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歌没能及时赶到阵群当中,是因为他又遇到了一只妖兽。

    说来奇怪,壶中界里的妖兽其实并不多,四阶的妖兽更为稀少,却一连被任歌碰到了两个,眼前的这只还是六品四阶巅峰的无足绿蛟,比之前的王兽品阶还高,境界也更高。

    无足绿蛟一旦成年之后就是六品,眼前的这一只明显尚未成年,但这点并不影响它天生的感知,隔了很远它就感觉到了自己同类血液的味道。

    这种味道虽然因为年久已经变淡,但因为尚未被完全吸收而客观存在。更让这只尚未成年的无足绿蛟蠢蠢欲动的是,它在血的味道里嗅出了王的气息,又或者说龙的气息,乃是无足绿蛟王所特有的龙气。

    若是能将这血液吸收消化,也许它也能成为无足绿蛟王——基于这样的野心,它义无反顾地挡在了任歌的面前。

    论速度,无足绿蛟当真不输任歌。

    论境界,无足绿蛟足足高了任歌一整个境界,从凝脉后期大圆满到四阶巅峰,这中间一点儿水份都没有。

    论肉丨体强度,浑身覆满鳞片的无足绿蛟比之任歌还要强韧。

    无足绿蛟心中得意异常,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它都稳稳压住了任歌一头,因此其它修士唯恐避之不及的任歌,竟就这样生生地被它拖住了。

    任歌双唇紧抿,心中一时恼怒至极。

    此刻距离烟花升空已经有了一会儿了,齐白他们只怕已经进了阵群。

    任歌的眼神暗了暗,他深吸一口气,既然它执意要阻挡他,那么就让他解决了它之后再过去吧。

    君临霍然出现在手中,隐隐嗡鸣,锐气尽显,任歌运足了灵力,输进其中,接着狠狠一剑挥出。

    因为之前外泄的剑气已经得到过宣泄,此刻这一剑声势并不如之前宏大,但并不是说这一剑就比之前那剑弱了,相反,这一剑更为凝练稳重,原本粗糙的剑意也已然定型,非物非兽,只是一股逼人的寒气,如同剑尖上又长出来一截剑一般,简单,直接,却凌厉无比。

    只是,鳞片的防御又非皮毛可比拟的,更别说这只无足绿蛟已然达到了四阶巅峰,距离五阶结出内丹也只差那么一丝丝而已。

    这种修为上的硬差距实在太大,尽管任歌对于剑的领悟已然超越同境界修士很多很多,却还是不足以给无足绿蛟造成多大的伤害。

    而无足绿蛟也不是站着不动的靶子,任歌一剑既出,暂时不及变招,它的尾巴趁机狠狠地抽了过去。

    任歌及时地拍出一张防御符篆,激起的防护罩也只稍稍挡了那么一息而已,随后就被蛇尾抽飞。

    这是四阶巅峰妖兽的全力一击,饶是任歌体气双修,这一下也被抽得不轻。

    左臂上的衣服已然被抽裂开来,一道麻花般的伤痕渗出了颗颗血迹,任歌略一皱眉,看也不看伤处一眼,缓缓举剑,又是一挥。

    似乎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一剑,却凝聚了他全身的力气,直截了当,没有任何花哨,无声无息地无足绿蛟劈去。

    这一次,无足绿蛟还是没有受很重的伤,并同样地又还了任歌一击,任歌再次被抽飞了出去。

    任歌无声地从地上起来,不发一语,再次举剑。

    接下来还是这样……

    没有任何花巧,面对眼前的敌人,只有举剑而已。

    这只四阶巅峰的无足绿蛟明明有着碾压任歌的实力,不知不觉间,却被任歌引导着将这场战斗发展成了一种最直接的博弈,以伤换伤,以命换命。

    已经算不清这是任歌第多少次举剑,此刻的人哥与无足绿蛟一般,都是满身血迹。

    无足绿蛟身上的血迹多是任歌的,只有一道微微裂开的伤口边的血属于自己。任歌身上的血却都是自己的,甚至他连眼前都只是一片血色,行动也迟缓了很多,但他心中并没有任何迟疑,他始终记得有一个人正在等着他,而要想见到那个人,他就必须干掉眼前这只妖兽!

    无足绿蛟的情况其实比任歌好很多,可是它却觉得自己有些害怕了,甚至有点后悔招惹这样一个怪物般的人类修士。

    最重要的是,它觉得自己已经疲软了,一击比一击要弱,而眼前这个人类修士却始终保持着一剑比一剑强的趋势,那剑还每次都狠准地斩在同一处,让他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那一处被越斩越深,伤势越来越重。

    无足绿蛟觉得自己简直有些发疯,他完全想不出,一个人如何才能做到这样一再地增强自己的气势,尤其是,他看上去早就油枯灯尽。

    只是这时候让它放弃,却又心中不甘,毕竟,眼前这人身上由着它梦寐以求的东西,且眼前这人看上去真的随时都能倒下。

    其实不独无足绿蛟想不出,几乎所有围观的大能都想不出,是什么支撑这这个少年不倒下,他们甚至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只想这个骄傲的少年赶紧被壶灵送出来,而后安心休养。

    唯独任三长老和任天行的眼睛越来越亮,特别是任三长老,他当初就是被任歌的那种气势所吸引住的,今日一看,任歌的傲气非但没有任何消散,反而更胜往昔。

    这是一把已然出鞘的剑,只会越磨越亮。

    任三长老心中激动不已,他征询地看向任天行,示意要不要知会陈家族长,通知壶灵将任歌送出来。

    固然,他是最看好任歌的那个,却也是最心疼任歌的那个。

    任天行踌躇再三,还是摇了摇头,既是壶灵没有把他送出来,这就说明他还没有达到极限。

    何况任歌还有一个底牌,他随时可以突破!

    眼前的无足绿蛟对于他的攻击,说是一种伤害,何尝又不是一种激励?

    要想让弟子成长,有时候必须舍得!

    这边任歌这里如何一次次顽强地起身挥剑,无足绿蛟如何的心生悔意,围观的大能又是如何动容,那边的任冉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所以她现在还能理智的思考分析问题。

    她第一时间将怀疑的视线投向了那几个被她做了记号的人,尤其是,任友壤。

    下意识地,任冉并没有通过手中的镜面观察他们,而是自己运足了目力看过去。

    现在已经不是最早先那种对于双眼的自发应用了,而是一个有根有据的技能运用,叫做凤凰真眼。

    任冉并不知道凤凰真眼本身是何等犀利的一个技能,她只知道,凤凰真眼运作之下,他能比以往能看得更远,也更加清晰,一些镜子所反映不出来的问题,统统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细究起来,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玩意儿,只是一种胶质的球体,任冉不仅见过,还吃了一个,味道相当不错,金线因此成长了不少。

    而正是这些球体,被任友壤那行人无声无息地释放了出来,而后侵入了其它人的身体,立刻那个人就会出现眩晕的状态,而后就被壶灵送出壶中界了。

    任冉怀疑那些人是看不到这种胶质球体的,因为她感到有个人曾感应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只是眼中还是一片茫然,下一刻胶质球体侵入了他的身体,他就开始眩晕。

    只是为什么这些胶质球体一进入人体那人就会眩晕,壶灵又出于怎样一种判断才将之送了出去,这些任冉都分析不出来。

    不过金线极爱这些胶质球体,那么这些胶质球体应该就是神识方面的东西才是。

    用神识方面的东西去偷袭别人,虽然极易得手,但单单说只是为了比试的胜利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神识攻击,别人看不见,阴谋。

    任冉将这三点揉到了一起,突然眼睛一亮,瞬间想明白了五符宗拿任友壤与齐白打赌的真正目的。他们的目的其实并不在于输赢,更不是为了赌注,他们想要的仅仅是封住齐白的真实之眼而已。

    任冉估计,齐白的真实之眼只怕是与自己的凤凰真眼一般,是能看破那种胶质球体的。

    他们要的是,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将这些胶质球体送入了别人体内。

    因为他们的比试是通过水幕传出影像给那些大能看的,那是一种极具修士特色的应用,对于这种神识方面的的东西自然是无法反馈出来,只要动作稍微自然隐蔽一些,观看的那些大能就不会注意到他们曾经偷偷摸摸释放出这样一种胶质球体。

    从某种程度上讲,她的这个阵群造成的混乱还给他们帮了一个大忙。

    任冉甚至猜测,就算水幕能反馈出来那种胶质球体,壶灵也会将之抹去,毕竟这是壶灵的地盘。

    总之归结起来就是这样三点:神识攻击,不使人知,蓄谋已久的阴谋。

    神识……阴谋!

    任冉突然有种大胆的猜想,其实这场比试根本就是个幌子,五符宗以及陈家、白家等那些人的目的就是利用这场比试将这些胶质球体送进各门各派包括一些精英散修的身体里去。

    而他们这样费尽心机将这个东西送进别人身体里去究竟有什么好处呢?

    任冉有些不大敢相信地想到了那两个字:控制!

    他们意图控制东天界所有这个境界的精英!

    任歌迟迟不出现,不是其实早就被他们这样暗算了吧?

    这么一想,任冉顿时不再平静,她一按眉心,催出本就跃跃欲试的金线,指使它向那些可能持有胶质球体的人而去,同时急切地通知齐白他们集合起来,一起挨个往那几个方向去收拾那些人。

    至于其他人,至于这场比试,她已经完全顾不得了。

    这一刻她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将这几个人轰出壶中界,好让她安心地去确定任歌的去向。

    如果任歌真的被他们控制住了的话……她的金线应该是能够反向解除这些控制的吧?

    任冉有些不确定的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