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三十四章 鸿门宴

    毕竟只是高台,每一层台阶的高度莫约两米,台阶宽度也就五六米左右,前方有皇帝、皇后还有云青鸾,这么多人站在那里,荣骅筝的位置是最靠外边的。舒麺魗芈荣老爷虽然不懂武,但是身材肥壮,力道非常大,她被荣老爷这番一推原本就有点措手不及,再加上荣老爷真真切切是狠了心推的,而且皇太后在荣骅筝松手之际也给她一推,荣骅筝的脚步立刻就踉跄起来,猛地向后退!

    “筝姐姐!”小屁孩原本津津有味的看着荣骅筝和皇太后对峙的,如今看到这一幕小嘴巴蓦地发出尖叫!

    “嘶!”宇文霖和宇文广两人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想有所动作,但是他们的力道如今在和三个黑衣人和宇文璨教缠着,想立马全身而退谈何容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荣骅筝往后倒下去!

    宇文璨是也是看着荣骅筝倒下来的人,薄唇倏地一抿,却也没有什么动作。

    相对于其他人的惊慌,荣骅筝却没有一丝慌乱,没有一丝慌乱。

    就算她如今的功力被人暗暗锁住了,但是她前些日子在鬼王府好歹锻炼身子好些日子的,她还不至于怕这两米的距离!

    但是,因为每一个台阶都是有人的,下面台阶的都是天家之人,除了四大王子谁也不懂武,看到她像一只折翅的蝴蝶般掉下来纷纷吓得闪躲而开,荣骅筝在倒下去的时候看四周没了人倒也放心了,在空中利落而迅速的翻一个跟倒,让自己的脚尖下地,然后稳稳的半蹲落地,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慌乱。

    这一层阶梯,有那么一些人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

    上面的云青鸾看着,绝美的眸子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但是她这个动作很快就敛下去了,柔柔的上前一步,对惊魂未定的皇太后轻声问道:“皇太后,您没事吧?可曾受惊了?”

    皇太后也留意着荣骅筝的情况,看她没一丁点事儿,眸中闪过一抹可惜,冷哼一声,甩袖懒得再去看她。闻得云青鸾一言,浅浅的调整气息,温和的道:“云小姐倒是有心了,哀家没事。”说时,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一旁沉着而立的皇帝。

    面对皇太后略带责怪和怒气的眼神,皇帝倒也不慌,沉着的上前,一手扶着皇太后的手肘,温和道:“母后,先歇一歇吧。”话罢,就要将她扶回原位坐下。1ce0c。

    “哼!”皇太后冷笑一声,离开甩开皇帝扶住自己的手肘的手,毫不留情的当众的给皇帝一个下马威,阔步独自回去原座位坐好。

    皇帝也不在意,睨一眼还愣在原地不知该做何反应的荣老爷,不轻不重的道:“荣大人,你还要在此站到何时?”

    “啊?哦!”荣老爷这才回过神来,皇帝威仪的和自己站得如此近倒还是第一回,荣老爷又惊又喜,但是闻得皇帝一言赶紧后退了两步,胖墩的身子朝着皇帝一拜,说了些礼仪话就想退下去了。

    “荣大人,请先行留步。”皇太后这时候却出声了。

    荣老爷自是万分欢喜,单丝面上还是非常谦虚,一言的顿下,朝着皇太后跪了下来,一副请赐教的模样。

    皇太后对他的礼数非常满意,淡淡道:“看你这礼数挺周到的,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一个女儿来呢!”

    “皇太后有所不知,其实臣和筝儿早就脱离父女关系了。”荣老爷深怕自己被荣骅筝拖累,嘴巴一张直接就撇清和荣骅筝的关系,一副深感悲哀的垂头,就只差没羞愧得老泪纵横的道:“老夫知道自己教女无方,她纨绔不化,顽固不灵,嚣张跋扈,目无尊长,不守七律之道,臣深感无奈和无力……多番管教无果,只得,只得当自己没有这个女儿,在她回门之后就已割袍断义,断了父女情分了。”

    皇太后听着,抿唇,点点头,深深问道:“那为何方才还要上来制止她?”

    “唉!”荣老爷闻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无奈的模样,“虽说是割袍断义,但是血脉里到底是流着相同的血的,如今看她如此不识大体,不但不顾圣严还如此鲁莽无力的对待皇太后,臣不得不上前阻止啊。”

    荣大人说罢,还想再度说些什么,皇太后点点头,大胆他,径自对皇帝道:“皇上,虽然恭谨王妃对哀家无礼,但是赏罚分明,公是公,私是私,撇开荣大人教女无方这一点,就谈方才他护驾有功就该大嘉赞赏。”

    皇太后这话虽然没有给皇帝施压还是如何,但是皇太后方才还对皇帝没有好脸色,这回亲自开口了皇帝也不顾皇太后这算不算得上是干预朝政,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什么,当下就给了皇太后这个面子,道:“母后说得是,这回是朕料想不周。”话罢,他转向跪在前面的荣老爷,道:“前几天你才升了个侧三品,如今才没几天也不好一下子升到正三品。”

    “这样吧,朕在这就许你一个正三品的官,但是要三个月之后才能走马上任,这一段时间你就委屈些先享着正三品的俸禄先吧。”

    荣老爷一听,差点乐坏了,他前几天才升了官儿,这回对升官是不抱希望的了,以为皇帝最多是赏赐他一点金银珠宝罢了,如今竟然一举升到了正三品,这,这简直不敢置信啊!

    “谢皇上,谢皇太后,谢皇后娘娘!”有理无理,他一一谢过了,在皇帝挥挥手让他下去的时候他都是飘飘然的。

    在下去经过荣骅筝所在的阶梯的时候,暗暗想着,自己这番连连升官好像是在这臭丫头嫁了之后,而且都是在她闹出大事儿的时候,如今他估摸不着她到底是他的幸运儿还是倒霉儿。不过,有一点让荣老爷挺兴奋的,那就是,好像只要荣骅筝这臭丫头惹事了他就会有好处。

    上次他从侧四品升为侧三品是臭丫头代嫁之事败露,玫儿请求皇后处理不得,皇后为了补偿就旁敲侧击的让皇上升了他的官儿,如今这次又是她惹出祸端,他白白捡了一个便宜,不知道下次……

    看着荣骅筝,荣老爷摸着下巴,一双绿豆眼充满计算,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荣骅筝光荣落地,心里倒也没有什么高兴的,因为到头来她都没有给老妖婆一个教训,这让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她不高兴,有人就更是伤心,谷王爷老泪纵横的跑上去跪在了皇太后和皇帝的跟前,“皇太后,皇上,臣就只有菱儿这么一个女儿啊,求皇太后和皇上开恩,让,让恭谨王住手啊,要是菱儿有个万一,臣,臣该如何是好啊……”

    皇太后拧眉,暗暗气恼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一茬,看到谷王爷老泪纵横的模样着实狼狈,袖子一挥,道:“谷王,你这是作甚,不是让人看笑话么?快些起来吧。”

    谷王爷得皇太后一言,心知道皇太后是将这件事接下去了,心里松了一口口气之际皇太后没有开口,反而直接的移动脚步,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荣骅筝心里还在懊恼着荣老爷把自己推下来了,心里想着也罢了,老妖婆再不得人心,再讨厌到底还是宇文璨的皇祖母,这件事就面前的让宇文璨生吞一个死老鼠吧……

    不过,她还是有点担心,宇文璨那丫的太那啥了,就不知道他到底肯不肯将这吞了。

    小屁孩从她掉下来之后就倏地跑过来,一把的抱住荣骅筝的大腿,然后二话不说,一双大眼睛就像开了水龙头似的,水蓦地流满了一张小脸,“呜哇……筝姐姐,我以为这回我赶巧着要在龙岩寺给你上香了,呜呜……”

    赶巧着要在龙岩寺给她上香?荣骅筝脸一黑,这臭屁孩到底是太不懂事啊还是太小看她了,这区区两米高也想摔死她?她不是蝴蝶,就是蝴蝶也摔不死啊,他这是作甚?明明挺聪明的一个孩子,这回脑子这么拙?

    伸手兜头给他一巴掌,也没敢用力,权当轻轻的拍了一下,然后有点嫌弃他脸上的眼泪鼻涕,想了想,想起宇文璨之前给她的帕子,往胸前一摸,然后往他脏兮兮的小脸儿一抹,似真还假的警告道:“再哭,再哭,待会就把你给扔了!”

    这时候皇太后凑巧走过来,走到不远处,正巧将他最后一句话听了进去,眉一拧,当下就怒了,“恭谨王妃,你想对希宴作甚?!把他扔了?你当宇文家的子嗣是什么人,你好大的胆子!”

    荣骅筝咬牙,丫的,她这回都打算息事宁人,打算让宇文璨生吞死老鼠了,这老妖婆还不满足,竟然还来这里招惹她!

    深吸一口气,她甩也不甩她,动作不怎么温柔的再度在小屁孩的脸蛋儿上抹一把,然后看了看面目全非的手帕,毫不犹豫的将它折叠好,将它放回了华贵衣袍的胸前。

    皇太后对荣骅筝的态度气到不行,愤愤然的走过来,对小屁孩慈爱的道:“希宴,你还记得皇祖母么?快来皇祖母这……”

    小屁孩还在抱着荣骅筝的大腿,闻言睁着大眼睛转头,长长的睫毛沾了泪,湿湿的眨啊眨,扁着嘴巴摇摇头。

    皇太后脸色一僵,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道:“乖,希宴,你难道不记得皇祖母了么,皇祖母两年前抱过你的呢,那时候你说话都非常流利了,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乖巧的孩子。”话罢,看到小屁孩眨眨眼,一副感兴趣的模样,慈爱的笑了,道:“希宴,聪明的孩子都应该听大人的话哦,快,来皇祖母这里来。”

    “不要,我要筝姐姐!”就在皇太后以为自己这一招有效的时候,小屁孩坚定的抱住荣骅筝的大腿,猛地摇头。

    皇太后皱眉,暗忖果然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孩子小时候还成样儿的,如今也不过是过了两年罢了,就笨成这样儿了,竟然连好坏也分不清楚,方才荣骅筝都这样凶狠的对待他了,他竟然还不知道要离她远远的,真是笨得无药可救了!

    唉!皇太后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原本她还想着虎父无犬子呢,只怕也有例外的,就他这样子只怕是不可能继承他父王衣钵了。皇太后对小屁孩的反应非常失望,但是输人不输气势,希宴虽然不从她,但是她好歹也是一个皇太后,面子输给一个不知好歹的四品官女怎么也说不过去。

    所以,她想,就算这孩子不值得培养,但是还是能利用他来展现一番自己失去的威严的。遂,她慈眉善目的朝着宇文希宴伸出手,慈爱的道:“希宴,乖,皇祖母也好久未见你了,过来让我瞧一瞧如今比两年前长高了多少了?”

    小屁孩睨着她,眨巴两下眼睛,暗暗腹诽道,你还好意思提,你身为人家的皇祖母,两年都未曾关心一下,也不来看一下。其实,这个小屁孩也不是怎么介意,他虽然小,但是懂的东西却非常多,他介意的是他父王死的时候他这个皇祖母竟然也不抽空回去看一眼,那时候王府里全是关于他这个皇祖母的说辞,还偷偷的

    八卦起当年她待自己父王是如何的苛刻,如何的不好,他偷偷的都记在了心里。

    其实,甚多流言都不是空穴来风的,他那时候小小年纪就痛失双亲,然后又听到了这样的话,自然是伤心难过,胸腔有着各种的不满,自然就将种种都记了下来。眼前这个皇祖母虽然作出一副慈爱的模样,但是就算是此刻,他也没感受到丝毫的温情,甚至还能感觉到一股蔑视。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一个人对他好还是不好,他立刻就能感觉到了,她不喜欢他,如今她想要威严了就向他抛橄榄枝,他才不理她呢!

    皇太后看着小屁孩傲娇的哼哼一声将脸转到了另外一方,顿时气坏了,但是如果自己此番对一个孩子发脾气又显得自己太过过火了,但如果不出这么一口气心里也不痛快,这么一想,自然就将苗头转向了荣骅筝。

    一切都是她的错!肯定是她在她悲呼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希宴才会对她的示好不领情的,如果不是她,只怕希宴早就快快乐乐的扑过来了!

    这么一想,她越想越觉得有理,冷哼一声,道:“你果然好手段啊,竟然教唆一个小孩子来对付哀家,是想让我们祖孙永不得相认是么?你这心可真够狠的啊!”

    谷王爷看皇太后在此顿下,心里急得像是蚂蚁上热锅似的,急得头顶冒汗,但是,这个时刻也不敢催促她,只想着他这个姑姑还真是十年如一日啊,自己的面子

    永远都是最重要的,菱儿曾经对她千般万般的孝顺,对她比对他这个父王还要好,如今为了区区一个面子而在此纠缠不休,真是,真是……

    唉,他在这埋怨又能如何,人家到底是身份高,做什么都是有理的……

    父王可怜的菱儿啊……

    荣骅筝一听,顿觉好笑,这个皇太后都几十岁了,思维竟然还如此活跃,不愧是在后宫斗了几十年出来的人啊!

    皇太后看荣骅筝也不出口反驳,以为她认了,心头顿时有点得理不饶人,上前一把抓住小屁孩小小嫩嫩的手臂,将他猛地撤离荣骅筝身边!

    因为小屁孩曾经从马背上掉下来断了骨头,这好不容易拆了绷带,但是到底还是会痛的,被她长着长长指甲的手那么用力一扯,立刻就痛得想要飙泪。

    小屁孩的手一开始是由另外一个大夫治疗的,但是后来就由荣骅筝全盘接手了,小屁孩的手如何,她是知道的,见她这个动作立刻上前阻止,“老妖婆,你别乱来!”

    “你闭嘴!”皇太后每次听到荣骅筝的称呼都会脸上满是怒气。

    竟莫两毕莫。荣骅筝一噎,看她这样也不敢上前激怒了她,怕她会再度对小屁孩做出粗鲁的动作,忍住怒气看着她。

    看到荣骅筝终于吃瘪皇太后心头腾起一股报复的块感,也不去看宇文希宴被自己捏得痛得手臂,怕他会跑掉,手中的力道甚至加强了。“恭谨王妃,哀家现在不能将你怎样,但是日子还长着呢,你等着瞧,终有一天哀家会将你从天家的族谱里将你的名字去掉的!”

    话罢,倏地转身,用力的拖着小屁孩的手就向宇文璨走去!

    小屁孩被她拖得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到底也没有哭,就是一直转头看着荣骅筝。

    荣骅筝心一抽,心里是又气又怒气,但是却不敢妄自上前将小屁孩扯回来,这样只会更加激发皇太后的怒气,到时候不知道小屁孩会被牵连到怎样的地步。

    所以,现在,她只有忍!

    “璨儿,够了!住手!”皇太后看着跟前依旧淡定的动着手的宇文璨,拧眉冷冷的吩咐道:“千错万错都是你王妃的错,你包庇她哀家已经够伤心了,如今菱儿有何错?她是无辜的,她才是受害的那一人,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说吧,只是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谷婷菱,还有她身下的一滩血。

    “皇太后,此事与你无关。”宇文璨淡淡的道。

    “哀家让你放了菱儿,你没听到么!”皇太后看向宇文璨的目光像是在看什么动物似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感情,“你果真还是像你母后一样冷血,就算有着倾城容颜又如何,都是冷情冷血的怪物!”

    “母后!”没有和皇太后一道下来,依旧坐在上面的皇帝闻言蓦地就将桌上的茶具一把扫落在地,倏地站起来,负手而立冷峻威严的脸有点失控,“够了!为何事事都要扯到心儿身上!她如今都不在了,你到底还要记恨她到何时?!”

    其实,在话刚出口,皇太后立刻就后悔了,她知道,无论是宇文璨还是皇帝,心里一直有一个人是永远也碰不得的。在话一出,她立刻就心虚了。

    宇文璨在皇太后话出的时候淡漠的眉一拧,唇瓣猛地一抿。

    荣骅筝在旁边看着,拳头紧紧的握起。

    这个孝颐皇后,她心里虽然好奇,但是从来就不敢问宇文璨,怕的就是触到他的伤口,如今这个老妖婆倒好,竟然,竟然当着他的面儿辱骂她?!她到底有没有一个身为长者的自觉啊,她竟然当众辱骂死者?!

    “散了,都给朕散了!”皇帝不但将桌面上的茶壶给扫落了,还将桌面上装着野菜根的碟子给扫落了,“散,全部都散了!”皇帝,今儿算是忍够了,不,应该说,每年这一天他都受够了!

    他就不懂了,心儿和璨儿到底做了什么,到底有何过错,竟然如此不得母后欢心,为何每年她的寿辰她都一出一出的,永远都会弄出那么多的事儿来,为何就没有一次消停过?!

    三年前,三年前……心儿就死在了这一天,璨儿能够在这天前来为母后贺寿已经足以见孝心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这么多年来璨儿连皇陵都不曾踏足半步,她还要将璨儿逼到什么地步!

    他生生的忍下失母之痛,为她的寿辰出谋划策,筑高台,观天气,让她在最佳时候有个气氛,有个好礼,她呢,她到底还想要璨儿如何?!

    今天是她的寿辰,每年这一天是皇太后最为倨傲的一天,就连皇帝都要礼让她几分,但是,这么多年来皇帝也只有三年前和今年是如此大反应的,而两次,都是为了孝颐皇后和她的儿子宇文璨!

    她就不懂了,孝颐皇后和宇文璨到底哪里好了,为何皇帝就会如此疼爱他们母子,痛爱到人神共愤的地步,他们要的从来都是不会吝啬,甚至,只要是他有的,好一点的他都会双手奉上!

    三年了,皇帝三年未曾对她如此凶过了,而每一次对她不敬不孝都是为了这对母子!这一点,才是她最恨的!孝颐啊孝颐,你就算死了你还是一样的让人可恨,还有璨儿……腿瘸了,得了个鬼王的称号,也不能继承大统了,为何还是民心所向?!

    皇太后抿着唇,看着宇文璨眉眼也不挑一下的继续用着力道,还有另三位王子此刻不知道在想什么,全部都低下头,她脸色就非常不好,命令道:“翟儿,璨儿,广儿,霖儿,哀家的话你没听到么,都住手!”17690100

    宇文广和宇文霖皆叹息了一下,每年这个时候,为何心境都要如此压抑呢?

    他们从来就不认为孝颐皇后和二王兄有哪里对不起皇祖母,为何事儿还是一件一件的接踵而来,如今,皇祖母竟然还骂孝颐皇后,他们这些局外人听着心底都不舒服了。

    错的,从来都不是孝颐皇后和二王兄,他们母子如此聪明,怎么会犯什么错?

    “还不住手么?!”皇太后眸子一眯,心底气得七窍生烟,倏地一把用力的将手中的小屁孩一把甩开,然后阔步上前,冷笑一声就要抬手拉住谷婷菱的衣袍!

    众人一看,吃了一惊,皇太后这个动作简直就是自残啊,这么多人的气凝聚在一起,如果她就此插入了,下场就和谷婷菱一样了啊!

    她是皇太后,今日还是她的寿辰,没有人敢真正的伤害她,所有人均被她这个动作给吓得纷纷将自己发出的气给收回来!

    因为发出的气想要收回来要有一个过程,但是皇太后这千钧一发的动作他们根本就收不回来了,有些只能生生的任由气反弹回自己的身体!

    “唔!”

    四道沉闷的唔声同时从宇文翟四兄弟口中溢出!

    而紧接着,四人嘴巴都吐出了一丝鲜血!

    “太子!”

    “翟儿!”

    “广儿!”

    “霖儿!”

    太子侧妃,皇后,宇文广母妃,宇文霖母妃,四人皆吃了一惊,同时开口尖叫,然后都扑上去看望。

    “菱儿!”四股力道松开之后,谷婷菱顿时如一个破碎的蝴蝶一般,身子软绵绵,一下子就坠下来了。

    谷王爷看得心惊,赶忙上前去接住,然后又大张旗鼓的让人去请大夫,然后就什么也不说的抱着谷婷菱就下去了。

    “王爷!”荣骅筝一看,吓了一惊,在皇太后甩开小屁孩的时候就赶紧上去看他手臂如何,这时候听到沉闷声心脏猛地一缩,扑身过去,“你怎样了!”话罢,她赶紧捏他的手掌替他把脉。

    宇文璨摇摇头,淡淡道:“筝儿,别慌张,为夫没事。”

    荣骅筝不信他的话,抿着唇,坚持替他把脉,“还好,还好……”荣骅筝见果真如他所言无伤害多少,顿时才松了一口气。

    宇文璨浅笑一下,温柔的轻声道:“为夫都说没事了,是你……”

    他话还没说完,荣骅筝就蓦地倾身抱住他,搂住他的脖子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一言不发。

    宇文璨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神色柔得滴得出水来,大掌摸上肩膀上的脑袋,勾唇道:“怎么了?”

    “宇文璨,你受委屈了……”

    清清浅浅的声音带着鼻音在宇文璨耳侧呢喃,宇文璨心一动,这回连心都软成了一滩水,摸着她脑袋的手更轻了,声音蓦地就哑了下来,“所以呢?”

    “所以,以后我都会护着你,就算是自不量力也要护着你,无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要谁敢对你不好,谁欺负你我都不放过他!”

    宇文璨一笑,微微侧头,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微微侧头在她耳根处浅吻一下,轻声道:“好……”

    各位亲爱的,今天依然加更一千字,这两天更新迟了,因为依然快要毕业了,事情很多,通常都是一两点才能睡,最近忙得头焦额烂,嘴巴起了好几个泡,口腔溃疡痛得偶吃不好睡不好,连说话也痛苦,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