休闲款式的西服,走在女孩子的身边微微侧头很温柔的倾听她说话,浑身都散发着有礼有节。

    走到一辆白色的宝马车旁,绅士男温柔的为女孩打开副驾驶座的门,等到女孩坐好好探进去身子为她扣上安全带。

    女孩的脸红了红,别开慌乱的目光,怀里跟揣了一只小兔子。

    绅士男好像笑着说了句什么,女孩的脸就更加红了,笑着捶了绅士男一拳。

    绅士男也不恼,任由女孩捶打他,轻巧的关上车门绕到另一边坐了进去。

    童昔冉有些发愣,不会这么巧吧?

    昨天才听小姑说骆如岚谈男朋友了,今儿就让她给撞见了?

    往前走了几步张嘴还没有唤出来骆如岚的名字,车子就已经开走了。

    童昔冉呐呐的摇头,看来等下吃完饭又有地方去了,她看到了绅士男的模样就去问问段暄好了,不是他口中说的花心男就不管了,是的话还得去和骆如敏说说。

    拎着盒饭边走边叹息,她这一天比上班还要累。

    男主外女主内就这点不好,糟心事操心事都多,还都是感情方面的,真的有够她忙的了。

    返身回到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Lisa正在门外探头探脑的,尹浩已经去吃饭了,那个人是到点就走,也不让让女士。

    Lisa对这点也没什么意见,以前跟着童昔冉的时候就她一个秘书,也是很忙,有个人为她分担工作Lisa轻松了很多。她不去吃饭是看童沥还在办公,纠结着要不要上前问问需要带饭不需要。

    童昔冉对着Lisa笑笑,举着自己手中拎着的盒饭:“你去吃饭吧,不用管他了。”

    得了令Lisa拿着提包就下了电梯。

    “小沥,吃饭了。”童昔冉将买好的东西放到靠近落地窗的茶几上。

    童昔冉买的东西是让用塑料的打包盒装好的,勺子筷子都有,直接吃就行。

    童沥抬起头,扫了眼墙壁上的挂钟,这才笑着用笔杆挠了挠头发:“我这一上午都忙晕头了。”

    他走到童昔冉身边,作势深吸了一口气:“好香。”

    “吃吧,对面的粤菜馆买的。”童昔冉将盒盖都打开,递给童沥一双筷子,姐弟二人就在办公室吃起来。

    “姐,你今天都听到了?”童沥吃着饭闷头来了这么一句。

    童昔冉知道他在问自己是不是听到他对戚雪蕊说的话了,便道:“也不是全部,我就早来了那么两分钟,听到她哭的正狠呢纠结着要不要进来,就听到你说心里有人了。”

    童沥就笑了:“姐,我不是说你故意偷听,你就算真的在外面听去了也没有关系。”

    “我知道。”童昔冉和童沥在一块话就比较多。

    两个人什么话都能说,从小到大心事都是互相分享的,这是童昔冉嫁人了见面谈心的机会才变少。

    “之前雪蕊也和我说了,她就是容易冲动,还不是你晾着她太久了让她心里不舒服了,这不就爆发了么,她也挺后悔的,现在估计又在担心受怕你是不是再也不理她了。”

    “姐,你知道的,如果喜欢一个人她再闹腾在你眼里也都是优点,对她我真的没有别的感情,也就勉强当个妹妹了。”

    童沥说的很诚恳,他对戚雪蕊是真的不来电,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要说有时候恼有时候烦,但还没有到那种必须把人逼哭恨不得甩出去的程度,要说亲近也不想,拒绝的话说了一大通了,奈何人家就是粘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喜欢叶晓婉?”童昔冉看着童沥。

    童沥皱眉:“说不上来,我们也没有过多的接触,都是戚雪蕊带着她来见我的,你知道,我喜欢的女孩子类型是温柔乖巧懂事的,雪蕊是真的达不到这个标准,而叶晓婉吧,是一种对比,和戚雪蕊在一块,我就觉得她挺好的,不过没到那种程度。”

    童昔冉听明白了,和她之前猜测的确实差不多,童沥这是遇到自己的感情事犯糊涂了。

    老弟接触的女孩子挺多的,怎么到了叶晓婉那里就有了不同的感觉了?

    童昔冉敢打包票,童沥对叶晓婉不单单是好感,估摸着他自己还没有发现叶晓婉走到心里去了。

    叹息,再叹息,童昔冉脑壳疼的厉害,一抽一抽的。

    都是些什么事吧,按照童沥的性子,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叶晓婉那肯定不会放弃的,倒时候戚雪蕊会怎么想?会怎么做?

    童昔冉有些吃不下去了,可口的饭菜到嘴里都变了味,她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手间。

    骆子铭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门口放着童昔冉的拖鞋。

    人出去了?骆子铭皱眉,转了一圈,确实不在家。

    他今天的工作不忙,趁着中午的时间回来陪老婆吃饭,为了给童昔冉个惊喜,他没有提前打电话,结果扑空了,心里头别说多不舒服了。

    骆子铭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看看时间都已经十二点了,想着童昔冉是不是出去吃饭了,便掏出手机打电话。

    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童沥看了一眼没有接。

    骆子铭挑眉看着无人接听的手机,一阵无语,这是去哪里了连电话都不接?

    拿起车钥匙就下楼,既然不在家他总不能空着肚子。

    好好的心情被破坏了,这让骆子铭有一种无力感,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老婆去了哪里,以前上班的时候找人直接去童氏财团楼下堵人就成了,现在呢,老婆不汇报行程不接电话他就只能干着急了。

    骆子铭打着方向盘,也不知道吃些什么,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小冉。”骆子铭一看是童昔冉的电话,忙将车子停在路边接起,语气不自觉的就放柔了。

    “嗯,怎么这时候打电话?吃饭了吗?”

    童昔冉从洗手间出来童沥和她说骆子铭打电话了她挺纳闷的,想着这人不会是让她送午饭的吧便问了一句。

    “你吃过饭了吗?是在家里吃的还是出去吃的?”

    骆子铭多精明的人,他想问童昔冉去了哪里可不会直接问,旁敲侧击的也不提自己没吃饭的事情,童昔冉吃了他就说吃过了,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填肚子就行,童昔冉要没吃,他这边就去接人,正好一块吃饭了。

    “哦,我吃过了,在外面吃的。”

    骆子铭呶呶嘴,想问和谁一起吃的,到口忍住了,问了就跟查岗似的。

    “嗯,我就问问,今晚上我应该回家比较早。”骆子铭拐着弯告诉童昔冉,晚上我下班早,咱们都一同吃饭。

    童昔冉在这边就笑了起来:“知道了,大忙人快工作吧。”说着就扣了电话。

    骆子铭恼恨的盯着手机,指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就抱怨了起来:“我有你忙吗?你打了半天电话你都没有提在哪里,你到底有没有将你老公放在心上?嗯?你知不知道我特意回到家里陪你吃饭来着?嗯?晚上你给我在家里等着,再敢让我找不到人,我就,哼哼哼!”

    手机被骆子铭一丢,摔到了副驾驶座上,弹了两下不动了。

    骆子铭气呼呼的踩下油门,朝着骆世纪坛赶去,满肚子的怨气连饭都没吃,顶着一张阴气沉沉的脸到了公司。

    刚刚吃完饭回来的员工和骆子铭打了个照面,一个个连招呼都不敢打躲避的远远的。

    一个一个的眼神交替了出去,整个下午骆世纪坛的员工纪律相当的好,工作效率比上午高出一半。

    童昔冉简单的又吃了点便把桌子给整理了,看看时间可以回家看看童志峰顺便睡个午觉,到下午再去骆琼家里坐坐。

    童志峰刚刚吃完饭,正在阳台上趴着往楼下看,就瞅见女儿的车子开到小区中来了。

    他忙手忙脚乱的将家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简单的收拾收拾,不然等闺女回来了肯定要数落的。

    还没有整理完门铃就响了,童志峰看看屋子被他整出来的狼藉,默默的去开门。

    “爸,我妈中午没回来?”

    童昔冉将从路边水果店买到的两个柚子搁在地上,弯腰换鞋时眼睛瞅见了屋里的情况。

    得,回来的真是时候,做钟点工来了。

    “嘿嘿,你买的这是什么?”童志峰顺着女儿的目光往屋子里看,脸上有点讪讪的。

    没办法,他不喜欢下厨房,可是姜颖中午在食堂直接吃了,他就扒拉出来能吃的都吃了一通,最后又打开冰箱简单下了碗面,刚吃了,桌子上连收拾都没有,他还不是犯懒了,想着睡一觉醒了再说。

    主要他惦记着姜颖回来拾到,他不喜欢下厨也不喜欢收拾屋子。

    “柚子,看着挺水灵的,爸你中午就吃了点这?”

    童昔冉拎着那桶面有些无语,拿了一个大垃圾袋开始整理桌子。

    “想吃就吃了,呵呵,我今天就馋方便面了。”

    童志峰可不会说自己找不到吃的,别的东西又懒得弄,这个多省事,把水烧熟就可以了。

    童昔冉也不戳破童志峰的话,边收拾东西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童志峰聊着天,等到用抹布将桌子擦拭干净,地上简单的拖了拖后,她的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她好久都没有这样干过活了,在家里想干活的时候骆子铭就找借口给拦了下来。

    他们家面积大,平时都会注意擦拭,每周会请保洁来清扫一下屋子,倒也累不到她。

    给自己爸妈干活童昔冉累了点心里也没有什么意见,弄好后看表都已经一点多了,呵欠连连的。

    “爸,我去屋里躺一会儿。”童昔冉打着呵欠往卧室走。

    她的卧室出嫁后还给她留着,家里是三室两厅的居室,面积也有一百二十来平方,三间卧室都向阳的普通小区楼房,和电梯房不同得分摊电梯面积,这差不多就是实打实的一百二,面积说起来也不小了。

    当然比着童智杰一家是小了一半了,更比说和骆家的人相比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家人住在一起图的是开心,和房子的大小是没有关系的,如果不是童志峰得病花费了太多的钱,他们也不会卖了大房换小房,好在现在童志峰的脑子转了回来,家里和和睦睦的比什么都强。

    童志峰正在捣鼓柚子吃,他没敢在客厅弄,闺女刚给客厅收拾妥当他不会上赶着再给弄脏的。

    听到童昔冉说回屋睡觉看了看时间也没什么反应,好一会儿才想到,这睡觉不回自己家怎么回娘家来了?

    小两口吵架了?

    童志峰心里泛起嘀咕,想要去问童昔冉那边门已经关上了,抓耳挠腮的强忍了下来。

    等到童昔冉睡醒的时候三点多了,想着这个点骆琼应该回家了,中午她不去是觉得骆琼刚回来肯定是要去主宅那边吃饭的,骆子铭上班她自己过去也不太舒服。

    童昔冉从房间里出来,看客厅里没人,叫了两声“爸”没有人回应,便写了张便条搁到了茶几上用个杯子压着,这才出了门。

    驱车去了骆琼家,按门铃,开门的是段暄,他穿戴的很整齐,显然打算出门。

    “表嫂你来了,找我妈还是找我的?”段暄笑起来很灿烂,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唔,你妈没在家吗?”童昔冉没有探头往里看,笑容得体。

    她和段暄昨天是第一次见面,今天是第二次,知道骆子铭和这个表弟关系好,她也表现出了自己的善意,但让她很热络的同段暄说话,还做不到。

    “没,爸妈在爷爷那里吃完饭就出去逛了,我也打算出门呢。”段暄做了个无奈的耸肩动作。

    他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不是在撵童昔冉走。

    “这样啊,去哪里,我开着车来的,需要我送送你吗?”童昔冉笑着问。

    “那正好,省了打车费,表嫂你等我下。”段暄笑呵呵的往屋里跑,抓住个什么东西塞到兜里后锁上门和童昔冉下了楼。

    童昔冉问清了段暄要去的地方就发动了车子,路上状似很随意的问道:“你妈昨晚上和我们说,如岚结交的那个男孩子有些不太靠谱。”

    段暄听明白了,露出虎牙笑的很可爱:“是啊,我妈也不敢很确定的说,不过我见到如岚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那个男生怎么说呢,交了好多女朋友了,比较擅长这方便,表里不一吧。”

    “唔,是不是长的很白净,看起来很斯文,有礼有节挺绅士的?”童昔冉将今天看到的人形容了出来。

    “好像是的,我手机里有照片,我调出来给你看看。”段暄从兜里拿出手机,将那张特意保存的照片找出来。

    趁着红灯,童昔冉接过段暄手里的照片,一看,就笑了,还真的是,她就说吧,自己一不上班麻烦事就都来了。

    “我心里有谱了,你把这个人的资料什么的告诉我,能查就查查吧。”

    童昔冉没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反正看到了也不能就说俩人在一起了,主要是担心骆如岚吃亏,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怕初恋碰上情场高手,被哄骗的什么都不管不顾就惨了。

    但她也不能光听段暄的话,花心的男人不代表不专情,这个人若对骆如岚动了真情,那骆如岚就能成为他最后一个女朋友,这就是一对儿美好的姻缘。

    童昔冉对感情的事情是想避开,奈何家里的弟弟妹妹的事情都要落在她头上去操心,这事儿她知道了如果不管,以后受骗了难保不会说她,何况骆子铭已经交待她注意下了。

    “行,表嫂你手机号多少,我发给你吧。”段暄在手机上开始编辑信息。

    童昔冉报出自己的手机号,等到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只道好了也没有去看,将段暄给送到地方在看看时间差不多快五点了。

    她想起来骆子铭说今天下班会比较早,童昔冉便又往家赶。

    她不傻,骆子铭特意点出早点回家不就是让她做饭的么,她最近在家晚上都会亲自下厨给骆子铭做晚餐,显然是往家庭主妇的方向发展。

    刚到了超市还没有下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童董,商厦这边的装修出现了点问题,和你之前最后拍板的图纸有些不符合,可工头非说这是你特意安排的。”

    昔海大厦的负责人打这个电话也很无奈,他要是能解决就不会打给童昔冉,可惜他解决不了,和负责人说了情况人家就死咬着不放,童昔冉不出门这事真不好解决。

    “嗯,我马上就到,先让大家休息休息吧。”

    童昔冉扣断电话调转方向盘就往昔海大厦赶去,眉头深深的蹙起。

    她和负责装修的工程队只打过几个简单的照面,跟进装修她去的勤了点,一直都没有问题,怎么偏偏快竣工的时候发现不符了?

    ------题外话------

    家里断网了,这片区域线路检修,悲催的栗子七点才爬上来,累觉不爱。

    感谢燕子飞飞牛牛投了一张票票,鞠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