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晴海波澜6

晴海波澜6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晴海波澜6

    深夜,鱼薇音悠然醒来。舒悫鹉琻

    虽然醉意并未完全消除,但思维已经很是清晰。

    环顾周遭,偌大的房间,空旷得有点吓人。

    这种场景,大概只有在未来世界小成本鬼电影中才能够看到。

    润了润干涸的嘴唇,女子缓缓支起身子。

    头沉得仿若千斤重,好想再躺回去,可她得去找点水喝铌。

    或许,一口水就能够让她的头不再那么痛。

    穿好绣鞋,下了床榻,晃悠悠走向门口。

    “你醒了……”嘶哑的男声在身侧响起,似乎说得很是吃力。

    女子被突如其来的说话声吓得几乎跳起。

    劣制鬼片中的情境出现在脑子里,各种惊悚的画面差点让她喊出来。

    “是我……”他又说道。

    熟悉的声音令她壮着胆子望过去,看清对方之后,却又立刻扭回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天发生过的事情她还记忆犹新,遂,冷冷地问道。

    “醉酒很难受是吗?”他支撑着身子站起,重心却在后背的墙壁上。

    女子不理他的话,顾自往门口走。

    一身白衣,倚在白色的墙角,难怪一开始没有看到他。

    可他已经大婚,为何还不肯放过她呢!

    走了两步,又放缓了脚步。

    “这里是哪儿?”先跟他打听一下,总比不熟悉环境要强。

    “‘仲义阁’。”回答得十分简略。

    女子想了想,这个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皇上成为恭王爷之前,在宫里的处所。”男子追加了一句。

    “哦……”她终于想了起来,却不知道是谁把她带过来的。

    “是皇上带你过来的。”他又把她正在想的问题给解答了出来。

    经历了昨天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令她觉得很不舒服,遂,继续往门口走。

    可是,刚刚打开门板,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响动。

    下意识回身望去,但见男子已经瘫坐在了墙角。

    “你……还好吗?”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也喝酒了吗?

    那么强壮的身板,怎么会这般不济?

    “嗯……好……”他喃喃回答。

    “没事的话,赶紧离开吧!”她的声音冷了下来,只因想到了正牌昕王妃的样子。

    “霓朵,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他努力支撑起身子,靠墙坐好。

    女子润了润唇,“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许是因为干渴,这话说得十分生涩。

    “求你……,让我说……”他的嗓音又嘶哑起来。

    她便想到了当初在“云阁”之上。

    那一次,他就是用了现在这样的状态。

    想到此,她打了个冷颤。

    “你真的没事吗?”再次追问。

    “没事……”他笑了,很满足的笑容。

    他竟然还能够笑出来,这让她有些恼火。

    是的,或许她一直都是他的戏耍对象。

    从他这份不依不舍的样子来看,她这个大玩.具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如果你实在想说话,就去找你的新妃说。贝御风,我不是个喜欢纠缠不休的人,不会死乞白赖地要你兑现过去曾经说过的山盟海誓。作为男人,希望你也能够干脆一些,不要再做无谓的牵扯。过去的事情,不管好的坏的,一切既往不咎;未来,我们不再有任何交集。请你明白,这是我最后的决定。”

    语毕,不管他还想说什么,她径自出了房门。

    走在围廊里,眼泪便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正在哭泣,她懊丧地擦了一把泪水。

    为什么要为一个已经不在乎她的人哭泣?

    欺骗和背叛,是她最讨厌的两件事情。

    而这个男人,竟然把这两件事一并对她做了。

    当着众人的面,他连一句话都不敢跟她说,却只会在暗夜里做一些给人希望的行径。

    鱼薇音忽然恍惚了,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贝御风这样的男人。

    从始至终,他在所有人面前对她表现出来的只有尊重。

    尽管背地里给了她许多的温暖和关怀,可是又有什么用!

    他们只能偷偷摸摸地相处,像一对见不得光的老鼠。

    不,只有她自己才像老鼠,他则是猫儿,把她这只老鼠玩.弄于鼓掌之间。

    这真是报应!

    她做猫的时候,从来不吃老鼠,却喜欢抓了来玩,直到老鼠绝望地死掉。

    如今,她作于做了老鼠,方体会做鼠的悲哀。

    现在终于好了,她不要再被他玩.弄,也不必再担惊受怕。

    可他又回头来找她做什么呢!

    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

    怎么?他是来乞求她原谅的吗?

    “霓朵……”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考。

    她不想再受蛊惑,抬腿就往楼梯口快走。

    走了大概四五步,却被疾风一样扑过来的男人给拉住。

    “霓朵,听我说,好吗?”他焦灼地把他拥入怀中,用尽浑身力气搂抱着。

    “你——”意识到夜深人静,只说了一个字,她就压低了声音,“你到底要干嘛?”

    “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他执拗地想要解释。

    “事到如今,解释还有用吗?”还是不停地挣扎。

    “只要你听我解释完,我就不再缠着你……”

    “好,你先放开我,我们回房里说。”她隐约看见了值夜的宫人正提着灯笼往这边走来。

    男子迟疑了一霎,松开手臂。

    遂,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屋子里。

    “说吧!”进门之后,女子侧移两步,跟对方保持距离。

    “霓朵……,”贝御风喘息两声,“你听我说,大婚是我无法拒绝的。皇上用昕王府所有人的性命做要挟,我若是不纳娶正妃,想来众人都要跟着受牵连。”

    一口气说完,又一顿呼喘。

    见女子不肯搭言,他便接着说了下去。

    “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实情,实在是担心你听到大婚的消息之后就离我而去……”

    “那现在我就不离你而去了吗?”反诘道。

    “霓朵,我真的不得已……”

    女子止住了他的话,“不要再说了,就当作你是不得已的,好吗?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尚且能够保住我的名声,希望分开之后还是能做到这一点。”

    她不肯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夺门而出。

    这一次,男子没有追上来。

    因为手臂上的伤已经把他折磨得不成样子。

    刚刚的一连串动作,消耗掉了他的全部力气。

    女子出门的那一刻,他再度倒地。

    躺下没一会,浑身所有的毛孔都在往外渗着汗水,转眼间便打湿了全身的衣衫。

    这一趟,绝对是冒死前来。

    从“季知台”到“仲义阁”,距离并不是很远,可对于一个刚刚失血过多加上身中微毒的人来说,已经是个漫长的路途了。

    所以,他来至女子榻边的时候,没有上前探望,而是倚在墙角积蓄力量。

    此时,气力完全透支。

    若是不能在天亮之前攒够体力离开,想来定会惹上大麻烦。

    他不怕被惩处,而是不想连累她。

    再者说,他还不肯死心,他相信他们之间缘分未尽。

    ——————蛐蛐分割线——————

    夜色之中,鱼薇音下了“仲义阁”的外楼梯。

    她没有四处走动,而是进了一楼的练武堂。

    皇宫何其大,迷路是常见的事,她不想在寻路上耽误工夫。

    甫一进门,有点失望。

    一楼跟二楼的设计没有太大区别,都是红木地板、雪白墙壁,只是比二楼更加空旷。

    在一侧靠近墙壁的地方,以木头做支架,挂了几只沙袋。

    相对着的那侧墙边,则摆放着兵器架子,上面或搁置或悬挂各种斧钺钩叉。

    就在女子想要离开的时候,瞥见了角落里摆着一张桌子,上面好似放着茶具。

    她便快步走了过去。

    还好,茶壶里有水。

    倒了一杯出来,竟还是温热的,想来每天都会有宫人来此处打理。

    喝了足足两杯水,终于缓解了口干舌燥的感觉,她却不想再回二楼去。

    不为别的,只是不希望再跟贝御风碰面。

    现在回想起来,刚刚在面对他的时候,她竟然可以那么冷静。

    是不爱了吗?

    还是,爱还在,心却死了……

    她搞不懂自己的感情,索性放弃探寻。

    不要再想了,什么都解决不了,想有何用?

    人的情感太复杂,不是她这只轮回而来的猫儿能够理解得了的。

    好吧,接下来的时光,不求什么爱与被爱,只要熬到老死,就足够了。

    待到升仙,找到逆风,她便不再孤单。

    逆风……,想到逆风,愧疚又占据了整个身心。

    “逆风,对不起……我违背了对你的承诺,却没有换来好结果……”呢喃着,怅然叹息一声。

    不想回楼上,她就在练武堂里寻找蜗居之处。

    已值深秋,地板实在太凉了。

    她四处查看,终于在大堆的练武器械里发现了几块棉垫。

    遂,把棉垫整齐地铺在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舒服地躺在了上面。

    如水的秋夜,衣衫单薄,就算身下并不寒冷,还是觉得有些凉意。

    又张望了一刻,倏然发现在门旁的墙壁上挂着一件衣衫。

    兴高采烈地取回来,躺下,把衣服盖在了身子上。

    如此,便再无他求。

    醉意并未完全消除,她又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蛐蛐分割线——————

    天空现出鱼肚白的时候,贝凌云来到了“仲义阁”前。

    昨晚回到寝殿,一整夜辗转反侧。

    若不是徐盛一味地哀求他不要留在这里过夜,他是绝对不会回寝殿去的。

    遂,天色未明的时候,他就起身梳洗。

    老太监拦了一刻,没有拦住,只能跟着主子一同前往。

    “皇上,想来谨王妃还没有起床,您若是现在上去,会不会吵醒她……”徐盛适时提醒道。

    男人迟疑着脚步,终于停在了楼梯下。

    想了想,转身去往一楼的练武堂。

    进门之后,徐盛伺候他脱掉外衣。

    然,却没有寻见原本一直挂在墙上的练功衣。

    “皇上,您稍等片刻,老奴这就回去为您取一件来!”老太监请示道。

    他明明记得差小太监把洗好的练功衣送了过来,怎么就没有了呢?

    心里便怨起那个送衣服的小太监,并暗下决心,一定好好惩处那个不干事的小崽子。

    “去吧,别着急,朕等着。”贝凌云淡然吩咐道。

    其实他并不是很想练功。

    “好,皇上您稍等一会!”腿脚已然不是太利落的徐盛急匆匆出了门。

    百无聊赖的贝凌云在堂内踱了几步,便去开窗户。

    十几扇窗户接连打开,屋子里的光线好了许多。

    这时,他才看到角落里躺着一个人。

    “大胆奴才,竟敢在此酣睡!”恼怒地呵斥道。

    他曾经规定,除了徐盛和两个专门负责打扫的奴.才,其他人等一概不准进入。

    而那两个奴.才也是固定在午时过来擦拭灰尘,其他时候并不敢踏足半步。

    此刻,竟然有不知死活的人躺在这里睡大觉,难道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越想越怒,大步上前,一脚踢了上去。

    然,就在脚力已经发出去的时候,他却看清了她的容颜。

    想都不想,赶紧往回收力。

    好在他内力雄厚,收发自如,总算是没有踢在她身上,却害得自己踉跄了两步。

    站稳脚步,贝凌云不禁抚了抚自己的胸口。

    若是刚刚的一脚踢上去,就算她不死,也是要残废的。

    定神之后,他趋步上前,矮下了身子。

    “你怎么睡在这里?”大手抚上女子的脸颊,轻轻拍打两下。

    “唔……”她咕哝两声,拨开了他的手指。

    这个动作令他几乎哑然失笑。

    然,意识到自己的表现,他又绷起了脸色。

    “鱼薇音,你给朕起来!”冷冷地把手搭在她瘦削的肩头,摇了摇。

    “喊什么,人家还没睡醒……”女子终于睁开了眸子。

    当看清眼前人的样子,她吓得慌忙坐起。

    “你……你怎么在这里?”不顾礼数地指着一国之君的脸。

    “朕想去哪里,还要知会你一声吗?”一屁股坐在她身侧的垫子上。

    她赶忙往一侧挪了挪,随手揉着惺忪的睡眼。

    “醒酒了?”说话的时候,他没有看她。

    “嗯……还有点头疼……”把葱指放在太阳穴上揉着。

    “留在宫里,做朕的女人吧!”他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十个字,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轰得鱼薇音瞠目结舌。

    “你……说什么?”好半天,她才费力地问道。

    “做朕的妃子……,如果你表现得好,朕可以考虑封你为后。”神色淡然,却是慎重考虑之后才说出口。

    若是换做别的女人,听了皇上这样的承诺,想来必定会受宠若惊。

    鱼薇音却不以为然。

    “我是你的寡.嫂!”表情很庄重。

    “我不在乎。”转头望着女子,无所谓的语气。

    “与其丢了颜面,我宁可去死!”不管了,咬死了“要脸不要命”,就不信他还有别的辙。

    贝凌云想了想,不再看女子,“既如此,朕就给够你颜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