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送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瑜双眼一闭,显然已经昏过去了。

    童欣茹靠在墙边捂着自己的嘴,脸色惨白一片。

    “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我啊。”

    童欣茹连连摆手,就跟有人在她面前审问她似的,面容浮现焦急和惊恐。

    童昔冉艰难的蹲在地上,去掐温瑜的人生。

    鼻翼间有轻微的呼吸声,童昔冉松了一口气,毕竟人只是昏过去了。

    “给子铭打电话,对了,吕医生在家里吗?救护车太慢的话先让他来看看。”

    童昔冉深呼吸,这个时候她不能紧张。

    童欣茹小跑着来到温瑜的身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堂嫂,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没有推大娘,她,她自己忘记了是楼梯,自己往前面跨了一大步才会……”

    她伸手去拉童昔冉的手臂,想要解释自己的无辜。

    “你特么闭嘴!”童昔冉咆哮。

    “郭婶,你找个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拖到房间里去,别特么在我跟前碍眼。”

    童昔冉一巴掌将童欣茹的手挥开,掐完温瑜的人中再掐她的虎口。

    佣人上手来拉童欣茹。

    童欣茹挣扎着胡乱挥舞着手臂不让佣人碰。

    佣人肯定是不敢上手来强的,毕竟童欣茹肚子里有个小祖宗。

    “我不走,堂嫂你别关我,我真的没有犯错,你不要这样对我!”童欣茹抱着头苦苦哀求着。

    童昔冉被吵的头大,瞪着童欣茹:“你特么脑子有病吧?再特么不给我乖乖离开我有的是办法弄掉你肚子的那块肉!”

    恶狠狠的警告,凶狠的危险,成功让童欣茹噤了声。

    投递给冰冷的眼神给佣人,佣人连忙上手扶起了童欣茹,连哄带劝的拖着她往屋里走。

    童欣茹捂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哀求和惊恐,被佣人扶着颤巍巍的往楼上走。

    她真的很怕,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依靠,没有了她会活不下去的。

    等到童欣茹消失,大厅恢复了宁静。

    恰好,吕医生来了。

    吕医生拄着拐杖背着小医药箱缓缓走过来,疾行几步来到温瑜的身边。

    童昔冉忙往一边移动身子,没有去碰温瑜的头。

    摔在哪里不清楚,如果不小心动到哪里会加重病情的。

    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吕医生默默点头,翻开温瑜的眼皮看了一眼,从箱子里掏出针在温瑜的手上扎了几下。

    温瑜一口气呼了出来,呼吸顺畅了很多。

    救护车随即赶到,铃声大响。

    白衣护士抬着担架快步的进入骆家主宅中。

    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惊动了骆老爷子,骆铮用不到纪翔的搀扶很快赶了过来,对着吕医生连连发问:“到底怎么样了?摔到哪里了?”

    “不太清楚,要去医院做下全面的检查。”吕医生收手起身。

    两名医生将温瑜抬上担架,抬上救护车。

    “你别去了,在家里等着,纪翔,你派两个人跟上,给子铭打电话了吗?”

    骆铮阻止童昔冉,童昔冉这身子赶去医院那也是添乱。

    童昔冉抿唇,知道骆铮是为她好也不反驳:“我刚刚吩咐了人打电话给子铭,这会儿应该在赶回来。”

    “别让他回来了,直接去医院吧。”骆铮吩咐一声,跟着医生一同坐上了救护车。

    他必须跟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童昔冉看着救护车慢慢驶离,看来爷爷对婆婆是真的很照顾,真的是因为婆婆是寡妇,又是爷爷最疼爱儿子的老婆吗?

    不是时候想这些,有个人已经过头了,再不给点颜色瞧瞧,指不定又要掀出什么风浪。

    “童昔冉!刚刚救护车从家里开出去了,是谁出事了?是谁?”

    林穆刚从外面回来,看到童昔冉转眼没有瞅到童欣茹,嗷呜发出一声怪叫,瞪着眼睛恨不得扑上去撕扯童昔冉的头发。

    童昔冉皱眉,轻咬下唇改变了上楼的决定,朝着沙发走了过去。

    林穆见童昔冉不理她,扬声叫道:“童昔冉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她想问是不是童欣茹出了什么事,不过话不好听牵扯到自己的孙子,她知道积口德。

    童昔冉掏出手机找电话号码。

    林穆三步并作来到童昔冉跟前,要去夺她的手机。

    童昔冉嚯的抬头,眼眸中闪耀着冰寒的光芒,生生止住了林穆的动作。

    林穆的心里直打鼓,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童昔冉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产生畏惧的心理。

    提气,顺便给自己打气,张嘴就要继续骂。

    童昔冉竖起一根手指头在林穆的眼前晃了晃,眼睛狠狠地闭上再睁开。

    “我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当时只有童欣茹在,送去医院急救,你满意了?”

    林穆消化了一会儿才琢磨透刚才听到了什么。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的意思是小茹推了你妈了?你有什么证据就在这里信口开河?”

    恬噪的声音又开始了。

    童昔冉懒得理会,直接采取忽略的态度,拿着手机走向宽大的阳台,推开门向着花园走去。

    骂咧咧的林穆忘记掩盖嘴角那抹得意的笑。

    可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最好让她撞到哪里然后在床上躺着……

    或者,干脆让她下去找大哥去好了。

    不,不行不行,刚刚童昔冉可说了当时只有小茹在,可不能有事,不然又要摊上官司了。

    想到官司,林穆皱眉,上楼去敲童欣茹的房门。

    童昔冉坐在凉亭上,拨电话。

    “骆烨轩,是我。”

    “真的很稀奇,大嫂竟然会给我打电话。”

    骆烨轩接到童昔冉的电话,很惊喜,靠在老板椅上,声音磁性,低沉。

    “从主宅搬回你们住的地方吧。”童昔冉很平静的说。

    “你开什么玩笑?”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不管你要童欣茹做什么,现在收手,然后,搬回去。”童昔冉一字一句吐字清晰。

    骆烨轩沉默,好一会儿他才问:“小茹又做什么了?”

    “呵,差点将我从楼梯上推下来,我安全了,我妈摔了,爷爷已经跟着去了医院。”童昔冉冷笑,想了想补充道:“我不敢保证,下次我会不会失手将她推下去。”

    她没有说童欣茹将温瑜推下楼,具体情况她不知道,但之前自己差点被童欣茹推倒是事实。

    她不会模糊事实,也不会污蔑谁。

    电话被扣断。

    骆烨轩盯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将近两年,这是童昔冉给他打的第一通电话,却是威胁他,如果不搬走,会让他失去孩子。

    眼眸微闪,骆烨轩抿唇拿起外套起身。

    肯定要去医院一趟的,而关于童欣茹,骆烨轩耸肩,他没觉得哪里不好。

    相反,他特别喜欢现在的她,如此娇弱的她,竟然能够将骆家搞的乌烟瘴气的。

    骆家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私人医院。

    骆子铭看起来脚步很悠闲,可每一步迈出的速度都比身旁路过的小护士快上两到三步。

    病房中,温瑜已经苏醒,正在输液。

    “子铭,你怎么也来了。”温瑜率先看到儿子。

    骆铮跟着转身,对骆子铭点点头:“来了,你妈没事了,受到了惊吓,崴了脚,腰那里稍微扭了下,没什么的大碍。”

    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温瑜年龄大了,这样摔了一下身体肯定是受到影响的。

    好在平时温瑜的身体很健康,突如其来的灾难并没有对她造成大的损伤。

    骆子铭挨近温瑜,笑的特别和气:“妈这是年纪大了玩杂耍呢?从楼梯上飘下来的感觉怎么样?”

    骆铮抄起拐杖砸了骆子铭一下,气的瞪眼睛。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温瑜呵呵笑起来,对儿子的打趣没有生气的意思,想到发生事情叹了口气,看了骆铮一眼对着骆子铭摇摇头。

    回头再和你细说,别让你爷爷听去后又跟着操心。

    骆铮只当没有看到这母子俩的互动,对着纪翔伸出手:“出来这么久得回家看看,还没来得及看看我那宝贝曾孙。”

    骆子铭皱眉:“小冉自己在家呢?”

    “你二婶应该回家了。”骆铮意有所指,说完拄着拐杖走出病房。

    骆子铭心中发紧,打电话给童昔冉。

    “嗯?妈没事吧?”童昔冉歪着头夹着电话,手中翻着书。

    肚子一侧小家伙一直动,手放在上面能够感觉到,跟心跳似的,一下一下,频临和力度完全的相同。

    童昔冉纳闷这是怎么动呢?好几天都是这样,每天要有好几次,她很担心。

    “妈没事,崴了脚扭到腰,已经输上液了,人也醒了,惦记你,让我问问。”

    骆子铭说的理所当然。

    温瑜在床上忍不住轻轻咳嗽一声。

    儿子还是那么别扭,明明是他担心人家了还拿自己做幌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笼络人家小姑娘的心的。

    童昔冉心下愧疚,婆婆被救护车拉走了她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询问,倒是劳烦婆婆来问她。

    “你把电话给妈,我和妈说两句话。”

    骆子铭将电话放到温瑜的耳朵旁。

    “妈,真是对不起,我没有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还让你挂念我,真是不应该。”

    温瑜脸上的神色有点别扭,看了骆子铭一眼。

    骆子铭将眼睛别开,当做没有看到。

    温瑜轻咳一声:“你顾着自己就好,妈那时候虽然昏迷了但是知道你为了妈出了不少力,难为你了。”

    她是晕了但意识没有完全的消散,知道童昔冉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更是第一时间给她摁了人中。

    儿媳妇临危反应让她缓过来一口气,她心里很感谢童昔冉。

    “是我应该做的,妈,我和你说件有趣的事。”

    童昔冉弯了眉眼,刚刚在树上看到,有说这样的胎动是小宝宝在子宫里打嗝呢。

    照着书上写的还有自己的感受,童昔冉讲述给温瑜听。

    温瑜忍不住笑出声:“真是傻孩子,多大点孩子,还打嗝,哪里有那么神奇。”

    “真的妈,我也不信,可是书上就是这样写的,我也查了查,也有这种说法呢。”

    “好吧好吧,你说是就是,妈累了歇会儿,你和子铭说吧。”

    温瑜笑的脸颊有点红,是真的喜欢听儿媳妇说孩子的事情,心情愉悦了不少。

    骆子铭拿过手机,看了温瑜一眼往门口的方向走。

    “和妈说了什么让她那么开心。”

    “唔,是咱家闺女打嗝呢。”

    “打嗝?”骆子铭显然不信,不过听童昔冉说的开心,配合的笑着。

    简单说了几句话,骆子铭突然压低声音嘱咐:“在房间里不要出来,想吃什么让郭婶给你送到房间。”

    童昔冉知道骆子铭的顾忌,很乖巧的应了。

    骆子铭收了线,又给纪茜去了个电话,收回手机返身看到温瑜睡熟了,便开门出去找医生。

    虽然老爷子给他说了老妈情况,但他还是想亲耳听听怎么回事。

    童昔冉这一头刚吃了点东西,算算时间给骆子铭去电话,想问问用不用给温瑜送饭。

    她窝在家里也挺难受的,纪茜来了可以开车送她去医院,就当透气了。

    “妈,小冉问你想吃什么,给你送过来。”

    “她身子不利索来回折腾个什么劲儿,何况这里是医院,让她跑过来再过了病气。”

    温瑜非常不赞同,想吃什么家里的佣人也能送过来,再不行酒店买了都可以,怎么非要挺着大肚子的儿媳妇来送。

    她又不是那种特别不开明的婆婆,媳妇儿来了让人看到指不定认为自己背后总给人上眼药呢。

    骆子铭就笑了起来,就知道自己妈该多想了。

    “妈,我猜小冉肯定是在家里憋坏了。”

    温瑜一听也忍不住笑起来,儿媳妇的性子肯定有这个可能,也就不拦着了。

    童昔冉兴奋的比了个“YES”的手势,打开柜子找衣服穿。

    她收拾好开门,纪茜等在外面。

    跟着纪茜一同下楼,郭婶将需要带去医院的东西都给装到了保温盒里。

    纪茜提着又护着童昔冉,打开车门等她坐了进去后自己才绕到驾驶座,将饭盒放到一旁的空椅子上,发动车子。

    “最近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么?”童昔冉很久没有过问公司的事情。

    除了没有看看耿士忠传递过来的近况外,也就是关注下财经报纸了。

    纪茜听闻想了想,斟酌语言:“童氏财团的总经理最近的手段比较蛮横,前不见拿下一座洗浴城,开发建设成了最高级的娱乐场所,投资巨大,听说高层有反对的声音,别他铁血手腕震慑了下去。”

    童昔冉扬眉,从后面盯着纪茜的背影。

    关于童氏财团的动向她知道一点,报纸上写的肯定都是称赞的,内部消息她是真不清楚。

    既然将公司交给了童沥那么她就不会再去插手过问,只不过从纪茜口中听到的形容词使得童昔冉整个人有点迷惑。

    这,说的是童沥?怎么让她看到了童文钦的影子?

    “这个项目是我在公司的时候就有提到过的,当时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没有想到小沥真给执行起来了。”

    童昔冉语气淡淡,故意忽略纪茜口中的关键词汇。

    纪茜叹息,难怪和老板是一家人,狡猾的跟狐狸似的。

    “是执行起来了,只不过因为手腕的强横公司上下怨声不少,不明白为什么童总经理一改平和的路线,营造纸醉金迷的迷醉销金窝。”纪茜学着童氏财团的某些人的口吻继续讲述:“童氏除了童总经理的转变之外还有一个一步登天让人羡慕不已的女人。”

    “你情人?”

    “噗,少夫人你说什么呢,别开玩笑了,我可是有家室的人,让我家那口子听到了肯定要跟我着急了。”

    纪茜正打算将话题带到童氏新升职的市场部主管身上,被童昔冉一打岔,差点呛到。

    童昔冉好奇的眨巴眼睛:“你都有家室了呀,谁家姑娘那么不长眼,哦不,那么有眼光。”

    纪茜抑郁,他绝对相信少夫人是故意损他的。

    就因为他刚刚说了童沥的几句形容词不太好?要不要这么护短这么记仇啊。

    “少夫人,我不是想着你关心弟弟才会将童经理的事情给你摆置清楚让你听个仔细么,算了,不说他了。”纪茜嘀咕道,看了少夫人笑眯眯的容颜,突然觉得老板也挺不容易的。

    难怪有段时间很变了一个人似的,摊上这么聪明又记仇的老婆,上次的“失踪”事件发生后,老板没少被穿小鞋吧?

    想想都觉得挺可怜的。

    “对了夫人,好像周末是孟家少爷的生日宴,你去么。”

    问完纪茜就觉得自己白问了,夫人这情况肯定是不能参加那种宴席的,总不能挺着大肚子去吧。

    不过老板说了要去,那女伴……

    还是别提了,让少夫人心里不痛快了给了老板不痛快,他的奖金就甭想要了。

    “呀,你不说我就忘了,瞧我这脑子。”童昔冉轻敲了自己的额头一下,从包里翻手机。

    沈茜正拿着红色的请帖发呆。

    孟楠之的生日宴席不是普通人可以参加的,被邀请的人都有一张请帖。

    她手中的这份请帖是孟楠之亲笔书写在下班之前到她办公室送给她的。

    当时外面还有许多没有走的同事,亲眼看着风轻云淡的孟总监嘴角噙着笑推开了她的办公室。

    下班的时候她听到很多人的窃窃私语,说什么的都有。

    最多的是说她之所以被调到这个部门,是因为追逐孟总监遭遇到孟总监的拒绝才会如此。

    沈茜对此不过是笑笑,并不往心里去,反正她和孟楠之就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难以有交点。

    “姐?”沈茜接起电话,很疑惑老姐这么晚怎么会打给她。

    “在哪里?我饿了,陪我吃宵夜咋样?”童昔冉刚从医院回来,让纪茜开车往沈家的方向行驶。

    纪茜虽然疑惑,但老板有吩咐如果少夫人想去哪里逛逛他跟着就成。

    “我在家啊,这么晚了你出去吃宵夜,姐夫呢?”

    太奇怪了,大晚上姐夫不抱着姐姐睡觉让她出来瞎溜达什么。

    “别提了,今天特别悲催,我婆婆摔下楼崴到了脚。”童昔冉咂舌,想到刚才温瑜说的话,一阵后怕。

    原来温瑜看到童昔冉走了之后,想要指责童欣茹终究没有立场,叹了口气下楼打算去厨房给童昔冉安排吃的。

    脚步刚迈动就感觉到完了。

    她忘记了自己还没有下完楼,当做平地去迈步了,一个踉跄身体就朝前扑了下去。

    明明就剩两节楼梯,可因为她年纪大了身体的协调能力差了那么一点。

    伸手去抓,本来要抓住童欣茹稳住身体呢,结果童欣茹将手一收,她就看着童欣茹咬着下唇又震惊又委屈的模样,然后身体仰倒摔在了地上,脚腕猛的一疼,眼一黑,不知道了。

    温瑜就说自己太笨了,下个楼都能摔,她倒没有怪童欣茹,庆幸自己没有抓到童欣茹,不然又是一堆儿无法解释说清的事儿。

    “到底怎么回事?阿姨没事吧?”沈茜也跟着紧张。

    “没什么,哎呀,具体电话里说不清楚,出来坐坐呗,我快到你家门口了。”

    沈茜连忙从床上弹起来换了一声衣服朝外跑。

    姜琴正在地板上坐着做瑜伽,看到女儿火急火燎的拎着包换鞋,问道:“大晚上的着急往外跑,可不能和薛家鸣过夜啊。”

    沈茜无语的看着自己妈:“我老姐打电话在门口呢,要我陪她吃宵夜。”

    姜琴点头:“那就去吧,晚上不回来也成,不过不能和男人过夜。”

    沈茜点头应了,自己妈在男女之事上管的特别严,说了除非结婚不然感情再深也不允许她和男的滚床单,让她发现了绝对是要断绝母女关系的。

    她自小就谨慎,在这种事情上特别的注意,生怕触碰了老妈的底线。

    “喏,这是给你的。”童昔冉笑眯眯的将一个礼盒推给了沈茜。

    沈茜接过小心翼翼地打开,生怕老姐在里面弄个什么恶搞小人朝她的脸喷水枪。

    ------题外话------

    感谢lucky000评价了本作品,感谢anery02投了3张月票(* ̄3)(ε ̄*)

    答案是温瑜,关于茹渣渣,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莫着急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