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夏之旋舞3

夏之旋舞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夏之旋舞3

    翌日上午,皇宫,勤政殿。舒悫鹉琻

    恭王爷和谨王妃一起候在殿外,等候散朝。

    因了殿门是敞开的,便能听见皇上和众臣的声音,高高低低、此起彼伏,好像在议论赈灾的事情。

    开春儿到现在,西部地区一滴雨都没有降下来,两三个月前撒到地里的种子全部蒸发了水分,变成了*的米粒,哪里还会发芽!

    从现在的状况看,今年西部的粮食是绝收了钰!

    皇上心急如焚,等着大臣们想出可行的补救办法,谁知,拿出来的方案都不合圣意。

    “朕养你们是用来做什么的?”皇上咆哮着,转而便是激烈的咳嗽。

    臣子们见状,纷纷跪下,祈求皇上息怒咬。

    “退朝吧!明天朕要听到可行的解决办法!”

    “遵旨。”众人施礼叩首,继而起身,鱼贯而行,出了殿门。

    鱼薇音不想跟这些人打照面,就扭过身子背对着。

    大臣们出门之后,都纷纷跟恭王爷打招呼,顺便,也对他身侧的娇俏背影行了个注目礼。

    “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贝凌云很满意女子的表现,若是她堂而皇之地接受众臣的问候,他定要责骂于她。

    稍后,薛瑞传旨,让恭王爷和谨王妃一同进殿。

    这个时候,恭王爷拿出了现任储君对前储妃的应有礼节,躬身做出“请”的手势,谦让女子,让她走在前面。

    “早该如此!”鱼姑娘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迈步进了殿门。

    男人对着她的背影发狠,回神之后跟了进去。

    两人站在殿内,参拜结束,等候旨意。

    “谨王妃,朕今日找你来,是有事相商。”皇上的口吻完全不似刚刚对大臣那般严厉苛责。

    女子再度福了福身子,“薇音听旨便是。”

    皇上点头,“好。日前,朕接了一道奏折,你先看一看。”

    鱼薇音、贝凌云,包括薛瑞都大吃一惊。

    旋即,女子屈身跪下,“皇上,不知薇音犯了什么错,请皇上明示。”

    玉阔国有史以来,不要说让王妃看奏折,就是在历代皇后身上都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贝凌云没有作声,冷眼旁观着。

    他觉得未必有人会在皇上这里参谨王妃一本,毕竟她很少接触到旁人。

    不过,凡事都有万一,若是别人耳闻了她的某些不好的风评,从而奏请皇上加以训斥,也不是没有可能。

    朝中大臣那么多,少不了吃饱了没事做、成天嚷嚷着维护风纪的角色。

    然,女子的这一反应却令皇上愣了一下,“谨王妃,朕让你看奏折,并非是你出了什么错,而是希望你看过之后给朕一点意见和建议。”

    随后,冲薛瑞使了个眼色。

    大太监心领神会,赶忙将王妃搀起。

    然后又躬身把奏折送到了女子面前,“谨王妃,请!”

    鱼薇音还是摸不着头脑,看了贝凌云一眼,得不到回应,便硬着头皮接过奏折,打开来,仔细观看。

    扫完全文,便知道了皇上让她看奏折的缘由所在。

    原来,这是一道民间请愿折。

    折子很长,正文内容不多,署名却有成百上千个,且杂乱无章的署名上都摁了红色的指印,从已然发暗的颜色上看,应该是血手印。

    撰文的是个女官,主要内容是说,恳请皇上下旨,将女子出阁年龄硬.性规定为十四岁以上,不要再让十一、二岁的孩子成为新娘。

    言辞是句句斟酌的,但态度十分坚定,从那一枚枚染血的指纹便可以看得出来。

    “皇上,您是什么想法?”看完,女子抬头,脸色凝重。

    天杀的男人们!

    竟然还有人会娶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回家!

    这群畜.生!

    她忍住即将出口的怒骂,看着一国之君,想知道玉阔国地位最高的男人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哪知,皇上沉吟了片刻,开口却是踟蹰的。

    “民间嫁娶,本是百姓的家务事,朕是不好做过多干涉的。只不过,这一枚枚血手印实在是令人惊叹。到底是女官呈上来的折子,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女子沉吟片刻,考虑是该说出自己的看法,还是附和皇上的意思。

    未及她开口说话,贝凌云已经上前一步,拱手施礼。

    “启奏父皇,这件事好像还轮不到谨王妃来出谋划策。宫中女眷甚多,可以征求明贵妃或者是怜月公主的想法,最不济,还有其他的妃嫔和公主……”

    言下之意,她一个寡.妃,能有什么好主意!

    然,话一出口,就遭到了皇上的斥责。

    “风儿,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朕要找谁商量事情还须得到你的同意吗?朕让谨王妃帮忙出谋划策,自有朕的道理,你若不喜欢听,出去便是。”

    贝凌云怔住了,他没想到父亲对妖孽是这般重视,一种难以言表的酸楚在他内心腾起。

    “儿臣浅薄,请父皇恕罪。”还是“识大体”地表达了歉意,退后一步,等着“学习”谨王妃的过人之处。

    “谨王妃,说说你的看法吧!”皇上没有在儿子的“浅薄”上耽误工夫,继续与女子对话。

    原本鱼薇音倾向于三缄其口,可贝凌云的态度实在叫她生气,遂,决定一股脑地说出来。

    “回禀皇上,薇音觉得,女子出阁的年龄应该做个统一的规定,”见皇上颔首,便顿了顿,瞄了一眼满脸不屑的恭王爷,这才接着说下去,“最低年龄不应是十四岁,而是十六岁!”

    尼玛十六岁都已经算是低的了!

    在未来的文明社会,女子结婚最低也得二十岁。

    就算不按照法定年龄领证,非法同.居的女孩也得有十七、八岁,绝没有十四岁就嫁人之说。

    她已经把年龄降到最低,若是说出二十岁,估计皇帝老儿直接崩溃。

    还没等皇上表明态度,贝凌云再一次按捺不住。

    “谨王妃,不要仗着父皇信任你,就在此信口开河。自古女子出阁都是在十三岁到十五岁之间,甚至还有十一、二岁的女子成为人妇,你扯出一个十六岁,究竟是何居心?”

    鱼薇音的火气瞬间被激发,“皇上要薇音说自己的看法而已,王爷何必激动!难道王爷喜欢十三、四岁甚至是十一、二岁的幼.齿?或者说,王爷要把自己的喜好带进国家大事中去吗?“

    “婚娶算什么国家大事?”男人还嘴,毫不让步。

    “婚娶不算国家大事?王爷可是储君,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女子做出惊愕的样子,好似第一次发现储君是如此的浅薄,随后继续滔滔不绝,“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基石就是百姓,而百姓最重要的事情便是繁衍生息。婚娶是繁衍生息的第一步,它决定了民众的整体素质,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一环!”

    “简直是危言耸听!”贝凌云被女子气得腮帮快要鼓炸了。

    皇上微笑着,似乎很乐于看见女子跟王爷争辩,这样的场景,对这个阅历丰富的中年男人来说,也是不多见的。

    “好了,谨王妃,继续说出你的见解吧!”皇上终于开口止住了两人的争论。

    女子点点头,凝神以对。

    “回禀皇上,薇音提议将女子出阁的年龄定为十六岁,是有充分理由的。”

    “哦?什么理由,朕很想听听。”

    “只怕恭王爷又要指责薇音危言耸听了!”做出顾虑的样子。

    皇上扯了扯嘴角,心下对女子的聪慧更喜欢了一分。

    “云儿,你若是再打断谨王妃说话,就到殿外去候着吧!”

    贝凌云不快地点头,“遵旨。”

    这下子,鱼薇音终于“有恃无恐”了。

    “回皇上,现在薇音就说一说为何要把女子出阁的最低年龄定为十六岁,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皇上见谅。”

    皇上伸出手臂,做出“说下去”的手势。

    女子清了清嗓子,“是这样的,我们先从女子的身体状况说起。不管男女,在没有完全发.育成熟之前,都无法承担生.育的责任。薇音对男子方面并不了解,只对女子的发育知道一些。

    “其实,女子在十四岁的时候勉强可以成亲的,但成亲就意味着生养。可这个年纪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成熟,绝对不适宜生.育。一旦冒风险生养孩子,不仅母亲的身体会出问题,就连孩子的健康都没有办法保障。

    “我们说,一个国家主要依赖的虽是决策者的英明,但若是没有民众去执行,也是万万不可的。民众的执行力如何,与其健康和心智有很大程度的关联。如若他们天生就不够聪慧和健康,又怎么能保证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

    “女子十六岁出阁,虽然只是晚了两年,可就是在这两年里,身体会达到近乎完全成熟的状态。如此,不仅能够生.育出相对优秀的孩子,成熟的心智也会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起到很好的作用,也会减少与婆家之间产生的摩擦,可以建立融合的生活氛围。”

    习惯性吞了一下口水,“以上,基本就是我要阐述的内容。”

    幸好未来主人之中,有一个是能言善辩的女权主义者,耳濡目染之下,多少能学点皮毛。

    孰料,待她说完,大殿内竟一片死寂。

    女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遂,垂着眼帘,等着被惩处。

    “啪啪啪!”

    清脆的响声引得她不禁抬头望去,却看见皇上正在鼓掌,脸上满是笑意。

    “说得好!”只三个字。

    语毕,让薛瑞拿回奏折,提起桌案上的朱砂笔,在上面做了批阅。

    “皇上,您这是同意她们的请愿了?”看不到皇上写的是什么,女子赶忙问了一句。

    “当然!”阖上奏折,“君无戏言!”

    “您不要再考证一下了?”

    “不必。”

    “就听薇音的一面之词了?”

    “哈哈!是的,就听谨王妃的‘一面之词’了!”

    语毕,皇上大笑着离去。

    大殿内只剩下了恭王爷和谨王妃。

    “皇上还真是有趣!”说了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女子转身就往殿外走。

    刚出殿门,就被贝凌云扯着手臂下了台阶,转而停在白玉瑞兽坐雕旁的角落。

    “本王警告你……”

    没等他说完,女子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并接着说下去,“不要仗着皇上信任你,就做出乖张之事!”

    说罢,收回了手指。

    “你知道就好……”

    男人还想再说几句,女子已经转身离去。

    ——————蛐蛐分割线——————

    在崇尚佛教的国度,都会有一个国家寺庙。

    玉阔国的国寺是钟云寺,就在钟山上。

    钟山顶峰是历代皇帝祭天用的祭台,再往下走一个缓坡,就是钟云寺。

    虽然那里是玉阔国的国寺,拥有玉阔国最大的佛像,可香火并不鼎盛。

    钟云寺是皇家寺庙,只负责内部拜祭,并不对外,加之路途遥远,皇上一年也去不了一次,其荒凉程度便可想而至。

    要说这玉阔国香火最旺盛的寺庙,当属郊外的青隐寺。

    青隐寺的规模在玉阔国是最大的,它囊括了一整座青隐山。

    青隐山上一共有三层殿。

    一层殿在山脚,供奉的都是一些能力有限的小神仙。

    三层殿在山顶,供奉的是佛祖。

    其他神仙菩萨都供奉在了山腰的二层殿。

    虔诚的信徒来到青隐山,会一层层拜上去,一直上到山顶的三层殿。

    昕王爷贝御风,就暂住在山脚的一层殿。

    一层殿分前后院,前院是香客们拜佛的地方,后院则是昕王爷和昕王府仆役们的住所。

    不过,后院有自己的门,并不和香客们走同一个门。

    如此,便无人知晓昕王爷正住在这里。

    自打将女子从枯井里救出来,他便每天晚上下山去恭王府看望她。

    当然,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都是趁她睡熟了之后,偷偷地潜入房间去。

    因了不能点灯,有月亮的时候还好一点,可以看见她睡觉时的轮廓;没有月亮的时候,就只能静静地站在榻边,听着细微、匀称的呼吸声。

    于他而言,足矣。

    今天,昕王爷忽然来了听禅的兴致,早早地从后院出来,绕到前院大门,预备去听大师们讲禅。

    然,刚迈步进门,就看见院子里有几个男人围着两个姑娘。

    “小姐,让我陪你进去上香,好不好?”一个长着桃花眼的泼皮无赖眼上眼下打量着穿黄衣的女子,那目光简直要钉进女子的肉里去。

    “你们要干什么?滚开!别碰我家小姐……”丫鬟打扮的姑娘愤怒地冲领头的无赖喊道。

    哪知,竟召来了他们的哄笑。

    “哟,这小丫鬟着急了……,别急别急,大爷我带着这么多兄弟呢,你想要几个都行……”贱笑几声,“反正你们家小姐是本大爷的,大爷的手下们都给你好了……”

    “噢——”

    “嗷——”

    其余的人听了这样的话,纷纷吼叫着,一个个现出流.氓.样。

    “来吧,美人儿,咱们不进香了,跟大爷回家去……”说着,无赖就伸手去拉扯黄衣女子。

    贝御风忍无可忍,高声喊了一句,“佛门清净地,岂容宵小放肆!”

    无赖闻声扭头,看了一眼男子。

    “你们,了结了他,别让他扫了大爷的兴!”给手下的使了个眼色,继续伸手去扯女子。

    “放开我……”被扯拽着的女子凄楚地喊了一声,以求助的眼神凝望着贝御风。

    此时,几个小卒已经到了男子面前,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围攻他。

    “公子,小心呐——”自顾不暇的女子娇声喊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