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门主。”

    封城隔了老远就向任天行招呼,语气中亲热至极,似乎识种的事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任天行微笑点头,也绝口不提往事,回以招呼:“封宗主。”

    封满跟着在封城身后行礼道:“晚辈见过任门主前辈。”

    又说:“任冉妹妹好久不见。”

    任冉瞬间一滞。

    妹妹什么的,真是够了!

    难道这就是封满对于她那个“大叔”称呼的还击吗?

    果然把她给恶心到了!

    无论如何,她坚决不能承认这个称呼!

    任冉眨了眨眼睛,也在鸟妈身上对封城行了礼,道:“任冉见过封宗主前辈,封大叔前辈。”

    “哎,你是任门主的嫡传弟子,阿满是我儿子,你们乃是平辈的嘛。阿满叫你妹妹,你就该叫阿满哥哥才是,你这么叫可把阿满叫老啰。”

    封城笑眯眯地给自己儿子找台阶。

    任冉委屈地看向任天行:“师尊,我真的叫错了吗?”

    任天行微笑捋须:“从为师这里讲阿满的确算是和你平辈,但阿满已是结丹期的修士,你尊敬他一些,把他唤作前辈也是应该的。”

    任冉无辜地又看向封城,只差对封城说:你看,我师尊都这么说了,你还想怎么样。

    封城笑嘻嘻地,也不着恼,道:“那便等以后你结丹了再改口吧,等你结丹了,阿满应该尚未成婴才是。”

    “哦。”

    任冉也懒得跟他计较,“大叔”这个梗,用两次就够了,再多就产生抗药性了,何况封满此人,脸皮比她想象的还要厚,无论如何都不动声色,她难道要去跟他比脸皮?

    只是她心中忍不住一阵阵疑云飘过。

    自己故意恶心封满,把他叫老了,封满会纠结,这可以理解,可封城为什么也这么在意呢,一而再地为他正名,甚至连结丹以后的事都提出来了。

    他们这样的的老狐狸有必要在这么小的事情上跟她一个小孩子较真吗?

    任冉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对劲,却想不出到底会是什么原因。

    这时候任天行与封城寒暄完毕已经在前面继续前行了,两个大能比肩向前,并不需要借助任何灵器又或法宝,虚空而立,恍如腾云驾雾一般。封满相当自然地催动自己的灵兽飞到了任冉一旁,先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而后温声问她:“衍金合用吗?”

    那种被狼盯着的感觉又来了!

    任冉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应付道:“还可以啦。”

    实际上因为自己用之前的那把弓用惯了,又因为对于五符宗送出的东西心中存有疑虑,那把衍金她还没开始炼化。

    普通灵器随便就可以使用,法宝级别的灵器却必须炼化了才能十足十地发挥其作用,而且,仅仅筑基的她,还不能完美控制一件五品巅峰将近六品的法宝,因此一直以来,那把衍金都被她扔在空间里睡大觉。

    任冉突然心中一动,他这个时候提衍金,莫非还是冲自己那把弓来的?

    列强亡我中华之心不死啊!

    任冉挑眉:“你不是为我那把弓来的吧?那场比试虽说最后没有具体排出名次,但任友壤被齐大哥送出了壶中界,这是不争的事实,应该算是我们天剑门赢了才是,我的弓还应为我自己所有。”

    “是那样没错。”

    封满云淡风轻地笑,丝毫不辩解,一抹手指,手上多了镯子:“所以用这个跟你换如何?”

    又是一件五品的法宝,五符宗很土豪嘛。

    任冉眉一挑:“实在对不住了,回去之后师尊帮我把那把弓重新炼制了一下,现在就算你要分离也分离不出来了。”

    “这样啊。”

    封满微显失望,片刻后又是一笑,将镯子收了起来:“那便没有办法了。如果以后你能再得到通天藤,能给我留下吗,我还用这只银环跟你换。”

    任冉虚虚地笑笑:“通天藤如此珍稀,岂会一次两次都被我得到?”

    “这很难说。”

    封满温和但认真地反驳说:“虽说人常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但在我看来,天地气运总是集中在那有限几个人身上的,你既有此福缘得遇它一次,很可能再会遇到它。”

    不用遇到,现在咱空间里就种着呢。

    任冉暗道,一时间倒对封满提出的气运之说产生了兴趣,一直以来,她听说过天赋、根骨、福缘、心性,还真没听说过气运。

    又或者是跟福缘一个概念的东西?

    任冉并不惮于向敌人请教问题,嗯,最好把敌人会的都学了来,这样敌人在自己面前就再也没有秘密啦!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反正是能知道点就知道点的好,因此任冉问封满:“气运是什么?”

    封满微微一笑,洒然道:“气运者,无迹无形,无法无天,存在于这天地之间,却不可捉摸,系为上古初始开辟鸿蒙之时散逸在人间的一种缘法。后天地始成,世界划分,这气运又被拘在各个世界当中,为一些人所得。得磅礴之气运者,可统领一界;得清奇之气运者,则天赋异禀;得雄浑之气运者,心性坚韧……诸如此类。然未必一人只得一种气运,万千气运集于一身也是有的。又有一种,两个集大气运于一身的人,相互扶持,也可互补不足,相得益彰,颇有珠联璧合之美。”

    似乎……跟天一大能所说的福缘也没什么区别嘛。

    任冉心中腹诽,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点头对封满致谢:“受教了。”

    封满瞟了她一眼,看她小嘴抿得紧紧的,似乎再没有说话的意图,双眉微不可见地一蹙,却并没有说什么,也自沉默起来。

    一会儿到了地头,映入任冉眼帘的是一艘极大的船,宝光灼灼,禁制闪耀,赫然是一种中型接近大型的运输类灵器,集攻击、防御、载货运人于一体,用来界与界之间长途穿梭行商再合适不过,只是其奢华由不得人不惊叹。

    至少据任冉所知,天剑门目前并没有这么大一个家伙,自然这跟天剑门并不跨界行商也有关系。

    船身上还有极醒目的四个大字,玄海迷航。

    字身上,一股苍然浩瀚的气息迎面而来,任冉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有点儿发晕。

    封满在一旁款声提醒他:“这字上有大能提款时留下的笔墨意境,你还是莫要多看的好,免得为其所影响,道心产生破绽。”

    任冉点头道谢,心中惊诧更深,不由咋舌这家拍卖行好大的手笔。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能以化神期大神为主要客人的,自家没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贵客上门,还请入内一叙。”

    一道柔和的女音从玄海迷航内部穿出来,任天行对封城微微一笑:“封宗主先请?”

    “不不不不,还是任门主先请。”

    封城推辞道。

    任天行不再跟他谦让,一手牵了任冉,一袖拢了鸟妈,身形动也不动,这就到了玄海迷航的航字处。

    “任门主好眼力。”

    女音柔柔,航字霍然淡去,露出入口来,一个广袖流仙,容色极好的女修在入口处盈盈作礼:“怜寇见过任门主,预祝任门主此番能够满载而归。”

    任天行颔首:“好说,你们流云阁在诸界都是有口皆碑的,相信我定然能够不虚此行。”

    怜寇微微一笑,伸手礼让:“请。”

    说着兀自陪任天行进去了,却将五符宗的父子二人冷落在了那里。

    做生意的不是应该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吗?

    怎么在对待他们天剑门和五符宗这件事上如此明显的厚此薄彼?

    任冉心中各种不解,虽然他们心知肚明五符宗可以算是一个反派,但滥用识种的事总不至于连这种过路做生意的都知道了才是。

    再说句不恰当的话,她只是路过来卖东西的,根本无需去管客人品质的问题,就算知道了一般也会当作不知道吧。

    等怜寇将他们送入包间,告辞之后,任冉疑惑地开了口。

    任天行一挥袖将鸟妈放了出来,自己坐下,又招呼任冉坐下,慢条斯理地问她:“你知道拍卖是怎样进行的吗?”

    任冉点头:“知道啊。”

    就不说前世的经验了,便是这一世她也曾逛过坊市,见识过拍卖,只是不如这次档次高就是了。

    而经任天行这么一点,任冉瞬间就想通了,拍卖么,最重要的是竞争,如果买的人一团和气,相互礼让,这举办拍卖的人又有什么赚头。

    思及此,任冉不由赞叹,怜寇这一手玩得极是漂亮。

    借着抬高他们天剑门来踩五符宗,固然她本身也要承担一部分五符宗的怨气,可更大的怨气却要天剑门来承受,作为被比较的对象,就算自己什么都没做,往往也不得不承受别人的怨怼。这个道理说白了就像他们小时候痛恨“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事实上别人家的孩子何其无辜!

    不过明明他们跟五符宗的人是一起来的,看上去又并没有多么不睦,那怜寇竟然就这么当场下五符宗的面子,试图因此挑起五符宗对他们对天剑门的不忿,可见她之前是下了不少功夫的,五符宗那档子事,就算知道得并不那么清楚,也该大致有数了。

    不过封城不至于被怜寇气到糊涂了吧,大家都是老狐狸,他们之间的矛盾怎么说都是东天界的内部矛盾,没道理让流云阁渔翁得利了才是。

    任冉猜,怜寇的打算多半还是要落空的,因此她安安心心地等待好戏上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