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雨轩刀 > 第十二回 靖安杀诚透秘密 朝堂局势显分离

第十二回 靖安杀诚透秘密 朝堂局势显分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军营之中,顾、曹二人被细心照顾,又由于他们身强力壮、不过几日就已经身体无碍,可以行走自如,但仍被安排静养身体,以待完全康复。这一日,晴秋不在,顾、曹二人在花园中散步。

    顾风说道:“这韩元寿果然烈害,不愧为当今武林八杰之一,日后我们要好好防范他。”顾风说道。

    “是啊,不过以我们目前的武功,恐怕再练十年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啊!我听家师说过,当年武林大会之上,这韩元寿比起那月阳门主龙千焕也只差几招而已。呵呵,不过我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快就让我们去阎王那报到的。”靖安回答道。

    “哦,你真的这么想?你以前说过,你是个孤儿,可能你的遭遇更加会磨练你的意志吧?”顾风问道。

    “也许是吧,小的时候家里闹蝗灾,爹娘都死了,我们没有饭吃,我和几个小伙伴就去地主家讨饭,结果被打了出来,后来我们就去拣垃圾吃,你知道吗?连垃圾都是抢来的,还有几个个子小的被其他村子的小孩打伤,呵呵,后来我们被师傅收留,学习武艺,才有了饭吃,没有被饿死,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不要也不被人欺侮,我一定要出人头地。”靖安有些伤感。

    “靖安,终有一天你一定可以成就大业的,主公一定会器重你的。”顾风安慰道。

    “呵呵,顾兄,我跟你不同,你跟了主公这么多年,而且战功赫赫,在军中你和徐元帅、常将军谁人不知啊。而我才刚刚加入军中,哪比得上顾兄你啊!”靖安很谦虚的样子。

    “怎么会呢?靖安,你太过谦了,你武功高强,又救过主公,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一起跟随主公打天下,将来我们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顾风满怀信心。

    “顾兄,你说的对,武昌一役,要不是你,我早已经成为刀下冤魂了,这回,你又救我一次,要不早被韩元寿杀死了。”

    “诶,贤弟哪里话,你救过晴秋,这次如果不是你帮我,放走明王,主公定要将我重重责罚。”

    “顾兄,你为人仗义,是吾辈之楷模,我们结拜为兄弟吧?”

    “好啊,我正有此意。”

    两人对着月光,单膝点地,结拜为异性兄弟。

    “大哥!”

    “靖安贤弟,以后我们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百花发,我不发;我若发,都骇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靖安满怀信心。

    “主公的《咏菊花》你也知道?”顾风笑着问道。

    “恩,我其实很早就听过,主公雄心万丈,一定可以成就大业,所以,我很早就想跟随他,直到那次与主公相遇,看来我跟主公还是有缘啊。”靖安对顾风说道。

    正在谈话间,忽然士兵来报,吉安通判胡惟庸胡大人求见。二人很高兴,一直都想感谢这位胡大人的照顾。过不多时,胡惟庸被士兵引见。胡惟庸十分高兴,向顾、曹二人拱手施礼:“二位将军,胡惟庸有礼了。”

    顾、曹二人赶紧还礼:“胡大人,你太过谦了。这些天,承蒙照顾,我们的伤势才好得这么快,我们应该谢谢您啊!”

    “哪里,哪里,此言差矣!二位将军是为了保护主公才受此重伤,惟庸深感钦佩,照顾二位将军,此乃我分内之事,惟庸深感荣幸啊!”胡惟庸谦让道。

    “胡大人过谦了,胡大人学识渊博,哪是我这等武夫可比,将来胡大人一定会有用武之地,造福苍生啊!”靖安说道。

    就这样,顾、曹、胡三人互相过谦之后,甚是投机,一直聊天到傍晚,胡惟庸才离去。而此时朱元璋并不畏惧韩元寿的行刺事件,天子毕竟有天子之威,他仍然与刘基、徐达、常遇春商讨北伐之事,并作出作战计划。过了数日,并不见那韩元寿再来行刺,而顾风、靖安的身体也已经调养好,讨伐张士诚之事,势在必行。

    而此时,白莲教主茅玉凤更是大惊。

    “什么?朱元璋派人真把明王给杀了?”

    “是的,教主。”

    “这朱元璋好厉害,竟敢使出这般手段!怪不得军师说这厮不好惹”

    “教主,我们该怎么办?”

    “别慌,我想到那朱元璋很厉害,不过没想到他也如此狠毒,军师不是已经安排好暗哨了吗?等军师回来我们在做定夺,。”

    “是!”

    翌日,朱元璋正在内帐与刘基、徐达议事,忽有探马来报,原来张士诚趁吴王朱元璋西征期间,乘间略地,南至绍兴,北至通泰、高邮、淮安、濠泗,又东北至济宁,幅员渐广,日益骄恣,令群下歌颂功德,并向元廷邀封王爵。而元廷不许,士诚就也自称吴王,治府第,置官属,以弟士信为左丞相,女夫潘元绍为参谋,一切政事,俱由他二人作主。士信荒淫无状,镇日里戏逐樗蒱,奸掠妇女,谐客歌妓,充满左右。有王敬夫、叶德新、蔡彦夫三人,充做篾片,最邀信任。

    吴王元璋听到此处,呵呵冷笑起来:“这等鼠辈,竟然也敢自立为王,我军必胜也。”于是,乘这机会,遣徐达、常遇春等人攻取淮东,直逼张士诚。二人领命,分率大军出征,大军所至,势如破竹,下泰州,围高邮,但那士诚恰也刁猾,为分散朱元璋大军注意力,潜遣舟师数百艘,溯流侵占江阴、濠州。吴王元璋命廖永忠、余通海、邓愈、沐英等进攻,城中拒守虽然甚坚,但朱军兵将用云梯炮石,四面并攻,毁坏无数城堞。最后守将李济知不可支,开城迎降。

    朱元璋闻江阴、濠州已下,便亲去探望,朱元璋率濠籍属将,还乡省墓,置守塚二十家,赐故人汪文、刘英粟帛,并招集父老,置酒欢宴。兴半酣,语父老道:“我去乡日久,艰难百战,乃得归省坟墓,与父老子弟重复相见,今苦不得久留,与父老畅饮尽欢,所愿我父老勤率子弟,孝弟力田,蔚成善俗,一乡安,我也得安了。”父老皆欢声称谢。吴王临行,复令有司除免濠州租赋。力效汉高。此处已经可以看出,朱元璋用人、处世之道,乃天生君王之命也。

    还至金陵,朱元璋又命常遇春为大将军,顾风、曹靖安为副将,率兵将二十万讨张士诚。且说二十万军众,自太湖趋湖州,沿途遇着敌将,无战不胜,擒住尹义、陈旺、石清、汪海等人。一直攻到士诚城下,将其围困。

    时值日暮,张士诚真是日暮途穷,独自呆坐室中良久,望着齐云楼的大火若有所思。然后,他召唤副将赵世雄一起从北门冲杀出去,结果出城后,向常遇春营垒杀来。这下可是遇到了煞星,常遇春有勇有谋,百战良将,挥兵直前,与张士诚兵将激烈厮杀,张士诚根本抵挡不住,便转至舟门,这时,顾风与靖安大军把张士诚万余扈卫精兵皆挤逼于沙盆潭中,杀掉十分之三,溺死十分之七,张士诚本人马惊堕水,几乎被淹死。亲兵冒死把他救起,以肩舆扛上,复逃往他路。靖安看见后马上对顾风说道:“大哥,你守在这里,我去截杀他回来。”

    “诶,靖安,还是我去吧。”

    “不用,大哥,我去也。”说着,靖安带领一哨人马追了出去,顾风只好守住待命。

    曹靖安一路快马就截住了张士诚去路,此时,士诚已知再无回天之力,只好停下来,曹靖安命人守住路口,不得近前,自己一人带着银枪走上前去。

    忽然,只听得张士诚大惊一声:“曹靖安!是你。。。”原来这张士诚认得曹靖安。

    “呵呵,不错,张元帅,别来无恙啊?”

    “你投靠了朱元璋?”

    “靖安已经投到朱元帅账下。”

    “你这个卑鄙小人。”

    “诶,良禽择木而栖,我也是识时务也,其实我投靠朱元帅也非本意,当初你让我行刺顾风,阻止康茂龙投诚,只可惜顾风武艺高强,我杀他不得,没办法,我只能跟踪他,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朱元璋朱元帅才是人中之龙,所以我投靠他也是天经地义啊。”

    “曹靖安,我信错你了,当初你无路可走,是谁收留于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呵,是啊,但我也为你出了不少力啊,所以,我决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以作回报。”

    “你。。。。”张士诚气的说不出话来。马上命人围攻曹靖安,曹靖安一点也不慌张,举枪便刺,银枪如车轮一般飞转起来,只见周围张士诚兵将血肉横飞,死伤一片,靖安向远处大喝一声:“兄弟们,将叛贼给我尽数除去,一个不留。”兵士们答应了一声,从远处冲过来,尽数将张士诚兵将杀死。

    这时候张士诚大惊,还要乞求,可是还没等张士诚说完话,就被曹靖安一剑刺中心脏而死,张士诚死不瞑目,满口吐血,死死地盯着曹靖安,而靖安却告知张士诚:“怪只怪你知道我的秘密”。原来这曹靖安绝非善类,性格怪异,城府极深,可惜众人不知道谁能看破?

    至此,士诚兵败。张士诚一死,曹靖安为张士诚内奸的秘密就不会有人知道,原来他果真是张士诚的人,但是这曹靖安真的就这么一个秘密吗?到底曹靖安为什么投靠朱元璋?他的身世到底是什么?目前还是无人知晓。

    随后,常遇春与顾风赶到,看到张士诚已死,大为吃惊。

    常遇春问道:“靖安啊,为何不留活口?主公和二哥多次劝其归顺啊,出征之前一再嘱咐要带起回金陵。”

    “是啊,靖安,为何今日这般鲁莽!”

    “常将军、大哥,这厮竟然说出大逆不道之言,说是‘天日照尔不照我而已’,辱没主公,我一情急就把他杀了,实在是不应该啊!”

    “既然这样,就算了吧,常大哥,反正靖安也算立功了。”

    “恩,那倒是,那就把尸体运回去,让二哥他们墨迹墨迹吧,哈哈哈,收兵。”

    回到金陵,朱元璋和徐达等人知道靖安刺死张士诚,倒是觉得一些可惜,而刘基却再次找到顾风问其细节。

    顾风如实相告:“曹兄弟是仁义之士,但有些让人捉摸不透,有些城府,还很重情义。”

    “呵呵,看的很准,多加留意吧。”

    “好吧。”

    刘基还是多愁善感,不知道是惋惜张士诚还是其他,只待日后才知。

    士诚起兵,在元至正十三年,至二十四年,自称吴王,二十七年死,由吴王元璋,给棺殓葬。吴会皆平,改平江为苏州府,吴王又论功行赏,封李善长为宣国公,徐达为信国公,常遇春为鄂国公,顾风、曹靖安等人皆进爵有差。然后除去龙凤年号,改为吴元年,立宗庙社稷,建宫室,订正乐律,规定科举。

    朱元璋大军攻下平江以后,江东已经大定,于是这次要乘胜追击,分道出师,召集重兵徐、常、顾、曹等攻占中原之元大都,而遣偏师周德兴、汤和、邓愈、沐英、李文忠等攻打南方方国珍部。乃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顾、曹为偏将,率师二十五万,北向进行,由淮入河,向山东进发,并驰檄齐、鲁、河、洛、燕、蓟、秦、晋间。而此时,元廷以大将察罕帖木儿养子王保保,代理军务,王保保即扩廓帖木儿,率兵征讨。还有关中四将军,把守各个要地。一名李思齐,一名张良弼,一名孔兴,一名脱列伯,彼此联盟,甚难攻破,双方进入鏖战之中。

    另一方面,周德兴、汤和大军奉命南征,用舟师出绍兴,乘潮夜入曹娥江,夷坝通道,直至余姚,守吏李枢降,分兵攻上虞,亦不战而服,遂进围庆元。方国珍治兵守城,谁意院判徐善,已率父老,开城纳款,害得国珍孤掌难鸣,不得已带领余众,浮海而去。如此无用,何必倔强。周德兴、汤和遂分徇定海、慈溪等县,得军士三千人,战船六十艘,银六千九百余锭,粮三十五万四千六百石,正拟航海追讨,闻吴王又遣廖永忠,自海道南来,遂出师与会,夹攻国珍。国珍遁匿海岛,尚望台、温二路,未尽沦陷,借为后援,乃迭接警耗,台、温诸地,也被吴王麾下朱亮祖,次第夺去。弟国瑛,子明完,俱赤着双手,遁入海来。至是穷蹙无策,怎禁得周德兴、汤和和廖永忠的人马,又复两路杀到,仿佛搅海龙一般,气势甚锐,那时欲守无险,欲战无兵,惶急得甚么相似。

    最后,方国珍见已经无回天之力,乃率部属投降于周德兴、汤和大军,后随之返回至金陵。此时的方国珍已经是阶下之囚,何谈颜面,所以吴王朱元璋便****方国珍,并厚遇国珍,赐第京师,又官他二子。是年为元顺帝至正二十八年,即明洪武元年。

    白莲教主茅玉凤从白衣麻姑口中得到张士诚被杀,方国珍投降真是大喜过望,马上从袖子中抛出几粒白莲陀罗的解药,掷于四大护法。

    “多谢教主。”

    “恩,这里的解药还包括我们的暗哨的,够他们这几个月了。”

    “是。”

    “呵呵,这回就是朱元璋与朝廷的最后决战了。”

    此时,金陵城内,刘基与徐达等人特去看望方国珍。

    “侯爷,可好?”

    方国珍与二子一看是军师与徐元帅,赶忙相迎:“原来是军师和徐元帅,大驾光临,失敬,失敬啊!”

    “侯爷不必客气,你我已经同朝为官。”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诶,侯爷客气,对了,我有一事想请教侯爷。”

    “军师请讲。”

    “当初你们和陈友谅、张士诚结盟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

    “具体计划是什么?”

    “当初我们三家联盟,联合派了杀手,说是谁先得手,就以谁家为马首是瞻。陈友谅在途中截杀,我派人在客栈截杀,张士诚就派来一个人,我不知道在哪里,听说后来失手了。”

    自方国珍降顺之后,李善长等人又复奉表劝进,吴王应允。李善长等人便参酌成制,定了一篇宜古宜今的大礼,呈上吴王察阅。吴王略加损益,乃由太史令刘基,择定吉日,准于戊申年正月四日即皇帝位,国号明,改元洪武。先期三日,筑坛南郊,一应礼仪俱备。吴王复命群臣,斋戒沐浴,至期同赴南郊,先祭天地,次及日月星辰、风云雨雷、五岳四渎、名山大川诸神。坛下鼓乐齐奏,坛上香烟缭绕,当由吴王亲自登坛,行祭告礼。旁立太史令刘基,代读祝文道:

    “洪武元年岁次戊申,正月壬申朔,越四日乙亥,天下大元帅皇帝臣朱元璋,敢昭告于皇天后土,日月星辰,风云雷雨,天神地祇之灵曰:天地之威,加于四海,日月之明,昭于八方,云雷之势,万物咸生,雨露之恩,万民咸仰。伏以上天生民,俾以司牧,是以圣贤相承,继天立极,抚临亿兆。尧舜相禅,汤武吊伐,行虽不同,受命则一。今胡元乱世,宇宙昏濛,四海有蜂虿之忧,八方有蛇蝎之祸。

    群雄并起,使山河瓜分,寇盗齐生,致乾坤弃灭。臣生于淮河,起自濠梁,提三尺以聚英雄,统万民而救困苦。托天之德,驱一队以破肆毒之东吴,仗天之威,连千艘以诛枭雄之北汉。因苍生无主,为群臣所推,臣承天之基,即帝之位,恭为天吏,以治万民。今改元洪武,国号大明,仰仗明威,扫尽中原,肃清华夏,使乾坤一统,万姓咸宁。沐浴虔诚,齐心仰告,专祈协赞,永荷洪庥。尚飨!”

    礼毕之后,吴王率群臣拜跪如仪。是日天宇澄清,风和景霁,氤氲香雾,缥缈祥辉,与连朝雨雪,阴霾的气象,迥不相同。人人说是景运休征,昇平豫兆。冠冕堂皇。祭毕下坛,李善长率文武百官,都城父老,扬尘舞蹈,山呼万岁。五拜三叩首毕,吴王引世子及诸王子,文武群臣,祭告宗庙。追尊高祖考曰玄皇帝,庙号德祖。尊祖考曰恒皇帝,庙号懿祖。祖考曰裕皇帝,庙号熙祖。皇考曰淳皇帝,庙号仁祖。妣皆皇后。礼成返跸,升殿受群臣朝贺,并命刘基奉册宝,立妃马氏为皇后,世子标为皇太子,仍以李善长、徐达为左右丞相,刘基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常遇春为平章军国重事兼太子少保、顾风为同参军国事右御史大夫领台事、曹靖安为议军国事左御史大夫,其他等诸功臣周德兴、汤和、康茂龙等人皆进爵有差。另外,封韩国公李善长、魏国公徐达、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郑国公常茂。

    此外,朱元璋还让顾风兼任他的皇子的武术师傅,教习他们武艺,而刘基任他们的太傅,教习诗书、兵法。自是明室肇基,帝位已定。

    刘基、徐达、常遇春、顾风、康茂龙来到徐达家中畅谈,靖安也被顾风带来。

    “大哥今已登基,以后就是大明王朝的天子,此乃幸事啊?”

    “恩,但大哥今已经贵为天子,不知道是否还会像以前兄弟那般待我们如手足。”

    “那必是有区别的,我们可要以君臣相称啊,切不可鲁莽。”

    “军师总是高屋建瓴。”

    “历朝历代都是这样。”

    “不知道李先生他们那边会有如何变数?”

    “一切随机应变吧。”

    “也许是我该隐退之时了,学那张良。”

    “军师多虑,大哥怎么能与他刘邦一样?”

    “呵呵,为何不一样呢?”

    “感觉。”

    “我觉得皇上不会这样,自从我跟随主公以来,主公不计前嫌,金陵城下待我如兄弟,我愿相信皇上不会这么做。”

    “另外,李先生好像并不赞成太子人选哦?”

    “恩,当然,虽然天下已定,太子新立,这些与我们当然都是求之不得,但对于李先生他们来说,可是危机四伏啊?”

    “恩,对于朝堂内的局势我们不可小觑,萧蔷之中不比朝外啊!”

    “军师有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雨轩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罗慕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慕路并收藏云雨轩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