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夏之旋舞7

夏之旋舞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夏之旋舞7

    皇上虽然在宫里,却通晓天下事。舒悫鹉琻

    他听闻“精舞坊”是一个叫做小蝶的女子组织起来的民间舞坊,在整个都城都十分有名。

    难道这世上还会有比绿瑶更加热爱舞蹈的女子吗?

    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猜测的皇上微服出宫,去看了一次表演。

    前半部分演出,他看着熟悉,却不知道究竟熟悉在什么地方钶。

    到了最后环节,当他曾经心心念念惦记着的女人出现在舞台上,终于印证了他的猜想。

    看着绿瑶一如往昔地貌美动人,皇上的心思又活了。

    这一次,他采用了迂回战术,没有惊动已经改名叫做小蝶的绿瑶闽。

    回宫之后,他按照当初用手指给她量过的柳腰尺寸,差人精心制作了一件纯白色的舞衣,送到了“精舞坊”去。

    小蝶收到舞衣,看了看腰身的尺码,再联系到舞衣的奢华程度,心里便知晓了大半。

    第二天,皇上胸有成竹地来到“精舞坊”,他觉得自己的诚意已经足够打动女人的心。

    然,众人告知,小蝶飞走了!

    皇上来到小蝶的住处,只看见摊在榻上的白色舞衣,未见她的身影。

    他不相信一个大活人能够说飞走就飞走,认定了她是再一次逃脱。

    盛怒之下,皇上将“精舞坊”里所有的舞者抓到天牢去严刑拷打,却没有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随后,他撒下重兵满城搜寻,甚至派人在全国各地搜查,如此折腾了将近一年时间,依然一无所获。

    及至一年后去钟山祭天,钟云寺里的方丈给皇上讲禅,说起“舍”与“得”,他才有所顿悟。

    回到都城,放了“精舞坊”里的所有人,且下令停止搜寻小蝶。

    又过了没多久,皇上下旨重新恢复“精舞坊”的运作,还把那件没人能穿的舞衣送给了舞坊。

    这件事就这么了了,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小蝶的踪迹,真的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讲完先皇和舞姬绿瑶的故事,鱼薇音和舞者已经来至露台下边。

    “王妃,您跟这件舞衣有缘,就请收下它吧!您也看见了,我们‘精舞坊’现在的水准已经十分低下,只是依赖曾经做过宫中舞姬这个由头来讨生活,说不准哪天就解散了。到时,这件舞衣可能会被卖掉,天知道它会落到什么人手中。莫不如现在就赠予王妃,让它有个好的去处!”舞者诚挚说道。

    “可是……”鱼薇音面露难色,“我虽然是个王妃,却是身无分文的!”

    舞者一怔,旋即笑了,“王妃,这件舞衣是无法用银钱衡量的,只有您才配穿上它!拥有一位合适的主人,便是它想要的宿命。”

    女子还想拒绝的时候,刚刚跳完第二支舞的舞者们已经稀稀拉拉地由露台上走下来,从她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不会再让她们跳第三支舞了。

    “王妃,我们要走了,您多保重!”领头的舞者不由分说地轻推了鱼薇音一下,随后,带着大家快步去了更衣室。

    女子望着身上的舞衣,沉吟了好一会,终于举步上了露台。

    “哟,谨王妃,还以为你逃走了呢……”

    刚一上去,就听见苏雪嫣扯着腔调讥讽道。

    然,当女人看见了鱼薇音身着舞衣的全貌之后,便张大了嘴巴。

    “大嫂,你真的好美……”怜月公主惊讶得扔掉了手中的食物,忍不住夸赞。

    贝凌云渐渐眯起了眼睛,看不透眸子中的内容。

    贝傲霜无法相信双眼所见,频频摇首。

    南铮的嘴巴张得最大,瞬间忘了自己正在帮公主削水果。

    只有贝御风,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时而把目光挪向别处,再挪回到女子身上。

    “我……可以开始了吗?”鱼薇音有点受不了这些人的夸张表情,就好像她是个小怪物一样。

    平时也是穿着素衣,这件舞衣同为白色,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沉默了片刻,贝凌云终于点头。

    “可以开始了,本王期待谨王妃的表演。”语毕,扔掉了手中的吃食,抱着双臂,做好观看的架势。

    “是啊,傲霜也等着欣赏呢!”贝傲霜想到了自己的那个计划,不禁觉得天助他也。

    而南铮,则做出了莫名其妙的喜悦表情,就好像一个猎手终于抓到了猎物似的。

    得到了允许的的鱼薇音对坐在角落里的乐师们点头致意之后,请他们重新演奏之前的舞曲。

    等候调音的时候,女子犯难了!

    话说,她哪里学过什么舞蹈啊?

    无非是曾经的女主人是个国标舞痴,每天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她便跟着学了一些。

    现在这个时候,曾经跳过的交谊舞是绝对不可能再跳了,别说没有男伴,就算是有,也不可露出一点痕迹。

    贝傲霜知道外域舞娘是她,南铮怀疑舞娘是她,若是再被贝凌云知道这件事,捅到他老爹那儿去,想来她又要小命不保。

    可她根本就没有学过古典舞啊!

    真想扇自己一耳光!

    当初跟南铮吹什么牛啊!

    现在好了,人家捏着那句话,非要看她跳舞。

    好吧,躲是躲不过去了,就在刚刚看过的舞蹈基础上,进行一番改良,蒙一会算一会吧!

    不管那些了,舞曲已经响起,硬着头皮跳!

    然,当女子举手投足翩翩起舞的时候,软榻上的男人们还是吃了一惊。

    为什么她的柔荑那么绵软?

    为什么她的腰.肢那么婀娜?

    为什么她的身段儿那么灵活?

    无数个问号在男人们心间腾起,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观看着。

    不要说男人了,就连在场的女人都惊叹不已,这其中也包括恭王妃苏雪嫣。

    鱼薇音只做了两个动作,女人就后悔了,后悔不该让其跳舞。

    众人皆感惊艳之际,旋舞着的女子却犯起愁来。

    三两下之后,舞蹈姿势已经模仿得差不多,舞曲却不依不饶地继续着。

    尼玛,这是想让我黔驴技穷而死吗?

    不行,得想个拖时间的办法!

    手脚不停,一条计策终于出现在脑海,——以不变应万变!

    啥不变?

    转!

    ——她记得当年女主人曾经说过,旋转是所有舞蹈中通用的一个动作,哪怕只是单纯的旋转,也可以舞出完美的姿态。

    想做就做,当舞曲有了一个音调上的转折之后,她便开始旋转起来。

    也正是因为旋转,才一下子揭开了所穿舞衣的奥妙。

    随着转速的增加,舞衣裙摆逐渐展开、升起,宛若一片腾云,将女子的半个身子包住。

    而舞衣上镶缀的七彩珍珠,在转动中将闪耀着的光辉四散开来,看上去就好像女子整个人在闪闪发光。

    粉红色的幔帐下,俊俏轻盈的鱼薇音仿若身处祥云之中、且散发着彩色的光芒,这画面美到有些诡异。

    “妖孽!”终于,贝凌云狠狠地骂了一句。

    不过,这个“妖”字很是切题,此刻的女子真是妖气十足!

    旋转还在继续,鱼姑娘竟然转上了瘾,很享受这种晕乎乎又不会摔倒的感觉。

    虽然是夏天,但有幔帐遮荫,再加上舞衣旋转之后带来微风习习,不仅不觉得酷热,还有清凉的感觉。

    就在意犹未尽的时候,她听出舞曲即将结束。

    遂,减速,停顿,在舞曲结束的时候,定在了一个优雅的展飞动作上。

    静!

    周围静极了!

    鱼薇音从旋转伊始就闭着眼睛,保持结束动作好一会,才缓缓地掀开黝黑的长睫毛,偷溜对面软榻上的几个人。

    ——他们竟然都在盯着她。

    于是,她睁大了美眸,站直身子,又屈膝福了个礼。

    “薇音献丑了!”

    虽然跳舞的时候不热,但怎么说都是大运动量,小脸已然红扑扑的,额头也有细汗渗出来。

    语毕,欲回自己的位子上去。

    走了两步,赫然发现鞋子竟然丢了一只。

    想来是刚刚旋转的时候太投入,连绣鞋掉了都不曾察觉。

    早知道就跟舞者再借一双舞鞋了,怎么跳都不会掉鞋子,也就不会被嘲笑。

    这样想着,她便嘟着嘴巴回去捡拾鞋子。

    因了天热,这几天都是光脚穿绣鞋。

    如此,雪白的脚丫便在舞衣裙角边缘若隐若现了。

    这一闪即逝的雪白几乎亮瞎了男人们的双眼。

    把绣鞋拿在手里之后,并没有就地穿好,而是拎着回了软榻,稳稳地坐下,再把绣鞋穿上。

    众人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捡鞋子、走路、坐下、穿鞋子,好像她是个陌生人一般。

    “我知道我跳得不好,都说献丑了,还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啊?”鱼薇音很想把这句话问出口,但最终只是在心里嘟囔了一遍。

    露台上依旧很安静,众人各怀心事,但所有的心事都与女子相关。

    终于,已然悔青了肠子的苏雪嫣打破了沉寂。

    “没想到,谨王妃跳舞的风姿足可以媲美宫中舞姬呢!”

    这话听起来是褒扬,实则将女子的地位与卑微的舞姬等同,大有嗤笑之意。

    “那么,恭王妃的风姿又如何呢?”贝御风终于按捺不住,还击苏雪嫣。

    这女人对霓朵一次次陷害、挤兑,早就让他忍无可忍了,现在,她竟然还用这么刻薄的言辞来讥讽舞姿完美的小人儿,真令他不能再忍!

    其他男人有点意外,没想到缄默沉稳的老四能够为了寡.妃而出口顶撞恭王妃,想来是寡.妃的舞蹈真能魅惑人心吧!

    苏雪嫣听了男子的话,心生不快,却隐忍着。

    “昕王爷已经被谨王妃的舞姿迷住了吧?”故意打趣,其实就是她的心里话,是她对所有在场男人的心里话。

    “不要说是老四了,本王也被大嫂给迷住了!”贝傲霜说了一句。

    苏雪嫣没想到,两人的关系分崩离析之后,他第一次接她的话茬,为的却是鱼薇音。

    如此,对谨王妃的恨意便更加深厚。

    “还有本王子……”南铮跟着凑趣,“真是第一次欣赏这么优美玄妙的舞蹈……”

    四个男人,三个帮着谨王妃说话,作为女主人,恭王妃的肺都要炸了。

    脸色红了一阵、又白了一通之后,她明智地闭上了嘴巴。

    这些男人们都已经欲.念上脑,哪里容许她对寡.妃说三道四?傻瓜才会自取其辱、顶风而上。

    气氛又安静了片刻,贝凌云才出声。

    “谨王妃,怎么你会跳舞吗?如果没有记错,当初选你做冲喜新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关于你会跳舞的记载。”开口就是疑问,并未对舞蹈本身做任何的评价。

    女子抽了一下鼻子,“雕虫小技,值得记载吗?”

    “你可知,凡是嫁给皇室中人的女子,都要事无巨细加以禀报……,你会跳舞却没有呈报,是不是可以算作欺君呢?”

    “欺君?”鱼薇音“腾”一下站起,“你还让不让人活了?不送你礼物,你就逼着跳舞;好不容易跳了一段,你又说我欺君!怎么我上辈子得罪你了吗?能不能别再无事生非了?”

    那气势,就差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儿也忍不了了!

    寿星被指责,却没有马上爆发,只是冷着脸子看着辱骂他的人。

    他的脑海里一直盘桓着一句话,——她好像还会跳别的舞蹈。

    这句话是贝傲霜跟他说的。

    之前,女子下去换舞衣,请来的舞者们在跳第二支舞。

    就在这中间,贝傲霜嬉皮笑脸地来到近前,俯在他耳边,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她好像还会跳别的舞蹈”。

    只这么一句,没有指明是哪个“她”,没有说出是什么舞蹈,却令贝凌云一下子想到了南铮初访时那个跳交谊舞的外域舞娘。

    这疑问一直困扰着他,直至女子穿着舞衣现身跳舞。

    虽然当初的舞娘跳的是外域舞蹈,而女子跳的是古典舞蹈,舞蹈动作明明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可两者之间气质却是那么的相近,不得不让人将她们联系起来。

    此刻,女子的愤然责骂令男人清醒了一些。

    当初他曾经问过老四,那舞娘是不是妖孽所扮,老四一口咬定是他从外域朋友家借来的女仆。

    还有,老四还带着丑颜舞娘进宫为明贵妃教授舞蹈。

    外域舞娘还因为明贵妃的责难而丢了性命。

    贝凌云无法想象,如果妖孽真的就是那个外域舞娘,那么,老四已经瞒着他做了很多事情。

    不,不是简单的隐瞒,简直就是欺骗。

    那个时候妖孽和老四就认识,他们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给妖孽换了一个身份,公然在皇室成员面前跳那种几近下.作的舞蹈。

    他们制造了舞娘“假死”,又让妖孽回到了恭王府里继续做寡.妃。

    如此,就能够解释冬捕发生各种意外时,老四对妖孽为何屡次拼死相救了!

    既然这样,那个经常出入“闲庭小筑”的男人会不会是武功高强的老四呢?

    恭王爷不敢再想下去,这一连串的猜测实在太可怕了!

    他宁可相信这些都是无谓的猜测,而非真正存在的事实。

    鱼薇音见贝凌云被她的反驳“震慑”住,忽然有点内疚起来,——人家今天毕竟是寿星,是应该让着点的。

    遂,坐回到软榻里,不再说话。

    “大家坐累了,到院子里散散步吧……”稍后,苏雪嫣站起来打圆场。

    众人不好不随同,纷纷起身,跟着下了“夕雨台”。

    鱼薇音穿着拖沓的舞衣,走不快,便落在了最后。

    当她在小丫鬟的搀扶下准备下台阶的时候,一个小纸团从天而降,落在了她的怀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