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晴海波澜7

晴海波澜7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妖妃嫁到,晴海波澜7

    两日后的晌午,贝御风回到了昕王府。ai緷赟騋

    之所以没有在宫里多养几日,只因他已经没有留下去的理由。

    一大早,御医神色匆匆地来给他诊脉。

    “王爷,伤势的恢复情况比预想中要好很多,抓伤已经开始结痂了。到底是有功夫底子的,若换做旁人,状况一定很糟……”把脉之后,御医感慨道。

    男子淡然一笑,“多亏御医悉心照料,否则不会这般顺遂。”

    “皇上吩咐要好生照顾王爷,在下岂有不尽心的道理。”御医满脸的谦恭铌。

    沉默片刻,男子忽然作出不经意的样子,随口提了一个问题。

    “前日里谨王妃在皇上的登基国宴上酩酊大醉,似乎不省人事,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人家前天醉的,你今天才想起来关心,多少不合常理。

    然,他已经顾不得了那么多。

    两天没有看见她,从照顾他的小太监嘴里什么消息都得不到,他能问的人就只有御医。

    跟御医打探消息,却是最有风险的。

    一旦被老二得知,怀疑他事小,小东西受了刁难,是他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

    御医一怔,“王爷不知道谨王妃已经奉旨出家修行了吗?”

    见男子满脸懵然,便又加了一句,“也难怪,这两日王爷一直在静养,皇上下旨不让任何人打扰王爷休息,就连昕王妃都被挡在了宫门外……”

    “你说谁奉旨出家了?”昕王爷管不得昕王妃被挡在了何处,他只想确定是谁出家了。

    “是……谨王妃啊……”御医担心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踟蹰着,又重复了一遍。

    “什么时候出的家?为什么要出家啊?”顾不得有伤在身,男子猛地扯住御医,焦灼地追问,险些从榻上掉下来。

    御医赶忙扶住男子,“就在昨天,皇上令谨王妃出家。而且,皇上还亲自给谨王妃御赐了法号,好像叫做‘芷素’。”

    “‘芷素’?何解?”失神地推开御医。

    “芷是一种花开为白色的植物,素是白色之意。两个字连在一起,大致是要谨王妃一辈子都纯净无暇吧!”御医以自己的理解,为昕王爷做出了解释。

    男子听了,原本就混乱的头脑简直是乱上加乱。

    “那她在哪里静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嘴唇翕动着。

    “听徐公公说过,好像是叫做‘玄清庵’。”

    御医说完,男子沉重地点头,“是啊,玉阔国所有入寺修行的嫔妃,无一例外都会被送到‘玄清庵’。”

    玄清庵,与玄静庵一起,被都城的百姓内定为最为灵验的两个庵堂。

    两者之间没有谁比较灵验、谁稍微差一点之说,完全是齐名的。

    只不过,玄静庵就在都城近郊,善男信女们通常会选择就近拜神,如此,香火就比较旺盛。

    而玄清庵,在距离都城一百多里外的深山之中。

    坐马车从都城出发,去往玄清庵拜神,就算用脚力最好的马匹拉车,到了之后拜完就往回走,回到家也得是后半夜。

    遂,从都城去往玄清庵拜神,基本上都是没办法当天去当天回的。

    而庵堂里只提供免费的素斋,从来不容留香客住宿,自然,大家就更不愿意去那里了。

    然,香火不是十分鼎盛,却不影响玄清庵的名声鹊起。

    几乎每一个去那里求神的香客都能够如愿以偿。

    于是,那些身心患有疑难杂症的人,就会不畏路途遥远,前往参拜。

    贝御风没有去过玄清庵,但能够想像得到那里的条件是多么艰苦,——地处深山老林,物资一定十分匮乏,就算再不愁平日的用度开支,总要方便出去采买啊!

    贝御风对女子的处境牵肠挂肚,连御医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有注意到。

    既然她已经不在宫中,他再留下去也是枉然。

    遂,让小太监跟皇上请示过后,他便被呼啦啦的一群人送回了昕王府。

    才进府门,还没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让苏正给送他回府的人分发了银钱,把他们都遣走。

    随后,他倔强地自行走回“瀚庭”,没有让任何人搀扶。

    刚躺在榻上,乔若惜便闻讯赶来。

    “王爷……”望着他憔悴的模样,她泪眼婆娑。

    “哭什么?本王不是还活着吗?”他本就心烦,被女人一哭,更加烦扰不堪。

    乔若惜便收住了哭声。

    抹干泪痕之后,就以王府女主人的身份,吩咐最为细心的下人去为王爷煎药。

    贝御风的对她的言行心生反感,便以休息为由,冷漠地让她回自己住所。

    女人没有坚持留下,识趣地离开,同时把苏正一并叫走。

    她的意思是,既然王爷要休息,就不该让任何人留下来叨扰。

    然,乔若惜不知道,苏正临走的时候收到了主子的信号。

    待到她回自己的住处之后,苏正又回到了“瀚庭”。

    “王爷,前天宫里传出信儿来,说您被瑞兽抓伤,急得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管家刚进门,就急迫地说道。

    男子微微颔首,以示了然。

    “还有,昕王妃特意进宫去探望您,被大内侍卫拦在了宫门口。据昕王妃回来描述,拦住她的人应该是侍卫长祖义。”苏正一直管乔若惜叫“昕王妃”,而不是“王妃”。

    他口中的“王妃”,只代表谨王妃。

    这是他的习惯,也因为这是他主子的意愿。

    贝御风已经从御医口中得知了此事,所以并未表态。

    旋即,苏正又把话题扯到了谨王妃身上。

    “王爷……”支吾片刻,“王妃她,被送到玄清庵去清修了……”

    男子这才提起精神,“怎么,宫外都知道了吗?”

    大概他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吧!

    苏正沉重地点头,“皇上把圣旨悬挂在了宫门外的告示栏内,不要说都城的百姓,或许整个玉阔国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圣旨具体怎么说的?”御医说的一知半解,加上事出突然,他也没有细问。

    “圣旨上说,谨王妃在皇上登基大典的日子里不仅迟到,而且罔顾礼数,在国宴上醉酒,并于酒后大放厥词,藐视天威。一个正在服丧期的寡.妃,气焰竟然如此嚣张,实在不能不加以惩处。因此,削去谨王妃的名号,遣到玄清庵静修思过。”

    苏正的记性很好,几乎把圣旨的内容全都背诵了下来。

    主要是他知道主子回来之后一定会问,所以才留心记住。

    “圣旨上没有说静修的时间吗?半年?一年?三年?还是,终生?”男子脸上的落寞神情让人动容。

    “这……圣旨上并未多说。不过,都城百姓们都在暗地里相传,说是王妃可能再也不能活着回来了。传闻说,皇上之所以对谨王妃下这道圣旨,并非谨王妃做错了什么,而是皇上在报当年被谨王爷相压的仇怨……”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

    这些话是不能被别人听到了,若是传到宫里去,随便弄个什么欺君之罪,都可以让他死上一万次。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传扬这样的事情!”贝御风对此不甚感冒。

    转而想了想,能够这么说的人,定是老二的仇家。

    作为崇尚铁腕政策的君主,他的仇家又岂是一两个。

    自打继位以来,贝凌云明着暗着处决了不下百名官员。

    其中有一部分是该死的贪官污吏,可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曾经开罪过他而遭到了严酷的打击报复。

    虽然这些人几乎全都被满门操斩,然而剩下一两个

    亲人朋友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说不上是哪个侥幸活下来的人散发了这样的诽君言论,——势单力薄不能弑君报仇,抹黑他的帝王形象却是可以做到的。

    平头百姓们可不管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们只要有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够了。

    遂,关于帝王家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够在都城里传诵得沸沸扬扬。

    “王爷,嫉恨皇上的人一定是有的。远的不说,就是这位主儿,都有可能散播此等言论……”苏正伸出三个手指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贝御风一怔,他竟然已经把这个人给忽略了。

    按说,明贵太妃惨死,老三是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可他怎么就那么安心地接受了事实呢!

    还是,他在积蓄实力,伺机而动?

    “他最近有什么动静?”折腾了半天,实在疲累,他便闭上了眼睛。

    “派去监视的人回来禀报,说他一直在私宅里修身养性,并未有任何行动。”

    男子听了,冷冷地睁开双眸,“看来,他母亲的死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触动,竟然改了性子。”

    苏正看出了主子的倦意,站了一会,便离开了房间。

    贝御风躺在榻上,虽然又阖上眼,却怎么都无法入睡。

    小东西被发配到了深山老林,怎能叫他不担心。

    他们之间的误会还没有解开,她就带着对他的怨恨离开了都城。

    而这个时候,别说他伤势未愈,就算能够身体力行,也不可以到玄清庵去探望她。

    静修之初,皇上一定会派人监视她的起居饮食,任何异动都会被悉数呈报。

    可转念又一想,如此倒是可以把她从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争斗和纷扰之中摘出去。

    因此,他便可以无所顾忌地放手去做了。

    这么想着,心里踏实了起来。

    没多久,就沉沉地睡着了。

    ——————蛐蛐分割线——————

    一天前的上午。

    鱼薇音站在“仲义阁”楼上,对着“季知台”的方向发呆。

    她曾经试探性地问徐盛,昕王爷是否出宫。

    徐盛回答说,昕王爷早在国宴结束之后就随同昕王妃一起出宫去了。

    她便没敢再问。

    之前他明明就出现在了“仲义阁”,难道是出宫之后又偷偷溜进宫的?

    当她从楼下练武堂回到楼上的时候,再没有看见他的踪影。

    其时,她是随贝凌云一块上的楼,心里一直担心贝御风是否已经离开。

    进了寝阁的门,并未看见白衣男子,这才安下心思。

    然,贝凌云接下来的话却叫她不知如何是好。

    “鱼薇音,朕决定,让你出家。”他说。

    “啊?”她惊讶得张大了粉红色的唇瓣。

    望着她的俏唇,他又重复了一遍,“朕决定让你出家!”

    “为什么?我可是前太子妃啊……”她不解地追问。

    一想到出家人吃的那口斋饭,她就快要抓狂。

    不让她吃鱼,这不是要了她的小命?

    “你不是想要颜面吗?朕就给你!”脸色凝重,可见这颜面给得有点勉强。

    “颜面?让我出家就是给我颜面?那我可不可以不要这个颜面?”她不要“颜面”,她要鱼!

    “不行!朕要给,任何人都不能不要!清修之前,你的谨王妃封号将被削去,从此后再无谨王妃这个人!”独断专行,一点不留余地。

    鱼姑娘撇了撇嘴,“谁稀罕那个王妃的名号,早点削去最好!”

    “稍后朕会让人把圣旨张贴出去,午时一过,你就动身去玄

    清庵。”这人真是雷厉风行,刚刚才想到的主意,马上就得实施。

    “不去不行吗?”女子问得底气不足。

    不做王妃算不得什么,可若是把她的口福都剥夺了,真的是得不偿失。

    “不去不行!”望着女子的眸子,“朕在给你重新活一次的机会。”

    “什么意思?怎么重新活过?”即刻问出口。

    “将来你就知道了。”不肯回答。

    “将来?多久之后的将来?”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之势。

    “这个,朕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好多事情,他都得细细绸缪一番,没有结果的事情,怎么跟她说。

    女子用力“哼”了一声,“你能不能别这么霸道啊?”

    “不能!”

    “难道折磨我是你的最大乐趣吗?”开始张牙舞爪,原地乱窜。

    面对这个提问,男人不予回答。

    蹦达够了,鱼薇音安静下来。

    “让我老老实实去当‘你姑’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倏然开口,却故意占了他的便宜。

    “说吧,朕可以考虑一下。”

    “我这个‘你姑’可以诵经念佛,但是唯独一点不可以,那就是不能吃素。”连她自己都觉得世上哪有尼姑不能吃素的道理,所以语气十分心虚。

    这个条件有点骇人听闻,贝凌云望了她好一会,都没有表态。

    “我的意思也不是要每天吃肉,只要让我每天都能吃上一顿鲜鱼,这就够了。”提到“鱼”字,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只是吃鱼吗?”他问道。言外之意,你还想吃点啥?

    女子用力点头,“嗯,吃鱼,每天一顿就行了。”

    “玄清庵地处深山,哪里来的鲜鱼?难道你想让朕每天八百里加急给你去送一条鱼?”

    鱼薇音的脑海里瞬间想了“一骑红尘妃子笑”,当初曾经嘲笑杨玉环嘴馋,可若是她要人每日里送鱼到深山去,岂不是比杨玉环还杨玉环?

    “要么,三天吃一次,行不行?”她继续讨价还价,不肯放弃吃鱼的梦想。

    贝凌云简直哭笑不得,他真有点怀疑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女人还是一只馋嘴的母.猫。

    “五天一次,这是朕最大的让步了!”他可不能没有限度地娇惯她,将来她还不得蹬鼻子上脸!

    “四天不行吗?”女子又咽了一下口水。

    “不行!要么永远吃素,要么五天吃一次鱼,你自己选择!”他抛出了杀手锏。

    鱼姑娘不假思索地伸出一只手,“五天吃一次鱼,成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