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吵

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吵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八十二章 争吵

    现在过年都过了一个多月了,荣骅筝听人说郢国的雪大概会下到二月份中旬才会停。舒睍莼璩

    但是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荣骅筝知道雪狼必须生长在冰雪足够厚的地方,如果在冰雪融化的时候他们纷纷隐眠起来,到时候要找雪狼会非常困难。

    为此,荣骅筝觉得自己必须抓紧时间,在对于那一位姓箫的男子治疗上面就更加上心了,在他养伤那前两天下午都跑到刘大夫的药铺去亲自为他把脉诊断,感动得萧夫人连连涕零。

    因为替萧老爷治病这件事,荣骅筝在整个京都几乎是一夜成名,名声绝对要比鬼女来得显赫和浩大,现在京都人人都知道恭谨王妃是世间罕有的神医,回手妙春,步入鬼门关都能够将人拉回来。

    荣骅筝对于民间的浩荡并不知情,只是在刘大夫的药铺替萧老爷诊断的时候偶尔会有重病患者过来求她探探脉,让她挥毫几番。

    荣骅筝在刘大夫的药铺本来就没什么事儿做,在替萧老爷诊断费时并不多,反而从王府来到药铺要多些时间,荣骅筝不可能把脉完毕,写一下单子就立刻回去,

    再加上那些人前来求治的病人的病确实棘手,刘大夫根本就无法下手,所以她干脆就替人看起病来了。

    事情有一就有二,第一天替几个人看了病,之后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很多人听到了风声,纷纷赶来,刘大夫的药铺前站满了替家人排队的人。荣骅筝诊断可以用快

    狠准来形容,替一个人看病用不了几分钟,但是愣是如此,那些病人还是用了她一个下午的时间,每次她回王府都是累的个半死的。

    因为荣骅筝不可能天天都到药铺上来,而且她还有事要办,所以看了两天的病荣骅筝看萧老爷病情都在掌握之中之后,就没再出诊了,而是回府准备自己出发前往诛狼山的东西。

    在准备东西的期间,她特意走到民间探了好多关于诛狼山的事儿,知道了大概的位置,知道诛狼山常年雾气笼罩,里面树木异常高大,在里面还有许多奇石怪阵,人进去了除了容易被雪狼所伤之外还很容易会迷失方向,永远寻不到回来的路。

    听了这些荣骅筝觉得自己要准备的东西更多了,制作命盘,指南,但是因为知道诛狼山如此怪异凶险所以她还是有些谨慎,她想知道诛狼山的详情,知道有什么

    捷径可以快速的找到雪狼,而不是自己去诛狼山盲目的找。

    古代一些迷阵可不能小看,就算她是现代人也要小心提防才好。

    原本荣骅筝是让萧老爷在身体好得差不多之后写信交代清楚他是如何找到雪狼,如何逃出诛狼山的事儿的,但是在第五天的时候荣骅筝没有收到萧老爷的信,荣

    骅筝当时觉得有些奇怪,萧老爷她天天都替他诊断,他的情况荣骅筝是最明白的,按理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的,怎么就没有信按时来呢?

    在第六天的时候,荣骅筝没忍住,再次到了刘大夫的药铺,在那个药房没看到萧老爷夫妇,问了刘大夫,刘大夫奇怪的道:“他在第四天就能够说话了,王妃你不知道么,萧老爷在第四天晚上就被他府上的人接走啦!”

    荣骅筝皱眉,想着萧老爷既然可以让人说话,他就算不能写字也可以让人代写啊,怎么现在还没有信来?

    因为时间比较紧迫,荣骅筝想了想,问了萧老爷的住处之后决定亲自到萧老爷的府上看看。

    萧老爷的府邸装饰得不错,从外面看上去门庭廓落,此刻朱红的大门紧闭着,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

    荣骅筝对灵儿道:“上去敲一下门,看看有没有人在吧。”

    灵儿依言做了,但是敲了好久却没有人前来开门。

    “会不会是有事出去了?”灵儿猜测道。

    荣骅筝抿唇,一丝不好的感觉膝上心头,“这么大的府邸怎么也有个小厮的,总不能小厮也跟着出去吧?”

    “夫人,你的意思是……他们走了?”灵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荣骅筝沉思不答,街道对面这时候却走出来几个人,荣骅筝看着,对灵儿使了个眼色,灵儿机灵的上去,不一会儿回来之后脸上带着怒色,不忿的道:“真是太忘恩负义了,他们竟然真的是走了!”

    荣骅筝不置一词,抬头看了一眼府邸,若有所思。

    他们为什么要走?

    她的要求并不过分,萧老爷在醒来的时候荣骅筝和他说了这件事他还眨着眼睛答应的,怎么病好了就走了呢?

    荣骅筝想不明白这个,眼看下雪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她便陷入了思虑之中。

    因为她要思考的东西太多了,之后的两三天都在找着各种的书籍,但是都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便越来越心事复杂了。

    这天,因为她太多东西要在脑子过滤,在晚膳的时候她吃着吃着就顿住了手,径自对着一盆菜陷入了沉思。

    “筝儿?”宇文璨声音不算小的叫道。

    荣骅筝回过神来,眨两下眼睛,“什么?”

    宇文璨将菜肴夹到她碗里,眉宇皱了一下,“你在想什么,叫你好几遍了。”

    “……没。”荣骅筝有气无力的道,垂头戳着碗里的菜,根本没有将它们放进嘴里的意思。

    宇文璨看得直皱眉,“好好吃饭。”

    “我不吃了。”荣骅筝摇摇头,触及宇文璨微暗的目光投降似的道:“我……想吃粥。”话罢,不顾小屁孩的抗议,径自从他专属的小瓦锅倒出一碗孩子吃的甜粥来,巴巴的吃了起来。

    宇文璨看着她,“你以前每天晚上都要吃两碗饭的,吃少一点不到两个时辰就喊饿,喝粥不怕肚皮扁得像一张纸?”

    荣骅筝闻言咳了两下,瞪他道:“今天保证不喊饿。”

    宇文璨没好气的看她,“为夫就怕有人饿了又说我不好好的让人吃饭了。”

    “……”有过前科的荣骅筝尴尬的将脸埋进碗里。

    吃完之后,荣骅筝放了碗,对宇文璨道:“王爷,我想去你的书房去看看。”

    宇文璨黑眸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光,“都这个时候了,还看书?”

    “我很快就回来啦!”荣骅筝撒娇的扯扯他的衣袖。

    宇文璨苦笑一下,他对她的耍赖永远都没有办法拒绝,点点头,“给你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乖乖回寝室睡觉。”

    “是的!王爷!”荣骅筝严肃的站起来对宇文璨行了个礼,说完蹦的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西园跑去了。

    荣骅筝这么久只去过宇文璨的书房两三次,他的书房非常大,整体格局被分成两间房,一间是巨大的藏书室,一间是办公用的书房,书房则分为一个正房和侧房,正房是寝室和侧房则是办公的地方。而藏书室至少有几百平方米,藏书非常多,多得荣骅筝在第一次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进了大学的图书馆,一排排的书整整齐齐,无论是哪一方面的都有。

    荣骅筝进去藏书室之后,直接从地理那一类别找起,根据自己的需要找起自己想要的书,仔细的浏览着目录。

    最后,她将图书都给翻遍了,竟然找不到一点关于诛狼山的信息。

    她不禁有些气妥。想了想,她怕自己看漏了信息,所以再度一一的重新翻起来。

    “筝儿,一个时辰已经过了一刻钟了。”

    这时候,宇文璨的声音从荣骅筝背后响起。

    荣骅筝看到宇文璨时就蔫了,哼道:“你不是说你这里的书最齐全了么,怎么都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真是的,她之前有注意到他每一种书只有一本的,但是她方才却看到了十多种书是一种有两本的。

    宇文璨好像并不好奇她想要找的东西是什么,淡淡的道:“世间万物那么多,怎么可能什么都有记载,找不到便算了。”话罢,朝她招招手,“走吧,回去就寝了。”

    荣骅筝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书架,将手上的书放了回去,吵宇文璨走去,推着他走。

    “先去书房一趟吧。”

    在荣骅筝推着他就要离开房子的时候,宇文璨突然道。

    “不是说回去就寝么?”荣骅筝问着,却掉头推着他往书房那扇门走去。

    “忘了一件事,现在飞鸽传书交代一下。”

    宇文璨的书房也是非常大的,荣骅筝去过两次,每一次在进去之前都看到有好些人从里面出来。

    那些人荣骅筝有些荣骅筝觉得挺眼熟的,有好些她都见过的,在细想之下才想起好像是宫中的重臣。

    老实说,在宇文璨的书房看到朝廷的重臣挺怪异的,如果不是宇文璨的腿瘸了,知道他对朝堂之事不闻不问的,荣骅筝还以为他有什么不轨的思想呢!荣骅筝这个念头不止出现一两次,但是有一次看到皇帝和那些重臣一道出来,她才打消了这种疑虑。

    不过,皇帝看到她通常都是没有好脸色的,那种脸色比她断了皇太后的手更为之难看。而且,在书房看到他的那一次,更是发现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想,仿佛她非常碍他眼睛似的。

    两人进去书房后,易蓝就凭空出现,送来一壶热茶和一些小点心,然后无声无息的下去了。

    在进去之后宇文璨就执笔疾书起来了,荣骅筝就在一旁坐着,看到那些点心都是她喜欢的,发现自己这时候已经饿了,看到宇文璨不留意她便偷偷摸摸的捏起点心吃着,在将肚子填得差不多之后,一边喝茶一边想着诛狼山的事到底要怎样才有一个突破。

    她想得出神,连宇文璨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面前都不知道,直到宇文璨将她手上的茶杯拿走,并一把将她抱在了腿上才回过神来。

    这段时间不但宇文璨忙,就连荣骅筝也进进出出的,两人已经有好几天没欢好了,宇文璨在将她抱在腿上之后便埋头在她颈侧,冰凉的鼻尖轻轻的蹭着她的脖子,灼热的气息喷薄在上面,让她的身子一下子绷紧起来。

    宇文璨蹭了一会,呼吸有些重了一些,然后吸吮着她脖子处娇嫩的肌肤,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个明显的印记。

    “……痛。”

    他吸吮的动作有点重,荣骅筝忍不住的缩了缩肩膀。

    宇文璨闻言动作稍稍停,在她嫩白的脸颊亲了一下,继续下移在她脖子上吸吮起来。

    “……宇文璨。”荣骅筝的声音有点哀怨。

    “乖。”宇文璨抬头在她唇瓣上浅啄一口,然后唇瓣下移至她的耳畔,一边吻着她的耳背一边将她的衣带给扯掉,剥掉了她的披肩和外袍,温润的指尖从下方弹了进去,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游移着。

    荣骅筝的呼吸急速起来,双臂软软的攀住他的双肩。

    她还尚存一丝理智,轻轻推开他,“这里是书房。”

    宇文璨从她耳侧离开,在她的脸颊咬了一记,“那又如何?这里不好么?”说时,他的手掌探上了她胸前。17902444

    荣骅筝的身躯一震,她想起了什么,果断的伸手抓住他的手,摇摇头。

    宇文璨看着她,黑眸深深,“害羞了?”

    荣骅筝脸儿顿时一阵红一阵青的,咬牙道:“不是!”

    宇文璨拥著她的腰笑了,俊脸凑近她耳边轻声问道:“那是怀疑为夫的能力?”

    荣骅筝一听,脸儿再度涨成了茄子,她伸手捶打他,“喂,你够了没?”

    “没够。”宇文璨似笑非笑,手掌再度探入她的衣袍内,指尖传来的温软让他黑眸越发的幽深,凑近她耳畔道:“怎么可能会有够的哪一天?”

    “……”荣骅筝还是被他说红了脸,心脏扑通的在跳着。

    宇文璨黑眸带笑的凝视着她红彤彤的脸儿,提醒的道:“你该不会忘了书房之前是为夫的寝室吧?”

    荣骅筝翻了一个白眼,她当然知道。

    而且她之前在书房看书看累了还在寝室里休息过一个下午呢。

    只是,荣骅筝觉得有一件事要和宇文璨说。

    方才她就开始斟酌应该怎样和他说了,但是不说又不适合,她沉默一会,还是决定道:“宇文璨,我过两天要出一趟远门。”

    宇文璨拥住她腰肢的臂膀紧了紧,黑眸的笑意不着痕迹的褪去,问:“去哪里?”

    “诛狼山。”荣骅筝觉得这件事一定要说出来。

    宇文璨脸色平静,然而却斩钉截铁的道:“不准。”

    荣骅筝一愣,她还没说她要去诛狼山作甚他竟然就直接拒绝?

    “但是……”

    宇文璨的声音有些冷,“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诛狼山是怎么地方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你不知道!”宇文璨黑眸有些凌厉,“不准去!”

    荣骅筝其实并不习惯和自己在乎的人吵架,面对不怀好意的人她可以伶牙俐齿,但是在乎的人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吵才不会伤感情,她听说很多夫妻都是在吵架中将感情消耗殆尽的……

    所以,她此刻选择先行放开了他的肩膀,想要从他的腿上下来,然而宇文璨的铁臂却将她的腰肢紧紧攥住,让她根本动弹不得。

    荣骅筝腰肢被他攥得生痛,皱眉抬眼看他,“宇文璨,你……”

    宇文璨黑眸阴郁的盯着她,“告诉为夫,说你不会去那个地方?”

    宇文璨说时手掌的力道控制不住的加重,荣骅筝腰肢上的疼痛越来越让人无法忽视,她有些困难的都爱:“宇文璨,你……先放开我……”

    宇文璨脸色更为阴郁了,伸出一手掌捏住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上去。

    “宇文璨……”

    荣骅筝不知道他怎么会生出那么大的怒火来,他的吻犹如狂风卷席,将她的唇瓣吮/吸得生疼,唇瓣都破皮了。而后,她的衣袍被快速的拉开,扔在地上,然后她的锁骨处和胸前的肌肤被留下了比方才更为之红艳的印记。

    荣骅筝从来未被他如此对待过,丝丝的刺痛让她忍不住皱起眉,软着身子浅浅的喘气。

    “宇文璨!”荣骅筝深深的明白这样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她也知道诛狼山会有危险,但是……

    宇文璨从她胸前抬起头来,对上她的眼睛,“筝儿,这一次你听我的,好不好?”

    荣骅筝直起身子,企图解释道:“宇文璨,这不是……”

    “你去诛狼山是不是为了找雪狼?”宇文璨的理智有瞬间丢失了,“不准去!”

    荣骅筝觉得和他有点无法沟通,被他这么强硬的喝,心里有些委屈,“我就要去怎样了?”

    “你去诛狼山不过是为了找雪狼胆。”宇文璨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到荣骅筝在自己话出之后瞪大了眼睛,搂住她软了声音,在她耳边吻着道:“去找雪狼这些事情何必自己亲自去,乖,你功夫又不是最好的,你想要多少雪狼胆为夫让人找给你便是了,你想要医治我的腿罢了,给我一些时间,这些都不是问题的。诛

    狼山那么远,你去作甚呢?又冷又高,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与其去那里不如在府上好好陪陪我……”

    荣骅筝被他吻得昏昏沉沉,但是她却扑捉到一句很关键的话,这句话不可避免的再一次让她想起嘉华公主的话,眸子紧紧的盯着他,“什么叫做医治你的腿不是问题?”

    宇文璨捧住她的脸儿,对上她的眼睛,“前几天御医来了,从苗疆那边学到了一种新的医术,只要有足够的药引就能够医治好为夫的腿……”

    在听个说一。荣骅筝听着,松了一口气,这些挺却是看到有御医进出,只是——“还是缺雪狼胆不是么?”1d7f6。

    宇文璨一听她再度提起雪狼胆,脸色再度染上阴霾,不答反道:“筝儿,答应为夫,不要去。”

    荣骅筝握住他的手腕,脸色坚定,“但是我已经决定了。”

    “你武功才多少级?”宇文璨脸色很冷,还带了一种讥诮,“世上还没有人真正的拿到过雪狼胆,就算武功再高的去了诛狼山都没有能够活着回来的,就你这点功夫还想去闯诛狼山?”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心软让她学这学那的,就算将那些秘笈烧了也不给她学!

    荣骅筝有点不服气,“我武功低又怎么了,我不是会用毒会暗器么,我……”她会这样做,她自然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她现在活得那么好,有怎么舍得让自己去送死?

    “闭嘴!”宇文璨黑眸的阴霾浓的像是化不开的黑夜,“此事不准再提!”

    “你简直不可了理喻!”荣骅筝最讨厌别人用这种武断的语气对她说话了,一把挥开他的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

    宇文璨目光阴鸷的盯着她,手掌却没有放开她。

    两人对峙了半响,宇文璨率先服软,将她拥紧一点,道:“这件事先行不提了好不?给为夫半年时间,为夫先行派些武力高强一点的人去一趟……”

    荣骅筝知道他在忽悠她,拆招道:“你不是说雪狼要至少生活在大雪两米厚的地方么,过些时候雪就要停,天气就要回暖,那么雪也会融化,半年去哪里找有两米深的雪?”

    高明如宇文璨也被噎了一下,搂住她腰肢的手更紧了,“诛狼山有一侧是冰川,那里的雪是永远不会融化的。”

    荣骅筝皱眉,她看了那么多资料怎么没看到这一项?

    所以,“你骗我。”

    宇文璨不答,伸手探进她仅剩肚兜的娇躯,在上面点着火花,声音顿时哑了下来,在吻上她的唇之前道:“这件事不急,比起这个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先要两个孩子?”

    荣骅筝尚存的理智告诉她宇文璨这是在转移话题,她想抗议,但是唇被人紧紧的吮/吸住,身下的亵裤被剥下,一只大掌拨弄着她的娇嫩,她整个人顿时便陷入了一片迷糊和轻颤之中。

    宇文璨喜欢极了她这种轻颤,掌下的动作更为火热,然后荣骅筝的脑子便一片混沌起来,被人抱到床上也不知道,直到自己被他亲密的进入,理智便消失在一片颤抖和娇吟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