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出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看着坐在地上无法起身的童欣茹,对上她那双委屈又焦急的眼眸,目光渐凉。

    以前的童欣茹是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总是将自己打扮的很光鲜很妖娆,遇到事情的时候唇舌锋利的辩驳到底。

    现在这个坐在地上娇柔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花苞真的是她的堂姐吗?

    “小冉。”温瑜轻声开口,她往童昔冉的方向走了两步,伸手拉住了她。

    童昔冉轻咬下唇,这个时候婆婆选择站在她身边她心里很感激。

    不过眼下要看看这两个人在演什么。

    童欣茹的转变太大,林穆又第一时间唱着黑脸,这么巧一大家子都聚在了花园,又刚好看到童欣茹在自己身边跌出去,太过凑巧的事情难保不存在刻意。

    童昔冉并不是脑子犯抽的人,很快抓住了童欣茹的话去反驳林穆。

    “二婶,堂弟妹不是说了么,她自己摔倒的,你干嘛还指责我嘛。”

    林穆脸上狰狞的表情一顿,她刚打算开口那边童昔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和堂弟妹在这边发生了什么肯定是我们两个人知道的最清楚,堂弟妹说了不是我的错是她自己跌倒的二婶做什么这样训斥我,我也会委屈的,何况,我肚子里还有个小家伙,万一吵了小家伙的睡眠可就不好了。”

    将孩子抬出来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的手段却是眼下将麻烦给掀过去的最好办法。

    林穆怨愤的闭上嘴巴,想要说出口的话终究咽了回去,眼睛往骆铮的脸上瞟。

    都知道骆铮最喜欢的便是骆子铭,现下童昔冉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曾孙,骆铮对此更是上心,每天都会问两句童昔冉的情况。

    现下童昔冉将肚子里的孩子提出来告诉一众人她一个孕妇没事找童欣茹什么麻烦,干脆利落的将自己给摘了出去。

    童欣茹在地上缓了一会儿能够手腕撑着试探着起身,发现还是不行后便索性放弃。

    扬起苍白的小脸,声音虚弱:“妈,刚刚是因为这处地方不太好走我怕堂嫂摔了才会想要去搀扶她,堂嫂没有料到我会扶她受到了惊吓收手,我这边才会跌倒,说到底是我的错,差点好心办了坏事,爷爷,翔叔过来了,我就先回房间上药,让堂嫂感觉回屋吧,外面起风了她穿的有些薄。”

    零零总总说了一大堆的话,童欣茹看到翔叔带着两个人人走了过来,便坐在地上不动。

    几人的视线都落在了童欣茹所指示的地方,地面是鹅卵石铺成的,这样的天气周围都是小水坑,地面上基本上都结冰了,一处凹一处凸的,而童欣茹摔倒的地方正是有一处尖锐的冰渣,她可以说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童昔冉前行的脚步,使得童昔冉没有滑倒跌伤。

    童昔冉眼眸微动,如果不是特别的设计一切纯属巧合的话,她会很感动。

    怎么看都像童欣茹发现了这处不好走会,万一自己走过去滑倒的话事情就大了,于是她才出声提醒结果自己摔了过去。

    抿唇,童昔冉垂下眼睫继续沉默。

    她是真的很不习惯童欣茹的突然转变,一个人怎么能变得如此彻底?

    纪翔带着两名女佣人走了过来,将童欣茹半扶着移到担架上,将她抬出了后花园。

    林穆狠狠地瞪着童昔冉:“我家小茹扶你结果她能摔成这样,你可真行!”

    林穆对童昔冉无感,看到她很不顺眼,就像现在,很想上去挠花童昔冉的脸。

    那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装给谁看?

    受伤的可是她家小茹!

    林穆虽然气氛还没有大脑失常,知道此刻应该收敛自己的锋芒,免得触碰了骆老爷子的底线。

    她回头对着骆老爷子道歉:“爸,是我太冲动了,我去看看小茹,腿伤成这样……唉”

    骆铮没有阻拦,让林穆先行离开。

    温瑜握着童昔冉的手,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有点低,看骆铮依然无言便婉转的对骆铮劝道:“爸,外面起风了,要不咱们进屋说吧,你刚吃完饭这样在外面吹风不好。”

    骆铮“嗯”了一声,在应淑的搀扶下转身往屋里走。

    大儿媳妇的面子他向来给的很足,家中的一切事务都是由温瑜在打理,如果不给温瑜脸面她在家里的地位会很难堪。

    温瑜小声和童昔冉说:“你等下有什么说什么,老爷子轻易不管事,但是他既然看到了是肯定要问的。”

    童昔冉知道温瑜是在提醒她,怕她脾气犟两句话便发作小性子惹的老爷子不快。

    她和骆铮有过几次过招,正面交锋试探也有几次,她对骆铮脾性还是了解几分的。

    回应温瑜一抹安抚的笑,童昔冉和温瑜一同回屋。

    客厅中的灯光大开,将光洁的地板照耀的很明亮。

    沙发上骆铮坐在那里,旁边的小沙发上童欣茹正在上药,腿上的裤子黏在伤口上面,医生直接用剪刀将裤子给剪开,露出的伤口很狰狞。

    童昔冉眼睫轻颤,看着泪珠子在眼眶中打转却始终不曾落下来的童欣茹,无语。

    “郭婶,给孙大少奶奶端碗姜汤来。”骆铮看到童昔冉落座吩咐郭婶。

    郭婶应声去为童昔冉端来一碗热腾腾的姜汤,温度刚刚好可以直接饮用。

    生活优渥了便有这样的好处,冬季厨房是备着可以饮用的姜汤,特意为人驱寒。

    童昔冉接过后道了谢也不推脱,她现在不是一个人,肚子里有个小家伙就要特别的注意。

    在凉亭吹了点风感觉到凉意才转身走,和童欣茹交谈耽搁了时间,她也怕会受凉,毕竟去后院子的时候穿的不是很厚,就算外间有提供暖气和屋里的温度诧异也是有区别的。

    喝完姜汤将空碗递给郭婶,童昔冉很自然的坐在那里等。

    医生为童欣茹上药,客厅里只听到她强忍着痛意的声音。

    很快上好药,医生拿出纱布为童欣茹包扎伤口。

    “这几天先不要沾水,最好不要活动的太狠,每天换药两次,三天后看看愈合情况再说。”医生起身嘱咐着童欣茹。

    “谢谢医生。”童欣茹扯出一抹笑道谢。

    医生回身恭敬的对着骆铮:“老爷子我先回去了,明天会准时来为孙二少夫人换药。”

    骆铮点头。

    温瑜起身代替骆老爷子将医生给送走,返身重新走到沙发上坐下。

    客厅出现短暂的平静。

    “你们继续聊,我这一声老骨头不中用了,疲惫的很,纪翔,扶我回房休息。”骆铮对纪翔伸出手。

    纪翔忙弯腰扶起骆铮,扶着骆铮往里间走。

    其余的人忙站起来,等到骆铮走了之后才重新坐回去。

    童昔冉微有些诧异的看着骆铮的背影,若有所思。

    “小茹好点了吗?”林穆对童欣茹真的是一改往日的不冷不热,很是挂念。

    童欣茹点点头,温婉的笑着,眼睛的泪花没有涌出,如此楚楚动人的模样当真让见者心生怜悯。

    “今晚上先在这边住下,我会……”

    “我马上让佣人将小茹的房间打扫出来。”

    温瑜连忙接话,家中的一切事务都是她在做,林穆的话说了一半她就明白了暗指的意思,打断了话头。

    林穆是将温瑜给忽略个彻底,故意不理会这句话,直接朝着童欣茹说。

    “给烨轩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回来陪着你,不然你下个地什么的都不是很轻松。”林穆也想趁机撮合儿子和儿媳妇。

    有个顺眼的儿媳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童欣茹在她心里变得如同女儿,林穆的心只要偏爱,那便是偏爱到底的。

    童欣茹微摇着头:“还是别了,烨轩工作那么忙,让他住过来晚上会影响他的休息的。”

    她也想让骆烨轩回来住,只不过童昔冉在,而且她今天可以说想要让童昔冉在众人面前落下泼辣蛮横的印象好像不是很成功。

    童昔冉的思考方式遇到事情的处理方式确实和她不甚相同。

    眼睫垂下,到底怎么才能将她赶出骆家呢?

    林穆听到童欣茹提到童昔冉的名字后好似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在,抬头恶狠狠的瞪着她。

    “你这个女人怎么还在?也不知道那颗心怎么就那么毒,幸好是磕在了腿上,如果不小心磕到了脸或者是磕到了头……”

    林穆的胸脯剧烈的上下起伏着,她无法想象那样的后果。

    童昔冉挑眉,看着林穆。

    不知道短短几个月童欣茹用了什么方法让林穆变得特别维护她。

    视线轻移到童欣茹的身上,童昔冉轻声开口:“堂弟妹,我怀孕了所以比较敏感,毕竟咱们以前关系不怎么样,我可不信你会好心的扶着我,万一我摔倒了那后果才是真的不堪设想。所以堂弟妹,在家里住着的时候最好不要挖妄图和我有肢体上的接触,我虽然不会对你动手但是将手抽出来不让你碰这样的举动还是会有的。”

    一字一句的说完之后,童昔冉转身,将林穆给忽略个彻底。

    林穆的脸有点黑,她咬牙切齿的模样感觉有点抓狂,恨不得上前去挠童昔冉的脸。

    童欣茹还是娇娇柔柔的模样,她听闻后倒没有什么意见,满脸都是了然和理解。

    “堂嫂真的是我太多鲁莽了,你别往心里去,我下次不会碰你了,我不知道堂嫂会对我的触碰那么反感,毕竟咱们还是堂姐妹不是啊?”

    声音有点哑,配合着她脸上悲伤的表情,看着当真是可怜。

    童昔冉看童欣茹听明白了,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和温瑜应淑告退。

    “妈,三婶,我又犯困了,先去睡一会儿。”

    童昔冉一到吃完午饭散过步是准时要上楼去休息的,一睡能睡二三个小时,睡醒稍微吃点下午茶垫垫就等着吃晚餐了。

    可以说童昔冉在住宅的日子也是很有规律的,吃睡睡吃交替循环,养成了她嫩白以及逐步丰满的身躯。

    温瑜是对此没有什么意见的,之前有老爷子在她怕自己说话或者偏袒做事会让老爷子不满,现在童昔冉说要去睡觉那肯定是立刻放行的。

    应淑就没得说了,她也想回房间休息i一会儿,冬天会觉得香水是很正常的,开春了天气偶尔会暖和,正是睡觉的好时候。

    童昔冉将林穆给忽略个彻底,不管林穆是因为什么做这个出头鸟但她对自己的针对太过明显。

    等到二房的人都搬回来住之后难免又是一番鸡皮狗跳的事情。

    童昔冉踏着石阶上楼梯,她在想老爷子突然间不管这次的矛盾冲突是觉得小辈们的事情自己解决还是为了无声的安抚自己,为二房搬回主宅做准备?

    二房的回归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房间是真的疲惫了,她倒在床上将被子盖在身上倒头就睡。

    头刚站到枕头上来就感觉到了困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童昔冉感觉到有人摸她的头,房间中轻微的呼吸声几乎不可察觉。

    童昔冉瞬间睁开眼睛将额头上的那只手打到一旁,冷着脸问:“谁?!”

    “睡醒了?”骆子铭轻笑一声。

    黑暗中女孩子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好看,如同墨色天空中的两颗繁星,灿烂无比。

    童昔冉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扬起手臂勾住骆子铭的胳膊。

    “子铭你怎么回来了?”她眼睛转动到窗户的方向,果然看到外面雾蒙蒙的天。

    “下班了,小懒猪你可真能睡。”骆子铭爱怜的捏了捏童昔冉的鼻子。

    他下班到家的时候没有在客厅看到童昔冉的身影,一问才知道还在楼上睡呢,他是又好气又好。

    在电话里都说了睡的太多都成小猪了,结果呢,这个点还在睡。

    上楼的时候看到客房那边有人居住,待看到童欣茹和林穆的时候愣了愣。

    和温瑜聊天才知道二房的人要搬回来,而且童欣茹的腿受伤了今天便在家里住下。

    骆子铭听后只是笑笑,上楼看老婆。

    “我也没睡多久,今天睡觉有点晚就耽搁了,唉,晚上会不会是不着啊。”

    童昔冉噘嘴撒娇。

    动作做出来后她便愣了,她竟然会,撒娇?!

    骆子铭明显也是一愣,下意识的就要将童昔冉给丢出去。

    吞咽一口唾沫强自忍住了,有些无措的半拥着童昔冉。

    童昔冉感觉到骆子铭的手臂僵硬,恶趣味攀升,故意用手指隔着衣服在骆子铭的胸膛上画圈圈。

    女子的气息喷洒在男子的耳垂,仰头,红唇微张将那微有些红润的耳垂含在嘴里。

    骆子铭身体整个僵硬起来,呼吸明显变得急促。

    暖流在身体内四处的撞击着急速汇聚一处,他感觉到身体明显的变化。

    童昔冉玩的开心,贴着她的刚健身体就算穿着羊毛衫她还是能够察觉到肌肤的炙热,这样的温度代表着什么童昔冉懂,她巧笑嫣然的对着骆子铭,将唇盖在他的唇上。

    骆子铭浑身一颤。

    童昔冉一贴上他的唇便想退出来,她可不会将骆子铭给调戏的着急上火。

    骆子铭察觉到了童昔冉的动作,单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让她的唇与他紧紧的贴在一起,舌头强势的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

    呼吸纠缠在一起,喷洒的灼热火焰将一室温度急速攀升。

    “子铭,小冉,该吃饭了。”温瑜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过来。

    骆子铭和童昔冉突然停住动作彼此分开。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彼此,朦胧的壁灯照耀下,童昔冉的樱唇红艳的醉人眼睛。

    骆子铭眸光收缩加下,再次狠狠地含住那两片薄唇,用力的撕咬着,知道女子的甘甜全部被他汲取走方才放过她。

    童昔冉只听到胸腔中“怦怦”乱跳的那颗心,身体中异样的情愫来回的翻腾,她微靠在骆子铭的怀里喘息,平复自己的激动。

    离的近,可以听到男人刚健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如同擂鼓敲在她的心窝上。

    简单的换了衣服去浴室用水拍了两下脸,童昔冉和骆子铭一前一后下楼。

    餐桌上早已聚满了人。

    骆铮坐在主座上正在吃饭。

    童欣茹腿不是很方便却没有在房间里吃,也在餐厅落座,只不过坐的是轮椅,挨着林穆。

    看到童昔冉姗姗来迟,林穆用眼睛刮了一眼童昔冉,低头继续吃饭。

    骆子铭轻捏了捏童昔冉的手,将童欣茹对面的椅子给拉开让童昔冉落座,然后他挨着温瑜坐下。

    佣人将二人的餐食给端过来放到他们跟前。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只能闻都轻微的咀嚼的细微声响。

    吃过饭,骆铮对着骆子铭招招手让他陪着一同去散步。

    “子铭,我同意二房的人搬回来住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祖孙二人沿着蜿蜒的小路缓缓的走着。

    院子里种的有常青树,叶子泛着绿色随着风的吹拂枝条和叶子刷刷作响。

    骆子铭有意见也是不会说的,何况他没有意见。

    “二叔他们出去太久了,也该回家了。”

    “呵呵。”骆铮只是笑笑,拍拍骆子铭的手背不再说话。

    他知道自己做什么决定骆子铭都不会说一个不字,只要不触犯他的底线。

    笑着看了眼骆子铭,骆铮轻叹:“你不在家我会帮你护着那丫头的,你放心好了。”

    是个他喜欢的丫头,肚子里还有他的小曾孙女在,铁定要好好保护的。

    骆子铭要的便是骆铮的这句话,他成天不在家,以前的话肯定不担心,现在老婆怀孕那就是国宝,轻易碰不得,他平时工作也是顾念着童昔冉,加上二房在难保他不会分心,有了骆铮的保证,后顾之忧总归少了些。

    送骆铮回去后骆子铭去花园那边找童昔冉,果然看到童昔冉在拎着水桶给花朵浇水。

    “不冷吗?”骆子铭的眼睛落在童昔冉的穿着上面。

    眼睛中满满都是不赞同,就穿着薄料的打底毛衣就来这边逛,也不怕冻着。

    童昔冉回眸笑道:“不会冷的,你看我还出汗了呢。”

    说完俏皮的将脸往骆子铭跟前凑,方便他看到自己鼻尖上的汗珠。

    骆子铭点了点童昔冉的鼻尖,从她手中接过水壶,自己去浇水。

    “爷爷和我说了他会护着你,所以就算我不在家你也不用担心。”骆子铭知道童昔冉不怕,但还是打算说出来。

    “难怪。”童昔冉小声嘀咕道。

    “怎么了?”骆子铭回头看了童昔冉一眼。

    童昔冉便将下午的事情说给骆子铭听。

    骆子铭的脸色变得很不好,忍了一会儿才道:“你以后避着她点,她出现在哪你就别去哪。”

    想到童昔冉站在凉亭回身看到童欣茹他就开始乱想,怎么能那么巧?

    打招呼提前出声叫一声不就成了,做什么非要走到后面。

    童昔冉上手去拉骆子铭的脸皮,揪了揪紧凑的皮肤还真让她没法揪起来。

    男人的肌肤都能完美到这个地步,简直是让人羡慕嫉妒。

    “回房间吧,后天紫琳该出院了,咱们去送送她。”骆子铭将水壶搁到一边,搂着童昔冉回房。

    骆紫琳算是在医院住了最为漫长的一段时间。

    她还没有完全地出月子,只是因为要按照风俗来一次“挪窝。”

    小裴珞已经在昨天从保温箱抱出来了,身上穿了个小小的系带秋衣,外面包着找人做的小棉被,料子是白色的。

    洁净的颜色衬托出女孩子粉红的肌肤,很是可爱。

    “阿元你快看,珞珞刚刚眼皮子动了动,她是不是想睁眼睛呢?”

    骆紫琳将小裴珞搂在怀里,小小的身子软软的,抱起来一点重量都没有,怎么就那么轻呢。

    裴元正在收拾出院用的东西,这些安清芸就算上手他也不会让她动的。

    都是别人送给骆紫琳让她补身子的,裴元分的很清楚,全部给老婆带回家。

    不是缺这俩钱买这些东西,而是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严格执行老婆的意愿:回家,不是回婆家。

    月嫂再上一天班就能回去了,这家人给的工资好态度也挺不错的,院子里光顾着打人就行了孩子是意愿一直在照顾,现在孩子回到妈妈身边月嫂就想是不是会让她帮忙带孩子,结果人家直接就说了,孩子是打算自己来带的。

    那她也就收拾东西等到再给骆紫琳做一顿饭便领了钱回家就成。

    裴元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过来看孩子。

    凑到骆紫琳肩膀那里从她身后看,小家伙微微张着嘴巴在睡觉,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那张小嘴巴咧了咧就跟在笑似的。

    “她是不是在笑?”裴元傻乎乎的问。

    “是吧,估计做什么好玩的梦了。”骆紫琳很驽定的说。

    月嫂正往厨房走呢听到这话脚步微顿,随后继续走:这俩人可真是第一次当爸妈,这么大点才刚刚能吃进去奶的小娃娃哪里会做笑的表情啊。

    都是大人自己臆想的。

    “东西都收拾好了?”抱了一会儿小裴珞,骆紫琳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旁边的小床上。

    这是医院配的小床,家里面孩子的床在他们房间,两个人准备自己看孩子,给孩子的房间布置好了不打算让孩子住。

    才这么大点的小家伙怎么都不能自己躺的,骆紫琳想好了,小家伙的床就放在他们屋子里,让她自己睡,喂奶了抱起来喂就行。

    “收拾好了。”裴元看着小裴珞,见她动动嘴巴或者动动眼皮子就觉得很欢喜。

    怎么看都看不够。

    骆子铭和童昔冉来的时候骆紫琳刚刚吃完饭,正下地走着消食。

    小裴珞可能是饿了,睡的不是很稳,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该喂奶了吧?”骆紫琳本来正和童昔冉说话呢,听到孩子的动静探头看了一眼,将手指放到孩子的嘴角。

    小裴珞感觉到嘴边有东西扭着脸就过来找。

    “呀,她这是想吃呢?”童昔冉看到觉得特别稀奇,这么大点的孩子闭着眼睛光感觉到嘴边有东西就找,怎么那么好玩呢?

    “是呀,估计是在肚子里养成的吧。”骆紫琳看了很会儿笑的很甜,随口答道。

    童昔冉静默了一会儿,看看小家伙的肚子,如果没有搞错的话小家伙在娘胎的时候不是直接通过脐带吃喝拉撒的么?!

    “让我也玩……额,试试。”童昔冉差点说错话,也特别的想上手。

    骆紫琳让开身子,那边裴元已经在给孩子冲奶粉了,等冲好再喂。

    童昔冉试着用手指搁在小裴珞的嘴巴,小裴珞闭着眼睛小手缓慢的动了,头扭的很慢往那指腹上蹭。

    小家伙的皮肤很软,稍微碰到了童昔冉的手指惊的她连忙将手手指给收了回来。

    “她的脸真软。”童昔冉紧紧盯着小裴珞的一举一动。

    小裴珞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吃的,可能是感觉到大人在戏耍她,小嘴巴一包一撇,“哇”一声哭了起来。

    童昔冉吓了一跳,忙往后退开一步,看着小家伙哭的眼泪直往下掉心肠都软了。

    “没事没事,马上吃的就来了哦。”骆紫琳很快将小裴珞给抱了起来,在怀里轻轻的拍着。

    小家伙明显不领情,小胳膊小腿来回的挥舞着。

    明明是没有什么重量的小家伙偏偏使着力气去发泄自己的意愿。

    好饿,好想吃东西。

    裴元这边额头有点汗水,他冲奶粉的时候水温弄的有点高,这会儿正拿着瓶子轻轻摇晃着释放热度。

    “阿元好了没有?”

    骆紫琳的额头也冒出了汗水,昨天还有护工在帮忙着照料,毕竟小家伙刚从保温箱回到妈妈身边,医生那边也是比较重视的生怕有什么其他的反应。

    第一天挺好的护工那边才放了心。

    昨天小家伙吃东西都是比较急事的,尿了屙了会哼哼唧唧的很少哭,哪里知道哭起来谁的帐都不买。

    小裴珞是气急了,哭的小脸通红,小嘴巴张的很大“哇哇”的一直哭。

    骆紫琳拍着走着都止不住她的哭声,一时有些头大。

    “来了来了。”裴元将奶嘴拧上在手背上滴了一滴奶水试试温度,确定正好后赶紧跑着拿过来。

    骆紫琳坐在床边,之前走动总觉得肚子有点疼这一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眼前就剩下小家伙哭红的脸。

    把奶瓶往小家伙嘴里一放,小家伙的哭声立马停住。

    小嘴裹着奶嘴裹了几下就满足的吃起来,能够听到“咕咚咕咚”咽奶水的响声。

    “小吃货。”骆紫琳笑了起来。

    童昔冉凑到跟前看,小家伙刚刚还一副恼怒的好似要拼架的样子,这一刻已经满足的裹着奶嘴吃起来。

    奶粉冲的并不多,10毫升左右,奶嘴比较小,小家伙很用力的再吃,吃了一会儿眼皮子好似抬了抬,左边的眼睛半睁开。

    “她睁开了!”童昔冉激动的好似发现了新大陆。

    小裴珞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没想到这次在妈妈怀里吃奶的时候竟然睁开了。

    虽然只睁开了一只而且是那种懒洋洋的半睁开,不过可算是睁眼了。

    骆子铭之前也在一旁看着小裴珞,听到童昔冉的声音他也注意到了裴珞睁了睁眼睛。

    不知是因为小家伙的太过虚弱了还是因为她太懒,就那么几秒钟便合上了,在奶水见底的时候小家伙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睡着了。

    四个大人瞪着眼睛瞅着喝完奶美滋滋的又去睡觉的小裴珞,觉得对这个小姑娘真的不能有太高的要求,还想逗着她玩呢,这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二个小时她都是在睡觉,余下的两个小时是哼哼唧唧的想吃或者告诉大人她尿了。

    骆紫琳往裴珞的抱被里面摸,摸了满手的湿,很无奈的说:“尿了都不哼唧,小家伙真是觉得睡觉是第一位。”

    裴元和骆紫琳两个人搭手给裴珞重新换了尿布和棉垫子。

    骆紫琳将小裴珞稍微抱高了一点方便她下奶,这样大的小宝宝吃完奶睡觉不注意的话很容易溢奶的。

    将裴珞放到小床上的时候将她的头偏转到一旁,这样就算吐奶了也不会弄到鼻腔里。

    医生在做最后查一次房。

    骆子铭和童昔冉就在一旁等着,裴元那边和医生说着话。

    骆紫琳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在家里调养一段时间就行,小裴珞的恢复也很棒,只要能吃能睡排泄也正常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一切事宜都交待清楚后医生离开。

    骆子铭和童昔冉就是为了送他们出院的,温瑜也在这个时候打车过来,她之前有事情没有和儿子媳妇一同来。

    “都弄好了?”温瑜到了逗弄裴珞一会儿看骆紫琳都已经穿好了衣服也不歇息了,在暖气片附近靠了一会儿等身上的凉意退了之后抱起了小裴珞。

    骆紫琳出院,裴家也就裴元在,安清芸和裴琨亮都没有出现。

    温瑜心里很不满但是她没有多说,如果不是二房搬回来了她真的会开口让骆紫琳回家里去住的,简直太气人了。

    她抱着小裴珞在前面走着,骆子铭跟在她身边。

    裴元扶着骆紫琳跟在后面走的很慢,骆紫琳的伤口是愈合的差不多,平时在平地上走着不怎么疼,这会儿要下两层楼梯,很费力的。走一步就得歇一会儿,额头很快就布满了汗水。

    她还没有出月子不能吹风,头上戴着帽子脖子上围着围脖,身上穿着那种厚睡衣,外面又批了长款的鸭绒袄,这装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生完孩子出院的。

    楼梯上碰到别的人都会等一会儿,直到他们下去才继续走。

    童昔冉不用人管,还不到三个月的身孕走起来那是步履如飞的,不过知道不能嘚瑟很是小心的扶着扶手。

    温瑜抱着孩子在车里等骆紫琳进来,一众人坐到车上的时候过了半个小时了。

    “你是回你婆婆那里还是?”路上温瑜问道。

    她看安清芸最后都没有来心里是非常不满的,她以前不会特意的表现出来对谁的不满,现在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纪有点大的问题,有不开心的事情会往心里去。

    骆紫琳的婆婆上次做的那些事情都不是人做的,拉着一个爬上自己儿子床的小三当做新闺女疼,换个人都不会这么没大脑。

    温瑜看了一眼裴元叹息,当初是看上了这个孩子,幸好脾性没有什么问题。

    儿孙自有儿孙福,小裴珞也健康了不少,只要孩子能够健康长大就成。

    将骆紫琳送到地方后把东西为他们搬出来骆子铭就载着童昔冉先走了。

    温瑜留下看会儿外孙女。

    “紫琳说自己看孩子,我看她走路都挺难得真的能行么?”童昔冉看只剩下他们夫妻俩才将担忧给说了出来。

    在医院的时候就看出来了,骆紫琳照顾孩子也不是很熟练,换个尿布两次都没有垫好,后来是裴元上手才弄好的。

    裴元也不见得就是全能的奶爸,冲个奶粉温度都没有掌握好,回家事情更多,骆紫琳不能沾凉水,就算是热水也总不能上手搓尿布,这些肯定得裴元干,还有做饭之类的,想想他们家将要面临的都是一堆难以克服的困难。

    “应该会请个保姆吧。”骆子铭皱了皱眉头,对他妹妹家的事情不是很感兴趣。

    裴元是个男人,家里那是他的老婆孩子,操心也该他去操心,自己犯不得去替他们发愁。

    “请的有月嫂有护工,说的是月子里伺候骆紫琳的,出了月子就辞退了。”童昔冉嘟囔着,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有婆婆不用非要自己扛着。

    骆子铭“嗯嗯”了两句,随口答:“不喜欢婆婆就让咱妈多跑两趟吧,家里有司机有车,离的不远,让她多去看看就成。”

    他对这个话题是真的没有谈下去的欲。望,说这些话就没有深入的去想。

    虽然他对于骆紫琳该关心的时候会关心,但怎么着都是嫁人的妹子,能帮的都已经帮过了,剩下的日子是她自己选要自己去过的,他总不能将手伸到别人家里去掺合。

    在有些观念上,男人很难去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他想的便是和自己无关不用动脑子去想。

    而女人只不过是寻个话题同男人聊聊天,喜欢代入思考,万一自己家是这么个情况作为自己的老公该怎么办?

    童昔冉此刻就是有点感性了,是老公的妹妹和自己成为了闺蜜,孕检都是她陪着一起的包括生孩子她也在,感情肯定是不一样的,看到骆紫琳现在的辛苦她挺心疼,不是说帮两把而是想着该怎么解决这个困境,自己老公是怎么想的,纯粹的聊天罢了。

    可惜骆子铭的回答没有达到童昔冉的期望,可以说微微有点失望。

    童昔冉皱眉,略微有些不满的看了骆子铭一眼。

    这人可真大度,婆婆去照顾自己的闺女了她怎么办?

    她虽然不用婆婆照顾但家里那么多人住在一起说个话都很难,婆婆不在家她不得天天窝在房间里?饿了想吃什么了肯定没有现在自在?

    与其这样还不如回自己家去住。

    童昔冉想好了等到她生了孩子之后,月子里婆婆老妈都能上手,出了月子就自己来看孩子,如果实在是难以上手请个保姆负责做饭照料家务就成,孩子的事情她是全权负责,省得以后教育上出现分歧再闹矛盾。

    ------题外话------

    感谢qquser6501680投给栗子的2张票票,嘴个。感谢lb780303投给栗子的票票,么么哒。

    话说,四月份的最后一天,乃们手里还有票咩?不投就要浪费了哦。

    何以笙箫默上映了,栗子揪着头发想还是留在家里写存稿吧,~(>_<)~五一有个爆更活动,不造栗子的运气能否抢到带奖励的楼层,唉,伤不起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