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冉是在一片断崖上找到那根通天藤的,彼时它扎根泥土已经又生长出了一节。

    在寻找通天藤的过程中,她还看到过一朵小花,三棵小树苗。小花自然是那朵山仙花,可能因为离了土壤太久,这朵小花还没有养回来,有些发蔫,饶是如此,仍旧让她口水不已。任冉摸着下巴思忖,要不回头问问鸟妈,她是不是可以吃这朵花了,距离鸟妈不让她吃已经好几年了,如今她大了,没准就能吃了呢。

    另外三棵小树苗中,期中俩棵经验证是她当初在鸟巢里得到的那两颗干枣长出来的,另一棵长得异常茁壮的却是她当初折下来的那段梧枝。

    她怎么记得柳树才是以这种插枝的方式繁殖的?

    任冉不解地挠了挠头,至此她倒是确定了一件事,现在她这个空间就像是自家的后院,除了存储东西之外,还可以种点什么、养点什么(待验证)——这算是终于开发出传统空间的经典功能?

    那再升级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又或者其实不会升级了,筑基代表打下基础,再之后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慢慢发展罢了。

    任冉实在是猜不出,除了这个,它还能发生怎样的质变。

    等有空了,弄一批种子来,漫山遍野撒撒,好歹把绿化弄上去,一旦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也可以采摘了出去卖,也算是为他们开源。

    任冉心中略作筹划,小心地从通天藤上截下了一小段,离开了空间。

    这时候虫子从一片嫩叶下探出头来,眼神微微闪烁,略顿了一下,又重新缩回了叶子下面,双目眯缝,琢磨不定:它都做得这么明显了,这只小凤凰应该明白了吧?

    没有娘教导的小凤凰哎,少不得它这个前辈替她操操心了。

    将通天藤煅烧融化,而后将其汁液均匀的涂在弓身上,再煅烧一会儿,让通天藤的汁液完全融合进弓身里,同时解析出一些杂质,弓就算重新锻造成功了。

    握着提升了一品的武器,任冉随手凝出一支火箭射了出去,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无论是射程还是力度都强大了不少,弓身本身的柔韧度也大为改善。

    任冉对火云舞这部功法也比较满意,随着修为的增加,先前学的一些功法都显得有些浅陋了,无法很好的利用灵力,会造成大量的灵力浪费,其攻击效果也偏弱,这火云舞却一直没有被淘汰,其招式的威力,随着她修为的增加稳步增加,一点也不比新学的那些功法逊色,任冉都有些疑心了,这果然是最基本的一品功法?

    可惜以她的悟性还无法堪透这些功法的本质,不然她倒要抽丝剥茧好好研究一下这部功法的奥妙所在。

    总而言之,虽然不明白其原因,任冉的终极大招还是那只火鸡,当然,那只火鸡如今稍微长大了一点,也更加复杂了一点,可仍然离火凤还有千八百里的距离。

    另外任冉使用最熟练的就是拉弓射箭了,这也是任冉为什么一定要把那把弓重新炼制一下的原因所在。

    刚收拾好弓,齐白就来找他们。

    两下一寒暄,任冉这才知道,这次去参加试炼的不止她跟任歌两个,任颖、齐白、李剑一也会一起去。

    这是一场面向东天界所有20岁以下修士的试炼。

    而话虽这样说,真正参加的人却不可能有那么多。各大门派、家族都只派了几个代表,至于那些散修,也早设了擂台,择优胜者参加。

    任冉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问齐白:“五符宗的那个少主今年多大了?”

    齐白敲着脑袋想了一回,有些不大确定:“似乎正好二十?”

    任冉询问:“你说他会不会参加?”

    “应该不会,他已经是结丹期的修士了,一下场就意味着碾压全部,五符宗的脸皮应该厚不到这个程度才是。倒是任友壤一定会参加。”

    齐白敲着桌子说。

    任冉嫌弃地一皱眉:“怎么,在五符宗他还是个人物不成?”

    “就算不是个人物,单为恶心我们天剑门,五符宗也非派他不可。”

    齐白撇嘴:“何况这人虽说人品不如何,资质却是没说的。你想必不知道,他是四灵根的天赋,五行仅仅缺土——也是因为这个他才叫任友壤的,缺什么补什么吧。灵根这种东西,在我们天剑门没有什么显而易见的好处,在五符宗这些五行门派却至关重要,我估计,这也是当初他为什么非要拜到五符宗门下的原因所在。”

    “可不是说剑修才是修仙者当中最顶尖的么?”

    任冉忍不住问,自入门以来,她听到的最多的言论就是这个了,因此一直不理解任友壤犯什么抽,好好有前途的剑仙不做,非改投别派。

    齐白点头:“诚然。”

    “但剑修也是最难修的,非心性坚定者,很难有什么大的做为。再说,其它流派也有其它流派的长处,总之各有千秋吧,否则这世界早成剑修的世界了,哪还有其它流派什么事。”

    齐白解释给任冉听。

    任冉有些儿明白了,点点头。

    “我这次来的意思呢……”

    齐白的眼睛眯了眯,露出些不怀好意的光芒来:“你好好准备准备,有条件的话,这一次我们可以考虑将所有人都吃下!”

    “嘶——”

    任冉抽了口凉气,她的理想只是力争上游而已,齐白的这个打算……明显更是振奋人心啊!

    任冉眼睛亮了亮:“这么有把握?”

    “本来嘛,是没有的。”

    齐白坦然道:“但是有了你,这一切就有可能了。”

    剑修个体战力虽然强悍,在协作方面却一向不擅长,因为每一剑威力都颇大,灵力消耗也快,但有了任冉阵法的配合之后,他们可以最大限度的扬长避短。

    一起出去历练过几次,如今他对于任冉的阵法手段可以说已然首肯心折!

    他甚至有一个想法,他们天剑门的剑修如果能配上合适的阵法,整个门派的实力都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提高。只可惜,他们天剑门目前并没有这样一个精通阵法的高阶修士。

    从这个角度上讲,任冉的发展前景也很堪忧。

    基础阵法、禁制方面,各个门派都很齐全,因此一时间还不会出现没有东西可以给任冉去学这种情况,可等任冉到了一定境界之后,门里现存的那些阵法禁制定然是不够她学的,做为一个剑修门派,想当然耳,他们在这方面的储备绝比不上那些精通阵法、禁制的门派。

    说不得到时候得为她去抢点儿了,齐白又敲了敲桌子。

    接下来两人将一些细节讨论了一下,而后齐白又留下了一些比较珍稀的材料,和一些中品灵石。

    材料嘛,自然是用来炼制布阵材料的,灵石则作为届时启动阵法的能源。

    要想玩把大的,他们这个境界常用的下品灵石未免有些不够看,中品灵石才能更好地让阵法运转起来。

    而后几人不断地碰头,完善战术。

    至于任天行,他是不会管这个的。

    作为师傅,他只会在心*法方面对他们加以指点,又或心境修为方面给以释疑;作为门主,他只会加以勉励又或者奖励。

    真正动手的事,只能靠他们自己。

    因有齐白等在,任颖小姑娘也算配合。

    这其实又是任颖的另一个好处了,她的大局观还是很好的,在一致对外的时候,她绝不肯窝里反。

    没几日,比试的日子到了,任天行和任三长老一起带他们上路,同行的除了几个结丹期的前辈外,还有鸟妈——因为担心鸟妈的安危,这几年任冉和任歌出门历练的时候都没有带它,难得这次有门主压阵,任冉自然不想错过,要带鸟妈一起出来散散心。

    更深远一点的意思是,任冉想借这个机会让鸟妈在众人面前亮亮相,模糊一下鸟妈的归属权,这样以后他们再出去历练就可以带着鸟妈啦,妄图打劫者,须得掂量一下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住天剑门的怒气。

    狐假虎威什么的,这事做得好就叫我上头有人。

    这次的比试放在一个陈姓的修真家族。

    虽说这只是一个修真家族,经过几千年的经营,其规模也不比天剑门小多少,大大小小足占了七八座山头。又由于修真家族的凝聚力还远在门派之上,其在东天界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

    不说别的,单说能够举办如此大规模的比试,便可知道,这陈家的底蕴是不容小觑的。

    任冉他们到的时候,陈家已经熙熙攘攘的了。

    因来的是天剑门,陈家族长亲自出迎,一眼扫到任冉他们几个,陈族长不忙跟任天行寒暄,先把几个小辈狠夸了一下,又指着任歌啧啧赞道:“这便是你那纯阴剑体的弟子了吧?只是将要筑基便有如此异象,当真后生可畏。”

    任天行谦道:“小徒剑心未定,尚不能自如掌控自身的剑气,让陈老见笑了。”

    这说法跟之前跟她说的又不一样,任冉心中嘀咕,任天行这话八成是在谦虚,可也一定是确有其事,那么这剑心到底是指什么?

    又怎么样才能锤炼剑心,让剑心定住呢?

    或者这也是如同心境一样虚无缥缈的玩意儿,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任冉关切地看了任歌一眼。

    此刻他与他们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这让她有些不大适应。

    习惯总有个人牵着她了。

    尤其是这种出门在外的时候,任歌不在她伸手可及的的地方,总让她觉得像心里缺了一块似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