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趁任歌醒之前呢,我们来把你的阵法知识加强一下。”

    万略看了任冉一眼,先给出了一大堆的丹药,又堆出了一地的玉简,没有给任冉任何拒绝的余地。

    可她为什么要拒绝呢,这些日子来因为一直忧心任歌,她的伤始终没有起色,此刻有灵丹妙药在,她当然要先治好为要。

    再有这些阵法知识,莫说她本身就感兴趣,为了自己能多一点自保的资本,她也是要学的。没准现在学的这些,日后还可以用到他的身上,却不知那时他会是什么表情。

    任冉挑挑眉,毫不客气地将所有丹药和玉简都搂了过来。

    实话实说,齐白他们的境遇与任歌此刻的状况,让她对于万的观感糟到了极致,实在是此刻不便翻脸,否则她早发飙了。

    而任歌醒后,他们是敌是友,现在还未可知,在那之前,尽量充实自己还是很有必要的。

    “妖族的阵法呢,和人族的不太一样,妖族阵法更倾向于神识控制……”

    万讲得洋洋洒洒,任冉听得认认真真。

    有名师就是不一样,很快,任冉就对妖族的阵法有了大致的理解。

    人妖两族的阵法,从本质上讲还是一样的,只是使用方式上略有区别,简单一点来比喻,那就是,人类修士的阵法是手控的,妖族的阵法是遥控的。

    就像她,一般都会用一面镜子将所有的阵法材料都联系起来,而后通过镜子来控制阵法的变幻。而妖族,阵法只在心中,用神识与阵发材料接触就可以直接引发阵法的变化。

    手控有受控的好处,遥控有遥控的长处,因此也不能断定到底谁高谁下,而经过了万的指点之后,手控的阵法,某些地方用神识来遥控,还是有些立竿见影的效果的,而妖族的一些阵法,手动控制起来则更为准确精细。

    这与任冉本身的神识不够灵活也有关,她毕竟生活在人类修士当中,更熟悉的是各种灵力的运用,而不是神识,因此用神识控制时,速度方面没有问题,在精准方面却多有不足。

    任冉推测,境界提高之后,阵法会更加复杂,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得同时借助手控与遥控这两者方式,区别只是,人类更多利用的还是手控式,神识控制只是辅助,妖族则相反罢了。

    任冉日日去观察任歌与剑魂之皇的融合进度,也按时按万的指导服用那些丹药,剩下的就是在万的指点下锻炼神识,熟悉妖族阵法。有人族阵法为底子,触类旁通之下,万手上的那些阵法禁制很快被她吃了个通透,她又开始试着融合这些阵法,师夷长技,取长补短,拿来主义,这一切对她来说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不得不说,万拿出手的丹药都是极好的,品阶等级都不同寻常,又是对症下药,这些适合妖族服用的丹药,对任冉来说也是疗效极佳,过了一段日子,任冉的内伤终于痊愈,这时候,任歌也完成了跟剑魂之皇的融合。

    这种融合,并没有带给他修为上的飞跃,只是将无数的剑式剑意融入了任歌的识海当中,又无比壮大了他的神魂,这使得他整个人的气势更上了一个台阶。从前他一旦战斗起来,任冉就总会觉得他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如今他只往那儿一站,任冉便觉得已经是一把出鞘的宝剑了,一旦体内灵力流转,便如宝光乍现,散发出森然凌厉的剑气,使人轻易不敢靠近。

    不管怎样也好,他都是她的哥哥,任冉瘪了瘪嘴,终是没忍住眼泪,带着一张哭花了的小脸,一头扎进了任歌的怀里。

    任歌慢慢地从那种迷蒙的状态中醒过神来,一把将将任冉紧紧搂住,又怕把她勒坏了,双臂无措地调节着力度,口中不断喃喃:“冉儿,我没事,冉儿……”

    鸟妈无声地靠了过来,两片宽大的翅膀,轻轻一拢,将两小拢了起来。

    万兀自一人在旁边点评:“剑魂之皇虽然已经融合了,但还需要沉淀,沉淀了之后才不会出现现在这种锐利张扬之意,达到返璞归真,自然而然。另外,这阴煞之地阴气也有影响,到底使得剑气太过阴冷,不够中正平和,有失剑道大气。有可能的话,以后还要在融合一个阳魂方好。”

    任冉听了这话,不由心中嘀咕,任歌是纯阴剑体,按说与阴属性再契合不过,融合阳魂,真的没有问题么?

    不过也难说,光与暗,阴与阳,虽然是一种对立的存在,二者却并非不可共存。

    又有,阴极阳生,阳极阴生,物极必反这样的天地之道,由阴转阳,也不是不可能。

    具体应该如何呢?

    任冉心中没有定论,因为这切实关系到任歌的以后,她也顾不得跟万怄气,忙从鸟妈的翅膀下面探出头去,拿这些话问万。

    万一下子高兴了起来,丝毫也不藏私,将他自己一些经年累月方才形成的见解说了出来,最后他总结道:“最简单的是融合一个阳魂,达到阴阳平和。自然,这需要小心操控,以达到一个危险的平衡。这种平衡虽说危险,威力却是极大,可以说一日千里也不为过。但能以自己的实力冲破阴极限制,那要算是一种突破了,短期内决计达不到,而一旦达到了,必然一鸣惊人,睥睨天下!”

    任冉比较了一番,觉得还是让任歌自己成长的好,借助外力,虽说不是不可以,但终究凭借自身来突破,才是正道。

    最重要的是,融合一个阳魂,这样的话说来容易,可真当阳魂是好得的?

    阴火阳魂,火属阳,魂生阴,单是这名字就标属了这二者本身的阴阳相悖,注定了它们是世间最难得的几种东西之一。

    再细究起来,他们本身也属于阴极生阳,阳极生阴的那么一种存在,既然它们可以存在,任歌又为什么不能靠自己做到阴极生阳!

    此刻,一家既已团聚,任歌以后的方向也有了着落,任冉他们便开始商讨起离开空间的办法。

    万傻眼了:“你们这就要走,岂不是过河拆桥?”

    任冉莫名其妙:“过什么河,拆什么桥?”

    “剑皇冢,你忘了吗?”

    万委屈地提醒任冉。

    “你是说那个……”

    任冉作恍然状,随及又不解道:“可剑皇冢是万剑冢里面的,万剑冢属于天剑门,我没必要吃里扒外帮你吧。便是我哥融合的剑魂之皇也是这万剑冢中的剑魂阴煞凝结而成的,本就该属于我们天剑门的东西,现在只算物归原主而已,又何来的过河拆桥之说?”

    “你……”

    万恨得牙痒痒的,却无法在任冉地话中挑出一丝破绽,末了只憋出了这么一句:“你口口声声‘我们天剑门’,须知,你跟我才是‘我们’。”

    说到这里,他总算又想起来了:“再说,这万剑冢——其实也未必就是万剑冢,它只是一个飘荡在世界之间的中转空间,恰巧为天剑门所用罢了,根本不属于任何人,那剑魂之皇又是我用秘法造就的,怎么就能算是物归原主了。”

    原来是这样吗,怪不得师尊也拿万剑冢没办法。

    任冉心中默默点头,倒没有怀疑万说这话是在诳她。

    相处了这些日子,她也算看出来了,万并不能算是坏人,对于她这样的同族还是很肯照顾的,仅仅有些随心所欲罢了,像是个被惯坏了的二代,又因为本身属于妖族,对待人族自然要喊打喊杀的。

    真正算起来,他的属性还有些逗比,丝毫没有身为大妖的自觉。

    就像现在,他对他们露出这种委屈不忿的表情……任冉忍不住在心里抹了把脸,要知道这厮已经是大妖了啊,都不知道活了几千几万甚至几亿年了,只怕师尊在他面前都是晚辈,他却相当自然地在他们这些小朋友面前撒娇撒痴。

    除了醉了,她也不能说什么了!

    不过就此去探剑皇冢,任冉还是不愿,不管这万剑冢究竟是怎么样一种存在,目前它被天剑门当成了私产,这一点是无疑的。

    无论如何,她也不能拆自家门派的台。

    再者,经过万这些日子的教导,她隐隐已经有些猜出剑皇冢中必有大量危险的阵法与禁制存在,一个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任歌此行已是收获颇丰,就算剑皇冢中有什么好东西,也没必要去冒险,该当给后辈留下才是。

    涸泽而渔并不可取,持续发展才是一个门派的应有路径。

    任冉试图委婉地与万商议出另一个合适的解决的办法,天上却突然传来一阵滚雷般的闷响,紧接着就是地动山摇。

    以他们此刻的修为,自不会有人惊惧,甚至这地动都不能让他们身形摇晃,可任歌还是下意识地搂住了任冉,鸟妈干脆翅膀一挥,把他们扔到了自己的背上,接着冲天一昂首,双翅微震,竟是直接穿过了万布下的幻阵,到了半空之中。

    任冉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鸟妈刚才那是瞬移?

    牛气大发了啊!

    这让她不由畅想起来,是否自己到了结丹期,也能耍一手这么漂亮的瞬移。

    不过将瞬移用在这个地方还是浪费了些,当用在千钧一发,生死时速那一刻才是。

    可想而知,瞬移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轻易浪费不得!

    又或者,刚才就已经是千钧一发?

    任冉若有所悟地向下看去,却见大地震颤,剑冢上插的断剑纷纷哀鸣不已,个别坟包已然炸裂开来,而自己之前置身的那处,因为被万布置了阵法,灵力流动本就异于别处,现下已然炸了个一塌糊涂,零落的棺材残片,碎剑,还有大量的泥土不断地被气流冲上半空又落下去。

    任冉不意情况竟是这般严重,不由怔住了,脱口问道:“万呢?”

    “我在这里。”

    一声气若游丝的应答从脚下传来,任冉勾头去看,却见一团乱七八糟的丝藤缠住了鸟妈的一条腿,藤上星星点点的开着一朵又一朵的小白花。

    任冉愣了片刻,才想起来,这应该就是万的原型,他应该是在最后一刻缠到了鸟妈腿上,这才被鸟妈带了上来。

    而这种原型……任冉在心中抹了把脸,其实万不是万,而是莬吧!

    莬丝子什么的,怪不得人形这么弱柳扶风。

    又怪不得,之前他以那么匪夷所思得方式抽取灵植的生命力。

    “能下去吗?”

    莬虚弱地问。

    “这儿更安全啊。”

    任冉不解地说,地动远没结束,此刻下去,说不定就被那个爆炸波及到了,殊为不智。

    “我想下去。”

    莬虚弱地坚持。

    任冉想了一下,终于点头同意了,告诉鸟妈找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落了下来。

    双脚及地,万重新化作人形,精气神顿时来了:“这小小的地动,没必要躲那么高嘛。”

    任冉默默看他,突然问:“是不是所有植物类的妖族都恐高?”

    “高有什么好怕的!”

    莬不屑地撇嘴。

    任冉不说话,仍旧那么默默地看他。

    莬心虚了,他摸了摸鼻子,辩解道:“我们的确不怕高,只是在原型的时候,身体四周没有土,多少会有些不安罢了。”

    任冉懂了,原来真不是恐高,是恐没土。

    任歌一直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这时候说了一句话:“若是这地动始终不停止的话,这些剑冢迟早都会爆开。”

    任冉一听这话表情顿时严峻起来,她可是记得的,略大一点的剑冢之中就有剑魂存在,还是那种杀之不死的,真要对上了,一个还好说,一下子碰到几只的话,当真不好对付。

    而这剑冢何止千万,届时躲到了天上也没有用,要知道,御剑飞行,可是剑修的最基本技能,想来这些剑魂并不陌生。

    “只能离开这里了!”

    任冉沉着地说,理所当然地看向莬。

    莬挥了挥扇子:“别看我,穿界丹是不能在空间有动荡的时候用的,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

    任冉只好动手搜寻虫子。

    自己身上、储物袋中、鸟妈身上、任歌身上,任冉到处都搜遍了,始终不见虫子的踪影。

    在这个中转空间里,自己的空间是无法开启的,所以虫子应该不是躲在了自己空间当中,那么,虫子哪里去了?

    想起之前所在地方的爆炸,任冉瞬间白了脸,它不是在那里被炸死了吧!

    “我们回去找虫子。”

    任冉毫不犹豫地做下了这个决定。

    虫祖藏不下去了,他不好意思地从莬的头发里爬了出来,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

    任冉的脸瞬间又黑子。

    “肚子里没地方了,之前进来的法子用不了了。”

    虫祖羞羞答答地爬到地上啃出了这么一行字。

    任冉这会儿算是明白了,它为什么要躲着自己,也明白了,它当初使以什么方式让他们进到这万剑冢中来的。

    原来它是利用了自己的吃货属性,将一片空间给吞食了,从而造成了空间空洞,让他们得以穿行。

    而空间之力,远凌驾于五行之力之上,只怕相当不好消化,短期内它绝做不到第二次,又怕他们逼迫于它,只好避而不见。

    “就算你帮不上忙,那也不用躲着我们好吗,我们会担心的。”

    任冉好笑又无奈地对虫祖说,并安慰它:“你能帮我们进来已经帮了我们很大忙了,我们又怎么肯为这个逼你。”

    听了任冉的话,虫祖对于自己的小人之心,不由感到惭愧,而任冉话里的关心,不由又让它感到欣慰。

    自古忘恩负义者多,涌泉相报者少,便是灵兽一般都要被修士各种压榨,而它这样一只连灵兽都算不上的虫子却得到了这样的理解与善待,虫祖自觉自己撞了大运。

    虽然它其实觉得任冉是有点儿傻的,但这种傻如果是用在自己身上的话,真是说不出的舒心!

    虫祖扭扭捏捏地再次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表示感谢。

    莬好奇地地开了口:“这到底是什么虫子?”

    终他这一生也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种虫子,非但这般通人性,还能助人穿越空间。

    “爷是万虫之祖。”

    虫子总算得了个可以介绍自己的机会,无比炫酷地在地上啃出了这么一行字。

    莬眨了眨眼睛,问任冉:“万虫之祖,是个什么东西?”

    任冉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他几岁,她才几岁?

    这种修仙界的辛秘,她怎么会知道。

    “向东。”

    一直默不出声的任歌,又一次开了口。

    “好!”

    任冉瞬间不再理莬,不假思索地回答他。

    任歌眼睛闪了闪,抿嘴一笑。

    他知道任冉不敢摸虫子,先蹲下身去让虫子爬到自己手上,而后将它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这才去牵住任冉的小手,牵着她向东走去。

    莬不解了,他闷闷地跟在后头,问任冉:“你知道他向东要干什么吗,就跟着他向东走。”

    “我不知道,但他这么说肯定会有原因哒,所以跟着走就是。至于干什么,等到了不就知道了。”任冉理所当然道。

    任歌的眼睛又闪了闪,他慢慢地说:“剑魂之皇告诉我,要想离开这里,就向东走。”

    莬摸了回下巴,眼睛突然一亮:“若是我记得没错的话,剑皇冢就在东边。”

    意思是,最后他们还是要去剑皇冢?

    不过,看此刻这个样子,万剑冢未必还能存在下去,那么他们是否取去剑皇冢中最重要的东西也无关紧要了。

    任冉无奈地想。

    东行途中,地动一直没用停止,结合前几次地动的情况,任冉猜想,是不是此刻正有两个世界在相互靠近,而万剑冢作为一个会移动的中转空间,正好被夹在这两个世界当中,同时遭到了两个世界的碰撞。

    如果这两个世界势必要挤到一起的话,万剑冢要么在他们彻底合并之前脱离这里,要么成为他们合并的牺牲品。

    可万剑冢真能在两个世界合并之前脱离这里么?

    任冉不禁忧心忡忡,尤其是,一想到这两个即将合并的世界里有一个必然是东天界,任冉越发的揪心了,但愿要合并过来的并不是一个妖族掌握的中世界吧,如若那样,东天界将不复安宁,天剑门首当其冲,也不能幸免于难。

    至于更可怕的,合并过来的是一个妖族为主的大世界什么的,这种情况任冉想都不敢想,因为这基本就意味着整个东天界的生灵涂炭,血雨腥风。

    此时此刻,万剑冢中虽然说不上生灵涂炭、腥风血雨,但也混乱到了极致。

    因为地动,一座有一座剑冢爆裂了开来,一开始只是一些坟包,后来略大型的剑冢也被破快掉了,接着是更大型的。

    正如任冉所担心的那样,冢中的剑魂都被释放了出来,好在它们并没有十分的灵智,并不会故意针对任冉他们,而是不分彼此,见敌就杀。

    莬解释给他们听说:“这是必然的,剑魂有灵,会不自觉地吞噬同类,强大自身。除非出现一个有绝大实力的存在,彻底统领他们,制定规则,否则这种争斗将一直持续下去。”

    顿了顿,他又说:“自然,也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就是同时出现了几个强魂,它们各得一方,谁也奈何不得谁,也会形成一种相当危险的平衡。我刚到这里时,那些剑魂阴煞便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因此方能为我所利用,最终用它们所有造就了剑魂之皇。”

    说到这里他有些可惜地砸了砸嘴:“这些剑魂得质量可比先前得那些好多了,若能被我炼制成剑魂之皇,我的伤势大约能好到八成。”

    任冉当然知道,莬只是说说而已,此刻他们两个筑基,一个结丹,还有一个名为大妖,实则结丹都不如,这样的战力组合,连自保都成问题,怎么可能有那闲情逸致去炼制剑魂之皇?更别说,想要造就剑魂之皇,短则百日,长则数年,那时候,只怕整个万剑冢都在两个世界的碰撞当中灰飞烟灭了。

    三人一鸟,仗着莬无比广博的神识尽量远远避开那些剑魂,寻找安全的地方行走。

    而这些所谓安全的地方,也只是指没有强大的剑魂存在罢了,气流混乱,杂物凌乱,时不时就有东西突如其然地砸向自己,其中还有一些锐利异常的残片,稍有不慎就有歌喉斩首之险,实在算不得真正的安全。

    两界的挤压渐渐造成的已经不止是地动了,整个空间的灵力流动都产生了混乱,如同飓风,又有龙卷风,总之混乱至极。

    被飓风与龙卷中卷起的除去大量的泥土,棺木的残片与碎剑之外,还有不少任冉之前见过的玉简和剑的碎片,任冉看到不由心疼,机会合适的话,总会出手将他们截取,不拘是什么,只管往储物袋中放。

    这些原该属于天剑门将来的那些筑基期弟子的“特别礼包”,此刻却就这样零落在外面,最终在爆炸以及混战中湮灭,这对天剑门来说,是种莫大的损失,现在她无法一一收集,只能尽量保存,留待将来,送还天剑门。

    自然,如果自身能用到的话,她也不会拘泥,只是数量这么多,他们应该用不完才是。

    任歌只看任冉这么做了两次,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声不响地也跟着她收集起来,鸟妈不知明白了没有,但看二人行动,它也很快加入了进来。

    莬挑眉看了看他们,将这个当成了一种竞赛,也跟着做起了这样的事。

    不得不说,触手系做这个有着它天然的优势,莬一出手,顿时所过之处的玉简、碎片无一幸存,统统都被他捞到了手里,任冉剩下要做的只是将这些玉简、碎片一一存放到储物袋中罢了。

    不多时,储物袋中连一块碎片都放不下了,竟是满了,任冉不由有些傻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