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颖虽说得头头是道,任冉心中却还有些犹疑。

    她估摸着鸟妈虽然的确血脉不纯,但按任天行的意思,雷空明显比雷鸟珍稀得多,应该品阶还在雷鸟之上才是。

    不过也不一定,品阶与珍稀程度本来也没什么必然关系。

    谨慎起见,任冉还是提醒了任颖一句:“听……门主说,鸟妈应该叫做雷空。”

    任颖虽说学识渊博,知道不少灵兽,雷空这种已经绝迹了几百年的灵兽却从来都没听说过,因此对雷空这个名字并没有多少感觉,让她更感兴趣的是:“鸟妈?”

    “是啊。”

    任冉坦然地对上任颖疑惑的双眼。

    这鸟妈二字是她故意说出来的,就是利用人那种灯下黑的心里,她自己承认了鸟妈是她妈,别人反而会以为这只是因为她被鸟妈养大才这么叫的,而想不到其他方面去。

    否则以后她在这里住下,既不肯与鸟妈分离,多多少少会被人看出破绽,这也是防范于未然的意思。

    ——不是她不肯跟别人承认鸟妈是她亲妈,谁知道她这种从蛋里爬出来的小孩是不是这个世上的独一份,万一被人当成怪物捉起来怎么办?

    果然,任颖小姑娘也犯了灯下黑这个错误,她默默地看了任冉半晌,迅速地脑补出了事情的经过: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爹置办了这么一个外室之后,也没多关心,以至于任冉她娘死了都不知道,可怜任冉只能由灵兽抚养长大,认鸟为妈。然后爹这次过去探看他们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总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被一只灵兽养下去,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他们接了回来……

    说不定她也是一出生就没了娘。

    这样想着,任颖心中甚至涌上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不过她立刻她又硬生生地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哼,就算再可怜那也是私生子,是敌人!

    必须弄死他们给自己娘报仇!

    任颖冷傲地一撇脸,不理任冉他们了,催动身下的仙鹤,振翅起飞。

    任冉自是不知道她脑补的那些,完全不明白自己这句话哪儿惹着她了,只觉得这个小姑娘明明刚才还很热心地为她解疑去惑又提醒他们门派规矩什么的,突然就又冷下来了,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任冉无奈地耸耸肩,自觉地扑进了人哥的怀里,被他抱上了鸟妈的背,跟随而去。

    飞了要有一炷香时间,越过了三个山头,任颖这才引着他们在一处地势平坦的地方落下,收了纸符,又让他们把鸟妈留下,告诉他们说:“门里并不禁飞,但也只限于峰与峰之间,并有固定的起飞降落地点。自然,主峰也有的,不过那里是我爹住的地方,所以我可以不守这个规矩,你们以后再要去却是要守规矩的,否则就算我爹并不放在心上,山上的禁制也能要了你们的命。”

    任冉忙表示知道了,并道谢谢。

    又暗想,原来这小姑娘真跟任天行关系匪浅,还是他亲闺女,只是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趁势问她:“既然任门主是你爹,那你叫任什么?”

    “任颖。”

    任颖不在意地回答,心中其实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干嘛跟他们说这个,就让他们一头在禁制上撞死好了,也免得污了她的手。

    但话已说出,就不好再收回去了,只好接着又说:“随后我会给你们一份门里的地图,禁飞区与非禁飞区上面都标注的好好的,你们按着那个做就行。”

    接下来任颖再不肯多说一句话,沉默地领着他们在山路上行走。

    任冉也不以为杵,自顾自观察周围的环境。

    不知是时间不对,还是这片太过偏僻,又或者拥有灵兽的人基本不会到这儿来,任冉没见到任何建筑,路上也没碰到过一个人。一直到走过了这段山路,转了几个弯之后,她才看到一片恢宏的建筑群,只是还不见人。

    难道是“上课”时间?

    还是修仙的人,个个都那么刻苦,一味窝在自己的居处苦修?

    任冉各种琢磨不定。

    任颖没把他们往主建筑群带去,而是带他们进了一个偏殿,殿名“开光堂”。

    联系“天剑门”这个门派名称,任冉不难猜出,其取“为剑开光”之义。再引申一下,每个入门的弟子都算得一柄尚未开光的宝剑,天剑门的作用就是为其开光。

    此刻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任颖喊了一声“人呢”,这才从后面奔出一个道士。

    这道士看上去已有四五十岁年纪,身着天青色道袍,发髻上系着天青色丝绦,丝绦的正中央还绣着一柄小剑,想来这是天剑门的统一着装。

    道士飞快地扫了三人一眼,把视线停在了任颖身上,赔笑道:“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听到这话,任冉的面皮不由紧了紧。

    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管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叫您什么的,她也是醉了!

    ——单纯是此人太过阿谀奉承,还是这个世界的阶级等级就是如此森严?

    任冉严重地在自己心中的小本本上记下这么一句,又抖擞精神,看任颖要怎么回答。

    任颖好像完全没感觉到这位执事对她的恭敬有点过了,只拿眼神在任冉和人哥身上溜了那么一圈,下巴微抬:“还不是带他们两个来验看资质。”

    道士好像这时候才看任冉和人哥一样,转过脸来,虚虚朝他们一笑,而后又转过去看任颖,不解道:“门里开山收徒的日子还要再过两年才到,这两位是……”

    “任歌和任冉。”

    任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不要只管在这里絮叨,赶紧把仙引拿出来给他们验看。”

    “稍等。”

    道士赔笑告退,匆匆进入内室,过了要有小半盏茶功夫才捧出一个玉盒来,小心地放到了桌子上,一边打开盒盖,一边状似不经意地说:“听说任三长老在俗世有个宗族,这两位跟他老人家同姓,莫非是他老人家的后人?”

    任颖眉毛一挑:“我们天剑门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规矩,长老连俗世后人都可以不用等开山收徒,随时能进门了?”

    道士飞快地扫了任颖一眼,知道她这是恼了,就不敢再多问,利落地从盒子里捧出一个黑色底座的盘龙玉柱。

    “你过来,握住它。”

    道士招呼任歌说。

    任歌捏了捏任冉的手,得到了她同意的暗示,这才松开任冉,走过去,伸手握住柱子。

    玉柱迅速生长变长,只是那盘在玉柱上的龙并没有跟玉柱等比生长,速度稍显缓慢。不大一会儿,龙和玉柱双双停止了生长,玉柱又在顶端长出一个小小透明的球,球中别无他物,只有一柄小小的月白色光剑。

    道士吃惊不小:“五行绝脉、纯阴剑体!”

    “还是先天之体,现在已然炼气七阶!”

    任颖不甘地磨了磨牙,她虽说也是先天之体,但也只四属性的灵根而已,现在也只到炼气五阶。这区区私生子,长得好看就算了,连资质都比她好,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什么,我能不能问一下……”

    任冉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任颖,又看了看道士,最后还是选择问道士:“什么叫五行绝脉,纯阴剑体?”

    先天之体她能明白,大约一出生就是先天这个意思,炼气七阶更简单,这五行绝脉、纯阴剑体她就完全不明白了。

    其中纯阴剑体还好说,那个五行绝脉听起来,实在不像是什么好话!

    道士不动声色地瞄了任颖一眼,看她并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解释给任冉听:“所谓五行绝脉,是指本身并不具备任何灵根。一般情况下,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很难在仙途上走太远。但他同时又是纯阴剑体,这样缺陷就反而成为优点了。所谓纯阴剑体是指拥有纯阴属性,且天生与剑契合。拥有这种体质的人修剑往往可以事半功倍,很多修行中的壁障也往往能迎刃而解,而没有了五行的干扰,更能让他一心一意,也就意味着他能走得更远。”

    说到这里,道士感叹:“可以说,拥有这种体质,天生就是做剑修的命,而我们天剑门又正好是个剑修门派,这位小师兄可以说是来对了地方。”

    任冉放心了,又问:“这是从最后那个球里的那把小剑上看出来的,是不是?”

    道士点头:“是这样。”

    任冉松了一口气,既然不是因为心法的缘故才出现的那把小剑,那么她应该也不用担心一会儿自己去验资质的时候,那球里会出现一只小鸡了。

    “那那根柱子,和那条龙又代表什么?”

    任冉好奇地又问。

    任颖不耐烦了:“你怎么那么多问题,赶紧验看就是,完了我还要带你们到住的地方去。”

    好吧好吧,她是门主的女儿,她最大。

    任冉撇撇嘴,走上前去。

    桌子太高,而任冉太矮,任歌自觉地抱起任冉,让她好够着那根柱子,道士忙阻止:“你放开她,让她自己来……就把她放在桌子上吧,总之你们之间不能有任何接触,不然可能会影响结果的准确性。”

    人哥不放心的偏头看了看任冉,见她点了头才把她在桌子上放好,任冉好奇地伸手握住柱子。只见柱子飞速长高,只是须臾就高过了任冉的头顶,接着“砰”的一声,一朵白色的烟云直冲屋顶。

    柱子它像烟火一样……绽放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