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满月宴

第二百一十六章 满月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二百一十六章 满月宴

    有时候荣骅筝在想,她到底是嫩了一点,很多事儿并不如她想象中那么乐观的,就如孩子的身份。舒睍莼璩

    对孩子的身份和宗籍她素来并不在意孩子有了姓不一定就拥有宗籍,人都会有追溯本源,落地生根的想法,人不可能永远的挂着一个空荡荡的名字,却始终不得

    被登记进入族谱。所以,有些东西不是不在意就能够去忽略的,有些事儿必须要去面对,在两个孩子满月的时候荣骅筝对这个忽然有了认知。

    关于这个问题的提出是荣骅亭。

    在那一次从荣骅亭府上离开直到孩子满月酒,荣骅筝都一直未曾将自己的情况告诉荣骅亭,如今孩子满月,荣骅筝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将事儿告诉荣骅亭自己真的

    是不配做姐姐了。

    荣骅亭是在小王子小公主满月酒的前一晚收到信后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的,身边还多了一个漂亮精致的跟屁虫,两个一大一小的男孩一路走过来脸色都是紧巴巴的

    ,其中以荣骅亭为最。荣骅亭紧绷的脸在被人领着进入荣骅筝寝室,看到荣骅筝手里抱着两个孩子的时候,瞬间破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身边精致的小男孩和他想法不同,看到荣骅筝后委委屈屈的捏着手指扁着嘴巴的看着荣骅筝,眼神是要有多哀怨便有多哀怨。

    荣骅筝看了,深深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

    “希宴?”

    “呜!”他小猫似的噎了一声,大眼睛泪光闪烁。

    荣骅筝心虚了,“骅亭,希宴,你们别站门口了,进来吧,不用避嫌的。”

    “呜!”漂亮小男孩巴巴的拉着荣骅亭的衣角再度呜咽了一声。

    片刻过去,荣骅亭的眼睛依旧盯着荣骅筝,也不嫌酸,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

    荣骅筝咳了两声,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紧接着,大家就看到一身锦衣如玉的小屁孩眼角泪奔的挥腾着腿儿巴拉巴拉的朝荣骅筝跑过去,一把的搂住荣骅筝的腰,哭得惊天动地。

    “呜呜,筝姐姐……”

    荣骅筝耳朵瞬间发麻,“希宴……”别太激动了啊。

    “呜呜……”小屁孩心酸的鼻涕眼泪一把把狂流而下。

    多么漂亮的小脸蛋啊,就这样毁了。荣骅筝微微扶额的想道。

    小屁孩对自己的形象好像不甚在意,眼泪鼻涕的全数抹在了荣骅筝上好的衣料上,哭了好一会之后终于进入主题,“筝姐姐,你骗得我好惨……呜呜……”

    这活像是哭诉陈世美的阵仗让荣骅筝头皮蹭蹭蹭的麻了几下,最后不得放下手中的孩子扶着他的脑袋安慰:“希宴啊,大哭伤身啊。”

    “伤身总比伤心好。”小屁孩可怜巴巴的眨着眼泪,继续控诉,“你怎么可以骗我,丢下我一个人就跑了……”

    对话可真是越来越基情,荣骅筝咬牙提醒自己真心不是陈世美,咽了咽口沫道:“希宴,话说你都快七岁了,七岁的男子汉哭哭啼啼的你好意思么?”

    小屁孩哭声果然顿了一下,然后再度哽咽,“但是我开心。”

    荣骅筝的心一下子就暖了,“不是伤心么?”

    “见到筝姐姐就开心了。”小屁孩哼哼哼的,一双被泪水浸透了的大眼睛这个时候转移了目标,一瞬不瞬的盯着两个漂亮的孩子看,原本还平静的,看着看着就

    开始咽口水了。

    荣骅筝没听他哭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在他精致的脸蛋儿上吧唧的亲了一口。

    小屁孩脸蛋别扭的轰的一下红了,捂住脸扭扭捏捏的瞪荣骅筝,“人家都七岁了,还乱亲,男子汉的脸时随便能亲的么?”

    荣骅筝挑眉,低头吧唧吧唧的再亲了两下。

    小屁孩脸更红了,埋在荣骅筝的怀里不说话了,扭扭捏捏的将眼睛看向两个小宝贝,眼底全是渴望。

    哎哟,筝姐姐和璨哥哥的小宝贝怎么那么漂亮呢?

    荣骅筝察觉了他的小心思,才想开口问他要不要脱鞋上床和小宝贝玩儿,旁边被忽略了的荣骅亭这个时候出声了,欲言又止的,“筝姐姐,你……”

    荣骅筝看向眼底痛心的荣骅亭,伸手招他过来近一点,“骅亭,莫担心。”

    “摸担心?怎么可以不担心?”荣骅亭有点无法接受,看看荣骅筝,再看看她怀里的孩子,那世间一绝的容貌让他脑子昏了昏,关于孩子父亲的事儿不用问已经

    知晓了,他深吸一口气,“筝姐姐,你……你是不是犯傻了?!”

    荣骅亭对荣骅筝从来都是尊重和崇拜的,被自己乖巧的弟弟这么说了一句话荣骅筝没什么不悦反道是有一点感概,她弟弟这回真的是长大了。

    “骅亭……”

    “筝姐姐!”荣骅亭打断她的话,少年清俊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现在朝中什么形势可知道?你竟然在这个时候……”

    荣骅筝唇角翘了一下,静静的看着她越来越出色,越来越独立,越来越懂得为自己思考的弟弟。

    荣骅亭这辈子原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可能没什么出路了,是荣骅筝救了他指导了他给了他另一条出路,这辈子他最敬佩最爱护的人就是荣骅筝,而如今荣骅筝用

    这种毫不保留的欣赏的目光看向他,他突然之间就别扭起来了,心中原本的小气愤瞬间浇熄得差不多了。

    唉!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世上的事儿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需要解释的东西,人所走的路不都是顺着心走的么?人心自由,想要如何想,想要做出什么决定,人

    怎么可以阻止得了?

    荣骅亭明白,不过他还有想知道的事儿。

    他这个年纪就坐上了礼部尚书的位置不是凭空得来的,他的脑子和思维是少见的聪颖,他想知道的事儿便是——“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上次你到我府上到现在

    不过六七个月,现在孩子都满月了,是不是那时候孩子就已经……”

    荣骅筝点头,“是啊。”

    “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荣骅亭想要高声说的,但是说出的话却全是委屈。

    荣骅筝安抚的摸摸他的头,“当时不方便。”

    虽然荣骅筝如此说,但是荣骅亭心里还是觉得委屈,觉得荣骅筝不应该这样瞒着他,想到事儿是发生在她来到他府上之前,心头好过一点,转念一想方才才浇熄

    的气愤再度自胸腔腾起,,如果皇上早就知道筝姐姐没死,却还要三妻四妾的娶,还有做那么多荒唐事,那么筝姐姐算什么?

    筝姐姐怎么受得了?如今还替他生儿育女?

    荣骅亭想到这脸色异常隐忍,伸手揉着太阳穴,胸口起伏着,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才不让自己做出不尊重荣骅筝的事儿,却从牙缝里挤出出话来,“筝姐姐,你…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么,王爷……皇上终究会是皇上,他身边站的人只会是云青鸾,你这是……你……”

    “骅亭,先别恼,你听我说。”荣骅筝赶紧安抚他,将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荣骅亭听到最后脸上的怒气少了,心里却突突的疼着,眼睛认认真真的盯着荣骅筝,好久之后才干涩着喉咙道:“筝姐姐,你怎么净做这样的事儿?独自前往诛

    狼山也是,如今独自生孩子也是,你到底……”到底是聪明还是糊涂,到底是也没有用过脑子?

    她可知道,就这样的跟着皇上,名分可能是她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

    荣骅筝看向荣骅亭,没有回话。

    荣骅亭秀气的唇抿着,一旁的小屁孩感觉到了两人之间紧绷的气氛,埋在荣骅筝腰间的脑袋蹭蹭的动着,荣骅筝察觉,“怎么了?”

    小屁孩细细声的道:“我想看弟弟妹妹。”

    “你怎么知道一恶搞是弟弟一个是妹妹?”荣骅筝笑着边说让人将他脚下的鞋子脱了。

    “像璨哥哥的是弟弟,像筝姐姐的是妹妹啊。”脱了鞋子的小屁孩动作迅速的爬上床榻,很是理所当然的道。这是他方才观察的时候得出的结论。

    “希宴果然聪明。”荣骅筝毫不吝啬的赞美。

    “嘿嘿。”小屁孩挠着脑袋笑,小身板像只青蛙似的趴在小王子小公主的身边,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人家漂亮的小脸蛋看,好一会儿后深沉的摸着下巴道:“

    嗯,果然比我漂亮多了。”

    荣骅筝失笑,这孩子怎么那么惹人疼呢?想着,再度在小屁孩白嫩嫩的脸颊上印下一吻,“希宴和弟弟妹妹一样漂亮。”

    小屁孩大眼睛亮了一下,想要开口问真的么,但是又觉得男子汉不应该在乎这些,然后羞答答的将脸埋进被辱里,好一会儿才抬头继续看向两个小孩子。

    “筝姐姐,我可以抱抱弟弟妹妹么?”他坐起身子,大眼睛很是渴望的问道。

    荣骅筝才刚想回答,一旁别扭中的荣骅亭便没好气的纠正道:“什么弟弟妹妹,你应该是他们的小叔子,你应该叫他们侄子侄女。”

    “才不要,他们是弟弟妹妹!”小屁孩鼓着两颊瞪荣骅亭,“人家才没那么老呢,你是小宝贝的舅舅,你是老头,我才不是!”

    荣骅亭听到老头二字清俊的脸当场黑了,荣骅筝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荣骅筝笑了荣骅亭松了一口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屁孩身旁的孩子动着小身板,心头有些痒,情不自禁的就弯腰过去看。

    荣骅筝看着他,笑意浓浓。

    原本小王子小公主的注意力是在小屁孩身上的,意外出来的人成功的夺去了两个小孩子的注意力,小王子轻飘飘的瞟了一下荣骅亭后表示没多大兴趣的转了脸,

    眼睛和小屁孩对视,小屁孩顿时又惊又喜,伸出一指就戳人家小王子的漂亮的脸蛋。

    小公主比较活泼,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看向荣骅亭,看少年面目如画小公主满心欢喜,挥着小手臂咧开小嘴巴咯咯的对荣骅亭笑。

    “两孩子长得真好。”荣骅亭忍不住赞叹道。那笑声清脆悦耳,停在荣骅亭的耳朵里却像是有一根羽毛扫过胸口似的,整颗心都柔软起来了。方才还装作大人的少年有点手足无措,红着秀气的脸问荣骅筝,“筝姐姐,我可以抱抱她么?”

    “当然可以。”荣骅筝笑米米的,“你叫他们小名,弦儿,竹儿。”

    荣骅亭点点头,弯腰下来抱起宇文竹小公主。

    小公主不怕生,一边咧着嘴巴笑一边挥着软绵绵的小手去抓荣骅亭的衣襟。

    小孩子香香软软的,在抱起的瞬间,他的心一下子就柔软起来了,再也说不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儿来了。

    这样的孩子真招人喜欢。

    荣骅亭欢欢喜喜的抱着孩子,原本想着不像那些不开心的事儿的,但是脑子腾起的一种信息却让他不得不提。

    “筝姐姐,孩子何时认祖归宗?”筝姐姐可以没名分,但是孩子却不能啊。

    荣骅筝怔了一下,关于这个她还真的没想过。

    孩子一天不认祖归宗,一听就是野孩子,他们就永远没有祖籍,永远不能被记入族谱,于宇文家,他们都是毫不相干的人罢了。

    荣骅亭看她的表情也猜出来了,叹了一口气,“筝姐姐,你太大意了。”

    荣骅筝伸手打了一下荣骅亭,“骅亭啊,你才多少岁啊,怎么记那么爱操心呢,这些事儿其实并不复杂,想多了才会变得复杂,还是别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其实荣骅筝说这话是因为她相信宇文璨,宇文璨从来就不是一个无能的人,她不相信他一辈子都会被那一百万兵权牵制。有些事儿现在做不到并不代表一辈子做不到。

    “就是,骅亭哥哥就爱操心。”一旁的小屁孩特别喜欢小王子,看到情深时还在人家漂亮的小脸蛋上吧唧的亲,那口水弄得淡定的小王子不胜烦扰,转过身留一个小屁股对着小屁孩。

    小屁孩好不嫌弃小王子的小屁股,伸手在上面轻轻的拍。小王子很嫌弃,黑亮的眼睛回头瞟小屁孩。

    小屁孩满心欢喜,看不到小王子眼中的嫌弃,对小王子越看越喜欢,颇为老成的道:“我的弟弟妹妹就该是天家之人,谁敢反对我少不得率领我父王那五十万去踏平谁的家。”

    荣骅亭失笑。

    荣骅筝挑眉,“希宴,这样的话是谁教你说的?”

    小屁孩眼睛微睁,“璨哥哥啊!”

    荣骅筝扶额。

    宇文璨那丫的怎么乱教小孩子啊,他这样的说法很容易让人以为他们这样是利用小屁孩,收养他也是因为他手中的兵权。小屁孩现在还小还不懂,若是将来长大

    了,懂了,会怎样看他们?

    小屁孩何其机灵,一看就看出荣骅筝想什么了,颇不以为然的道:“筝姐姐你也是爱瞎操心,乱想!”

    荣骅筝汗颜,她这是被一个七岁的小屁孩给教训了么?

    小屁孩道:“云贵妃算什么东西,她还真以为云王府手中是有一百万兵权啊,要不是我现在还小,我父王的兵权有一部分落在她哥哥手里,云王府那点兵权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我弟弟那么漂亮那么可爱,当然要认祖归宗了,不但要认祖归宗还要做皇上!”小屁孩理所当然的道:“只要日后我掌握了兵权,日后要是璨哥哥不想当皇帝了,弟弟就是下一任皇帝!谁敢反抗,谁敢有异议,我一枪射死他!”

    荣骅筝听得眼睛都大了,这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说出的话么?

    小屁孩亲着小王子的脸蛋继续道:“我父王的兵符还在我手上呢,要是我满十五岁,失散的兵权全数整合起来的话其他各方的兵权都会被削减,谁敢轻举妄动?哼!”

    荣骅筝伸手捏小屁孩嫩汪汪的脸蛋,“这些你是从哪里学到的?还真够人小鬼大的哈,你现在才几岁,不好好学一些骑术箭术箭术武功,倒是琢磨起这些来了?”

    荣骅筝的力道不算小,小屁孩嫩汪汪的脸蛋儿一下就红了,痛得他哇哇大叫,“痛痛痛,筝姐姐你就不能轻点儿么?!”

    荣骅筝冷哼一声,才想什么,荣骅亭就道:“筝姐姐好了,希宴懂这些是应该的,怎么说他都是天家之人。”

    荣骅筝心里有点发酸,松了手,指腹轻轻的摩挲小屁孩那红了的一块,“小孩子,还是开心的玩儿好,揠苗助长很容易走歪路。”

    “他心中有数的。”荣骅亭笑,“再者,希宴现在可是我的小师弟,有我师傅在,怎么可能让他走歪路?”

    荣骅筝眼睛一睁,“胜国太傅收他为弟子了?”胜国太傅啊,不是不轻易手弟子的么,怎么会收一个七岁的孩子为弟子?

    “嗯,两个月前的事儿。”荣骅亭点头,“希宴身份敏感,宫里只有一个嫔妃,将他交给云青鸾怎么都不适合,让他出宫建府年纪又太小了,这两条路都不适合,最后只能用另外一个法子了。将希宴托给我师傅,一来可以将希宴培养成才,二来师傅的关门弟子可以住在他府上的,一举两得,如是甚好。”

    荣骅筝挑眉,“我可不相信希宴是住在胜国太傅的府上啊。”

    “那只是幌子啦,希宴一直和我住。”荣骅亭笑道。

    “如是甚好。”荣骅筝一直挂心小屁孩,这样安排荣骅筝也算省心了。

    小屁孩实在太喜欢小王子小公主了,在荣骅亭想要拉他离开的时候恋恋不舍的,荣骅筝看他这模样也不舍,就让他在乔韬府上住下了。荣骅筝原本还想让荣骅亭

    也住下的,但是荣骅亭明儿还要上早朝,这里距离皇宫到底是远了些,遂回去了。

    第二天是两个孩子的满月酒,关于满月酒这件事宇文璨早就吩咐好了,在乔韬的府上办,为了隐秘性,这件事并没有让很多人知晓,但是当天来的人却有了几个不在预料之内的。

    宇文翟,宇文广和宇文霖都来了。

    荣骅筝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事儿的,在厅里看到他们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特别是在看到宇文翟的时候。

    宇文广和宇文霖来她能够理解,为何宇文翟也会来?

    宇文璨可是抢了他皇位的啊,他是完全不介意还是仍心存芥蒂?

    如果心存芥蒂,那他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哟,二王嫂,你还真懂得伤人心,你那是什么表情,我们有那么可怖么?”宇文霖一看到荣骅筝的表情委屈得呱呱大叫。

    荣骅筝收回脸上的表情,很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四王爷,别的人倒是挺好的,你倒是挺可怖的。不过,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在宇文璨登基以后,大王子,三王子还有四王子全数被封为王爷。

    宇文霖闻言,脸上立刻做了一个伤心的浮夸表情,“二王嫂,我的心都碎成饺子馅了。”

    荣骅筝哭笑不得,“你够了,你这样儿封贞怎么不管管你?”

    从荣骅筝口中听到封贞的名字宇文霖笑米米的桃花眼笑意浅了些,不着痕迹的道:“二王嫂知道……”

    荣骅筝打断他,笑米米的抢着道:“当然知道啊,我有让骅亭送礼哦!”

    “是么?”宇文霖笑着笑意越来越淡,一旁的宇文广和宇文翟两人看着荣骅筝抱着孩子好一会,宇文广不忍心宇文霖继续这样勉强笑,遂笑对荣骅筝道:“二王嫂,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荣骅筝应着,这才记起旁边还有另外两个人,光顾着和宇文霖聊天了。她心里抱歉,赶紧的让人请他们进座。

    “今天想不到会看到三位王爷。”荣骅筝道。

    “你近来可好。”忽然,一直未曾出声的宇文翟出言道。

    宇文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儒雅,荣骅筝听着却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笑道:“甚好,谢谢王爷关心。”其实,对于宇文翟她心里是没有什么介怀的,那么久以来宇文翟好像从来未曾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儿,一直温温和和的,有时候因为太平静温和甚至会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宇文翟唇角泛笑,轻轻摇头温和问道:“那天你匆匆忙忙的到底为何时?”

    那天?

    荣骅筝侧眸一想立刻记起他说的可能是她想要偷东西那天,有些心虚,嘿嘿一笑,才想说些什么,一个熟悉的高贵的声音插进来:“那天?什么事儿?”

    依然昨天一直忙到今天凌晨六点,什么事儿都忘了,昨天没更新没说一声,依然在这里给大家道歉,抱歉各位亲爱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