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27】孟少表白!

【127】孟少表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茜的头嗡的炸开了,她和薛家鸣在一起的时候最多就是拉拉手拥抱一个。

    接吻?对她来说还没有到那种程度,她最多也就允许薛家鸣吻她的额头,好在薛家鸣也是很尊重她的人,试探了两次后不会再逾越。

    孟楠之心里很不舒服,他和沈茜在一家公司却很少见面,沈茜躲他。

    今天是知道了沈茜要来送文件给新秘书特意将秘书给支了出去,他有话要对沈茜说,他承认,听到童昔冉说沈茜和薛家鸣在谈婚论嫁他心里嫉妒的发狂。

    沈茜咬着牙不让孟楠之的舌头探进来,身体挺的很直,垂在身侧的手握着拳头,强自镇定着。

    “你喜欢我吗?”孟楠之终于收了动作,单手撑着墙壁隔开他和沈茜之间的距离。

    鼻尖几乎挨着,呼吸都喷洒在彼此的脸上。

    沈茜的呼吸急促,但是她克制的和好,急喘了几口气之后人便调整好了情绪,除了怦怦乱跳的心之外感觉不出她的情绪变化。

    “孟总监你这是在调戏下属吗?”沈茜的脸上挂着职业般的笑容,露出八颗整齐白皙的牙齿。

    孟楠之被晃了眼睛,他听到沈茜这样说话头疼的厉害。

    “沈茜你和那个姓薛的是什么意思?”孟楠之看着沈茜,温和早就不见了,他必须让沈茜明白她和薛家鸣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不合适?他喜欢沈茜他要娶沈茜做孟太太,沈茜和别的男人自然是不合适的。

    说他霸道也好说他要横插一脚也罢,反正他喜欢眼前的女人,想到她嫁给别人就心肝疼。

    沈茜脸上的笑没有多一分也没有少一分:“那是我男朋友,不过我觉得孟总监没有资格管我的私人生活,公司可没有规定不允许谈恋爱结婚生子。”

    “你结什么婚?和谁结婚?我告诉你沈茜,我不允许你和别人结婚!”

    孟楠之认为自己的脾气非常的好,可他听到沈茜的话心里头冒出来一簇火焰,烧的肝疼肺疼的。

    说话的语气含了怒气,有些重,说完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当着沈茜的就这样说出来了。

    不过心里松了一口气,说出来确实好很多,不然他真的要被憋疯了。

    沈茜挑挑眉毛,懒得和孟楠之多说,翻了个白眼就要走。

    “沈茜!”孟楠之拉住了沈茜的胳膊,脸上重新挂上笑,只不过笑容中多了一分苦涩:“我以为你懂我的心。”

    “我不懂,我就是普通的家庭,就算我表姐嫁入了豪门但那是她的生活,我家里很普通,我妈连份工作都没有,我爸就算在政府部门工作那也是一个小职员,上不得台面,和你们孟家更是没有办法相比,我不会交际不知道怎么和名流之士打招呼,我就是特别普通的女孩子,或许你对我有好感,但我不敢保证这份好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加重多少,我认为秦小姐那样的人对你来说最为合适。”

    沈茜一字一句的说着,很平静,眼睛也不再躲闪,定定的与孟楠之对视。

    她对孟楠之有过一时的迷醉,刚刚孟楠之的的吻她不排斥相反心中是欣喜的,但这些并不能改变目前的生活,她没有爱到孟楠之失去理智,想到和孟楠之在一起之后需要接触到的生活,沈茜摇摇头,她又不是公主,没必要找个王子来配对。

    孟楠之的脸随着沈茜的话慢慢的变黑,笑容凝固在脸上。

    “你在吃醋?”孟楠之轻声问。

    这是他目前的理解,沈茜在吃秦心露的醋,两个人的关系恶化是在他那天带着沈茜去慈善晚宴将自己的身份说开之后开始的。

    那天陪在自己身边的人秦心露,拍卖会没有开始的时候沈茜就走了,而他和秦心露坐在一起待在结束。

    如果因为这个,他可以解释。

    “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觉得你们更加合适而已,我听说了,秦小姐的家和你家是世交,你爸妈是默许秦小姐同你在一起的,既然这样,你就好好的和她相处吧,我们真的不合适。”

    沈茜很平静的叙述,在开始说的时候心房确实有点酸楚,毕竟是她第一个动心的人,虽然没有达到那种地步,但说没有感觉是假的,说开了反而好了很多。

    孟楠之的脸满满都是受伤:“小茜,我爸妈是很尊重我的意见,因为我没有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所以他们才会同意秦家的说项,我们是可以在一起试试的,我爸妈并不是不好相处的人,不然我家那种情况是不会让我在童氏上班的。”

    沈茜看着孟楠之,脸上没有任何的动摇:“我和家鸣也很好,我们的家世相当,也见过父母了,大家都觉得我们很合适。”

    话说到这里沈茜觉得没有必要再往下接着说了,她说了声借过就挣脱开了孟楠之的手。

    “别人说你们合适你呢?你觉得你们合适吗?”

    孟楠之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沈茜握着门把手的手一顿,她轻声说:“那也比你合适。”

    毫不留恋的开门,门外,秦心露精致的脸出现。

    “你怎么在这里?”秦心露看到沈茜一愣,很快换上怒容,语气非常的不善。

    沈茜对着秦心露笑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楠之?你,你们?”沈茜一出来秦心露看到了屋里的孟楠之,她的脸色变得非常的不好:“你个贱人!”

    巴掌扬了起来朝着沈茜的脸扇了过去。

    她气的胸脯上下的起伏,她是听说沈茜调职了孟楠之的助理换了一个新的人特意来看看的。

    沈茜不在她特别的开心,终于将这个狐狸精给撵走了,但是孟楠之身边的人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她必须亲眼看过才能放心,顺便她要将自己的身份透漏给新的助理知道。

    她可是未来的秦家大少奶奶。

    “秦心露这是不是你撒泼的地方。”孟楠之扣住秦心露的手将她甩向一旁。

    秦心露睁大眼睛,指着沈茜:“你和她躲在里面做什么?那是秘书办公室,你不是换了新的秘书吗?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她的修养都被抛在了脑后,她知道孟楠之对沈茜有好感,为了让沈茜知难而退她总是往孟楠之的办公室跑,当着她的面秀恩爱,可今天怎么回事?两个人躲在办公室里关着门她不信是在探讨公式。

    尤其是沈茜的嘴巴红艳的刺眼,在向秦心露发出一个信号,刚刚他们接吻了。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孟楠之声音依旧温和,但明眼人都能听出他的怒气。

    沈茜是根本没将两个人的对话放到心里,愿意乱想就乱想,她也没有那种别的心思,和秦心露生气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懒得等电梯,新办公室在楼下,她踩着高跟鞋就往楼梯那边走。

    下楼梯也比等电梯听秦心露叽歪来的痛快。

    秦心露轻笑一声,深吸几口气终于平静了自己。

    她忘记了孟楠之和以前追着她的男人不同,自己这样大吵大闹会让孟楠之厌烦。

    “楠之,我错了,刚刚是一时失控,我没有怀疑你什么。”秦心露轻柔的说着,倾身往孟楠之的胳膊上凑。

    沈茜刚转身进到楼梯口,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心里对孟楠之有气,才和自己接了吻转身就能对着别的女人谈情说爱,男人的心变得可真快。

    孟楠之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沈茜,直到看不到人才用余光扫了一眼秦心露:“你回去吧。”

    “楠之我才刚刚来,你不是快下班了吧,我是打车来的,等你一会儿你送我回家怎么样,爸妈说好久没有见你了。”

    秦心露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刚刚一时失控说错了话迅速的道歉补救。

    她跟着孟楠之进到他的办公室,脸颊上的笑容很恬静,她知道孟楠之这会儿不愿意她贴近他,没关系,碍眼的人已经被她给挤走了,就算站在一旁服个软也可以。

    “我有空会回去看叔叔阿姨的,你如果不愿意打车回去我让司机送你。”

    孟楠之头都没有抬,他有没有工作都不会和秦心露出去的。

    秦心露笑容顿了顿很快恢复如常,潇洒的转身:“那你先忙我打车回去好。”

    走出了办公室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不见,她乘坐电梯下到楼下,想要找到沈茜一点都不难。

    “沈助理有人找你。”沈茜正在电脑前发呆,她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听到有人叫她应了一声推门出来,就看到了秦心露。

    沈茜的笑依然得体,就算心里不喜欢她也不会表现在脸上。

    完全没有必要,她生气是没有立场的,薛家鸣对她很好,她最初和薛家鸣在一起也不是因为气孟楠之,自己爸让她见面她就去见面了,至于合适不合适是她自己感觉的,爸妈当时没有掺合进来。

    沈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孟楠之不合适她,她家里虽然不是大富贵之家,但也不缺钱,没必要攀附着孟家。

    几千万几亿没有,百来万还是不在话下的。

    “没有想到我会请你喝咖啡吧。”秦心露将咖啡杯放下,她约了沈茜在咖啡馆,童氏财团楼下。

    沈茜同意是怕别人说闲话,她刚调到新的岗位上,还不是很熟悉,秦心露和孟楠之的关系公司上上下下都看的很明白,背后有些人怎么说她的她也知道,只是没往心里去。

    “秦小姐想要说什么。”沈茜搅动着杯子中的咖啡,将糖块搅开。

    她特意点的黑咖啡,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放了两块糖,她平时不放糖直接喝的,今天是想尝尝苦中带甜是个什么滋味。

    秦心露笑容很得体:“今天你和楠之在屋里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过问了,身为他的未婚妻我也是会给他一定的自由,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和楠之是会结婚的,所以你的心思最好放的纯一点,我想你爸妈是无法接受你自甘堕落的。”

    沈茜微挑起眉毛:“我爸妈就不牢秦小姐关心了,我觉得秦小姐现在要担心的是自己,你逢人便说自己是孟总监的未婚妻,据我所知孟总监至今单身连个女朋友的都没有呢。”

    秦心露眼中浮现一丝阴霾,这个女人可真不知好歹!

    沈茜甜甜的笑着将咖啡喝完后看了眼表:“唔,要下班了,我去打个卡,劳烦秦小姐请我喝咖啡了,如果秦小姐真的成为了孟总监的未婚妻,记得给我发喜糖哦。”

    推开咖啡厅的门,沈茜嘴角的笑容渐渐消散,她的手紧了紧松开扶手快步朝公司走去。

    打开拿包,到楼下的时候果然看到薛家鸣的车停在那里。

    只不过,沈茜捏着包的手紧了紧,为什么那个女人阴魂不散?

    秦心露不知在和薛家鸣说些什么,离得远沈茜看到薛家鸣的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

    “呵呵,小茜下班了呀,我碰到你家家鸣聊了几句,那我不当电灯泡了,再见。”秦心露的笑容很灿烂,留给沈茜一个挑衅的眼神,抬手拦了辆车坐了进去。

    薛家鸣脸上的表情有点怪,他对着沈茜笑笑,伸手为她打开车门,等到沈茜坐进去后他探过身子为她系安全带。

    等到薛家鸣坐在车中后便发动了车子。

    “你和刚刚的女人认识?”沈茜觉得薛家鸣和平时不太一样,怕秦心露说出什么不好的话。

    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秦心露的嘴巴里能有什么好话?

    “不认识,她不是你朋友吗?”薛家鸣奇怪的看了一眼沈茜。

    “我和她不是朋友,她是秦家的小姐,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认识她呢。”沈茜说的一脸平静,她将秦心露的身份说开,薛家鸣是直率的人,心思细腻,对她也好,她不想两个人因为外人出现什么嫌隙。

    薛家鸣听到沈茜这样说平白将心中的忐忑给压了下去。

    红灯的时候车子停下,薛家鸣拦住了沈茜的手。

    “嗯,她说了许多不好的话,我听了挺难受的,我知道不是真的,既然不是你的朋友我就当没有听过。”

    沈茜对着薛家鸣笑,也不问秦心露都说了些什么。

    童昔冉在和沈茜通电话,听到沈茜说孟楠之堵她还挺吃惊的,没想到孟楠之动真格的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童昔冉问沈茜。

    “没怎么想,我觉得和家鸣挺合适的,今天秦心露去找家鸣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童昔冉皱眉:“那家鸣是怎么说的?他会不会乱想?”

    沈茜就说家鸣不是那样的人,秦心露自称是自己的朋友说了些什么话当时薛家鸣的脸色不太好,在车上她就说起了秦心露的身份,薛家鸣才恢复如常。

    童昔冉松了一口气,秦心露这是自己不好过也不想别人好过啊。

    “和她少接触吧。”童昔冉没有多说,她也知道秦心露那人,不是你躲着点就不往你身边凑得,她要是心里不痛快了肯定没有理由的将怒气迁怒到别人身上。

    孟楠之对沈茜的态度到了秦心露那里不可能不计较,有些事就算躲着也躲不掉,真够糟心的。

    扣断电话,童昔冉去骆紫琳房间里坐坐。

    她每天都会去看看小裴珞,马上就白天了,小家伙睡眠的时间有了规律,睡的还是比较多,只不过她会玩了,吃饱喝足后会睡一小会儿,吃着自己的小手,也不知道手上是不是涂了蜜了,舔的特别的开心。

    童昔冉拿着小铃铛逗着裴珞。

    “百日宴真的不要和你婆婆公公商量商量吗?”

    骆紫琳收拾东西的手一顿,笑笑:“阿元打电话回去了,婆婆那边说这段时间他们很忙,百日宴的时候会去酒店。”

    童昔冉无声叹息,看来安清芸是真的不喜欢裴珞。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媳妇儿子带着孙女都住在亲家了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公公呢?他不是很喜欢珞珞吗?”

    在医院里她就看出来骆紫琳的公公对裴珞特别的上心,这都搬回来一个多月了人家公公难道没有意见么。

    “每天能打好几个电话,我拍了照片都会拍给他看看,但他也不能照顾孩子,我总不能搬回公公家,等到办完百日宴我和阿元就回家,珞珞好带很多了,我再请个阿姨,也不是那么难过。”

    骆紫琳是觉得一直在娘家住着也不合适,百日宴都是娘家在办感觉挺苦涩的。

    就算奶奶不和珞珞亲还有爷爷,骆紫琳是想着让公公好好的孩子亲近亲近。

    裴珞的百日宴温瑜很重视,怎么说都是自己第一个外孙女。

    骆子铭订下本事最好的酒店,将请帖送到了裴家,就是故意再打裴家的脸。

    你们不喜欢女孩子不给小姑娘办,没关系,我们骆家喜欢,这就是我们家的小公主,大办特办,上桌的白酒都是茅台,红酒是拉菲,鲍鱼海参这些更是没有少。

    童昔冉看着菜单特别无语,故意逗骆子铭:“你给侄女办百日宴这么大的手笔,到时候轮到自家孩子怎么办?”

    骆子铭想也没想就说:“海参还分着等级呢,放心好了,保证比侄女的阵仗大。”

    童昔冉突然觉得肉疼,她从公司退下来后现在进账的钱肯定没有在重要岗位上的多,她拿着骆子铭黑卡,另外骆子铭又将他的工资卡办了副卡给她用,绑定的她的手机号,平时骆子铭用钱童昔冉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自家卡里的零达到了十个,那花去一分就少一分,她又补不回来。

    肉疼的不仅是童昔冉,还有姜颖和童志峰。

    只不过这俩人嘴里不多话,心里有些上火,童志峰对着姜颖唠叨:“咱们闺女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骆子铭就这样搞,以后是打算给自家孩子落面子吗?”

    “小冉的小姑子也不容易,生个孩子差点把命搭进去,肯定是想孩子好的。”

    姜颖知道童志峰是犯小心眼了,毕竟花的是骆家的钱,要是花给骆姓的孩子还好,花到了裴家身上,自家有些想法是很正常的。

    幸好姜颖开明能够劝住童志峰,而且童志峰现在也和以前不同能够管住自己那张嘴,不然叨叨的说出去还不得惹得女婿心里不痛快么。

    童志峰嘟嘟囔囔的特别不舒服,他看着那菜单上面的价钱心都要滴血了,这花的可不少啊,都是真金白银的弄到吃的上面,那些人来了能随多少钱,奔着吃多带几个人就能吃回来,到底是图的什么?

    姜颖和童昔冉打电话就将童志峰的念叨给说了出去。

    童昔冉在电话里一阵好笑,她当时也是觉得挺惊讶的,自家有钱但没有达到骆家的程度,嫁给骆子铭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有钱。其实她婆婆已经很低调了,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出来有钱人世界的奢华。

    “妈,你和爸说,子铭说给她外孙女办的时候保证比侄女的排场还要大,一定是坚决压过去的。”

    姜颖“哎”了两声又和童昔冉聊了些别的就挂了。

    无外乎是让她好好的顾着身子,这些事情不要太忙活。

    二房也不得闲,童欣茹是为了讨好童昔冉很卖力的忙碌着,她将童昔冉该做的都是做了,也不埋怨,跑前跑后的安排琐事,到了百日宴的那一天,童欣茹站在骆烨轩身边特别的长脸,给骆紫琳撑住了场子。

    请帖邀请的人都来了,裴琨亮和安清芸是一早就到的。

    不管安清芸喜不喜欢裴珞,作为裴珞的奶奶她总要提前到场一同招呼客人的。

    裴家的客人也来了不少,是安清芸通知的,她看到骆子铭的大手笔也吓了一跳,一个百日宴花费了近百万,这是裴家的孙女又不是骆家的,他上赶着出什么木头。

    心里认为骆子铭是用钱在打压他们裴家,安清芸上头将安家的亲戚能通知的都通知了一遍,还特意嘱咐自己的娘家人不用准备什么礼钱,人来了来吃就行了。

    安清芸想的就是你不是有钱吗?我叫一拨人来吃你的喝你的,非得给你扒拉下来一层皮不可。

    骆子铭可不是谁都能算计到的,给裴家的请帖就两张,你们看着办吧。

    安清芸当时没有当一回事,她可是裴珞的奶奶,她的身份还不能邀请娘家人来热闹热闹了?

    结果酒店的安保措施做的特别的好,来的宾客都是穿着西装和礼服拿着请帖的人,一群穿着打扮略微俗气的安家人站在酒店门外傻眼了。

    请帖?什么请帖?

    “我们姓安,裴珞奶奶的家人,怎么还不能进了?”

    有人拿乔瞪眼睛对保安嚷嚷,安清芸通知他们的时候可没有说不拿请帖不能进,现在的感觉就是这些人故意为难他们。

    “请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按照指令办事的。”

    答的很得体,心里是非常不屑的,他们可没有听说过什么安家,今天办百日宴的小女孩姓裴,母亲姓骆,和安家有什么关系?

    哦,听说男方的妈妈姓安,那也没办法,上头的人有交待,没有请帖就给骆家的人打电话有人来接再进。

    没有?那就一边呆着去吧。

    “我们打电话让清芸来接。”嚷嚷着就开始打电话。

    安老太太可是站了有一会儿了,拿年龄大了想要进去歇脚都不行,守在外面的人就不让他们进,随便怎么闹。

    安清芸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正在看裴珞,裴珞在裴琨亮的怀里,很乖。

    她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对着裴珞可是一阵猛夸,什么眼睛大呀也不闹人,皮肤白,长大一定是个美人胚子。

    骆紫琳就笑笑,听听就过,这话听到耳朵里都觉得是虚话,没必要讲到明处。

    她是看出来自己闺女不招奶奶待见了,不过没关系,爷爷是真心喜欢的。

    裴琨亮看着裴珞眼睛都不眨,他想了多久了,可惜不方便往骆家来,不然他早就将小姑娘给抱回去了。

    小家伙平时特别的喜欢睡觉,今天感觉很精神,眼珠子滴流滴流的转,平时裴珞自己玩的时候小手小脚轻微的瞪着,也会笑笑,现在找到好玩的了就是吃手,你不让她吃她还不乐意,那小眉头能皱出来几道褶子,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发笑。

    裴琨亮看着自己孙女觉得特别的好看,抱在怀里软软的。

    出院之后他抱过一次,那时候感觉小家伙一点重量都没有,身子软的让他都不敢用力。

    现在也是,打一个多月没有见裴珞变化挺大的,小模样长开了点,仔细看看发现鼻子往上长得像裴元,小嘴和下巴就仿了骆紫琳了,那模样比骆紫琳和裴元任何一个人都俏,这是集了两个人的精华了。

    “不会吧,那你们等着,我马上过去接你们。”安清芸挂了电话脸色很不好。

    裴琨亮看安清芸变了脸色,就问是怎么了。

    安清芸一五一十的说了,她可没说这事情是自己提前就算计好的,而是将过错都推到了骆子铭的身上。

    裴琨亮气的脑袋都冒烟了,他老婆怎么那么钝呢?这是骆家人办的宴席,你请你娘家人来是什么意思?还请了一帮子,干脆自己重新半个宴好了。

    “我做什么重新办,骆子铭不是有钱吗,又包下了整个酒店,怎么就不能让我家的人进来吃一顿了?”

    安清芸忍不住嚷嚷开,笑话,都说了不喜欢女孩子了,在外人面前为了脸面才打算配合的,自己娘家人来了也算是给裴珞撑腰吧。

    骆紫琳往这边看过来,她看婆婆公公脸色都不太好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忙上手将女儿给接到了怀里。

    裴琨亮脸色铁青的同安清芸往外走。

    “你直接在隔壁饭店订两间包房带着他们过去吧。”裴琨亮嘱咐着安清芸,要将人给带到酒店是不可能的,骆家是不会同意的,与其闹到最后僵持还不如自己明智点让安清芸将人给送到别地儿。

    安清芸心里是不乐意的,明明有免费的席做什么将她娘家人给赶走?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得听裴琨亮的话,出去后就说这边搞错了地儿,请的都是商场上往来的人,家里的亲戚都是在对面的饭店定的包房。

    裴琨亮走到门口就回来了,他是确定安清芸有没有将人带走。

    童昔冉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知道的特别清楚,她和骆紫琳说了,骆紫琳也特别的无语,更加坚定了让孩子和奶奶保持点疏离感,跟着那样的奶奶,以后不糊涂都难。

    整个宴席从开始到结束都是喜气洋洋的,除了安清芸之外每个人都觉得心情很好。

    安清芸等到这边的宴席一散里面就拎着衣服往对面的餐厅跟了过去,让裴琨亮陪着去裴琨亮不愿意,他还没有和孙女腻歪够呢,将裴珞抱在怀里又不撒手了,抱着哄着拍着,小家伙本来有点困,直接趴在爷爷的肩膀上了过去。

    骆紫琳看女儿睡着了上手抱了过来,她要带着孩子先离开,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也用不着她招呼,光顾着孩子就成。

    童昔冉等在车里,她之前是想着在楼上开个房间睡一觉,但骆紫琳回去就趁着车一同回去吧。

    “嫂嫂今天累坏了吧。”骆紫琳看着童昔冉的肚子,快五个月了显怀了,她穿着不收腰的礼服,之前站着不明显这会儿一坐下就能看到肚子那里多了一块,椭圆型的。

    “不累,都是你二嫂在忙活。”童昔冉摇头,童欣茹这次特别的给力,让童昔冉都不忍心说些别的什么了。不仅特别的照顾她还为她挡酒,若说累,童欣茹是真的累,她勉强也就算作乏了想要睡觉。

    骆紫琳认真的看着童昔冉:“嫂嫂你不觉得堂嫂的态度有点奇怪吗?我总觉得这样的堂嫂怪怪的,要说她在装吧可又看不出来,她性子真的改好了?”

    童昔冉对于童欣茹的变化也是一头雾水,她是知道到底什么原因,但是她不能说啊。

    说到底童欣茹也挺可怜的,童昔冉想着如果没有之前骆烨轩故意结怨的事想必两家人也能愉快的相处,现在只能拖着了,安抚住一个似一个。

    安清芸回到酒店的时候去找骆紫琳,她要抱着孩子对对面餐厅给安老太太看看,结果转了几圈没有找到人。

    “你在这跟只闷头苍蝇似的晃啥呢?”裴琨亮压低声音训斥安清芸。

    他实在受不了安清芸今天的所作所为,没见过这么办事的,不给孙女出钱办满月席,百日宴由亲家掏钱了她竟然还将自己娘家人捞过来上桌吃饭,幸好是没有将人给带进来,不然丢了骆家的脸面骆子铭能放过他们吗?

    安清芸白了丈夫一眼,对丈夫不耐烦的口气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紫琳呢?让她将孩子给我,我抱去给我妈看看,怎么说都是太奶奶。”

    裴琨亮气结,他当年怎么就看上她了呢?这种时候你和骆紫琳要孩子抱给你娘家人看,骆紫琳能给你吗?孩子出生你抱过几次?都说了安家的人来了要瞒着点,她倒好,大张旗鼓的回来说要抱孩子走,真想骂她一顿,这是生怕人家不知道她干的蠢事呢?

    不过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好在骆紫琳提前走了。

    “紫琳抱着孩子回家了。”丢下这么一句话裴琨亮抬步就走,他不走指不定安清芸会拉着他往对面去陪客。

    果然就听安清芸在后面说:“那她们走了你过去看看吧,阿元呢?叫上他一起。”

    裴琨亮虚擦了额头的汗水,眼尖看到了还在忙活的裴元,上手拽住了他。

    要去干脆一同去吧,有儿子在那帮子人还比较好招待。

    童昔冉回家里的时候累的腰都要折了,她就是熬过了睡觉点有些不舒服。

    骆紫琳连忙让童昔冉去睡觉,家里负责照顾裴珞的阿姨她很放心,将裴珞给了阿姨之后她就跟着进来了童昔冉的房间。

    看童昔冉躺下睡着后才轻轻关上门退了出来。

    沈茜也是刚下班,收拾东西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孟楠之。

    孟楠之双手插在口袋里靠着墙壁静静的等她,见她出来对着她温柔的笑笑。

    沈茜不满的看向四周,果然许多人的视线有意无意的往这么移动,触碰到她的眼神时立马就移开了。

    沈茜当做没有看到孟楠之,也不同他打招呼,摁下电梯。

    孟楠之也不吭声,静静的走到沈茜身边,陪着她一同等电梯。

    部门等着下班的员工彼此交换着眼神,站在两个人身后,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想要议论却不敢,谁都知道沈茜原来是孟楠之的秘书,办公室恋情上司和秘书向来是最热门的话题,或许这俩人也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也说不一定。

    虽然总是来公司找孟总监的女人看着身份挺高贵的,但有八卦新闻看对于员工们来说也是饭后的茶点,吃个新鲜。

    沈茜率先进到电梯里,孟楠之紧跟而上。

    其余同事也装作没事人似的都跟着上了电梯,有意无意将孟楠之挤到了沈茜的身边。

    空间狭小两个人挨的很近,沈茜能够感觉到贴近她男人的热度。

    沈茜不太舒服的挪挪胳膊往旁边动了动。

    “呀,沈茜你往那边去点,我都到角落里的。”女同事立马尖叫一声。

    沈茜连声说着“对不起”往让开一大步。

    正巧撞入了孟楠之的怀里。

    沈茜脊背一僵,稍微移开身子要从孟楠之怀里出来。

    “别乱动再撞到人。”孟楠之搂住沈茜的肩膀将她固定在自己怀里。

    主动投怀送抱他要再不把握住机会就枉为男人。

    沈茜皱眉,真的不喜欢孟楠之的触碰,她将孟楠之的手给甩开,自己站直身子,虽然依然贴着孟楠之的胸膛,好在是自己一个人站着。

    “叮”电梯下到一楼。

    同事们蜂拥而出,沈茜随着人流被撞的往孟楠之身上蹭了好几下,知道出来才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同孟楠之打招呼,踩着高跟鞋朝外走。

    “沈茜,我送你吧。”孟楠之单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因为沈茜躲他而有任何的不满,嘴角挂着温和的笑。

    “不用了,我男朋友会来接我。”沈茜回眸一笑,笑容甜美。

    孟楠之眼疼,他被沈茜脸上的笑容刺激的眼睛生疼生疼的。

    闭上眼睛重新睁开,沈茜已经走出去两米远了。

    孟楠之迅速的追了上去,眼睛一扫看到了公司对面停着的车,那就是沈茜的男朋友吧。

    手一伸拉住了沈茜的手将她整个人拽在自己的怀里抵在了外面的玻璃窗旁。

    “你别动,我就是想试试他对你的信任度。”

    孟楠之嘴角含笑,温热的唇擦着沈茜的耳朵,留下丝丝颤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