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17】对小茹动手?

【117】对小茹动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过的很快,每天去串串门拜拜年,很快就到了上班的时间。

    大年初七骆子铭起的比较早,他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服,看了眼床上还在熟睡的童昔冉放轻脚步走了出去。

    “吃饭吧。”温瑜看到只有骆子铭一个人没有多问。

    童昔冉孕期中最反常的表现就是睡觉,每天睡觉的时候达到了12个小时。

    “嗯。爷爷早。”骆子铭坐到椅子上和骆铮打招呼。

    骆铮淡淡的“嗯”了一声就放下筷子,他起的比较早吃完了已经。

    骆子铭吃完饭放下碗筷出门。

    温瑜是照例往医院去看骆紫琳。

    再有一周裴珞就能脱离保温箱了,这段时间骆紫琳恢复的很好每天都能下地走一段时间,每天从自己的病房到裴珞所在的监护室那边来回的走着,看看小家伙的睡脸她觉得特别的满足。

    裴珞的发育很好,本来只能喝几滴奶水,现在已经可以喝下去5毫升左右的奶水了。

    只有成人的两只手掌心那般大小的小家伙现在差不多长到了小臂那么大,脖子上的淤青基本上消退了下去,也就是皮肤有些发红。

    医生那边已经说再有一个星期小家伙就能出院回家了。

    裴家的人最高兴的莫属裴琨亮了,一大把年纪了早就想要将裴珞给抱在怀里,听说可以出院更是一天两回的往医院跑。

    温瑜提着饭盒到了医院,过年的时候家里的伙食比较好,她会给骆紫琳带一些。

    忌口也是因为伤口的原因许多东西不能吃,温瑜为了让女儿有种过年的感觉得了空也是过来看看。

    大年初一初二那两天是真的忙的脱不开身,前几天也要走亲戚更是顾不上,这才将一切忙完她赶紧往这边来。

    “妈,你怎么过来了?”骆紫琳看到温瑜很是奇怪。

    今天大哥应该要上班了,嫂嫂自己一个人在家?

    “我有几天没有来,你能下床也不要总是走动,月子里在床上躺着比较好,不用看孩子就将身子骨给养好。”温瑜看到骆紫琳坐在床边准备穿鞋下地,有点不赞同的说着。

    “妈,我去看看珞珞。”骆紫琳就笑,她一天也就往来两次罢了,好在离的不是很远,不然的话她的身体肯定是受不住的。

    温瑜一听自己外孙女那不满就没了,看着裴元蹲下身子给骆紫琳穿上鞋自然而然的走到骆紫琳身边扶着她和她一起往外走。

    “珞珞这几天吃的挺好的,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妈你那天有空就过来,还能抱抱孩子。”

    说起裴珞骆紫琳就有说不完的话,她心里痒痒的,早就想抱着小家伙搂在怀里了。

    跟着月嫂抱着布娃娃学了怎么抱孩子怎么给孩子喂奶粉换尿布,她练得很认真无时无刻不想着怎么将自己的女儿给照顾的很好。

    “行,我天天都想这个小家伙,我这还是当的姥姥,再等几个月做奶奶,感觉一下子就老了,呵呵。”

    温瑜说着自己变老的话脸上却笑呵呵的,心里是真的高兴,以前没有小家伙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出现了小家伙整个人的精神都明媚了不少。

    “到时候嫂嫂生孩子我就能在一旁等着,珞珞也该能站了让她和弟弟一同玩。”骆紫琳喜欢女孩子但就怕自己妈会认为女孩子不太好,嘴上一般说的时候都是提的男孩子。

    温瑜听到这里就笑了:“什么弟弟呀,你大哥天天说肯定是个女儿,看小冉的样子和你一样,也是喜欢女孩子的。”

    骆紫琳的眼睛完成了月牙,已经到了裴珞所在的监控室,透着玻璃窗往里面看,看到小家伙睡的正熟。

    “女孩子好,贴心,还能各种打扮,大一点可以穿亲子装,手拉手出去玩多好。”骆紫琳的脸贴着玻璃窗往里看,心里想着家里给小家伙准备的衣服都不能穿,也就那种小秋衣可以勉强套在身上了。

    好在在年前就联系了服装厂为裴珞定制了点婴儿衣服,布料都是上等的棉布,按照小家伙的大小做了些,明天就能送过来了。

    “不要贴着玻璃,这凉气都弄你脸上头上了,出了月子再头痛了!”温瑜也在笑眯眯的看着裴珞,一转头看到骆紫琳直接就贴上玻璃忍不住出声训斥。

    骆紫琳愣了愣,还有这说法?苦笑着摇摇头,有老妈在就是麻烦。

    温瑜看骆紫琳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天天都是这样的,对着裴元训斥起来:“你就这样照顾她的?月嫂护士都在都没有问问月子里忌什么吗?冰着头受了凉以后有头痛病怎么办?”

    裴元被温瑜训斥的不敢抬头。

    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温瑜对裴元的态度就不见得有多好,见面的时候不主动打招呼,遇到做错事的地方以前温瑜是不说的,现在直接就用训斥的口吻提了出来。

    “妈,哪里有那么严重。”

    骆紫琳知道温瑜是心里有气,不过裴元也挺无辜的,这段时间裴元的表现她是看在眼里的,最初不能下床的时候都是裴元伺候她的,生理上的事情都是自己上手,也没有一句怨言,她对裴元没有恨意,生下孩子后心里装的都是孩子,没有什么不满的自然而然就护着裴元一点。

    “你这孩子当真是嫁人了胳膊肘就往外拐了?他不知道我当妈,的提醒他两句还不对了?”

    温瑜想要瞪骆紫琳可一看着自己闺女就没有气,嘀咕着埋怨两句就扶着骆紫琳往回走。

    “妈,别走呢,我还没看够呢。”骆紫琳挣脱开温瑜,回头继续盯着裴珞看。

    她才看了几眼就被老妈训了两句,现在就拉着她回病房,还没她走的时间长呢。

    温瑜瞪眼睛,倒是没有说什么,她自个儿也没有看够呢哪里会去说骆紫琳。

    三个人就站在玻璃窗外面盯着里面那个兀自睡的很熟的小家伙。

    就是在睡觉,能够看到小肚子一鼓一鼓的,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偏偏三个人都觉得她可爱的紧,看的无法移开目光。

    童昔冉睡醒的时候又到了上午九点多钟,她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掀开被子起身。

    走到浴室洗漱干净精神头才恢复,看看镜子里因为刚睡醒而泛红的小脸,扯出一抹笑。

    换了一套衣服童昔冉下楼。

    客厅里没有人在,整个大厅静悄悄的。

    郭婶在厨房里忙碌着,佣人在静静的打扫卫生。

    看来婆婆不在,估计是去医院了。

    童昔冉没有看到温瑜就猜测出她的去向,一连好几天都在家里待着想必她心里很惦记骆紫琳。

    她不是挑婆婆的理,没有多想就朝着餐厅走去。

    郭婶看到童昔冉问道:“孙大少奶奶现在吃饭吗?”

    童昔冉点点头。

    郭婶忙将童昔冉的早餐给摆好,搭配好的营养粥,配着煎蛋,还有几块紫薯。

    童昔冉默默的吃饭,吃完饭无聊的在后花园走了两圈看到了纪翔。

    “翔叔,我想出门能够帮我安排个司机吗?”童昔冉笑着问。

    纪翔算是家里的管家了,家里的车不少,基本上人手一辆。

    她的车被骆子铭拨给了裴元到现在都没有开回来,她的手腕虽然好了但也不敢再去开车了,骆子铭下了禁令,出门必须让司机送,如果家里没有司机他可以另外给安排个司机跟着她。

    童昔冉再过一周该去做产检了,她最近是各种小心。

    “好的,孙少夫人稍等一会儿,我马上给你安排。”纪翔对童昔冉的要求是没有什么意见的,笑呵呵的答应了。

    抓呢生的功夫吉祥就给骆子铭去电话,将童昔冉要出门的事情汇报给他。

    骆子铭刚刚开完会,等下还有另外一个会议需要召开,年后便是一个有一个的会议等着他。

    “谢谢翔叔,让你费心了,找个人随时向我汇报她的行踪就行。”

    骆子铭也不是不让童昔冉出门,他自己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再出来也有些不一样的感觉,童昔冉会觉得闷很正常。

    如果去逛逛商店或者去看看她的产业那就没什么问题。

    毕竟他也不是那种特别死劲的人。

    纪翔得了令就去安排人。

    车子等在了骆家主宅的门口,司机毕恭毕敬的站在车旁。

    童昔冉和纪翔道了谢后拎起自己的提包坐上车。

    “去帝都商厦。”童昔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没有人约,只不过有点闷不想在家里罢了。

    她想到这段时间穿胸衣的时候感觉有点紧,琢磨着买几套内衣。

    司机点点头很快的发动车子,车子驶离了骆家主宅。

    帝都商厦。

    童昔冉自己一个人悠闲的逛着,司机本来要跟着被童昔冉阻止了,她可不喜欢身边跟着个保镖,搞的跟自己多么的财大气粗身份尊贵似的。

    小姑子再过不了多久便能出院了,童昔冉总要给她们买点什么东西。

    边思索边逛着,童昔冉走到一家服装店,推门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导购员一看来了客人,眼睛亮亮的走到童昔冉身边,笑着招呼着她。

    童昔冉只是“嗯”了一声便去看衣服。

    她挺不喜欢有人在她身边跟着,她选好衣服再叫人多好?

    可惜导购员没有理会到童昔冉的内心,很热情的尾随着童昔冉尽职尽责的给她做讲解。

    童昔冉将导购说的话自动屏蔽,脑子里想自己体型的问题。

    现在她的身材和以前看起来无差异,但腰两侧能够明显的摸到细软的肉,已经开始横着发展了。

    买衣服挺亏的,可是不买手痒,这个季节正是上春季新品的时候,嫁给骆子铭之后养成了挥霍的习惯,换季上新品都要来商场一阵厮杀,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拎。

    上手去摸一条黑色的长袖连衣裙,领子是白色的波纹,上身中间是菱形的黑色扣子。

    很简单的款式特别符合职场上的穿着,童昔冉的视线移到衣服的腰身处:很好,不是收腰的。

    “女士的眼光真好,这是我们店里新到的春季新款,如果女士喜欢的话我可以取下来让你试一试。”

    “好。”童昔冉等着导购员为她取衣服。

    结果导购拿下来的衣服童昔冉抱着朝试衣间走去。

    “妈,这家店的新品到货速度是最快的。”

    店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人挽着胳膊走了进来。

    林穆笑着拍了拍童欣茹的手背。

    “妈,你看这套,挺趁你的。”童欣茹一心为林穆,眼睛扫了一圈选了套样式比较简单的酱紫色连衣裙连衣裙的做工很简单,只有左边的胸口处有朵别致的紫罗兰。

    最重要的是裙子的样式是垂直着下来的,没有特意的身型修饰。

    林穆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怎么都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身材出现了走样。

    童欣茹就是深知这一点才没有选择哪种该凸凸该翘翘的服饰给她。

    林穆看到童欣茹手中拎着的衣服感觉很满意,点点头:“那我就试试吧。”

    童欣茹很乖巧的上手为林穆抱着衣服,导购含笑引路。

    试衣间有两间,童昔冉用了一间另外还有一间。

    童昔冉是好福从里面走出来,正好与林穆还有童欣茹打了个照面。

    童欣茹明显愣了愣,她没料到童昔冉也会来这家店。

    听说她怀孕的时候骆子铭看的很紧,完全的禁了她的足,怎么就这么巧的碰到了呢。

    童昔冉脸上的表情很淡定,扯动嘴角对两个人笑笑然后越过她们走向导购。

    “挺好的,给我包起来吧。”童昔冉照照镜子,也没有再买其他衣服的兴致,掏出一张黑卡递给了导购:“送到骆家主宅。”

    导购在接过黑卡的时候手有些发抖,尤其是听到“骆家主宅”几个字眼肃然起敬。

    原来这位是冠着骆姓的太太,仔细辨认原来是童昔冉。

    “孙大少奶奶您稍等,马上就好。”导购小跑着去办理手续,她的态度恭敬了不少。

    童欣茹看着童昔冉很淡定的回去换衣服,视线焦灼在导购手中的卡。

    那是骆子铭的黑卡?给了童昔冉?

    不仅是童欣茹在疑惑,就连林穆都有些不太舒服,将衣服随手搭在架子上,声音有点乏:“咱们还是走吧。”

    “是。”童欣茹咬着唇,本来是讨好婆婆的,结果遇到童昔冉后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婆婆看起来对童昔冉烦躁的仅,童欣茹也不会上赶着去找茬。

    童昔冉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导购已经等在了外面。

    “孙大少奶奶,东西已经被包好了,您还要选点别的吗?”

    “不用了。”童昔冉接过卡放回包里走出店门,眼睛一扫没有看到童欣茹二人的身影,心里疑惑。

    上次在主宅就发现林穆和童欣茹两个人的变化特别的大,让她觉得很别扭。

    刚刚故意装作没有看到两个人想着她们会上前找茬,没想到人家也装作与她不相识自发的走人了,这样的变化……唔,童昔冉有些捉摸不透,总觉得这俩人浑身透着古怪。

    想不通就不想了,童昔冉走出店铺。

    她要去内衣店买内衣,这套裙子是为了过两天的剪彩仪式上面穿的。

    昔海大厦装修完成过几天要迎来它的开业人士,童昔冉作为幕后的老板肯定是要参加的。

    童昔冉这次参加的身份可不是老板,是作为特邀嘉宾作为骆子铭的夫人陪在骆子铭的身边一同前往的,剪彩的人是耿士忠,他是明面上的负责人。

    为了华海的发展,听说耿士忠已经打理好了政府那边的关系,邀请一位代表去他一同剪彩,除了政府人员还有骆修。

    作为商场中最为传奇的存在,耿士忠已经取得了骆修的同意,出席剪彩仪式。

    一座大厦的落成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耿士忠又是从林家口中将东西给抢了过来发展成为自产自销的模式,林家的眼睛都盯着看着,就等耿士忠自己落马亏损破产的那一天。

    童昔冉在内衣店逛了一圈,在家里的时候有量过现在的尺码,买的时候不用试戴选了几款比较顺眼的就让人给包了起来。

    这次她是自己拎着的,买完东西又走回刚才的那间店将衣服拿在手里,反正不打算逛了直接拎回家就好。

    算算时间离温瑜回来差不多了,童昔冉也不去逛别的地方坐上车回家。

    “你堂嫂都怀孕了你这在她头里一年结婚的人,肚子怎么还没有消息?”林穆心里头对童昔冉是异常的排斥。

    每次看到童昔冉都是强颜欢笑或者当做陌生人般对待,更是避开同童昔冉交谈,她怕自己的手会不受控制的去抽童昔冉的脸。

    林穆的心情并不是很好,看到不喜欢的人过的特别滋润,还能拿到黑卡随意的消耗她就更加的烦闷。

    连带着将这份怨气发作在童欣茹的身上,语气很不好的责怪气她。

    童欣茹的脸刷的白了,她不是不想怀孕,而是骆烨轩根本不碰她。

    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都已经三个多月了,可是房事只有那一天骆烨轩失控才有了一回,而且骆烨轩最后采取了体外避孕的方法,并没有在她体内多做停留。

    她就是想怀孕也怀不了。

    童欣茹不傻,她心思多敏锐,一次两次那些借口可以说得过去,次数多了就让人很无力了。

    她自欺欺人的去相信骆烨轩所说的为了她好那些虚伪的情话,猜的出骆烨轩一定是嫌弃她了。

    她现在比以前聪明了很多,并不将自己全部的经理放在骆烨轩的身上,她眼睛会看,知道自己在骆烨轩身上费多大的力气最后都不可能得到骆烨轩的爱,与其这样不如用别的手段来巩固她身为骆家孙二少奶奶的地位,讨好林穆和骆恺。

    童欣茹一味的去奉承林穆,讨好林穆,将林穆的心思给抓的很准。

    “妈,是烨轩说不想要孩子,他最近的公司刚刚起步,今年更是最为关键的一年,他没有精力将心思分到这些事情上来啦。”童欣茹略微有些撒娇的抱着林穆的胳膊,乖巧的笑着,将责任推到骆烨轩的身上的同时又为他辩解。

    林穆一听那怒气就散去了,知道童欣茹也是挺苦的,想到儿子的性子就明白了:“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他操心,家里什么都能解决,孩子生下来不是有咱们俩么,不用他上手看,保姆和月嫂也能伺候着你,回头我帮你说说他。”

    童欣茹听完焦急的连连摇头:“妈那可不行,你去说烨轩会让他以为我找你告状了呢,到时候再因为这种小事分心导致他工作上分心就不好了。

    林穆听到童欣茹这样说很是欣慰,不管最近和童欣茹的关系走的多么的近,终归是婆媳不是母女,肯定是要隔着一层的。

    既然是儿子不想要那边等等吧,反正比骆子铭也只是相差一岁罢了,等到骆子铭的孩子生出来再要也不迟。

    林穆这样安慰着自己。

    童昔冉乘坐车子回了主宅,那边温瑜还没回来,童昔冉换了鞋拎着自己买来的东西上楼。

    这回没事儿做她就将衣服丢到水池里浸泡,打算等下给洗洗。

    换掉身上穿的外出服装,放在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到家了?”骆子铭的声音醇香的如同一瓶百年的纯酿,很是动听。

    “你怎么知道我出门了?”童昔冉拿着手机有些奇怪。

    骆子铭的轻笑从听筒中传了出来:“你拿着我给你的卡刷来刷去,我能不知道你出门了吗?”

    本来还要找人问童昔冉的行踪,结果手机一会儿一想,特别是看清上面的字迹时骆子铭好看的唇扬起一个角度笑了起来。

    童昔冉“哦”了一声,还真是反应有点长迟钝。

    前几天童沥说她是一孕傻三年她还有些不太服气,现在好了,她自己就感觉到了脑袋有点榆木。

    “呵呵,中午吃完饭散过步再睡觉,别一吃完就窝在床上,到时候肚子上的肥肉就更多了。”骆子铭打趣。

    “我躺不躺床上吃完饭那腰身就会胖的好不好。”童昔冉抱怨,她怀孕了腰身变胖很正常啊,怎么她家老公非得说她是吃出来的?

    “你仔细动脑子想想,那吃完立马就去睡觉的叫做什么。”骆子铭说完赶紧挂断了电话。

    童昔冉听完小脸气的通红,看着“结束通话”几个字将手机往床上一丢,决定不理会这个男人。

    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温瑜已经回来了,她正坐在沙发上和应淑在说话。

    看到童昔冉后温瑜笑着冲她招招手让她也坐过来。

    “小冉,听说你今天出去了。”温瑜笑眯眯的问童昔冉。

    童昔冉点头,她满打满算出门也就一个多小时,并没有多逛就回来了,温瑜特意问她是不是不想让她出门?

    “妈就是想着你天天也挺无聊的,过几天有一个朋友间举行的家庭宴会,你三婶去,你和她一起吧。”

    温瑜是不想童昔冉过几天往医院那边去,骆紫琳的出院日子马上就定下来了,小裴珞的发育也很好,童昔冉跟着去万一碰着磕着了可怎么办?

    上次童昔冉去医院回来后手腕肿着,她追问了骆子铭两句才知道是在医院门外被人给撞了。

    连小孩子都能将童昔冉给撞倒这要再不注意可怎么能行。

    温瑜是真的怕,见到小孩子都喜欢的想要上手,童昔冉怀孕了不能抱别的孩子,她如果可以和童昔冉直说指不定媳妇儿心里觉得她偏心,还不如给媳妇儿找点玩乐让她不至于太过无聊。

    “嗯,妈说去那我就去吧。”童昔冉应下。

    对于温瑜对她的她都会放在心里也没有什么意见。

    应淑便笑了起来:“那敢情好,这个周六,到时候上午你就归我了,咱们一同去准备准备需要穿的东西,下午的话再一同出席宴会,不用特意的准备,就是朋友间的玩闹。”

    “三婶我都没有关系的,反正我天天在家也挺无聊的,自己出门子铭也会不放心,由您带着我我就能多玩一会儿了。”童昔冉连忙道,她是真的盼望能够出门,宴会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为了昔海大厦的未来能够结识点这方面的朋友也是好的。

    应淑是帝都商厦的老板娘谁都知道,她的朋友肯定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偶说了一会儿的话应淑就和温瑜一同起身往厨房走去。

    到了做饭的时候两个人只要在都会往厨房帮忙着安排菜,今天中午在家吃饭的人也就他们几个,因为有骆铮在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很重视。

    豪门之中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特别的重视,吃饭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说话也就罢了,很大的椭圆型餐桌就算只有两个人也得在这张餐桌上吃饭。

    童昔冉对这种是特别受不了的,好在骆家的规矩没有那么大,吃饭到了饭点下来的就去餐厅,误了的可以加餐,想要在房间吃也可以,不然按照童昔冉的这种生活规律,肯定是要饿肚子的。

    饭菜准备好的时候自有人去叫骆铮。

    骆铮在最当中的位置坐下后应淑自己坐一边,温瑜和童昔冉坐在另外一边。

    “过几天骆恺他们会搬回来住。”吃饭吃到一半,骆铮突然放下筷子来了这么一句。

    童昔冉眼睫轻颤没有说话,想到除夕之夜骆恺一家人的出现和林穆二人的态度转变,童昔冉轻嚼着一粒米默默吃自己的饭。

    温瑜和应淑对看了一眼,均放下筷子。

    “呵呵,这里本来就是他们的家,搬回来也是无可厚非的,小茹和烨轩呢?”温瑜作为大嫂,和林穆关系最为不融洽的人是有必要先开口说话的。

    “他们还在外面住着,骆恺觉得公婆一直和孩子们住在一起不太好,到现在小茹都没有身孕,想给他们留下更多的独处空间。”骆铮平时话不多,这次为了二房的事情作了许多的解释。

    “哦,是,是这样的,当初子铭刚结婚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这一点,还是应淑提醒了我,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温瑜也没有多想,她想事情都会往好的方面来,既然二房的人重新搬回来住也就是多了两张嘴吃饭罢了,何况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住过,人多了热闹。

    自从二房的分家后总觉得家里的人少了很好,以前还能妯娌之间吵吵嘴说说话,现在更多的时候是温瑜一个人在家。

    温瑜宅在家里习惯了,最近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经常外出,导致她整个人也感觉到了家里的空荡。

    这不,立马想到了童昔冉的不适应,特意和应淑说项让她有什么社交活动的时候带着童昔冉一起去。

    应淑也连忙表态:“家里本来就给二哥二嫂他们留着房间的,我早就想和他们说不能成天同孩子住在一起。”

    “吃完饭我会安排人将二弟和二弟妹的房间给收拾出来,他们住的那间套房东西都没有动过,我联系二弟妹问问有没有需要添置的。”温瑜听到应淑提房间想起来得安排人清扫卫生,在骆铮没有开口之前主动的提了出来。

    骆铮点点头:“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和你们说一声,吃饭吧,他们的事情可以随便安排的。”

    随便安排怎么随便安排,童昔冉数着碗里的米粒,这活自然而然落在了婆婆头上,给屋子里安排的不好了不就是给二房弄个把柄吗,到时候林穆又能刻意找事了。

    童昔冉好奇的是二房的人怎么就能搬回来呢?为了给儿子媳妇儿腾地儿?

    她可是去过他们家,那么大又是上下两层,而且骆烨轩和童欣茹的房间是从外面的楼梯往上走的,这样就跟普通的公寓楼似的还能怎么打扰了?

    童昔冉撇嘴,看来二房那边又有新的动作的,前一段闹分家这才几个月又回来。

    吃完饭童昔冉往后花园去散步,虽然很想躺床上睡觉但是骆子铭可是说她吃完就睡那是猪的习性,她很聪明的调整一下,吃完散步再睡觉。

    花园里面有座小凉亭,凉亭后面有谭池水,再远处是一片空地,铺着瓷砖,夏天的时候在家里能够直接游泳纳凉。

    童昔冉走到小亭子上站了一会儿,风吹过来能够感觉到湿意扑在脸上,虽然她很想多待一会儿,但是手摸到自己的肚子后很自然的转身。

    “堂嫂。”童欣茹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站在她身后,毛领子外翻簇拥着她的脸颊,看起来美丽动人。

    童昔冉眉毛轻挑,嘴角勾起一个极浅的弧度:“你来了。”

    说完她没有想要寒暄的意思,收回目光想要从童欣茹身边走过。

    她的心怦怦露跳了几拍,她在突然间看到童欣茹的时候吓了一跳,她想童欣茹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是打算做什么吗?

    她刚刚可是面朝着池水站的,如果……

    不敢再往下想,童昔冉收敛心思慢慢的下台阶。

    她将注意力提到最高,生怕童欣茹会突然出手推她。

    “堂嫂。”童欣茹伸手想要去拉童昔冉的胳膊:“我扶你。”

    童昔冉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她的身体依然因为童欣茹的触碰产生了一丝僵硬。

    “爷爷刚刚吃饭的时候说了二叔二婶要搬回来住。”

    深呼吸调整语速,童昔冉不着痕迹的错开童欣茹的触碰很随意的同童欣茹攀谈。

    “嗯,我也经常回来了。”童欣茹小心翼翼地走在童昔冉的身旁,就跟知道童昔冉不愿意她碰似的特意拉开一点两个人的距离。

    “你不和他一起住?”童昔冉感觉到童欣茹没有恶意,心下疑惑面上却不表露,依然提高着警惕注意着那只离她不远的手。

    童欣茹抬眸对着童昔冉笑笑:“那到不是,烨轩每天工作很忙,我在家里都是陪着婆婆的,现在婆婆搬到这边如果一个人肯定很无聊的,我想好了,我白天陪着婆婆在这边,烨轩呢如果愿意搬回来我们就搬回来,不愿意我就辛苦多跑两趟好了,反正离的也不远。”

    童昔冉就跟第一次认识童欣茹似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脸依然是那张脸,却有着明显的不同。

    以前的童欣茹每天都画着很精致的妆容,将自己妖娆的一面表现出来。

    现在的童欣茹素面朝天,脸上可以说是脂粉未施,就因为这样才能将她最初的美丽表现出来。

    童欣茹的长相一点都不丑,可以说比童昔冉还略胜一筹,她以前纠结在修饰上面没有突出自己最为优秀的靓丽,使得她的容貌看起来妖娆中透着俗气。

    现在的她很精致很高贵,没有妆容的修饰多了丝娇柔和脆弱,大大的眼睛黑漆漆的,细声细语的说话惹人怜爱。

    我见犹怜楚楚动人说的就是眼前的娇弱美人。

    童昔冉抿抿唇,没有说话,往前迈了一步。

    “小心!”童欣茹惊呼一声身后去拉童昔冉。

    童昔冉脸色一变想也不想就将手臂给抽了出去,力度之大产生了惯性使得童欣茹扑了个空,身体不稳从她身前摔了出去。

    “啊!”童欣茹摔在童昔冉的脚边,痛的小脸皱成一团,整个人成爬跪的姿势半天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小茹!”林穆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她快步往这边走来,弯腰去搀扶地上的童欣茹。

    童昔冉抬头看去,远处走过来几个人,温瑜应淑都在,中间还有骆铮。

    “不是堂嫂,是我没站稳。”

    童欣茹痛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她扬起头先为童昔冉辩解了一句,然后艰难的在林穆的搀扶下将姿势改成坐到地上。

    她穿着浅灰色的加绒打底裤,此刻清晰的看到膝盖处湿了一大片,颜色有点发黑。

    “童昔冉你怎么那么狠,小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你就这样对她!”林穆看童欣茹无法从地上站起来心痛的冲着童昔冉大叫。

    童昔冉垂下眼睫没有说话。

    骆铮几人也走了过来,骆铮的视线落在童欣茹的腿上,对纪翔吩咐:“纪翔,去找个担架来,将孙二少奶奶先送回屋,让吕医生来给她看看。”

    “爷爷不用的,我稍微缓一缓自己能走,不用叫医生,没什么事,自己涂点云南白就行。”童欣茹忍住疼痛吸着气说着话,声音娇娇弱弱的,让人一听就觉得她受了很大的委屈。

    纪翔看了骆铮一眼,见骆铮没有表态便照着骆铮的吩咐匆匆而去。

    温瑜有些担心的看着童昔冉,想要说什么但看骆铮面无表情,没有轻易开口。

    童欣茹看到还在瞪着童昔冉的林穆,伸手怯怯的拉着她的衣角,柔柔的劝着:“妈,都说了不是堂嫂的原因,我自己不注意脚底下才跌倒的,你干嘛吼她。”

    “你就替她辩解吧,我刚才听到你喊什么‘小心’,看到她对你动手了!”林穆转头对着童昔冉:“童昔冉你做了什么事情心里清楚,小茹的身子骨还还没恢复,她这次受了创对着你都是小心翼翼想要弥补关系,你倒好,还推她!”

    刚刚那一幕离的远几人看的不太清楚,但,童欣茹倒下之前确实有看到童昔冉大幅度的抬胳膊,如果说是童昔冉推的,恐怕也难以辩解。

    童昔冉看着坐在地上无法起身的童欣茹,对上她那双委屈又懵懂的眼睛,目光渐凉。

    ------题外话------

    30号的更新应该和今天日期一致,有点怕晚上写不完,这两天小包子就跟长在身上似的黏糊的很……

    大家可以早点睡明天一早再看,五一宝爸放假栗子趁机写出来点存稿,这样就能稳定在零点更新了。

    感谢一子投给栗子的票票,么么哒

    感谢燕子飞飞牛牛给栗子的票票,抱抱(* ̄3)(ε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