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冬狩风波7

冬狩风波7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冬狩风波7

    面对淳王爷的问话,苏雪嫣的眼睫颤抖着,满目迷离。舒悫鹉琻

    “王爷难道还在怀疑嫣儿的忠心吗?早在十年前,嫣儿的心就已经被王爷牢牢地掌控了……”

    “十年前……”男人喃喃着,想到了某些纯真的过往,便触动了心底某一处的柔软所在。

    蓦地,他弯下腰,将女人抱起,往榻边走去。

    “王爷,不要……”抓住他胸口的衣衫,“王爷才受了伤,是不可以与嫣儿亲.昵的。绪”

    “怕什么!”他偏不信这个邪,继续往前走。

    此时此刻,也许只有身体的放松才可以令他的内心得到些微的安.抚患。

    “王爷……”她已然动心,便不再劝阻,任由他将她放在了榻上。

    然,当他把她放下,却弓着腰僵在了原处。

    旋即,抬头四顾,昏暗的屋子里,并无异样,可他还是觉得他的行为都被一双愤怒的眼睛注视着,种种不适感便熄灭了所有的兴致。

    “王爷……”女人探起身子,伏在他的肩头,“有什么事吗?”

    “没事。”男人站起,掸了掸衣襟,“忽然想起母妃也交代过,红.伤不可行.房,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说,还是忍一忍吧……”

    苏雪嫣虽然有些扫兴,却还是善解人意地下了床榻,投身到淳王爷的怀抱。

    “王爷,忍一忍,等伤口痊愈了,嫣儿一定好好伺候你……”

    男人没有作声,眼睛望着不知名的前方,抬起手,无意识地抚.摸着涂满了胭脂的脸蛋。

    怀里的女人温顺地半阖上美眸,满脸惬意,——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深情。

    在成为恭王妃之前,他和她的每次亲.昵都是霸道的、暴戾的,虽然仅限于亲.吻,却能叫她心潮澎湃到无法自已。

    然,每次他都一如今晚这般理智冷静,都能随时收住心神,总能在关键时刻及时偃旗息鼓,也总是给她带来或多或少的意犹未尽。

    她还以为今天终于熬出了头,却没料到他的热情湮灭得如此之快,与往常无异。

    不过,她能等,也愿意等。她相信,只要她帮他坐上了皇帝的宝座,他绝对不会亏待她,一定会兑现承诺,封她为一国之母。

    她早就想好了,到时候,她这个恭王妃是要诈死的,然后再换个身份,重新进宫,做他的皇后。

    这些小心思,她从来都没有跟他细说过,她相信以他对她的情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两人相拥了好一会,贝傲霜才轻轻地放开了苏雪嫣。

    “嫣儿,不早了,回去歇息吧……”目光里满是温柔。

    女人沉浸在柔情之中无法自拔,痴痴地回望着,“王爷,我舍不得……”

    “乖,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搂着柔软的肩膀,往门口踱步。

    “最受不了王爷这样细声细语地跟嫣儿说话……“女人的脸上竟然浮现绯色,娇.滴.滴的样子,令人心动。

    然,他却不为所动,径自将她送到门口,打开门板。

    “围廊里面黑,留心脚下。”在她耳边呢喃过后,唇瓣划过她的耳垂,只一霎,便分开。

    女人点点头,“好好养伤。”

    不敢在围廊久留,说完,便脚步匆匆地回了自己的居所。

    贝傲霜在她离开后很久,才关上房门。

    信步走到屋子中间,倏然停下了脚步,他终于回想起刚刚感受到的愤怒目光属于谁的,——竟是早已横死的外域舞娘霓朵。

    怎么会是她!难道她的鬼魂来找他算账吗?还是,这围场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他如困兽一般在屋子里转悠,愈发地觉得这件事有些诡异。

    还有一点令他想不通,那就是,他好似在哪里又见到过霓朵的眼睛……

    ——————蛐蛐分割线——————

    翌日上午,皇上携明贵妃去了“觅池”洗温泉,其他主子都留在了园子里。

    ——恭王爷和淳王爷身上都有伤,不能沾水;昕王爷冻伤未愈,更是不能在热水中久留;谨王妃的箭伤自是不必说了,坐卧行走都受限制;至于恭王妃,虽然她什么事都没有,却因了自己夫君去不了,她也得留在园子里相陪。

    其实皇上本就没有打算带小辈们去“觅池”。

    在处理三皇子误伤谨王妃的事情上,他的“大义灭亲”开罪了明贵妃。一国之君嘛,总不能拉下架子来跟自己的女人道歉,索性带着她去泡温泉,借此调.和两人之间的关系。

    要说这“觅池”,确是和明贵妃有些关系的。

    原本在围场里是有一处温泉汤浴的,但里面修缮得十分粗糙。因为之前的皇帝们从来不带后妃们来围场,自然,洗温泉的时候也就少了许多的情.致,总是随便洗洗就算了,设施相对比较简陋。

    直到孔蜜儿进宫做了明妃,皇上对她青睐有

    tang加,却不得不立佟羽蝶为后,心存内疚之际,便决定带她出来狩猎散心。

    于是,大兴土木,在围场里建了一座全新的温泉汤浴行宫,里面的设施十分完备,有男子专用的浴场,也有适合女子的浴场,更有合.情用的鸳.鸯汤浴。

    皇上还给这个新建的浴场取名“觅池”,“觅”通“蜜”音,其用意可想而知。

    然,皇上并不知晓,孔蜜儿虽然表面看起来感激涕零,实则并不喜欢在冰天雪地的时节来这里小住,她宁可待在祁华殿足不出户。

    皇后自然也知晓“觅池”的典故,却睿智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一个小小的温泉汤浴跟后位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

    这就是后宫的女人们,为了圣宠,咽得下恶气,受得了委屈。

    众人恭送皇上的轿辇离去,直到杳无踪迹,才陆续返回园子。

    所有侍卫都护驾去了,大部分宫人也一同随行,园子里冷清了许多。

    “老四,陪我去探望谨王妃。”围廊里,贝凌云忽然对贝御风说道。

    贝御风愣神一霎,旋即点头,“好。”

    “王爷,嫣儿也一同去吧!”苏雪嫣请示道。

    “不必!你回房去!”淡然拒绝,将女人赶走。

    兄弟俩并肩前行,一直走在他们身后的贝傲霜并未拐向自己的房间,也跟着进了谨王妃的屋子。待老二和老四察觉,老三已经随手关好了房门,他们只能由着他了。

    鱼薇音正躺在榻上,丫鬟急匆匆跑进来通报说三位王爷前来探望她,她刚反应过来,来不及阻止,三兄弟已经出现在了榻前。

    “你还好吧!”贝凌云闷声问道,脑海里又闪现出当天她推开他之后中箭倒地的画面。

    当时她正说到“别说是我心爱的小马,就算你这个超级无敌大混蛋遇到了危险,我也会……”,然后,便为他挡了那一箭。

    女子闭上了美眸,实在不想予以理睬,却又不能对储君太失礼,只轻声回了一句“还活着。”。

    “活着就好。”贝凌云不满于这个回答,脸上泛起寒意,“你这种祸害人的妖孽,怎么会轻易死掉!”

    “王爷最好离妖孽远一点,当心哪天被妖孽祸及!”女子丝毫不让。

    昕王爷微扯唇角,上前一步,担纲和事佬的角色,“谨王妃,二哥是一片好心,希望你快快痊愈。”

    语毕,大手搭在哥哥的肩头,预备离开。

    恭王爷略有迟疑,转身随弟弟一起往外走,走到淳王爷身侧,停下了脚步,乜斜着他,“她需要休息,你也出去吧!”

    贝傲霜看都没看他一眼,顾自往榻边走去。

    “你!”贝凌云恼火于被无视,握紧拳头就要追上去,幸而被贝御风给拉住,并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且看老三要出什么幺蛾子。

    但见贝傲霜来至榻前,驻足一瞬,竟屈膝跪下。

    “我不是故意要伤你,实在是对不住了。不期望得到你的原谅,但求你好好养伤。”态度十分诚恳。

    女子没有睁开美眸,翻了个身,背对着男人。

    “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一个道歉怎么能平复她内心的仇恨,更何况,他是个根本不值得被原谅的人.渣。

    他没有起身,依旧跪着,“求你,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

    “请你出去!”她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别这样……”他嗫嚅着,一副委屈状,不肯起身。

    女子实在受不了这种口吻,费力地翻过身子,怒视着跪着的人。

    “这里是我的房间,你给我出去!”冷言冷语远比高声喝止还能表达怒火。

    望着她恼怒的样子,贝傲霜如遭雷击一样愣住了,脸上的刀伤看起来更加丑陋。

    这时,贝凌云再也按捺不住,一把甩开贝御风,冲到榻边,拎着贝傲霜的衣领,将他提起。

    “你没听见她让你出去吗?你是聋子吗?”

    说着,以蛮力扯着老三往门口走去。

    老三竟着了魔一样没有反抗,只是死死地盯着女子,直到被拖出了门口。

    围廊里,老二松开了老三的衣领,指着他的鼻子,“记住了,以后别到她房间里来!”

    老三仿佛这才回过神来,凝望着储君,“你以为你做得比我好吗?还不是一次次伤害她?累积起来的痛比我这一箭可厉害多了!别以为你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比我高,大家半斤对八两,彼此彼此!”

    语毕,搡开老二,快步回了自己房间。

    贝凌云被顶撞得火冒三丈,贝御风走出门来,回身阖上门板,搭着哥哥的肩膀,往角门走去。

    “别跟他一般计较,今天父皇不在,凡事都由你做主,他是不敢跟你太过分的,顶多言辞上冲撞几句。”

    贝凌云闷不作声,火气还

    很大,只低着头,一味前行。

    兄弟俩在白桦林里待了好一会,这才回了园子。

    几乎一整个白天,三个皇子和两个王妃都闷在自己的房间内,连午膳和晚膳都是让宫人们分别端到各位主子的房间里去。

    然,暮色降临之后,不安分的角色们都窸动起来。

    最先出动的是淳王爷。

    掌灯时分,他便出了房门,如鬼魅一般窜进了恭王妃的房间。

    随后,房间里的蜡烛便熄灭了。

    如果走到窗前仔细倾听,会听到里面传来男人的辱骂声和女人的吟.叫声,——那是贝傲霜对储君的辱骂和苏雪嫣对心仪男人的夸赞。

    攒了一天的怨气,终于在入夜之后得到了发.泄,三皇子的欲.念并非来自于对恭王妃的倾慕,而是源于怨恨。其实在很多时候,怨恨和愤怒足以激.起男人的欲.望,还有紧张和失望等负面情绪,同样能够令男人想要欢.爱。

    古今中外,男子皆是如此。姑娘们,大家要放开眼界,那个与你恩.爱缠.绵到想要死在你身.上的男人,未必真的爱你入骨,总有那么一两个渣男或者自私鬼,把一些天真善良的姐妹当作了发.泄的对象。

    题外话,多说了,言归正传。

    同样窸窣着窜到别人房间的,还有昕王爷贝御风。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女子看见他的第一句话,她正百无聊赖地打着绳结。

    “怎么?不欢迎我来吗?那好吧,不叨扰了……”他作势转身。

    “少装腔作势!回来吧!”明知道他根本不会走,她还是“善良”地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他便走到榻边,坐在了她身侧。

    “还在跟老三生气?”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通红的苹果,放在她手上。

    “你知道我不是因为这次被误伤才怨恨他……”不想再提起曾经险遭凌辱的事情,低头摩.挲着红苹果。

    他读得懂她的内心,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又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讨厌!”嗔怪着抓住他的大手,在一根指头上咬了一口。

    “还说我是野.狗,我看某人才是狗.狗呢!成天只会咬.人……”望着指头上淡淡的牙印,他取笑道。

    她便又扯回他的手指,报复性地再咬了一口,却瞥见了他手腕上的咬伤,便局促地松开了他的手。

    “喏,这是你给我盖的印鉴。”索性把袖子挽起,让她好好看一看她的杰作。

    “别把我惹毛了,当心我给你全身盖章。”她“凶残”地扣着贝齿,“咯咯”作响。

    一句话,便让男子心.猿意.马起来。

    “咳咳……”他赶忙用咳嗽来掩饰慌乱,然后随便想了一个话题。

    “你为了救二哥而受了箭伤,想来再回到恭王府,他对你的态度就会好很多了。他今天能来探望你,就是个很好的征兆。”

    女子却不屑地摇头,“我看未必。他不还是照样叫我妖孽吗?那种人,怎么可能对别人好!”

    “人家来看你,你却回了一句‘还活着’,换做任何人都会心里不舒服啊!”他实话实说。

    “有什么不舒服的,我本来就活着嘛……”明知自己没有理,却还是不服软地咕哝了一句。

    他无奈地摇头,又摸了摸她的头。

    “主人家才会这么摸自己的猫猫狗狗呢!你是不是真的把我当小狗了啊?”不满地嘟囔道,顺便回摸了他的头。

    岂料,他却立刻严肃起来。

    “你知不知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这是不能乱.摸的!”

    女子做出惊愕的表情,“哈?那么严重吗?如果摸了会怎样?”

    男子绷紧了脸上的肌肉,看起来义正言辞,“如果摸了,就要负责任!”

    “负责任?”她嗤笑一声,“我又没有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干嘛对你负责任!”

    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不该这么说,遂,吐了吐翘舌。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就要对你负责任,是吗?”他竟不打算放过她,追问了这么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