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15】耍泼(已补)

【115】耍泼(已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15章

    “手术很成功。”医生去掉口罩,很是疲惫的说。

    手术室外面等候的家属没有任何的反应,手术的成功与否也无法他们的心情变得很好,因为那代表着另外一个生命的流逝。

    孩子没了才能保住大人。

    “母子平安。”医生继续说后半句话,最后的时候笑了起来。

    裴元的瞳孔骤缩,终于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声音哑在嗓子里说不出话。

    安清芸第一个反应过来,她往医生身边扑了过去,激动的连连发问:“母子平安,是,是个儿子?”

    童昔冉的眉头微微蹙起,她喘了几口气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医生看了安清芸一眼,笑了:“是个女孩子,已经送到保温箱了,毕竟是早产儿,好在近段时间你儿媳妇的身体调养的很好,孩子吸收的营养很到位,当孩子拿出母体的时候哭出了声,各方面器官还算不错,不过体质很虚弱,需要在医院特别护理一段时间。”

    安清芸“哦”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脸上微有些落寞。

    医生看着安清芸这样以为是在担心孩子的问题,安慰了几句。

    “我老婆怎么样。”裴元终于回神,他就差扑上去拉住医生的袖子了压抑的问道。

    “产妇身子很弱,再观察半个小时就能送到病房中看护了,你们再等一会儿。”

    看到医生走了童昔冉才松了一口气,她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睛中很湿润,握紧的拳头慢慢的松开。幸好,幸好没有出现什么情况,幸好老天爷对骆紫琳有了偏爱,让她没有失去自己想要的。

    童昔冉微微笑了笑,编辑一条短信给骆子铭:“紫琳生了,母女平安。”

    骆子铭赶到医院的时候骆紫琳已经从手术室推了出来,送到了病房。

    童昔冉正趴在玻璃窗上往里面看,那个孩子很小,只有四斤八两,身体红红的,什么都没有穿在一个玻璃容器里面静静的躺着,里面看起来好像有些液体在,那种感觉太奇怪了。

    总觉得这个孩子又回到了母体中……

    其实按照这个月份,孩子的体重并不瘦小,但怎么说都是早产儿,而且早产了两个月,这样一来需要汲取的营养少了很多,为了能让孩子各方面的发育都趋于正常,最少也得在保温箱中待一个月才行。

    “子铭你看,她睡的好稳。”童昔冉看到骆子铭,左手点着玻璃窗只给他看。

    小姑娘从出生也就细细的哭了一嗓子,随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睡觉,脖子那里不知怎么看着有点青,医生有说最后小姑娘被脐带缠绕到了脖子,有些缺氧,过一段时间这痕迹就能消失了。

    “嗯。”骆子铭的目光很柔,看到孩子的刹那他的心房被撞击了一下,很软。

    他反手去握童昔冉的手,责备的话语说不出口,心下为自己的妹妹高兴。

    “我们去看看紫琳。”骆子铭的手触碰到童昔冉的手。

    倒抽冷气的声音传来。

    骆子铭皱眉,他清晰的感觉到童昔冉的身体一僵。

    低头,看到一只红肿异常的手腕。

    “怎么受伤了?”骆子铭声音有些严厉,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开车的时候……

    他连想都不敢再往下想。

    “到医院门口准备进来的时候遇到个小男孩,他撞到我了。”童昔冉眼睛不敢看骆子铭,小声的说。

    骆子铭气的不知道怎么对眼前的女人,揽着童昔冉的腰朝护士站走去。

    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不知道注意,还摔倒,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吗?

    手腕上的伤也不知道处理,就算用手腕支撑难道别的地方就没有碰到么?

    骆子铭气的脸有些沉,带着童昔冉做检查。

    好在手腕只是有些扭动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这一周都不能太过用力,伤的又是右手,诸多不便。

    童昔冉在上药的过程中忍着没有吭声。

    骆子铭紧盯着护士的手,看她稍微有点用力就出声提醒,更是用一双凌厉的眼神对着她。

    护士还没有顶过这样的压力给病人上过药,手都是抖的。

    “不用管她,一点都不疼,没事的。”童昔冉看出护士的紧张,出声安抚她。

    “你不要再这样盯着她看了,不是要去看看紫琳么,你先去吧,我等下就过去了。”

    童昔冉驱逐着骆子铭,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不就是扭到手腕么,至于用眼睛毒杀人家护士吗。

    骆子铭不依,他总要陪着童昔冉做完检查的,手腕上的药都是对孕妇没有刺激不含麝香的,还要再做个彩超看看肚子里的小家伙怎么样,不然他怎么都不会放心的。

    童昔冉看骆子铭不动,轻叹了口气对着护士歉意的笑笑。

    护士被童昔冉一说话稳定了很多,悄悄看看童昔冉再看看骆子铭,这个男人一定很爱这个女人,好幸福。

    手腕被缠好骆子铭陪着童昔冉去了妇科,做完检查后确定没有问题才去看骆紫琳。

    安清芸正和裴元在说话:“你大嫂是去看孩子了吗?”

    裴元之前看到骆子铭来了这才放心,他心里惦记着骆紫琳,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让他特别留意骆紫琳的血压和心率。

    “是的吧,我大哥来了。”他答的很敷衍,并不太想说话。

    安清芸皱起眉头,骆子铭来了不赶紧看看骆紫琳躲在外面陪老婆是什么个意思。

    孩子她刚才去看了,真的不想说她很嫌弃,就那么成人两个巴掌大一点,躺在那箱子里面蔫蔫的,能活的下去么。

    她看了一眼就走了,连问孩子的基本情况都没有,懒得问,问了也是白问,指不定过两天就烟气了。

    脖子上青紫的跟掐上去似的,氧气供的足么?

    安清芸直翻白眼。

    裴元是压根不知道安清芸心中的想法,今天安清芸说保大人迅速签字的举动在他心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想着等骆紫琳醒过来好好的和骆紫琳说说,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骆子铭和童昔冉在门口就看到这么一幕,想了想还是走进去和裴元打了声招呼。

    裴元看到骆子铭才起身,在这个大哥面前他向来有些拘谨,尤其是每次相见的地方都是医院。

    骆子铭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向童昔冉问清了原因,对骆紫琳突然犯心脏病的说法持怀疑态度。

    他已经联系了国内最好的心脏权威方面的专家,只等骆紫琳醒过来做一次检查。

    骆子铭将童昔冉的车钥匙给了裴元:“你在医院也没有车,你嫂子的车你先开着,她这段时间用不到。”

    童昔冉咬唇,这是让她不摸车子的意思咯。

    看看自己缠的像只熊掌的右手,她选择保持沉默,这个样子也确实用不到。

    裴元注意到童昔冉的手,惊讶她受伤了,看童昔冉黑着脸的模样也没敢问。

    骆子铭开车送童昔冉回家,路过一家烩面馆。

    “停车,停车我要吃面。”童昔冉嚷嚷着要吃。

    “你能吃成?”骆子铭踩了刹车,看着童昔冉的右手问道。

    童昔冉默,然后很郁闷的道:“走吧,不吃了。”

    骆子铭看着童昔冉的模样,轻叹一口气:“下车吧。”

    扶着童昔冉走到那家烩面馆,店面不大却很干净,里面倒有两个包房,他便坐到了包房里面。

    点了两碗面,等待。

    很快面就端了上来,骆子铭坐在童昔冉的对面,也不管她,拿起筷子放了辣椒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童昔冉气结,怎么就突然冷淡了,她还以为他带自己来是打算喂自己吃呢。

    用左手拿过筷子,童昔冉试探着夹起碗里的面,左手真的很不灵活。

    “再拿一个小碗过来。”骆子铭起身走到外面找老板要了一个小碗,拿进来后用筷子给童昔冉夹了小半碗的面,又给她调好味道,推到童昔冉跟前。

    童昔冉扬起嘴角笑了,原来不是不管她,是生气了呀。

    这个家伙还是那么可爱,以为这段时间变了呢竟然又回去了。

    童昔冉虽然用筷子不是很灵活好在摸索了一会儿便能将碗里的面吃到嘴里,盛出来凉了许多,夹着也容易。

    等到骆子铭吃完的时候童昔冉小碗里还有一半,已经有些凉了。

    骆子铭板着脸,跟这几天笑太多脸上表情僵硬似的没有多余的表情。

    他修长的手指接过童昔冉的筷子,开始喂她吃面。

    童昔冉满足的张嘴吃着,笑颜如花。

    “别太高兴,想着回家怎么同妈说吧。”骆子铭故意泼冷水,骆紫琳的喜悦过后童昔冉的疏忽让他异常的恼火,想着她是反应快一点,如果真的摔到哪里怎么办?

    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心怎么还那么大!

    童昔冉的笑容一滞,将得意和兴奋都收到了心里,得,不用想就知道,肯定很惨。

    好在有骆紫琳的事情在,回去和妈一说,她铁定会去照顾女儿,到时候也就没时间管她了。

    想到这里童昔冉的好心情又回来了,故意咬着骆子铭筷子冲着她眨巴着眼睛笑。

    骆子铭气结,没好气的对着童昔冉却还是细心的喂她吃着碗里的面。

    吃完饭到家的时候才晚上七点钟,主宅这边刚刚吃完饭,一家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

    “回来了?锅里有饭快洗手去吃吧。”温瑜心里就算有些不满意还是会给儿子媳妇留饭的。

    “不用了,我们吃过了。”骆子铭答,拉着童昔冉和她一同陪着坐在沙发上。

    温瑜的眼睛闪了几下,吃过饭就吃过饭好了。

    “妈,紫琳生了。”童昔冉接触到骆子铭的视线,开口向温瑜解释行踪。

    “生了?”温瑜突然拔高音量,怎么就生了:“紫琳怎么了?”

    她不傻,儿媳妇下午突然开着车走那慌张的模样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她知只不过没有往这方面想罢了。

    她知道骆紫琳的预产期,家里什么都东西都准备好了,做姥姥了怎么也不可能不给孩子准备东西。

    童昔冉将医生说的话告诉给温瑜,当然省去了保大保小的危险情节,她怕婆婆受不住,毕竟现在骆紫琳已经脱离危险了。

    温瑜听完眼睛就阵阵发黑,她捂着胸口重新坐到沙发上。

    本来三房的人也在客厅,听到童昔冉的话后都差点反应不过来。

    应淑整个人都有些懵,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医院看看紫琳吧。”

    家里的动静有点大,骆子铭就劝,骆紫琳已经脱离危险了,天已经晚了,现在赶过去不太好,还不如明天一早再去。

    好不容易将温瑜给安抚了下来,骆子铭和童昔冉回了房间。

    第二天都起了个大早往医院去看骆紫琳。

    骆紫琳刚刚醒过来,裴元对坐月子并不是很上手,在医院请了护工照顾着她。

    安清芸昨晚上就回去了,说的今早来送饭医生都查过房了还没有出现。

    骆家的人到的时候骆紫琳正在床上躺着,裴元拿着小勺子在喂她喝水。

    “怎么能喂她喝水?也不怕岔了奶!”应淑赶在温瑜开口之前就指责起来裴元。

    骆紫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骆家知道的晚不说童昔冉和骆子铭,单说裴家的人就做的不到位。

    特别是现在就看到裴元一个人在这里伺候骆紫琳,应淑心里更加不满了,知道温瑜不会说道裴元,她直接就上口去说。

    裴元忙起身,有些无措:“我问过护士的,护士说可以喝,而且……”

    裴元看看骆紫琳,没有往下说。

    “我没有奶。”骆紫琳答的很坦然,能够生下孩子她觉得不可思议,没有奶这种事她已经可以接受了。

    孩子在保温箱她知道很好,裴元给她拍了两张照片,小家伙睡的很安稳,她的身子虚下不来床,特别想去看看孩子只能忍着了。

    刚醒过来的时候她首先摸的就是肚子,肚子上缠绕着束腹带,一下子瘪下去那么多,惊的她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昏迷期间她感觉到有人动她的肚子,她感觉到肚子里中突然变得空荡,她当时哭着喊着说不要带走她的孩子……

    幸好,真的太万幸了。

    没有奶挺让人觉得遗憾的。不过,母女都能保住命就是上天的恩赐。

    “没事,没有奶就喂奶粉,没关系的。”温瑜没有当做一回事。

    女儿怀孕的时候她就觉得太过辛苦,这样下去指不定生完孩子可能无法喂奶,他们这样的人家,就算不母。乳。喂养也能将孩子给照顾的很好,何况她的女儿就得娇气,到时候请俩保姆负责起居照顾起来也很方便。

    裴元也不敢坐,看到骆家人来了很自觉的将床边的位置给让了出去。

    如敏和如岚毕竟是小姑娘,和骆紫琳说了两句话就跑过去看孩子,脸贴在玻璃镜片上难得笑的很开怀,她们都当姨了。

    开心也就是一时,骆如岚的心里很难受,今天被姐姐说的话刺激到了,她不是不知道盛新凯的为人,只不过两个人认识那么久了,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挺喜欢盛新凯的,现在能走到一起她很珍惜,甚至于认为盛新凯会因为她改变。

    骆如岚在盛新凯在一起的时候被他独特的魅力所吸引,她身边不是没有优秀的男生,但这些人在她眼中都及不上盛新凯十分之一。

    女孩子的心思很简单,喜欢上一个人就算是飞蛾扑火那也在所不惜。

    可骆如敏是她的姐姐,两个人从小都没有什么秘密,她既然说了盛新凯还和李薇纠缠那铁定是没有错的。

    不仅如此,她看到了姐姐信箱中关于盛新凯的消息。

    她很单纯,从来没有和男孩子接过吻,就连和盛新凯也挺多就是拉拉手,看到那些在酒店拍到惹人遐想的照片,骆如岚的心失落到了极点。

    “姐,你说他真的不会因为我改变吗?”骆如岚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瘦小的宝宝,脑子里想着她或许可以试着改变了盛新凯也不一定。

    骆如敏一看自己妹妹的样子就知道这次是陷的比较深了。

    毕竟是曾经暗恋过的男神,还不容易两个人在一起了而且盛新凯也说了许多让她倍感安心的话,就连她曾经从骆如岚口中听到的盛新凯都有过一瞬间的着迷。

    骆如敏脸上浮现严肃的神色,她拉着骆如岚:“如岚你可不能犯傻,盛新凯可是情场上的高手,你不想想他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什么,当然了,如果他真的爱你这些事情都能另当别论,问题是你确定他爱的人是你吗?”

    骆如岚苦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她知道骆如敏说的是真的,而且她也特别的彷徨不确定。

    初恋是美好的,这是骆如岚谈的第一个恋爱,她是很想相信盛新凯的。

    盛新凯爱她吗?骆如岚不确定,或许只是有些好感,亦或许是有些新鲜感罢了。

    “姐,我们先回去吧,你陪我去逛逛。”

    看着纯净的孩子,看着她无忧无虑的睡颜,骆如岚的心平静了不少,脑子也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会试着和盛新凯保持距离,或者和他将话挑明。

    她总觉得盛新凯对她,真的有些不太一样。

    骆如敏知道骆如岚是想自己静静,昨天给她说了那些事情之后家里听说二叔一家来了,顾不得整理情绪就打起精神去看二叔二婶。

    就算分家了那也是二叔和二婶,骆如岚和骆如敏对他们并没有很强烈的厌恶感。

    在骆家,三房可以说是最为圆滑的存在,直接分离出去骆世纪坛,不去接触也不去蹚浑水。

    骆修和应淑看起来性子都很好,能容忍,和大房三房的关系都很不错。

    在大房和二房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三房的人是最为勤恳的,只安分守己的做自己的事情。

    在骆铮眼中,最让他觉得省心的便是他的三儿子。

    和应淑说了一声骆如敏骆如岚俩姐妹就打车走了,她们去了洞庭会所。

    俩姐妹在洞庭会所开了间包房,点了红酒。

    她们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或者为了让一方开心都会选择高档的娱乐会所完全的放纵身心,自从洞庭会所出现后她们除了这里就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消遣。

    “姐,我心里难受。”骆如岚喝了满满一大杯酒。

    “那你就多喝两杯,放心,姐帮你做掩护。”骆如敏不像骆如岚那样,她就倒了半杯红酒,小口小口的抿着。

    她又没有烦心的事情,在感情方面她是比较理智的人,而且俩姐妹一个人追求自己的幸福一个人为了爸妈的事业去牺牲是最好的结果了。

    骆如敏比骆如岚沉稳,她在想事情方面看的是比较远的,爸妈的帝都商厦虽然发展的很好,但终究没有儿子,这个产业是要落在她们姐妹头上的,骆如岚有时候有些小孩子的性子,经商她也不喜欢,还不如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只不过盛新凯,这样的花花公子哥真的是骆如岚的归宿吗?

    骆如敏不作评价,她只是想保护好自己的妹妹不受侵犯,别的且看看吧。

    裴琨亮的脸色非常不好,他昨晚上后半夜才回家,倒头就睡,今天一早起来差点晚了,结果安清芸悠闲的做饭都不知道叫他。

    “你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我要上班吗?”裴琨亮近段时间确实精神不太好,工作压力也大,许多工作都在年前给压在了他的头上,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儿子下班之后裴琨亮是不会再给他打电话的,知道儿子想陪着媳妇,何况儿媳妇到了怀孕后期,一个人在家太不安全了。

    身为公公,为儿子儿媳担待一点抗起一片天也是应该的。

    他理解儿子儿媳不代表会理解安清芸,虽然安清芸近段时间表现的好了很多,还会主动给骆紫琳做饭,但她的嘴巴还是特别的大,总是说些不中听的话扰裴琨亮的耳朵,导致裴琨亮不止一次的说道。

    今天起晚了裴琨亮自然而然就发泄下自己的不满。

    “我在给紫琳做饭。”安清芸面对裴琨亮的埋怨没有任何的情绪。

    她就是故意的怎么着,昨晚上裴琨亮那么晚才回来,还不睡她的房间,既然分床睡就自己定闹钟呗,她才懒得去叫人。

    听到安清芸的回答裴琨亮嗤之以鼻,大清早的在自己家里做饭告诉他是做给儿媳妇的,怎么不去儿媳妇家里开火?现在做好了之后再给送过去吗?呵,那饭菜早就冻成渣了。

    “行了,给我做的就给我做的吧,反正都迟到了,那就吃完饭再去吧。”

    裴琨亮也是顺毛驴,以为安清芸是转个花样向他示好,到底是过了一辈子的老伴了,哪里真的会往心里去。

    安清芸诧异的看了裴琨亮:“我真的是给紫琳做的,她昨天生了。”

    “啥?”裴琨亮刚拉着大腿上的裤子坐到餐桌上就听到这么一句惊人的话,嘲讽的笑道:“我说安清芸你不会是想孙子想疯了吧?”

    大清早的做白日梦,还有俩月生什么生。

    都是当过爹的人能不知道女人生孩子的时间么,还没有听说过早产俩月的。

    “昨天差点俩人都过去了,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保大保小,裴元平时停顶用的昨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个字都签不成,还是我给签的。”安清芸看了看锅里的鸡汤,反正没有奶就按照有营养的补呗,把身体补回来才是真的。

    裴琨亮听的有点懵,也不知道是安清芸的表述有问题还是他的脑子有问题,他蓦地睁大眼睛瞪向安清芸:“你特么别告诉我你签字让保小!”

    裴琨亮的手都是抖的,别看他吼出这么一句话底气十足有种骇人的气势,实际上心里早就吓的没有主意了。

    安清芸那是恨不得骆紫琳去死的,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跟前她怎么能不用?

    难怪她说昨天生了,保了下那不真是生了。

    手抖脚也抖,本来要起身呢结果动不了,只能粗喘着气然后瞪着眼睛看向安清芸。

    “我签的字保小,我又不傻。”安清芸往保温盒里成汤,好了之后见裴琨亮还在椅子上坐着瞪他,才笑笑:“你可别想着和这些,放的有补元气的东西,男人喝了不好。”

    裴琨亮彻底蒙了,那就是说昨天生了,然后孩子没了的意思吗?

    闭上眼睛再睁开,心里拔凉拔凉的,他们裴家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不能有个三代呢?

    不过幸好紫琳没事,调理好身子了还能……还能怎么着,裴家肯定是要断后了。

    裴琨亮目光痴痴的,抬手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裴琨亮才瞪着眼睛问:“给紫琳说别伤心了,孩子既然都已经没……”

    “女孩子命挺大的,出来后直接去了保温箱里待着,医生说各项指标和发育看起来挺不错,只不过因为月份不到要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

    不是说保大吗?裴琨亮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都是哪跟哪。

    “我去医院看紫琳,阿元说她醒了,也问过护士能够吃点东西,你去不去?”

    安清芸就是随口一问,这几天裴琨亮忙的跟头打磨的驴,恨不得原地转圈都能磨出粉,肯定是不会跟她一起出门的。

    “去,肯定去。”裴琨亮觉得有必要去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一时理不顺安清芸都在说些什么。

    到医院的时候骆家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病房中就剩下温瑜和裴元陪着骆紫琳。

    骆紫琳不能动,身体疼的她发抖,止痛泵开着都没有被办法缓解。

    娇气的小公主愣是没有叫出声,很乖巧的容忍着。

    温瑜看着有些着急,剖腹产就是比顺产疼在了手术后,刚开始的时候是觉得怪爽没有受什么罪就出来了,麻药一过那个疼,简直可以持续半个月。

    “要不去问问医生可不可以打止痛针?”裴元看骆紫琳的脸都疼白了,心里焦急,恨不得上去替她疼。

    温瑜点点头,也有听说打止痛针的。

    喂奶的话要顾忌,没有奶倒不用顾忌这么多。

    护士为骆紫琳打了一针,疼痛也不是说降就降了下去,还是得忍着。

    裴琨亮和安清芸拎着饭盒来了。

    “亲家你也在啊,呵呵,我在家给紫琳煲汤就晚了。”安清芸很自然的和温瑜打招呼,好像两家关系真的很好似的。

    温瑜“嗯”了一声,听说了昨天最后是安清芸签的字,很感激的道谢:“亲家谢谢你了,不是你,紫琳和孩子说不定就……”

    说到这里温瑜说不下去了,眼圈红了起来。

    真的差点就见不到自己的闺女了。

    裴琨亮看了看骆紫琳问了两句就迫不及待去看孩子了。

    小家伙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在保温箱中,裴琨亮看的目不转睛,鼻子都在玻璃上压平了。

    是个女孩子,很小,他的手掌摊开也就那么大点而已。

    可以看到小肚子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

    “她要在里面待多久?”裴琨亮见身边有护士经过,拉住人家就问。

    “一个多月就差不多了,出生太早了身体发育的还不到位,医院是建议多在里面养护养护,汲取的营养到位了孩子以后也会更加的健康。”

    护士看到里面的孩子心里也是喜欢的。

    里面有特别的医生在护理这个孩子,每天会定时从里面将孩子给抱出来用特别小的奶嘴往她嘴里递送几滴奶水,让她适应。

    会根据宝宝出来的时间和次数将奶水的滴数逐步的增加,这样等到小家伙什么时候能一次喝够十毫升的奶后便能完全的放心了。

    裴琨亮见她护士走了,就看到有医生走过去将小家伙给抱了出来。

    屋里温度比较高,直接将小家伙抱出来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不舒服,裂开小嘴“哇哇”的哭起来。

    哭声很细很小,感觉很无力。

    医生轻叹了一口气手上的力度放软,给小家伙调整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中开始喂一点奶。

    裴琨亮就瞪着眼睛看,生怕对方会用力弄痛了孩子般,紧紧的盯着。

    医生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看,回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倒没有说什么,等喂了孩子后又重新将她给放回去,看了看仪器上面显示的数据,做了统计后才走。

    裴琨亮继续盯着孙女看,怎么看都看不够,小家伙的脸型虽然皱巴巴的挤成一团,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有裴元的痕迹。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他都喜欢的紧。

    骆子铭和童昔冉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洞庭会所。

    对于骆如敏两姐妹选择到这里消遣的举动很是不满,骆子铭将童昔冉送进去后就说自己去别处看看,特意嘱咐她不让她喝酒。

    骆子铭对戚天翰看不顺眼,连带着来他的地方心下烦躁,在走廊上碰到一个侍者直接就问:“你们老板呢?带我去找他。”

    “你是?”

    “我是你老板他相好,我知道他想我了。”

    侍者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很想张口骂人。

    赤城正好从一边经过,听到后难得露出严肃之外的表情,翻了个白眼给骆子铭带路。

    侍者有些惊讶,默默记下骆子铭的容颜,暗自庆幸他刚才没有骂出口。

    “嫂嫂,你给我们发的东西是真的嘛?”骆如岚酒喝的有点多,脑子有点不清醒,逮着童昔冉就问她。

    她喝了酒之后脸蛋很红,本来就娇憨的性子会更加的娇气。

    每次喝完酒之后都会抱着骆如敏撒娇,这次腻上了童昔冉。

    邮件是童昔冉发出去的,在和骆如敏谈完后知道邮件无效了她就直接弄到了自己的邮箱发给了如敏。

    如敏第一时间就告诉给了骆如岚知道。

    “是的吧,你大哥给找出来的。”童昔冉不敢肯定信息是真是假,但既然是骆子铭给的肯定没错。

    何况她亲眼看到了盛新凯的为人,那天可是和李薇很是亲密,还说要拍条手链给她,结果在拍卖会上真的卖下了一条手链。

    童昔冉心里很窝火。

    “嗯,我心里很难受,嫂嫂,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喜欢。”骆如岚眼睛有点迷离,她喝醉的时候脸颊红的像只熟透的水蜜桃,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童昔冉看骆如岚的样子,默默无言。

    曾经她也错看了良人,因为心中的那份感情没有得到正视而痛苦不堪。

    不过那些都成为了过去式,她现在很好。

    “我感觉的到他也是喜欢我的,只不过这种喜欢我不确定是不是唯一,如果让我这样放弃我心里是不愿意的。”骆如岚打了个酒嗝,酒气喷在童昔冉的脸上。

    童昔冉脸色一变,突然捂着嘴巴趴在沙发旁朝着垃圾桶吐了起来。

    “呃……”骆如岚往童昔冉身上趴呢,结果童昔冉正好躲开,她的身体瞬间倒在了沙发上,喃喃的声音埋在沙发中:“好想赌一把,万一他对我是真心的呢……”

    “嫂嫂你没事吧?”骆如敏的脸色有点白,她忙上前去轻拍童昔冉的后背。

    眼睛直往包房外面瞟,不知道堂哥在不在。

    看着自己妹妹睡的那叫一个熟,骆如敏简直有些无力。

    童昔冉还没有被酒气喷过,进来这个包房就觉得不舒服,她一直忍耐着,刚刚那么一下她的胃里翻腾着巨浪,早晨喝了点粥这会儿全部吐出来了。

    骆如敏看到受到的惊吓不轻,开开包房门就去叫骆子铭。

    打开门外面哪里有骆子铭的身影,她只得叫侍者来收拾包房顺便倒杯白水来。

    回到包房骆如敏给骆子铭打电话。

    侍者的速度很快,看到包房里的情况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脸上也没有厌恶的表情。

    反正包房中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有卫生间,但也有人忍不住就直接吐了。幸好这名客人还比较规矩,没有涂在沙发上。

    换了新的垃圾桶进来,侍者退了下去顺便将门给关上。

    骆如敏喂着童昔冉喝了两口水:“嫂嫂好点没有?”

    “好多了。”吐了吐确实好多了,只不过嗓子有点疼,滋拉着疼。

    她笑笑看看已经睡熟的骆如岚,幸好她和子铭是开车来的,不然还不太好将骆如岚给弄回去。

    端着水杯又喝了两口,压下喉咙的火辣。

    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撞开。

    童昔冉和骆如敏都朝着包房外看去,本以为是骆子铭,没有想到是一个女孩子。

    骆如敏不认识她,刚想问问找谁就看到这个女孩子耍赖似的往地上一坐,哇哇的大哭起来。

    童昔冉的嘴角抽了抽。

    骆如敏嘴巴张成了“O”型,看着那个女孩哭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题外话------

    补了一千字,之前发现快断更了,就先上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