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发觉自己这么想的时候,任冉自问自己的心是不是变硬了。

    结论是也许。

    归根结底,修仙世界里的人给她的威胁感太大了,稍有不慎就有性命之危,她只能选择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就拿上次举例,若不是虫子正好在院子里溜达,说不定任友壤已经无声无息的得手了,她跟人哥两眼一片黑,能去哪里找鸟妈?

    就算找守山弟子问了出入记录,锁定了怀疑对象,这任友壤应该是要让鸟妈做自己的灵兽的,鸟绝然不会相从,他恼羞成怒之下要是杀了它,他们又岂非鞭长莫及?

    对于觊觎鸟妈和任歌的人,她向来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他们。

    她这一生只得这么两个亲人,一个都损失不起!

    任冉这里刚刚构设好了禁制,安置好启动阵法的灵石,任歌那里就有些羞羞的来请。

    任冉被他慎重其事地带进了室内,只见任歌变戏法一般,一盘一坛一碟一罐地往外取东西,不一会儿呼啦啦的摆满了一桌子,再一一掀开盖子,赫然是一桌极为丰盛的宴席,有荤有素,有汤有水,有蒸有煮,有煎有炸,甚至还有小小一盅灵茶。

    海陆空齐聚,色香味俱全!

    刚刚做完一件颇有成就感的事,就有人奉上庆功宴什么的……任冉踮起脚尖,使劲够啊够,勾住任歌的脖子、拽下了他的脑袋,在微微有些红润的脸颊上“吧唧”就是一口。

    这种场合,鸟妈是不参与的,鸟妈的口味……比较独特。

    兄妹两端端正在地在桌子旁坐好,任歌随时关注着任冉的小视线,总是第一时间内将她想吃的东西送到她的面前。

    任冉不知道是不是灵气食材原本就比普通食物美味,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其实是太久没吃这种正儿八经的食物了,又或者只是任歌的手艺特别好,又又或者只是任歌的这么细心体贴感动了她,更有可能这几者兼而有之,任冉只觉得这是两世为人中最美味的一顿,食物入口化作的细微暖流熨烫着五脏六腑的舒适相比之下反可以忽略不计了,似乎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味蕾之上,让她恨不得时光就永远停在这一刻,不要向前流动。

    只可惜,心想事成万中无一,不如意者倒十常*,两人刚吃了没一会儿,任冉甚至还没来得及将所有的食物都品尝一遍,阵法很煞风景的发出了警报。

    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才刚刚布置好龙潭虎穴就有人迫不及待来找死啊!

    任冉怒气冲冲地摸出一块镜子,也就是控制这所有阵法与禁制的中枢灵器,轻轻一抹,映入眼帘的却是他们继任颖之后在天剑门所认识的第一个人——美人齐白。

    任冉扶额,对于这位师兄她是不怎么好意思下狠手的,只得开出一条通道来,请他入内。

    “啧啧……”

    齐白一路砸嘴不已,见到任冉第一句话就是:“是听说你最近对于阵法禁制痴迷不已,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你们这小院布置成了盘丝洞了,当真滴水不漏。”

    任冉远目:这厮真的没走错剧场吗,盘丝洞什么的,这个世界里也有类似的典故?

    还是说某位侥幸不死的同仁将那个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晓谕大众,流传下来了?

    任冉心中各种嘀咕,齐白的视线又早被桌上的那些食物勾了过去,微一愣怔,抚掌大笑:“赶得早不若赶得巧,你们这样门禁森严的,原来是在做这等美事。”

    说着,他也不等主人招呼,只在自己手上那么一抹,一双牙筷就出现在了手中,迅捷凌厉地向一道青笋肉片夹去。

    齐白不慢,人哥的剑气更快,牙筷离青笋肉片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距离,剑气就狠狠地砍在了牙筷上。牙筷一晃,却是无恙,虽说最后迟了那么一息,齐白还是顺利地将一片肉夹到了筷子上。

    任歌微微郁闷,抿着唇,盯着那双牙筷有些忿忿不平。

    齐白将肉片慢慢地塞进了嘴里,说不出的得意:“这可是一件法宝,你轻易打不坏的。”

    又笑:“早知道你小子看我有些不顺眼,我这是有备……”

    话音未落,眼前景色全然一变,自己已然身处于一片茫茫白雾之中,天地悠悠,怅然独立。

    齐白微怔,随即苦笑,他还是大意了,算到了任歌,却忘记了任冉。

    只是这对兄妹也太凶残了些,对他这个客人那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啊!

    齐白好笑地磨了磨自己的牙。

    任冉也在那笑,不过任冉笑得就比较揶揄了,她说:“齐师兄,这是我们的地盘,我哥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齐白眼神锐利地在空气中刷来刷去,口中冤枉道:“我只是跟他开个玩笑,何曾欺负过他!倒是他,我不过就吃一口菜,他就这样舞刀弄剑的,岂是待客之道?”

    “不告而取谓之偷,就算客,你也是不速之客。”

    任冉在齐白看不见的地方对他做着鬼脸。

    齐白再不说话了,凝心定神地寻找阵法的破绽所在,一道微不可查的蓝光,隐隐地从他双目之中射出,任冉清晰地看到,那些茫茫的白雾,在触及这片蓝光时,尽皆瞬间消融。

    这种现象看似白雾为蓝光所分解,任冉心里却知道,那白雾不过是障眼法,齐白这是堪透了白雾的本质。

    或者他就是凭这个看透了自己的修为的?

    任冉心中猜测,又想,齐白在这里显示他的这种特别,是信任他们,并不怕被他们知道,还是说他这双眼睛早已不是秘密?

    心中思绪虽然纷杂,手上的动作并没有丝毫停滞,任冉的手指飞速舞动,对着镜子打出一道法诀,顿时雾气纷纷退散,呈现在齐白面前的只是无边的黑暗。

    齐白双眉微颦,目中蓝光再现,这次却不能堪透什么了,黑暗就是黑暗,不是什么虚假,而是任冉通过禁制隔绝了光线。

    说起来,这个还是她自己的创意,利用人本能的惧怕黑暗这么一个原理。

    自然,黑暗隔绝的不止是齐白,任冉自己现在也看不到他在做什么,只看到黑暗中隐隐有那么一道蓝光闪过,并不持久,一闪而逝。

    任冉猜,他这种目力的用法也是有限制的,不能无穷无尽使用。

    又过一息,齐白还是没有任何进展,任冉笑笑,将阵法解了。

    她不过是想为任歌出口气,怎么可能真的把齐白困多久——虽然其实齐白也没做什么,可是,咳咳,她就是见不得任歌憋屈,哪怕那种憋屈只有一点点。

    护短什么的,如果对象是任歌,她也有些不由自主啊,在理智没到达之前,手上就已经相当自发的那么做了。

    阵法既解,眼前立刻光明大现,齐白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桌旁了,而是到了院中某处,不由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移动过。”

    任冉一笑,先说了一句:“承让了,齐师兄。”

    齐白当真要认真破阵,自然有的是办法,别的不说,一力降十会,就算解不了阵,做点破坏总是容易的,他却只是凝神寻找破绽,虽说未必不是仗着自己目力奇特,但其中也存了几分让着他们的意思。

    这一来一回,不过是一个师兄小小的考校,与一个师妹小小的玩笑罢了。

    当然,任冉见不得任歌受半点委屈,要给他出气,这也是有的,而任歌在刚才并没有偷袭齐白,这也说明他心中对他并没有恶意,之前不过一时的孩子气罢了。

    一场小小的试手,来得快,去得也快,任冉重新招呼齐白入席,这才解释说:“阵法中套着禁制,刚才那是五鬼搬运,你虽觉得自己并没有动过,但其实你已经被五鬼搬运法搬运到其它地方去了。”

    齐白拍手称妙:“这短短几个月,你就将阵法禁制研究到了这个地步,说不得,你在这方面很是有些天赋,不妨深究。”

    “怎么,齐师兄倒不怕我不务正业,荒废了修为?”

    任冉有些好奇地问。

    齐白正色道:“一法通诸法,事实上哪有什么不务正业,心之所向,便是大道,做自己想做的事,才算得证自我,不违天道。”

    任冉笑:“齐师兄时时不忘点化我。”

    齐白叹气:“我这哪里是在点化你,我这是在时时提醒自己,直到哪一天,我把这件事忘了,只怕才真正领悟其中精髓。”

    “想不想时已是想,想不刻意已着意。”

    任冉以茶代酒,敬齐白:“祝师兄早日得偿所愿,勘破心境。”

    齐白肃然起敬:“你这话说的极是,言语简单,其道理却极深远。”

    任冉笑笑,她这不过是拾人牙慧。

    齐白因又说些心境与修为方面的关系给她听,一番话了,任冉这才知道,所谓心境,那就是对世界对自身的一种认知;所谓心境瓶颈,那是自己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极限,对世界产生了疑惑,又或对自己产生了某种类似信心不足这么一种心绪。

    心境与修为之间的关系则玄而又玄,大智慧者,心境通达,自然于修为无碍,自在突破境界;而完全混沌的人,亦很难产生什么瓶颈,自顾自一路增加修为就是。最是那种,对世界一知半解,对自己一知半解的人,往往会为心境所桎梏,迟迟不得突破。

    听了这些,任冉不知怎的想到了一个词:大智若愚。

    简单来说,就是着相了的人才会有瓶颈,不着相,自然就没有任何障碍了。

    就譬如自己和人哥,自己是混混沌沌,糊里糊涂,莫名其妙就晋级了,因此无所谓壁障;而人哥当初,目标明确,锐气万千,根本就没想过会失败,自然也是摧枯拉朽,直接晋级。

    归根结底就是,免去了那些患得患失,自然就不会顾此失彼。

    任冉决定……嗯,将自己的混混沌沌继续保持下去==。

    谈谈说说中,一顿饭毕。

    三人化身饕餮,愣是将一桌子食物吃了个干干净净。

    齐白打着饱嗝跟任冉道别,走到门自言自语了一句:“咦,我这是干什么来的?”

    不过他向来是个乘兴而至,兴尽即返的性子,当下也没太在意,自顾自地就去了,倒是留下了任冉在那纳闷:“这人今天干什么来了,难道是特地来蹭饭的?”

    他须不是属狗的!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任冉惯常拉着任歌去上课,这才发现,往常虽说稀稀拉拉、参差不齐但总有那么几个、十几个人的磨砺堂里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任冉心道:坏了,齐白这厮昨天肯定是去通知他们什么事情的,结果一顿饭给吃忘了。

    天剑门中尚未筑基的内门弟子,惯例一年大比一次,以便对各自修为做到心中有数,也让那些结丹期以上的前辈们看看他们有多少进步,这往往还会成为以后那些结丹、元婴,甚至化神期前辈们挑选弟子的依据,不可谓不重要。

    任冉和任歌到了的时候,大家都已经都到场了,除去几乎全部的内门弟子外,还有几个结丹期以上的前辈。

    倒也不是所有结丹期以上的前辈都到了,来的不过是闲着无事,又或有心收几个对眼徒弟的那些,还有就是被指定负责此事的人了。

    今次来的结丹前辈有四个,元婴前辈有两个,甚至化神前辈也有一个。

    当然,这些任冉是看不出来的,任冉只知道现场多了七个明显是前辈的存在,甚至内门弟子中也多了不少生面孔。这些弟子大多深居简出,轻易不得碰面,加上任冉她们到天剑门的时间终归还短,因此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负责主持这场大比的结丹期前辈并没有因为任冉与任歌的迟到而说些什么,简单利落的说了一下规则,随及便宣布比赛开始。

    因为并不是什么需要排名次的大赛,只是要让弟子将自己所能表现出来,所以并没有具体的规则,也没有任何奖励,只是以抽签形式,随机凑对,两两厮杀。

    完了之后是挑战赛,内门弟子中有觉得自己尚未将自己所能表现出来的,又或者其它一些什么原因的,可以自由选择对手发出挑战,若对方应了,便可以再打上一场。

    自然,门派内斗争,还有理所当然,又极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点到为止。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考验了弟子对于自己能力的掌控,如何表现好,又不伤及同门,这也是一门学问。

    任冉抽到的对手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师兄,任歌的对手任冉倒见过几次,她学了如何查看人修为之后曾经将所有见到的人都查看了一遍,因此知道他不过才炼气十期,心中顿时相当放心。

    虽说除了那两次之外,他们从未跟别人动过手,但任冉就是对任歌莫名的有信心。

    退一步讲,就算输了也没什么,横竖只是比试,又有前辈盯着,须不会让任何人受伤——至少是不会受多么了不得的伤。

    任冉又对自己的那个对手使用查探术,那个师兄察觉了之后对她微微一笑,也对她使用了查探术。

    这种门内的相互查探,尤其是这种赛前的探查,不过是为了知己知彼,没有任何恶意,大家也习以为常,只是在查出了任冉的修为境界之后,那位师兄的脸色不免就有些不大好看。

    自己的对手只是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这虽说极为少见,也并非无法接受。

    但这个两三岁的孩子居然比自己修为还高,这就不得不让人郁闷了,输给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小孩子,脸上未免有些无光。

    不过,修仙世界,年龄是最不作准的东西,闻道有先后,资质有区别,达者为师,再正常不过。

    一会儿之后,那位师兄就想开了,重新对任冉微微一笑,还做了一个“师妹手下留情”的口型,直看得任歌的眼神阴郁不已。

    当着自己的面跟自己唯一的妹妹眉来眼去什么的,叔可忍,婶不可忍!

    很快任歌就顾不得生气了,他跟任冉双双下场。

    尚未筑基的内门弟子总数要有百来个人,自然不可能等他们一对一对慢慢打下去,每次都是五对同时上场。

    因为心中存了气,任歌动手极其犀利,只一剑就结束了战斗,退到了一边,关切地注视起任冉的比试,而这时候,任冉和那位师兄才刚刚寒暄完毕,正是进入比试状态。

    天剑门里,十有*都是剑修,这位师兄也不例外,一起手就是剑修招式,迅疾凌厉,剑气盈天。

    任冉并不接招,只是一味躲闪。

    因鸟妈之前失踪的打击,她曾下狠功夫将提纵术学会了,如今又是凝脉期的修为,身体素质比之炼气期的要好上不少,无论是在灵敏方面,还是速度方面,都相当可观,

    任冉不是不想出手,可至今为止,她一共学了水火二系两种功法,主要还是为炼丹、为生活方面服务的,攻击效果方面,只有一个炎凤舞能拿得出手,偏偏蓄力时间特别久,而且威力也有点清新脱俗,在这种点到即止的比赛中完全不合时宜。

    重点是,蓄力时间太久了,没有人帮她分散对手的注意力,她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大招。

    可总这么躲闪着也不是个事,任冉觑了个空,迅速地凝出一支火箭,向对手射了过去。

    那人原就有所保留,这一箭自是避得轻松,只是任冉得理不饶人,看他因为闪避攻击有所放缓了,顿时一支接一支的火箭,连珠炮一样发射了出去。

    这些箭支本身的威力有限,但是再加上任冉凝脉期的修为,顿时就相当棘手起来,对手费尽浑身解数,连挡了十七支箭后,终于败下阵来。

    对于这个结果,任冉心中是相当不满意的,以她的修为,明明可以强势碾压对手的,最后却被她打成了这个样子,归根结蒂是因为她的攻击手段太少了。

    嗯,防御手段也有所不足,总之功法什么的,明显不够用啊,她应该考虑将学阵法与禁制的心神分一些给学功法了。

    又或者,将阵法和禁制利用到战斗中去?

    任冉一边反省,一边观察其同门的争斗。

    她发现,其它同门的攻击手段也比较单一,统统是剑法,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剑法,在不同人手里又有不同的使用方式,不同的威力,凌厉到极致,一招便可以克敌。

    譬如傅石,大巧若拙,大繁若简,使出的剑招明显有种凝而不发的厚实感,是以明明跟别人是一样的剑法,他的剑招却让人生出一种无法抵挡的念头。

    因此任冉又想,功法的单一是否其实根本不是问题,只要精练,深练,做到得心应手也有克敌之效?

    博而广,精而炼,这两个条路走到极端无疑都能大放光彩,但究竟选择哪条路,这是一问题。

    一个上午过去后,所有的人都比试完了,负责此次大比的前辈挑几个典型的着重讲解了一下,而后就宣布挑战赛开始。

    任冉兴致勃勃地拿眼在人群里刷来刷去,不知道谁会挑战谁,却见李剑一默默地走到了场地中间,面无表情,提剑一指,赫然是任歌:“我给你挑战我的机会。”

    任冉扶额,这孩子,这口气,一股浓浓的中二装逼风迎面而来有木有!

    而任歌会不会答应呢?

    任冉好奇地看向任歌,正好任歌也看向她,眼睛中灼灼燃烧的是……斗志?

    孩子们的世界,成年人其实是不懂的啦。

    任冉默默地握了握他的手,嗯,祝他好运!

    李剑一之前的比试并不是跟任歌和任冉同属一批,因此任冉有幸见识了他的剑法。做为典型,那位结丹期的前辈刚才也讲解过他的剑法,按那位结丹期前辈说的,李剑一的剑法虽看似不够凌厉,但其实颇具灵气,可以说他的剑法是活的,好像自己有生命一样,可以自己沟通天地,号令天地灵气,不动声色间可以爆出极大的威力,令人防不胜防。

    而且李剑一本身已然达到了凝脉后期,因此无论是修为还是剑法本身,他都是完全碾压任歌的,从这一点上讲,他刚才说的那句“给你挑战的机会”并不过分。

    这是一场指导战,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唯独任冉有不同的看法。

    少年的斗志什么的,一颗好胜的,不甘人下的心什么的,这样的热血漫画她虽没怎么看过,但从来不少听说,任歌刚才的眼神也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而且,她对任歌有信心,这种信心也许从一开始认识到他那逆天的悟性的时候就存在了,虽然莫名,但她从未对此产生过怀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