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 【138】再动我就吻你了!

【138】再动我就吻你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茜垂在身侧的手捏紧衣角,呼吸都快要停止了,愣愣的看着脸上含着笑意的孟楠之。

    心脏的部分好似有个小锤子在敲鼓,咚咚咚的响。

    “小茜。”薛家鸣反应过来快步朝着沈茜走过去,脸上都是惊艳,他伸手拉住了沈茜的手腕,让她稍微侧身面向自己,深邃的眼眸如一汪春水将女子锁定在自己的视线中。

    沈茜唇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与薛家鸣的视线纠缠在一起,平复心绪,轻声问:“好看吗?”

    “嗯,我家小茜最美了。”薛家鸣顺势揽着沈茜的腰。

    沈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仰头看向薛家鸣的侧颜,就是这种平静的感觉,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充满着淡淡的甜蜜,就像喝白开水,虽然觉得索然无味,可仔细品尝的时候,会发现唇齿中残留着清香,沁人心扉。

    安心的待在薛家鸣的怀里,沈茜难得如同小鸟依人般乖巧。

    手臂蓦地被人拽住,回眸,脸色微青的孟楠之,如春风般的笑容依旧,只是那双眸子,毫不退让。

    沈茜脸色微变,看看身边的两个男人,头有些疼,心里浮现怪异的感觉,原来她的行情那么好,回家一定要和自己妈好好的说道说道,以防她再怕自己嫁不出去各种念叨。

    哦,不对,现在是不会念叨自己嫁不出去了,天天念叨可怜的家鸣,未来的日子都要饱受摧残了。

    薛家鸣和孟楠之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容貌上薛家鸣是比不过孟楠之,可那份气势丝毫不差。

    他的眼神从面对沈茜的柔和变为凌厉,目光坚定的对上孟楠之,毫不退让。

    童昔冉攀在骆子铭的肩头,看着二男一女,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就要开口。

    骆子铭眼角一斜,抬手捂住了童昔冉的嘴。

    “唔。”童昔冉张开嘴巴被骆子铭的手心捂住,满脸的郁闷。

    做什么捂我呀,没看到我妹子夹在中间很难受么?

    用眼睛控诉骆子铭,上手去掰他的手。

    骆子铭挑眉,手上的力气丝毫不减。

    怕真的捂痛童昔冉,倒是和她的嘴巴隔开一段距离,怕她喘气困难。

    童昔冉和骆子铭较劲儿失败,眼睛一转计上心来,小嘴巴微张,灵巧湿润的舌头从嘴里张开对着面前堵着她的手心就是一舔。

    手心的湿度夹杂着心房的悸动同时传来,身体有点紧绷。

    回眸对上女子狡黠的笑容和满脸的得意洋洋,骆子铭将女子轻轻一拽,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整个人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好得是一百一十斤的体重,从上至下那么一压,骆子铭闷哼出声。

    女子的惊呼加上男子的闷哼,成功让僵持的三个人如梦初醒。

    沈茜转头,透过孟楠之看向自己的姐姐姐夫,一字一句:“孟大少这是什么意思?”

    孟楠之笑容恢复如常,单手插在口袋洋洋洒洒的模样,另一只扣着沈茜手腕的手却不曾放开。

    “我来接你。”

    简单的四个字成功让薛家鸣变了脸。

    他如果没有记错,孟楠之在刚进来的时候说过要接“未来的老婆”,此刻直接说出接沈茜的话,在他心里,已经将小茜的定位放到了孟夫人上面了吗?

    察觉到薛家鸣的身体僵硬,沈茜安抚似的回头对他笑笑:“家鸣,孟大少在和我们开玩笑呢,姐姐还在等着,咱们过去吧。”

    手臂用力挣脱,她以为孟楠之会顺着台阶下,可惜嵌在手臂上的手如同烙铁,纹丝不动。

    那接触她肌肤的男人有力的手,炙热的温度将她那截肌肤灼烧到泛起红润。

    “可以让他们先走,我在这边等你就好,何况,作为今天的东道主,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重要亲自送你去的,我今天,还缺少一个女伴。”

    孟楠之嘴角的笑意如沐浴春风,清朗干净。

    薛家鸣稍微往沈茜另一侧迈步,就算孟楠之拉着沈茜的手臂,他依然将沈茜藏在自己的身后,定定的与他对视,一字一句:“我的女朋友,不需要别的男人费心思招待。劳烦孟大少松开贵手,我和小茜要回家商讨结婚的细则。”

    结婚,的细则?

    沈茜有点愣愣的看着挡在自己沈茜的男子,这一刻,感觉到两股不同的力度窝在她的手腕上,她的心,终于开始摇摆不定。

    可,想到见面父母时只有愉悦没有不堪。

    想到上次与孟楠之在一起时候的尴尬,想到纠缠孟楠之的那些女人,那些嘲讽,那些看她眼神时出现的蔑视与不屑,沈茜轻咬着下唇没有开口说话。

    孟楠之却将视线落在沈茜的身上,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声音中饱含说不出的轻柔,用征询的语气问道:“你,要嫁给他,是吗?”

    轻声温柔的询问如一只蜻蜓点在水面上,成功的在沈茜的心头留下淡淡的涟漪。

    沈茜沉默着垂下眼睫,没有回答。

    “呵。”孟楠之不知是自嘲还是冷笑,那一个字敲击在沈茜的心头,万般沉重。

    “你难道不知道,我……”

    “楠之,你已经来啦。”悦耳的女音如雀莺般婉转动听,从另一侧响起成功阻拦了孟楠之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孟楠之垂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抿唇不语。

    他依然保持着面对沈茜的姿势,没有受到声音的影响,只是把想要脱口而出的表白吞咽了回去。

    手臂在第一时间被人给挽住,孟楠之皱眉,却没有挣脱。

    沈茜将下唇咬的紧紧的,眼睛落在被秦心露的手上,没有勇气抬眼去看她的脸。

    想必,那张脸上的笑容一定非常的灿烂。

    尤其是此刻就算不抬头也能感觉到两道嫉恨怨毒的视线,令沈茜将头偏转一旁,尽力的忽视。

    秦心露另一只手指甲扣在手心上,她的视线落在沈茜的礼服上面。

    这件礼服,她记得特别的清楚!

    吐气纳气,眼角的余光已经落在了一旁的骆子铭和童昔冉身上,认清了童昔冉的身份,上次在骆家的羞辱令她有怨气无法直接发散出来,既然那个人不能,眼前的人,她为何不能?

    她喜欢的东西被最不起喜欢的人穿在身上,眼睛微眯,凌厉的眸光转而变的柔和妩媚,她柔软无辜的身躯就要往孟楠之的身上贴,对上男人迷人的眼眸依然不自知,不愿意在沈茜跟前落了下乘。

    “楠之,我这身装扮好看嘛?特意搭配你的礼服颜色选的哦,怎么样?是不是很美?”

    秦心露的身上也是一套银色的礼服,和孟楠之银色的西装非常的搭对。

    宴会上礼服撞色自然而然会成为全场的焦点和对比,秦心露得意的瞥着沈茜,想象到孟家对她的重视,等会的宴会上她有的是笑话瞧了。

    不过,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资格去参加宴会,就算楠之亲手送请帖给她又怎么样?

    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人。

    孟楠之的眼睛淡淡的往秦心露身边扫了一眼,又重新落在沈茜的身上,随口答道:“还不错。”

    却不错过沈茜的任何反应,想知道她会不会如同自己般吃醋。

    薛家鸣第一时间松了一口气,看着秦心露和孟楠之,握着沈茜的手紧了紧,低头柔声对她说:“我们走吧。”

    沈茜点头,打算迈步想到自己还穿着礼服,纠结的咬着下唇:“要不,我把衣服换下来?”

    她还记得薛家鸣刚刚说要回家,在这里和孟楠之闹了一通,沈茜觉得再去孟楠之的生日宴就有些不妥了。

    “不用,我们可以趁机去拍照片,连礼服都省了,你看,我这一身刚巧和你对搭不是吗?”

    薛家鸣是一身正经的黑色西装,穿的一板一眼,要说黑白配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沈茜穿着银色,勉强和搭配挂钩。

    沈茜为了从这里离开,顺着薛家鸣,不去看孟楠之,乖巧的点头。

    和薛家鸣在一起是开心的,也不用动脑子思考别的问题,无疑在她心中,她对薛家鸣是有一种依赖感,薛家鸣是居家的男人,有事业又体贴,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这样,就够了。

    薛家鸣心里很开心,对沈茜的体贴,好似看到了他和沈茜的未来。握着她的手不自觉紧了紧,眸光中是数不尽的温柔。

    “姐,那我和家鸣先走了,那个,孟少,你的生日宴我们就不去了,太不好意思了。”沈茜到底还是和孟楠之打了声招呼,不然,总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也,算是和心底的那份悸动告别。

    孟楠之的唇抿成一条线,柔和的浅笑终于消失不见。

    秦心露却笑得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沈小姐有事情就先去忙,没事的,楠之会理解的,对嘛,楠之。”

    她对孟楠之改变了路线,已经察觉出孟楠之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是沈茜这样的没错,但秦心露是个聪明的女人,深知沈茜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人的,既然如此,她就会发挥身为女人最美好的一面,将柔媚和女人的温柔无限的扩大,从另一面抓住孟楠之的心。

    孟楠之依旧没有答话,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脸上布满一层寒霜。

    他心爱的女人要同另一个男人去拍什么合影婚纱照,还特意当面告诉他,特么,这种感觉太不好了!

    感觉到身边男人身体的变化,秦心露将头轻微的靠在孟楠之的手臂上,柔软的小手顺着他的手臂往上攀,轻柔的落在他的侧颜。

    孟楠之下意识的将头偏转到一旁,一记警告的眼神射向秦心露。

    秦心露讪笑着收回手,注意到沈茜在看她,忙调整脸上的笑容,恢复端庄优雅。

    沈茜轻呼出一口气,对面那对精致的男女互动落在她的眼睛中刺的她眼睛生疼,她之前真是犯傻了以为孟楠之是来接她,嘴角扬起一抹苦笑,握着薛家鸣的手微微用力,仰头,回应他一抹安抚的笑:“那咱们走吧。”

    孟楠之瞳孔骤缩,心里的不爽更加的明显了。

    这个女人真是够倔强,眼光也差的可以,她身边的男人有他帅气有他有身份吗?她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上赶着想要做孟夫人吗?怎么她就那么的难缠?

    是,他是没有明确的说自己喜欢她要娶她,可她那脑壳中装的都是浆糊吗?不知道运转思考思考?

    在沈茜真的和薛家鸣走了刹那,孟楠之严重的抓狂失控了。

    “沈茜,你特么敢和她走试试!”

    从来都是淡雅清朗的男子突然爆了粗口,毫不怜香惜玉的将秦心露的手甩到了一边,单手一个巧劲分开了还在怔愣的两个人,成功将美人控制在自己怀里。

    手心中触碰着女子的柔软,鼻翼间飘过女子特有的芳香。

    孟楠之嘴角的笑意终于变得温柔,就是这种感觉,只要抱在怀里才觉得真实。

    薛家鸣脸色一变,终于沉着脸对着孟楠之发难:“孟少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今天除了跟着我,小茜哪里也不能去!”孟楠之迎上薛家鸣的目光,说的特别坚决。

    秦心露咬着唇,她刚才被孟楠之那样甩掉胳膊,脸上伪装的笑容早就不复存在,此刻听到孟楠之的话,脸上出现一抹狰狞,拳头紧紧的攥着,怨愤嫉恨的目光落在沈茜的身上,恨不得在她的身体上戳穿一个洞。

    “孟楠之你放开我!”沈茜用力的挣脱落在肩膀上的手。

    她脸上有点烧,让她觉得窘迫的是心房中如擂鼓般的跳动,使得她不敢轻易的抬头,只能强硬的用语言表示自己的不满。

    “再动我就吻你了!”孟楠之恶狠狠地威胁。

    沈茜脸色一僵,真的不敢再动。

    拳头卷着凌厉的风击向孟楠之的脸,薛家鸣已经忍无可忍了。

    孟楠之将沈茜往身后一护,纵然知道薛家鸣不会伤害沈茜身体依然下意识做出护着她的动作,因而躲避的动作慢了一拍,他的肩头被拳头击中,身体传来一种大力的震荡。

    “啊!”秦心露没有料到事情发展到动手的地步,她双手捂着唇发出一声尖叫。

    沈茜豁然回头:“家鸣,你做什么!”

    人已经反手抱住孟楠之,声音略有些急促:“楠之,你没事吧。”

    眼中的关切不似作假,看着孟楠之紧皱着眉头满脸的痛楚,一时有些乱了方寸。

    她刚刚被孟楠之护在怀里,感觉到孟楠之身体的震荡,可她并没有看到孟楠之伤在哪里,直觉因为孟楠之的痛楚而忧心。

    心底有点突突的疼,连带着对薛家鸣的不满上升了一个等级。

    店里的员工早就被这边的动静惊的没有了动作,这一处成为了真空地带,幸而这种高档的设计室今天早晨的预定被几人填满了,不然被别的人看去指不定要掀起一番风浪。

    贵族圈子中的事情她们接触的不多,八卦却听了不少。

    孟家孟少清雅高贵,温和有礼,是一众女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只不过被秦家小姐看中。

    秦心露高贵典雅,二人站在一处如同一对儿画中走出来的璧人,非常的登对,曾经羡煞了许多人。

    可今天,孟大少执意去别的男人怀里抢女人,初看到那名女子店员和奇怪这样的人为什么和骆家少夫人如此亲密,看衣饰也就是普通的名牌,身份应该很普通。

    眼下妆扮一新的女子乌发半垂在肩头,盘起的发丝慵懒娇媚,配合她一身银色的礼服,如一只美人鱼般耀眼。

    对上她的眼睛会不自觉的被吸引,俏丽多情。

    一时众多人感慨,这名沈小姐竟然被秦小姐更加的迷人,与孟少在一块更加的般配。

    窝在孟楠之的怀里,沈茜脸上的焦急和不自觉散发出的柔情,让震惊的薛家鸣呆愣在原地,面对沈茜的询问,他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手无力的放下,他知道,自己输了。

    “我没事。”孟楠之忍住笑意,将沈茜的手抓在手心,把自己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往她身上压。

    怀里女子的肩膀很柔弱,可是他压的毫不留情。

    趁机占足了便宜,更是用挑衅的眼神投递给薛家鸣,嘴角勾起一抹洋洋自得的笑。

    笑容也被秦心露收纳在眼中,她怨愤的眼神扭曲了她的美丽,指甲掐在肉里,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癫狂中。

    薛家鸣苦笑着摇头,轻声开口:“我输了。”

    沈茜茫然的抬头去看他,看到他脸上的落寞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将孟楠之甩开?

    沈茜咬唇,心里依然担心,犹豫了很久她将孟楠之扶到椅子上:“还难受吗?”

    孟楠之继续皱眉,稍微动了动肩膀,倒抽一口冷气。

    “我帮你看看。”沈茜连忙说到,动手去触碰孟楠之的西装。

    童昔冉忍的辛苦,想笑不敢笑直接差了气,喝水一口水喷了出来。

    骆子铭伸手抚着童昔冉的后背,另一只受到安定的翻着膝盖上放着的杂志,对四个人上演的戏码不做任何评价,愉悦了他老婆就是好事,别的,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

    沈茜的手瞬时收回,差点忘记了场合了。

    孟楠之回头递给童昔冉一个哀怨的眼神,大庭广众之下沈茜脱了他的衣服更好,让他能够抓住这个把柄逼迫她对自己负责。

    这个黑心的姐姐,都被她给破坏了。

    秦心露反应过来很快走过来将沈茜挤到一边,人差点趴到孟楠之的腿上:“楠之,时间差不多了,你作为今天的主角去晚了可不太好啊,叔叔阿姨特意嘱咐我,让我看着你不能迟到呢。”

    沈茜看着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心头特别的失落,她将孟楠之的表情收入眼底,知道他已经没事了,可心底的难受无法遮挡。

    对薛家鸣,是有亏欠的,她做不到在孟楠之跟前大度的和薛家鸣生活,心底,真的是有些放不下。

    “小茜,我,我们……”薛家鸣拉住了沈茜的手,眼中是复杂的神情,他或许可以再争取一下:“我们先送你回家,可以吗?”

    试探的,小声翼翼的询问,让他这样放弃,真的很不甘心。

    他担心沈茜,尤其是孟楠之身边有一位秦心露,就算没有秦心露,还有李心露,刘心露,不会是沈茜。

    这一点他看的很清楚,想必,沈茜也很清楚。

    或许这是沈茜选择他的原因。薛家鸣苦笑,不管是不是利用,只要沈茜没有说出那几个字,他就应该坚持,不是吗?

    孟楠之在薛家鸣出声的时候已经突然起身站到了一旁,看着还保持着半蹲姿势的女子,语气淡漠:“那你先去吧,我总要带着老婆回去给爸妈看看的。”

    “你什么意思?”秦心露起身,踩着高跟鞋努力与孟楠之对视。

    孟楠之耸肩:“如你看到的这般,我在追她。”

    秦心露讶异的盯着孟楠之,不敢相信他会将话直白的说出口。

    讶异的还有沈茜,亲耳听到和自己揣摩猜测是不同的感觉,一向绅士温雅的孟楠之会说出轻松洒脱的话,很意外。

    “孟楠之,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秦心露恢复镇定。

    当着一干人的面孟楠之这样落她的面子,她磨着牙槽质问,脸上的淡定优雅早就不复存在。

    “听不懂吗?”孟楠之皱眉,淡定的走到沈茜身边,犀利的眼神射向薛家鸣,使得他下意识的松开沈茜。

    孟楠之满意一笑,将手随意的搭在沈茜的肩膀,低头对着怀里的女子浅笑:“小茜,你不去,我就陪你,放了那些人的鸽子。”

    迷人的笑磁性的嗓音一本正经的表情,沈茜错愕。

    “走吧。”孟楠之满足的笑笑,就喜欢逗弄沈茜时她脸上偶尔露出来的小模样,太得他的心了。

    懵懵懂懂的被孟楠之拥着走,直到车子起步她才意识到自己被美男迷惑了!

    咬唇,沈茜低头无意识的绞着手指,就这样坐上了孟楠之的车,她该怎么下去?

    孟楠之看到沈茜别扭的模样,轻笑一声,侧身在她脸颊落了一吻。

    沈茜脸色爆红,瞬间受惊般要躲避,可惜人被安全带束缚着,动作太大往上窜了一下,头碰到了车顶,撞的她哎呦一声龇牙咧嘴的呼出声。

    孟楠之脸上的笑意更浓,不自觉想到那天看到的一幕,心底的醋意翻腾,手指点上沈茜的侧脸,两根手指夹着她的下巴让她回头与自己对视。

    沈茜正在哀怨的揉脑袋,对上孟楠之的目光,人微愣。

    孟楠之的眼睛很漂亮,凤眼中敛着波光,清晰的倒映着她的影子。

    她痴痴的沉醉在宠溺而又专注的目光中,沉陷沉沦。

    “不要和他在一起,也不要放开我的手知道吗?或许会很难,但,交给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孟楠之声音低柔,目光坚定。

    沈茜咬着下唇,不知该怎么回答,在坐上这辆车的时候,有些事情就已经不由自主的发生了。

    比如现在,她的头脑很清楚,她感觉到了自己心房的跳动,那么有力。

    她承认自己喜欢孟楠之,在和薛家鸣在一起的时候,她是平静的。感情自然而然,没有任何欺负和情绪上的变化。可是和孟楠之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总是跳动的很快,她会因为孟楠之的温柔觉得甜蜜,会因为他的事情担心不已,会因为他身边聚集优秀的女子而醋意大发。

    她以前没有心动过,当心动的感觉来临时,美好中带着心醉,就仿佛陷入了沼泽地中,沼泽伸出有着价值连城的宝藏,明明伸手可得,却怕拿到手里后沉入的更快,无法全身而退。

    “答应我,好吗?”孟楠之又重复了一遍。

    他必须要得到沈茜的认同,有些事情,必须有沈茜在身边才能成为他支撑的勇气。

    “可是,他……”沈茜眼睛迷茫,脸上有愧疚的神色。

    在感情的世界,她不忠贞了,就这样背叛了薛家鸣,她很愧疚,两家人的父母都认识,也看好他们,明明已经默许了婚事,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抽身而退,该怎么和家人解释。

    “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的感情,小茜,你不要再骗自己了,你爱的人是我。”孟楠之嘴角扬起愉悦的笑。

    他感觉到了沈茜的爱,就算不是“爱”,他也会将那份感情变成“爱”,浓厚的,无法抛离身体。

    沈茜的脸有些红,她别的事情都很坚定,可到了感情上面,真的做不到表姐那般洒脱,说放弃就放弃,说嫁人就嫁人。

    现在,表姐真的爱上了骆子铭立马就为对方生孩子,那种潇洒如一的随性,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

    “小茜,相信我!”孟楠之握紧沈茜的手,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希望,她给自己一个承诺。

    沈茜心思百转,抬头呐呐的点头。

    孟楠之欣喜的拥着沈茜,低头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好了。

    ——

    童昔冉嘴角很抽,她的人已经在那两个人走出去之后被骆子铭半拖了出去。

    要死了,干嘛这样拖着我?太不绅士了吧!

    童昔冉伸手去怕骆子铭的手背,脸上的控诉特别的明显,对上店里员工们饱含深意的笑,她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

    “快放手,都已经出来了!”童昔冉非常的不满,看着俨然嘴角笑容特别得意的男人,心里的不爽更加的明显了。

    “我们也去吧。”骆子铭的声音中低沉而有磁性,看着如小猫般抓狂的女子心情特别的好。

    童昔冉额头冒起许多的小问号,不知道骆子铭说的“也去”是什么意思。

    “笨,咱们也去拍婚纱照好了。”骆子铭捏了捏童昔冉的鼻尖,眼眸中都是宠溺。

    他和童昔冉刚结婚的时候很仓促,许多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全,虽然很盛大并且压过了骆烨轩一头,可其中的细则与酸楚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童昔冉有些恍然,难怪之前骆子铭一句话都不说,合着是在思考补拍婚纱照的事情。

    回忆起准备结婚的时候,当初她满腹都是嫉恨,想要让骆烨轩受到应有的惩罚,可真的嫁入了骆家,和骆子铭渐渐交心看到了骆子铭的另一面,童昔冉心底的嫉恨慢慢的消失,转而变成对骆子铭的情意渐浓。

    俗话说没有爱哪有恨?认清了自己内心的她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她对骆烨轩真的不恨,有种厌烦倒是真的。

    那股子曾经印在骨髓中的情谊已经被骆子铭的柔情从她的身体中剔除,现在的她,可以说完全的重生,心里满满的只剩下骆子铭一人,为了他能够将自己的满腹柔情倾数散尽。

    不过,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童昔冉有些纠结的蹙起眉头,现在真的是拍婚纱照的好时机吗?

    想到什么就随口嘟囔出声:“你是在打趣我吧?咱俩这个样子去拍婚纱照?呵,呵!”

    骆子铭摸摸鼻尖,用挑剔的目光上下将童昔冉扫了一圈,认同的点点头。

    “算了,还是去吃一顿吧。”

    童昔冉感觉到了额头飞速而过两只乌鸦,伴随着“嘎嘎”的叫声。

    四个人都朝着孟家驶去,秦心露被留在了原地,她气的将高跟鞋的鞋跟在地板上狠狠地敲击,好似在踩踏某个女人趾高气扬的脸。

    “你是不是男人?就这样任由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走?一点骨气都没有!”

    秦心露对着身边的薛家鸣发难,一通指责。

    薛家鸣皱眉,面对这个女人他没有什么好感,纵然女人的容貌是不可多得的美艳,可出口呛人的话将她的美感落了几层。

    转身,不打算和不熟识的女人纠缠,何况秦心露刚刚看沈茜的眼神,让他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怎么说走就走了,哎,你不觉得咱们应该合作吗?”

    秦心露拎着裙摆踩着高跟鞋追了上去,仰头和薛家鸣对视,脸上堆满笑意。

    之前脱口而出发泄了怨气,仔细一想只要薛家鸣将沈茜搞定,那她嫁入孟家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孟楠之不喜欢她又如何?孟家的人喜欢她认定她是儿媳妇就好,何况只要她嫁给了孟楠之,朝夕相处之间总能生情的,她有自信将沈茜从孟楠之心底剔除。

    当然,她更加自信的是孟楠之对沈茜的情谊不浓厚,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子,有什么资格有优势笼络孟楠之的心?

    她眼中优秀的男人,是孟楠之这样,站在他的身边才能体会自己的价值。

    薛家鸣脚步不停,什么合作还不是女人勾心斗角的把戏?纵然沈茜不喜欢他他也不会做伤害沈茜的事情。

    “你别走么,我知道你想娶沈茜,我只不过是想嫁给楠之而已,而且,你做个了解就知道我是楠之爸妈认定的儿媳妇,你觉得以沈茜的身世会让楠之的爸妈放弃我选择她吗?和楠之在一起,要受到的阻力和压力可不小,你真的喜欢沈茜,应该不愿意让她受这样的苦对吧?”

    秦心露抓住了薛家鸣的心理,很快换了说话的方式,站在沈茜的角度去讲述她可能面临的困难。

    薛家鸣的身体一顿,是了,在最初不愿意放手的时候他想到的就是这些,孟楠之不是不好,而是小茜的性子不适合嫁入豪门中,何况,还有个钦定的儿媳妇在一旁虎视眈眈,让孟家二老接受沈茜,的确很难。

    “你想怎么合作?”薛家鸣轻声询问。

    秦心露脸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掐着自己的指尖,心里是怨恨的。

    为什么一个一个男人对沈茜那么的好,全然都是替她着想?眼前的男人是,就连她喜欢的男人也是!

    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能将这一切给打破,让沈茜再也没有脸面站在孟楠之的身边。

    “你和沈茜不是都见过父母打算谈婚论嫁了吗?呵呵,那你和我一起去孟家吧,这样也能在沈茜遇到阻碍的时候帮她一把。”秦心露的笑容很灿烂,游说了薛家鸣。

    去孟家?薛家鸣皱眉,他不想去,之前陪着沈茜以她男朋友的身份他愿意去和孟楠之抗衡。

    刚才,那些画面在脑海中不停的滚动播放,他不想去,会对沈茜造成困扰吧。

    “宴会那么多的人,万一有人找茬欺负沈茜……”秦心露没有往下说,好似低声叹息:“你就真的放心吗?”

    薛家鸣脸色微变,是了,上次沈茜就遇到了许多人的排挤和刁难,幸亏有她表姐在场护着。

    这次骆子铭和童昔冉会不会去他不清楚,何况童昔冉怀孕身子不方便做一些是清吧。

    想到这里,薛家鸣脸上有点急迫:“那走吧。”

    秦心露坐上了薛家鸣的车,上车后心中满满都是嫌弃,一辆二十万的车也好意思开车来?

    坐上去都有失她的身份,不过想到自己再叫司机来肯定就会迟到了,她不能给沈茜太多与孟楠之相处的机会。

    忍着心中作呕的感觉,秦心露嘴角含着浅笑坐到了后面。

    把薛家鸣当做司机就成。

    “你之前说的合作,是什么?”车子缓缓行驶,路上,薛家鸣问了出来。

    “很简单啊,你只要将沈茜牢牢的看住就行了,我看她对你不是没有感觉,你们家里人都同意了,把婚期定下来就好,或者,生米煮成熟饭,女人对……”

    “刺啦——”车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秦心露一个不察撞到了前面的座椅上,捂着额头对薛家鸣发飙:“你怎么开车的?”

    薛家鸣回头冷冷的看着秦心露:“我确实不会开车,秦小姐请下车吧,我这个小车可载不了心机如此重的千、金、小、姐!”

    一字一顿说完,薛家鸣双手抱着手臂仰靠在车椅上,闭上眼睛。

    秦心露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看着薛家鸣大有你不下车我就不开车的架势,怨愤的咬着后牙槽,恶狠狠地对着薛家鸣的后背诅咒:“你就懦弱吧!活该女朋友当着你的面就和男人跑,活该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戴了绿帽子!”

    将车门狠狠地甩上,秦心露正要后退,薛家鸣猛地一踩油门将车子飚了出去,后轮子更是有意的一拐惊的秦心露原地跳脚,烟筒朝着秦心露的小腿喷出一截黑气,伴随着喇叭声扬长而去。

    秦心露的脸由白变红再变黑:“啊!啊!”她气的原地蹦跶了好几下,咬牙切齿的嚼着“薛家鸣”三个字,就似在撕扯男人的骨肉。

    薛家鸣从后视镜看到秦心露的身影不见了才将车速缓缓的降了下来。

    他知道孟家在哪,可是……

    透过车窗看向远处,有些事,或许真的不能强求,转动方向盘,脚踩油门重新将车子驶了出去。

    ------题外话------

    感谢janech投了1张月票,感谢wymczd投了1张月票。

    么么哒,今天没有二更了,已经30点了,白天家人出院,栗子会很忙很忙……

    字数会慢慢补的,慢慢补慢慢补,先维持30点的更新,望天,挺无力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末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栗并收藏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