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二百零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二百零一章

    她眼角的泪静静的来到滑落到脸颊,她的下巴,然后,慢慢的来到他捏着她下颌的指尖……

    她的泪原本是很滚烫的,但是来到他指尖处的泪已经变得冰冰凉凉的,这个冰凉好像有一股魔力,瞬间的浇熄了他愤懑的心。舒睍莼璩他指尖不着痕迹的一颤,好久好久,最终,他叹了一口气。

    最终还是忍不住,伸手将她揽过怀里,指尖擦拭着她脸上的泪,声音沙哑的道:“哭什么呢?”她有什么好哭的呢,一直都是那样的没心没肺,想走就走,想不回来就不回来,随随便便就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他和她,谁才更应该委屈?两年多来,难道他就一点委屈都没有了么?

    他话一出,不知怎么的,荣骅筝脸上的泪反而越来越多了,埋在他肩膀处的脑袋没一会便再次湿了他的肩膀。

    宇文璨轻轻的揽着她,完美的下巴轻轻的蹭着她湿湿漉漉的头顶,轻轻下垂着的眼睛闪过一抹叹息。

    “宇文璨……”宇文璨带着鼻音轻轻的唤着。

    轻轻额拍着她后背的手掌微微一顿,“怎么了?”他问道。

    “……”她没回答,紧紧的抓住他胸前的衣襟浅声的啜泣。

    “……”

    “……宇文璨。”一会,她再度颤着声音喊道。

    “嗯?”

    “……明明是你先对不起我的……”她说时话音带了一股浅浅的埋怨,但是更多的是娇嗔。娇娇软软的声音,纤巧的手臂搂住他的肩膀,他能够感觉到肩膀上的一片湿热,他顿时也明白她眼泪越流越汹涌了。

    宇文璨静静的听着,脸色非常复杂,好久之后,臂膀轻轻的收紧一点,轻轻的垂头在她的耳垂处浅浅的啄着,“别哭了,现在你这个样子……”他想要说什么,

    但是接下来要说的话却让他身子蓦地僵住了。

    这时候他竟然关心她这样哭下去会不会影响孩子?

    他是成年人,一个女子要如何才能有身孕他明白透析,如果不是另外一个男人曾经拥有过她,她怎么可能会有身孕?!

    其实,如果说她介意孩子,倒不如说他其实介意曾经拥有过她的男人!

    只要一想到她曾经和另外一个人交付这所有,他的脑子就不能够平静!

    两人紧紧相拥着,对方有什么反应都能够很快的感觉到,荣骅筝自然感觉到了他的僵硬,想起他的话,她脸色也跟着白了一下。

    他果然介意她肚里的孩子啊。

    荣骅筝的身子也跟着僵硬了一下,她离开他的怀抱,但是还来不及离开下巴就被他紧紧的捏住,唇瓣同时被堵上。

    这样的一个吻,来得毫无预兆,唇瓣被他紧紧的吮住,唇瓣撕磨,唇舌教缠,呼吸相融,荣骅筝很快就红了两颊,连呼吸都变得急速起来。这个时候,他离开了她的唇,鼻尖抵着他,轻声道:“筝儿,你还没有回答我方才的问题……你到底想要怎么办?”

    荣骅筝知道,他指的是孩子的问题。

    孩子……

    她张了张唇瓣,却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

    这个问题真的太难回答了,宇文璨的出现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她原本打算着将孩子生出来后自己一个人将其抚养大,一个人教孩子读书写字,一个人呆在乔韬身边仰着孩子……

    但是宇文璨却出现了,看他这模样她就知道他非常的介意她肚里的孩子。

    他介意她肚里的孩子,而她介意何尝不介意他府上的三妻四妾,两人之间没有过什么诺言更没有山盟海誓,她不知道他能为她做到什么程度,但她却清楚的明白,他有坐拥江山的决心,毕竟他拥有那么多的兵权……

    而如果他坐拥江山的话,那他定然是不能休了云青鸾等对他有利的女人,而就在他登上帝位的那天,他配偶栏上写的只会是云青鸾的名字,而非她荣骅筝!

    曾经据说是残缺的,暴戾的鬼王她要的起,但是一个睥睨天下的帝王她……要不起,也不想要!

    而她的孩子,她无论如何都要带在身边的,那是她十月怀胎的骨肉啊,和她血脉相连了十月,同呼吸共命运,她不可能抛弃的……

    所以,如果真的要她在单纯的孩子和拥有三妻四妾的他两者二选一的话,她不用多想都会选择前者的。

    起码,孩子是她的唯一,而他给不了她这个。

    其实,她多想和他说这孩子是她和他的,是他们的孩子……

    但是,他们已经分别了两年半多了啊,说出去,他会相信么?

    就算相信了会不会认为她肚子里的是怪物,恨不得将孩子从她肚里剜出来烧了?

    怪物?

    想到这里,她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很冷?”他皱眉道。

    “是啊,很冷……”她喃喃。

    怪物……

    仅仅是想着这个词,她都觉得难受了,如果有一天她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孩子被人视为怪物……

    她不要!

    她突然一个激灵,脸色苍白的一把伸手想要挥开他的手,“放开我!”

    “你怎么了?”宇文璨黑眸一眯,捏着她下颌的指尖泛白。

    “我让你放开我!”荣骅筝蓦地伸手拍下他的手掌,然后伸手抹掉自己脸上残留的泪痕。

    宇文璨静静的看着她红了的眼角,泪痕斑驳的脸儿,下颚紧绷着,而被她打掉的那一只手静静的垂落在一边,手背上红肿了一块。她方才是用尽了力气去将他的手掌给拍落的,而且劲儿非常大。

    “到底怎么了?”宇文璨唇瓣抿起,方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之间……

    “……”

    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好久之后,他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之后,黑眸紧紧的盯着她:“到底怎么回事?”

    荣骅筝捏着自己湿了又干的手指,闻言动作一顿,“没事!”

    宇文璨看着她,唇瓣紧抿。

    荣骅筝静静的任由他看,好久之后,她突然道:“我不去王府了。”

    宇文璨抓住杯子的手一顿,黑眸暗沉。

    他注意到了她的用辞,她说去,而不是回去……

    “……待会让夏管事在荣府停车吧,我去看看骅亭,我,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荣骅筝黔首低垂的道。

    话罢,荣骅筝脑子快速的转动着,想着应付宇文璨解下来可能要说的话的托辞。

    好久?

    是有多久?

    是两年半还是多久?

    她和荣骅亭不是几个月之前见过一次面么?

    而她和他却是两年半多来从来未见过一次吧?

    到底谁久一点?

    他突然唇瓣扯了一下,如是想到。

    “宇文璨,骅亭……”

    然,意料之外的,宇文璨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唇瓣轻启,“好。”

    荣骅筝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之后,两人之间再度陷入沉默,只不过,在到达荣府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荣骅筝才想下马车,一旁的宇文璨便先她一步的下了车,在她的错愕中将她抱下了车。

    荣骅筝愕然,发现他竟然想要抱着她进入荣府,吓了一跳,赶紧的拍打他的肩膀,急声道:“宇文璨,你放我下来!”丫的,宇文璨不带这样的,她是大着肚子不是瘸了不能行走好不好,他这样让她哪里还有颜面见人?她现在就听到了一阵的抽气声了!

    宇文璨充耳不闻,抱着她在暴雨中轻松的走着,而夏侯过在撑着伞在后背步步亦趋。

    “宇文璨!”荣骅筝气结,伸手扯他的俊美的脸颊。

    宇文璨回眸一眯,气定神闲的道:“要不要在上面留下几条爪印?”

    荣骅筝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一下,觉得这个主意真心不错,嘿嘿两声,咽了咽口沫才想行动,宇文璨唇角扯了一下,慢条斯理的道:“不过,抓痕这些东西通常会让人浮想联翩,要是旁人看到爪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到时候为夫回答起来定然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荣骅筝一听,顿时蔫了,不敢造次了。

    不过,蔫了一会,她想到了什么,还是伸出两只手放在他完美的脸庞上,然后同时使力一抓!宇文璨一时防备不及,脸上瞬间多出了十条红痕。

    “哈哈哈……看看我抓的,多均匀啊。”荣骅筝看着宇文璨脸上的十条红痕得意得仰头大笑,“不过可惜的是我现在的指甲太短了,不然的话……哼哼……”哼,传说中她早就已经是死了的人,就算让人浮想联翩,就算被人背后指指点点,那个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她!

    她的笑声让身后的夏侯过嘴角抽搐了几下,不过接着又是一阵暗暗的叹息,也只有夫人敢这样对待王爷啊!

    脸上传来一阵辣辣的刺痛,宇文璨连眼皮都没动一下,步伐平静的抱着人走。

    由于下雨,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路上根本就没什么行人,四周都很安静。除此之外,兴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荣府这时候也是大门紧闭着的,门边没有守门的人。

    夏侯过见此,只等让人亲自敲门了,不过,门敲了好几次却都没有人前来开,荣骅筝看着忍不住皱起了眉,“怎么还没有人来开门的,会不会没有人在里面啊?”

    宇文璨没答,对夏侯过道:“夏侯过,进去看看。”

    夏侯过眼睛闪过一抹什么,但是还是尽职的点头,将手中的伞放在一旁后快速一个翻身翻进了荣府的围墙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