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雨轩刀 > 第十四回 九黎再现江湖岸 春风飘散裹尸还

第十四回 九黎再现江湖岸 春风飘散裹尸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宫墙之内人声鼎沸,轩辕剑失窃之事尽人皆知。徐达、常遇春、顾风、康茂龙、曹靖安依次赶到荣华宫。而徐晴秋也闻讯走出房间,忽然她看见一个黑衣人纵身一跃,跳过内墙,身影甚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想不起来,晴秋也不多想,也飞身上房想去追寻黑衣人,但她的武功毕竟太弱,几步之遥就被黑衣人发现,但黑衣人也不与晴秋纠缠,快速跃起,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晴秋遥望黑衣人,没有办法,就直奔荣华宫而去。

    这时荣华宫内,顾风到处查看了一下,库银丢失了一部分,应该是被单平偷走的,轩辕剑不见了,也应该是被一起盗走的,当然,单平和蒋献已经被认定为是一伙贼人。除了发现的普通的燕型飞镖是一无所获,但是靖安认出了单平的飞镖‘玉蜻蜓’,那么大家就认定这江湖大盗盗走了轩辕剑和部分珠宝,于是回报徐达,并下令追捕,但是这样的江洋大盗又怎么追得回呢?当然此时他们也更不可能怀疑到蒋献。

    此时,四人仍然在宫内查看,看是否还能找到其他线索,忽然他看见晴秋,就连忙问道:“晴秋,你怎么也出来了,快回房间去。”

    “没事的,风哥,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荣华宫失窃,有人盗走了库银和轩辕剑。”

    “哦,我刚才看见了一个黑衣人,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

    大家一听,连忙过来问道:“晴秋,你真看到了?”

    “只看到背影,武功在我之上,给跟丢了。”

    “呵呵,我们的晴秋妹妹还得多联系武艺啊。”

    “那你看清他的脸了吗?”

    “没有,但是觉得身影在哪里见过,想不起来了。”

    “别着急,慢慢想。”

    “既然有两种暗器,那么就有两人?”顾风说道。

    “对,而且他们不是一伙的,这里曾经发生过打斗。”常遇春回答。

    “恩,那其中一个是单平,那么另一个是谁呢?”徐达问道。

    “荣华宫守卫森严,会不会是内贼所为?”

    “大哥,元大都已经攻破,这事情从长计议吧,还是先行回禀大哥吧?”

    徐达点头应允,同时,又命人加派了人手,命常遇春、顾风、曹靖安等人轮流守夜。当然,他们也知道大概不会再有人来了,因为剑已经被盗走了。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

    这时,徐达的信使已经到达金陵。朱元璋闻报,下诏褒奖北征军,且以金陵为南京,开封为北平,并订定六部官制,各设尚书侍郎等官。

    且说朱元璋以元都既定,启跸北巡,留李善长、汤和、周德兴居守,自率文武百官,渡江北行。雨师洒道,风伯清尘,遥望六龙,相率额手。沿途所经,蠲免逋赋。既至北京,御奉天门,召元室故臣,询问元政得失。此外一切布置,概如徐达所定。当下命徐达、常遇春出师取山西,副将军冯胜,平章杨璟,随军调遣,朱元璋自还南京。

    徐达受命西征,分道并进。常遇春攻下保定、中山、真定等处,冯胜、汤和、杨璟等,下怀庆,顾风、曹靖安等越太行,取泽潞,将逼太原。元将扩廓帖木儿最后逃往甘肃。战况处于稳定之中。

    朱元璋接着捷报,心中愉快,自不消说。随即命徐达、常遇春、顾风、曹靖安四人回京受封,其他将领留守,以备完全。

    徐达、常遇春、顾风、曹靖安四人接到圣旨之后立刻安排,然后马上返回了南京。回到南京,四人向朱元璋禀报了最新战况,以及荣华宫失窃之事。朱元璋听后,感到十分震惊,原来上次顾风遇袭真假难辨,这次事件应验此事非虚,但刚刚得知宝剑真伪,却又丢失,实在是让人伤心不已。天下竟然真有如此宝物。但朱元璋还是故作镇定,他所关心的,是与大明江山的基业息息相关的天书与宝藏。他知道要想保护好自己的江山,除了提防蒙古人,就是那些文人和武林中人。于是朱元璋便假意对四人安慰道:“荣华宫失窃之事虽然严重,但既然元都已破,四位爱卿的功劳是最大的,就不必在意,但是下不为例。”

    “谢皇上!”四人齐声谢过。

    “但是这轩辕剑真的是件宝物吗?可有来历?”朱元璋好奇并急迫的问道,并看了看刘基,“刘卿家,你见多识广,可知道此剑的由来?对于朝廷可有些用途?”

    刘基皱了皱眉头,回答道:“皇上,臣略知一些。传说当年轩辕黄帝攻打九黎族的蚩尤,中途遇险,梦中得到九天玄女下界授予的《阴符经》,并按照经书所言,打败了蚩尤,并把九黎族蚩尤的邪魔之力封印于‘轩辕鼎’之中。后来黄帝成了中原地区的部落联盟首领。黄帝平息战乱以后,命仓诘造字,将九天玄女所授天书《阴符经》内的各种秘术记载下来。而且,黄帝又命人铸成‘轩辕剑’,以克制九黎族蚩尤邪恶力量的复仇,此后‘轩辕鼎’被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守卫,而‘轩辕剑’被轩辕黄帝保管,直至后来流失于江湖之中,原以为只是个传说,今再想想,看来确有些蹊跷。原来此剑一直藏在元都之内,关键是这件事情与天书有关,而且里面很有可能真的藏有黄帝宝藏,如能加以利用,可保江山永固。”

    “宝藏?江山永固?原来是这样,《阴符经》现在又在哪里啊?如果能够找到为我所用,那就好了。”朱元璋感慨的捋了捋胡子,越听越有兴趣,其实他只是对黄帝宝藏和江山确实特别感兴趣。

    刘基等人也感慨万分,其实每一个人,无论是谁,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寻找宝剑和天书,要么是为了练就一身绝世武功,要么是为了创立基业,又或者是为了黄金宝藏,这就是人性,当然朱元璋也不例外,这天下稀罕之物谁不喜欢。靖安也听的入神,侧面端详着刘基,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

    “皇上,既然这轩辕剑已经重现世人,而且传闻甚广,臣以为当把此剑找回来。”刘基说道。

    “恩,有理,必须找回来,这关系到黄帝宝藏的下落和江山社稷之大事,如果落入蒙古人手中或则他人处,就会对我大明江山十分不利,即使落入武林中人手中,也是祸害一件。”

    “是,皇上。”

    “恩,如果真能找回天书和宝物,朕也能拥有黄帝至高无上的力量,可保我江山万年基业,哈哈哈。。。。”

    “是,皇上,而且臣也觉得这绝非一般的失窃事件,虽说是传闻,但这轩辕剑毕竟不是普通之物,而且现在何处?被何人所取?事情可大可小啊。况且,这轩辕剑与那《阴符经》到底是何关系?当今天下虽然元贼已灭,但残余尚存,而且武林人士集结,天下初定,实为防患于未然啊,宝藏必不能落入贼人之手!”

    朱元璋沉思了片刻,继续问道:“徐爱卿,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事有蹊跷,还需继续打探,事关朝廷外命脉,与我朝堂之厉害关系。”徐达回答。

    常遇春思考片刻,虽然平时看似鲁莽,其实是粗中带细。

    “皇上,我也觉得此事蹊跷。”

    “哦,说来听听。”朱元璋饶有兴趣。顾风与靖安不说话,只在一旁听着。

    “以前那轩辕剑从来不曾现身于世间,今儿个我们一攻破大都,就来了贼人,实在是太过巧合,绝非偶然,一定是我们走漏了风声,才引来了贼人。所以,刘大人说的有理,当寻回轩辕剑。”

    康茂龙说道:“启禀皇上,常大人言之有理,上次顾将军遇袭案之后,臣就让江湖朋友四处打听,江湖中也为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我们必须先于武林中人查清此事,不可与他们占得先机。”

    “恩,爱卿言之有理,常爱卿,康爱卿,此事就交由你们来调查,刘大人协助调查,一定要确认出本来缘由,追回轩辕剑,找到天书,再做定夺。”

    “臣领旨!”刘基与常遇春、康茂龙领命。朝堂之下,刘基与常遇春找来徐达、康茂龙、顾风一起商议此事,因为刘基与徐达、常遇春、顾风最为深交,康茂龙也与之情投意合,他知道徐达四人一定是可靠的。可是贼人干净利落,除了两只飞镖之外别无他物。刘基和几位将军仔细端详着飞镖,默默无语。忽然刘基问道:“各位将军,荣华宫失窃之时,你们都在哪里?”

    “哦,刘大人,你这是何意啊?难不成我们其中有人盗取了轩辕剑?”常遇春问道。

    “那倒不一定,我只是照例询问,也许会有什么线索发现。”

    徐达回道:“我和五弟在一起。”

    顾风回到:“我在房中。”

    “我与寻朝佐将军在一起。”

    “哦,阿风啊,那靖安呢?”

    “恩,也在自己房中吧!”

    “可肯定吗?”

    “只是卫兵禀报之时,靖安在房中。”

    “那在荣华宫现场除了打斗和几只飞镖外还有其他异常吗?”

    “这个。。。。倒不曾发现什么。”

    “看来只有找到单平一问便知。”

    “可这江湖盗贼,捉他不易啊!这飞贼胆大,从来都是使用他自己的独门暗器,纵横江湖这许多年都不曾捉住他。”

    “一定要捉住他,各州府衙给出画影图形,通缉单平。”

    “那好吧,只能试试了。”

    顾风说道:“另外,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我觉得这个贼人就在大军之中,单平武艺高强,武林惯犯,元大都被破,世人皆知,他来偷盗不足为奇,而另一人除了内贼,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恩,阿风说的有理,那我就从当日清点荣华宫的兵士中查找,如果在军中,此人武功一定在一般兵士之上,而且可以随意进出。”

    “对,那我们就一个一个的排除吧。”

    “五弟,你来查此事。”

    “二哥,我知道了。”

    几日之后,常遇春果然查到了端倪,当晚大军驻守,经过清点各营房无一人外出,可见徐达、常遇春管理有方,但是只有清点荣华宫的先锋营指挥邓恩与两位副兵尉蒋献和方济,由于轮班值守,所以不在清点之内,最为可疑。常遇春与妻弟蓝玉、二子常茂在一起商讨甄别。最后,常遇春决定依次询问三人。结果,三人都有人证,蒋献的证人竟然是曹靖安。无奈,此事仍需继续追查。但常遇春也觉得此事蹊跷,依然不肯放过三人,仍在秘密调查。

    此时的南京,已经是初春时节,大战结束以后,更显富华,到处都是一片歌舞生平,国泰民安之景象。南京,素以“六朝金粉”著称,历史上曾经演绎过许多兴衰递嬗的悲喜剧。南京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隐然已蕴含着浓郁的兴亡之感。这时朱元璋朱元璋与左右丞相李善长、徐达,御史中丞兼太史令刘基,以及平章军国重事兼太子少保常遇春等人正在忙于国都政事建立,百业待兴。

    而顾风时常想起药离,但却许久绕无音信,此时,他正由徐晴秋陪同一边在南京城内的秦淮河“十里秦淮”欣赏风景,一边商量成亲之事。这秦淮河发源自漂水东庐山与句容华山,自东向西,潺潺地淌过南京的南部,又沿着石城的西北注入长江。秦淮河是长江的一条支流,古名“淮水”,本名“龙藏浦”。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所以称为“秦淮”。“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秦淮河的南京城内河段便是著名的“十里秦淮”、“六朝金粉”的地方。其两岸优美古朴的风光,众多的人文胜迹无不体现了金陵古城的古老风貌。

    顾风和晴秋泛舟秦淮河上,尽可一饱秦淮风情。两岸的建筑,最古久的可上溯至晋朝,船公、船娘们身着简装,摇撸掌篙,一尽雅兴。两岸之间,京剧、歌舞、配乐之声此起彼伏,河中彩灯盏盏,溢彩流金。晴秋心情喜悦,不只是因为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更重要的是因为下月她就可以与她朝思暮想的风哥成亲了。

    “风哥,战事进行了这么久,终于结束了,老百姓也终于可以安定下来,不再受战乱之苦了。”

    “恩,是啊!我们跟着皇上东征西讨、南征北战,终于将陈友谅、张士诚和方国珍各路大军剿灭,而且元都已灭,以后百姓可以过上好日子了,皇上英明神武,乃是百姓之福啊!”顾风感慨,“晴秋,等我们成了亲,我们也可以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晴秋笑了笑:“恩,一定会的。”

    顾风也会意的对晴秋笑了笑,牵着她的手一同欣赏繁华的市集。正当他们走在当街,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金陵坊,顾风又睹物思人,回想当年救助康茂龙,误闯药离家中,但此时已经物是人非。

    此时,已经接近午时,于是顾风和晴秋决定进去歇歇再走,他们进了金陵坊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攀谈起来,晴秋又拿出手帕帮顾风擦去额头的汗水,二人甚是亲昵,可见二人之恩爱。

    这时,忽然从外面匆忙冲进来几个手持戒刀的青衣彪型大汉,他们进来以后,推开酒保马上就围住了一位正在喝酒的长须客人。这时,顾风和晴秋才注意到这位客人,此人两道剑眉,二目炯炯有神,长须飘于胸前,他身穿素袍,一边喝酒,一边欣赏风景,并没有任何惊异之色,好象无事发生一般,桌子之上放着一把长剑,顾风断定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此时,一个消瘦的汉子指着长须客人,对一个领头的说道:“大哥,就是他!”

    领头的大汉听罢,对长须客人喝道:“外!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杀死我们的香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今天就要你偿命。”

    长须客人回过头来,轻声喝道:“偿命?就是因为要偿命,所以你们的香主才要死,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这个客人回答道,仍然继续喝酒。

    大汉一听到此言,怒不可截,喊了声‘上’,便举刀向这个客人的面门砍去,这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寒光一闪,这位客人的宝剑已经入鞘,而那位彪型大汉已经被瞬间的剑光吓得愣在那里,只见自己胸口的衣襟已经被划中了一道剑痕,再往上一点就可以割破自己的喉咙了,显然这位客人是剑下留情。彪型大汉用颤抖的手缓慢的把刀放下来,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喊了声‘走’便带着他的喽罗跑出了金陵坊。顾风看在眼里,甚是佩服,心想:剑术如此高明,普天之下能有几人?于是他离开座位,安抚晴秋,连忙走过去,来到长须客人的桌前,拱手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晚辈顾风这里有礼了。”

    “哦,顾风!”长须客人放下酒杯,看了看顾风。“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刚刚看到前辈剑法如此高明,当今武林又有几人能使出如此高明之术,所以晚辈冒昧请教。”顾风拱手回答。

    “呵呵,客气。”说话间,长须客人忽然使出一招一阳指,直奔顾风胸口而来,顾风连忙接招,使得是青城派的风波破,挡住了长须客人。那长须客人一惊,问道:“管萍枫是你什么人?”

    “哦,前辈认得家师?”

    “原来是青城派管掌门的弟子,那你也算是我洪玉堂的朋友。”

    顾风一惊,“你果真是云英剑洪玉堂前辈?”

    “什么前辈后辈的,呵呵,顾兄弟,看你还算有些眼力,正是在下。”顾风马上叫徐晴秋过来,引荐给洪玉堂。此人就是武林排名第八位的洪玉堂。

    “能遇见洪大哥,真是三生有幸!”

    “呵呵!不必多礼,顾兄弟,一看就知道你我都是性情中人,来,我请你喝一杯!”说着,洪玉堂让座给顾风与晴秋。顾风听后非常高兴,和晴秋一起坐下同洪玉堂共饮。原来这洪玉堂路遇歹人欺压百姓、做下伤天害理之事、将老妪致死,于是就拔剑相助,为民除害,后来才知道此人是天下第一大派月阳门下玄武堂的一个香主。他们一路追来就追到了金陵城。

    “刚刚看见洪大哥出剑快如闪电,真让顾风见识,佩服佩服。”

    “顾兄弟,你太过谦了,真是英雄出少年,我也早就听过当今皇帝手下猛将如云,个个武艺超群、驰骋疆场、战功赫赫,今日得见果然不凡。”洪玉堂笑着捋了捋胡须,对顾风说道。

    “洪大哥,你太过奖了,有用到我顾风之处尽管开口”顾风说着,为洪玉堂斟酒。

    “咳,顾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凡文礼节是世俗之事,你我不必如此多礼。”洪玉堂说着,一边与顾风和晴秋共饮。

    “这,那好,那顾风就先谢过大哥了。”顾风又谢过洪玉堂,敬酒与他。这样,洪、顾二人一直聊到天黑,而晴秋则在一傍听顾风与洪玉堂他们谈话,并不插话,二人聊的情投意合,最后顾风邀请洪玉堂去他府中小住,一来可以避开月阳门的跟踪、骚扰,二来可以向洪玉堂请教剑法,最后洪玉堂应允,顾风送走了晴秋,然后把洪玉堂带到他的府中,以礼相待,洪玉堂甚是感激,也更加断定这个小兄弟是个可靠之人,在顾风的府中,顾风向洪玉堂请教剑法,洪玉堂当然并不当这位刚刚认下的兄弟是外人,尽力去指点他,但介于门户有别,也只是指点而已,但这已令顾风感激不尽。

    聊至深夜,顾风问道:“不知道此次洪大哥来金陵可有公干?如不嫌弃,可在寒舍多住上几天?”

    “恩,不瞒顾兄弟,我此次前来是来会一个朋友。”

    “哦,原来这样,可有用我顾风之处,尽管开口。”

    “多谢顾兄弟,我和我的朋友已经约定在雨花台见面,如果顾兄弟有意,可随我前往,我与你引荐,他也是个武痴,我想你一定会对他感兴趣。”

    “哦,那敢情好啊,多谢洪大哥。”

    “诶,哪里,哪里,都是自家兄弟。”

    “但这样相见,不知道洪大哥的朋友是否愿意?”

    “哈哈哈,不必多礼,这次我是和我的朋友切磋武艺,我见你一见如故,顾兄弟又这样痴迷武学,与你在武学造诣上应该有帮助,就算是我回报顾兄弟的盛情款待吧,哈哈。”

    “洪大哥你太客气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这个人叫莫天海!”

    “啊!霹雳刀——莫天海!”

    “呵呵,正是,我与他当年轩辕台武林大会一役,他用霹雳刀断了我的剑,夺取了第七的排名。”

    “原来是这样,那洪大哥这次可有把握胜他?”

    “呵呵,说是比武,其实是切磋,那莫天海虽然断了我的剑,但毕竟他救过我儿的性命,我们也算至交。”

    “哦,原来洪大哥与莫前辈还有渊源呢?”

    “恩,是啊,我们比武真的只是为了振兴武林,绝非那些势利小人争名逐利。”

    “洪大哥说的好,当今天下纷争不断,救民于水火才是武林中人的重任,当年家师也是这么教育弟子,所以,我才加入红巾军,跟随朱元璋元帅的。”

    “好,不愧为名门正派的高徒,说的好,我洪某人认识顾兄弟,也真是我的运气。来,顾兄弟,你我喝他个一醉方休!”

    “好,洪大哥!”

    第二天,顾风与洪玉堂如约来到雨花台。一到雨花台,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背对与他们,双手交叉,肩头上扛着一柄鬼头霹雳刀。

    “莫兄,别来无恙啊?”

    那大汉转过身来,笑道:“哈哈哈,洪兄,你可算来了,我好得很,我在这等你多时了,怎么今个还带个观战的啊?”

    “呵呵,莫兄总爱开玩笑,这是我新任的兄弟,叫顾风,我把他带来是向你讨教学习的。”

    “哈哈,别介,我不好这口,你约我来是为了当年的断剑,别的我可没兴趣。”

    顾风连忙作揖道:“莫前辈,久闻大名,顾风这里有礼了。”

    “哈哈,不必客气,来的就是客,这个兄弟请让到一边,让我与你洪大哥大战三百回合。”

    顾风听罢,觉得此人好奇怪,但也不多说,就按照江湖规矩,站在一旁。洪玉堂看了看顾风,说道:“顾兄弟,你且站到一边观看。”

    “好的,洪大哥万事小心。”

    还没等顾风说完话,莫天海周身狂沙乱起,霹雳刀一道寒光已经到了洪玉堂近前,洪玉堂连忙回身,也是一道白光,剑鞘飞出,直接飞向莫天海,那莫天海毫不躲闪,直接将剑鞘打飞,洪玉堂趁势一剑击出,霹雳刀连忙回防,竟然用刀身挡住了云英剑法,洪玉堂快速抽剑回身,一个俯身,云英剑从身底下再次刺出,莫天海已经,连忙一个空翻腾空而起,躲过了这一剑,回身站在远处,只见莫天海将刀举到空中,顺势一起用力,竟然将霹雳刀飞了出来,刀尖直奔洪玉堂面门而来,但原来此刀是可以分离的,刀柄还在莫天海的手中,而刀身却自己飞出,成了飞链加飞刀,洪玉堂连忙躲闪,这一刀直接将洪玉堂身后不远处的的巨石厉声劈开,威力甚大。但洪玉堂毫不胆怯,飞身而起,数个剑身一起刺向莫天海,莫天海只觉得眼前数个白光闪过,连忙收刀,只见那莫天海的飞链形成巨大的螺旋状,护住周身,宛如一个飞盘一样,洪玉堂无法攻击到莫天海,连忙回招,莫天海以为洪玉堂就要撤招,也准备收招,但没想到忽然洪玉堂又一个回马枪,一点红缨,云英剑直接点到飞速旋转的刀身,这一下,快速转动的刀身一下子不听使唤,直接飞将出去,直奔顾风而来。此时,莫天海与洪玉堂都是大吃一惊。可只见顾风屏住呼吸,没有躲闪,全力使出风波破,直接将霹雳刀的刀身击出,直接刀深深的插入傍边的大树中。

    洪玉堂连忙飞身过来,说道“顾兄弟,你没事吧?”

    “洪大哥放心,我没事!”

    莫天海也收回兵刃,走上前去,问道:“小子,功夫不错啊?你是哪派的啊?”

    “哦,顾风是青城派弟子。”

    “哦,怪不得呢?竟然能挡开我的霹雳刀。”

    “呵呵,莫兄,他是管掌门的弟子。”

    “哦,怪不得呢,身手不错。”

    “莫前辈才是高手,真让顾风开了眼界。”

    “哈哈哈,过奖了。”说着莫天海转向洪玉堂。

    “洪兄!剑法精湛,进步不小啊?”

    “莫兄,你的刀法越来越纯熟了。”

    “哈哈哈,彼此,彼此。待到来日轩辕台武林大会,我们再一较高下。”

    “好,今日之约,莫兄果然守信用,圆我心愿。”

    “诶,比武就得公平,上次你的兵刃太差,我胜之不武,今日也算了我心愿,还认识个小兄弟。”

    “如何二位不弃,小弟愿意做东,请二位哥哥小续。”

    “改日吧,我还有事。”说着提刀便走,顾风刚要客气,被洪玉堂一把拦住。见莫天海走远,洪玉堂对顾风说道:“随他去吧,他就是个怪人。”

    直至第三天,二人拜别,顾风准备盘缠送于洪玉堂,并为他送行,还邀请洪玉堂来参加他和晴秋的婚礼,洪玉堂答应后就回返了洪家堡。

    几日之后,顾风与徐达及其家人定下大吉之日,准备完婚,并发下喜帖,邀请了几乎所有的满朝文武。此时,顾风拿着靖安的请贴,准备亲自去送,到了靖安的府邸,顾风见到靖安正在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原来自从顾风、靖安返回南京城后,虽然都已经加官进爵,战事也已经渐渐平息,但此时的靖安反到觉得心绪不宁,或者是他始终忘不掉的大嫂徐晴秋?

    “靖安!”顾风对靖安轻声问道。

    “啊!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靖安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我刚到,看你一个人发呆,你怎么了?”顾风关心的问道。

    “没有啊,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些感慨。”靖安笑了,“哦,大哥,你来找我有事情吗?”

    “靖安,我是来给你送请贴的,我和晴秋下月就要成亲了。”顾风说道。

    靖安听后一惊:“哦!啊!恭喜你啊,大哥,有需要小弟帮忙的吗?”靖安连忙问道。

    “呵呵,谢谢你,靖安,我会处理的,到时你别晚了就行。”顾风笑了,“靖安,现在可算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了,有何打算啊?以后你我同殿为官,一起报效朝廷,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和晴秋。”顾风说道。

    “大哥,我知道了,你放心吧。”靖安说不好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觉。

    “靖安,你没事吧?看你的气色不好。”顾风关心的问道。

    “没有,大哥,我没事,你放心。”靖安与顾风聊了一阵,顾风看靖安无恙,便先行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雨轩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罗慕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慕路并收藏云雨轩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