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二百九十章

第二百九十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二百九十章

    宫女惊讶到不行,但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都是不可以问这是怎么回事的,不但不能,她还必须假装没有听见,假装根本不知道这回事。舒悫鹉琻

    宫女也不打算再度劝云青鸾起来,而是不动声色的退到了一旁,垂头不言。她一直是一个懂得进退的聪明人,不然也不会在云青鸾脾气如此古怪的情况下还能安然无恙。

    云青鸾继续在发疯,力竭声嘶的叫着喊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房间多了一个小孩子,纯真的睁着眼睛将云青鸾看着。

    发疯中的云青鸾听到小孩子进入来的响声,倏地转头,“你进来作甚!本宫方才不是警告过你么?滚!”

    小公主本来就生得好,如今一身高贵的漂亮的小衣袍,发丝油光水滑的披散在小肩膀,抱着纯白的小白兔静静的站在那里可爱漂亮得像个仙童似的。云青鸾话落见她没有反应,狠狠的瞪向她,但是看到她这副乖巧静然的看着自己的模样,心头竟然生出几分叫做安静的东西来。

    她撇过头去,不再去看小公主,也不去吼她,静静的坐在地上,眼神多了一抹死寂的空洞。

    “阿姨,天凉坐在地上不好,快起来啊,不然就要生病了。”小公主轻轻的走过去,小白兔在她怀里慵懒的动了一下身子。

    “……”

    小公主看云青鸾好像非常伤心的模样,眨眨眼,小手儿举着小白兔送到云青鸾跟前,“阿姨,你坐在地上是不是很冷啊,小白兔很暖的哦,你要不要抱抱它?”

    “……”

    小公主咬咬唇,很是苦恼。阿姨好想很难过的样子,她为什么难过呢?

    小公主劝人不成,也不走,慢慢的顿下小身子眼睛一眨不眨的将云青鸾看着,可爱的露出几颗漂亮的小牙齿,“阿姨,我陪你哦!”

    “……”

    云青鸾到底还是没有理会小公主,整个房间一片沉寂。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公主还小体力不甚好,蹲着小腿儿一阵阵发麻的,她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了,不过也没有想要走,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和怀里的兔子大眼瞪小眼。

    过了好久,小公主终于安静不下去了,她伸手戳小兔子的耳朵,脸儿凑近小兔子轻轻的说话,“兔兔,阿姨还没有说话怎么办啊?”

    宫女:“……”

    云青鸾眼皮动了一下。

    ……

    过了好久,云青鸾终于回过神来,安安静静的从地上站起来,一改方才的狂乱,优雅安静的坐在一张贵妃椅上。宫女见此松了一口气,今儿皇后娘娘安静得真快,以前不正常的大吼大叫通常

    是会维持一整天的,知道声音都沙哑才会安静下来的。想到这个,她忍不住用余光瞥去蹲着的小公主。

    小公主见云青鸾从地上起来了可爱的笑了,也跟着从直起身子来。她蹲了好久,腿儿和脚掌都非常麻,一站起来忍不住的踉跄了一下。

    “公主小心!”宫女忍不住说道。

    云青鸾瞥了宫女一眼,宫女心虚的垂下头来。

    小公主笑米米的,“我没事哦!”O(∩_∩)O

    宫女自然不敢回应,倒是云青鸾转头看向小公主,问道:“你为何不和你王兄一起玩儿?”

    “王兄不喜欢收集东西,他去看书去了。”小公主嘟嘴,想起了什么,嘴儿嘟得更高了,“而且今儿父皇和王兄去上朝了,都不陪我吃早膳呢,早膳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吃的。”

    上朝?

    云青鸾心头冷飕飕的,唇瓣抿得死紧。

    王兄?皇上原来已经有了一个王子了?宫女大吃一惊,暗忖皇上如此年轻,王子殿下年龄应该不会超过十三四岁才是,怎么就开始参与朝政了?

    四岁的孩子皇上竟然带他去上朝?荒谬!

    “你确定?”云青鸾忍不住确认。

    小公主天真的点头,“是啊。”

    云青鸾不再说话了,脸色阴霾。

    小公主眼睛来回的在云青鸾和宫女身上来回,觉得她们真的很不喜欢说话,她觉得自己是越呆越无聊了。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可爱的兔兔,她真的很想走哦!

    不过,这个阿姨好像总是不开心,看着怪可怜的,害得她都不敢问她什么时候掀开面纱给她看看了。

    唉,小公主往着窗外沉沉的天空有点儿发愁,阿姨这么可怜还是陪陪她吧。

    当天,小公主还是陪着云青鸾到了正午时分,在夏侯过过来带她走她才离开。

    奇怪的是,在相处的一个早上的时间里,云青鸾没有做过任何对小公主不利的事儿。小公主走的时候不顾云青鸾的冷眼,迈着小腿跑过去将自己怀里的小白兔送到她的怀里,笑靥如花的道:“阿姨,兔兔很乖的,身子软绵绵,暖烘烘的,很舒服的哦,如果你不高兴就抱着她,抱着她就会高兴起来了。”

    云青鸾冷哼一声,根本就不让小白兔近自己的身。

    小公主也不为难她,将小白兔放在暖和的地毯上,上前牵着夏侯过的手,边走边回头,朝云青鸾可爱的挥挥手:“阿姨,我先走了哦,下次来看你和兔兔!”

    云青鸾抿唇什么也没有说,连看也没有看小公主一眼。

    当天,云青鸾呆在自己的寝室里一直都没有出来,没有像以往那样大吵大闹,只是静静的坐着喝着热茶,却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日子一天天的过,荣骅筝还在等着靖国和大郢谈判的消息,她等了好几天,心急如焚的她根本就等不下去了,想着自己这些天的确无聊,在对靖国气得牙痒痒的时候,她脑子腾起了一个想法——她要亲眼去看看靖国的国君,看看他是真的是堕落了还是怎样。

    这事她决定了只和庆礼将军打了一个招呼就走了。

    但是她万万想不到,她前脚刚走,军营就收到了来自朝廷的信,说靖国已经同意谈判,特许此次有功之大将返京接受嘉奖和封赏。

    荣骅筝事后知道这件事之后,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仰天长叹:“冲动真是TMD魔鬼啊!”她平日里的冷静都去哪儿了?

    是啊,她决定前往靖国皇宫的决定真的是冲动了一些,她忘记了,即使她的空间移动能力再成熟,但是军营距离靖国的皇宫到底比较远,就算她走的是最直接的直径,她至少也要花费三天的时间才能够达到,来回就是六天了。

    也就是说她至少白白的浪费了六天的时间,回去的途中推迟了六天的时间,她自己悔恨也就罢了,最苦的是盼着她回去的人,心里对她又气又恨。

    当然,这些荣骅筝都是想不到的,而让她更加想不到的却是,她费劲千辛万苦的去到靖国的皇宫,去到靖国国君的寝宫的时候,看到的会是活色生香的春宫秀。

    荣骅筝这些天一直都在动用自己身上的能力,身子疲惫到不行,听觉什么的没有之前的敏感,所以在进入寝宫之后只觉得有甜腻的水声在响,这水声听着她总觉得熟悉而又不对劲。她当时没

    有多想,只想快些见到据说已经堕落了的靖国国君。

    她武功非常高,进入一个地方几乎可以用犹如无人之境来形容,她也懂得敛声屏气,所以就算武艺很好的人也不一定能够察觉到她的到来。

    靖国国君的寝宫和宇文璨的差不多,偌大内殿寝室里,龙榻前挂着一层层妙曼的轻纱,轻纱有 好几层,在外面根本就看不清里面,轻纱在风中轻轻的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更是阻挠了荣骅筝的听觉。

    荣骅筝深吸一口气,伸手一把的撩开前面的轻纱,没多想就往前走了进去。

    刚走了一步,她立刻顿住,眼珠子都瞪直!

    “你,你们……”荣骅筝看着面前两张还算熟悉的脸,完全傻了眼。

    对方一上一下的,上面体魄强劲的男子看到荣骅筝立刻伸手拉过身边明黄色的龙被,眉眼冰冷,“滚出去!”

    下面的那个人则非常惊讶,既惊讶又羞愧的看了一眼荣骅筝,一把将上面的男子推开,拥着被子坐起来,昔日朗然的脸此刻是通体的红,“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你,你们……”荣骅筝呆呆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眼前这一幕是个人都不会想到的,所以,实,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

    靖国大王子,不,应该说靖国国君伸手揽住不复大方的枕边人,脸色阴沉得可怕,“你到底是怎样进来的?来人!将此贼人抓起来!”

    “皇兄!”被靖国国君抱住的人用力扯开他的手,“你疯了,怎么可以让人进来!”

    靖国国君冷哼一声,“你在怕什么,朕的寝宫谁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皇兄!”

    靖国国君这才不再说话,让脚步匆匆而来的宫人下去,阴骘的盯着荣骅筝,“你是自己现在走还是让朕亲自将你扔出去!”

    拥着被子的人瞪他一眼,“皇兄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恭谨王妃可不是什么无聊的人,她过来可能是有紧要事儿的!”

    这左一句皇兄,右一句皇兄,荣骅筝听得异常的分明,也提醒了她自己看到的并不是梦,是绝对的真实的!

    其实,并不怪荣骅筝惊讶,实在没有人会将眼前这两个人联想在一起。靖国认识荣骅筝的,又称靖国国君为皇兄的人,除了被俘虏了的嘉华公主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而那个人自然是景王。

    荣骅筝对靖国国君的命令不甚在意,惊讶过后的她摩挲着下巴眼睛一瞬不瞬的将眼前两人看着,啧啧两声,“不错,不错啊,白日宣淫啊……”

    “恭谨王妃……”景王怔怔的看着她,脸更红了。

    “看什么看!”靖国国君扭过景王的脖子,眸子淬了冰渣,“你还在牵挂着她是不是?”他可不会忘记之前他兴致勃勃的告诉他,要娶眼前这个女人为妻的事儿。而多少次,他们也曾因为这个女子而心生隔阂。

    景王为人爽朗,这样的人脸皮最薄,他推开他,“你别这样说,让恭谨王妃听了多不好啊!”

    荣骅筝挑眉,笑米米的,“其实我还好,有人说过我脸皮挺厚的。”

    其实,应该怎么说自己看到两人在一起的感觉呢?

    刚开始她是真的非常惊讶,毕竟两人都是男人,而且如无意外的话两人是亲兄弟,这样的关系还能在一起确实惊世骇俗。不过,关于男男相恋2之事荣骅筝上辈子听过不少,从来都是报以平常心对待的。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心态吧,她看他们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恶心还是怎样,这两人都长的不错,看起来还挺养眼的。而且,看着他们荣骅筝突然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觉醒了。她之前就觉得两人怪怪的,而且嘉华公主还特别讨厌景王,其中联系定然是少不了的。

    “你再不进入主题说你来这里作甚信不信朕让你出不了这个大门?”

    荣骅筝耸耸肩,盈盈而笑,偏不进入主题,好奇的问脸皮最薄的景王,“景王,听说你被流放了,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她说到最后,眼睛滴溜溜的在两人身上来回徘徊,是什么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她不过是在想,靖国国君之所以堕落,是不是因为和他……

    景王赶紧道:“不是的,本王前段时间确实被流放了,是前几天才回来的。”

    “哦。”荣骅筝点头,想到了什么,眉头皱起,“从前段时间开始你皇兄就浸淫于声色,荒废了朝政,这事你可也知晓?”

    “嗯。”不知为什么景王脑袋垂得到底的,好像对不起所有人似的。不过他很快又抬起头来,认真的道:“不过王兄几天前开始匡复朝政了,现在一切都回到正轨上了。”说完,他感动的将荣骅筝看着,觉得外面的人称她为帝女星果真没错。前段时间靖国还和他们大郢开战呢,她不计较他们靖国的做法,反倒开始担心起他们靖国起来了,这气度,实乃天下第一啊!

    荣骅筝闻言大吼:“既然一切都回到正规了为何不派人到靖国去进行战后谈判?!!”

    随着荣骅筝的吼声,景王耳膜震动了几下,靖国国君伸手捂住他的耳朵,责怪的瞪向荣骅筝,“你还是女人么?”

    荣骅筝气结,“我不是女人你是啊?”

    靖国国君很反感荣骅筝,冷冷的道:“你还真的挺悲哀的。”

    荣骅筝:“……”

    景王扯下靖国国君的手,小心翼翼的看着荣骅筝,目光带了一些怜悯的道:“恭谨王妃,前几天我靖国已经飞鸽传书到大郢进行了一般性的战后谈判了,昨天就收到了你们大郢飞鸽传书来的

    同意谈判书,正式宣布双方进行休战。至于赔偿事宜因为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我国和大郢距离较远,来回一趟实属不易,所以会推迟到明年才开始交涉。”话罢,看到荣骅筝愣愣的,目光更加的怜悯,更加小心翼翼的道:“此事……难道你不知晓么?”

    昨天同意谈判书就已经到达靖国了?

    那……

    荣骅筝屈指一算,很快就得出自己决定出发来这里的那一天军营应该就会收到消息了。

    荣骅筝顿时欲哭无泪,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胃部差点儿抽搐起来。

    丫的,她这是作了什么孽啊!

    呜呜,时间啊时间,你快些倒退回去到前几天吧,她绝对会做一个理智的人,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好吧,她肠子都悔青了。

    来回六天时间啊!

    “大郢就是忘恩负义啊。”靖国国君看荣骅筝难受的模样,开始落井下石,“此事身为此次战争最大的功臣的你竟然不知晓,你还真可悲。”

    荣骅筝张张嘴巴正要说话,景王就安慰的道:“恭谨王妃你莫担忧,如果大郢不要你,我们靖国随时欢迎你,只要你肯来靖国,我们会给你最尊贵的待遇!”

    荣骅筝呆呆的:“……”

    靖国国君冷笑。

    景王担心,“恭谨王妃,你……”

    “你担心她作甚,你少操那个心!你别忘了,她伤了我靖国多少兄弟!”

    “这能怪别人么?”说到这个景王变得异常激动,“我之前就不同意开战,是谁脑子混了,偏不听我的还夺了我手中的兵权的?最后还干脆将我流放?”

    靖国国君脸色很不好,“你这是怪我么?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

    两人开战了一会儿的拉锯战,热闹得让荣骅筝的脑子总算清醒过来了,很没好气的瞪他们 ,“打情骂俏还请等一会儿,你们当着我的面儿好意思么?”

    “我没有……”景王脸红红的。

    “既然知道我们在打情骂俏还不快些滚!”

    荣骅筝耸耸肩,进入主题道:“嘉华公主不打算管了?”

    靖国国君抿唇,“难道你们打算放了她回来?”

    “当然不可能。”荣骅筝直言不讳,“她这种性格,放虎归山,终有一天她会卷土重来的,我大郢不想再度扯上什么战争,而我的心愿更是世界和平。”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说这话?”靖国国君道:“还是你们有什么想要从靖国得到的,想要以此来交换?”

    荣骅筝扬扬下巴,“你靖国有的,我大郢会缺么?”

    靖国国君冷哼,“……”

    “也就是说,你们不打算管嘉华公主了?”荣骅筝冷笑,“看来忘恩负义的是你们靖国啊。”她虽然讨厌嘉华公主,也曾恨不得她死,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嘉华公主也算为靖国尽心尽力了,而且,她还是靖国的公主,她和眼前两人血脉相连,而他们竟然没有想过要为她做什么。

    景王一怔,低下了头,“恭谨王妃,你不懂,只要你们不杀了她,让她待在那里比回来更好。”

    荣骅筝双手抱胸,“说说看?我怎么不懂了?”

    景王叹息着道:“这次开战她是始作俑者,再加上她所犯错误太多了,在军中又不为大众着想,常常私自行动,军中的损失几乎都是由她带来的,早已经引起民愤。现在无论是朝臣和百姓,都扬言要朝廷惩罚她,只要她回来了,被除去祖籍和剥夺公主名号是最基本的,最严重还会进行极刑……”

    也就是说,就算回来了,也会被折磨成废人。

    原来如此啊,还真的想不到呢……

    荣骅筝心里有了主意,眼底闪过一抹亮光,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她唇边扬起了一抹笑,对景王道:“感谢你的告知,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本来她还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置嘉华公主,幸得景王的一番话,她总算知道要怎么做了。

    景王不知道荣骅筝是怎么想的,只觉得荣骅筝声音不矫揉造作,非常悦耳,对她是越来越有好感了。他忍不住问道:“恭谨王妃,你真的是帝女星么?”

    “天知道。”荣骅筝耸耸肩,“但是如果我认为不可能。”

    靖国国君瞥她一眼,“怎么,这时候到不敢承认了?怕我们会对你不利?”

    荣骅筝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狂傲的道:“只怕你还没有这个本事。”

    “你看不起朕?”靖国国君不忍受辱,眼睛冷眯,眼看就要弹起来和荣骅筝开打了,景王一把拉住他,“皇兄,你不是没听过恭谨王妃现在的功夫如何,你确实是打不过人家,为何要逞强?”

    “你这个时候都帮着她?”靖国国君瞪他,蹬了一会,眼底竟然浮现几分悲哀,“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过我?”

    咳咳,又开始了……

    荣骅筝觉得自己确实碍眼,觉得没什么事儿了,转身打算开溜。

    景王不理会靖国国君的无理取闹,叫住荣骅筝,“恭谨王妃,请等一下!”

    荣骅筝回过头,挑眉。

    景王明显有点儿不好意思,垂下头问道:“你好像并不怎么反感我和皇兄……”

    “世上之事哪里都是规规矩矩的。”荣骅筝意味深长,“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别太介意了,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容易,且行且珍惜。”话罢,一笑,转身离开。

    “恭谨王妃,谢谢你!”景王在后面喊。

    荣骅筝头也不回头,潇洒的挥挥手。

    靖国国君搂住景王,看着荣骅筝的背影淡淡的道:“朕可能有些明白大郢国君为何唯独对她情有独钟了。”

    咳咳,很狗血有没有,但是依然喜欢*,也是这么设定的,他们之间的基情依然早就冒下伏笔了,不知有没有亲想到这一层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