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19】夫人被祝公子

【119】夫人被祝公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回到家里的时候那种负面的情绪已经收好了。

    她这人向来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将自己收拾了一通去看了看童欣茹。

    “堂嫂?”童欣茹正坐在床头看着书本,见到童昔冉很是惊讶,连忙从床上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哦,过两天我要随三婶参加一个家庭式的宴会,都是商场上朋友间的,你要去吗?”

    童昔冉特意对童欣茹提起这件事,这几天童欣茹在家里养着,膝盖上的伤愈合了,说到底那天童欣茹看起来确实是护着她才受伤的,她和童欣茹接触是为了探探她的底,不然弄个定时炸弹在身边最为危险了。

    “三婶和我说了,我这腿也能下地,到时候和妈一起去。”童欣茹柔柔的笑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堂嫂你站着累不累,坐吧。”

    “不坐了,我去陪子铭吃饭。”童昔冉看不出童欣茹有什么不对劲,心里的不安愈发的明显。

    回到餐厅,骆子铭刚刚走过来,看到童昔冉自然的为她拉开椅子。

    两个人挨着用了饭,上楼。

    “去看童欣茹了?”骆子铭将童昔冉的行踪握在手掌心里。

    童昔冉点头,说了两个人的对话和童欣茹的表现,怎么都觉得这个女人变坏太大,竟然像两个人。

    骆子铭就笑了起来,爱怜的捏了捏童昔冉的鼻子。

    他对这个动作越发的上心,觉得特别的好玩,老婆鼻子很挺,鼻尖上不像许多人会不定时的出一点点油,他捏的时候能够感觉到手指腹之间的一小点,特别的有趣。

    “我想着你如果在家里待着无聊,陪我去上班也是不错的。”

    骆子铭和童昔冉温存了一会儿,抱着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从后面环抱着她。

    童昔冉摇头,陪骆子铭去上班还不如在家里待着,只不过是换个地方睡觉吃饭而已。

    骆子铭见她不同意就在后面挠她的脖子,呼吸扫着她的脖颈痒痒的,手指移到她的小肚子上,掌心覆盖在上面。

    “唉,还有八个多月……”幽幽叹息的声音含着一丝恼怒,骆子铭张嘴咬住那只泛着红色的耳垂,用舌头卷了一下。

    可真够难熬的。

    睡午觉的时候童昔冉接到了沈茜的电话。

    “表姐你让司机送你到洞庭会所来,快点啊,我在门口等你啊。”沈茜的声音腔调有点怪异,说完就断了电话。

    童昔冉瞅着“通话结束”几个字有些郁闷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有没有搞错啊,她还没有睡醒啊!

    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移到床边,无力的踢上自己的拖鞋往卫生间走。

    开门,看到骆子铭正坐在马桶上面。

    两个人目光交错在一起都愣了愣,随后童昔冉脸色非常不好的走进去打开水龙头。

    睡个觉都睡不好,好困啊好想继续睡啊。

    童昔冉的心声,她的起床气是很大的,在她睡不醒的时候温瑜都不会上来叫她。

    骆子铭摸摸鼻尖,正在大号的他没有说话,难道因为他占据着马桶的缘故?

    盯着老婆那张恨不得掐死他的脸,他抖了抖身子,便秘了……

    童昔冉洗完脸之后精神头没有完全的回来,也不理在那边各种用力的骆子铭,开门关门走人。

    骆子铭在童昔冉关上门的刹那,终于顺畅的排泄了出来……

    童昔冉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那边骆子铭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黑发特意用摩斯抹了一把,身上还飘着古龙香水的味道。

    看到童昔冉的装扮骆子铭很诧异:“你要出门?!”

    “嗯,小茜让我去洞庭会所门口。”童昔冉有点蔫,虽然人已经醒了那是没有睡够的情绪还在,需要缓一会儿。

    骆子铭挑眉,他听到“洞庭会所”就不高兴,戚天翰的地方有什么好去的?

    他不会承认自己有时候赴一些聚会或者陪客户的时候也会去这种地方。

    “我送你去。”骆子铭抓过车钥匙将外套给穿好拥着童昔冉出门。

    “你不是要去请规划局的领导们吃饭?”童昔冉诧异,她可以自己的去的,让司机送她也是一样,没必要耽搁骆子铭的正事。

    “顺路。”骆子铭答的理所当然,拥着童昔冉到了楼下。

    车子启动的时候看到家里的车回来,和温瑜说了一声二人就出门了。

    温瑜没有管,她这一天够累的,去给闺女看了看孩子腰都快折了,到家什么活都懒得做吩咐郭婶有时候上去叫她直接去床上躺了。

    骆紫琳在家里看孩子也挺折腾的,小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突然间换了环境的问题,到家里就哭。

    哭声嘹亮就跟谁在一旁一直拧她似的,喂奶喂水都不喝,小脾气上来了两只小手还会去打奶瓶。

    她是无意识的举动,不高兴了哭着的同时手脚乱蹬,落在大人眼中就觉得好玩。

    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带孩子,笑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孩子不能这样哭。

    温瑜将小裴珞抱在怀里搂着,慢慢拍着哼着歌。

    挺神奇的小家伙的哭声弱了很多,慢慢窝在温瑜的怀里睡着了。

    三个大人这才知道,闹瞌睡了。

    路上虽然抱着,但是到家之后忙着收拾东西,屋里再放轻动作那也是有响声的,乱的小裴珞睡的不安稳,估摸着是困的太狠睡不着发脾气了。

    “这小脾气可真够大的,和你妈可真像。”温瑜没好气笑骂一声,将睡着的孩子放到给她准备的小床上。

    身子刚挨着床就哭。

    温瑜一惊,忙抱起来哄哄,又睡了。再搁,再哭。

    得,抱着吧。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养成的习惯,愣是不往床上躺了,就让抱着窝怀里睡。

    骆紫琳不能一直坐着抱,裴元要忙着忙那的,抱孩子的任务落在了温瑜的头上。

    小家伙是轻没有重量,但经不住她一直抱着不敢动,搞的她现在躺在床上胳膊腰都是痛的。

    走的时候孩子还在哼哼唧唧的哭,但温瑜真的熬不住了,她一个做姥姥的哪有在这边一直帮忙看孩子的道理,自家儿媳妇还怀着孕呢。

    和裴元说忙不过来了请个保姆帮忙或者让他妈来看会儿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骆子铭开车的速度不慢,到了洞庭会所的时候看到沈茜在外面焦急的来回走着。

    “姐你可算来了。”沈茜眼睛一亮奔了过来,拉着童昔冉的手紧张兮兮的在她耳边小声说:“我爸让我来相亲。”

    童昔冉一口唾沫呛在了嗓子眼,还没开口说话就咳嗽了起来。

    骆子铭打算将车开走的听到童昔冉的咳嗽声,立马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怎么了?”

    他为童昔冉顺着后背,眼睛看向沈茜。

    沈茜的脸涨的通红,咬着唇别开目光当做没有看到骆子铭的疑问。

    “没事没事,你去忙吧,我和我妹说说话,我回家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好了,你若忙完了咱们就一起,不行我就打车回去了。”

    童昔冉暗自推着骆子铭让她赶紧走,她还有好些话要问沈茜呢。

    骆子铭挑眉,这是典型的有了妹子忘了老公吗?

    经不住童昔冉的推攘,时间确实来不及了,骆子铭回到车子很快发动车子驶离。

    “你还笑!”沈茜红着脸看着还在笑嘻嘻的童昔冉,气的在原地跺脚。

    “行了行了我不笑了,你和我说说怎么回事行吗?”童昔冉忍住笑,她是真的没有料到沈茜会相亲。

    自己表妹的条件不差,性子可以说没有自己蛮,大大咧咧加上直爽的性子不说讨男人喜欢吧但也不会令人觉得讨厌。

    之前她和孟楠之擦出了火花让她一度认为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可上次的慈善宴会不知道是不是刺激到了沈茜,这段时间没有听她提起过孟楠之。

    童昔冉刻意问过,换来的便是两个人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工作之外算是朋友。

    一听这话就知道没戏了,有一段没见沈茜,这次见面她还想细问问沈茜怎么想的呢就听到她说相亲,能不逗么。

    “没什么,我爸以前的同学联系上了他,说他家儿子还没有处对象问问我的情况,意思是见见。我爸和那同学的关系挺不错的,工作又属于同一性质,说孩子也是好孩子,年前考上公务员了分配到了工商局,也是稳定的职务,想让我去见见。”

    沈茜说起这些也没有任何反感的情绪,她没有合适的对象,自己爸说可以那就看看吧。

    童昔冉一瞅沈茜的表情就知道她本人是没有任何的排斥的。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童昔冉朝天翻着白眼问。

    “当然是我心里怯场想要你陪你一起看看咯。”沈茜抱着童昔冉的胳膊往一旁走。

    “不是这里?”童昔冉回头看了看洞庭会所,她还以为相亲约到这里来见面呢。

    沈茜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家茶餐厅。

    童昔冉了然。

    “我和你说,我们约定的是谁来了就拿着财经杂志坐在那里看,还要将手机放到桌子上。”沈茜小声的对童昔冉咬耳朵:“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估计他已经来了。”

    相亲很多时候都是第一次见面,童昔冉知道沈茜的顾虑,估摸是怕对方太过难缠让她适时的出面打掩护吧。

    反正相亲遇到奇葩的人也是有的,这种家长相熟通过至亲长辈给介绍的人一般是没有很大问题。

    毕竟要顾念着那份情谊和人脉。

    童昔冉在进入店之后就直接朝着角落的位置走了过去,别看是角落这里能够看到全场的人,她和沈茜分开走是怕对方认出她们两个人是一起来的。

    沈茜环顾四周瞅着西装革履又在看报纸的人,还真让她看到一位,手机刚好反着扣在了桌面上。

    从背后看,后背挺的很笔直,坐在那里稳稳当当的。

    第一印象是极好的。

    沈茜朝那人走过去站在他身侧很大方的问道:“你好,请问约了人吗?”

    男人将报纸放下抬眼看了沈茜一眼,笑着起身:“你好沈小姐,我约了你,请坐。”

    绅士的抬手做了个请座的手势。

    沈茜对男人的第一印象是极好的,眼睛不是很大,但也是双眼皮,嘴唇微有些薄,帅倒是帅,只不过比起孟楠之的帅气略逊一筹。两个人是不同类型的男人。

    孟楠之是那种看起来干净,风轻云淡的美男子,而眼前的男人帅的贴合实际,有一种平和的俊朗。

    沈茜也不矫情,顺手捋了下自己的衣服坐在椅子上,将包放到旁边的空椅子上:“你好,薛先生,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叫我家鸣就好,薛家鸣,我见过沈小姐。”

    薛家鸣的声音有点低沉,在电波中就属于那种很有磁性的嗓音。

    可能为了替沈茜解惑,薛家鸣又补充了一句:“前一段时间沈小姐有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虽然匆匆走了,但是我认出你了。那场慈善晚宴我也在场,挺不好意思的,当时没有来得及和沈小姐打招呼。”

    薛家鸣嘴角带着笑意,他在那场宴会上看到了沈茜,认出是自己老爸同学的女儿,回来和老爸提了提让问问有没有对象。

    他对沈茜第一印象很好,说不上是一见钟情,但是那种感觉来了挡都挡住不住。

    沈茜却以为薛家鸣说的是她和李薇的冲突,勉强笑了笑。

    薛家鸣看出来沈茜的不自然,忙道:“我是作为工作人员参加到场的,那种场合去的都是权贵,一出手都是好几百万,是咱们不能比的。”

    一句简单的话拉近了和沈茜之前的距离。

    薛家鸣平时不是很健谈,但面对沈茜能说出口的话极多,侃侃而谈很快将沈茜的那丝不自然给消除了。

    “我是被朋友拉去的,实在受不了就中途离开了,呵呵。”

    两个人东拉西扯很多的话就说了出来,聊天的空挡薛家鸣便给沈茜点了果汁和茶点。

    沈茜对薛家鸣的细心是很满意的,两个人相谈甚欢。

    “我送你回去吧。”薛家鸣看沈茜吃好了往手机上看了一眼,觉得她是想走了。

    “不用了,我等下还约了朋友一起。”沈茜往童昔冉的方向看了一眼,见自己表姐正含笑往这边看脸颊一红,拒绝。

    薛家鸣很懂得见好就收,举起手机对着沈茜摇了摇:“交换下手机号码方便下次联系?”

    沈茜点头,将手机号记下后两个人分道扬镳。

    重新回到茶餐厅沈茜走到忍着笑意的童昔冉对面坐下,没好气的道:“有什么好笑的嘛。”

    “没什么没什么,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他很好?”童昔冉离的远,看不清楚薛家鸣的谈话表情。

    从侧面看,是个挺帅的男人。

    端看沈茜的表情对薛家鸣是很满意的,两个人谈话的时候沈茜眉飞色舞嘴角挂着轻松的笑意。

    “很轻松,感觉也没有压力,他之前见过我,在上次咱俩都去过的晚宴上面,作为工作人员去的。”

    沈茜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替薛家鸣讲话,生怕童昔冉会认为薛家鸣是那种富商权贵之类的人。

    童昔冉“啧啧”两声,一看沈茜就对薛家鸣好感倍增。

    默默为孟楠之点了根蜡烛童昔冉推开面前放着的杯子和盘子,起身和沈茜离开,从私心来说她认为薛家鸣更加适合沈茜,主要是家世在那里搁着,姨夫让沈茜见的人应该不会出错的。

    童昔冉和沈茜分开后给骆子铭去电话,那边刚刚开始肯定不能离开的,便打了车自己走。

    骆子铭接完电话回到房间中,这次陪着规划局的几个领导安排的地方是在临近博物馆的一处娱乐度假村。

    这也是骆家的产业,只不过里面娱乐设施是比较齐全的,几个领导这会儿正拿着麦在唱歌。

    安排在这种地方也是为了几人的身份着想,万一被有心人看到了也能说是去博物馆逛了逛到这边来歇脚来了。

    男人们嚎歌的时候身边坐着礼仪小姐,大冷的天穿着旗袍将身体的曲线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体贴的为每位领导面前的被子斟茶。

    喝着茶水嚎歌等下再去楼下泡个温泉。

    “贤侄,你这是去哪了?”有为领导注意到骆子铭离开很是诧异。

    骆子铭指了指自己的口袋,很小声的说:“老婆查岗。”

    “哈哈哈……”一众人都在空中虚虚的点着骆子铭笑了起来。

    骆子铭陪着这些人的时候半句不提自己的需求,只陪着他们玩的尽兴。

    他向来出手大方,只要把这些人心里舒服了那些事情都很容易,骆子铭知道自己不提总有人提出来的,这里可不是每个领导都和他不熟,顶多是熟悉的那个权力不是很大罢了。

    耐心,圆滑在这种场合可是必备的。

    回了家,童欣茹和林穆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到童昔冉回来林穆“哼”了一声将头给扭到了一旁。

    童昔冉笑笑不理会,她也懒得和林穆有什么交集。

    倒是童欣茹从沙发上站起来:“堂嫂饿不饿,厨房那边一直给你备的有吃的。”

    “不饿。”童昔冉笑笑:“我妈没回来吗?”

    “回来了,大娘好像挺累的,回来就回屋躺了。”

    童昔冉点点头:“那我上去看看我妈。”

    童欣茹看着童昔冉上楼的背影咬咬下唇,堂嫂能和她聊天说话就是不错的,慢慢来吧,总能真正消除芥蒂的。

    她连婆婆都能拿下来何况是自家堂嫂。

    “你和她说那么多话她都不领你的情,你没有必要巴结她,看着她那张傲气十足的脸就来气。”林穆看童欣茹好声好气的说话那边童昔冉特别的敷衍就来气。

    “妈,堂嫂怀孕了咱们就得担待点,何况这个家里掌家的是大娘,咱们总不能和她们拧着来。”

    童欣茹柔柔的笑着,安抚着林穆的怒气。

    林穆听到这里眉头皱的更深了,凭什么让那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掌家?

    交际方面人情往来方面都是她跟着做的,陪同骆恺参加过多少宴会,为了骆氏也和许多贵妇人走动,结果所有的一切都落在了大房手里,大房享受的很心安理得,这让林穆的怨恨加剧。

    说到底就是一个寡妇罢了,有什么能力?自从大哥去世后天天窝在家里不出门,真当自己是衣来伸手的皇太后了?别人来了得各种拜访?

    “哼,什么掌家,这个掌家的权利是我让给她的,你说她能做些什么?下个月你爸的生日,到时候就在家里办,我看她这个家能掌好不能。”

    林穆冷哼一声,起身回屋。

    童欣茹咬着下唇,视线不知道看向那里,想了想回房间掏出手机给骆烨轩打电话。

    “烨轩你今天回来这边吗?”

    电话接通童欣茹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有事吗?”骆烨轩最近很忙,年后新公司有许多项目需要谈,许多大亨虽然给他面子愿意谈合作,但那种合作都是小打小闹的,真正的大项目都很犹豫。

    毕竟有骆世纪坛这条几十年的巨龙在,和骆家孙二少合作不如选择骆子铭。

    骆烨轩很头疼,这些是他最初便想到的后果,好在他“朝中有人”,打算晚上邀请祝雷吃饭。

    “没,我好几天都没有见你了,我,我挺想你的。”童欣茹咬着下唇柔柔的说着。

    骆烨轩不耐烦的皱起眉头,突然间想起什么放柔了声音:“我也挺想你的,只不过我晚上有个饭局,我现在去接你你陪我一起,晚上的时候我们……”

    暧昧不明的声音从话筒中消失,灼烧了童欣茹的脸。

    她用极小的声音说:“好,我马上收拾收拾。”

    扣断电话,骆烨轩拉动自己脖子上的领带来回的扭了扭,拿起车钥匙走出公司。

    启亿科技公司从后视镜渐渐倒退,很快不见。

    童昔冉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听到隔壁有人走出来的动静忙出来看。

    “妈。”童昔冉伸手挽住了温瑜的胳膊,笑着问:“裴珞怎么样,在家里乖吗?”

    “别提了,回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愿意躺非得抱着,我在家里给他们抱了几个小时孩子,这个累啊,刚刚紫琳又打电话来问我能否去一趟让我晚上住那里,你说我一个当姥姥的哪里有去闺女家住看孩子的道理?”

    温瑜叹息,她不是不想去,但豪门之中有种无形的规矩是她自己束缚在自己身上的,总觉得在外面过夜非常的不合理。

    骆家没有那么大规矩,就像温瑜对童昔冉也从来没有按这些规矩要求她。

    她说这些纯粹是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总觉得人家婆婆在家里逍遥自在她在那里伺候,何况她家里也有一堆事儿。

    安清芸就是两手一甩什么事都没有,天天逍遥的很。

    温瑜也会累,她是婆婆,安清芸也是婆婆,她这个婆婆怎么就得伺候儿媳妇伺候一大家子,相反到安清芸那里连孙女都不管?外孙出嫁的女儿她自己都得上手伺候这日子该怎么过?

    想想温瑜就浑身疲惫,她不是不喜欢,只不过看不惯裴家的人,让女儿受罪自己不上手心里不忍,上手吧又憋屈。

    “妈,不行你就去住两天,紫琳不是还没有完全出月子么,你去帮帮她也好。”童昔冉扶着温瑜下楼,在沙发上坐着劝道。

    “我去了那裴家的更加不会有人去了,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看孩子哪里能那么容易,我是姥姥去看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行就让紫琳回来住,咱们人多也都能上手,家里佣人保姆都有的,哪里用这么费劲。”

    温瑜也是生气的,她和裴元提了一句那边光说句回去想想就没音了,她总不能逼着这小两口回来吧。

    童昔冉明白了,站在温瑜的角度确实很生气,就说骆紫琳在医院住院那一个月,安清芸是最初送饭跑的很勤快,但是一天就送个两次,早餐拖到快中午,晚餐那是提前到下午茶的时间,送完就走也不说陪夜的事情。

    就算骆紫琳不需要你提一提总归是好的。

    都知道了在手术关头安清芸上去吆喝着保大还主动签字,那份情谊挺让人感动的,想着趁机能够缓和下婆媳关系,结果?送饭一个星期左右就不送了,来医院也是看看就走,更别提上手了。

    骆紫琳在医院里可以说都是裴元在忙活,护工和月嫂在又能怎样,也就是顾念下饮食帮忙照料下身体情况,那就是可着裴元在糟践。

    好好的白嫩帅小伙子出院的时候愣是变成了竹竿,风一吹就倒估摸着说的就是他了。

    裴元连句怨言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上去做事。

    骆紫琳心疼许多事情就忍着不用裴元或者自己,被温瑜撞见两次对着裴元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要说最为冤枉的男人就是裴元了。

    裴琨亮是一天三次的跑,跑去了就是看看孙女,他当公公的总不能上手伺候儿媳妇,弄得温瑜对裴家的怨言是很重,尤其这突然犯了心脏病差点大小都保不住的事情更让温瑜心里头有气。

    好好的闺女整出来心脏病这不是坑人的么。

    有了孩子麻烦事情就多,这么大点的孩子没有护工在旁边看着怎么行?温瑜让请护工或者请有经验的保姆那边就推,她还能说什么?

    “妈,子铭之前也和我说,如果紫琳那边忙不过来你就去照料照料,劝劝她,不行就回家来住要不然去她婆婆家里,这样两个人在家看孩子也忙不过来啊,珞珞的情况和别的小孩子又不一样,可容不得一丝疏忽的。”

    何况裴元一直请假公司的事情都丢给了裴琨亮顶着,这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毕竟这家公司可不是姓裴的。

    早产了两个月在保温箱里待了一个月,就算情况好很多那比着正常十个月出生的孩子身体素质肯定差了不止一只半点,怎么骆紫琳就敢那么大胆的自己看孩子呢?

    童昔冉虽然知道骆紫琳性子倔对孩子的重视,那也得在自身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自己都无法照料自己再加个孩子……

    “紫琳那性子你也知道,对安清芸的感激估摸着现在也散了,有个那样的婆婆……”温瑜说起来就烦躁,正拿着遥控器换台呢直接将遥控器给甩到了一旁。

    摊上这样的婆婆,你就算想感激也能被她的做派给气个半死,那些感激什么的哪里比得上眼前的埋怨?

    关系自然而然就又远了。

    “不然你先去住,过两天把紫琳带回来吧。”童昔冉也就是嘴巴上说说,心里头有些不乐意。

    仔细想想骆紫琳的情况,她的不乐意就散了,怎么说呢,骆紫琳遭遇的事情挺可怜的,自己妈如果再不担待一点那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

    温瑜只顾叹息,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她心里挺纠结的。

    “哟,大嫂这是怎么了?”林穆将温瑜丢遥控器的举动可是看在眼中了,阴阳怪异的问道。

    “没什么好看的节目,不想看了。”温瑜的脸色不太好,任谁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看到经常与自己作对的人都会觉得烦躁。

    林穆忽略了温瑜的脸色上手将林穆手中的遥控器拿了过来,转动着电视。

    “好看的节目很多,大嫂不会找罢了。”

    温瑜气结,她口舌比不过林穆,妯娌交锋的时候总是被对方说的话气到。

    童昔冉转动眼睛,笑呵呵的说:“妈,你天天要顾着家里的事哪有时间看电视呀,倒是二婶没有在家没有事情做看看电视消遣消遣总是有经验的。”

    温瑜笑了起来,娶个口才好的儿媳妇挺贴心的:“是啊,不知不觉就到了准备晚饭的时候了,我去厨房看看安排下,小冉要一起么?”

    “行啊,我跟着妈学学。”童昔冉笑着接话,扶着温瑜朝厨房走去。

    林穆的脸黑了不行,看着往厨房走过去的两个人将遥控器一扔: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掌家权么,一个寡妇,切,握着这些有什么用?

    “妈,我出去一趟。”童欣茹换好衣服打算往门外走呢看到了在沙发上坐着的林穆。

    “你腿伤还没有好利索出去做什么?”林穆口气不是很好。

    童欣茹娇柔的笑笑:“妈,烨轩打电话让我陪他参加个饭局。”

    林穆眼睛一亮忙站起身走过来为童欣茹简单的弄了弄衣服:“那好,你们去吧啊,晚上有事就不用回来了。”

    “妈……”童欣茹娇嗔的叫了一声,有些不依的扭了下身子。

    “快去吧快去吧。”将童欣茹送到门口真的在外面看到了骆烨轩的车子,林穆笑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今晚上最好两个人都不要回来,能够怀孕了更加的好,最好一举生个儿子。

    林穆是知道骆子铭天天将闺女挂在嘴巴,导致现在骆家的人都以为童昔冉肚子里是个女孩子,林穆非常不屑,她认为生女孩子就是浪费钱,嫁人了还能有什么用?最终的命运顶多是商业联姻。

    童昔冉听到动静出来看,看到林穆从门外出来,她笑眯眯的打个招呼:“二婶送弟妹出门啊。”

    “小茹和烨轩出去参加饭局了,听说子铭今天也有饭局,呵呵,你倒是在家里挺闲的。”

    林穆反讥童昔冉在骆子铭心中不受重视,骆烨轩都带童欣茹出门了她相反在家里待着。

    童昔冉将独自稍微往前挺了挺,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二婶,我这不是怀孕了嘛,去了子铭还得照顾我,酒不能喝旁的东西不能动的。”

    林穆死死的盯着童昔冉的肚子怨毒的想着:得意吧得意吧,指不定跟你小姑子似的生个孩子用去了半条命。

    哼了一声林穆扭头上楼,不愿意在这里待着,准备回去给骆烨轩提个醒让他好好的对童欣茹,最好一举得个双胞胎,气死大房的人。

    童欣茹被骆烨轩带到了洞庭会所,祝市长还没有到。

    “烨轩,你陪领导我来也不合适吧?”童欣茹看着骆烨轩的侧颜,好几天没见,她迷恋的紧,很是想念。

    “没什么不合适的,好几天没见你都不想我吗?”骆烨轩很温柔的为童欣茹倒了杯饮料。

    “当然想你了。”童欣茹脱口而出,说完后感觉到自己太过急迫,她垂下眼睛脸颊通红。

    骆烨轩“呵呵”笑了两声单手挑起童欣茹的下巴与让她与自己对视。

    童欣茹看到骆烨轩眼眸中毫不掩饰的情愫,脸颊上的热度更加明显了。

    骆烨轩低头封住了童欣茹的唇,来回的摩挲挑逗着,将她口腔中的空气汲取干净。

    童欣茹体内的火焰一下子喷发了出来,身体微微有点僵硬,太久没有与骆烨轩有亲密接触,突如其来的贴合使得她心跳很快,整个人的呼吸都灼热了起来。

    “不行,万一等下……”童欣茹推拒着,她怕万一骆烨轩请的客人进来看到这一幕该如何是好。

    趁着童欣茹说话的空挡,骆烨轩顺利的攻克进去,卷着小巧的舌头把童欣茹搂的更加的紧。

    他的猛烈攻势使得童欣茹毫无招架之力,身体很快软成了一滩水。

    外套在进来包房的时候就已经脱掉了,现在她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毛衣,骆烨轩的手便探了进去。

    童欣茹一面担心着有人进来一面又被骆烨轩撩出浴火,整个人想要拒绝又不舍得拒绝,只能往骆烨轩身上贴合的更加紧。

    包房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道缝,灯光渗透了进来。

    童欣茹连忙推着骆烨轩示意他有人要进来了,可惜她的嘴巴被堵着根本说不出话。

    “烨少,您等的客人来了。”人并没有进来而是在门外和骆烨轩汇报。

    童欣茹听出来那个骆烨轩秘书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

    “乖,在这边等一下,我去去就来。”骆烨轩松开了童欣茹,捏了捏她的脸蛋:“想要什么就点,肖海在外面专门负责你,我忙完过来陪你。”

    童欣茹平复心绪红着脸点头,她这才知道骆烨轩是另外开了包房专门让她在这边待着。

    这样也好,见那些领导们总会不舒服,以前的她有那种自信站在骆烨轩身边陪着他应付那些达官贵族,现在,她垂下眼睛抚上自己的心口,有处创伤,还没有愈合。

    童欣茹端起桌子上的饮料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得慢慢缓和同烨轩的关系,该怎么让他重新接受自己呢?

    骆烨轩走到门口对着肖海点点头:“她我交给你了,我去去就来。”

    肖海忙应了,推门进去问问童欣茹想要吃什么,听到她的吩咐后迅速的去通知这里的侍者准备。

    骆烨轩推开隔壁包房的门看到了立在门内的祝市长,旁边的椅子上缩着他的儿子祝雷。

    再次看到这个人,骆烨轩挑挑眉毛压抑心底的不满情绪,伸手对着祝市长笑笑:“祝市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两只手握在一起,谈笑风生。

    祝雷无聊的缩在椅子上不敢抬头,感觉到骆烨轩扫过来的目光,对上,整具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他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推门丢下一句:“我去上洗手间”忙远离了这里。

    骆烨轩眼角闪着精光,继续若无其事的同祝市长攀谈。

    “烨轩呐,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堂哥也在谈这个项目,规划局的那些人都……”

    “呵呵,那就先吃饭这些事情等下再说。”骆烨轩毫不在意的举着酒杯,敬祝山。

    祝山叹了口气和骆烨轩你来我往的喝了起来。

    三杯酒下肚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肖海满脸焦急的闯了进来:“轩少不好了,夫人被祝公子……”

    骆烨轩“啪”碰倒了酒杯,酒水洒了一桌子,他脸色铁青的往外间跑去。

    祝山在身后有点懵,也快步追了出去:那个臭小子,千万不要……

    ------题外话------

    昨天大家给栗子的支持栗子都看到了,爱你们。

    感谢重点突破88投了1票,感谢zys2683602投了1票,感谢kssyszljj投了1票,感谢我很快乐2012投了3票,感谢735619620 投了1票

    感谢诗菲依今天送给栗子的鲜花,么么哒,大家节日快乐,玩的开心哦。

    悲催的栗子继续去码字,为了存稿而奋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