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妖妃嫁到 > 世外醉心3

世外醉心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两天后,昕王府。

    “瀚庭”二楼,贝御风凭窗而立。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对面的“穹楼”上。

    自打女子离开以后,那里再也没有人上去过,就连打扫都免了。

    他要让属于她的特有味道一直留在她住过的房间里,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破坏了她留下的痕迹。

    然,他却不敢去她的房间铪。

    他怕!

    怕触景伤情,怕思念蚀骨,怕万箭穿心。

    可就算他不去“穹楼”,便能够避得开痛苦吗?

    事实证明,他根本就逃不掉!

    素色的婀娜身姿时时刻刻在他脑海里穿梭,有时候他还会出现幻觉,看见她恍然出现在某个角落,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霓朵……”他好像醉酒的人一样,踉跄着扑过去。

    然而,就在即将触摸到她的那一刻,娇俏的身影又瞬间消失了。

    每每如此,他都会心神俱伤,灵魂出窍似的。

    手臂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却叫他油然而生感恩之情。

    ——若不是伤臂的痛感提醒着,他根本不觉得自己还活在人世上。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这份沉稳的节奏,唯有苏正。

    乔若惜来过几次,都被他冷言冷语地阻在了门外。

    他不愿意看见她,连她的声音都不想听到。

    若不是她,霓朵怎么会负气遵旨前往玄清庵,又或者,霓朵根本就是伤心之下,主动请旨离开的。

    “王爷,药温正好,您该服药了……”苏正小心翼翼地把药碗送到了主子面前。

    贝御风斜睨着酽酽的药汤,迟迟没有动作。

    “王爷,您得尽快养好身子,才能扭转眼下的局面。”管家了解主子的秉性,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能够激励他的斗志。

    不出所料,男子听罢,夺过药碗,“咕咚咕咚”吞下了苦冽的药汤。

    管家递来拭口的帕子,转身将空碗放在了桌子上。

    男子以帕子擦干净嘴唇,紧紧地握在了手心,仿佛在为自己储备力量。

    “近日有何消息?”苏正说得对,他得振作起来。

    管家忖了一霎,似乎有点为难,却还是开口说了下去,“回王爷的话,前两日,王妃出了点事儿……”

    “什么事儿?”贝御风的眉毛即刻立起。

    “王爷稍安勿躁!是这样的,王妃随同姑子们上山采摘野菜,结果迷了路,一个人走失,之后还中了果子毒……不过,好在祖义及时赶到,救了王妃。两人在山林里困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被皇上派去的内卫司的人给救回了玄清庵。”苏正不敢怠慢,一股脑地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她……中了果毒?可还好吗?”声音有些发抖,不敢想象她中毒的后果。

    果毒有轻有重,厉害的毒果子完全可以要人性命。

    有的果子吃下去,就算不死,却足以让人终生不能行走,甚至是,变成一个“活死人”。

    “王爷安心,王妃已经无恙。据说当时吃了果子之后便从树上摔了下去,第二天上午才完全恢复知觉。”

    “那祖义明明是个武功高强的大内侍卫,缘何连个弱女子都保护不好?”心痛之余,他开始迁怒于奉旨保护她的人。

    “这……,据说祖侍卫长为了救王妃,被野猪咬伤了腿,想来当时一定很是凶险。”

    贝御风听了,终于没有再指责下去,“不能让霓朵在那里久留,否则早晚再出大事。”

    说罢,两个眉头拧到了一处。

    “王爷,是不是伤口还很疼?”苏正关切地问候着,扶主子到榻上去躺着。

    “老三这几天还在修身养性吗?”没有回答管家的话,心思都放到了正在绸缪的大事上。

    “回王爷的话,是的。”

    “很好,盯住了他。只要他一有异动,就是我们出手的大好时机。”几丝阴鸷在脸膛上游走。

    苏正瞥见了主子的神情,顿了顿,躬身点头,“是。”

    ——————蛐蛐分割线——————

    玄清庵,后院。

    “芷素师父,你不能出去!”俏儿挡在鱼薇音身前,双臂展开,阻止她前行。

    “我看你的胆子简直越来越大了,竟敢干涉的我的行动自由!”女子不满地把婢女掀开,大步往角门走着。

    俏儿却再次绕到她身上,挡住了她的去路,“师父还在静修,怎么可以擅自出庵门?之前去山上采摘野菜虽是为了庵里着想,已经是不够妥当;现在又要跑出去探望一个臭男人,就更不应该了。”

    “什么叫臭男人?人家把我从野猪口中救出来,难道我就不应该去探望一番吗?”想再把俏儿推开,抬起手却没有了力气。

    果毒虽然悉数散去,四肢也全部恢复了知觉,可身上一直软绵绵的,总是疲累嗜睡。

    今天,终于打起了精神,预备去祖义所说的墙外木屋看看他,却被死丫鬟给阻拦着。

    “俏儿管不了那么多。俏儿只知道,师父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静修,绝对不可以招惹任何男人。”临行前,皇上千叮咛万嘱咐,要她必须密切关注芷素是否跟男人有所往来,这一点,她可是牢记着呢!

    女子听了,冷下脸子。

    “俏儿,我知道你是皇上亲自派来的,你可以明着暗着监督我,把我做过的事情都报告给皇上。但有一点,你最好记住了,那就是我很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自由!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阻拦不了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语毕,用尽全力将婢女甩到一边,拉开了角门。

    原本这道门是锁闭的,住持为了方便照顾院墙外住着的伤患,便去了那道锁。

    “芷素师父……”俏儿站稳脚步,又追了上来。

    “给我老老实实回去,否则,我定会跟皇上说你恃宠而骄,到时候,你休想得到半分的好处!”鱼薇音怒了,倏然止住脚步,指着婢女的鼻子,咬牙切齿说道。

    俏儿一愣,没想到一向看似大大咧咧的女子会说出这等话来。

    由此可见,自己跟皇上的关系已经被她洞悉了。

    “这……不是俏儿想跟着,实在是皇命难违……”这个时候,她只能把皇上拉出来做挡箭牌。

    听了这话,女子更加凝重地正了正脸色。

    “俏儿,你听好了。我是安心留在这里清修的,所以你不必像看囚犯那样看着我。你也知道,我是个烈性子的人,你再咄咄相逼,搞不好我们两个的面子上都很难看。我呢,不会让你在皇上那里说不过去;你呢,最好也不要招惹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可好?”末了,是商榷的口吻,可还是把不容置喙的东西表达了出来。

    俏儿虽然有时候愚钝,却也不是个笨人。

    女子的话一说完,她就现出了笑脸。

    “既然师父这么说,俏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希望师父能够说到做到,让我在皇上那里过得去。”屈膝福了福身子,转而回了院内。

    鱼薇音无奈地摇摇头,走出角门,循着院墙寻找祖义所说的木屋。

    虽然上次也出了院子,她却没有仔细打量院落外的景致,自然就没有注意到哪里有一个木屋。

    山上的针叶林叶子常青,所以,满山都是郁郁葱葱的。

    院墙外的树木虽枝繁叶茂,树叶却已由绿变黄,秋风吹拂过后,间或纷纷落下。

    踏着落叶寻觅片刻,女子终于看见了一个简陋的小木屋。

    莲步走近,仔细打量着木屋,真怀疑这里面究竟能不能住人。

    搭建用的木头都是从山上现砍伐下来的,不仅十分潮湿,甚至连树叶都没有剥离。

    即便有叶子填补,缝隙也是无处不在的。

    如果下了秋雨,一定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了。

    再就是,屋子四周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只有一道用树枝和草绳编制成的小门——如果那还可以称之为门的话。

    鱼薇音不敢想象,身负重伤的哥哥住在这里休养,伤势可能好得起来吗?

    站在门外犹豫了好一会,她才拉开了篱笆门,走进阴暗的木屋。

    好在她有夜视的能力,倒也不会对屋子里的光线不适应。

    “哥……”弱弱地对木榻上躺着的人喊了一声。

    好一会,他才动了动身子。

    似乎想抬头,但没能抬起。

    “丫头……,你怎么来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声音听起来像另外一个人。

    “哥,等我一下!”说罢,她转身走了出去。

    男人虚弱的声音从木屋里传出来,她却置若罔闻。

    这一瞬间开始,女子的身体里好似蓄积了无穷的力量。

    她疾步回到围墙内,直奔前院,来至住持师太面前。

    “慈心师太,芷素有一事相求,请师太应允……”说着,屈膝就跪。

    住持正独坐禅房诵经,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搀扶。

    “使不得、使不得……芷素,有何事你只管说便是,万万不可行此大礼……”这话确是真心的。

    再脱离了红尘喧嚣,慈心也能够看得出皇上对此女的态度,更何况早有先例可循——三代之前的皇帝,曾经把弟弟的正妃送到玄清庵来静修,没过几个月,就换了个身份,大张旗鼓地接回宫中去封了贵妃。

    区区一介庵堂住持,怎么能接受未来皇妃的参拜呢?

    女子被扶起,清了清喉咙,说明了来意。

    “师太,祖侍卫长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如今他住在那么简陋的树枝湿屋之中,不仅不利于养伤,搞不好还会感染伤口、丢掉性命。这实在是叫我过意不去!所以,恳请住持师太大发慈悲,让侍卫长到庵堂内养伤。不必养到痊愈,至少也得脱离了危险才是啊……”情真意切,字字悯恤。

    “这……”慈心为难起来,“芷素,你可知,玄清庵历来不容留男客,就连那些阔绰布施的香客都不曾被留宿过……”

    女子听了,急忙打断她的话。

    “师太,我知道玄清庵的规矩。但规矩是人定的,人情大于道理。香客为庵里捐灯油、舍布施,固然是功德无量;可让侍卫长住到庵里来,是救人性命,真是胜造七级浮屠呢!再者说,侍卫长是皇上指派来的,若是他有个什么闪失,事情出在玄清庵的地界儿,想来师太也是脱不了干系的……”真有点巧舌如簧的意味了。

    慈心又犹豫了一会,最后,做了一个折中的决定。

    “这样吧,就让侍卫长暂时住在后院厢房的最里间,那里是整个玄清庵较为僻静的一个住所。这件事最好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要瞒着庵里其他人,免得生出流言蜚语。待到侍卫长的伤势有所缓解,就让他赶紧离开。贫尼只能做到这些了,行吗?”一庵之主,竟以如此谦恭的口吻跟一个带发修行的人说话。

    鱼薇音听了,赶忙道谢。

    旋即,匆匆忙忙离开。

    待她再回到木屋的时候,祖义已经挣扎着坐了起来。

    “哥,走,我扶你离开这儿!”走到榻前,弯腰拾起鞋子,为男人穿好。

    “离开这儿……,去哪儿?”他扯住她的手臂追问道。

    “去玄清庵后院养伤,我已经跟住持说好了……”把他头上的乱发捋了捋,顺道帮他整了整衣衫。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去玄清庵……”他频频摇头,觉得实在不妥。

    女子歪头看着他,“怎么,哥不愿意跟我住在一个屋檐下吗?再说,人家可没让你一直住下去,待伤势好转之后,就要再回来的。”

    他只听见了前一句,后一句直接忽略不计,“什么?跟你住在一个院子里吗?”

    “是啊!实时保护我。看来哥十分不乐意啊……”可怜兮兮地拉下了嘴角。

    “乐意,十分乐意,哥怎么能不乐意呢……”说着,费力下了木榻,双腿支撑着站起,却打了个趔趄。

    女子赶紧把他扶住,将强壮的手臂搭在她的肩头,两人摇摇晃晃走向了门口。

    一路上,黄叶纷沓落下,掉在他们身上,衬着男人凌乱的发丝和憔悴的病容,倒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

    女子身上的果毒虽然散了,体力却十分不济,只是咬着牙前行。

    终于,在两人的力气完全耗尽之前,到达了后院的厢房门口。

    最里间的屋子虽然没有人居住,因了尼姑们隔段时间就来打扫,却也还算干净。

    鱼薇音安顿祖义躺下,便把他小腿上的纱布打开来。

    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的伤口,心里紧张得要命。

    还剩下两层纱布的时候,他拉住了她的手。

    “丫头,别看了……”他害怕会吓到她。

    被内卫司的人救回木屋之后,他曾经看过一眼伤口,连他自己看着都头破发麻,何况柔弱的她了!

    然,她倔强地拨开他的手指,继续揭纱布。

    当最后一层纱布揭掉,女子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了强大的冲击力,完全无法负荷视觉带来的震撼感。

    “哥……,”她嗫嚅着抬头,看向男人的眼睛,“感、感染了?”

    祖义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液,滋润着干涩的喉咙,转而脸上却浮现笑意,口吻柔和,“傻丫头,无碍的!”

    伤口已经不再血肉模糊,而是有了溃烂的迹象,斑斑的腐肉和白色脓块让人看了之后想要呕吐。

    “哥……,我要救你!”鱼薇音攥紧拳头,站直了身子。

    “山高路远的,哪里有大夫肯来?算了,内卫司的兄弟走时留下了好几瓶金创药,足够哥用到痊愈……”不以为意的口吻,说到最后,带着难以察觉的哽咽。

    只因他心里清楚,这条腿,九成是要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妖妃嫁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笺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笺曲并收藏妖妃嫁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