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春暖花开1

春暖花开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雪嫣惊愕不已地望着才甩了她一巴掌的恭王爷,委屈得泪水涟涟。

    “王爷,嫣儿做错了什么?”终于,哽咽着问出口。

    即便她再没有地位,也有权利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吧!

    “做错了什么?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男人余怒未消,脸色料峭。

    女人频频摇头,以至于弄乱了才梳好的发髻,“嫣儿真的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罘”

    “那好,本王就给你指明了!”男人踱了两步,看都不看她,“有人看见你去了‘闲庭小筑’……”

    “王爷……,王爷……,我是去、去过一次……”女人马上收起委屈的神色,口齿支吾,“嫣儿是关心谨王妃,所以才去探望她的……”

    “关于探望谨王妃,本王说过什么?”疾言厉色殳。

    “王爷……王爷说过,任何人等都不准去‘闲庭小筑’叨扰谨王妃养病……”

    “既然记得,你还敢擅自去探望,是不是把本王的话当作耳旁风了?”

    “嫣儿不敢!”

    “不敢?你真把自己当成这恭王府的女主人了!”男人转头斜睨着,“本王在大.婚.夜说过的话,永远作数!你最好时刻牢记自己的分量,别做越矩的事情,否则大家的颜面上都过不去!”

    说完,迈步离开,只留下冰冷的背影。

    苏雪嫣捂着已然肿.胀的脸颊,跌跌撞撞地奔到榻边,软着身子,扑在上面,失声恸哭。

    大.婚.夜,贝凌云对她的羞辱之言犹在耳边。

    刚从她身上下去,他便冷言冷语地警告她:“不要以为做了本王的正妃,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记住你的身份,不过是本王的榻上工.具。本王想了,你就乖乖伺候;本王烦了,你最好马上消失……”

    “可是王爷,我是您的妻子……”她试图用最温柔的口吻去打.动他那颗冰冷的心,不图他对她疼爱有加,只为了一个细作的本分。

    然,他却挑着眉梢讥笑一声,“妻子?你太高看自己的地位了!若非你父亲是苏景阳,你连本王的工.具都不配做!你自己照镜子看看,以你这平庸的资质,在风.月之地做个头牌还算可以,若是谈及母仪天下,你有那个风范吗?”

    随即,他便下了床榻,穿好中衣,拂袖而去,丝毫没有新婚男子对妻子的依恋。

    那晚的屈辱,苏雪嫣历历在目。

    哭了片刻,她擦干泪痕,起身又坐回到梳妆镜前,重拿起胭脂水粉,补好妆容,梳好发髻。。

    “王爷,为了你,嫣儿愿意受尽一切苦楚!”肿了半边的脸颊绽放着古怪的笑容,加之咬牙切齿地吐字,令原本姿色尚好的女人浑身散发出诡谲的味道。

    ——————蛐蛐分割线——————

    入夜,“闲庭小筑”。

    累了一天的俏儿早早就闩好了大门,回厢房的仆妇间去歇息。

    她每天要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不仅要照顾谨王妃的生活起居,还要打理整个“闲庭小筑”,就连“撕夜”的起居饮食都在她的管辖范围内。

    小姑娘是个怯懦又心善的人,时刻念着谨王妃对她的好。虽然这位主子的秉性是怪异了些,可对她却从来没有打骂过,有什么吃的用的,也会跟她这个婢女分享,这样的待遇,在整个恭王府的下人中都是凤毛麟角。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对谨王妃的失.足落水存着深深的内疚和自责,她时常想,如若那天她坚持让主子回园子去,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个让人忧心又难过的局面。

    各方面原因纠结在一起,俏儿便对谨王妃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即便宫里所有御医会诊之后判定谨王妃不会再醒过来,她也是义无反顾的,——留在这宁静的小院,守着只剩一口气的主子,未尝不是恭王府内最好的差事。

    俏儿房间的烛火熄灭没多久,就传来了细微的鼾声。

    随后,“撕夜”也昏昏欲睡起来。

    蓦地,它忽然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站直了身子,往一处院墙上望去。

    低吠一声过后,方看清了从墙上跳下的人影,随后,它轻轻呜咽着,乖乖地伏下身子,再度进入了迷糊状态。

    墙上落下的人影未做片刻停留,便闪身进了谨王妃的房间。

    女子的房间里点着蜡烛,这是俏儿为了夜晚照顾主子方便而特意为之。

    蜡烛是向管家申请得来的特制高台烛,天黑时点燃,天亮后才会燃尽,正好燃够一整夜。

    男子关好房门,直奔榻边,许是激动万分,脚步踉跄摇晃。

    “霓朵……”他轻声呼唤,俯在她身边,双手颤抖,捧着白皙的美颊。

    女子沉睡着,没有回应。

    男子急切地摸索到了她的小手,紧紧地包在两个大手掌内,放在唇畔,轻轻亲.吻。

    “霓朵,醒一醒……他们一直说你醒了,只是需要静养,今天才知道他们都是在骗我!霓朵,醒过来,告诉我,你安然无恙……”脸色苍白的贝御风失掉了往日里的沉稳干练,不安和惶恐侵袭着他。

    从冬捕那一天开始,这份不安和惶恐的情绪已经折.磨了他一个多月。

    那天,贝御风随同贝凌云坐轿辇回了园子里,下轿之后,方发现女子并未一起回来。

    众人一块进了园子,他又找了个借口出了大门,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等候她。

    过了一会,终于看见了她乘坐的轿辇,可是,当轿辇停在园门口的时候,从上面下来的竟然她的贴身丫鬟俏儿。

    不待多想,他便跑过去追问她的行踪。

    “谨王妃呢?”他拦住了丫鬟的匆匆脚步,差一点将女子的芳名宣之出口。

    “昕王爷,谨王妃让我回来给她取一张厚毯子……”丫鬟似乎相当着急,一改平素的懦弱胆怯,口齿伶俐了许多。

    “正好我要出去溜溜,这事交给我吧!”男子不管不顾地扯着丫鬟进了园子,让她找出毯子,他抱在怀中,策马直奔“衔月湖”。

    冻伤未愈,又有寒风刺在身上,令他觉得有些难受。

    然,一切都不重要,悬在他心头的不安和惶恐随着离湖边越来越近而愈发地加剧。

    终于,骑在马背上的男子远远地望见了冰面上那个小巧的素色身影,心底的不.良情绪这才有所缓解。

    马儿狂奔着冲向湖边,随即被他极速勒住缰绳,一个急刹之后,双前蹄立起,然后才稳稳地四肢着地。

    贝御风匆忙跳下马背,奔冰面上赶去,——只要她离他还有距离,他的心就仍是忐忑不安的。

    可是,令他最最不想看见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就在他们之间相距十几丈远的时候,她打了个趔趄,随即掉进了冰洞之中。

    眼看着小小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冰面上,他嘶吼着喊出一声“霓朵”,扔下毯子飞奔过去。

    因了一时情急加上脚下打滑,两步之后,他便摔了个跟头。

    起身走了两步,又摔了一跤。

    当他磕磕绊绊扑到冰洞前的时候,已经在冰面上摔个四个跟头。

    来至捕鱼洞旁,他便不假思索地跳了进去,入水后方察觉锦裘没脱掉,浸了水十分沉重,遂,先将锦裘脱去,再行寻找女子。

    身体下沉了半丈深,才看见女子的身影,其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以最快的速度游到她身边,扳住她瘦削的肩头,试图往水面游去,却发觉她的情况十分糟糕。

    “霓……”他刚张开口,就喝了一大口水。

    倏然想到,如果她窒息的时间太长,即便两人很快上到岸上去,也未必能救得活她。

    遂,使她跟他面对面,将自己的嘴巴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口上,以大手捏开她的牙关,往她的口内渡气。

    一口……

    两口……

    三口……

    她一直没有反应,不仅没有张开眸子,就连四肢都是瘫软的。

    冬天的湖水是刺骨的,即便到了一定深度,水温便不会再降低,可对于本就身子羸弱的这对男女而言,同样是灭顶的挑战。

    这时候,男子的呼吸也困难了起来,他知道,不能在水下逗留太久,否则他们只能等到死后被冬捕的猎手们用渔网抄上岸了。

    几乎是在同时,他决绝地扯掉女子身上的棉斗篷,揽住她的柳腰,奋力踩水,往水面浮去。

    及至快到水平线的时候,又一个难题出现了,——捕鱼洞的面积不大,他们下沉的时候不是垂直下去,如此,再浮上来,便无法准确地找到洞口,怎么往上游,都被结实的厚冰阻挡在了水下。

    绝望霎那间将男子笼罩。

    要知道,整个湖面只有六个捕鱼洞,而他们落水的这个,是所有冰洞里最大的一个,也是下网、收网的中心点。他们连这个冰洞都找不到,就更找不到另外那些更小的了。

    就算让他找到其余的冰洞,也没办法从那么小的洞口上到冰面上,到时候还是死路一条。

    即便已至绝境,男子却并未有放弃之心,怀中的人儿生死未卜,他不能失掉救活她机会,哪怕只有一丝一毫的希望。

    又往她口中渡了两口气,他开始屏住呼吸继续寻找洞口。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尝试了六七次之后,他终于找到了落水的那个捕鱼洞,并且利用拴渔网的粗绳子,成功使得两人爬上了冰面。

    岂料,从湖水中逃出来,却只是个开端,他们的亡命生涯并未就此结束。

    把鱼薇音抱到岸边,平放在毯子上,贝御风开始摁压她的胸口,希望令她吐出腹内的湖水。可是,按压了好一会,也未见效果。

    又尝试着拍打女子的脸颊,她却依然没有反应。

    严寒之下,两人身上的湿衣服很快便开始冻结,即使他把整张厚毯子裹在了她的身上,也没能令她骤降的体温保持住。

    “霓朵,不要睡……”他吃力地抱起她,放上马背,用毯子的四角把她固定在马上,然后,自己也费力地上了马。

    狂奔,狂奔!

    板结的衣衫贴在肌肤上,原本就没有痊愈的冻伤瞬间再度复发,浑身的肌肉都痛得好像被无数根钢针狂刺,连骨头都痛得叫人想要喊出声来。

    即便如此,贝御风却坚定地抓着缰绳,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前方的道路上,他要狂奔到园子里,只有回到那里,才可能救活身前的人儿。

    这一刻,他恨极了冬捕,恨极了该死的冬狩,也恨极了自己的粗心。

    如果女子就这样香消玉殒,他一定要像烧了昕王府那样,一把火将整个围场付之一炬。

    不,他不敢想象她会离开这个人世,如果她真的走了,那他活着的意义也就随之失去了。

    不不不,他要把她的命从老天爷手中夺回来!

    这样想着,他拔下了女子头上的银钗,几乎拼尽浑身的力气,用力刺向了马匹的臀部。

    受了惊吓的马儿长嘶一声,尥起蹄子加速狂奔,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向园子。

    今日的天气实在寒冷,不仅湖面上没有猎手们的身影,就连园子外和园门口都没有当值的侍卫,而已经冻僵的贝御风是无法令发狂奔驰的马匹停下脚步的。

    眼看就到了园门口,男子索性横下一条心,机械地把缰绳在手腕绕了一圈,旋即,一个翻身,下了马背,落到地上。

    虽然他扯着缰绳,却没有让马儿停下脚步。惊魂未定的马儿仍旧向前奔跑,马腹下拖着被冻僵的男子。

    拖行一段路之后,马儿终于减速,最后,在园门口停下。

    贝御风想要起身,奈何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他仰望着马背上的女子,喘息了一刻,卯足全身气力,对着湛青色的长空,嘶吼狂喊。

    “救命啊——”

    只这一声,就耗尽了他的所有精神。

    天在旋,地在转,他眼里却只有马背上毫无声息的女子。

    终于,仅存的听力让他听见了开门声,然后便是杂乱的脚步声和吵杂声。

    “霓朵,你不要死……”他在心里说出这句话,便彻底失掉了意识。

    这次昏迷是漫长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恭王府的“怡然居”。

    “谨王妃如何了?”这是他张开眼睛之后说出的第一句话。

    被他询问的是伺候他起居饮食的一个小厮。

    “昕王爷,您终于醒了。”小厮没有回答,只惊喜地说了这么一句,就窜出房门,向自己的主子禀报去了。

    稍后,恭王爷脚步匆匆地赶了来。

    “谨王妃如何了?”他又追问自己的兄长。

    贝凌云淡然一笑,“妖孽很好,你不必担心。”

    贝御风却并不安心,“我想去看看谨王妃。”

    “老四,你知不知道你捡回了一条命?”二哥按住了他的肩头,“你的冻伤原本就没好,这次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太医院的人拼尽全力,才把你从阎王爷那里夺回来。御医说了,这次如果你不好好养伤,恐怕以后连骑马射箭都做不到。”

    “我只是去看看谨王妃,好歹她是我救回来的。”男子找了个不妥帖的借口。

    “稍安勿躁!”哥哥强行把他压回到榻上,“有的是时间去探望她,你先把自己的身子调.理好再说。”

    转头让小厮先下去,然后又凑近弟弟,压低了嗓音,更显神秘兮兮,“你可知,你现在冻伤的不只是身子,还有男人的雄.风……一个男人若是雄.风不再,活着跟太.监一样,还有什么奔头?”

    男子怔了怔,望着哥哥的眼睛,“谨王妃真的无恙?”

    哥哥回视着他,并无任何躲闪,“妖孽现在乖乖地在‘闲庭小筑’休养,每日里被人伺候着,好得很!”

    贝御风这才有些相信,便安下心来养伤,这一养,就是一个月。

    然,他却在春暖花开的今天,听到了一个霹雳般的坏消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