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风云倏起10

风云倏起10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风云倏起10

    当天黄昏,昕王府。舒悫鹉琻

    今晚,桌上的美味佳肴是从未有过的丰盛。

    然,鱼薇音却有点提不起精神。

    白天爬山的时候虽然是由贝御风抱着上去的,下山却是由她自己来走的。

    大概是好久没有过这么大的运动量,走到山下的时候感觉两条腿软绵绵的,坐了一路的软轿,回到府里,歇过乏来,更觉疲累。

    “霓朵,你还好吗?”男子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铍。

    “好,就是有点没力气……”嘟起小嘴儿,撒娇道。

    换做以前作猫的时候,这点路程算什么啊?

    可现在她是娇滴滴的小女子,体力真是不济。

    “多吃点东西,再美美地睡一觉,就有力气了。”他诱哄着,给她夹取各种吃食。

    眼看着她面前的细瓷碗里堆得像小山一样,他却还在频频夹菜。

    “我吃不了这么多……”黛眉蹙起,望向男子,“御风,你今天好怪啊……”

    站在他们身后伺候着的苏正见主子怔住,赶忙帮腔。

    “王妃,王爷这是爱护您啊……”

    以往两位主子吃饭的时候是不用他伺候的,因了今天要实施那个计划,他便来了大厅。

    “把这么多东西都吃下去,会撑死人的!”鱼薇音看了一眼苏正,“我不要这样的爱护,苏管家替我接受你家王爷的爱护吧!”

    苏正听了,脸色尴尬了一阵儿。

    “好了好了,没有逼你都吃下去,能吃多少吃多少……”贝御风劝道。

    “不想吃这些,给我盛一碗粥喝吧……”索性放下筷子,把装满食物的瓷碗往前推了推。

    男子略显无奈,转而看向苏管家,“苏正,去给王妃拿一碗鱼肉粥来,少放一点盐巴。”

    他不得不使出“杀手锏”。

    以往女子食欲不佳的时候,他就会让厨子给她做鱼肉粥。

    每次,她都会吃得精.光。

    “是!”苏正收到了主子的眼色,躬身退下。

    稍后,一碗飘着鲜香的温热鱼肉粥被端上了饭桌。

    “不吃东西是不行的,把粥喝了,补充一点体力。”贝御风亲自把汤匙递到女子手中。

    虽然疲累得胃口欠佳,鱼薇音还是笑纳了自己十分喜爱的美食。

    化身为人的妙妙,做猫时的诸多习性还是没有改变。

    但凡有鱼肉的味道,都是她极其偏爱的美食。

    遂,三下五除二,就把鱼肉粥喝得干干净净。

    “这下满意了吧?”放下汤匙,推开粥碗,打了个饱嗝。

    男子淡然笑着,用手指擦拭她嘴角的汤汁,“吃个东西而已,要这么卖力气吗?”

    “话说回来,你真应该给府里的厨子加月钱……”不顾形象地揉着胃腹,满意地说道。

    “好!”看向苏管家,“给厨子加十倍的月钱。”

    她听了,挑起大拇指,“唔……该奖就奖,大手笔,不错!”

    语毕,打了个哈欠。

    “我得回去休息了,今天好累……”说着,站起身子,准备离开桌前。

    然,刚刚站起,身子便晃了晃,随后,眼睛阖起,向后倒去。

    男子早就在观察她的变化,在她打晃的时候就出手相扶。

    如此,她便倒在了他的宽阔怀抱之中。

    “霓朵,你还好吗?”摸着粉嫩的小脸儿,他轻声问道。

    她没有回答,睡得香甜。

    稍顷,男子抬头,冲苏管家使了个眼色。

    “是!”苏正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快步离开。

    很快,他又轻身走了进来,冲主子点点头。

    遂,贝御风抱着鱼薇音站起,大步流星出了门,直奔“穹楼”。

    上楼之后,将她安置在床榻之上,他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你确定没有性命危险吗?”对跟着上来的苏正问道。

    “回王爷的话,这个药的药效虽然猛烈,但并不会伤身。王妃能够睡上一整天,早则明晚、晚则明天夜里,她一定会苏醒过来。”口吻十分笃定。

    贝御风踏实了一点,随后吩咐苏正下去准备其他事宜。

    他自己则留在这里照看女子。

    “霓朵,若非实在没有办法,我是不会这样对你的……只愿我们能够度过难关,永远在一起……”握着她白皙的葱指,他痛苦地述说着。

    ——————蛐蛐分割线——————

    翌日黄昏,皇宫。

    贝凌云背着手,仰望墙上的山水画。

    这幅画是他寿诞的时候,大太监薛瑞亲自送到恭王府的那一幅。

    当时,薛瑞对他耳语,告知这是佟皇后当年赏赐的亲笔墨宝,如今送给他做寿礼,也是物归原主了。

    因了那时候他还是王爷,加之明贵妃的势力很大,薛瑞不敢明目张胆地赠送。

    母后过世的时候,父皇受了孔蜜儿的蛊惑,曾经下旨将母后的所有遗物一并焚烧,其中包括母后亲笔所画的大量水墨画。

    他以为只有自己偷偷藏下的那一幅逃过了被烧毁的命运,却没想到,忠仆薛瑞也暗地里收了一幅,并且最终转赠给了他。

    看着墙上的水墨图,想着母亲慈爱的样子,也对大太监的死有了些许的愧疚。

    其实,他早就得到消息,孔蜜儿母子要除掉薛瑞。

    之所以没有阻拦,是希望宫中能够暗自乱起来,他便可以借机行事。

    薛瑞死后,也是他着人暗示薛瑞的徒弟去寻找老四帮忙,如此,才将老四调离了宫中。

    大太监的死,帮了他一个大忙。

    他想,这赠画的情谊,就只能等到来世再回报了。

    下辈子,若他还可以做皇帝,定会许薛瑞以荣华富贵。

    说句题外话,下辈子,不过是人们为了弥补遗憾而制造出来的托辞。

    就算有来生,就算有轮回,谁又能遇见前世的谁?

    身为一国之君的贝凌云有这种想法,无非是用来自我安慰的,——看看,朕可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仅此而已。

    正对画缅怀的时候,徐盛和祖义走进门来。

    “拜见皇上!”祖义依旧恪守臣下的礼数,行了大礼。

    贝凌云转身,做手势让其起身。

    “说说吧,昕王府的大婚仪式如何?”有点幸灾乐祸。

    祖义站直了身子,“回禀皇上,大婚仪式十分热闹,昕王爷本人笑容满面,似乎,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很好!”不屑地扯了扯嘴角,“……寡.妃如何?”

    “回皇上的话,整个过程未见谨王妃的身影。”拱手回禀。

    “未见踪影?她去哪儿了?”侧着头,似乎是问祖义,又像在问自己。

    祖义迟疑了一刻,“这个,卑职也不知道……”

    ——他已经为此担心了一天。

    那个古灵精怪的人儿,缘何竟没有出现在昕王府的贺喜人群之中呢?

    他差人私下里跟昕王府的下人打探,却没有得到丝毫的讯息。

    为了得到她的消息,他甚至让人假装不经意地向苏管家问及谨王妃的行踪。

    然,苏正笑而不语,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实在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他这才回宫复命。

    哪知,皇上听了之后,竟大笑起来。

    “想来是接受不了老四大婚的事实,躲在哪个角落独自垂泪呢……”得意的神色更加明显。

    祖义悄悄地与徐盛对视一眼,旋即,两人几乎同时低下头。

    ——————蛐蛐分割线——————

    入夜,疲惫不堪的贝御风来到“穹楼”之上。

    站在围廊里,却迟迟没有推门入内。

    一整天,阖府闹哄哄的,他的耳朵一刻也未得清闲。

    各种道贺的声音充斥其中,都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

    当身着大红喜服的新娘被喜婆从轿子里背到喜堂之上,他开始逼迫自己脸上挂着笑容。

    只因他知道,偌大的府院内,至少有十数个混进来监视他的暗线。

    不要说他的一举一动,就是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有人尽收眼底。

    遂,他要装出新郎官应有的那种喜悦神情,尽可能地逼真。

    到最后,他觉得违心的笑容已经被雕刻在了肌肤之内,想要回复原本的淡然样子,都不太容易了。

    拜堂,对他来说,是一天之中最痛苦的时候。

    在他心目中,对面站着的穿喜服、戴凤冠、蒙红盖头的女子,应该是正在“穹楼”上沉睡的人儿。

    眼前这个陌生人,根本与他毫不相干。

    机械地行礼之后,喜婆搀扶着新妃,走向原本应该属于霓朵所有的新妃住所。

    接下来,他独自应承热闹到几近喧嚣的喜宴。

    中午喝走了一群人,傍晚又来了一群人接着喝。

    苏正一直跟在他身后,不时地用白水换掉他手中的烈酒,生怕他喝多了伤身体。

    然,心底是苦的,就算喝的是水,味蕾感觉到的仍旧是酒精的味道。

    喝到最后,竟真的有些醉意了。

    “啊呀,我们家王爷不能再喝了,还得入洞房呢!”苏正冲敬酒的人嚷嚷着,扶主子离开了喜宴。

    那些人来贺喜是假,凑热闹确是真的。

    就算正主儿不在场,他们依旧可以喝得风生水起。

    所以,并未有人阻止苏正的行为。

    贝御风被管家搀扶到了新妃房门口,脚步便不再踉跄。

    “回去替我招呼客人吧!”如此吩咐完,他推门进了房间。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龙凤喜烛早就点燃,把原本就红火火的屋子渲染得更加喜气盈盈。

    “王爷……”一直陪在新妃身侧的喜婆迎上来,准备安排接下来的收尾环节。

    “你出去吧,本王自己来就行了!”男子及时止住了喜婆的话。

    “这……”喜婆迟疑了一下,福了福身子,往门口走去。

    尽管职业操守告诉她,如此草率是不对的,可人家新郎是皇室子弟,又岂是她一介普通百姓能够反驳得了的!

    “你,也出去吧!”男子又对新娘身侧的陪嫁丫鬟说道。

    然而,丫鬟却没有像喜婆那么听话。

    她眼巴巴地望着新娘,嗫嚅着说了几个字:“小姐,我……”

    “莺儿,你也一并出去吧!”新娘吩咐道。

    遂,丫鬟这才挪着步子往门口走。

    路过男子的时候,还不忘停下脚步、屈膝福礼。

    只剩下新郎新娘两个人,屋子安静了许多,只能听到烛芯燃烧发出的“噼啪”响声。

    好一会,新娘打破了沉默。

    “王爷累了一天了,早点歇息吧!”

    贝御风没有即刻回应。

    想了想,这才开口。

    “小姐,本王有事要说。”

    新娘迟疑一霎,“王爷请讲。”

    “是这样的,本王一直执迷于游历外域,所以从来都没有想过成家立室,只想一辈子不受羁绊,好好享受大好人生。而此次接受圣意,将小姐迎娶过门,实在是无奈之举。请小姐放心,虽然你我在喜堂之上已经行过礼,但本王绝对不会掀开小姐的盖头,更不会与小姐有过格的接触。待寻到合适的机会,本王定会奏请皇上,取消这门婚事,为小姐另外觅得一位才貌双全的优秀夫君。”

    语毕,转身就往门口走。

    “王爷请留步!”新娘顾不得许多,竟顾自掀开盖头,起身追了上来。

    不得已,男子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转身,仍旧背对新妃。

    “王爷,就算将来您向皇上禀明了一切,就算皇上恩准了您的提议,试想,有谁会心甘情愿迎娶我这个嫁过一次的女子呢?”声音有些颤抖,因了激动的缘故。

    是啊,新婚之夜就被人退掉,换做是谁都会接受不了,她的反应已经够冷静的了。

    “小姐放心,到时本王会昭告天下,一切都是本王的错,小姐还是闺阁中的女儿家,届时,就不会为小姐带来烦扰了!”说完,继续迈步。

    “王爷!”新妃又喊了一声。

    “不要再说了!本王心意已决,对不住了!”脚步未停,轻身出门。

    几乎是风驰电掣一般,贝御风疾奔到了“穹楼”。

    然,上到楼来,却踟蹰着,没有推门。

    屋子里没有声息,可见她还未醒来。

    他既担心她的安危,又庆幸她还睡着。

    如果她之前就醒了过来,从楼上看见楼下热闹非凡的样子,定要伤心欲绝。

    刚刚,在离开喜宴去喜房的路上,他已经反复叮咛苏正,一旦来道贺的人走光了,定要连夜撤除府院内的所有喜幛,就连大红的灯笼都要换掉。

    在他心目中,今天的大婚仪式不过是一场戏,他绝对不会让这场戏影响到他和小东西的幸福未来。

    至于那个无辜的新娘,他只能表示歉意。

    然,只是歉意,却并未有过多的自责亦或是同情。

    据他所知,这位新妃的父亲乔万千是全国首富、商业巨贾,其身家累积起来,足可以买下大半个都城。

    乔家在整个玉阔国乃至邻国夏国都有商业贸易往来,经营的领域更是从银号到米粮、从漕运到镖局、从布业到珠宝,简直无所不及。

    不过有一点,乔家虽然富可敌国,却只是单纯的商人,与官府和朝廷始终都扯不上关系,这,也是他乔万千的一个心病。

    但凡有钱的人,到了一定等级之后,都渴望与权势相接。

    而这位新妃,便是乔万千绞尽脑汁之后想到的一个接口。

    对于这样的政商联姻,贝御风原本就并不感冒。

    现在,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当务之急,是如何在霓朵那里把他成婚这件事彻底隐瞒下去。

    在围廊里站了好一刻,男子终于推开了房门。

    “你终于来了……”甫一进门,女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贝御风顿时心里一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