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29】嫉恨,鞭打!

【129】嫉恨,鞭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昔冉对上戚天翰的眼睛,毫不畏惧:“那你的意思是,三个人一起痛苦,不死不休?”

    戚天翰转动目光,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胶着,充满着莫名的柔和。

    良久,童昔冉听到他说。

    “小冉,我的妹妹,我不想她和我一样痛苦,活在悔恨中。”

    童昔冉皱眉,对面,剔透的眸子映射着她的身影,很清晰,又很模糊。

    “天翰,雪蕊她争取了很久。”童昔冉别开目光,她看着珠帘之外成对的情人,幽幽的开口。

    她为了爱情努力的争取,可惜,小沥的心没有为她敞开。

    避开戚天翰谈起心声的话题,童昔冉不是不懂,是装不懂,她已经结婚生子了不是吗?

    就算重新来过,她还是会选骆子铭,因为当初她心里头的恨意足够促使她嫁入骆家,光明正大的站在骆烨轩跟前,给他的一切毁掉!

    嫁给骆子铭,她不悔!没有让骆烨轩失去一切,她不怨!

    为了骆子铭为了腹中孩子,她忍。

    为了骆老爷子,她退让。

    但,让她放过骆烨轩,不可能。

    她不恨骆烨轩,没有爱哪里有恨?她会站在骆子铭的身边,在未来的每一条光明正大的和骆烨轩较量,将他一手打造的产业,一步一步吞没,骆家的财产骆家的所有,最终只能交给骆子铭一人掌控。

    旁人,均让开!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滞,悠扬的乐曲徐徐响起,暖暖的热气从壁角浮起裹住冰寒的身体。

    面对面而坐的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呼吸变得微不可闻。

    戚天翰注意到童昔冉垂下的眼睫中,忽闪忽灭的光芒。

    精致的侧颜染上凌厉的辉光,刹那的耀眼刺痛了他的眼睛。

    不管她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怨无悔的陪在她身边,直到她得偿所愿。

    笑声突然响起。

    童昔冉回眸,对上戚天翰灿若晚霞的笑颜,微怔。

    “你开口提的事情我肯定会帮忙的,我可不想看着我妹妹往火坑里跳。”戚天翰叫来服务员,悠闲的点餐。

    好似刚刚饱含深意的话没有说过,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的问题,和之前一模一样。

    童昔冉勾起唇角笑的没心没肺:“可不可以让我吃次辣点的东西?不要告诉子铭。”

    戚天翰捏着菜单的手轻微用力用眼睛斜着她,继续点餐。

    点完特意嘱咐服务员:“凡是辣的菜将辣椒都去掉,不好吃没关系,她吃了上火就有麻烦了。”

    K!童昔冉朝着天花板翻白眼,她嘴欠她说要吃辣,不说刚刚的排骨里肯定是有辣味的!

    服务员看看长相精致的两个人,应了一声含笑离开去安排。

    “你可别怪我,你老公提前给耳提面命一番,千嘱咐万叮嘱不能给你吃辣,一点都不行。”戚天翰看着她抓狂的样子心情舒畅,将骆子铭给出卖了。

    “你什么时候那么听他的话了!”童昔冉咬牙切齿。

    “刚刚,万一你上火了你老公找我拼命怎么办?我很惜命的。”戚天翰凉凉的答,笑容灿烂的刺眼。

    童昔冉鼓着腮帮子瞪着戚天翰,她一直觉得戚天翰很养眼,跟画儿似的男人,比孟楠之还要干净纯粹,可这一刻她看透了他的本质,原来他里面黑的不行!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会误认为你看上我了,这样我会忍不住做出欺负朋友妻的事情。”

    戚天翰温和笑变的有点坏,仔细看看和骆子铭有三分相似。

    童昔冉狠狠地闭上眼睛默念静心咒,她是孕妇,她怀孕了,不能有暴力因子在体内作祟,免得带坏了她的乖宝宝。

    手一下一下的摸着肚子,和肚中的小家伙沟通。

    只有这样才能克制将桌子上的饮料朝着对面那张笑容迷人的脸泼过去。

    饭菜端上来,童昔冉看着每一道菜都是她的心头好,可每一样都缺了“辣”味咬着筷子愤恨的吃着。

    戚天翰负责笑,他吃饭的时候动作优雅和西方贵族的王室中人,一举一动均透着贵气。

    吃完饭戚天翰要送童昔冉回家。

    童昔冉连连摆手拒绝,她打电话给沈茜,让她到这边接她。

    “姐你出门了?”沈茜太过于惊讶,以至于在办公室就拔高音量嚎了出来。

    同事将诧异的眼睛投放在她的身上。

    沈茜扯出抱歉的笑转个身压低声音问:“我陪你去逛街,姐夫会不会捏死我?”

    想到骆子铭的眼神,沈茜觉得脖子疼,她怀疑自己领着童昔冉逛街,那边骆子铭就会用那只大手扣上她的脖子,跟拎小鸡似的将她给甩到太平洋上去。

    “小茜,你要知道,我才是女王!”童昔冉很霸气的挺挺肚子,想到沈茜看不到又收了回来,没好气的催促:“你到底来不来?你不来我可自己去了,你姐夫如果问我就说你不陪我。”

    沈茜立马从椅子上弹起来,连连点头,拎着包就朝楼下冲。

    笑话,被扣上不陪老姐的罪名,姐夫直接会将她的脑袋拧下来的,在死个利索和留一口气活着二者之间,她很明智的选择后者。

    戚天翰坐在车中,他没有走,看着在店外打电话时眉飞色舞的女人,明明都已经结婚了,肚子可以看出怀了孕,可她在他眼中依然调皮伶俐,跟十几年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姐。”沈茜隔着街道对童昔冉挥手,等到绿灯拎着包快速往这边跑,挨近童昔冉后拉着她的手抱怨:“怎么不在里面等我?外面这么冷。”

    “天天窝在屋子里都没有机会感受外面的温度,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与世隔绝了。”童昔冉眯着眼睛笑。

    “开车吧。”戚天翰将女子银铃般的笑声收入耳朵,眼前是她璀璨的笑颜,那么的甜那么的美。

    赤城将车子发动,后车镜中倒映着女子的身影逐渐变远,直到消失不见。

    “你昨天和童沥去做什么了?你说!”戚雪蕊的眼睛中充满血丝,她瞪着伏在地上的女子,手中的鞭子毫不留情的抽打在她的后背上。

    “啊!”叶晓婉的泪水因为痛楚夺眶而出,她捂着刚刚被打的肩膀,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小姐你不能动用私刑的,等当家的回来会生气的。”小弟急的团团转,想要上手去抢戚雪蕊手中的鞭子。

    “你给我站一边去!”戚雪蕊对小弟吼着,躲过他的手一鞭子又抽到了叶晓婉的身上。

    她恨,恨死眼前的女人了!抢了她的男人还装无辜,梨花带雨的模样恨得她想要粉粹了这种美好。

    就因为她会装,所以童沥才会被骗了,才会不要自己要她!

    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戚雪蕊的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抽死眼前的人。

    她让叶晓婉去陪那个老男人,可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竟然敢去勾引童沥,和他双双离去大半夜的才回来。

    哈,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和我说你和童沥去做什么了?你是不是爬上他的床逼迫他和你在一起了?你说,你说啊!”戚雪蕊指着叶晓婉,鞭子击在她脸前的地面上,发出“啪”一声响,荡起层层叠叠的灰尘。

    叶晓婉咬着下唇,脸上早已经被泪水覆盖,她疼的脑子昏昏沉沉的,小声辩解:“我没有,我和童沥什么都没有,我,我没有勾引过他。”

    她好冤枉她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抱着胳膊不停的哭泣着。

    她承认她喜欢童沥,可是她只在心里偷偷的喜欢着,连看童沥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去同雪蕊争抢了,她是什么身份,童沥是什么身份她很清楚,就因为这样她才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昨天她是下意识的照着童沥的命令去做,没有想太多,童沥带她去吃饭去看电影,她都一一应了,在电影院童沥的话此刻依然徘徊在她的耳边。

    “我们在一起试试吧。”

    叶晓婉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情走出电影院的,脚底仿佛踩着棉花,她的大脑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她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做的,总之,童沥送她回来的时候吻了她的额头,冰凉的唇在挨近她额头的时候透着温热,灼伤了她的内心。

    他说:“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现在在追你,这是我的权利,你无法剥夺,晚安。”

    晚安吻印在她的额头,在童沥的车消失在夜色中,在她转身之际她知道,自己,完了。

    她需要护着伺候着的小姐,此刻站在阴暗的角落中,如猫儿石般的眼睛静静的盯着她。

    “小姐……”叶晓婉慌乱的叫了一声,手不知道放在哪里。

    戚雪蕊冷漠的从她身边走过,声音很冷却很平静:“原来一直是你,恭喜你了,叶晓婉。”

    叶晓婉张张嘴看着戚雪蕊从她身边走过,想要去抓她的手终究只抓住了一片衣角。

    薄薄的布料从她的手心中滑过,她心里存在着一丝侥幸,以为小姐会原谅她,会祝福她。

    今天戚少刚刚出门她就被带到这里来,迎接她的,是一鞭又一鞭的抽打。

    叶晓婉自嘲的笑笑,她就是矫情,怎么可能不同意呢,雪蕊有多喜欢童沥她也有多喜欢童沥,躲在暗处看着小姐光明正大的追逐着童沥的脚步,缠着他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她的心会痛。

    一切的一切,童沥的表白在她心底留下深深的烙印,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童沥的女朋友,她没有开口说同意,

    可是有什么关系?她就是装,她心里是欢喜的。

    “戚雪蕊你在做什么?!”

    戚天翰冲过来伸手扣住了戚雪蕊的手腕,将她手中的鞭子强硬的夺过来丢在了地上。

    “你和晓婉道歉!快点!”戚天翰眼睛中浮现一丝失望,他刚刚答应了童昔冉,可还是晚了一步,自己妹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戚雪蕊泪眼婆娑的瞅着自己的哥哥,倔强的咬着唇不说一句话。

    她凭什么道歉?她喜欢的男人被人抢走了,明着和她抢也就罢了,躲在暗处施展媚术勾搭算什么?

    她向来光明磊落,她喜欢的自己去争取了,这样被人给夺走算个什么事?

    她不甘心,她恨她怨!

    她输的一点都不服气!

    “凭什么?她喜欢童沥可以和我说,躲在我身后去勾引童沥是什么意思?现在童沥的心在她的身上她高兴了?看着我像个小丑似的围着童沥转,被童沥一次一次的拒绝,她心里是在发笑吧?笑我的不知羞,笑她的成功!”

    戚雪蕊喊叫着,满脸都是笑意,扭曲的表情刺痛了戚天翰的心,也刺痛了在地上的叶晓婉。

    “我没有笑过你,我也没有勾引童沥,我承认我喜欢他,但是我没有往他身边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的人是我,或许是可怜我也不一定,雪蕊,我真的是真心的祝福你们想要你们在一起的。”

    叶晓婉声音暗哑,之前的疼痛喊破了喉咙此刻沙哑的厉害。

    戚雪蕊冷冷的盯着叶晓婉,这就是圣母,就是玛丽苏,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却将一切都抛开认为和她没有关系。

    真想让童沥看看她此刻的样子,这就是他喜欢的女人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

    “那好啊,你不是希望我和童沥在一起吗?你去和童沥说,让他和我在一起,不然你就去死,怎么样?”

    嗜血的笑浮现在戚雪蕊的嘴角,她眸光亮晶晶的含着恨意和快感。

    她倒要看看叶晓婉对自己的情谊多么的重,她不是可以放弃与童沥之间吗?

    哈,那就让她继续圣母,继续不在乎!

    “雪蕊!”戚天翰警告道,让她适可而止。

    戚雪蕊换上无辜的表情摊摊手:“哥,是她说希望我和童沥在一起的不是吗?我只不过是满足好姐妹的心愿罢了。”

    叶晓婉的身体瑟瑟发抖起来,她想到昨天童沥的温柔,两个人独处时的快乐。

    “雪蕊,你放过我吧。”叶晓婉轻轻的开口,她不会去逼迫童沥。

    如果戚雪蕊不愿意看到她,她可以走,可以从她的眼前消失,但,她不会去逼迫童沥。

    “放过你,放过你看着你们双宿双飞甜甜蜜蜜的吗?我就该独自一个人忍受着这些痛苦?叶晓婉你怎么说的出口的!你忘记了这些年是谁护着你谁养着你的吗?你简直连狗都不如!”

    叶晓婉闭上眼睛,浑身的疼痛比不过心房的痛,她知道自己对不起戚雪蕊,事情已经发生了又能怎么样?

    “我可以离开,不再出现你们眼前。”叶晓婉突然睁开眼睛,咬字清晰。

    “哦?离开?离开我也离开他?”戚雪蕊嘲讽的盯着地上的女人,离开了戚家,她怎么生存?

    叶晓婉点头,很坚定的点头:“是。”

    “好!滚,马上滚!”

    “够了!”戚天翰盯着自己的妹妹,他如果任由戚雪蕊将叶晓婉赶走,该怎么同童昔冉交待。

    他料到了事情的局面会很糟糕,也料到了叶晓婉会遭受皮肉之苦,他没有阻拦是心偏向自己的妹妹,但心爱之人的请求,他不能忽略,童沥喜欢叶晓婉,他就得护着。

    “哥,我可没有赶她,是她自己要走的。”戚雪蕊对哥哥说话的时候很和气,话语中透着无辜。

    “赤城,带晓婉去医院。”戚天翰皱眉,不再让戚雪蕊继续错下去。

    叶晓婉被人搀扶着走,两条腿在地上艰难的迈步,她没有抬头,也没有勇气抬头。

    戚雪蕊很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扬起小脸笑吟吟的盯着戚天翰,不语。

    “雪蕊,你不要再折腾她了,你明知道不是她的错。”戚天翰看着自己的妹子,良久才说出一句话。

    戚雪蕊依旧不语,黑漆漆的眼睛如同黑曜石,剔透颖亮。

    “哥知道你委屈了,可谁让咱们姓戚呢,注定要栽在童家的身上。”

    幽幽的声音飘浮在空气中,很轻,很淡,微不可闻。

    戚雪蕊的泪瞬间从眼眶中涌出,淌了满脸,一滴一滴滑落。

    “他就这样跟着?”童昔冉和沈茜逛了半个楼层,走到休息椅子上坐下歇脚,看看薛家鸣拿着两瓶饮料走过来,低声问沈茜。

    沈茜回头去看薛家鸣,接过他手中的瓶子递给童昔冉一瓶。

    薛家鸣坐到另一边拉开与两姐妹之间的距离,免得打扰她们说话。

    “还不是不放心你。”沈茜没好气的答。

    童昔冉要逛商场,沈茜觉得打车去不太安全,正好薛家鸣打电话问她下班没有她就让薛家鸣来送她们了。

    薛家鸣一听是做护花使者,二话不说直接应了,将人送到商场后跟着上来,美名其曰要帮忙拎东西。

    商场能够直接将买的东西送到家里,薛家鸣完全是多此一举,主要是想粘着沈茜。

    童昔冉看的明白,就是不知道沈茜明白不明白。

    这样一对比,童昔冉觉得薛家鸣好的不得了,比孟楠之要更加合适,试问嫁人不就是找个处处都护着自己将自己捧在心上的人么,明显薛家鸣对沈茜就是那种,护着宠着,细微处想到的也比较多,算是将人真正的放到心尖上宠着了。

    童昔冉不是自由恋爱结婚的,觉得骆子铭很好也是在婚后一段时间慢慢培养出了感情,看薛家鸣的时候看的就比较全面了,怎么看怎么觉得好,戳戳沈茜。

    “你和孟楠之说清楚了没?”

    沈茜喝了一口水脸上微有些不耐:“好端端的你提他做什么。”

    童昔冉咂咂嘴噤声了,提了个名字沈茜就变脸,这俩人也够让人头疼的。

    怎么她身边人的情路都那么坎坷呢?

    自家人的魅力都那挺大的,老弟是俩女绕的他迷迷糊糊的才看清楚,老妹是俩男围着她转悠都非她不可。

    童昔冉叹息,还是她好,要模样没模样要能力没能力的惹不来桃花债。

    挺没趣的,真想着弄俩小情人跟小尾巴似的粘着她让那个傲娇男也醋醋。

    骆世纪坛CEO办公室,正在听纪茜汇报老婆行程的大BOSS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揉揉鼻子放心的埋头工作。

    肯定是他家老婆想他了,赶紧忙完的去接人。

    又逛了一会儿,童昔冉“偶遇”耿士忠。

    耿士忠眼睛毒辣认出了童昔冉,和她寒暄打招呼,说想和她说些事情让她帮忙转告给骆总裁。

    沈茜和薛家鸣在一旁等着,童昔冉与耿士忠面对面坐在了休息室。

    “总经理,这段时间咱们公司有个项目和菲罗企业成为了竞争对手,那边派人联系了我让我不要去抢。”耿士忠说着最近的公司情况。

    童昔冉挑眉:“骆烨轩的公司?”

    耿士忠点头。

    “那就让让呗,目前不要和他硬碰硬,给他一种错觉,咱们是有意向他示好就成。”

    童昔冉的昔海有限公司目前不是暴露的时候。

    骆烨轩暗地里对这个吞并金芒服饰集团借地而起的公司不是没有着手调查,可惜耿士忠的背景人脉是在国外累积出来的,在国内很干净,和骆家童家都没有接触,骆烨轩查了一段时间便放弃了。

    在开辟新项目的时候,昔海有限公司瞄准的地方骆烨轩都会掺合一脚,他直接用明面上的试探看看耿士忠的反应。

    如果耿士忠有大的背景肯定会迎头而上的,出乎意料的是耿士忠能回避的都回避,不仅不会阻挠还会提供便利,有意的示好让骆烨轩警惕的心放回了腹中。

    从昔海大厦出来,童昔冉可谓是满载而归,天气暖和了她可是买了许多款式别致的衣服犒劳自己。

    做孕妇也要做个最时髦的孕妇,有钱就是可以任性。

    “买的开心吗?”骆子铭倚在车门旁,看着手挽着手走出昔海大厦的两名女子,含笑迎上其中一位。

    童昔冉不满的看着骆子铭,小声对着沈茜嘀咕:“怎么下班这么早,我还想去吃点别的呢。”

    沈茜憋着笑:“姐夫你可算来了,我快被我姐给折腾坏了,她精力可真充沛,挺着大肚子逛街比我兴致还要高。”

    “你姐买的包送你一个。”骆子铭眯着眼对沈茜笑笑。

    沈茜用手捂着嘴巴作势晕倒在薛家鸣的怀里,对童昔冉挤眉弄眼:“老姐下次想逛街还找我啊。”

    童昔冉翻着大大的白眼不耐烦的挥手让沈茜赶紧走。

    包啊,她的包啊。就喜欢那个款式的,转了好久才买到一个称心的,就那一个,不然她不会舍不得。一句话让给了她老妹,老妹也得明算账,那可是包啊,包啊!

    “傻样,你买的那款包不是限量版的,我给你在国外定了限量的,过两天就能拿到了。”

    骆子铭看着阴着小脸的女人,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觉得特别好笑,不就是一个包么,也不知道女人对包怎么那么在乎,给的是她妹妹又不是自己妹妹,瞧那张脸跨的,肉疼两个字印的清清楚楚。

    童昔冉一听“限量版”三个字,立马由阴转晴,脸上艳阳高照,“吧嗒”一口印了骆子铭满脸的口水,笑咪嘻嘻的坐好。

    骆子铭看着童昔冉挺着肚子非常灵敏的举动,无语的发动车子。

    到家的时候刚刚开放,骆老爷子也在当中坐着。

    “回来了,洗手吃饭吧。”骆铮的眼睛往孙子身上一扫就移到了孙媳妇的脸上,笑容可掬。

    童昔冉点头,和骆子铭一前一后洗手坐到了餐桌上。

    骆子铭自然的为童昔冉拉开椅子,等到童昔冉坐好后才坐下。

    童欣茹往他们两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流淌过艳羡。

    开始吃饭的时候很少有人说话。

    童欣茹夹了一筷子排骨吃了一口,脸色突然一变,捂着嘴推开椅子小跑着往卫生间跑。

    “这是……”温瑜放下筷子,眼光随着童欣茹的身姿移动。

    林穆脸色一喜快速的跟了过去。

    童昔冉看着盘子中那块只咬了一小口的排骨,也夹起一块排骨,吃的津津有味。

    童欣茹刚刚吐完,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那张脸,惨白的很。

    林穆推开门很惊喜的问:“小茹怎么了?可是吐了?”

    “妈,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吃了点排骨可能是不对胃口吧,胃里特别的难受。”童欣茹牵强的笑笑。

    林穆走近童欣茹压低声音问她:“你那个月经来了吗?”

    童欣茹一怔,手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微微用力捏紧,小声说:“好像推迟了十天了。”

    “真的啊?那,那你测试下?”林穆很是激动,原地走了几步:“明天我陪你去医院一趟吧,看看是不是怀孕了。”

    童欣茹愣愣的点头,怀孕了?真的吗?仔细算算,一个多月之前,她好像正是和骆烨轩的甜蜜期,两个人之间的床事也多了起来,或许,真的有了彼此的孩子也说不一定。

    再次回到餐桌上,童欣茹是一点肉都吃不下去。

    她看着满桌子的菜,胃里翻腾的厉害,又怕扫了大家的幸,忍耐了一会儿小声和骆铮说要回房间休息。

    骆铮看出来童欣茹可能是有了身孕,只不过二房没有正式说出来他作为爷爷不好开口,便点头应允了。

    “妈,你说小茹可能怀孕了?”骆烨轩捏紧手机,眉头皱起。

    他不是不想童欣茹怀孕,两个人从那天祝雷的事情开始房事多了起来,他也没有特意的做预防,一切随缘分,这个孩子,就来了。

    “晚饭吃了一口吐的不行,回房间休息去了,你打电话问问她想吃点什么给她买点,一点东西不吃也不行,肚子里有个孩子营养得更上,你看人家童昔冉,吃肉吃的多欢。”林穆在电话里叮嘱自己儿子,让他多关心关心老婆。

    骆烨轩应了将电话扣断,想了想给童欣茹去电话。

    “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敢肯定,想着明天去医院检查检查在告诉你。”童欣茹的声音轻柔,近段时间和骆烨轩说话从来没有大声过。

    “妈说你都没有吃东西,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买给你。”

    童欣茹捏着听筒心里很甜蜜,想到吃的脑海里就浮现那种糯米甜藕,她以前吃过一次,觉得甜腻腻的吃着不舒服,这会儿不知道怎么了,想到那种甜藕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骆烨轩皱眉,这东西去哪里找?

    扣掉电话开车去了餐厅,买不到直接找厨师做就行了。

    换了三家店骆烨轩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候可算有个厨师能做,能了快一个小时才回到家。

    将外套脱掉直接上楼,推开门童欣茹正在等他。

    “真的买回来了?”童欣茹欢喜的奔过去从骆烨轩手中接过来,喜滋滋的吃了起来,一大份全部吃了下去,还意犹未尽的想要喝甜汤。

    骆烨轩扬眉,这么爱吃啊,心里头的那点不耐烦因为童欣茹吃的满足也消散了。

    第二天一早林穆陪着童欣茹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让林穆笑的合不拢嘴巴。

    童欣茹怀孕了,她当奶奶了。

    林穆对童欣茹更加的好,知道童欣茹喜欢吃酸的东西,买腌制的酸梅买那种特别酸的小橘子给她吃。

    童欣茹这一胎怀的可不舒服了,她不是跟童昔冉似的什么都能吃,一点肉都不能沾,基本上沾了肉汤的筷子再去吃别的就能吐,后来就严重到味道肉味就吐,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脸色惨白的可怕。

    娇气的见过,折腾的见过,这么折腾这么奇葩的还第一次见。

    童欣茹看过医生,吕医生也有说稍微忍耐下,就算不能吃肉总不至于达到看见就吐的地步,完全是心理作用。

    可惜她忍不住,导致吃饭的时候桌子上连个肉菜都没有。

    骆铮开始让小厨房做饭在里间吃,散步的时候或者看电视的时候才会和一家人坐一块。

    两个孙媳妇都怀孕,一个喜欢吃肉一个不能看见肉,他干脆躲着,爱咋咋,不管了,免得说他偏心。

    温瑜对此是没有办法插手的,谁让她儿媳妇怀的比较舒适呢,二房又头三个月,能担待就担待了。

    一桌子的素菜摆到了桌子上。

    郭婶有点手无足措的盯着率先做到椅子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骆子铭脸色微沉,当即摔了筷子:“郭婶,咱们家的人集体信佛了?”

    他知道是谁的主意,杀鸡儆猴,他老婆可吃不了这些东西。

    郭婶脸色有些窘迫,她也不想这样做,可是林穆吩咐了,不能做一点荤腥的东西,现在家里温瑜不管事,林穆什么事情都会想办法掺合一脚,家里的佣人都明白二夫人是想要掌家,因为老爷子的默许,佣人们都感觉到这个家要变天了。

    温瑜看到满桌子的菜心里也是有气的。

    可是她不能说什么,她的儿媳妇能够吃肉,林穆的儿媳妇不能吃肉,闻到肉就吐,她开口的话林穆一定会说她向着自己儿媳妇,到时候又是一通的争吵,闹的骆老爷子不得安宁。

    所以骆子铭开口的时候温瑜选择听不到,只是笑着坐在那里当聋子。

    林穆刚扶着童欣茹坐在椅子上,听到骆子铭的话后林穆冷笑两声。

    “子铭你这是什么话,我家小茹刚刚怀孕,月份比较小,孕吐严重一点肉都不能闻,吃饭的时候只能这样了。”

    骆子铭扬眉:“这个家里那么多的人在,不是只有你们二房一家,因为堂弟妹怀孕一家人都德跟着吃素菜?呵,这个家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二房独大呢,既然不能吃肉就开小灶吧,直接在屋里吃饭就行了。”

    林穆的脸色微变,看着骆子铭拔高音量:“骆子铭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骆子铭答的随意。

    “郭婶,挑选孙二少奶奶喜欢吃的几样菜送到她的房间,炒几个肉菜摆到桌子上,半个小时后重新开饭。”骆子铭说着推开椅子扶着童昔冉起身,对着郭婶也是对着骆家的每个人一字一句的说:“请记住,骆世纪坛的老板是我,我的妻子,是童昔冉,我的母亲,是温瑜,骆家唯一的当家女主人!”

    温瑜的嘴角含着笑意,她以为儿子只会护着童昔冉,没想到还能护着她。

    其实她对于家里的事情不管谁管都没有关系,她知道林穆有想压着她的意思,她只是不想去和林穆因为这种事情争吵而已。

    林穆气的脸色惨白,她特意嘱咐郭婶这样做,故意越过温瑜拿出当家主母的气魄。

    可,竟然被骆子铭给打了脸子!

    童欣茹脸上的表情倒没有任何的变化,对着林穆柔声的劝了两句,将婆婆给劝回了屋。

    她歉意的笑笑追上童昔冉的脚步:“堂嫂,以后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房间里吃。”

    童昔冉停下脚步点点头看了童欣茹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是真的不想吃素菜,无肉不欢,今天看到一桌子的素菜真的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昨天骆子铭不在家已经吃了一天的素菜了,她吃的嘴里淡巴巴的,整个人都没有精神,还想着今天拉着骆子铭出去吃顿好的,没想到骆子铭直接在餐桌上发了飙。

    从结婚到现在,骆子铭对家中的事情很少动怒,也从来不主动做些什么。

    记得结婚第一天针对二房的刁难他出手帮助给了林穆一些教训,今天,好像是第二次。

    林穆给童欣茹面子,没有在当面闹听,可一回到房间直接对着骆恺发作。

    “你的好侄子本事越来越大了,他老婆怀孕就可以想吃肉就吃肉,你儿媳妇怀孕就得躲到房间里?”

    骆恺这两天休息,听到吃饭知道吃素菜挺没胃口的,借口不怎么饿躲在房间看杂志,听到林穆的话笑了起来。

    “呵呵,其实你做的也有些过火了,子铭说的没有错,咱们家的人这么多,都住在一起,总不能天天都陪着你媳妇吃青菜吧。”

    骆恺心里也是有些不乐意的,知道林穆是为了给自己儿媳妇长面子,他昨天特意出去溜达了一趟,吃了很多东西补偿自己的胃,他做公公的都受不了何况是别的人。

    林穆一听有了火气:“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那也不能让小茹躲在房间里吃饭吧,怎么我家儿媳妇怀了身孕就特别的不能见人?”

    骆恺连连举手告饶,他就知道自己说了一定会得到林穆的继续数落。

    老婆对儿媳妇的宠爱完全刷新了他对老婆的认知,简直是当亲闺女来的,忙丢下手中的杂志过去哄。

    “你也知道小茹怀了身孕,天天吃饭看着那些人多来气,给她弄点好吃的,在屋里吃多好,想吃什么吃什么,别人看不到也省得说闲话是不?好好给咱家小茹补补身子,太瘦了,孩子这么折腾,她再吃不好营养怎么能跟得上。”

    林穆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便哼了一声将这个事情给翻篇了。

    童欣茹怀孕肯定要通知娘家人知道的,李琦想着见闺女一面,可人家在主宅那边住着特别的不方便,急的她睡不着觉。

    “要不让孩子回家来住一段时间?”李琦试探着和童智杰提提。

    “说的什么傻话?人家婆婆对孩子紧张着呢,你让她回来人家婆婆能同意吗?”

    李琦嘟囔:“不是孩子怀孕了吗?从胶东那边回来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了,你都不想闺女吗?听说刚回来还病了一场,我都多久没见孩子了?我不管,你给我安排了,不然我就直接去那边将孩子接过来,我就剩这一个闺女总不能不让我见。”

    童智杰一看老婆是来认真的,也不敢松懈,只能连连同意,给女儿去电话。

    “爸,烨轩比较忙,他不送我我自己回去像什么样子。”童欣茹咬着下唇,她有时候挺羡慕童昔冉的,怀孕的时候还能在娘家住一段时间,哪里像她,典型的豪门太太,嫁入夫家忘记娘家。

    “烨轩在吗,你把电话给他。”童智杰对这个女婿也挺头疼的,以前压制的久了现在反弹了,也管不住了。

    “他还没有回来,今天有个饭局,回来的比较晚。”

    童智杰叮嘱了童欣茹两句扣断电话,这边和李琦说明天去看闺女,李琦才作罢。

    童欣茹电话刚挂断,那边手机立刻想起来,接起。

    嘈杂的声音,乱糟糟的,听到有人对着电话喊:“是烨少的夫人吗?喂,快来洞庭会所一趟,烨少喝多了。”

    ------题外话------

    推本基友的文:作者:醇香。《厉少是良夫》

    婚姻三年,已一纸离婚协议书平静终结。

    她在那栋临海别墅里呆了三年,安分守己。

    她与他从未见面,更无交流。

    他们都以为这会是他们之间最后的结局…

    ~

    暌违三年,她和那段无爱婚姻告别,已全新姿态靠近心中竹马。

    而他却强势挤进她的生活,从蛮横,霸道,到温柔深情,他深陷这泥潭无法自拔,可却甘之如饴!

    ~

    {~小剧场}

    关于第一夜,他动作蛮横到近乎粗爆,她疼的闷哼出声

    察觉到身下她的反应生涩,还有那感觉,让他脱口道:“你前夫没有碰过你?!”

    那一刻内心的情绪复杂,说不出是气恼还是喜悦,只是那丝悸动如此明显!

    只是日后当他知道,他曾嫉妒许久的那人,却是他自己,又恨的咬牙切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